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海裡的搜尋結果,共65

  • 東條英機等戰犯骨灰下落成謎 美軍解密已撒海裡

    日本前首相東條英機等7名二次世界大戰的甲級戰犯,在1948年被處死後,骨灰下落成謎逾70年。日本學者從美國解密的公文發現,這7人的骨灰已被美軍撒入太平洋。 日本「共同社」報導,東條英機等7名甲級戰犯在處死後,遺體沒有還給家屬,外界猜測骨灰被灑在東京灣或是太平洋,但真實狀況始終是昭和史(日本昭和天皇裕仁在位期間的1926年到1989年)上的謎團。 日本大學生產工學部講師高澤弘明從美國國家檔案和紀錄管理局(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 NARA)取得兩份美國已解密的極機密公文,發現載有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東京審判)判處絞刑的東條英機等7名甲級戰犯的骨灰下落。 報導指出,這是首次找到具體記載甲級戰犯骨灰處理方式的美軍公文。 這兩份公文是二戰後盟軍占領日本時期,進駐日本並在橫濱市設立司令部的美國第八軍團所發出,一份日期是7人被處決的1948年12月23日,另一份是1949年1月4日。 公文記載,時任美軍少校佛萊爾森(Luther Frierson)是處理7人骨灰的負責人,他提出「戰犯處決和屍體最終處理相關詳細報告」,記錄當時經過。 公文顯示,1948年12月23日凌晨零時過後,東條英機等7人在東京的巢鴨監獄中執行死刑,當時佛萊爾森也在場。 7人的遺體在凌晨2時10分用卡車從監獄運出,約1小時30分鐘後抵達橫濱市內的美軍第108經理軍墓登記排(Quartermaster Graves Registration Platoon,現為橫濱綠之丘高中),上午7時25分運往橫濱市的火葬場(現久保山火葬場),上午8時5分火化。隨後7人的骨灰被分別裝入骨灰罈,運往美國第八軍團使用的飛機跑道。 佛萊爾森在報告中寫道:「我乘坐聯絡機飛至橫濱以東約30英里(48公里)處太平洋上空,親手把骨灰撒在廣闊的區域」。 橫濱市透露,跑道位於距離火葬場約2公里處的橫濱市中區若葉町。 從公文中可看出,7人的骨灰在執行死刑當天就被撒入太平洋,但沒有記載確切的時間與地點。 東條英機的曾孫、今年48歲的東條英利受訪時說,骨灰能回歸自然,總比被丟在不知道什麼地方好。 曾任駐日盟軍最高司令官總司令部(GHQ)外交局長的塞鮑特(William Joseph Sebald)在其書中寫道,為讓這些人的墓將來不會被神化,決定以撒骨灰的方式處理。

  • 男海裡游泳弄丟婚戒 5個月後潛水客驚:小魚戴著它

    男海裡游泳弄丟婚戒 5個月後潛水客驚:小魚戴著它

    婚戒對於夫妻來說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如果不小心弄丟了一定會很緊張。澳洲一對夫妻日前趁著聖誕假期拜訪家人,豈料丈夫在海裡游泳的時候,不小心將婚戒弄丟了,怎麼找都找不回來。然而過了5個月後,當地一名潛水客居然在一條小魚身上看見這枚婚戒。 根據《每日郵報》報導,居住在黃金海岸的蘇西(Suzie Quintal)和丈夫內森(Nathan Reeves),在聖誕假期,前往距離雪梨1600公里遠的諾福克島(Norfolk Island)拜訪家人,然而內森到海裡游泳時,卻弄丟了自己的婚戒,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回,蘇西對此非常生氣,「我一直告訴他要在游泳前把戒指脫下,結果他居然在我們結婚兩周年紀念日前一天弄丟了!」。 沒想到在5個月後,一位名叫蘇珊(Susan Prior)的潛水客居然在一條小魚的身上發現了內森的婚戒,並在Facebook上奇蹟般地聯繫到了這對夫婦。蘇珊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曾看過被塑膠環套住的魚,卻從沒看過被困在戒指中的魚,而且因為金屬太重,小魚不斷向下沉,這樣的畫面令人感到心痛又擔憂。 雖然小魚目前似乎未受到影響,但未來等牠長大,婚戒就會嵌入皮肉裡,最終害牠喪命,所幸現在只要抓住小魚,輕輕將戒指取下就可以解決問題,但更加困難的是如何找到這隻魚,不過島上所有人聽到消息後,都相當熱心地要幫忙他們尋找婚戒,不但準備了金屬探測器,還計畫搭乘玻璃船,隨時觀察海底是否有魚的蹤影。 而蘇珊聽到消息也相當開心,直呼:「真是不敢相信!」,不過礙於疫情關係他們無法親自前往諾福克島,只能靜靜等待戒指被找到後寄回家中。

  • 海裡冒出怪手攻擊海鷗 他好奇一看遭抽打 背秒浮現血痕

    海裡冒出怪手攻擊海鷗 他好奇一看遭抽打 背秒浮現血痕

    章魚居然這麼兇!澳洲一名地質學家日前與家人至戴士柏海灘度假,期間發現一隻「生氣的章魚」,讓他感到非常好奇,便走向前查看,沒想到章魚突然發動攻擊,伸出觸手往地質學家的方向打過去,使他脖子和背部浮現血紅印痕,讓他當下相當震驚。 根據《BBC》報導,地質學家卡爾森(Lance Karlson)與家人至戴士柏地理灣(Geographe Bay)度假,當時打算回度假小屋休息時,發現海面上出現詭異觸手在攻擊海鷗,一開始以為是刺魟的尾巴,他在好奇心驅使下,便與2歲女兒走過去查看。 卡爾森才發現,此生物並非刺魟,而是一隻生氣的章魚,隨後他拿出手機,欲將章魚的模樣拍下來,沒想到惹得對方不開心,伸出觸手欲抽打卡爾森,他趕緊拉開女兒,隨後又獨自下水拍攝,豈料章魚發現卡爾森後,便用觸手打他的脖子與背部,卡爾森表示「章魚竟會攻擊我們,真是令我感到震驚」。 卡爾森被觸手打到後,只記得護目鏡變得霧濛濛的,之後水也變得混濁,之後感到驚訝又困惑,由於未看清楚章魚的原貌,因此難以辨認牠的品種。卡爾森曾擔任過救生員,指被章魚攻擊後,可在傷口塗抹醋,不過由於當時他的身邊並沒有類似物品,便將可樂倒在傷口,痛楚才得以緩解,證實可樂也是可行的。

  • 陳昇證實罹口腔癌!哽咽致歉35年妻囑咐:幫我撒在海裡 

    陳昇證實罹口腔癌!哽咽致歉35年妻囑咐:幫我撒在海裡 

    陳昇5日舉辦春酒演唱會,同是他去年11月因罹患原發性口腔癌初期入院治療,首度公開露面受訪,陳昇恢復良好,表示定期回醫院做例行追蹤、遵照醫生的叮嚀,生活以及工作都已恢復正常,他回憶起去健康檢查得知有口腔惡性腫瘤時,起初不敢打給老婆,無奈:「很抱歉、愧疚,因為情況不明,很想掐醫生問我還能活多久。」他不諱言曾有要面臨死亡的準備,向老婆致歉:「好像不能陪妳想要陪到的時候,很難過、抱歉。」 陳昇面臨生病開刀時,認為工作、演唱會等,所以一切都不重要,「沒什麼意義,命都沒了」,他告知老婆時,老婆反應比他冷靜,只叫他趕緊回家,他立刻與老婆、兒子及媳婦開家庭會議,直言不清楚病情的1個月期間最難熬,「切片後才知道大概可能沒有擴散,原發性初期,誰都說不準,切除後化驗,醫生表情是開心,我就放心了,檢查報告是沒有擴散。」 他要開刀當天早上4點弟弟就到家裡來陪他,弟弟還罵:「你睡得像豬,到底是我開刀還是你開刀。」他囑咐弟弟若有個什麼萬一,要把骨灰丟到海裡,「不要在土裡、花葬」,弟弟笑虧:「我差你2歲,不一定是你,說不定是我。」陳昇認為要進去手術房,好像要去參加生物實驗課,不緊張,若得知將來生命有限,他預計想寫書或舉辦生前告別式。 陳昇與老婆結婚35年,近來江宏傑、福原愛婚變,掀起熱議,他直言經營婚姻是滿辛苦的,更舉例連北部人住在南部,當老公去上班,要跟老公家相處,很不簡單,「北部人去南部就不容易,甚至是可愛日本妞,很多東西都會不習慣,剛開始在熱頭上不怕,近臭遠香」,他鼓勵江宏傑、福原愛還年輕,有很多空間,「年輕受傷都無所謂,婚姻世間絕對不會有第2個同樣的情形,我們就是看看,沒辦法說什麼」,他兒子大學就搬出去住,兒子婚後也沒有跟他們同住,他笑說:「這樣比較健康,有距離感較好。」

  • 7旬老翁開車衝落海裡不治身亡 家屬接獲悲痛不解

    7旬老翁開車衝落海裡不治身亡 家屬接獲悲痛不解

    台南市白河區一名79歲王姓男子6日開車到嘉義縣布袋鎮第三漁港,不明原因車輛直行落海,被附近修理蚵棚的漁民目擊後趕緊報案,13時20分尋獲時已經呈現OHCA(無呼吸心跳),送醫急救30分鐘後仍宣告不治。王男兒子說,父親身體健朗、沒有經濟壓力,接獲噩耗後悲痛不解。  王男車輛落海時,一名漁民正在港邊修理蚵棚,據該名目擊者表示,王男駕駛休旅車直行左偏,衝落海裡。另附近監視器顯示,王男在10時09分、10時17分、10時59分曾開車經過事發地點。  警方調查,車頭前有撞擊痕跡,港內邊緣石被車輛撞破,研判車子為直行掉落海裡,另車上沒發現遺書、藥物。至於為何事故發生前,王男多次開車經過?警方表示,詳細事故原因將交由檢警調查中。  王姓老翁兒子說,父親沒有經濟壓力,也沒債務糾紛,身體非常健朗有在做農事,因喜歡吃海產,偶爾會到布袋買海產。今天上午近9時和父親聊天,心情看起來不錯,沒有任何異狀,接獲噩耗感到難以置信。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專線:1925(依舊愛我)24小時服務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 棒球》五人制棒球初體驗 陳偉殷2度掉鞋、王溢正球傳到海裡

    棒球》五人制棒球初體驗 陳偉殷2度掉鞋、王溢正球傳到海裡

    結束上午的訓練營課程後,陳偉殷率領教練團至「國泰夯棒球2020棒球嘉年華」,與取得U18五人制棒球代表權的高苑工商球員進行比賽,教練團最終以1比5吞敗,比賽過程中更是笑料百出,陳偉殷兩度跑丟鞋子,王溢正還出現誇張暴傳,將球丟進高雄港裡。 賽後王溢正表示,當時是因為太緊張,怕壘上的人跑太快會一直過去,接到球時聽到有人喊三壘,「我真的太緊張了,這球又是軟的,太用力一壓就變形,我的手感就沒有了。」 首度接觸五人制棒球的兩人賽後也都直呼好玩,「但就是有點累,因為它節奏太快,也很怕碰撞。」王溢正笑著說;宋文華則認為五人制棒球十分刺激,性質跟棒球一樣,只是進行的方式不太一樣,「很像是第一次打棒球的感覺,還滿好玩的。」 世界棒壘球總會(WBSC)為了增加棒球人口,從2018年開始推廣五人制棒球(Baseball 5),同時它也是塞內加爾達卡青年奧運正式項目。 宋文華說:「這只需要一個場地跟一顆球,大家就可以一起玩的運動,應是更可推廣的運動,大家認為棒球可能進行時間長,這個比較快,一般人可以先從這入手,了解後再慢慢進行到職棒,台灣棒球會越來越好。」 王溢正則認為,一般棒球主要都以男生為主,但五人制棒球女生也可以玩,可以互相切磋很不錯,加上室內室外都可以進行。

  • 濱海學校竟無游泳池 藍議員:要去海裡學游泳嗎?

    濱海學校竟無游泳池 藍議員:要去海裡學游泳嗎?

    新北市北海岸石門、三芝區國中小都沒有游泳池,學生要上游泳課還得租用遊覽車到淡水國民運動中心上課,有家長向議員陳情,疫情期間運動中心關門無法上游泳課,好不容易解禁,又要跟其他學校爭時間,學生到高年級還不會游泳,家長怒問「難道要去海裡學游泳?」 新北市議員陳偉杰今天在市政質詢指出,石門老梅國小、墘華國小等以及三芝區內很多國中小就在海邊,但家長反應越來越多孩子不會游泳,一來是學校沒有游泳池練習,最近的游泳池就是淡水國民運動中心,為了上一小時的游泳課要再花一小時來回通勤,也會耽誤其他課程。 陳偉杰表示,國小中年級開始有水域安全課程,漂浮、水中自救都是基本招式,但石門三芝區的孩子沒機會去泳池練習,耽誤學習,但暑假又愛往海邊跑,實在讓人擔心! 不只石門、三芝的國中小沒有游泳池,淡水區的國中小也沒有任何學校有游泳池,通通都要去國民運動中心排隊上游泳課,學習時間短,效果有限,以致於國小畢業前會游泳的學生人數持續減少。 陳偉杰質詢時表示,他知道興建游泳池所費不貲,建議教育局可朝向簡易式游池來規劃,至少讓三芝、石門區的國中小學生不用舟車勞頓到淡水運動中心排隊上游泳課,也不用冒險跑去海裡學游泳。 陳偉杰要求教育局兩個月內進行評估,務必讓北海岸的學生都有機會就就近上游泳課,練習游泳,落實水域安全教育。

  • 海邊拍婚紗照遭巨浪捲走 「新郎緊抱新娘」還是救不了她

    海邊拍婚紗照遭巨浪捲走 「新郎緊抱新娘」還是救不了她

    大陸浙江省溫州市一對新人1日在海邊拍婚紗照時,遇梅莎颱風外圍環流掀起巨浪,造成4人遭捲入海裡,2死1失蹤,新娘與化妝師被發現時,已無生命跡象,新郎獲救,攝影師失蹤。搜救人員表示,發現這對新人時,新郎緊緊抱著新娘,可是新娘頭部朝下,救起時已回天乏術。 綜合陸媒報導,當地搜救隊1日下午6時許獲報,有民眾被巨浪捲入海中,隨即派出7名隊員趕往現場搜救,但事發時現場海域掀起6、7級風浪,趕到時在距離岸邊100多公尺處,發現新郎、新娘與化妝師漂浮在海上。 搜救隊隊長楊森權說:「經我們了解,被巨浪捲入海裡的人,是來拍婚紗照的,站在海邊礁石上一個浪打來,4個人都被捲進海裡,新娘第一個被巨浪捲入海裡,岸上的人下去救她,其中一個人被海浪推回岸邊,另3個人都被海浪捲走。 楊森權表示,發現新郎與新娘時,新郎緊緊抱著新娘,可是新娘的頭朝下,搜救人員後來發現新郎在海裡揮手求救,救起時新娘與化妝師都已回天乏術,新郎因為會游泳平安無事。 搜救隊2日清晨4時許再度出海搜救另一名失蹤的攝影師, 截至2日下午6時,因事發海域風浪過大,搜救行動被迫暫停。

  • 影》驚險畫面曝光!逾40戶急撤 澳海景第一排豪宅要掉到海裡了

    影》驚險畫面曝光!逾40戶急撤 澳海景第一排豪宅要掉到海裡了

    澳洲東部風景秀麗的中海岸(Central Coast)溫貝拉爾海灘(Wamberal Beach)因海岸侵蝕情形嚴重,位在海景第一排的豪宅逐漸遭海浪吞噬,部分侵蝕嚴重的別墅地基被掏空、後院掉落至沿岸沙灘,一整排建築很有可能被捲進海裡,為保護居民安全,當局已緊急撤離逾40戶人家。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距離雪梨北邊約90公里遠的溫貝拉爾海灘一處沿岸社區,正面臨遭海浪吞噬的危機,當地一處沿岸峭壁上建了一整排價值高達數百萬美元的超級豪宅,從海景第一排望出去的景色固然美,但隨著海浪一天天拍打上岸,豪宅下的土地逐漸鬆動、隨著海水滑落至懸崖下的沙灘。 空拍畫面顯示,海水打上岸時,幾乎能夠觸及房舍,並且捲走住戶架設在院子裡、能夠直通沙灘的階梯。上個周末,部分住戶的後院、陽台開始崩解,有些住家更可以清楚看到外露的地基。 當局宣布當中數十戶人家處在危險之中,限時住戶2小時內打包必要物品後撤離,總計共有逾40戶人家受到影響。 當局隨後切斷房舍的瓦斯、電力、水等供應,並且劃設封鎖線,要求附近居民避開,同時社福單位也著手為災民規劃緊急避難住所。 當地住戶批評政府的應對措施來的太遲,多年來他們就持續警告當局,由於氣候變遷,加上2016年毀滅性熱帶氣旋影響,當地海岸侵蝕的情形已日趨惡化,他們很早就要求政府蓋一座海堤,以防止海水直接侵襲。 不過中海岸議會20日卻只是發布新聞稿,指出現在不是互相指責的時候,而是要相互合作,為海岸地區找出長久的解決辦法。這樣的回應讓居民感覺政府只是想推卸責任。 CNN報導,自1970年代以來,熱帶氣旋就已多次侵襲溫貝拉爾海灘及中海岸地區,海岸侵蝕現象嚴重損壞當地房舍,不僅如此,氣候變遷也加劇海蝕情形,讓全球氣候系統變得更極端、威力更強大,海平面上升、極具破壞力的氣旋都構成新的威脅,不過一直到去年,當地議會才開始進行初步調查,規劃蓋一座海堤。

  • 【海爸水手夢3】看不見也能到海裡嗎? 他用愛助視障者勇闖太平洋

    【海爸水手夢3】看不見也能到海裡嗎? 他用愛助視障者勇闖太平洋

    蘇帆海洋基金會蘇達貞將對兒子的思念化為圓夢動力,完成了無數創舉,他為視障者量身打造「黑暗水手」課程,由基金會成員帶著一群視障者勇闖清水斷崖,但不僅僅視障者,他還為身障人士、超過60歲的民眾打造「不殘水手」、「不老水手」計畫,他說「追夢不是年輕人的專利。」 「看不見的人可以到海裡嗎?」這是蘇達貞朋友的一句玩笑話,結果他為視障者量身打造「黑暗水手」課程,帶領視障者勇闖親水斷崖。「他們看不見,怎麼知道自己身在清水斷崖?從海湧陣陣起伏、浪潮聲響的些微差異中就會知道了。」不僅視障者,蘇達貞還為身障者打造「不殘水手」計畫。 蘇達貞也為超過60歲民眾舉辦「不老水手」課程。「追夢不是年輕人的專利,年紀大更要有作夢的勇氣,生命絕對不是衰老退化,而是健康創意的人生,享有更豐富的銀髮生活。」1位台南務農的王先生就在蘇達貞的帶領下認識海洋,從此也加入海洋保育的志工行列。 1名女高職生蝴蝶則表示,「基金會內的氣氛很好,不會因為性別、年齡、身體狀況,而受到不一樣的待遇。」蝴蝶也提到,課程中令她最深刻的是蘇達貞的處事態度,及對夢想的堅持,鼓舞她想成為像蘇達貞一樣的人。 住在基金會附近的小譚,是因為好奇蘇帆基金會「砍竹子造筏」活動認識了蘇達貞,長期與蘇達貞及基金會成員相處下來,覺得大家就像是一家人,小譚也把這邊當作另一個家。譚媽平日也到基金會幫忙料理學生3餐、打掃環境,譚媽說「這邊的人很可愛,我兒子在這邊比以前開心多了。」 「蘇帆海洋基金會」是一個非營利、非政府組織,蘇達貞耗盡家財,讓蘇帆海洋基金會的基地誕生,創立初期,許多人相當不看好,「不可能啦」、「別傻了」等耳語充斥耳邊。 因為大眾對海洋的恐懼,他推動「海洋探索教育」時,理念不被學校所接受,蘇達貞耗盡心力,先是邀請老師們來體驗,接著是家長,讓他們都放心之後,才同意學生們參加。 蘇達貞笑著說,「我已經把我的積蓄花完了,慘淡有慘淡經營的方式。」基金會內的建築物、裝飾,都是蘇辰帆和他學生手工打造,「能省就省,錢夠用就好。」在他東省西省之下,基金會得以經營至今。 更多 CTWANT 報導

  • 夏威夷男子衝浪求婚 戒指掉海裡

    夏威夷男子衝浪求婚 戒指掉海裡

    一般人都希望能有一場既特別又浪漫的求婚。美國夏威夷一名男子選擇以另類方法向女友求婚,他日前與愛人衝浪時,突然半跪在衝浪板上,拿出求婚戒指,不料在女方點頭答應後,戒指掉進大海裡,令一場原為浪漫的求婚變成驚喜作結。 夏威夷男子賈司與女友奧耶相愛多年,賈司為了求婚花盡心思他預料到戒指可能落水,因此在求婚時準備一枚替代品,真的婚戒則放在岸上,給了女友一場驚喜。

  • 23廢油桶丟海裡 惡船長被逮

     熱愛潛水的「活塞教練」王銘祥24日下午發現,有23桶漁船的廢棄機油桶,被棄置象鼻岩外海中,廢油大量汙染海洋,且朝潮境保育區方向流去,熱心的王銘祥與潛友趕緊將23個油桶打撈上岸。基市府與海巡隊獲報後展開搜索,於25日下午1時許抓到嫌犯游姓船長,並依海洋汙染防治法將游函送新北市環保局裁處。  「太占空間!」游男到案坦承犯行,但辯稱是因為空桶在船上十分占空間,懶得拿下船,所以自以為桶內已經沒有油了才直接拋下海。不過卻遭海巡人員打臉,指責游男的油桶就算沒有殘油,此項行為一樣是破壞海洋環境,後續北部分署將游男依海洋汙染防治法函送新北市環保局進行裁處。  基隆市長林右昌在第一時間直指「要求嚴查嚴辦,絕不寬待!」並指示市府產發處與環保局前往了解,並與新北市環保局分別採集廢油料進行分析,確認廢油物質阻成。  基市府海洋事務科長蔡馥嚀指出,依照海洋汙染防治法,可處游男30萬元以上、150萬元以下罰鍰。新北市環保局也說「將從嚴處罰!」

  • 獨/高山峰兒海裡探險    驚見黑色條狀物

    獨/高山峰兒海裡探險 驚見黑色條狀物

    高山峰在中天、華視《最佳利益》飾演資深律師,劇中他常拿著手帕摀著臉說話,讓這個有潔癖的角色更加鮮明。忙完演出後,前陣子帶著老婆、正放暑假的一對寶貝兒女到沖繩度假,他16日受訪表示,帶孩子到沖繩家庭旅遊滿省錢,「小孩子在沙灘就可以待一整個下午」,他8歲兒子恩恩在海裡驚見黑色條狀海參,童言童語問:「拔拔,是不是有人在這裡大便?」讓他哭笑不得。 他帶家人入住剛開幕高檔公寓式酒店,1晚要價約2萬台幣,酒店主打「住宿免費開超跑」,房客可任選保時捷、賓士等各式車款,最貴的1台約2000多萬台幣,他開的敞篷休旅車,開關像《變形金剛》,恩恩大開眼界,吧台還可無限暢飲,他半開玩笑說「滿適合帶女友或小三去,可以裝B(賣弄虛榮心之意)」。 一家人到歷史悠久的「私有鐘乳洞遊樂園」玉泉洞,他說很多人可能不覺得特別,但小朋友卻玩得開心,他看到沖繩傳統舞蹈受感動,「看到熱淚盈眶,我也覺得太誇張,但真的忍不住」。他還讓恩恩及4歲女兒小花把蟒蛇掛身上,恩恩也體驗浮潛,他很訝異兒子首次的大海探險表現很好,笑稱「因為我平常很看不起他」。 恩恩從小有語言障礙也有過動症,所以夫妻倆對兒子特別花心思,高山峰自認私下寡言,可是兒子有這樣的症狀,他不得不耳提面命,「我常覺得自己變得像個嘮叨大叔,自己看自己都不順眼,我真不愛這種角色」。他舉例自己少話到女兒的老師曾問他老婆:「高先生對我們學校是不是有不滿意的地方?」他說只是去接小孩沒笑容就被誤解,有點無奈。 他自認對「前世情人」和兒子的標準不同,兒子稍微有點脆弱的時候,他就覺得男孩要有肩膀、要勇敢,但他也懂得自省,其實兒子也才不過8歲而已。女兒會盯著他的行蹤,有次以小大人口吻對媽媽說「我有幫妳注意他(爸爸),他來接我的時候沒有跟其他媽媽聊天」,女兒還跟媽媽講「我看他這幾年愈來愈帥」,常被女兒撩到不要不要的,笑認被女兒吃死死,但心裡很樂。

  • 攝影師拍到忘我跌落海裡 莫文蔚目睹尖叫嚇傻

    攝影師拍到忘我跌落海裡 莫文蔚目睹尖叫嚇傻

    莫文蔚近日到位於印度洋的模里西斯拍攝時尚大片,在海邊拍攝時,有名攝影師因太專注工作,竟不小心失足跌落海裡,讓目睹一切的莫文蔚也尖叫嚇傻,還好一旁工作人員趕緊把他拉上岸。 莫文蔚在海邊拍攝時,這名攝影師因過於專注拍攝,不慎踩空跌落海中,而全程目睹的莫文蔚嚇到摀嘴尖叫,還好工作人員趕緊下去營救,而全身濕透的攝影師,連口袋裡的手機都整個泡水,不過他落水前,奮力把手上的相機抛到岸邊,敬業態度讓莫文蔚都狂讚「你很專業,立刻把相機扔到岸邊」。 攝影師則回「不然大夥的努力不就都白費了嗎」,好在他的反應快,才讓莫文蔚的美照得以倖存,影片在網路曝光後,大家都誇攝影師「太敬業了吧,還好沒事」、「這午飯得多給兩盒便當」。

  • 影》山羌在海裡游 原來是被狗逼跳海

    影》山羌在海裡游 原來是被狗逼跳海

    今(14)日13時許,海巡署第二巡防區接獲民眾通報於貢寮東北角海域美艷山漁港內發現一隻山羌落海,第二巡防區隨即派遣澳底安檢所前往處置,並通報新北市動物保護防疫處等單位同步前來處理。 海巡署人員抵達現場後,徒手將山羌抱至岸際,並給予毛毯安撫;隨後經新北市動物保護防疫處人員到場研判表示:該山羌為成年母山羌,長約95公分,體重約15公斤,有些微營養不良;詢問報案民眾說明:該山羌因被野狗追捕,驚嚇狂跳誤跌入漁港內,所幸無溺水情形,但因泡水五分多鐘,所以疲累無法自行上岸,所幸海巡人員及時伸援救起,目前無 生命危險及外傷,後續交由動物保護防疫處處置。 第二岸巡隊表示:本署同仁捍衛海疆第一線,請民眾於海域發現相關緊急救難情事,請惠撥「118」免費報案專線,本署接獲通報將立即前往協處。

  • 這米長在海裡 傳他吃不到砍廚師頭

    這米長在海裡 傳他吃不到砍廚師頭

    各國主食百百種,像潮汕地區,可以說是美食的集結地,種類也非常豐富,尤其潮汕靠海,大家都知道海鮮非常知名,自然當地人三餐都少不了海鮮,有一種長在海裡的「米」,甚至成為當地人主食。 長在海裡的「米」,其實是一種特別的海鮮,每到夏天就是最肥美的季節,潮汕人最喜歡炒來吃,這種海鮮稱做「薄殼米」,這是一種貝類海鮮,因為外殼很薄,故而取名薄殼,取出來的肉就是米,漁民夏季出海捕撈,市場賣完後會送到工廠,需在大鍋子裡加熱去殼,鮮美的肉再分裝銷售。 薄殼米顏色有白有黃,形狀看起來確實很像稻米,不過這種「米」的價格不便宜,最常見的吃法就是直接炒香蔥,香味令人無法抗拒!再配上清淡白粥,夏天吃起來特別爽口,配白粥這組合潮汕人可以從早餐吃到宵夜,堪稱當地最受喜愛的海鮮。 但最經典的做法是炒九層塔,讓薄殼米吃起來更加鮮甜,而薄殼米有個美味傳說,相傳明朝正德皇帝遊江南,餓到發昏時吃一碗薄殼粥後驚為天人,煮粥婦人開玩笑說是「珍珠粥」,裡頭的肉是「鳳眼鮭」,因此薄殼米有個雅稱,就叫「鳳眼鮭」;後來皇帝回宮後,要求廚師煮一樣的美食,但卻沒有鳳眼鮭還拉肚子,因此盛怒之下斬首廚師。

  • 乱彈阿翔拍《出發》主題曲MV 挑戰極限穿釘鞋「被丟海裡」

    乱彈阿翔拍《出發》主題曲MV 挑戰極限穿釘鞋「被丟海裡」

    紀錄片《出發》超馬運動員陳彥博在雪地、高山、沙漠等極地比賽,6日晚發布電影主題曲〈每個瞬間〉MV,由乱彈阿翔包辦詞曲演唱,只見MV中乱彈阿翔在大浪狂拍的東北角海岸狂野飆唱,畫面超級熱血激昂,但也令人替乱彈阿翔捏把冷汗,導演黃茂森開玩笑說:「陳彥博在極地比賽都這麼辛苦危險,電影的主題曲當然也要把乱彈阿翔丟到海裡才能比嘛!」 未曾涉獵極地超級馬拉松的乱彈阿翔,對這項運動僅存有依稀模糊的概念,看到該片時對這位年輕人深感佩服,乱彈阿翔透過電影主題曲〈每個瞬間〉,希望為每個追逐夢想的靈魂注入出發的勇氣與堅持的力量。 拍攝MV當天,導演黃茂森、製作團隊與乱彈阿翔天還沒亮就抵達東北角,對於在大浪中拍攝MV,乱彈阿翔說:「我很喜歡看海,拍攝時看到大浪心情其實很開心很舒爽。拍攝團隊也很細心,怕我會危險,還準備釘鞋,所以其實在浪中拍攝,覺得很自在,狀態非常好!」該片31日上映。

  • 美中不足 獵鷹火箭回收時因風浪掉入海裡

    美中不足 獵鷹火箭回收時因風浪掉入海裡

    4月11日,SpaceX第二次發射獵鷹重型火箭(Falcon Heavy),將沙商用烏地阿拉伯的通訊衛星Arabsat-6A送到地球靜止軌道,而且這一回,3具推升火箭在返回時都成功降落,中間的主火箭降落在海上的無人回收船。然而就在拖運回陸地的過程中,因為風浪過大的關係,主火箭跌進海裡,回收功敗垂成。SpaceX表示,這次事故將不會影響即將發射的其他火箭。 太空新聞(space news)報導,獵鷹重型火箭是將3具獵鷹9號火箭集合在一起,達到3倍的推力,其中左右兩枚會先行脫離,之後降落在陸地平台上,而中間的主火箭會在低太空才與酬載分離,由於飛行軌道的關係,主火箭返回地球時,它的位置會在大海上,因此需要平台船去接。去年的第一場測試發射任務時,左右兩枚助推火箭都能成返回陸地平台,然而主火箭在降落海上時,因燃料提前耗盡進落進海中,回收任務失敗。 4月11日的發射任務記取了教訓,主火箭終於成功降落在海上平台,可就在拖運回航時,因為海浪波濤洶湧,打高聳的火箭給打翻落海。 Space X發言人詹姆斯葛雷森(James Gleeson))說:「由於海況惡劣,中央火箭確定無法保持直立狀態。」 其實SpaceX開發了一種「八角形物」(Octograbber )的機器人系統,在獵鷹9號火箭降落後,可以立即到火箭底部將其固定,然公司消息人士稱,「八角形物」不適用獵鷹重型火箭,兩者的接口不太相同,因此在這次任務派不上用場。 不管如何,獵鷹重型火箭已經完成2次成功發射,而且一次比一次更進步,下一獵鷹重型火箭的任務已經確定,用於美國空軍的太空測試計劃,其會中攜帶了許多技術示範衛星,預計將在6月份發布實際發射日期。

  • 兩岸史話-將屍體丟入海裡 疫情還是爆發

    兩岸史話-將屍體丟入海裡 疫情還是爆發

     全球的人口,包括要再兩百年後才會受到鼠疫蹂躪的美洲,從約四億五千萬降為三億五千萬到三億七千五百萬,淨損失至少七千五百萬人,也就是十四世紀這六十年間每年死百餘萬人。隨著更多證據浮現,學界估計的死亡人數就往上繼續推升。歐洲的人口從約七千五百萬減為五千兩百萬,也就是死了將近兩千五百萬人;光是歐洲大陸的死亡人數,就和二十世紀全球死於愛滋病的人數約略相當。  蒙古軍隊裡爆發了鼠疫,迫使札尼別打消攻城行動而撤兵,但疫病迅速從蒙古軍營傳播到鄰近的卡法港。據歐洲唯一的一則報告,札尼別以投石機將鼠疫死者屍體拋入城牆內,熱那亞人將屍體丟入海裡,努力清除,但疫情還是爆發。  疫病如脫韁野馬  這件事屢有人提起,卻非出自現場目擊者之口。目前所知唯一提及這件事的史料,出自加布里耶勒.德穆西斯(Gabriele de Mussis)筆下。他是律師,在熱那亞附近的皮亞琴察(Piacenza)鎮上執業。  他說這事是從一些水手那兒聽來。死人無法對著要傳染的對象呼氣,無法以平常的方式傳播這疫病,若要讓城裡的人感染,屍體上勢必得帶有活跳蚤。是否確有此事,令人存疑;這不是因為蒙古人無意以那種方式傳播瘟疫,而是因為若出此計,成功機率不大。  不管是人類有意或不經意傳播,鼠疫都已經傳開,且會往他處繼續蔓延。熱那亞人和其他難民乘船逃離該港,將這疫病帶到君士坦丁堡;從君士坦丁堡,這疫病又很快傳到埃及的開羅、西西里島的梅西納(Messina)。如果說城市是鼠疫的理想棲身地,船上的封閉環境更是它絕佳的溫床;在船上,人、鼠、跳蚤可以緊密接觸,而且沒有跳蚤最討厭的馬跟火。在貿易路線上,這種疫病得等待獸力車或貨車前來,好搭便車傳播到他地,傳播速度較慢;但藉由風力推動的帆船,這疫病如脫韁野馬,傳播更為迅速。一三四八年,鼠疫摧殘義大利數座城市,該年六月,傳入英格蘭。到了一三五○年冬,鼠疫已從丹麥的法羅群島(Faeroe Islands),跨越北大西洋,經冰島,抵達格陵蘭島。冰島上的居民可能有六成因此喪命,而格陵蘭島上掙扎圖存的維京人聚居地,最後完全滅絕,很可能最大的、唯一的兇手就是鼠疫。  據估計,從一三四○到一四○○年這六十年間,非洲人口從八千萬降為六千八百萬,亞洲人口由兩億三千八百萬減少為兩億零一百萬。全球的人口,包括要再兩百年後才會受到鼠疫蹂躪的美洲,從約四億五千萬降為三億五千萬到三億七千五百萬,淨損失至少七千五百萬人,也就是十四世紀這六十年間每年死百餘萬人。隨著更多證據浮現,學界估計的死亡人數就往上繼續推升。歐洲的人口從約七千五百萬減為五千兩百萬,也就是死了將近兩千五百萬人;光是歐洲大陸的死亡人數,就和二十世紀全球死於愛滋病的人數約略相當。但對十四世紀歐洲而言,這數目相當於總人口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相較之下,嚴重摧殘歐洲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只讓英國折損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口,作為雙方交戰主戰場之一的法國,只損失百分之一點五的人口。德國的死亡人數則達百分之九點一。大規模的饑荒使波蘭、烏克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死亡率逼近百分之十九,但即使如此,仍遠低於十四世紀黑死病的死亡率。  防散布 不准買新衣服  黑死病使某些地區人煙完全滅絕,卻也有些城市幾乎完好無傷躲過一劫。能有效對付此病的方法不多,米蘭就採取了其中一種。只要有哪戶人家爆發此病,官員立即飛奔前去,將所有人,包括有病、沒病、朋友、僕人,全關在屋內,與外界隔離。其他城市則採取效果較差的辦法,例如敲鐘或禁止敲鐘。不管有哪些村鎮城幸免於難,這個傳染病永遠改變了歐陸所有地區的生活。黑死病摧毀了自羅馬帝國崩潰以來支配著歐洲的社會秩序,使整個大陸陷入危險失序狀態。城居者較容易感染這病而死,因而,受過教育的階級和有專門技能的工匠成了黑死病亡魂。城內城外的修道院、女修道院,其封閉而汙染的環境,為這種疫病提供了大開殺戒的絕佳機會。整個羅馬天主教會,特別是歐洲的修道院制度,經此摧殘而元氣大傷,自此未能恢復。人口稠密的村落面臨類似的危險,在城堡、莊園內關起門來生活的居民也一樣。  黑死病對社會的衝擊,在佛羅倫斯有著最翔實的寫照。據薄伽丘的著作,該城於一三四八年爆發黑死病,他和許多人一樣失去眾多親人、摯友。在他的《十日談》(Decameron)中,十名年輕貴婦和十名男子為躲避這次瘟疫而避居鄉間莊園,以說故事消磨時間。在薄伽丘的筆下世界,丈夫遺棄妻子,母親拋棄小孩,只為躲避這場瘟疫。死的人太多,多到神父抽不出時間為所有死者進行臨終祝禱,多到挖坑埋屍工人應付不暇,因而屍體直接丟進集體墳坑處理掉,或者放任貓狗啃食。「法、人、神的可敬權威,全都威信掃地,幾乎蕩然無存。」官員「無法執行公務;所有人都自行其是、無法無天」。  當時的人不知道此病的真正成因或傳播方法,但很快就認識到此病和商業、人員進出城有密切關聯。由薄伽丘、佩脫拉克(Petrarch)等該時代人士的著作可看出,對付這病的主要方法有兩種,即棄城,或可能的話,至少封閉城市,不讓外人進入。而不管採取哪種方法,貿易、通信、運輸都會立即停?。全歐的地方當局施行瘟疫法,以遏制其傳播,控制人民的反應。一三四八年托斯卡尼小城皮斯托依亞(Pistoia),禁止疫區人民進城,所有的二手紡織品皆禁止輸入,禁止販賣水果,或是禁止宰殺動物,以免產生死屍氣味──他們認為死屍氣味是造成此病擴散的原因。基於類似理由,他們禁止鞣皮業,皮革買賣隨之停擺。從外地回來的市民,只能攜帶約相當於十三公斤重的行李。凡是家中有人因此病去世者,任何人都不准送禮給該戶人家,也不准前去拜訪。任何人都不准買新衣服。  (待續)

  • 草原霸主成吉思汗──將屍體丟入海裡 疫情還是爆發(二)

    蒙古軍隊裡爆發了鼠疫,迫使札尼別打消攻城行動而撤兵,但疫病迅速從蒙古軍營傳播到鄰近的卡法港。據歐洲唯一的一則報告,札尼別以投石機將鼠疫死者屍體拋入城牆內,熱那亞人將屍體丟入海裡,努力清除,但疫情還是爆發。 疫病如脫韁野馬 這件事屢有人提起,卻非出自現場目擊者之口。目前所知唯一提及這件事的史料,出自加布里耶勒.德穆西斯(Gabriele de Mussis)筆下。他是律師,在熱那亞附近的皮亞琴察(Piacenza)鎮上執業。 他說這事是從一些水手那兒聽來。死人無法對著要傳染的對象呼氣,無法以平常的方式傳播這疫病,若要讓城裡的人感染,屍體上勢必得帶有活跳蚤。是否確有此事,令人存疑;這不是因為蒙古人無意以那種方式傳播瘟疫,而是因為若出此計,成功機率不大。 不管是人類有意或不經意傳播,鼠疫都已經傳開,且會往他處繼續蔓延。熱那亞人和其他難民乘船逃離該港,將這疫病帶到君士坦丁堡;從君士坦丁堡,這疫病又很快傳到埃及的開羅、西西里島的梅西納(Messina)。如果說城市是鼠疫的理想棲身地,船上的封閉環境更是它絕佳的溫床;在船上,人、鼠、跳蚤可以緊密接觸,而且沒有跳蚤最討厭的馬跟火。在貿易路線上,這種疫病得等待獸力車或貨車前來,好搭便車傳播到他地,傳播速度較慢;但藉由風力推動的帆船,這疫病如脫韁野馬,傳播更為迅速。一三四八年,鼠疫摧殘義大利數座城市,該年六月,傳入英格蘭。到了一三五○年冬,鼠疫已從丹麥的法羅群島(Faeroe Islands),跨越北大西洋,經冰島,抵達格陵蘭島。冰島上的居民可能有六成因此喪命,而格陵蘭島上掙扎圖存的維京人聚居地,最後完全滅絕,很可能最大的、唯一的兇手就是鼠疫。 據估計,從一三四○到一四○○年這六十年間,非洲人口從八千萬降為六千八百萬,亞洲人口由兩億三千八百萬減少為兩億零一百萬。全球的人口,包括要再兩百年後才會受到鼠疫蹂躪的美洲,從約四億五千萬降為三億五千萬到三億七千五百萬,淨損失至少七千五百萬人,也就是十四世紀這六十年間每年死百餘萬人。隨著更多證據浮現,學界估計的死亡人數就往上繼續推升。歐洲的人口從約七千五百萬減為五千兩百萬,也就是死了將近兩千五百萬人;光是歐洲大陸的死亡人數,就和二十世紀全球死於愛滋病的人數約略相當。但對十四世紀歐洲而言,這數目相當於總人口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相較之下,嚴重摧殘歐洲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只讓英國折損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口,作為雙方交戰主戰場之一的法國,只損失百分之一點五的人口。德國的死亡人數則達百分之九點一。大規模的饑荒使波蘭、烏克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死亡率逼近百分之十九,但即使如此,仍遠低於十四世紀黑死病的死亡率。 防散布 不准買新衣服 黑死病使某些地區人煙完全滅絕,卻也有些城市幾乎完好無傷躲過一劫。能有效對付此病的方法不多,米蘭就採取了其中一種。只要有哪戶人家爆發此病,官員立即飛奔前去,將所有人,包括有病、沒病、朋友、僕人,全關在屋內,與外界隔離。其他城市則採取效果較差的辦法,例如敲鐘或禁止敲鐘。不管有哪些村鎮城幸免於難,這個傳染病永遠改變了歐陸所有地區的生活。黑死病摧毀了自羅馬帝國崩潰以來支配著歐洲的社會秩序,使整個大陸陷入危險失序狀態。城居者較容易感染這病而死,因而,受過教育的階級和有專門技能的工匠成了黑死病亡魂。城內城外的修道院、女修道院,其封閉而汙染的環境,為這種疫病提供了大開殺戒的絕佳機會。整個羅馬天主教會,特別是歐洲的修道院制度,經此摧殘而元氣大傷,自此未能恢復。人口稠密的村落面臨類似的危險,在城堡、莊園內關起門來生活的居民也一樣。 黑死病對社會的衝擊,在佛羅倫斯有著最翔實的寫照。據薄伽丘的著作,該城於一三四八年爆發黑死病,他和許多人一樣失去眾多親人、摯友。在他的《十日談》(Decameron)中,十名年輕貴婦和十名男子為躲避這次瘟疫而避居鄉間莊園,以說故事消磨時間。在薄伽丘的筆下世界,丈夫遺棄妻子,母親拋棄小孩,只為躲避這場瘟疫。死的人太多,多到神父抽不出時間為所有死者進行臨終祝禱,多到挖坑埋屍工人應付不暇,因而屍體直接丟進集體墳坑處理掉,或者放任貓狗啃食。「法、人、神的可敬權威,全都威信掃地,幾乎蕩然無存。」官員「無法執行公務;所有人都自行其是、無法無天」。 當時的人不知道此病的真正成因或傳播方法,但很快就認識到此病和商業、人員進出城有密切關聯。由薄伽丘、佩脫拉克(Petrarch)等該時代人士的著作可看出,對付這病的主要方法有兩種,即棄城,或可能的話,至少封閉城市,不讓外人進入。而不管採取哪種方法,貿易、通信、運輸都會立即停?。全歐的地方當局施行瘟疫法,以遏制其傳播,控制人民的反應。一三四八年托斯卡尼小城皮斯托依亞(Pistoia),禁止疫區人民進城,所有的二手紡織品皆禁止輸入,禁止販賣水果,或是禁止宰殺動物,以免產生死屍氣味──他們認為死屍氣味是造成此病擴散的原因。基於類似理由,他們禁止鞣皮業,皮革買賣隨之停擺。從外地回來的市民,只能攜帶約相當於十三公斤重的行李。凡是家中有人因此病去世者,任何人都不准送禮給該戶人家,也不准前去拜訪。任何人都不准買新衣服。 (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