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海東青新材料的搜尋結果,共04

  • 技術扭轉黃昏產業

    技術扭轉黃昏產業

     「沒有黃昏、沒落產業,只是落後技術」。海東青新材料集團執行長粘偉誠的驕傲自信話語,讓向來以高科技、傳統產業概略區分企業的台灣媒體,對這位神采奕奕的大陸企業CEO,以及香港去年新股漲幅冠軍、強調節能趨勢的非織造材料企業集團產生好奇心。  身為海東青新材料集團行政總裁兼執行長的粘偉誠以一口靈活福建話,做為與台灣媒體第一次接觸的親切問候,搭配從容的簡報台風,在在凸顯年紀不到40歲、口條清晰、雙子座的個人特質。  粘偉誠強調,「非織造材料是屬於未來的新材料,這是一個擁有無限幻想的領域,只要你想得到,它就能做得到。」讓人瞬間感受到其對產業開拓的不停歇能量,以及堅強意志力。  上世紀90年代,在外貿經營中,粘偉誠第一次接觸到了非織造布。那時,服裝企業雲集的泉州流行一種名為噴膠布的服裝面料,這種產品正是非織造布的一種。隨著了解的深入,粘偉誠感到非織造布的應用領域並不僅限於服裝,而是有著常人難以想像的廣闊天地。  粘偉誠本以鑫華貿易商為事業根基。透過聯繫上游原料、下游客戶需求的長期經驗下,粘偉誠認為,耕耘基礎鞋業應用、貿易商角色,將是產業發展的永遠配角,因而決定以主導事業發展核心、勾勒產業發展趨勢,由單一的貿易商轉變成集研發、製造為一體的專業非織造布製造商,造就了當前的海東青新材料集團。  為建立事業的勝出特性,粘偉誠發揮100%專注力,成為非織造材料技術最佳研發、崇拜者。粘偉誠說,「沒有黃昏、沒落產業,只是落後技術」。要在競爭激烈的產業中取得一席之地,技術就是脫穎而出,不斷創新取得領先延續的最大制勝武器。  為此,粘偉誠親訪大陸非織造行業的資深專家、天津工業大學非織造材料工程系主任郭秉臣,表達爭取合作意願。  第一次郭秉臣婉拒粘偉誠好意。堅持「先交朋友再做事」的粘偉誠依舊鍥而不捨地與郭教授保持聯繫,並以「讓非織造材料技術發展壯大」共識,成功爭取郭秉臣加盟,奠定企業技術升級的穩固基礎。  此外,海東青也維持與天津工業大學作為戰略合作夥伴的長期關係。以天津工業大學方面的技術支持和幫助,來共同培養專業人才,對市場進行細緻調研,開發研製中國的無紡布及化纖產業領域內的新產品和技術。  粘偉誠認為,專業的事,就放心地交給專業的人去做。在中國,技術很難做到獨有,因此,創意顯得尤其重要。相同的技術,有時只需靈機一動,就有可能創造出一片藍海。企業領導人對於員工應保持珍惜、支持,提供長期穩健成長的源源能量。  為開闊技術人員的眼界,粘偉誠創造各種機會讓他們走出去。從國際鞋機、鞋類、皮革及工業設備展覽會,到近年進一步延伸香港、大陸、台灣兩岸三地的專業學校、企業的人才、經驗交流。  談及家族企業一路轉型為掛牌交易公司,粘偉誠認為,家族事業邁向資本化,是一個踏實、開拓視野,豎立管理規範,省思企業成長的美好經歷。  粘偉誠說,我們股份改制後,董事會每5年考核在任董事成員的業績,也會給經過表決通過的新一屆董事成員提出發展計劃和要求。這就是我們的五年規劃制度,每一屆領導班子在任期間,必須為各投資人負責,為企業所有職員負責。  從鑫華貿易的買賣經歷,到增資切入製造端的上游整合,其後晉升通盤持續技術升級的企業管理,到目前的香港掛牌交易的資本化發展,海東青集團不僅成功在大陸建立穩健獨特地位,更以穩健進度,朝世界的「海東青」的目標,逐夢踏實。  「海東青」是一種勇悍的獵鷹。粘偉誠是滿族人,滿族人與鷹有著不解之緣,因鷹有堅毅果敢、高居險處、力量非凡、以小勝大等特徵,滿族人將鷹奉為圖騰。粘偉誠將創辦企業命名為海東青,就是希望公司能夠秉承海東青的精神,要奮飛不止、百折不撓,讓企業不單單是福建海東青、中國海東青,更是世界海東青。  海東青新材料集團目前有兩個產業,一個是利用再生資源生產的差別化纖維,另一個是清潔生產的無紡新材料。  其中,差別化纖維全部是以廢PET瓶及聚酯下腳料為原料再造而成,產品可廣泛用作生產人造皮基材、鞋用材料及家紡填充物的原材料。無紡新材料在生產過程中用工少,同時還被賦予新功能或物性,生產過程有效地節能減排,並通過工藝實現了廢氣廢水的零排放,產品可以廣泛用作製造鞋類產品、服裝夾層、汽車織品和行李箱夾層、家居裝飾及過濾器等。  粘偉誠強調,企業經營尤其重視堅持,對自身發展有信心,也要堅持不斷升級、找尋新藍圖。中國致力推行環保低碳政策,而新材料行業亦為中國十二五規劃中「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之一,被國務院視為引導未來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因此,海東青所生產的循環再利用物料及高端環保過濾產品,就正好切合這個龐大市場的商機。讓海東青集團下一個5年計畫,儲備滿滿衝刺能量。

  • 三個五年計畫 海東青登新股股王

     根據投中集團數據庫CVSource的統計數字顯示,2010年,中國赴海外IPO公司達491家。不過,位居福建東南沿海,向來以成衣、製鞋產業聞名的晉江市,就有31家公司赴海外掛牌上市,成為中國最多境外IPO的縣級城市。這31家的企業中,其中一家就是海東青新材料集團。去年6月,海東青新材料赴港交所上市,其牌價漲幅高達230%,令其在去年榮登港股新股股王。  從貿易商到生產商  海東青新材料的發展歷史僅有短短10餘年。據現任行政總裁的粘偉誠回憶,當時是因為從事貿易生意,才開始接觸到非織造布(台灣稱不織布)的產業。也因此,這促使粘偉誠從貿易商的角色轉而投入生產。1999年,海東青新材料事業正式起步,註冊資本額為3000萬(人民幣,下同)。  今年十二五計畫啟動,綠色節能一詞成為核心概念。而以PET回收寶特瓶作為主要生產原料的海東青更適切的趕搭這場環保節能風潮。不過,粘偉誠透露,海東青的環保行動卻早在成立時就已經開始啟動,至今已推動12年的員工5塊錢環保費就是公司重視綠能環保的最佳體現。海東青甚至在中國十一五計畫時就已經開始實踐目前十二五計畫中屢屢被提及的綠能環保作為。  產業3個不足 待改善  從90年代末期迄今,粘偉誠投身非織造布行業12年。海東青的發展軌跡也幾乎和中國非織造布產業的發展歷程同步。他指出,1998長江流域氾濫、2000年中國皮革產業轉型與2003年SARS疫情的發生是促使非織布發展的3個關鍵轉折點。歷經這些不同時期的事件也才使得市場上更清楚地理解非織造布的應用。如此,這也成為海東青在2006年成功切入非織造布市場,並快速發展的重要基石。  「有倒的企業,沒有倒的產業」,粘偉誠此番話語也道出他對於非織造布產業的熱愛與關注。而從業12年來,他坦承目前中國非織造布產業存在3項不足。人才緊缺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其次則是行業標準落後,以及檢測標準未和國際接軌的落差。  如何克服產業不足不只對海東青至關重要,對中國非織造布產業環境發展更為關鍵。為此,粘偉誠透過產學合作、取得國家行業標準和國外專利的方式克服問題。「正是因為看到行業不足,所以我們在發展上早已展開彌補。」他說道。  濃濃閩南味熟悉台灣  雖然有著滿族血統,公司名稱也以滿族圖騰「海東青」取名,不過出生在福建晉江的粘偉誠說起話卻有著濃濃的閩南味。而他也說,自己對台灣一點都不陌生,除了當年因為貿易生意接觸到不少台灣企業,過去自己也曾為了公司發展私下來到台灣考察相關業務。  而這回粘偉誠不單只是為了技術研發的理由,也要來台尋覓人才。本期《陸企周報》專訪海東青新材料集團行政總裁粘偉誠,身懷滿族血統,立足福建晉江,專訪中他將暢談海東青的企業發展,以及非織造布新材料在綠能風潮中的發展契機。

  • 管天管水又管地 海東青鑽研不織布

    管天管水又管地 海東青鑽研不織布

     中國「十二五規畫」中,再生、綠能、環保無疑是其中的核心理念。成立於1999年的海東青,所生產的循環再利用物料及環保過濾產品非織造布(無紡布,台灣稱不織布),正好切中下一步綠能市場的興起。  海東青新材料集團行政總裁粘偉誠一見到記者,就以閩南語問候起記者。儘管有著濃濃閩南味,但實際上粘偉誠卻有著滿族血統,他表示正因為如此,公司就以滿族重要圖騰「海東青」取名。  近年來,受到天氣異常、氣候劇變的影響下,各界對於綠能環保的重視才逐漸提升。但早在10多年前,粘偉誠卻早就預視環保對未來產業發展的重要性,投入非織造布、新材料的發展。為何如此早洞察這樣的契機,粘偉誠透露天津工業大學教授郭炳臣是重要推手。談起兩人認識緣由,粘偉誠只是笑笑地說,兩人認識其實只是因為緣分。  郭秉臣現在擔任海東青旗下公司鑫華股份顧問,也是中國國家非織造材料博士後科研博士生導師,他過去曾任天津工業大學非織造材料工程系主任,天津工業大學是全中國第一個設立非織造科技的校所。  他在接受陸媒訪問時,曾經透露當時與粘偉誠合作的開始。1999年,粘偉誠創業初期,他就找上郭秉臣論及合作。不過當時,考慮到家族企業的經營模式,郭秉臣婉拒粘偉誠的好意。「民營企業都是家族企業,我擔心我們搞科研的人很難跟老闆形成默契。」他說。  儘管碰了軟釘子,但粘偉誠並未放棄,他堅持「先交朋友再做事」,因此即使郭秉臣拒絕了他,但他卻和郭炳臣始終保持聯繫。最後郭秉臣發現,這個來自晉江的老闆有點特別,不僅腦袋靈活、經營理念超前,發展行業的企圖心更是強烈。最終,他決定加入粘偉誠的團隊,協助海東青在非織造領域行業的發展。  只做非織造布專注發展  事實上,粘偉誠並不是一開始就投入非織造布的生產。90年代時期,他只是一名接觸紡織領域的貿易商。當時成衣製造聚集的福建泉州風行一種名為噴膠布的服裝面料,此種產品就是非織造布的一種,粘偉誠也才第一次接觸到非織造布。身為一名貿易商光賣別人的東西實在不過癮,因此1999年,粘偉誠決定親自下海,投入生產端。從一位經手商品的貿易商,成為決定商品種類的製造商。  紡織產業細分多個領域,但海東青只把經營目光放在「非織造材料」和「再生纖維」領域上。粘偉誠說道,現在的新材料產業發展就像過去IT產業的發展軌跡,也是必須歷經幾年後市場才會比較清楚產業的定位。  而事實上,在海東青對新材料的定義中,包含3個種類,第一就是針對傳統產業賦予新的機能、功能;第二,則是在世界能源礦產枯竭的情況下,採用循環再造物料作為替代型材料。第三個回收循環流程,採用環保節能流程。  目前,海東青非織造布材料不僅用在箱包、製鞋等民生消費領域。粘偉誠更指出,未來30年工業生產將是市場消費主力,像是鋼鐵、水泥、燃煤電廠等重工產業都是非織布原料應用的範圍。粘偉誠更以「上管天下管地,中間管水又管氣」一語道出海東青新材料的新切入點。  海東青也有5年計畫  中國政府每5年就會針對現況擬訂未來計畫,而這些方針也就成為各界重要依歸。而事實上,海東青從成立的那刻起,也就以時間縱深擘畫公司經營方向,擬定未來長期5年計畫。  打好基礎無疑是海東青第一個5年計畫的重點。1999至2004年期間,海東青專注在公司體制的完善。前身是家族企業的海東青在這個階段開始走向股份體制。「產權清晰是走向股份制公司的關鍵。」粘偉誠表示。  海東青誕生的階段也正巧是中國非織造布行業發展的階段。自喻為行業第一個吃螃蟹的粘偉誠也談起當時的產業環境。海東青生產基地落腳在福建東南沿海的晉江,儘管這座城市在製鞋、成衣等服飾代工外銷市場表現亮眼,但卻因為這樣的模式導致工業基礎薄弱。這也意味著,海東青的發展必須格外努力。  但真正讓海東青站穩腳步的則是在公司第二個5年計畫時期。粘偉誠解釋,經過過去5年的發展,市場已經開始正視非織造布技術的潛力,而2005年環保購物袋的廣泛使用,更推助市場進一步理解非織造布。在非織造布逐步擺脫市場陌生感的同時,海東青也同步的取得快速發展。  但粘偉誠卻坦言,雖然市場接受度有了,但整體行業仍在起步階段,作為生產主要來源的廢料就是其中的不穩定因素。當  (文轉B3版)

  • 跨越產業3個不足 領先行業

    跨越產業3個不足 領先行業

     1999年,粘偉誠率領海東青踏入非織造布(不織布)生產領域。他在行業的軌跡也幾乎和中國非織造布領域同步。也因此,粘偉誠對非織造布產業的歷史轉折瞭若指掌。他就細數了產業發展3個不同的轉折點。  3階段 非織造布發展  第一時間點是1998年長江流域的氾濫,通常被用在土壤、岩石泥土工程的土工布適時發揮抗災作用,減低災情。而這也讓外界首次見識到非織造布的應用功能;第二個時間點則是2000年中國皮革工業為求轉型,開始在原料的採用上選擇低汙染、低耗能的非織布技術;第三個轉折點則是2003年SARS疫情的蔓延。當時人「口」一個的口罩,其中主要的製造原料就是非織造布。粘偉誠認為,在歷經這3個階段的發展後,中國非織造布產業才開始有了開端,這也才誘發海東青投入的動機。  人才缺 行業、檢測不足  經過這幾年的發展,粘偉誠坦承,不論是非織造材料或是新材料領域,以目前的中國而言仍有不足。基礎人才缺乏就是首要的難題。他解釋,全中國現有的非織造領域人才僅有1000人,這樣的數字對非織造行業領域遠遠地不足。  正因為看到人才對產業發展的重要性。粘偉誠正不斷布局延攬人才。此前,海東青早已透過產學合作模式和武漢紡織大學成立「紡織新材料研發中心」,並和中國第一間設立非織布系所的天津工業大學聯手,成立「非織造技術研發中心」,從研發、人才兩端著手。  他說明,中國大學生培養基本上是採用「三加一」模式,也就是在接受3年教育後,最後一年進入公司機構實習,但他考慮與學校教育單位合作,在校成立「產業經營實驗室」,讓學生在學校就可以直接參與經營,歷練。  粘偉誠直言,「複合型人才」是未來海東青發展的人才需求。他分析,隨著非織造領域的發展,未來人才不能只是擁有專業技術,具備市場營銷能力也是重要的一環,這也是海東青在人才定位中要求「複合能力」的理由。  而第二項不足則是行業標準的落後。粘偉誠表示,從生產端到設備端,再到末端供應,都可見到海東青提升行業標準的目標。這樣的要求不僅僅是公司的豪語,海東青的行業標準甚至獲得國家政府的背書,在非織造行業標準中,包括《針刺非織造纖維片材》、《縫編非織造增強材料》、《針刺彈性非織造材料》3項標準都是出自海東青。粘偉誠表示,儘管針刺工藝只是一項小技術,但海東青在這塊領域目前已經達到近8成的市占率。而應用上也超越傳統範圍,不只可以取代三合板、木板素材,甚至可以做到彈性、發泡,這在紡織領域中是很難達到的突破。  最後則是左右產品價值的檢測標準。粘偉誠指出,中國經濟發展雖然歷經30年,但檢測標準並未和世界同步國際化,如此一來就導致中國產出的非織造材料價值不如歐美,即使中國非織造材料總量早已超越歐美國家的情況下。因此,為了填補這項落差,海東青在最終檢測標準上,決定按照國際研究中心的標準操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