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涉及政治的搜尋結果,共287

  • 憲兵跟拍時力候選人曝光 憲指部:維護選舉治安

    憲兵跟拍時力候選人曝光 憲指部:維護選舉治安

    憲兵今天又被爆涉入政治偵防?時代力量高雄鳳山區立委候選人陳惠敏上午控訴,上月15、16兩日競選登記前,他在掃街拜票時,連續遭同一名自稱憲兵的男子隨行跟拍她和店家與市民互動情況,質疑憲兵涉及政治偵防。憲兵指揮部澄清,這是為了瞭解轄內地區安全情勢,防範選舉暴力行為或有心人士擾亂社會秩序,維護選舉期間社會的純淨與安全,完全與政治無關。

  • 新聞透視》王立強案 涉及陸美澳政治角力!操作共諜案 當心引火自焚

    新聞透視》王立強案 涉及陸美澳政治角力!操作共諜案 當心引火自焚

     王立強共諜案劇情曲折離奇,不論藍綠甚至其他小黨,若想靠共諜案做選舉操作工具,恐怕弄不好就玩火自焚,「這局水還很深」,牽涉其中的,不只台灣,還有大國間的政治角力。

  • 王立強為政治庇護造假案 翁衍慶:這種人太多

    王立強為政治庇護造假案 翁衍慶:這種人太多

    一名自稱共諜的男子王立強近期接受澳洲媒體採訪披露他在台港進行的任務內容。不過其說法諸多可疑之處,從事情報工作35年的前軍情局副局長翁衍慶今天指出,他看就知道王立強就是為了尋求政治庇護的假案,這種人在大陸相當多,參加民運拍照之後出國,尋求他國政治庇護,說返國會被政治迫害,「見過太多這種案子。」

  • 《反間遊戲》德美特務諜對諜

    《反間遊戲》德美特務諜對諜

     描述德、美情報戰的電影《反間遊戲》由2大影帝隆納德澤菲德(Ronald Zehrfeld)、亞歷山大菲林(Alexander Fehling)聯手辦案。導演菲利普萊納曼(Philipp Leinemann)一直很想拍一部政治驚悚片,他說:「我是跟『傑克萊恩』(好萊塢情報電影主角)一起長大的,身為德國電影人,我自然有義務以德國為故事主軸!」正當他開始尋找題材時幸運獲前德國情報局特務的倒戈相挺,爆一大堆料給他,讓他振奮直呼:「夠我拍10部諜報片了。」

  • 收藏火花與糧票 見證時代變遷

    收藏火花與糧票 見證時代變遷

     大陸民間收藏家蔣盛武最初收藏火花(亦即火柴盒貼畫),是覺得它好看,但隨著收藏漸多,他發現火花的題材甚廣,涉及到政治、經濟、歷史、地理、文化藝術、體育衛生等各個方面。他相信,日後當人們看到他的藏品,會知道當時的中國發生了什麼。

  • 大陸政治雷區愈來愈多 外企經營風險驟增

    大陸政治雷區愈來愈多 外企經營風險驟增

    近日NBA與中國大陸因火箭隊總經理涉及香港的言論引發風波,讓跨國企業在大陸經營要避免觸碰政治禁忌的話題再度受到關注。以前的規則很簡單:避開「3T」, 但現在完全不同了,在愈來愈多的議題上,只要不慎站錯了位置,都可能隨時失去這片利潤豐厚的市場。

  • 泛政治化解讀大陸經濟的謬誤

     最近,海外網路流傳了一段大陸「祕密錄音」讓一些勢力及其媒體興奮不已,進而大肆炒作傳播。這段錄音似乎想用大陸北方口音來暗示「官方背景」,評論涉及中美貿易戰、大陸「重回」計畫經濟、資本外流、就業惡化等內容,稱大陸將面臨「經濟危機」擴散為「政治危機」的風險。

  • 違反4不原則?一邊一國:扁依法可以從事政治活動

    違反4不原則?一邊一國:扁依法可以從事政治活動

    前總統陳水扁8日出席台灣國13週年餐會,打破中監「4不原則」,上台致詞為「一邊一國行動黨」拉票,遭質疑違反保外就醫規定,一邊一國今天發表聲明,強調陳水扁依法當然可以從事政治活動。主治醫師陳順勝也說明「鼓勵陳總統演說是職能治療所需」。

  • 黃偉哲政治獻金案獲不起訴 高思博批南檢前後矛盾

    台南市長黃偉哲於去年市長選舉期間,被國民黨陣營告發2006年、2007年涉嫌3度收受崑陵山安樂園開發案蘇姓總經理的政治獻金合計400萬元,經台南地檢署處分不起訴後,告發人之一的前立委高思博17日質疑南檢論證自我矛盾,牴觸過去各司法單位的偵辦結果,即使檢方認定黃偉哲僅涉及行政罰,也應執行,否則他將向監察院舉發南檢失職。 \n \n \n南檢襄閱主任檢察官柯怡伶回應,指前案偵查中起訴貪汙所憑的證據,經過法院歷審審理已有不同。且前案貪汙案件的構成要件,與此案告發被告涉及政治獻金法有關刑責的構成要件不同,檢方綜合前貪汙案件於偵審中的全部事證,以及此案另行調查所得證據,仍無法認定被告知悉或收受其助理向蘇姓總經理收受的政治獻金,也無法確認被告收受政治獻金的時點。至於違反行政罰部分,將於此案偵結後,另函請受理申報機關本於權責依法處理。 \n \n高思博強調,此案是他去年競選台南市長期間提出告發,原本決定在選後放下,不再追究,但南檢不起訴的內容太有問題,他不得不就事論事,指出南檢其中矛盾之處。 \n \n \n高思博說,2008年南檢依貪汙治罪條例起訴黃偉哲,證明當時檢方認定黃偉哲有收錢的事實。如今南檢不起訴的理由,竟然是無法證明黃偉哲收到錢,這不是前後矛盾嗎?其次,在2011年的判決中,高等法院在判決書指出,黃偉哲確實有收取現金,但因沒有足夠證據證明對價關係,所以判定貪汙罪無罪,但有收到錢是法院認證的。 \n \n高思博認為,既然2008年的地檢署跟2011年的高等法院,都認定有收錢這件事,並將這筆錢認定為「政治獻金」。此次南檢不就是一次推翻自己跟高院過往的判斷呢?南檢既然覺得這屬於行政罰的問題,就請移送監察院跟內政部處理,盡到公務人員的責任與義務。

  • 黃偉哲政治獻金案 獲不起訴

     去年台南市長選舉期間,國民黨陣營告發民進黨市長候選人黃偉哲,涉嫌於2006年、2007年擔任立委期間,3度收受崑陵山安樂園開發案蘇姓總經理的政治獻金合計400萬元。台南地檢署16日偵查終結,以查無罪證為由,處分不起訴。 \n 對於南檢處分不起訴,黃偉哲表示尊重。他還說,這是市長選舉期間,競爭對手浪費司法資源、濫訟控告的案件,令人遺憾。 \n 檢方指出,黃偉哲被告發於競選連任第7屆立法委員期間,未經向監察院申報政治獻金專戶獲准,即先於2007年5月4日,透過當時國會辦公室李姓助理,收受蘇某提供現金100萬元的政治獻金,涉嫌違反行為時的政治獻金法。 \n 不過,檢方發現李姓證人前後證述不一,又查無其他證據足以證明黃有收到該款項,經比對相關通訊監察譯文也無明確證據,加上清查黃的金融帳戶資金也無可疑情形,依目前所得的證據資料,本於無罪推定原則,應為不起訴處分。 \n 此外,黃偉哲可收受政治獻金的期間,應為2007年4月1日至2008年1月11日,但卻於2006年6月17日收受蘇某及李姓男子人提供的現金100萬元政治獻金;2007年12月17日再親自收受蘇某交付的支票3張,共200萬元的政治獻金(該款項有存入政治獻金專戶並依法申報),作為蘇請託關切「崑陵山安樂園開發案」的報酬,也被告發違反行為時的政治獻金法。檢方認為,此部分依行為時的政治獻金法均處罰鍰,屬行政罰,告發內容難以認定黃有任何刑責。 \n 至於黃偉哲的李姓助理涉嫌違反政治獻金法及侵占,以及另名李姓男子涉及的侵占犯行,檢方也另案提起公訴。

  • 政治檔案法 藍綠難達共識

    政治檔案法 藍綠難達共識

    立法院臨時會進入尾聲,朝野黨團今(4)天協商促轉條例配套修法的「政治檔案條例草案」,此法涉及轉型正義的政治檔案徵集、解密工作,讓國民黨強烈質疑「政治清算」,民進黨團則堅稱此法是為了找到真相、走向和解。朝野協商難達共識,多項條文均遭保留,送院會表決處理。 \n \n朝野協商一開始,國民黨團總召曾銘宗主張,政治檔案條例的主管機關從國發會改為促轉會,並要求主管機關說明那些檔案需要解密,「二二八?陳文成?還是三一八陳水扁槍擊案,這些檔案在誰身上?政府機關哪會調不到?執政黨每年都可解密為何不做?」 \n \n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說,這些檔案散落在政府,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以及私人手上,今天意外能與國民黨對談,步入最理性一刻,離民主自由化只剩下最後一哩路,政治檔案法沒有族群之分,呼籲國民黨不要「假開放,真阻擋」。 \n \n民進黨團幹事長管碧玲舉國外案例,強調政治檔案的解密不是為了鬥爭、清算,而是為了找到真相,這是與人權相關的法律,更是走向和解的必經過程,呼籲國民黨應從此角度看待立法。 \n \n促轉會委員葉虹靈說明,所謂的政治檔案是指由政府機關、政黨所保管,自1945年8月15日起至1992年11月6日止,與二二八事件、動員戡亂體制、戒嚴體制相關之檔案或各類紀錄及文件。 \n \n葉虹靈說,自2000年以來,檔案管理局就已啟動共六波的檔案清查,前五波清查出1.5萬案的政治檔案,但去年啟動第六波檔案清查時,在專家學者開發出新的搜尋技術下,總共清查出13萬檔案,是過去總和的好幾倍,「政治檔案條例」立法後,相關機關在6個月內必須完整做政治檔案的清查,這對政府的清查、徵集檔案有絕對幫助,期盼立院支持。 \n \n為緩解協商氣氛,立法院長蘇嘉全會中提及,先讓國民黨在協商中「暢所欲言」,希望能就條文盡量達成部分共識後再進行二三讀。最終,朝野協商進度緩慢,難有共識,諸多條文遭保留直接送院會表決。

  • 立院臨時會下周五落幕 力拚兩岸條例三讀

    立院臨時會下周五落幕 力拚兩岸條例三讀

    立法院臨時會將於下周五結束,民進黨團力拚處理規範退將、卸任政務官赴陸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草案,以及賦予政府徵集民間政治檔案的政治檔案條例草案。國民黨團總召曾銘宗呼籲,民進黨團講清楚,勿強行闖關,批評兩岸條例為選戰策略一部分,完全是政治操作。 \n \n立法院臨時會自6月17日開始,預計開到7月5日結束,依據民進黨團規劃,分別欲通過攸關「強化國安護民主」、「產業創新與調整」、「簡政便民」、「提高司法公信力」與「防制假訊息危害」等五大類法案。 \n \n前天進入臨時會第3次會議,目前剩下《平均地權條例》、《所得稅法》、《刑事訴訟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境外資金匯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草案》、《海關進口稅則》、《政治檔案條例草案》等議案尚未處理,上述法案皆需經由朝野協商,民進黨團也力拚在下週五前順利完成三讀。 \n \n其中,較為敏感、爭議的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與政治檔案條例草案,前者明定赴陸管制期間最少3年,僅得增加,不得縮減,先前在委員會備受討論的是一定層級公務員(國防外交、大陸事務或與國安相關機關之政務副首長或中將以上人員/情報機關首長)退離職未滿15年,不得在大陸參與政治性活動規定。 \n \n政治檔案條例草案中,賦予政府可依法徵集民間相關政治檔案,規範政府應於6個月內,完成清查白色恐怖時期政治檔案;政黨也有義務清查,並經促轉會認定的檔案,皆移交給檔案局管理。 \n \n國民黨團總召曾銘宗表示,假設基於國安問題,贊成加強管制,實際上,此次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法,其實是民進黨操作選戰策略的一部分,不斷打恐中牌、操作統獨爭議,而非基於國安;加強由政府任命的高階政務官,顯示對其高度不信任,也沒有符合比例原則,參加政治行為定義也不清楚。 \n \n曾銘宗說,政治檔案條例草案一旦立法,涉及徵集民間政治檔案,其中是否違法憲法保障私人財產的財產權,建議聽取各界意見,不用急於臨時會通過,呼籲民進黨講清楚,不要強行通過。

  • 陸學者:兩岸難度高 只能廣泛協商

    陸學者:兩岸難度高 只能廣泛協商

     南開大學台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認為,兩岸問題涉及高難度的歷史、法律、政治、經濟與社會等問題,只能進行廣泛的民主協商,否則不可能一蹴可幾,需要動員全社會參與及認同,最終達到兩岸對於一個中國與發展方向形成共識。 \n 李曉兵表示,民主協商是大陸的政治傳統,是中國人解決政治、經濟與社會等問題的傳統。他強調,外部力量介入時,兩岸無寧日,要對未來的兩岸人民都有交待的話,只有進行廣泛、多層次、反覆的協商,才能讓共識浮出水面,「只能是大家走在一起,不然無法解決問題。」 \n 針對民主協商的作用,李曉兵引用中國一句古話叫「知行合一」,做起來才知道事情的難與易,兩岸之間的事情非簡單的一個拍大腿,或是一次簡單性買賣就能夠完成。而且在民主協商的過程中,兩岸能夠更加了解彼此所需。 \n 針對近來赴陸交流的台人被扣上紅帽子一事,李曉兵直言,這可以觀察出民進黨政府對兩岸交流的恐懼。兩岸關係已進入深水區,不是92年、李登輝時期的兩岸關係,特別在經過2008年至2016年的交流後,兩岸已改變。民進黨在2016年執政後兩岸現進到不正常狀態。不正常如何化解?對大陸而言,只能在融合與交流過程中,問題會有結論與答案。 \n 北京聯合大學台研院副院長李振廣則認為,民主協商不能僅定義在探討一國兩制,擴大而言,民間交流也是其中之一;交流給予民主協商創造良好環境,並在其中對兩岸問題都能順暢交換意見。 \n 至於台胞登陸被抹紅一事,李振廣直言,台灣當局不願看到兩岸協商,也不願看到兩岸交流。前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等人是先行先試者,有他們的開拓非常重要,兩岸協商是大勢所趨,迴避它、把頭埋在沙子裡,無法解決問題。

  • 陸委會:推動兩岸政治議題協議監督程序立法

    陸委會:推動兩岸政治議題協議監督程序立法

    大陸委員會擬具的《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下稱兩岸條例)第五條之3修正草案》(下稱本草案),目前正於立法院進行審議中。針對近來有輿論指本草案合憲性相關問題,陸委會今天補充說明如下: \n \n一、 兩岸協議並非憲法所稱之「條約」,兩岸協議處理程序有其特殊性 \n \n(一) 司法院釋字第329號解釋理由書已明確指出,憲法第38條、第58條、第63條所稱之「條約」,係指我國與其他國家或國際組織所締結之國際書面協定,而兩岸協議尚非此所稱之國際書面協定。此外,立法者制定條約締結法,規範條約與協定之締結程序及其法律效力,但兩岸協議並不適用該法之規定。 \n \n(二) 憲法增修條文第11條規定,立法者對於兩岸事務之處理,得依此授權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此係基於兩岸關係之特殊性,兩岸條例即為規範兩岸往來及處理衍生事件之特別立法。為因應「習五條」後之兩岸情勢變化,兩岸條例針對兩岸政治議題協議之處理程序予以嚴謹規範,應符合憲法規定。依此,有認為兩岸協議處理程序至多只能比照條約,不能增加更多要件,尚屬無據。 \n \n二、 國會高門檻審議,是考量議題重要性,須尋求更高的社會共識,無違憲法規定及民主原則 \n \n(一) 按多數決的投票表決方式,可約略分為相對多數決(不須過半數)、絕對多數決(須過半數)、特別多數決(須達一定之門檻),三者均為民主制度之下的多數決方式。至於制度上應採擇前開何種表決方式,僅係民主原則採擇之不同,仍須由制憲者或立法者,考量事務本質差異及重要性而定。憲法既無限制之規定,難謂立法者採擇何種多數決方式,即屬違反憲法規定。有認為特別多數決之高門檻將破壞民主政治的多數統治,或認為係賦予少數否決多數的權力而違背多數決之民主原則,應屬嚴重誤解。 \n \n(二) 已有學者指出,參諸外國立法例,對於涉及主權或具重大憲政影響之事項,亦設定特別高度或等同修憲程度之國會審議門檻,如德國基本法、芬蘭憲法規定應以等同修憲門檻議決,丹麥憲法規定更以須經國會6分之5高門檻同意。 \n \n(三) 憲法增修條文針對領土變更、修憲等事項,規定須經立法委員4分之3之出席、出席委員4分之3之決議的高門檻審議,惟憲法並未限制立法院不得以高門檻審議其他重要事項;且憲法增修條文第11條明定,兩岸事務得為特殊之處理。本草案鑒於兩岸情勢變化,考量政治議題具憲政及重大政治影響,應尋求更高社會共識,其性質及重要性與修憲程度相當,設定特別多數決之高門檻,自非憲法所不許。 \n \n三、 主權國家地位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不容協商,以守護中華民國主權及憲法基本價值 \n \n(一) 司法院釋字第499號解釋揭示,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即憲法上具有本質上重要性之規範,如民主共和國原則、國民主權原則、保障人民權利、以及有關權力分立與制衡之原則),是現行憲法賴以存立之基礎,凡憲法設置之機關均有遵守之義務,即便是修憲亦有其界限。本草案爰參諸此意旨,明定主權國家地位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毀棄或變更,不應作為兩岸政治議題談判及協議之項目。換言之,此類議題是兩岸政治談判的「禁區」,行政部門自始即不得提出。 \n \n(二) 「主權」是國家存廢之基礎,是國家對其管轄區域所具有排他性的至高政治權力,其內涵包括對內之立法權、司法權、行政權,以及對外之外交權及國防軍事權等。各個國家在國際組織之談判,例如關稅、貨幣等,是國家基於主權地位行使其國家主權之行為,並非將其主權割讓或放棄,不應將國家行使主權之行為與國家主權地位混為一談。 \n \n四、 提高國會參與比例,並未侵犯總統及行政部門之憲政權能,有利於減少行政立法差異性 \n \n(一) 本草案規定,兩岸政治議題協議協商,須由行政院提出協議締結計畫及影響評估報告,程序的發動權能仍在總統及行政部門;協商開啟後,也是由行政部門主導協商進行,協議草案並須報請總統核定,尚無侵犯總統及行政部門之憲政權能。有認為本草案之規定侵犯總統及行政部門之「協議參與權」,應屬誤解。 \n \n(二) 基於國會監督原則,國會對於協議本有審議之決定權,本草案則考量兩岸政治議題之特殊性,特於協商前階段導入國會參與,並規定協商時負責協議之機關應適時向立法院報告,亦有利減少行政立法權責互動上的差異,使後續協議處理程序更為順暢。 \n \n五、 兩岸政治議題協議具有重大憲政或政治影響性,政治議題須依協議具體內容個別判定 \n \n(一) 現行兩岸條例有3個條文(第4條之2、第5條之1及第18條)規範「政治議題」,但並未具體定義。鑒於兩岸政治議題具高度敏感性,具體類型如兩岸和平協議、建立軍事互信機制、結束敵對狀態、安排階段性或終局性政治解決,以及其他具有重大憲政或政治影響性,可能影響我國主權之各項協議,需要更多社會共識,相關處理程序須受更嚴謹的規範。 \n \n(二) 兩岸間涉及經濟性、事務性、功能性等一般公權力行使或主權行使行為之協議,原則上非屬政治議題協議,應依一般兩岸協議處理程序辦理。惟兩岸條例第5條之3修正草案所規範的「政治議題協議」,仍應依協議具體內容有無涉及政治性意涵,個別判定。例如,兩岸租稅協議處理兩岸重複課稅之問題,原則上非屬政治議題協議;但協議內容如涉有「一個中國原則」或「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等政治性意涵,就必須要依照草案規定之監督程序處理。 \n \n六、 協商結果須經公投,以落實國民主權原則,並為國家安全、利益及人民福祉設下更堅實的防線 \n \n(一) 中共「習五條」積極推動「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的「民主協商」進程,強加其政治框架於臺灣,未來兩岸談判協商可能被迫在陸方片面設定的政治前提下進行。當前民調顯示,絕大多數臺灣人民不贊成中國大陸「一國兩制」主張,也不接受「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考量政治議題對於國家安全、利益及人民福祉影響甚鉅,本草案爰規定,協商的結果經國會高門檻審議後,還必須經過公投,由全民做最後的檢視及把關,俾符憲法國民主權原則之精神。 \n \n(二) 參諸丹麥及法國等外國立法例,對於影響主權及憲政之事項,亦規定須交付人民公投,均在落實國民主權原則。 \n \n七、 協議草案交付公投之規定,是公投法的特別規定,法制上已有前例可循 \n \n(一) 兩岸政治議題協議草案交付公投,是屬於特別類型的公投,也就是公投法第2條所定3種類型(法律之複決、立法原則之創制、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以外的特別類型。按中央法規標準法第16條規定,法規對其他法規所規定之同一事項而為特別之規定者,應優先適用之。爰本草案有關公投之規定應優先於公投法適用。 \n \n(二) 現行法制上已有以其他法律規定應交付公投事項之立法例(如離島建設條例第10條之2、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場址設置條例第11條),該等規定有排除公投法部分規定之適用,但程序上仍依公投法之規定辦理,與本草案之立法體例尚無不同。 \n \n(三) 有論者依公投法第1條之規定:「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之規定」,即認本草案已違反公投法法理原則,應有謬誤。

  • 韓國瑜赴美前請益恩師 蘇起誇:九二共識講得好

    韓國瑜赴美前請益恩師 蘇起誇:九二共識講得好

    高雄市長韓國瑜訪美行前,今(9)日下午特地請益恩師蘇起等30多位學者,展開閉門會議。韓說,此趟赴美是以高雄市長身分,去地方級的政治機關,沒必要去談中央事務,也不會涉及政治。蘇起則說,今天拜會「高雄土地公」沒給太多訪美建議,就怕亂出主意,但他也直誇韓「九二共識」講得很好,讓他欽佩。 \n \n韓國瑜與蘇起兩人久未見面,一相見就先來個大擁抱,兩人與30多位學者在鳳山行政中心會議室閉門會議,約1個多小時,會議室中不斷傳出掌聲及笑聲。 \n \n事後韓國瑜受訪時說,感謝台北論壇基金會董事長蘇起及董事、學者及專家來高雄,希望台北與高雄之間有開會的機會,彼此集思廣益、互通人才,一起探討國家安全、兩岸問題等等。 \n \n談到訪美行,韓國瑜說,這次去是以高雄市長身分,所以說超越地方行政層級的太多事務,不是自己要與美國朋友要報告的事,台北智庫這些朋友也認為有道理,他只是去地方級的政治單位,也沒必要去談太多中央事務。 \n \n媒體追問學者是希望他赴美,盡量不要談政治的事嗎?韓國瑜說,他們只是假設我要談的話,但我說現在沒有假如,因為我是以高雄市長身分去,未來有機會的話,特別是南南合作,對方願意當我們高雄智庫。 \n \n韓的研究所教授蘇起也提到,韓當時研究論文是研究兩岸談判,題目非常難做,當時教授都打了蠻高的分數,他不怕苦、不怕難的個性也從當時顯現,願意接受困難挑戰,如今看到他有這番成績,非常高興。 \n \n身為「九二共識」的發明者,蘇起也誇讚韓詮釋講得很好,讓大家很欽佩。不過,他也為學生之前出訪時抱屈,認為把他進中聯辦直指營造一國兩制的氛圍,此話太過言重,地方政府基本上就交朋友,地方對地方政府上,個人認為應該要寬鬆一點,不必賦予太多政治聯想及無謂炒作。

  • 違憲的兩岸連環鎖

     行政院日前通過陸委會擬具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之3修正草案,增訂兩岸之間簽訂有關涉及政治議題協議的處理程序,以及明定主權國家地位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毀棄或變更,不得作為政治議題談判及協議之項目。從陸委會對新增條文提出的立法目的理由來看,除可說明民進黨政府已改變兩岸關係本質的現狀外,更設下違憲的連環鎖。 \n 草案條文第1項明定與對岸簽訂政治議題協議的「事前民主監督」機制,採取須立委3/4出席及出席委員3/4同意,始得開啟協議協商的超級絕對多數決制。換言之,該規定賦予少數否決多數的權力,違背多數決民主原則。但這種設制應用在涉及國家根本大法之變更,至少應於憲法中明定,並不適用於其他事項之議決,更不應在法律中規定。 \n 再者,草案條文第6項規定,協議草案同樣要經上述超級絕對多數決通過,再經公民投票通過後,才可呈請總統公布生效。而第7項規定兩岸協議的公民投票不適用《公民投票法》之相關規定。這兩項規定實已違憲和違反法理原則,行政院想必也心知肚明。 \n 《公投法》第1條明定「依據憲法主權在民之原則,為確保國民直接民權之行使,特制定本法。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之規定」,揭示了該法為公民投票的「總則法」,其他法律規定亦不得違反。 \n 同時,《公投法》更為「特別法」,所有具法效力的公民投票,必須優先適用該法。 \n 然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既要增訂《公投法》所無的公投事項,更還規定排除《公投法》之適用,並且,《公投法》是依據憲法主權在民之原則所特別制定,除了所謂「防禦性公投外」,政府機關依法並無提案權。因此,該草案條文已違背了法理原則而屬違憲。 \n 該法草案不惜新增違背法理、民主原則及違憲的規定,草案說明的理由卻是「為避免政治議題協議之締結衝擊我國自由、民主、人權之憲政體制」,且還列舉政治協議是如「兩岸和平協議、建立軍事互信機制、結束敵對狀態、安排階段性或終局性政治解決,以及其他可能影響我國主權之各項協議」。但這些協議都是從現狀邁向良性發展,卻設置幾乎不可能達到的層層鏈鎖,意味了民進黨政府嚴防兩岸邁向良性發展。 \n 上述理由唯一可說得通的邏輯,在於草案還規定「主權國家地位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毀棄或變更,不得作為政治議題談判及協議之項目」,此處的「主權國家」為什麼不寫成「中華民國」?這說明了民進黨政府早已否定「憲法一中」的規定與現狀,更漠視《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是基於中華民國法理主權及於大陸所制定的法律。(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 兩岸政治性協議超高門檻修法政院版出爐 將送立院

    行政院院會今(28)日通過陸委會擬具的「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下稱兩岸條例)第五條之三修正草案」,明定兩岸協商簽署政治議題之協議,應經國會雙審議及人民公投之高門檻程序,建立兩岸政治議題協議的民主監督機制,行政院將函請立法院審議。 \n \n陸委會說明,蔡英文總統於今年元旦談話中,已明白揭示建立「民主防護網」,強化兩岸互動可能影響主權之政治議題配套監督機制,以守護台灣安全及整體利益。兩岸政治議題協議攸關國家安全、全民利益及臺灣整體未來發展,其性質有別於一般協議,處理程序須受更嚴謹之規範,並應強化民主監督機制。兩岸條例相關規定雖然均提及政治議題協商,但對於政治議題協議,尚未訂定嚴謹的監督機制。 \n \n陸委會強調,面對嚴峻的兩岸局勢,陸委會依據總統揭示的「四個必須」及「三道防護網」原則,推動修正兩岸條例,研擬有關兩岸政治議題協議監督程序的修法草案,內容包括兩岸間涉及政治議題之協議,須由行政院向立法院提出協議締結計畫及憲政或重大政治衝擊影響評估報告,並完成事前、事中及事後民主監督程序,經國會雙審議、舉行聽證、全國性公民投票程序,獲民主充分授權始得簽署協議及換文。本次修正草案針對兩岸政治議題的協商談判,建立高標準、高門檻的民主監督機制,落實談判公開透明、人民參與及國會監督,以守護國家主權及維護臺灣的自由民主。 \n \n \n陸委會最後指出,本次修正草案業今日經行政院院會通過後,將即送立法院審議。行政院也指示陸委會積極與立法院朝野各黨團及委員協調溝通,儘速完成修法程序,為台灣建立一道堅實的民主防護網。

  • 不是防衛民主 是扼殺和平

     針對國民黨拋出兩岸簽訂和平協議的議題,行政院提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正案,未來兩岸簽署政治協議,須經國會的二重審議與人民公投,以建立所謂的「民主防衛機制」。惟如此的修正,是否該放在法律層次、是否會紊亂法律的適用,實皆有商榷之餘地。 \n 關於兩岸事務,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4之2條第1項,原應由陸委會專責,並與對岸的國台辦談判。惟因兩岸的政治現實,就只能委託海基會與對岸的海協會為相關協議的簽署。而依條例第4之2條第3項,所謂協議,指的是兩岸就涉及行使公權力或政治議題事項所簽署之文書。又在程序上,依據第5條第1項,海基會須把協議草案報請陸委會陳報行政院同意後,始得簽署。至於簽署後,若涉法律修正,就須在30日內送請立法院審議,若不涉法律修正,則送立法院備查。 \n 因此,目前兩岸相關協議之簽署,乃採取行政管制為優先、國會監督為備位之原則,是否有違民主監督,確實有檢討之必要。只是根據目前行政院所提,針對政治協議的簽署加高門檻,卻有諸多問題存在。 \n 根據行政院的提議,明文政治性協議,行政院應在協商前90日,向立法院提出計畫,經全體2/3立委同意,才可開啟協商。而於協商草案完成,送總統核定後,再送立法院審議,並經3/4立委出席、3/4同意後,再送交全民公投,且有效同意票超過投票權人總額之半數者,才能進行簽署,再由總統公布生效。 \n 如此的程序,明顯比《憲法增修條文》第12條所規定的修憲門檻還要嚴格,這在立法位階上,即存有矛盾。又我國的修憲程序一向被認為是難以達成的不可能任務,若果如此,也代表行政院所提的修正案若通過,兩岸政治協議的簽署也近乎不可能。 \n 更麻煩的是,關於是否為政治協議,乃屬於極不確定的法律概念,且在政治協議必須適用比修憲更為嚴格的規定、非屬政治協議仍適用較為寬鬆的審議或備查規定下,到底如何界定協議內容是否屬政治性,就處於浮動狀態,以致容易流於行政院的恣意認定與操作。 \n 此外,如此的增修,僅是針對行政部門,並不因此排除人民提出,如和平協議之公投。則若此等公投過關,是否也代表,還要再經國會的雙重審議與再來一次門檻更高的公投,皆是問題。 \n 也因此,若真認為兩岸議題如和平協議之簽署,涉及國家主權與全民福祉,就應將其程序規範明文於《憲法增修條文》中,而非急就章式的立法,讓人有因人設事之感。 \n (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

  • 陸中紀委:19大後落馬77名中管幹部 都是兩面人

    中紀委機關報今刊文稱,2018年全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審查調查違反政治紀律問題2.7萬件,處分2.5萬人。從中共19大閉幕到去年底,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立案調查「網路沙皇」魯煒、陝西前副省長馮新柱、江西前副省長李貽煌等中管幹部77人,無一例外,他們身上都存在「七個有之」和「兩面人」問題。 \n \n 《中國紀檢監察報》今於頭版刊登題為《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把黨的政治建設擺在首位 嚴明政治紀律 強化政治監督》文章指出,近日中共中央印發了《關於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強調要嚴明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在黨的紀律中,政治紀律最重要。 \n \n 中央紀委三次全會強調,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堅決糾正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為。進一步針對七個有之,嚴肅查處政治上離心離德、思想上蛻化變質、組織上拉幫結派、行動上陽奉陰違等問題。 \n \n 「七個有之」出自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之手,包括搞任人唯親、排斥異己的有之,搞團團夥夥、拉幫結派的有之,搞匿名誣告、製造謠言的有之,搞收買人心、拉動選票的有之,搞封官許願、彈冠相慶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陽奉陰違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議中央的也有之。 \n \n 文章稱,審查調查過程中,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對七個有之問題保持高度警覺,嚴肅查處對黨不忠誠不老實的兩面派、兩面人。維護政治紀律非抽象,是由具體的人和事構成。結合本地實際,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紀委要求今年繼續強化對政治紀律特別是反分裂鬥爭紀律的宣傳。甘肅省在去年查處存在違反政治紀律行為案件250件,處分358人的基礎上,要求緊盯重點人、重點事,嚴格核查涉及王三運、虞海燕等人的問題線索,尤其注重查處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問題,推進政治生態持續淨化。

  • 勝利醜聞爆與崔順實勢力有關

     BIGBANG成員勝利涉性招待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繼多位韓星被點名疑似是淫片群成員,日前更爆出巨大黑幕,整起事件竟與韓國國政有關,一名韓國記者吳赫鎮(音譯)公開發表不自殺聲明,指出勝利根本不是重點,背後勢力前韓國總統朴槿惠的親信崔順實才是關鍵,整起事件涉及娛樂圈、政治、商場相當複雜。 \n 崔順實去年因干政案遭判20年重刑,但殘餘勢力仍影響國政,吳赫鎮稱已查到崔人馬繼續壟斷國政的跡象,更預告有未爆彈:「下周開始預計一到二周爆一個事件,從小到大。」 \n 揭勝利記者連環爆 \n 吳赫鎮只有4年跑新聞經驗,並非娛樂線而是專跑國會的政治線記者,他今年2月揭露勝利夜店事件,強調:「我不是針對勝利,而是針對財閥和政治圈採訪。」當時他透過與韓國許多在野黨議員接觸後,才循序得知江南一帶夜店的情報,報導了夜店職員趙某是議員金武星女婿的毒品提供者。 \n 江南一帶夜店事件彷彿是一個神祕三角洲,有韓籍知情人士在推特爆料,早在2010年,一位李姓員警在調查夜店時意外喪命,被警方宣布是自殺,稱李姓員警跟女友發生不愉快遂尋短,明顯草草結案,但在韓國,警員通常兩人一組查案,他卻是獨自一人調查,且李姓員警家屬否認他跟女友有任何不愉快。 \n 警員查案意外喪命 \n 更令人費解的是,身高175公分的李姓員警,死在150公分的蓄水池裡,在解剖屍體時發現疑似被懸吊的痕跡,有人認為他是被吊死,但警方卻強調他是溺死,同時在他肺部發現浮游生物,但這種浮游生物並非生長在水壩而是海裡,該神祕事件至今未能明朗。 \n 去年南韓前總統朴槿惠、崔順實雙雙被判刑,韓媒早在2015年就在追貪污案,當年就有位韓國記者在網路上發文,寫的是政治人物和大企業家的孩子涉及毒品交易,且他們與藝人保持良好的關係,文章寫到當中有毒犯和他們在江南進行社交活動,後來作者帳號被駭,文章被刪除。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