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浙東的搜尋結果,共08

  • 共軍浙東外海實彈演習 我國防部:例行演訓請國人放心

    針對媒體報導「中共解放軍在浙東外海進行為期6天的實彈演習」,國防部表示,該演習為共軍年度例行性演訓,國軍忠實扮演區域和平維護者角色,矢志捍衞中華民國自由、民主與人權的核心價值。對於我國周邊共軍各項動態,國軍都能嚴密掌握與應處,毋須隨中共「文攻武嚇」起舞,請國人放心。

  • 台灣人看大陸-杭州G20 浙東安檢記(下)

     想起九年前曾到過天台街頭鎮,偏鄉地區距離杭州三個半小時,總不會規定旅館也不能接「外國人」吧!在新昌候車室,我跟一位看起來像本地人的先生抱怨:「連鞋子也要脫,比機場還嚴格,這規定多久了?」 \n 老先生說:「七月底就開始嘍!從天台出的,鞋子還要放進籃子裡讓機器檢查。」我遙望候車室最旁邊的「杭州專用通道」,現場還真像夜市擺地攤,安檢人員正翻箱倒篋,有如挑三撿四的客人,不斷拎著貨問老闆價錢。 \n 老先生說我的神情,很像他剛去世不久的母親,我馬上想到老子的教誨,提到天台不知會不會拒客,老先生推薦一家他熟識的旅館,一再強調老闆是個「文化人」。我依言找到旅館,不忘先跟老闆套近乎,說起我跟天台的淵源──京奧當年曾應縣府邀請,來參加「和合文化」國際研討會,老闆二話不說讓我入住。 \n 九年前到天台明岩寺,師父帶著我,撐著傘在滂沱大雨中四處參觀;九年後再訪明岩寺,已經有「專人」負責管理了! \n 適逢打佛七,師兄邀請我吃午齋,正當我吃得十分「隨喜」之際,負責管理寺務的一男一女要我出示證件,我半開玩笑:「吃頓飯也要報告派出所啊?」師兄忙著打圓場:「我們在這裡打佛七的,都要登記身分證。」 \n 沒想到我的舊式台胞證,硬是讓管理人員傷透腦筋,他們想盡辦法,就是無法用手機上傳派出所,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旅館老闆身上。 \n 我一回旅館,老闆再問我要台胞證,說是昨晚電腦掃瞄上傳,忘了填日期了,得親自跑趟派出所,這一跑竟然快要三小時,看著大汗淋漓的老闆,我不想給他添麻煩,當晚就決定隔天閃人。 \n 面臨過不完的包跟層層安檢,以及居無定所,不可預知的未來,好幾次想到台州大麥嶼,坐船回台灣,但都被想看G20後的蘇堤給打消,直覺該繼續往南逃才對,又想到台灣媒體正為我等「G20難民」發聲,吾「道」不孤,豈可輕言放棄? \n 八月二十三日到仙居,發現不論是公交車還是長途車,都沒叫人喝水自清,唯一不友善的只有狗,不只工廠,連民家都養狗,我每晚在犬吠聲中入睡,清晨五點不到,在群雞亂鳴中醒來,旅館離永安溪不遠,我每天爬山看塔望溪,感覺有如古之羲皇上人,沉浸在沒人理的喜悅裡。 \n 八月底紹興來電,說上頭規定九月四日不能接「外國人」,我有恃無恐,繼續過著神仙生活,等著杭州九月七日解禁。 \n 都快忘了九月四日是什麼日子,我到距離仙居約一小時的橫溪鎮爬屏風岩,看到長途客運的安檢處正在「擺地攤」,又瞥見候車室裡,有久違了的黑色身影(特警),我暗叫不妙! \n 回程時,一個小伙子突然衝出來,臂上掛著紅布條,上有「志願者」三個字,滿臉的戒慎恐懼,說要查我的包,一看到水瓶立馬叫我喝。 \n 九月五日,我四度造訪橫溪這個千年古鎮,去走號稱浙江最美的森林古道--蒼嶺古道,回仙居時,我自動跑到經常被我問路,已是半熟面孔的保安面前,主動翻包、喝水給他看,抬頭咕嘟了兩口後,還不忘強調:「我喝過了哦!」 \n 保安對我笑了笑,一個充滿理解,很老子的笑!(全文完)

  • 台灣人看大陸-杭州G20 浙東安檢記(上)

     再次到杭州遊歷,之所以選在G20峰會召開前到杭州,一是半年前目睹杭州為了G20,讓西湖周邊的道路「體無完膚」,特別是掛上燈泡後的蘇堤,會不會比張岱筆下的崇禎朝,更「萬蠟齊燒,光明如晝。」近半年來我相當存疑;二是以為開會之前,遊客團會受到限制,我等散客便能自在悠遊,千思萬慮均沒想到,杭州為了G20,其安檢的「前瞻性」,是如此具有「中國特色」。 \n 八月十二日抵杭州蕭山機場,查驗證照的人員後面站著持槍警察,海關大廳前所未見的安靜,長長的人流中,捕捉到的左右眼神,是隱隱的焦躁,彼此交換著無奈的微笑,站在進入杭州的「前哨」,感覺不光只有我在貌似波瀾不驚。 \n 反恐陣仗滴水不漏 \n 異乎尋常的,在國內線只留一個出入口,位在買巴士票的地方,多了個走一步得停約五秒的「感應」通道,負責的全是特警,此外,不斷廣播著:拿證件買票。 \n 臨上市區巴士,驗票人員除了要我出示證件核對,還要檢查我的包,看到水瓶,馬上起制約反應似的,竟然要我當場喝一口,上車後我還淡定的想:只有國家「門面」才會這樣吧!下車後在公交車站攔出租車,兩位穿著橘色背心,上了年紀的「志願者」,圍著我的行李箱死勁的盯,還不時交頭接耳,我好整以暇,準備聽人發話。 \n 「裡面有刀子嗎?」語氣很像「開封府」。我果斷回答:「沒有!」志願者有些氣餒,轉身離開時還嘟噥著:「不能帶刀子。」我暗自好笑,在中國江湖上飄的,管你什麼刀,誰都知道出門不能帶! \n 旅舍客滿,我為自己沒先打電話懊悔不已,老闆一臉無奈:「再過幾天,規定不能接客了!九月七日才解禁,一定幫妳留房間。」也只怪自己太天真,以為G20不過就是個政治大拜拜,萬萬沒想到,我的消息還不是一般的不靈通。 \n 遠離杭州方為上策 \n 我想到計畫中,準備去參學的臨安寺院,接電話的師兄委婉解釋:「因為接近G20開會,不方便接待外賓……。」講完電話,我當下抱怨:「宗教本該無國界,原來台灣人真的被當成外國人!」 \n 櫃台小弟提醒我:「臨安也屬於大杭州範圍」,建議我到紹興,主動拿起電話幫我搞定紹興旅舍,我就在號稱亞洲最大的火車站——杭州火車東站,在規畫欠缺人流考量的空間,一個專讓殘障人士與外國人買車票的窗口,汗流浹背排了近兩小時的隊,終於買到不用半小時便可抵達紹興的動車票。 \n 甫經失所恐懼,為圖安逸,決定入住一週,沒想到隔天一早就被告知客滿,店長好心腸,帶著我到附近找他認識的飯店跟招待所,一聽我是台灣來的,二話不說當場拒絕,回到旅舍,我又故技重施:「這回總算明白,台灣人真的是外國人!」二掌櫃的於心不忍,說:「要不我今晚回老家,我的床給妳睡!」 \n 睡覺的地方沒著落,我連魯迅的家也懶得去看,到了午後,有人取消房間,櫃台人員全都替我開心,紹興人比紹興黃酒還要夠勁,當下預約峰會期間再來住三天。 \n 所有使用過台胞證的散客,都知道入鄉隨鄉,在大陸坐火車、地鐵、長途客運,必須要過包、安檢,甚至查證件,這回碰上G20,就連公交車也如臨大敵。 \n 喝水自清全力護航 \n 在紹興七天,每天一上公交車就被司機問:「有沒有帶水?喝一口!」有天多帶了一瓶沖好的咖啡,我一口咖啡一口水的同時,還很阿Q的想,幸好早年有學過太極拳,知道怎麼穩住下盤。 \n 年紀比我大的老人家可苦了,從菜市場上車的,手上不是魚肉就是蔬果,從塑膠袋外觀就能一目瞭然,他們先求上半身有依靠,再智求如何不掉魚掉肉的翻給司機看,我為圖方便問路,習慣坐司機後頭,基於台灣人本能的「雞婆」,隨時準備「全力護航」,幫忙撿掉袋的東西。 \n 有個小男孩,拿著一盒包裝上印有坦克圖案的零食,一上車就坐在我旁邊,司機檢查完奶奶的袋子,還不忘說要看零食盒有啥東西,我指著公車上不斷播放的反恐,以及「全力護航G20」的短片,問男孩什麼是「兩做一學」?男孩搖頭說:「老師沒教。」 \n 離開紹興前,我想到蔣故總統的老家溪口鎮,不忘再三確定台灣人可以住。紹興安檢時,聽到一聲:「脫鞋」,我在確定不是幻聽的同時,已自動高舉雙手,感應棒毫不客氣的,在我身上又捅又拍,上下前後來回兩趟,還意猶未盡,人的慣性思考加上長期記憶,當下我腦中浮現的是桃園機場,安檢人員嘴角微揚,經常碰都不碰,就「請」我通關的手勢。 \n 假裝親戚深怕被罰 \n 老闆娘熱情來接我,正開心終於不必再每天喝水給司機看,老闆卻面有難色說上頭規定不能接客,違反兩次就得關門。我想起紹興店長曾說:「三星以下的歇業,三星以上不接外國散客。」看來老闆娘比我還不靈光。 \n 我問老闆:「晚上去蔣母墓道會不會被趕?」老闆或許被我的另類思考給「激活」,說他家還有空房子,遇到警察來查,就說是來借住兩天的親戚,這「一表三千里」的共識當下成立。(待續)

  • 台灣人看大陸》杭州G20 浙東安檢記(下)

    想起九年前曾到過天台街頭鎮,偏鄉地區距離杭州三個半小時,總不會規定旅館也不能接「外國人」吧!在新昌候車室,我跟一位看起來像本地人的先生抱怨:「連鞋子也要脫,比機場還嚴格,這規定多久了?」 \n老先生說:「七月底就開始嘍!從天台出的,鞋子還要放進籃子裡讓機器檢查。」我遙望候車室最旁邊的「杭州專用通道」,現場還真像夜市擺地攤,安檢人員正翻箱倒篋,有如挑三撿四的客人,不斷拎著貨問老闆價錢。 \n老先生說我的神情,很像他剛去世不久的母親,我馬上想到老子的教誨,提到天台不知會不會拒客,老先生推薦一家他熟識的旅館,一再強調老闆是個「文化人」。我依言找到旅館,不忘先跟老闆套近乎,說起我跟天台的淵源──京奧當年曾應縣府邀請,來參加「和合文化」國際研討會,老闆二話不說讓我入住。 \n九年前到天台明岩寺,師父帶著我,撐著傘在滂沱大雨中四處參觀;九年後再訪明岩寺,已經有「專人」負責管理了! \n適逢打佛七,師兄邀請我吃午齋,正當我吃得十分「隨喜」之際,負責管理寺務的一男一女要我出示證件,我半開玩笑:「吃頓飯也要報告派出所啊?」師兄忙著打圓場:「我們在這裡打佛七的,都要登記身分證。」 \n沒想到我的舊式台胞證,硬是讓管理人員傷透腦筋,他們想盡辦法,就是無法用手機上傳派出所,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旅館老闆身上。 \n我一回旅館,老闆再問我要台胞證,說是昨晚電腦掃瞄上傳,忘了填日期了,得親自跑趟派出所,這一跑竟然快要三小時,看著大汗淋漓的老闆,我不想給他添麻煩,當晚就決定隔天閃人。 \n面臨過不完的包跟層層安檢,以及居無定所,不可預知的未來,好幾次想到台州大麥嶼,坐船回台灣,但都被想看G20後的蘇堤給打消,直覺該繼續往南逃才對,又想到台灣媒體正為我等「G20難民」發聲,吾「道」不孤,豈可輕言放棄? \n八月二十三日到仙居,發現不論是公交車還是長途車,都沒叫人喝水自清,唯一不友善的只有狗,不只工廠,連民家都養狗,我每晚在犬吠聲中入睡,清晨五點不到,在群雞亂鳴中醒來,旅館離永安溪不遠,我每天爬山看塔望溪,感覺有如古之羲皇上人,沉浸在沒人理的喜悅裡。 \n八月底紹興來電,說上頭規定九月四日不能接「外國人」,我有恃無恐,繼續過著神仙生活,等著杭州九月七日解禁。 \n都快忘了九月四日是什麼日子,我到距離仙居約一小時的橫溪鎮爬屏風岩,看到長途客運的安檢處正在「擺地攤」,又瞥見候車室裡,有久違了的黑色身影(特警),我暗叫不妙! \n回程時,一個小伙子突然衝出來,臂上掛著紅布條,上有「志願者」三個字,滿臉的戒慎恐懼,說要查我的包,一看到水瓶立馬叫我喝。 \n九月五日,我四度造訪橫溪這個千年古鎮,去走號稱浙江最美的森林古道--蒼嶺古道,回仙居時,我自動跑到經常被我問路,已是半熟面孔的保安面前,主動翻包、喝水給他看,抬頭咕嘟了兩口後,還不忘強調:「我喝過了哦!」 \n保安對我笑了笑,一個充滿理解,很老子的笑!(全文完)(朱言紫/台中市) \n

  • 台灣人看大陸》杭州G20 浙東安檢記(上)

    台灣人看大陸》杭州G20 浙東安檢記(上)

    再次到杭州遊歷,之所以選在G20峰會召開前到杭州,一是半年前目睹杭州為了G20,讓西湖周邊的道路「體無完膚」,特別是掛上燈泡後的蘇堤,會不會比張岱筆下的崇禎朝,更「萬蠟齊燒,光明如晝。」近半年來我相當存疑;二是以為開會之前,遊客團會受到限制,我等散客便能自在悠遊,千思萬慮均沒想到,杭州為了G20,其安檢的「前瞻性」,是如此具有「中國特色」。 \n \n■反恐陣仗滴水不漏 \n \n八月十二日抵杭州蕭山機場,查驗證照的人員後面站著持槍警察,海關大廳前所未見的安靜,長長的人流中,捕捉到的左右眼神,是隱隱的焦躁,彼此交換著無奈的微笑,站在進入杭州的「前哨」,感覺不光只有我在貌似波瀾不驚。 \n \n異乎尋常的,在國內線只留一個出入口,位在買巴士票的地方,多了個走一步得停約五秒的「感應」通道,負責的全是特警,此外,不斷廣播著:拿證件買票。 \n \n臨上市區巴士,驗票人員除了要我出示證件核對,還要檢查我的包,看到水瓶,馬上起制約反應似的,竟然要我當場喝一口,上車後我還淡定的想:只有國家「門面」才會這樣吧!下車後在公交車站攔出租車,兩位穿著橘色背心,上了年紀的「志願者」,圍著我的行李箱死勁的盯,還不時交頭接耳,我好整以暇準備聽人發話。 \n \n「裡面有刀子嗎?」語氣很像「開封府」。我果斷回答:「沒有!」志願者有些氣餒,轉身離開時還嘟噥著:「不能帶刀子。」我暗自好笑,在中國江湖上飄的,管你什麼刀,誰都知道出門不能帶! \n \n旅舍客滿,我為自己沒先打電話懊悔不已,老闆一臉無奈:「再過幾天,規定不能接客了!九月七日才解禁,一定幫妳留房間。」也只怪自己太天真,以為G20不過就是個政治大拜拜,萬萬沒想到,我的消息還不是一般的不靈通。 \n \n■遠離杭州方為上策 \n \n我想到計畫中,準備去參學的臨安寺院,接電話的師兄委婉解釋:「因為接近G20開會,不方便接待外賓……。」講完電話,我當下抱怨:「宗教本該無國界,原來台灣人真的被當成外國人!」 \n \n櫃台小弟提醒我:「臨安也屬於大杭州範圍」,建議我到紹興,主動拿起電話幫我搞定紹興旅舍,我就在號稱亞洲最大的火車站--杭州火車東站,在規畫欠缺人流考量的空間,一個專讓殘障人士與外國人買車票的窗口,汗流浹背排了近兩小時的隊,終於買到不用半小時便可抵達紹興的動車票。 \n \n甫經失所恐懼,為圖安逸,決定入住一週,沒想到隔天一早就被告知客滿,店長好心腸,帶著我到附近找他認識的飯店跟招待所,一聽我是台灣來的,二話不說當場拒絕,回到旅舍,我又故技重施:「這回總算明白,台灣人真的是外國人!」二掌櫃的於心不忍,說:「要不我今晚回老家,我的床給妳睡!」 \n \n睡覺的地方沒著落,我連魯迅的家也懶得去看,到了午後,有人取消房間,櫃台人員全都替我開心,紹興人比紹興黃酒還要夠勁,當下預約峰會期間再來住三天。 \n \n■喝水自清全力護航 \n \n所有使用過台胞證的散客,都知道入鄉隨鄉,在大陸坐火車、地鐵、長途客運,必須要過包、安檢,甚至查證件,這回碰上G20,就連公交車也如臨大敵。 \n \n在紹興七天,每天一上公交車就被司機問:「有沒有帶水?喝一口!」有天多帶了一瓶沖好的咖啡,我一口咖啡一口水的同時,還很阿Q的想,幸好早年有學過太極拳,知道怎麼穩住下盤。 \n \n年紀比我大的老人家可苦了,從菜市場上車的,手上不是魚肉就是蔬果,從塑膠袋外觀就能一目瞭然,他們先求上半身有依靠,再智求如何不掉魚掉肉的翻給司機看,我為圖方便問路,習慣坐司機後頭,基於台灣人本能的「雞婆」,隨時準備「全力護航」,幫忙撿掉袋的東西。 \n \n有個小男孩,拿著一盒包裝上印有坦克圖案的零食,一上車就坐我旁邊,司機檢查完奶奶的袋子,還不忘說要看零食盒有啥東西,我指著公車上不斷播放的反恐,以及「全力護航G20」的短片,問男孩什麼是「兩做一學」?男孩搖頭說:「老師沒教。」 \n \n■假裝親戚深怕被罰 \n \n離開紹興前,我想到蔣故總統的老家溪口鎮,不忘再三確定台灣人可以住。紹興安檢時,聽到一聲:「脫鞋」,我在確定不是幻聽的同時,已自動高舉雙手,感應棒毫不客氣的,在我身上又捅又拍,上下前後來回兩趟,還意猶未盡,人的慣性思考加上長期記憶,當下我腦中浮現的是桃園機場,安檢人員嘴角微揚,經常碰都不碰,就「請」我通關的手勢。 \n \n老闆娘熱情來接我,正開心終於不必再每天喝水給司機看,老闆卻面有難色,說上頭規定不能接客,違反兩次就得關門。我想起紹興店長曾說:「三星以下的歇業,三星以上不接外國散客。」看來老闆娘比我還不靈光。 \n \n我問老闆:「晚上去蔣母墓道會不會被趕?」老闆或許被我的另類思考給「激活」,說他家還有空房子,遇到警察來查,就說是來借住兩天的親戚,這「一表三千里」的共識當下成立。(待續) \n \n(朱言紫/台中市)

  • 中國2戰機 浙東驅逐某國飛機

    中國2戰機 浙東驅逐某國飛機

    據《人民日報》報導,1月29日,東南沿海的大陸東海艦隊官兵,在參加新春佳節前夕一次應急拉動演練中,遇上外國軍機闖入領空,當即兩架軍機急升,將對方驅逐。在日本防空自衛隊宣布新應急手冊,表明將逮捕闖入釣島領空的中國飛行員之際,陸媒報導相當具針對性。 \n報導指出,浙東沿海某機場,東海艦隊某飛行團跨晝夜飛行訓練在緊張進行。上午11時,隨著一陣刺耳警報聲,擔負值班任務的飛行員李超和李喆飛速沖向戰機,滑行、開加力、起飛……戰鷹拖著藍色尾焰直撲某目標海域。 \n李超在機載雷達上發現一個時隱時現的小亮點。他迅速向目標靠近。長空中,雙方鬥智鬥勇。12時40分,對方見無機可乘,在我戰機嚴密監視下,調轉機頭飛離而去。 \n李超表示,值班期間,大家都是這般裝束,就連晚上睡覺時也把裝具擺放整齊,確保能以最短時間升空作戰。 \n此外,報導稱,在被稱為「上海第一哨」的東海艦隊某水警區佘山觀通站,雷達顯示幕上,密密麻麻的幾百個綠色光點在幾個弧形圈裏有規則地移動。隨即,大陸艦艇對某國艦艇成功實施攔截,對方灰溜溜地駛出陸方海域。

  • 歷史研究所-中共發動九三砲戰的失算

     韓戰時期,中共大舉出兵朝鮮半島,最後與美軍打成平手。但是韓戰後,毛澤東也不願意對美國輕啟戰端,因此在處理台灣問題時就格外小心謹慎,極力避免與美國爆發大規模的軍事衝突,台海一次危機即為一個明顯的例子。 \n 當時中共中央軍委決定採取從小到大、逐島進攻、由北向南打的作戰方針,先解決浙東沿海的大陳群島。中央軍委評估,台灣支援大陳鞭長莫及,美國也不可能為這幾個小島而與中共開戰。1954年8月間,中央軍委批准華東軍區成立了浙東前線指揮部,該軍區參謀長張愛萍掛帥領軍,由於一江山島為大陳本島的門戶,因此決定一江山島為此一戰役的突破口。 \n 9月3日解放軍大舉砲轟金門12天,拉開了台海一次危機的序幕。事實上,砲轟金門在軍事上是一種佯攻,也就是聲東擊西,真正的主戰場則是一江山島。此外,砲轟金門也傳遞了政治訊息,含有昭示主權的味道。換句話說,毛澤東絕不允許美國利用正在談判中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控制台灣,而造成中國永久的分裂。 \n 不過,毛澤東沒有料到砲轟金門一舉,反而成了中美簽訂共同防禦條約的催化劑,與此同時,美軍第七艦隊在浙東海域進行大規模的軍事演習。12月11日,毛澤東指示國防部長彭德懷、副總參謀長栗裕:「因美軍正在浙東海面做大演習,攻擊一江山時機目前是否適宜,請加考慮。」顯然,毛澤東對於美國的軍事干預存有顧忌,而出現了猶豫不決 。這也是中共發動九三砲戰的失算。

  • 新民晚報-情定寧海 中國旅遊日

     397年前的5月19日,徐霞客從家鄉江陰出發到了寧海,巨著《徐霞客遊記》就此開篇。 \n 「癸醜之三月晦,自寧海出西門。雲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態。三十裡,至梁皇山……」 \n 四百年前的 徐霞客 \n 397年前的5月19日,徐霞客從家鄉江陰出發到了寧海。這一天的行程結束後,他在歇腳地落筆寫下了這句話,名聞中外的巨著《徐霞客遊記》就此開篇。中國旅遊日鍾情徐霞客,而徐霞客鍾情寧海。 \n 一年一度的「中國徐霞客開遊節」,在《徐霞客遊記》開遊地——寧海開幕,除了隆重推出開遊節慶典,並從今年起,每年的5月18日、19日、20日三天,寧海所有景區將免費對外開放(不包括景區車船費、溫泉浴費,漂流專案對折)。 \n 「開遊節」期間,將有大型主題晚會、音樂鐳射焰火晚會,還舉辦第四屆中國當代徐霞客評選、「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百所高校大學生尋訪徐霞客足跡、全國自駕遊——重走霞客路、大陸全國露營大會等活動。「天下旅遊,寧海開篇」,徐霞客選擇寧海作為遊記的開篇地,是因為寧海位於浙江天台山東坡,背依南龍巨脈,考察史料記載較少的祖國南方山水地理、風光景色,必須從瀕臨大海的天台山東坡開始。 \n 不審龍脈 所以不辨江源 \n 徐霞客曾在《江源考》中寫「不審龍脈,所以不辨江源……」,這就是選擇寧海的理由。作為「南龍巨脈」的起點,寧海山水風光旖旎,可遊處極多,有浙東大峽谷、前童古鎮、伍山石窟、梁皇山、野鶴湫等,民俗民風也相當豐富,這從《徐霞客遊記》裡可觀到。浙東大峽谷,是當年徐霞客開篇遊記中寫到的進入天台山的入口處。 \n 相傳李白《夢遊天姥吟留別》詩中寫的「虎鼓瑟兮鸞回車,仙人之兮列如麻」所描寫的「南天姥」,即指峽谷內的仙人峰一帶。大峽谷,全長20多公里,擁有6曲溪、18雄峰、28水澗、72瀑布,以「雄、奇、險、幽」著稱,形態各異的溪坑巨石,星羅棋布於溪澗之中。峽谷兩岸,險峰和奇岩高聳環立,千年古樹在懸崖峭壁之上橫空而出,如蒼劍揮舞。 \n 美不亞於 四川九寨溝 \n 清粼粼的山溪千流百折,溪聲嘩嘩,並形成很多色澤不同的碧潭:七色潭、翡翠潭、黃板灘等,其美不亞於四川九寨溝。 \n 前童古鎮始建於宋末,盛於明清,至今仍保存有1300多間各式古建民居。家家有雕梁,戶戶有活水。水質清澈,水系呈八卦狀,是欣賞和研究浙東民俗文化的好去處。 \n 伍山石窟為歷經800餘年人工採石後留下的洞窟群,有的形如巨鐘,頂如覆鍋,四壁如桶;有的如古代軍旅幕帳,長崖峭壁,雄偉驚險;有的如巨大方井,自地面或洞中垂直而下。洞窟的組合形式,有孤洞、雙洞、多洞相通,洞洞相連,洞洞生奇。梁皇山古稱「桐柏山」,因南北朝時期梁宣帝為避侯景之亂,曾至此隱居而得名。梁皇山海拔768米,山勢險峻、峰奇石異、谷深澗幽、飛瀑流泉,古今眾多文人墨客曾在此留下詩篇與筆跡,自宋代起即為江南名山之一。 \n 現梁皇山留有《徐霞客遊記》中開篇首宿地、徐霞客上馬石和南宋名士洪浩隱居地拱台書院。野鶴湫有世外桃源之稱,區溝穀縱橫,險峻奇秀,有千畝竹海、36湫18瀑,徐霞客曾游憩於此。 \n 寧海的民俗以婚俗「十里紅妝」為代表,已申報大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n 旅遊資訊 \n 交通:上海恒豐汽車站有班車到達寧海,到寧海後各景區有專線車;上海南站每天有5班車到寧海;自駕車,滬杭高速-杭州繞城東線轉杭甬高速-過寧波-寧海出口下可達。 \n 住宿:寧海各景區均有檔次不同的賓館與「農家樂」,要事先預訂。 \n 美食:寧海「三臭」——臭冬瓜、臭莧菅、臭菜心;另來寧海不吃海鮮等於白來,著名的有長街蟶子、西店牡蠣、一市青蟹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