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海上風力發電廠的搜尋結果,共11

  • 日本海事協會會長富士原康一指出,環境與數位轉型是目前海運界兩大課題

    日本海事協會會長富士原康一指出,環境與數位轉型是目前海運界兩大課題

    我國有47%船舶選用日本海事協會船級(ClassNK),該會會長富士原康一指出,海運業界目前面臨的環境與數位轉型兩大課題,該協會將製作相關指南,並給予業界最大的協助。另該會2013年就開始參與台灣的風力發電,特別是以與台灣相同的颱風與地震經驗,致力於解決方案的測試與研究。 該協會2013年與澎湖以及台南七股的風力發電試驗場締結MOU,協助發展台灣中小型風力發電廠商的認證試驗,使其更迅速化、簡單化。在海上風力發電方面,2015年與經濟部標準檢驗局、金屬工業發展中心、中國驗船中心締結 MOU,使同樣面臨颱風和地震侵襲的台灣與日本,能共同致力於解決技術上的諸多挑戰。 富士原康一表示,台灣是日本海事協會最重要的市場,以船舶數量計算,台灣船東高達47%商船(包括權宜籍船)都選用該會船級,如果以符合2019年1月1號生效的IMO DCS規定的船舶數量來計算,預計可以達到60%以上的市佔率。 該協會與交通部航港局於6年前起開始定期舉辦交流會,並與台灣港務公司於2015年締結MOU,協助發展台灣船員的教育與訓練活動。該協會在台灣海事相關科系的教育訓練機關中,在ISO認證與模擬認證方面的市佔率更達到80%。 關於環境問題,富士原康一指出,目前國際間已針對NOx、SOx、壓艙水等議題達成共識,並進入實行的階段。其中SOx與壓艙水亦適用於已航行的船舶,所以該如何順利地應對相關規範,也是待解決的課題。 在減少排放GHG問題,今年在國際海事組織(IMO)的MEPC會議上,已達成進行長期減排策略的共識。其中雖然設定了2030年與2050年的減排目標,單就2030年的目標對海事產業而言,已經非常具有挑戰性。如果技術層面無法解決的話,就必須要大幅度地減速航行,這對海運市場的衝擊是無法避免的。 2050年的目標是相較2008年,船舶排放的CHG 總排放量至少減半,難度可說是相當高。感覺 2050年應該還很早,但是從船舶壽命來看的話,可以進行應對的時間其實並不長。在2025 年至2030年建造完成的船,大部分到了2050年應該都還在服役中。 此外,船舶運載量到了2050年,也可想見會比現在增加。對長距離航行的船舶來說,最終可以考慮使用碳中和燃料、CO2的固定化與再利用等,但是這些技術大部分都還在朝向實際運用、進行開發中,為了要實現這些技術,在技術的成熟度、成本等方面,都還有許多需要克服的課題。 在數位轉型方面,透過活用數位技術,可以孕育出新的產品與服務。海事產業由貨主、船主、船舶管理者、港口、造船廠、機器廠商、保險、船級、金融、資訊、通訊等多樣的相關產業所構成,透過大數據的流通,各產業間的界線也會降低,相互關聯的方法也會產生變化,這個領域充滿了無限可能。

  • 廣東將建設首個海上風力發電廠

    中國廣東省首個海上風力發電廠「珠海桂山海上風電場示範項目」獲得該省發改委核准,由南方海上風電聯合開發有限公司投資建設,一期建設規模為120 MW,項目全數建成後預計年發電量近2.66億度,每年可減排二氧化碳20.67萬噸。

  • 大陸最大海上風力發電廠獲准建設

    中新社報導,位於福建莆田南日島、總投資82.25億元人民幣的海上風力發電廠一期已獲得福建發改委核准批覆。該廠為目前大陸已獲批准建設中,最大的海上風力發電廠。 該電廠規畫在南日島海域安裝100台單機容量4,000千瓦海上風力發電機組,總裝機容量為40萬千瓦,預計建設工期36個月。 該電廠全面投產後,預計每年可提供超過14萬度的電量,可代替燃煤45萬噸、減少用水439萬噸,將可降低煤炭等化石能源消耗、改善電力結構,並降低環境承載壓力。

  • 面臨除役 鑽油平台變身海上旅館

    面臨除役 鑽油平台變身海上旅館

     未來幾年全球有數千座鑽取石油或天然氣的海上鑽油平台即將面臨除役問題,它們多建於1970和80年代景氣高峰期,各國須決定要將它沉入海底、拆除或重新利用。不少人提出另類建議,將它們改建成海上飯店、潛水學校,甚至海上監獄。  《紐約時報》報導,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多傾向直接將鑽油平台沉入大海,這是最便宜方式。畢竟,光是租一艘配備起重機的大型駁船,來拆除平台鋼架結構,一天就得耗費逾50萬美元。許多科學家也表贊同,認為此舉可創造海洋棲地,比拆除工程更環保。  批評人士則表示,海洋不是垃圾場,沉入海底的鑽油平台帶來的傷害大於好處,例如,它們並不會促進水中生物生長,只會讓魚群更集中,方便漁人撈捕;此外,平台上的金屬散落海底,面積達一個足球場大,隨著時間逐漸銹蝕,必然會釋放有害汙染物。  報導稱,有些較晚建造的海上鑽油平台較前一世代平台更巨大,數量也更多,且分佈全球各地。其中多數因過於老舊,已無法勝任鑽油工作。如何利用這些退役平台的創意可謂源源不絕,包括:超安全監獄、私人住宅、潛水學校、魚類養殖場和風力發電廠。  譬如,馬來西亞婆羅洲外的西里伯斯海,有許多20年前建造的海上鑽油平台,逾400座將面臨拆除命運。有企業在這裡將鑽油平台改建成一家海上旅館兼潛水學校,名稱叫作「海洋探險潛水平台」(Seaventures Dive Rig),準備大發利市。  另外,倫敦建築業組織數年前曾舉辦競賽,徵選將新的或將淘汰的鑽油平台改建成海上監獄的設計圖;也有組織提議買下鑽油平台打造海上社區,藉以逃離都市的噪音、人群、犯罪和汙染。

  • 首座離岸海上風力電廠 2020年完工

    國內最大重電機大廠華城(1519)繼與台電合作建設陸上風力發電廠,上午宣佈與永傳能源合作建設國內首座離岸海上風力電廠;該計畫由永傳能源所設立之福海風力電進行籌設,華城電機主要負責陸上電力統包工程與陸上電力設備供應;預期將採三期建設,其中經濟部獎勵示範部分,預計2020年於芳苑外海八公里完成兩座,保證供應6千戶家庭用電。

  • 台電:風電無法取代核電

     「一千支風力發電機組產生的電力,等於一座核電廠發電量!」研究風電技術的明新科大電機工程系副教授劉明發認為,國內反核意識抬頭後,是可考慮風電做為替代能源之一。但台電指風電不具經濟效益,無法取代核電。  劉明發說,風電最好風場是在澎湖,台灣西部海岸也不錯,理論上一支二千MW(百萬瓩)的風力機,每小時能產二千度電,一千支廿四小時運轉,所產電量就等同一座核電廠。  「先決條件是如何化解民怨問題!」蔡明發建議,不仿用澎湖的「全民入股」方式,由地方政府籌組公司,讓民眾投資有利可圖的風電。不過,明新科大休閒系助理教授李鎮宇說,距風電愈近的居民調查有八、九成反對,愈遠的村則有七、八成贊成,爭議還是無解。  李鎮宇說,風電幾乎都設在海岸國有地,要解民怨就看政府有無魄力,將噪音範圍土地收購及遷移居民,比照工業區設置有隔音牆的風力發電專區,不然就是建置海上風力發電廠,才有可能一勞永逸。  「風力發電沒有經濟效益!」不願具名的台電主管說,台灣發展風電的條件很差,在西部沿岸零星設置,季節風沒有美國加州和丹麥等國的風場大,夏季用電高峰期季風不強,供電能力差,僅冬天東北季風的一成。  再者,風電運轉產生的電力不能儲存,不能像核能或火力發電可當成基載電力使用,供電也不穩定,不能在電力需求高峰的夏季擔當供電重任。

  • 西門子風力發電創新技術

     西門子憑借140年來在能源領域所累積的經驗、在可再生資源利用方面的大力研究、以及遍布全球的高技能、訓練有素的員工,因而在風力發電擁有多項創新關鍵技術;其中三項簡述如下:  A.直驅型風力發電機(Direct Drive Wind Turbine)從2010年 起 ,西門子陸續開發並推出直驅型風力發電機,旋即接獲業界一致好評與推崇,截至目前為止已接獲訂單數量為SWT-3.0-101型(300萬瓦出力,風車葉片轉動直徑為101米)超過50部及SWT-2.3-113型(230萬瓦出力,風車葉片轉動直徑為113米)超過85部。  西門子研發團隊於2011年6月在丹麥的 Hovsore城鎮裝設並測試成功下一代超大型風力發電機組(型號為SWT-6.0-120)。此原型發電機組有600萬瓦的大出力,風車葉片轉動直徑為120米,由於無須採用齒輪變速箱的設置(gear box),因此能達到整部風力發電機輕量化的要求。包含塔架,風機機艙及葉片,其總重量僅為350噸。  基於運轉及維護方便性考量,機艙艙頂後段採平面設計可讓直昇機起降,以利維修人員進出及必要器材工具搬運之用。  目前該研發團隊正進行一連續性的測試,修正及調校工作,以期達到最佳化的設計目標。西門子預計在2014年大量生產該型風力發電機組。  B.漂浮式海上風力發電機 (Floating Wind Turbine)  西門子與挪威能源巨擘斯達托公司(StatoiHydro ),已於2009年6月在挪威外海某峽灣處設置了全世界第一座大型漂浮式海上風力發電機,並命名該計劃為「Hywind」專案。該發電廠座落在 Karwoy東南方12公里及水深220公尺處,西門子公司提供一部 SWT-2.3-82風力發電機及相關的控制元件,斯達托公司負責漂浮結構的建造。  「Hywind」的設計可適用於水深120~700公尺的海面上放置發電機,故其設置地點有極大的考量彈性,此漂浮式發電機組是由三股纜線固定在海床上,但可隨時移動至任何合適的地點,此種彈性的應用最能適合於水深超過30~50米的海域來設置此種浮動式的風力發電機,可節省相當可觀的土木基礎(civil foundation)費用。以台灣的地形及風場條件來衡量,東部海域是非常合適之設置地點。  C.離岸風力電廠變電站(Siemens Wind Power Offshore Substation-WIPOS)  因應於海域風力發電機對於產出電力的輸送,西門子更提供特殊化的離岸風力電場變電站,以作為海上風力發電機及岸邊電力網路之跨接橋樑。此變電站具有下列特點:  ‧因考慮漲退潮汐關係,它具有自我升降功能。  ‧多功能及方便性的載面平台設計,能支撐及防護必要的變電設備,亦能讓直昇機起降。  ‧採活動式基座設計變電站可隨時移動。

  • 全球最大 英風力發電場啟動

    全球最大 英風力發電場啟動

     全世界規模最大的「珊內特海上風力發電場」(Thanet Offshore Wind Farm),廿三日正式在英國東南部肯特郡外海啟動。這座部署在英倫海峽與北海會合處的發電場,最大發電量高 達卅萬瓩,足以供應一座二十萬戶人家的小型城市用電。  海上風力發電為英國政府重要環境政策之一,從二○○○年開始分三階段落實,目前英國已超越丹麥,成為全球海上風力發電最發達的國家。  英國承諾到二○二○年時,包括風力發電在內,可再生能源將佔全國總能源需求的二○%。  珊內特海上風力發電場耗資七億八千萬萬英鎊(約新台幣三百九十億元),距離陸地十二公里,共有一百多座巨型風力渦輪發電機,形成一個廿七平方公里的方陣,煞是壯觀。  每座發電機高出海面一一五公尺,可運作的風速在每小時十三公里至八十八公里之間,最高發電量三千瓩。  英國政府期望在未來十年建立一萬座風力發電機。  英國風力發電協會發言人表示,英國目前的風力發電量已達五百萬電瓩,可供應三百萬戶人家,顯示風力發電不再只是替代性能源,已成為能源業主流。  珊內特發電廠的啟用,也對二○○八年因金融風暴而延擱的倫敦泰晤士河口海上風力電場計劃,注入新希望。泰晤士河口發電場造價高達十五億英鎊,可供應七十五萬戶人家用電。

  • 4離岸式風力發電廠 將投635億元

    台灣陸域設置風力發電廠的地點,在日漸飽和之後,已帶動籌設離岸式(海上)風力發電廠的熱潮,包括西島、彰芳、漢寶及福海等4家風力發電公司,均相中在彰化縣芳苑外海,設置離岸式的風力發電廠,合計4個重大投資金額高達635億元。 彰化縣政府建設處表示,由於離岸式風力發電廠,須設置包括海底電纜、升壓變電站、海上風機機座、風機及塔架等主要設施,因此,離岸式的風力發電廠投資相當龐大,是目前陸上風力發電廠投資額的好幾倍。 彰縣建設處還透露,包括西島風力發電公司及彰芳風力發電公司,均計畫投資離岸式風力發電廠,包括各建置40座裝置容量5MW的風機,投資額各為206億元。漢寶風力發電公司計畫建置離岸式24座裝置容量5MW的風機,投資額126億元;福海風力發電公司,計畫興建離岸式18座裝置容量5MW的風機,投資額為97億元,合計4個投資總額高達635億元。 業者表示,籌設離岸式風力發電廠的投資案,不僅可申請爭取政府有關「投資資源貧瘠或發展遲緩鄉鎮地區適用投資抵減辦法」的機會,也可進一步搶攻風力發電的商機。 彰化縣政府建設處認為,依業者提出在彰化芳苑籌設離岸式風力發電廠計畫,一旦獲得經濟部等單位的審核通過,業者可享受投資額15%的抵減率;亦即,業者可在電廠商轉後的5年內,可抵減營利事業所得稅。 對此,經濟部能源局表示,台灣離岸式的風力發電廠開發示範計畫,該局已公告申請的海域範圍,包括台電等多家風力電廠的營運商,都對建置離岸式風力發電廠表達參與的意願。 由於離岸式風力發電機組產業的技術門檻較高,且建置成本與風險也較高,有待政府投入資源協助業者開發,或運用獎勵政策,來扶植該產業未來的發展。 能源局說,政府未來將主導開發離岸式風力機技術,包括開發抗颱風、耐震的風力機利基關鍵技術,目前離岸式的風力機技術開發案,已委託財團法人工研院與國科會提出科專計畫研究案,未來擬將該項研發技術,移轉給民間業者。

  • 整合風力發電 歐洲九國建輸電網

    聯合國全球氣候變化會議在丹麥哥本哈根登場,九個歐洲國家七日也簽署協議,擬在北海與愛爾蘭海建立一套整合各國海上風力發電廠(又稱離岸式風力發電廠)的大型電力網絡,以強化輸電效能,提高歐洲風力再生能源的產量。 歐洲風力發電業者一向抱怨,各國發電站之間欠缺輸電和配電網絡,無法快速輸送風力發電量。歐洲聯盟執行委員會也呼籲強化全歐的電力格網,以確保供電效能,避免出現斷電。 為此,「歐盟再生能源委員會」七日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集會,與會國家包括德國、法國、英國、愛爾蘭、比利時、荷蘭、盧森堡、丹麥及瑞典等九國的能源部長,簽署《北海國家海上電力網方案》(The North Seas Countries’ Offshore Grid Initiative)協議。 風力發電是歐盟第一大再生能源來源,而海上風力發電廠使用更大型、功效更強的發電機,發電量比陸上發電廠高出約三分之一。「歐洲風力能源協會」指出,若各國政府資助建造更多的風力發電站並強化電力網,到二○二○年,風力發電可望占歐盟總發電量的三分之一,而在歐盟所有能源中所占比例則達到一六%。

  • 吸收風電技術 有請大陸龍頭

    大陸第1、全球第7大風力發電廠商「華銳風電」副總經理陶剛將來台訪問。由於華銳今年3月才在上海完成亞洲首座海上風力發電場,陶剛將向台灣業者介紹最新的海上風電技術,引起業界矚目。 外貿協會昨日宣布,10月23日將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2009台灣國際風力發電論壇」,最特別的是大陸第1、全球第7大風力發電機領導廠商華銳風電將由副總經理陶剛率隊,另技術總監陳黨慧將擔任講師,來台分享成功經驗及大陸風電市場現況。 打造首座海上風電廠 去年華銳風電異軍突起,超越傳統的風電龍頭金風科技和老牌電力設備生產巨頭東方電氣,一舉躍升為大陸風電設備龍頭企業。華銳在大陸市占率高達22%。 華銳風電「登基」風電龍頭,主要因為是它是大陸首家引進1.5兆瓦風力發電機組技術的企業;透過自主研發,華銳風電率先完成大陸大型風電裝備國產化。目前華銳風電主力機型1.5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國產化率高達89.7%,今年3月在上海東海大橋成功安裝了第一台300萬瓦的海上風機組,為亞洲首座海上風力發電廠。 生產任務排到明年 華銳風電董事長韓俊良透露,今年公司計畫產能突破330萬千瓦,1.5兆瓦風電機組突破2000台,3兆瓦突破100台。據瞭解,華銳風電目前所持訂單已達450萬千瓦以上,生產任務已經排到了明年以後。 為了鼓勵新能源的發展,大陸當局今年在「新能源規畫」中大比例提升風電裝機,更讓華銳風電成為預期受益最大的企業。儘管近日風電設備名列大陸當局「產能過剩」整治名單,但華銳風電龍頭地位依然穩固。 大陸能源局局長張國寶曾表示,目前大陸也已有如華銳、金風等較好的風電設備製造企業,但仍有相當一部分企業年產量不到10台;未來投資者進入該領域時,要能冷靜決策。 除了華銳之外,外貿協會還將在10月21至24日,於台北世界貿易中心一館舉辦「台灣國際綠色產業展」。屆時,還有多場關於新興能源的研討會,例如由外貿協會所主辦的「台灣國際風力發電論壇」,邀請了來自美國風能協會資深副總裁Stephen Miner、英國SeeEnergy Renewables企業發展部總監Allan MacAskill、台灣風力發電設備產業聯誼會副會長伏和中及風力發電之佼佼者華銳風電技術總監陳黨慧先生等國內外專家,說明風力發電於國內外之市場趨勢及未來潮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