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混合團的搜尋結果,共21

  • 彈力球 中職內外交迫

    彈力球 中職內外交迫

     中職31年球季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營運備受干擾,外患尚未平息,不料近來卻爆發彈力球風波;比賽用球的恢復係數過高遭到外界質疑,造成投打失衡,比賽落落長,從球團、球員到工會,甚至球迷都在譙,中職頓時陷入內憂外患交迫的窘境。  聯盟敲定標準值0.560  中職聯盟日前表示,在官辦熱身賽、球季開打後兩次檢測,球的恢復係數0.574、0.571都高於2017年球團代表會議的建議值0.570,於是要求廠商改善,但又強調合乎中職規範的上限0.580。這實在是模擬兩可、莫衷一是,工會強烈表達不滿,前天聯盟終於確定以0.560為最佳標準。  而在球的採購上,以往是聯盟統一採購,比賽時派人帶著大量的球趕到球場,除了不方便,也牽涉到庫存、保管等問題。據球團透露,這些年早已改由聯盟出面與廠商簽約後,球團可直接訂貨收貨。  採購美日用球恐難行  這一來聯盟的負擔雖減輕了,但已無從控管,難免引起外界臆測,從製造到使用的過程中會不會產生人為問題。還有兩次檢測方式是把各球團的球混合抽檢,係數過高的球根本不知來自哪隊?原本想公開透明,反而治絲益棼。  中職這幾年炮火四射,形成打者天堂,廠商應該了解,有人質疑,這種心理也許就反映在球的係數上,倒不如多花點錢購買日美職棒用球。不過採購物品通常有合約,目前使用的「華櫻990」型號球並未違反規定,應很難改用其他品牌的球。  第3批球測過才能用  針對外界指責,為了釜底抽薪,中職祕書長馮勝賢昨表示,已要求華櫻公司將第3批用球係數定在0.560左右,出貨前先檢驗是否合乎標準,聯盟也會派人檢測,再向各球團報告結果;經過球團同意並確認無誤後,即可同時更換各球隊主場的比賽用球。  也就是說,第3批球一時半刻無法到位,所以各隊投手們,還得再忍受一段時間的炮火洗禮。

  • 《創造101》第2季改名 「鮮肉商機」發威3節目都主打男團經濟

    《創造101》第2季改名 「鮮肉商機」發威3節目都主打男團經濟

    大陸選秀節目近期如雨後春筍般登場,今年不少節目都主打「小鮮肉商機」,包含改名叫《創造營2019》的《創造101》第2季、《以團之名》、《青春有你》,另外演員選秀節目《演員的品格》雖是男女混合,但依舊有許多小鮮肉參賽。 今(22)日宣布《創造101》第2季正式改名為《創造營2019》,並開新官方微博,寫下:「拼搏向上,意氣風發,一顆赤子之心,一路乘風破浪。創造營2019,入營!coming soon!」也找來迪麗熱巴當主持人,不過17日播出的《以團之名》、21日播出的《青春有你》,各自都號召了100名左右的男練習生,也讓人不經質疑「鮮肉商機」是否太強大,而導致製作單位前仆後繼的開這類選秀節目。 近期《青春有你》主持人張藝興也在節目上批評練習生練習時間太短,以「市場太浮躁」來形容,不少練習生都還沒準備好就被推上選秀舞台曝光,相當不應該。

  • 吸睛度100% 超萌可愛便當

    吸睛度100% 超萌可愛便當

     做便當好麻煩?其實只需要事先做好常備菜,前一天煮好白飯,放入冰箱冷藏,隔天早上製作討喜的角色飯糰或便當,再加以組合,就大功告成了。 加油團飯糰  用半揚起的嘴角來表現出得意洋洋的勝利表情。這正是可愛之處。 材料(3顆飯糰份) 蛋液1/2顆份、鹽少許 蟳味棒的紅色部分適量、海苔適量、黑芝麻6粒、蛋形飯糰3顆 做法 1.將材料A倒入玉子燒鍋中,製作成蛋皮後分成三等分。將飯糰用蛋皮包起來,放入圓木盒中。 2.將蟳味棒的紅色部分剝下來,剝出6條細長的蟳味棒絲。取一根蟳味棒絲繞在飯糰的頭上綁成頭帶狀,再取一根在上頭打個結做成頭帶結的部分。 3.用鑷子將黑芝麻裝到飯糰的眼睛位置;取海苔切出嘴巴裝上。再用海苔貼出「Fight」(日文:ファイト)字樣放到蛋皮上。 彩色豆腐糯米糰子  將蔬果色粉或芝麻與糯米粉混合製成的Q彈糯米糰子是「懶人便當」中不可或缺的迷你小點! 材料(2cm×約20顆份) 糯米粉40g、絹豆腐50g、蔬果色粉(南瓜、菠菜、紅蘿蔔、紫薯等)(依你的喜好)1小匙 ※用黑芝麻的話1大匙 保存:冷凍1個月 做法 1.在碗中倒入糯米粉與你喜歡的蔬果色粉或是黑芝麻,以攪拌器攪拌混合,再加入絹豆腐(不擠乾水分也OK),攪拌至能捏成團的硬度。 2.將做法1捏成2cm大小的糰子狀,放進滾水中煮至浮起約1分鐘後撈起,浸入冷水中。 ※「蔬果色粉」可於網路或天然食品店購入。糰子以冷凍保存。 ※食用時自然解凍即可,趕時間的話可放入微波爐稍微加熱 泥面膜便當 材料 圓木盒1個 蛋液1/2顆、鹽少許 茶泡飯用米果粒2粒、海苔適量、放涼的白飯適量。 做法 1. 圓木便當盒放在紙上,以筆描出一個圓形。以剪下的圓形做為模板,裁出海 苔的形狀。 2. 將切成圓形的海苔對折之後,以剪刀剪出眼睛及嘴巴的形狀。 3. 將白飯放進飯盒中,再放上2的海苔。 4. 用材料A製作出蛋皮,並以剪刀剪出如照片的形狀放置在頭部。 5. 用鑷子夾起米果粒放在鼻子的位置。 6. 以海苔做出眼睛與嘴巴後放在對應的位置即成。 章魚便當  俏皮的章魚。用蟳味棒的紅色部分做出頭部的輪廓,再用10根紅蘿蔔核桃拌味噌(做法見常備菜1)的紅蘿蔔來做章魚腳。在五彩炒甜椒(做法見常備菜2)上排上白色的茶泡飯用米果粒,做成圓點花樣的頭帶。用牛蒡甜不辣做成嘴巴,海苔做成眼睛。 常備菜1:紅蘿蔔核桃拌味噌 香脆可口的核桃搭配香濃的味噌十分合適。 材料(易於製作的量) 紅蘿蔔100g(約1/2根) 核桃仁20g 胡麻油2小匙 味醂2小匙(以微波爐微波30秒使酒精揮發) 味噌2小匙 甜菜糖1小匙 黑芝麻(裝飾用)適量 做法 1. 將紅蘿蔔切成0.2~0.3cm的細絲,核桃仁以手捏碎。 2. 在預熱好的平底鍋中倒入胡麻油,以中火將紅蘿蔔絲與核桃仁炒約5分鐘。 3. 關火後,把材料A充分攪拌過後與做法2混合。完成時再撒上黑芝麻。 常備菜2:五彩炒甜椒 富含維他命C!為便當盒添加色彩。當然,如果只用1種甜椒也可以。 材料(易於製作的量) 青椒與甜椒總量250g(青椒2顆,紅、黃、橘甜椒各1顆) 菜籽油1大匙 自製高湯1大匙 醬油1/2小匙 白芝麻1大匙 做法 1. 將青椒與甜椒切成0.5cm左右的細絲,放入熱好油的平底鍋中炒約3分鐘。 2. 在做法1中加入高湯炒約2分鐘後關火,加入醬油及芝麻攪拌均勻。 不倒翁飯糰  使用蟳味棒做成能帶來福氣的飯糰,在考試或發表會的時候不妨做成決勝便當吧。 材料(1顆份) 蟳味棒的紅色部分7~8根 球形飯糰1顆 做法 1. 剝下蟳味棒紅色的部分。 2. 空出臉的位置,在直徑6-7cm的球形飯糰表面貼上做法1。 3. 用剪刀將蟳味棒的白色與紅色部分剪出「福」字。 4. 將海苔撕成鬍子形狀後裝上。接著,用剪刀剪出兩個直徑1cm的圓形,再從內側剪出兩個再小一圈的圓形當作眼睛。 聖誕老人木盤 不妨當做聖誕節午餐吧。聖誕老人飯糰是在飯糰頭的部分疊上紫蘇葉,再貼上蟳味棒的紅色部分當作帽子(別擋住瀏海),白色的部分當作毛球。用黑芝麻和海苔做成鬍子,蟳味棒的紅色部分做成嘴巴。小菜有牛肉辣炒香菇(做法見常備菜3)和蜂蜜奶油香煎栗子地瓜(做法見常備菜4)等。 常備菜3:牛肉辣炒香菇  甜辣的滋味,可說是美味的「下飯菜」。輕輕灑上的七味粉是祕密配方,千萬別忘了! 材料(易於製作的量) 牛肉片200g 香菇100g(5、6朵) 菜籽油2小匙 醬油1又1/2大匙 味醂2大匙 甜菜糖1大匙 酒1大匙 薑泥10g 七味粉適量 做法 1. 將材料A事先混合好。香菇去掉蒂頭後切成6等分。在預熱好的平底鍋中倒入油,以中火快炒牛肉後加入香菇,約炒3分鐘。 2. 在做法1中加入充分混合好的材料A,拌炒4分鐘左右關火,灑上七味粉。 常備菜4:蜂蜜奶油香煎栗子地瓜  加入醬油來提升日本風味,令人筷子停不了的配菜。黑芝麻更添香氣。 材料(易於製作的量) 栗子地瓜150g(約1/2根) 奶油1大匙(12g) 蜂蜜2小匙 醬油2小匙 黑芝麻1小匙 做法 1. 將栗子地瓜切成約1cm厚的圓片,泡水備用。將地瓜排列於耐熱容器中,以吸飽水的紙巾及保鮮膜輕輕覆蓋,以微波爐加熱約2分鐘(加熱後到下鍋前都不要將保鮮膜拿起,以避免變乾)。 2. 在平底鍋中放入奶油與蜂蜜,開中火煮至融化後放入做法1。一邊迅速以奶油與蜂蜜將所有地瓜沾勻,一邊煎約2分。 3. 在做法2中倒入醬油,煮約1分半鐘至醬汁變濃稠後關火。完成時灑上黑芝麻。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071期《時報周刊》,一套雙本特價69元。即日起至「博客來網路書城」購買指定期數雜誌,只需加購價399元,就送「麗寶樂園門票1張(全票1張價值800元)」,數量有限,欲購從速,詳情歡迎電洽客服專線:0800-033088。

  • 混障綜藝團 美和高中演出生命教育

    混障綜藝團 美和高中演出生命教育

    由混合不同障別身障者所組成的「混障綜藝團」,到屏東美和高中進行「心有愛,行無礙」表演,希望藉由殘障人士的才藝表演及生命奮鬥故事分享,帶給學生正向的鼓勵。 「混障綜藝團」成立於2005年,是一支由身體障礙者,或罕見疾病者所組成的團體,每年都會到各級學校進行生命教育啟發表演。團員們展現旺盛生命力,不受身體拘束水出,也現身說法自己的人生,帶給青年學子們激勵,更熱愛生命。 由西聯實業、救國團、屏東縣團友會等單位協助,混障綜藝團到美和高中進行表演,透過詼諧幽默的演出,將珍惜生命的議題融入戲劇和音樂中,獲得在場師生們熱烈的回響。 美和高中校長曾焜宗表示:混障綜藝團團員們不畏艱難,克服身體障礙的表演,給學生面對挫折、熱愛生命的觀念,也藉由了解身心障礙者的故事及他們堅毅的精神,讓學生能夠發揮同理心,是一場很棒的生命教育課程。

  • 駕B-25投奔大陸 前中美混合團飛官戴自瑾病逝

    駕B-25投奔大陸 前中美混合團飛官戴自瑾病逝

    據大陸澎湃新聞網報導,抗戰時期服役於由中華民國與美國空軍混編的「中美混合團」(Chinese-American Composite Wing),曾完成轟炸鄭州黃河鐵橋任務的飛官戴自瑾,於昨日在上海家中逝世,享壽102歲。戴老先生是中美混合團第一大隊第二中隊少尉飛行員,抗戰勝利後,回歸中華民國空軍指揮,隨第一大隊在國共內戰末期撤往臺灣,但此時軍階已是少校的戴自瑾,卻在1951年3月27日駕駛B-25轟炸機(B-25 Mitchell),從台北投奔上海江灣機場。 出生上海小康人家的戴自瑾,曾在中國電影製片廠技術科實習,1938年考入空軍軍官學校,成為第十三期的飛官學員。但因為日軍頻繁的空襲,造成他與眾多學員必須轉赴昆明陸軍第五分校就讀,翌年於步兵科班畢業,才正式開始在雲南的飛行訓練。經過好幾階段嚴格的訓練、以及中美兩國飛官的考核後,戴自瑾於1942年獲准作為第三期學員,遠赴美國進行更新的訓練,最後被分派為B-25轟炸機的飛行員。嚴格的訓練下,讓他回國後被編入混編的中美混合聯隊第一大隊,掛階少尉飛行員。 由陳納德將軍(Claire Lee Chennault)提議、1943年成立的中美混合團,一支以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為主、結合美軍地勤人員及參謀協助的合作戰鬥單位於巴基斯坦成立,隸屬於美國第十四航空隊(Fourteenth Air Force)指揮,其中第一大隊配置B-25轟炸機、第三和第五大隊則配置P-40戰鷹戰鬥機(Curtiss P-40 Warhawk)和P-51戰鬥機(P-51 Mustang)。中美混合團參與過新竹空襲、常德會戰和長沙會戰,戰功彪炳也出了不少著名飛行員,如已故空軍中將李學炎和斷交後首任駐美代表夏功權,都是混合團的退役成員。 抗戰期間中日在航空戰力的極大差異下,戴老先生與同袍前往武漢、鄭州執行轟炸任務,曾遭受日軍防空炮或戰機的攻擊,同期同學在戰爭中更是損傷極大,多次的任務中折損一半以上優秀的飛行員。還好在空軍奮勇抗敵下,於抗戰後期制空權已取得優勢。在隨隊撤往台灣之前,戴自瑾從前線轉調成都,加入由衣復恩將軍領導的空軍運輸隊,負責戰後各區受降要員的運輸任務。戰功累累的戴老先生共獲得空軍彤弓和雲龍等獎章,並獲頒美國的空軍獎章,以彰顯其功勞與付出。 本文亦感謝中國近代口述史學會孔強生理事指正,點出和糾正部份戴自瑾先生的生平事蹟。

  • 混障綜藝團 克服身體殘缺表演勉勵學子

    救國團下午邀請由肢障、視障、聽語障等朋友組成的「混障綜藝團」到後龍鎮仁德醫專表演,團員們有的沒有手、沒有腳,克服身體的殘缺,用「肢體」語言表演、展現身障者不向生命低頭的熱情,希望以親身經驗鼓勵青年學子熱愛並尊重生命。  混障綜藝團成軍11年,由罹患小兒麻痺症的團長劉銘領軍,成員混合了不同身心障礙類別,包括視障、聽語障、肢體障礙、脊隨損傷,甚至是罕見疾病的患者,他們突破身體殘缺,以歌唱、舞蹈方式帶來精彩演出,展現出不向生命低頭的熱情。  「心有愛行無礙‧走向生命向陽處」生命教育宣導活動活動由團長劉銘及演員李淑禎共同主持,率領肢障團員帶來動感舞蹈表演,聽障演員詼諧逗趣的默劇演出,視障團員張林峰帶來薩克斯風演奏,充滿生命熱力的演出感動現場師生。  苗栗縣救國團主委蔡麗卿期盼透過混障綜藝團員充滿熱情的表演,以及團員不向生命低頭的精神,希望帶給青年學子啟發,不因挫折放棄,珍惜自己的人生。

  • 親如兄弟 老飛虎緬懷與國軍並肩作戰

    親如兄弟 老飛虎緬懷與國軍並肩作戰

    2015年7月18日,造訪中南美洲友邦過境美國的前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先生,特別前往南加州奇諾崗(Chino Hill)的洋基航空博物館(Yanks Air Museum)參觀由中華民國空軍捐贈給該館的F-5E戰鬥機。在館方的安排下,馬英九還與他出身自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第5大隊第26中隊的老朋友賈維特(Harold Javitt),在一架P-40E戰鬥機前相擁合影。 \t這樣一個令人感動的舉動,不僅凸顯馬英九對二戰期間中美聯合作戰歷史的重視,同時也證明了他是唯一深刻體會美國對台協防義務背後核心價值的台灣政治人物。那麼為什麼發生在70多年前的這段歷史,會影響到當今台灣與美國的安全合作關係?美國的老飛虎們,又是如何看待過去與中華民國合作的歷史還有未來兩岸局勢的發展呢? \t今年2月19日,《中時新聞網》記者特別前往賈維特位於南加州帕洛斯維第斯(Palos Verdes)的住所,針對上述問題,對這位馬英九前總統的老朋友進行獨家專訪。現年93歲的賈維特因為過去在中美空軍混合團服務的原因,對台灣十分友好,而且也相當關注兩岸發展。在接受《中時新聞網》訪問時,賈維特也透露了許多鮮為人知的飛虎秘辛。 志願加入中美空軍混合團 \t出生於1923年的賈維特,如同許多跟他同時代的美國青年一樣,是在珍珠港事變爆發後志願從軍的。只是除了愛國熱誠外,賈維特也坦承自己是不想被徵召當步兵,才提前志願參加美國陸軍航空軍的。畢竟相比起步兵而言,陸軍飛行員有更優渥的待遇與舒適的生活。在佛羅里達州的米拉瑪基地(Miramar Field)完成高級飛行訓練後,他幸運的被選中成為戰鬥機飛行員。 \t緊接著,賈維特又在米拉瑪與巴托(Bartow)接受P-40與P-51戰鬥機的飛行訓練。完訓後,他又擔任了一段時間的北美公司飛機試飛員,才被美國陸軍航空軍派往海外。身為美軍飛行員的賈維特表示,要等到他在邁阿密機場登上一架陸軍的C-54運輸機時,才知道自己是被派往中印緬戰區(China Burma India Theater)。 \t換言之,與第一代做為傭兵隊伍的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不同,第14航空軍的飛行員大多數不是自己選擇到中國戰場上來的。剛到中國時,賈維特被分發到的並非由中國與美國飛行員共組的中美空軍混合團,而是同樣隸屬於第14航空軍,但是純粹由美軍人員編成的第311戰鬥機大隊第530中隊。 \t在1944年8月派往成都以前,第311戰鬥機大隊已經在緬甸上空執行了許多場激烈的作戰任務。所以對於該隊老資格的飛行員而言,賈維特這些「菜鳥」並不是非常受到歡迎。一切有機會擊落日軍戰機成為王牌飛行員的好任務,都被老鳥們搶去飛了,因此賈維特只能參與無趣的鐵路打擊行動,讓他感到非常的苦悶。 \t因此在瞭解到中美空軍混合團內還有空缺後,他就與幾位第311戰鬥機大隊的「菜鳥」飛行員申請調換單位。賈維特的請求得到了第14航空軍的批准,於是他就進入了第5大隊第26中隊服務,並在那裡一直待到抗戰勝利為止。在5大隊,賈維特得以與不少來自國軍的飛行員打成一片。他對中華民國的認同,也因為這段與中國人同甘共苦的經驗而有顯著的提升。 \t賈維特表示,在中美空軍混合團成立以前,中國空軍可能因為還未走出早年遭到日軍零式戰鬥機擊潰的陰霾而表現的十分消極。尤其是1942年到1943年這段時間,中國戰場的對日空戰幾乎95%以上是由美軍單位負責,幾乎看不到國軍飛行員有任何的表現。因此,他認為中美空軍混合團的存在,從推動中華民國空軍重建的角度來看有巨大的價值。 \t透過與美軍飛行員並肩作戰,並且累積在空戰中擊落日軍飛機的經驗,中國空軍飛行員逐漸恢復了抗戰初期擁有的自信。更重要的一點,則是在於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將軍透過中美空軍混合團,將美式的指揮體系與作戰準則灌入了中華民國空軍之內。以此為基礎,中華民國得以在戰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擁有亞洲最現代化的一支戰術性空軍。 \t提到李繼賢與盧茂吟等自己熟悉的國軍戰友,賈維特稱讚他們都在美國接受過最現代的飛行訓練,在戰場上的表現十分傑出。不過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則是空軍官校第10期畢業,於第5大隊第29中隊擔任過分隊長的喬無遏將軍。喬無遏雖然並未到過美國受訓,但是由他親自帶領的僚機,沒有一個在任務中丟失過。曾經擔任過其僚機飛行員的賈維特表示,所有美國飛行員一致認為跟喬無遏(Freddie)出任務最安全。 \t最令賈維特難以忘懷的,是當年中美兩國飛行員完全超越了在國族、文化與語言上的隔閡,相處起來就如同親兄弟一樣的密切。他還記得跟著第26中隊駐防於湖南芷江的時候,隊上飛行員每個月會舉辦派對。假若這個月是由國軍飛行員舉辦,下一個月就會由美軍飛行員主辦。賈維特指出在灌下了中國飛行員敬的茅臺酒,也就是他們所俗稱的「白色閃電」後,沒有一個美國飛行員是不倒的。 \t 血幅不該縫在飛行夾克後方 \t透過這段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累積出來的情誼,台灣得以在1979年與美國斷交後持續維繫雙方的安全關係。這最主要的原因,在於許多曾在中美空軍混合團服務的美軍飛行員,到了冷戰期間不是本身在軍中擔任要職,就是在美國空軍或者空中國民兵(Air National Guard)內擁有巨大的影響力,並且在一片親共的浪潮中,挺身而出為中華民國發聲。 \t其中,來自第5大隊的中美飛行員向心力最高。在喬無遏將軍的積極奔走之下,他們組成了第5戰鬥機大隊協會(5th Fighter Group Association),專門維繫花蓮401戰鬥機聯隊與美國空軍的關係。賈維特也在喬無遏將軍的邀請下,加入了第5戰鬥機協會,並且多次造訪台灣。直到今天,他都還是中華民國在美國最堅定的支持者。 除介紹中美空軍混合團與台灣的特殊淵源外,賈維特也利用接受《中時新聞網》訪問的機會闢謠。他展示了自己保存了整整72年,並且在去年與馬英九見面時身上穿的A-2飛行夾克,然後指出由國民政府發放給美軍飛行員,用來在被擊落或者迫降敵後時尋求民眾幫助的血幅(Blood Chit),並不像一般人認知的那樣是縫在夾克的正後方。 \t賈維特表示,人們會有這樣的錯覺,完全是受到1942年由約翰韋恩(John Wayne)主演的電影《飛虎群英》(Flying Tigers)影響。他指出,美籍志願大隊,也就是第一代的飛虎隊確實喜歡將血幅縫在夾克背後,但這主要是因為他們的作戰區域大多位於緬甸、越南或者國民政府控制的大後方,並沒有在中國的淪陷區上空遭到擊落的風險存在。 \t等到第14航空軍成立後,盟軍開始強化對佔領區目標的空中打擊,血幅在中國戰場上的作用才真正被凸顯出來。不過,賈維特強調把色彩鮮豔,上面有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寫有「來華助戰洋人(美國),軍民一體救護」的血幅穿在夾克後方,非常容易使自己成為日本人攻擊的目標。所以為了提高生存率,大家更傾向於把血幅縫在夾克裡面。 \t幸運的是,當時的中國軍民無論黨派,都樂於對落難的美軍飛行員伸出援手。本身十分厭惡毛澤東的賈維特表示,對他們這些當時在中國戰場上戰鬥的美國飛行員而言,共產黨也是共同打擊日本的盟友。出於挽救飛行員生命以維持第14航空軍戰鬥士氣的目的,陳納德戰時與中共的合作在他看來完全是出於現實主義的考量而非意識形態的取向。 \t如此務實的態度,所有在中國上空遭到擊落,或者因機械故障而迫降的美軍飛行員只要能夠及時跳傘逃生,或者是在座機撞擊地面後生存下來,都能夠得到國人的救助返回後方。淪陷區的中國人,也往往因為幫助美軍飛行員而遭到日軍的報復。為此,陳納德還禁止所有從淪陷區返回的飛行員繼續出任務,以防止他們再度落難被俘虜後,供出先前幫助自己的中國軍民。 \t所以,賈維特認為中國軍民在敵後戰場救助美軍飛行員的事蹟可被視為兩國戰時合作的典範。他本人雖然沒有在空戰中被擊落過,但卻有不少中美空軍混合團的同袍有這樣的經驗。其中,服役於中美空軍混合團第3大隊第32中隊的克爾(Donald Kerr)中尉,就在1944年2月11日空襲香港啟德機場的任務中遭到擊落,並獲得中共領導下的東江縱隊救助而脫離險境。 \t提起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國人對盟國的貢獻,他還不忘敘述湖南民工協助擴建芷江機場跑道的壯舉。芷江機場的跑道原本只有3,300呎,可供P-40與P-51等戰鬥機降落,但是對於中美空軍混合團第1大隊裝備的B-25轟炸機而言卻太短。於是在1945年初,國軍動員了上千名的民工進行跑道的延長工作,以確保B-25能夠進駐芷江。 \t親眼目睹成千上萬的中國苦力,使用簡單的工具在短時間內就完成機場跑道的延長工作,賈維特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戰爭結束的數十年後,賈維特透過朋友的介紹,認識了一位在加州州立大學的華裔退休教授。這位教授告訴賈維特自己就是抗戰末期在芷江鋪設跑道的童工之一,當時他的年紀只有13歲。這件事情,讓賈維特直到現在都還深深覺得中國人了不起。 關注兩岸局勢發展 \t早在1979年中共與美國建交,並在鄧小平帶領下走上改革開放道路之際,賈維特就預料大陸將經歷劇烈改變。出於對中國的強烈情感,賈維特與他的夫人成為北京與華府「關係正常化」後首批造訪大陸的美國觀光客之一。那次賈維特是跟著旅行團進入大陸,他為了迴避政治上的敏感而沒有向北京方面透露自己曾在中美空軍混合團服務。 \t賈維特指出,自己當時對中國大陸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隨處可見腳踏車。為了表示此一印象的強烈,他還特別對《中時新聞網》講了腳踏車的英文Bicycle三次。結果過了將近40多年以後他再回到北京,大街小巷上行駛的卻已經都是汽車,完全看不到腳踏車的蹤跡。於是,賈維特又對《中時新聞網》強調汽車的英文Car三次。 \t由於中國的一切,都能吸引到賈維特強烈的興趣,因此他也於同一時期開始訪問台灣。當時的台灣,很顯然因為蔣經國成功推行了「十大建設」而有著繁榮的經濟與現代化的設施。因此,賈維特表示自己無法從硬體建設的角度去評價過去與今日的台灣存在著哪些差異。但是如果從政治民主化與社會多元化的角度出發,他則肯定台灣在過去40多年來取得的巨大成就。 \t誠如他在1979年的預料,無論是大陸還是台灣都經歷了許多驚人的改變。為此,賈維特表示自己始終是「交往與促變」政策的支持者。經過數十年來與美國還有台灣的交往,中國大陸已經逐漸接納,甚至於融入全球市場經濟的體系當中。他相信未來在太平洋與台灣海峽兩岸之間的更多交流,終將促使中國大陸在政治體系上的大規模改變。 \t為此,賈維特十分肯定馬英九前總統過去八年的努力。他表示,自己是在2013年11月到新竹參加中美空軍混合團成軍70週年的活動上,首次認識馬英九的。接著,他又獲邀到台灣,參加國防部為了慶祝抗戰勝利70週年,而於2015年7月4日在湖口舉行的戰力展示。戰力展示結束兩個星期後,他與馬英九又在洋基航空博物館的P-40戰鬥機前重逢。 \t提到飛虎隊對中華民國的貢獻,馬英九表示:「各位知道,在抗戰的時候,因為重慶遭遇大轟炸,幾千人就死亡了,在防空洞裡因為空氣不好,所以有很多人悶死。但自從飛虎隊來以後,再也沒有出現這種情況了。所以我常在想,如果飛虎隊不是那時候來,還不知道有多少個城市會因為轟炸的關係,有幾千人死亡。所以我們讀到歷史,還是非常感動。」 \t除了地緣戰略考量的現實因素外,中美兩國因在二戰期間共同對抗軸心國所累積下來的同志情誼,確實是當今美國對台安全承諾道義基礎的主要來源。而想要維繫此一道義基礎,首先台灣的政府必須要明確承認自己繼承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國民政府。由目前的情況來看,馬英九又是台灣所有的政治人物當中唯一瞭解此一道理者。這恐怕也是為什麼,他在擔任總統期間如此重視飛虎隊歷史的原因。

  • 青天白日照耀下的戰鷹周末

    青天白日照耀下的戰鷹周末

    \t今年,是民間團體紀念空軍迪克西聯隊(Commemorative Air Force Dixie Wing)第三度於亞特蘭大舉辦戰鷹周末(Warbird Weekend)活動,向當地民眾介紹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美國軍用航空史。值得注意的是,由於飛虎協會(Flying Tigers Association)選擇在亞特蘭大舉行成軍75週年的紀念活動,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也很難得的隨處可見於本年度的戰鷹周末活動上。 \t成立於1947年的飛虎協會,是由1941年到1942年在中國、緬甸、泰國與越南上空與日軍作戰的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即第一代「飛虎隊」(Flying Tigers)的空地勤人員所組成。儘管志願隊麾下所有的飛行員,還有大多數的地勤人員都是來自美國陸軍、海軍與陸戰隊的退除役軍人,但是該單位在編制上確實是隸屬於中華民國空軍的外籍傭兵大隊。 \t因此,美籍志願大隊使用的Hawk 81A-2戰斧式戰鬥機與P-40E戰鬥機的機翼上漆的,都是中華民國空軍的青天白日徽。所有志願隊的飛行員,也都領有由航空委員會發放,上有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寫有「來華助戰洋人(美國),軍民一體救護」字樣的血幅(Blood Chit),好讓他們在被擊落,或者因飛機發生意外而迫降荒郊野外時,能夠得到中國老百姓的救助。 \t更重要的是,蔣中正與宋美齡夫婦還贈送了一條上面寫有「蔣」字的圍巾給志願隊的所有人員,以凸顯他們與蔣家的特殊淵源。所以在飛虎協會舉行的年會活動中,還是隨處都可見到中華民國的符號存在。套一句美東南區空軍大鵬聯誼會會長喬為智先生的話,即便此次中華民國空軍沒有派出代表團出席活動,迪卡爾布桃樹機場(Dekalb Peachtree Airport)已隨處可見青天白日的符號。 \t為了向志願隊老兵致敬,主辦單位安排一架機翼上有青天白日徽,漆成志願隊王牌飛行員希爾(David Lee Hill)座機塗裝的P-40N到現場,與其他四架P-40組織精彩的編隊飛行表演。在志願隊老兵的衣服與T-shirt,乃至於參加重演活動的年輕人身穿的A-2飛行夾克上,也都可以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甚至有些重演玩家,還戴著中華民國空軍的軍帽出席了活動。 \t除飛機外,現場還有一輛二戰期間美軍使用的威利吉普車(WILLYS MB JEEP)被漆上了志願隊的塗裝。在這輛吉普車的正前方,同樣也有中華民國空軍與美國陸軍航空軍的標誌。從此次戰鷹周末呈現的畫面來看,中華民國領導對日抗戰的歷史事實,如今還是普遍獲得美國軍民的認可。此次活動對於中華民國空軍而言,當然也是一次爭取曝光的最好機會。 \t根據在現場當義工的大鵬聯誼會成員表示,有不少美國人主動到中華民國空軍的攤位上購買紀念品。許多美國友人試圖向空軍購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但是在得知國旗屬非賣品後,馬上露出失望的表情。還有一位年約15歲的美國男孩,可以憑藉著空軍帶往現場販售的畫作上,認出蔣中正、宋美齡與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等歷史人物,讓人感到非常訝異。 \t許多「飛虎隊」的後人,也紛紛前往中華民國空軍的攤位向遠從台灣而來的空軍參謀長范大維中將、駐華府空軍武官何振翔上校與前空軍官校校長田在勱中將握手致意。由此可見,中華民國與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凝結出來的戰友情誼,並沒有因為時空環境的差異而有所改變。而在飛虎協會的攤位上,也是天天都能看到上面寫有「814」字樣,由中華民國空軍贈送的紀念品手提袋。 \t考量到美籍志願大隊的歷史在美國已經廣為人知,此次空軍派出的代表在戰鷹周末舉行的兩場演說,都是以1943年到1945年之間的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事蹟為主。首先,中美空軍混合團雖然在編制上隸屬於美軍第14航空軍,但是卻有大量中國空地勤人員的參與,其所裝備的P-40、P-51與B-25等飛機上漆著的,也是中國空軍的青天白日徽。 \t其次,則是編入中美空軍混合團的第1轟炸機大隊、第3戰鬥機大隊與第5戰鬥機大隊,如今仍然以443聯隊、427聯隊與401聯隊的番號存在於台灣的中華民國空軍編制內。所以介紹中美空軍混合團的歷史,也是刻意凸顯當今國軍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傳承。事實上,陳納德當年力主建立中美空軍混合團的目的,就是要讓國民政府在戰後能夠擁有一個獨立自主又現代化的中華民國空軍。 \t來自美籍志願大隊與中美空軍混合團的老兵,也因此與當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有著最難以割捨的歷史淵源。伴隨著老一代的陸續凋零,中華民國政府與軍方應積極維持與「飛虎隊」後人的聯繫,確保台灣能夠藉由對抗戰話語權的掌握維繫與美國軍事交流的道義基礎。未來若能夠積極參與類似戰鷹周末之類的民間紀念活動,台灣也可持續在海外發出自己做為二戰中國傳承者的聲音。

  • 美駝峰飛行員:那些年我們為蔣公而戰

    美駝峰飛行員:那些年我們為蔣公而戰

    除了舉辦飛虎年會外,在本年度於亞特蘭大迪卡爾布桃樹機場(Dekalb Peachtree Airport)舉辦的第三度戰鷹周末(Warbird Weekend)上,紀念空軍邀請了四位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駕駛運輸機,為國民政府輸送戰略物資的駝峰飛行員出席活動,講解自己的戰時經驗。 駝峰飛行員不等同於「飛虎隊」 \t目前居住於路易斯安那州門羅(Monroe),專程趕赴亞特蘭大的駝峰飛行員協會(Hump Pilots Association)主席溫雅德(Jay Vinyard)在接受《中時新聞網》獨家專訪時,一再強調自己不是「飛虎隊」(Flying Tigers)。他指出,執行駝峰運輸任務的美軍飛行員均隸屬於美國陸軍航空軍的空運司令部(Air Transport Command),而不是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指揮的第14航空軍。 \t溫雅德表示,他剛到印度時的頂頭上司,即空運司令部印中聯隊(India-China Wing的司令)為哈丁(Thomas Hardin)上校,後來則由透納(William H. Turner)接任指揮。換言之,空運司令部印中聯隊從來就不隸屬於印度的第10航空軍或者是中國的第14航空軍,而是一支在指揮權上完全獨立的單位,所以與「飛虎隊」的這個外號完全無關。 \t在美國,狹義的「飛虎隊」指得是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而廣義的則包括了駐華航空特遣隊(China Air Task Force)與第14航空軍等其他陳納德在中國戰場上指揮過的美軍飛行單位。不過在海峽兩岸,「飛虎隊」卻被硬是等同為所有戰時服務於中國的美軍飛行員,讓溫雅德認為自己有再三澄清的必要。 \t接著,他表示駝峰飛行員雖然不全都是「飛虎隊」的隊員,但是卻與陳納德有密切的關係。原來,駝峰航線運往中國的物資當中,有75%都是運交給第14航空軍的燃料與彈藥。對此溫雅德表示,陳納德對駝峰空運異常關心,時常向空運司令部詢問自己需要的「禮物」何時能運抵中國。為了確保中國能持續抗戰,溫雅德指出駝峰飛行員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t他表示,根據官方提供的數據,從1942年到1945年這段時間總共有590架來自於空運司令部、第10航空軍、第14航空軍、第20航空軍與中國航空公司的飛機在飛越駝峰時墜毀。這590架飛機當中,又有81架直到今天都還沒有被尋獲。溫雅德強調,在這些飛行意外,總共造成了1,314死亡與345人失蹤。失蹤的345人當中,又有328人為美軍空運司令部的飛行人員。 \t由此可見,為了替戰時的中國輸血,駝峰飛行員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幸運的是,只要能夠在墜機的過程中生還,駝峰飛行員們都能夠得到印度、緬甸或者中國的民眾協助。溫雅德強調,總共有1,314名駝峰飛行員在飛機墜毀後返回基地。也因為駝峰航線位於偏遠的喜馬拉雅山地區,所以救助駝峰飛行員的許多是定居在中印緬三國邊境的原始部落居民。 當時在駝峰航線上執行運補任務的,除了空運司令部外,也還有中國航空公司的飛機。一般的情況下,是由空運司令部運送由美國的軍援物資,然後由中國航空公司輸送國民政府自行向海外採購的物資。而無論是第10航空軍、第14航空軍與第20航空軍,也會在必要的時候派出自己的運輸機飛越駝峰執行運補任務。 也因為哪怕是戰鬥機與轟炸機單位,也都需要經由駝峰航線飛往中國,因此廣義來看,所有駐華的盟軍飛行員,都是駝峰飛行員。換言之,如果第14航空軍是廣義的「飛虎隊」的話,那麼駝峰飛行員確實是包括了「飛虎隊」,但是卻又不盡然通通等同於「飛虎隊」。在這樣的情況下,兩岸許多民眾將駝峰飛行員與「飛虎隊」混為一談,自然也是情有可原的。 兩岸的駝峰話語權之爭 所以,1947年成立的駝峰飛行員協會會員當中,也理所當然的包括了來自台灣,戰時隸屬於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的國軍飛行員。只不過,由於曾參與駝峰運補任務的中國航空公司在1949年叛變投共的原因,中共得以在宣告改革開放後,利用留在大陸的民航飛行員組成北京航空聯誼會對美方實施統戰。 幸運的是,80年代台灣還有不少參加過抗戰的老一代空軍飛行員存在。他們在先後擔任過美空軍混合團參謀長,中華民國駐大韓民國大使與總統府戰略顧問等要職的羅英德將軍帶領下,組織了中華民國空軍退役人員協會,專門同二戰期間在中國服務的美國陸軍航空軍退伍軍人團體打交道。這些團體當中,也包括了駝峰飛行員協會。 溫雅德表示,自己曾經在1985年與1986年兩次隨駝峰飛行員協會訪問過台灣。他還記得兩次訪台時,都是由空軍出身的前駐美代表夏公權將軍負責接待。而在1985年第一次造訪台灣之際,駝峰飛行員協會還特地造訪中正紀念堂,向領導對日抗戰的蔣中正先生致敬。當時代表駝峰飛行員獻花圈的,就是溫雅德老先生。 曾經來回飛行駝峰航線174次,執行過87次任務的溫雅德指出,他個人在戰時還只是位小小的飛行員,並沒有實際接觸過蔣中正委員長,所以無法對這位歷史人物做出什麼評價。不過當提到到底對日抗戰是由誰領導一事,溫雅德則毫無保留的表示,蔣中正是當年他們唯一前往中印緬戰區參戰的原因。畢竟讓國民政府持續支撐於戰場上,就是羅斯福總統交待給駝峰飛行員的任務。 老人家表示,假若當時國民政府突然垮台,或者宣佈與日本和談的話,中國戰場上的日軍就可以通通被挪用去進攻澳洲與印度。最後的結果,就是導致日軍得以將攻勢推展到中東,與納粹德國的軍隊會師後進攻蘇聯。一旦真的發生這種狀況,整個美國「先歐後亞」戰略就會走向崩盤,第二次世界大戰也就沒有打下去的意義了。 考量到與蔣中正的這段情誼,外加中華民國空軍退役人員協會的外交運作成功,起初駝峰飛行員協會與台灣關係較為密切。1986年9月,駝峰飛行員協會於阿肯薩州的小岩城舉行年會,同時邀請兩岸派出代表參加活動。結果中共駐休士頓領事林崇斐,居然在沒有獲得邀請的情況下帶了面五星紅旗闖入會場,要求取代原來掛在門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 如此荒腔走板的請求,理所當然的為溫雅德所拒絕。當然,對於由投共的前中國航空公司飛行員吳子丹,還有前中美空軍混合團飛行員邢海帆代表北京航空聯誼會致贈的錦旗,駝峰飛行員協會還是選擇收下。整體而言,駝峰飛行員協會的立場還是歡迎兩岸的代表共同與會,但是卻仍然堅持中華民國在這段歷史中扮演的特殊地位,決不動搖。 只是隨著中美空軍混合團老一代的快速凋零,在台灣還有飛過駝峰航線的老飛官越來越少,大陸對這段歷史話語權的掌握力道也越來越強。這種趨勢,伴隨著台灣推行「本土化」與「去中國化」路線,不再紀念對日抗戰的歷史而越演越烈。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中華民國政府沒有邀請「飛虎隊」或者駝峰飛行員訪台。 馬英九執政後,台灣出於對美關係的重視,開始重新提及這段歷史,但是卻也只能著力於推廣美籍志願隊,還有中美混合團兩支與國府空軍較有淵源的單位。已經沒有任何中美空軍混合團成員參與的駝峰飛行員協會,並沒有出現在國軍去年為了紀念對日抗戰70周年,舉辦的湖口戰力展示的邀請名單上。為此,對台灣有著強烈情感的溫雅德表示自己其實相當難過。 在台灣不重視的情況下,駝峰飛行員協會也只能強化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交流。溫雅德表示,自己從2004年開始,前後造訪了中國大陸五次。光是在2015年,他就訪問了大陸兩次,而且還出席了9月3日在天安門廣場前舉行的閱兵儀式。他指出,過去到北京的時候,由於空氣汙染的原因,他們就連半英里外的地方都看不到。 然而在閱兵前三天,中共對北京商家進行了大規模的清場,讓他們這些美國貴賓一時之間可以看到25英里外,包括萬里長城在內的所有地標。如此高的辦事效率,令溫雅德嘖嘖稱奇。不過相對於平常空氣汙染的北京,溫雅德表示自己最喜歡的其實還是乾淨又沒有汙染的昆明。更重要的是,昆明也是戰時他最常造訪的中國城市。 身為飛行員,跟著1337空軍基地單位駐紮於印度蘇克瑞汀(Sookerating)基地的溫雅德表示自己與中國人實際接觸的機會其實不多。但是每當他載著物資飛抵昆明巫家壩機場的時候,都會看到中國的勞工爬上自己的C-46運輸機裝卸物資。溫雅達指出這些中國人看到自己的第一個動作,往往是比個大拇指大叫一聲「頂好」(Ding Hao),可見當年中美軍民累積的感情相當深厚。 \t相比起中國,日本就比較令溫雅德不敢恭維。溫雅德指出,在戰爭剛剛結束的時候他曾一度發誓自己這輩子不買日本貨。會發此一毒誓的原因,是在於他在戰時看了許多美國政府撥放的宣傳片,瞭解到日本對待中國人民的手段十分殘暴。只是這個毒誓,終究還是在2007年被打破,因為他在那年購入了一輛日本生產的豐田(Toyota)汽車。 \t他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如今已經結束70年了,無論是美國人、中國人還是日本人,都應該平心靜氣的發展友好關係。兩岸政府為了爭取「飛虎隊」與駝峰航線話語權而彼此搞小動作的舉動,看在這些美國友人眼中實在也是毫無意義。對於溫雅德等駝峰飛行員而言,他們希望同時能與大陸還有台灣交朋友。所以若中華民國政府能邀請他訪台一起紀念抗戰,當然是件求之不得的好事。

  • 陸光新城的飛虎英雄

    陸光新城的飛虎英雄

    \t如果從名字上來看,位於桃園市龜山區的陸光新城似乎是一個以陸軍為主的眷村改建國宅,很難想像裡面居然還有許多參加過中華民國空軍的榮民先進存在。只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這座眷村裡面,居然還有一位參加過中美空軍混合團第5戰鬥機大隊的飛行員閻迺斌教官,還有曾經替美籍志願大隊修過飛機的技工劉善榮先生兩位身份極為特殊的住戶。 \t陸光新城原來為陸光二村,於2000年改建為今日的眷村國宅。九年前,來自桃園大園與南區的空軍眷村被併入陸光新城,因而有大批空軍前輩入住此地。 在村長聶哲淵的協助下,《中時新聞網》於8月14日「空軍節」79周年之際前往陸光新村,對這兩位曾親身經歷過「飛虎隊」歷史,但是卻住在陸軍眷村內的中華民國空軍前輩。 被遺忘的5大隊空戰英雄 \t閻迺斌民國10年出生於河南省新蔡縣的一個大家族內,由於個性十分低調的原因,很多人並不知道有這麼一位飛虎英雄還住在桃園。自幼家境富裕的閻迺斌,如同許多那個時代的知識青年一樣,在對日抗戰全面爆發後報考陸軍軍官學校。他先進入位於西安的陸軍官校第7分校第15期步兵科受訓,後因成績優秀而被保送成為空軍官校第14期的飛行生。 \t當時校址位於昆明的空軍官校,出於國內缺乏航空燃料的考量,安排所有學生前往印度臘河接受初級飛行訓練。等到學生具備放單飛的能力後,再前往美國本土受訓。在美國,一切的訓練都要重頭開始。他們先是在亞利桑那州的威廉斯基地(Williams Field)上課,然後再到雷鳥基地(Thunder Bird Field)初級飛行學校飛PT-17教練機。 \t接著,他們又被送到馬拉納基地(Marana)學習駕駛BT-13中級教練機。通過中級飛行訓練的學生,則會被分派到戰鬥組與轟炸組,前者到路克基地(Luke Field),後者則前往威廉斯基地(Williams Field)接受高級飛行訓練。有幸被分配到戰鬥組的閻迺斌,則在路克基地學會了如何駕駛AT-6高級教練機與P-40戰鬥機。 \t在美國完成了最專業的飛行訓練後,閻迺斌就跟著其他完成高級飛行訓練的第14期同學一起返回印度,在戰後被劃入巴基斯坦的卡拉奇(Karachi)接受編隊與作戰訓練。待通過一切考核,他們一行人便駕駛P-40戰鬥機經由駝峰航線回國參加抗戰。閻迺斌被分配到了湖南芷江,加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5大隊第26中隊。 \t老先生表示,他回國的時候日本陸軍航空隊在中國戰場上已經失去制空權。在這樣的情況下,閻迺斌他們從事的大多是對地攻擊任務。不過,由於駐防於雲南的美軍第14航空軍第308轟炸機大隊,時常會經過芷江上空飛往武漢實施空襲任務,因此第5戰鬥機被選中固定替他們的B-24解放者式轟炸機護航。閻迺斌表示,他也駕駛P-40戰鬥機掩護了幾次B-24轟炸機。 \t也因為在第5大隊的保護下,第308轟炸機大隊的B-24從來沒有遭到日軍騷擾過,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還頒發「總統單位嘉獎章」(Presidential Unit Citation)給他們。提到這段光榮驕傲的往事,閻迺斌表示第5大隊的飛行員想要去任何地方,美軍都會以運輸機優先運送。對此,老先生回憶道:「美國人其實是比中國人還有人情味的。」 幫飛虎隊維修飛機的機械士 \t另外一位住在陸光新城的空軍前輩劉善榮,因為曾在空軍的巫毒中隊與黑貓中隊擔任士官長的原因,在航空迷與軍事迷的知名度較高。只是大多數的人並不知道,劉善榮早年在大陸的時候,也曾經為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也就是第一代的「飛虎隊」維修過飛機。而過去所有探討「飛虎隊」的書籍,無論是英文還是中文,很少有將國軍地勤人員視角納入的。 \t劉善榮前輩於1922年出生於上海,在家裡四個兄弟中排行老三。他的父親在1932年日軍發動「一二八事變」,入侵上海時因病逝世。1937年,也就是在劉善榮16歲那一年,他又因為淞滬會戰爆發的原因,跟著大哥離家到一個生產柴油引擎的工廠當學徒。那年10月,也就是上海即將淪陷前的一個月,他又跟著考取中央飛機製造廠的大哥一起遷移到湖北武昌。 \t隨著武漢戰況日益吃緊,劉善榮兄弟又跟著中央飛機製造廠遷到湖南省的辰奚。在那裡,他考入漢陽兵工廠的機關槍生產廠,負責生產30節水冷式機關槍。他表示,漢陽兵工廠的待遇極差,每天工作八個小時,一個小時只能夠領到八角法幣的薪水而已。更誇張的是,他們幾乎每天都要加班工作12個小時。哪怕一整天都不休息,一個月的工資也才36塊法幣而已,根本就是血汗工廠。 \t待了10個月後,劉善榮就因為吃不消漢陽兵工廠的待遇,而有換工作的打算。恰巧當時航空委員會正在招考技工,於是他就抱著碰運氣的心態前往報考。沒有想到一考就被錄取,於是劉善榮就從1940年11月1日起正式進入中華民國空軍服務。他表示,剛進航空委員會的時候要先接受一個月的試用期。這段時間劉善榮所領的,是三等三級機械士的待遇。 \t等到一個月的試用期結束,他就成為三等二級機械士。劉善榮指出,當時空軍技工從三等六級到一等一級,總共三等18級,平均每晉升一級,薪水就加五塊錢法幣。據他回憶,三等二級機械士每個月領45塊法幣,而且還有10塊錢的戰士津貼與六塊錢的伙食費。全部加起來,劉善榮一天只需要上八小時班,就可以每個月領61塊法幣,待遇比過去在漢陽兵工廠的時候好上太多了。 \t剛開始,劉善榮先是在湖南芷江的第2飛機修理工廠服務,先是負責修理飛機零件,然後再從事儀電與發動機修理的相關工作。一年後,他被調到雲南昆明五里多的第4飛機修理工廠,接受空軍第5路司令王叔銘將軍的指揮。劉善榮還記得他剛到昆明的時候,修理的還是蘇聯製的I-15與I-16系列戰鬥機,或者SB-2轟炸機。 \t那段時間,日本陸軍航空隊常常從越南河內派遣九九式雙引擎爆擊機空襲昆明。日軍會在早上九點、下午兩點與晚上七點時發動攻擊。尤其是晚上的攻擊最讓劉善榮印象深刻,因為有不少日本人收買的漢奸,會往天空打信號彈為日軍轟炸機指引方向。後來為了干擾日軍的轟炸,劉善榮他們也被動員到空曠地帶向空中打信號彈。 \t老先生永遠不會忘記,在日軍疲勞轟炸之下,昆明市民死傷慘重的狀況。不過這一切,在美籍志願大隊第1與第2中隊的Hawk81A-2,也就是P-40B戰斧式驅逐機的外銷型在12月18日進入昆明後有所改變。12月20日,志願隊第1中隊與第2中隊在昆明上空與來襲的10架九九式雙引擎爆擊機發生空戰。他們在毫無損失的情況下擊落日軍六架轟炸機,創下了成軍以來的首次勝利。 \t自此以後,日軍轟炸機再也沒有對昆明進行過轟炸。昆明老百姓出於對志願隊的感恩,而賦予了他們「飛虎隊」的外號。有鑑於志願隊在保衛大後方,尤其是滇緬公路的重要角色,劉善榮表示他們的工作也相當吃重。好在志願隊獲得了航空委員會的全力支持,Hawk81A-2所需要的一切零件,在第4飛機修理工廠的倉庫裡面都可以拿到。 \t當時志願隊的主戰場在緬甸,不過在戰鬥中受傷的飛機都會被送到昆明的修理廠給國軍修理。劉善榮表示,從Hawk81A-2機身上佈滿的彈孔,他們完全可以體會到緬甸上空作戰的激烈。而面對佈滿彈孔的表皮,他們通常是直接換一個新的裝上去。他指出,美國的飛機在設計上比蘇聯的要進步很多,壞了的零件隨時可以換。至於蘇聯的飛機,很多時候還要改變外型才能夠換上新的零件。 \t雖然對陳納德十分敬佩,但是劉善榮表示這段時間他並沒有見到過這位「飛虎將軍」。倒是他們在把修好的Hawk81A-2用拖車運送到巫家壩機場的時候,曾經看到過在那裡視察的王叔銘將軍。他表示,志願隊人員居住的第2招待所就在他們的工廠旁邊,雙方時常交流,互動的非常不錯。對於自己能夠參與「飛虎隊」這段歷史,他覺得非常光榮。

  • 飛虎隊年會 中華民國不缺席

    飛虎隊年會 中華民國不缺席

    \t美東南區空軍大鵬聯誼會會長喬為智先生,在接受《中時新聞網》獨家專訪時表示,中華民國不會在即將於今年9月24日與25日於亞特蘭大迪卡爾布桃樹機場(Dekalb Peachtree Airport)舉辦的飛虎隊75週年活動中缺席。 成立於1994年的美東南區空軍大鵬聯誼會,由旅居美國東南部的中華民國空軍退役軍人組成,主要活動地點為亞特蘭大。分散於全美各地的空軍大鵬聯誼會(Chinese Air Force Association)屬於榮光聯誼會的一部份。除了退伍軍人的聯誼外,榮光會也配合台灣的退輔會從事鞏固僑心與推廣國民外交的工作。伴隨著老一代的凋零,大鵬聯誼會的任務已逐漸由像喬為智這樣的第二代接手。 光榮的家族傳統 \t於今年接任美東南區大鵬聯誼會會長一職的喬為智,父親便是中美空軍混合團第5戰鬥機大隊29中隊空戰英雄喬無遏將軍。自1979年中美斷交以來,移居美國的喬無遏將軍便積極以戰時與美軍並肩作戰累積而來的情誼,積極以二軌管道推動雙方的軍事合作與民間外交關係。喬無遏甚至還成為第14航空軍協會(14th Air Force Association)成立以來,唯一具有中華民國背景的副會長。 \t喬為智過去曾服務於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他的兒子喬寶靖也跟隨美軍陸戰隊參加過伊拉克戰爭,祖孫三代都曾為自由世界拋頭顱灑熱血。因此,能夠接下由父親參與創建的美東南區大鵬聯誼會會長職務,看在喬為智眼中無疑是承接了一段光榮的家族傳統。深化中美兩國的傳統友誼與相互瞭解,維繫亞特蘭大僑團的團結與和諧,自然也就成為他所不可推卸的使命。 憶及父親那一代國軍抗戰先進們的愛國熱誠,喬為智感嘆道:「過去的10年來,不少空軍前輩陸續歸隊,他們在職時捍衛了領空,卸任後在中華民國最需要他們時,仍然擔任了國民外交的先鋒。在他們陸續歸隊後,做為空軍子弟,自然的接下他們未完成的任務,所以會更努力的建立和美國民間組織、地方政府與民意代表的橋樑。」 在僑界推廣抗戰史 \t而在向美國社會推廣中華民國的概念以前,大鵬聯誼會首先要讓華僑子弟不要忘記自己的根。從喬為智接任會長一職開始,美東南區大鵬聯誼會便積極配合當時的馬英九政府舉辦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的活動。由於僑務委員會提供的經費十分有限,喬為智表示去年的抗戰勝利70週年圖片展完全是靠亞特蘭大僑胞自行籌款募款才得以舉辦成功。 \t令他印象最深刻之處,是中共的影響力無所不在。中共駐休士頓總領事館曾經與亞特蘭大僑界接觸,表示願意全額支付舉辦抗戰圖片展的費用。對於此一誘人的提議,喬為智等僑胞以一旦中共的勢力介入就不能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為由直接拒絕了。喬為智表示,抗日戰爭是所有在美華人記憶的一部份,因此即便中華民國政府一毛錢都不給,他們也不會為了錢出賣歷史的真相。 \t除舉辦抗戰圖片展外,喬為智也以喬無遏將軍的名義,出資支持由中華文化總會與視納華仁文化傳播公司合拍的紀錄片《沖天》在亞特蘭大上映。喬為智表示,喬無遏雖然在《沖天》拍攝以前就已經過世,但是紀錄片中訪問到的許多人都是父親生前的長官、袍澤與部屬,也是自己耳熟能詳的人物。所以為了感謝僑界對自己父母的照顧,他決定出面贊助《沖天》在亞特蘭大的撥放。 \t這個星期天,為了迎接八一四空軍節79週年,喬為智特別邀請寫有《中國空軍抗戰記憶》,在海峽兩岸都享有盛名的朱力揚到亞特蘭大演講。提到自己砸錢辦活動的宗旨,喬為智表示:「我辦活動不願意湊人數,而是以活動項目來吸引人,若只有什麼20人參加,我也不在乎,在乎的是來的人都能從活動中得到過去所沒有的,不知道的。」 讓美國人瞭解中國的貢獻 \t喬為智與其他固守華人社區的僑領最大不同之處,是在於他繼承了喬無遏將軍外向的性格,不懼怕與洋人交朋友。比方說此次舉辦飛虎隊75週年的團體紀念空軍迪克西聯隊(Commemorative Air Force Dixie Wing),就是喬為智多年來打交道的對象。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位來自台灣或者大陸的僑領,能如喬為智一般與政治立場保守的紀念空軍打成一片。 \t他指出:「Commemorative Air Force是個民間組織,個人認為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將中美雙方民間志同道合的人士結合起來,共同紀念飛虎隊在我們最艱苦時期來華助戰的道德勇氣。同時,做為中國人及華裔美國人,我們的犧牲奉獻往往在美國被遺忘忽略,這也是個很重要的機會,讓我們呈現美國歷史所欠缺的部分。」 \t提到飛虎隊,美國人首先聯想到的,往往是完全由美籍空地勤人員組成,做為中華民國空軍雇傭兵形式存在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對於有中國人參與的中美空軍混合團,他們則顯得十分陌生。喬為智表示,志願隊的存在類似於法國的外籍兵團(Foreign Legion),而不論這些傭兵的出發點是什麼,他們對中國抗戰的貢獻都不能遺忘。 \t只是他認為,混合團的貢獻在美國社會是同樣不該被抹煞掉的。所以這次在亞特蘭大的飛虎年會,雖然是以紀念志願隊為主,但是喬為智仍希望利用機會將中美混合團的事蹟傳達給世人。對於有許多人認為只有志願隊可以被稱為飛虎對這件事情,喬為智則強調:「志願隊和混合團都是陳納德將軍指揮的,若說陳納德是飛虎將軍,混合團也可以算是飛虎隊的延續。」 \t身為中華民國的支持者,喬為智表示無論台灣是哪一個政黨執政,他都願意協助國軍拓展與美國軍方的文化與歷史交流。他驕傲的表示,自己的父親一輩子都是中國國民黨的忠貞黨員,但是卻也沒有因為陳水扁執政而停止在外交上為台灣打拼。所以只要台灣有興趣,他也願意全力配合與支援政府與軍方參加今年的飛虎年會。 \t去年11月,在喬為智的穿針引線下,時任中華民國空軍副司令的劉守仁中將便帶領了一個代表團訪問美國空軍第23戰鬥機聯隊。在沒有正式邦交的情況下,中華民國空軍代表團成員只能穿西裝進入喬治亞州的穆迪空軍基地(Moody Air Force Base)。然而,中華民國空軍的現役軍人能與美國空軍現役的A-10攻擊機合照,在外交上仍是一個巨大的突破。 \t美國空軍願意如此破例的讓國軍代表團進入穆迪空軍基地訪問,也是在於第23戰鬥機聯隊的前身第23戰鬥機大隊,就是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在歷史傳承上的直接繼承人。從軍事交流的意義上來看,無論美國在外交上承認的「中國」是哪一個,都無法讓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取代中華民國空軍在第23戰鬥機大隊建軍史上的特殊地位。 \t有趣的是,喬無遏將軍在芷江擔任第5大隊第29中隊分隊長時,由於也曾指揮過派駐於該基地的第23戰鬥機大隊75中隊分遣隊,因此也被美國空軍視為這段歷史的見證人。他在2011年11月11日,接受時任第23戰鬥機聯隊長湯普遜(William Thompson)邀請,前往佛羅里達州麥克戴爾空軍基地(MacDill Air Force Base)參加飛虎年會。 \t如今,喬無遏將軍雖然已經過世,但是喬為智卻仍能透過父親的關係維繫與第23戰鬥機聯隊的關係,並拓展國軍與美軍的軍事交流。由此可見,飛虎隊在延續美國與中華民國的軍事安全合作上仍扮演著十分特殊的角色。喬為智告訴《中時新聞網》:「這也是我想能在今年的飛虎紀念會上傳達給美國人,希望紀念空軍與國防部能從歷史資料能給予協助。」 \t當然,喬為智也不否認這段特殊的歷史淵源,可能因為中共總體國力的提升與台灣政府的自廢武功而遭遇到極大的挑戰。他表示:「抗戰的歷史,海峽左岸選擇虛構,右岸選擇忘記。北京與台北政府的事我無法著力,但這段歷史是全球歷史的一部分,做為美籍華人,這是我的責任傳承下去,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國人是如何在資源匱乏,裝備不足的環境下對抗日本侵略的。」 \t即便蔡英文政府把這段過去視為「與台灣無關的外國史」,喬為智表示他也不會放棄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紀念對日抗戰。他同時也歡迎大陸民間友人與大鵬聯誼會一起投入今年的飛虎年會。畢竟撇開黨派立場不說,這段歷史本來就屬於全體中國人的。喬為智指出:「我個人希望大陸人士也能參加,真理在正義的一方,北京想要虛構歷史,美國人會同意嗎?」

  • 零式戰機22型重返日本天空

    零式戰機22型重返日本天空

    \t做為二戰日本最具代表性的飛機,三菱公司生產的零式戰鬥機於1月27日於九州鹿屋航空基地上空成功試飛。據《美聯社》報導,經過航空迷修復的零式戰鬥機,戰後已經有多次在日本領空進行飛行表演的經驗。不過,這卻是自1945年8月太平洋戰爭結束以來,首次出現零式戰鬥機22型在日本領空翱翔的畫面。 \t這架零式戰鬥機22型的殘骸,最早是於70年代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叢林內所發現。經過修復以後,這架飛機原本是由為一位美國航空迷所收藏,直到去年9月才為日本生意人石塚政秀所購入。在接受《美聯社》訪問時,石塚表示他願意花大錢買下這架飛機的原因,是希望能夠讓老一代的人回想起過去的記憶,也讓年輕人更加瞭解零式戰鬥機。\t \t雖然每個日本人對於零式戰鬥機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石塚認為藉由展示零式戰鬥機,可以讓現代人更加瞭解日本在航空科技發展上的成就。然而,除了展示日本的科技進步外,零式戰鬥機帶給日本人的同樣也包括了戰爭的慘痛記憶。事實上,27日當天被用來試飛零式戰鬥機的鹿屋飛行場,在太平洋戰爭末期就是神風特攻隊的基地。 \t包括零式戰鬥機22型在內的各種零式戰鬥機,到了戰爭末期都被日本海軍航空隊動員起來,投入針對美國海軍艦隊實施「一機換一艦」的自殺攻擊。此一作戰方式,造成了大量原本可以在戰後推動日本復興的青年才俊犧牲,但是最終卻還是沒能阻止美軍的攻勢與日本戰敗的命運。至於曾經遭受日本侵略毒害的亞洲周邊國家,看待這款戰鬥機的情緒則更為複雜。 \t具備長途飛行航程的零式戰鬥機,不只曾經參與了珍珠港與馬尼拉的攻擊行動,開啟了太平洋戰爭的序幕,同時也曾經在空戰中重創中華民國空軍。零式戰鬥機22型的前身,零式戰鬥機11型是首款投入空中作戰的零式戰鬥機,其任務是由漢口起飛,掩護日軍轟炸機空襲國民政府的戰時首都重慶,而他們所遭遇的第一個對手,就是當時仍然駕駛俄製I-15與I-16驅逐機的中華民國空軍。 \t在那場發生於1940年9月13日,史稱為碧山空戰的戰鬥中,中華民國空軍因為俄製戰鬥機性能比不上零式戰鬥機的原因而戰死了十位飛行員。不過風水輪流轉,參與過碧山空戰的國軍飛行員徐華江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編入了陳納德將軍提倡成立的中美空軍混合團第3大隊第7中隊,並且於1944年3月4日駕駛著P-40戰鬥機空襲了有零式戰鬥機駐紮的海南島瓊山機場。 \t徐華江估計,在那一次的戰鬥中,國軍與美軍共擊落了十四架到十五架包括零式戰鬥機在內的日軍戰鬥機與轟炸機,替在碧山空戰犧牲的烈士們報了一箭之仇。不過,隸屬於日本海軍的零式戰鬥機,由於在珍珠港事變爆發前夕就幾乎全部被調往太平洋戰場的原因,海南島空襲行動成為了國軍飛行員少有與零式戰鬥機交手的機會。 \t因此,在太平洋戰場上活動的美國海軍航空隊,自然也就成為了零式戰鬥機最常遭遇到的敵人。1942年6月的中途島戰役之後,隨著有戰鬥經驗的日本飛行員在戰場上的大量損失,日本海軍已經難以依靠零式戰鬥機挽回戰爭的局勢。尤其是在1944年6月的馬里亞納海戰的時候,零式戰鬥機更是大量的在空戰中為美軍的F6F地獄貓與F4U海盜戰鬥機所擊落。 \t那段時間,零式戰鬥機甚至被美軍飛行員戲稱為「火雞」(Mariana Turkey Shoot),所謂零戰的神話也就此一去不復返。有趣的是,這一次石塚聘請駕駛零式戰鬥機22型在日本上空完成首次試飛的飛行員,居然是美國空軍的退役飛官霍姆(Skim Holm)。在石塚入手以前,該機也曾經參加過2001年電影【珍珠港】(Pearl Harbor)的拍攝工作。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中國時報)

  • 三風台灣小麥燒 好滋味

    三風台灣小麥燒 好滋味

     農曆春節將近,家家戶戶都在準備實用的年節賀禮,三風食品公司為支持在地文化,促進地方產業經濟繁榮,推出以台灣小麥為原料的產品「台灣小麥燒」,祭出買10送2的優惠活動,尚未採買年貨的民眾,可邀集親朋好友一起團購。  「研發台灣小麥燒的靈感來自於以小麥、葵花籽、南瓜籽、杏仁片、海苔所混合而成的台灣傳統爆米香。」三風食品負責人林昭榮表示,台中大雅區當地麥農在栽種小麥過程中沒有噴灑任何農藥與化學肥料,為維持小麥品質穩定,也為地方產業貢獻一份心力,特別以高於市價嚴選當地麥農契作的小麥來當材料,在製作過程中也加添各類堅果,提供消費者自然、新鮮及健康的商品。  在台中發跡的三風食品成立迄今已有30年的歷史,林昭榮率先帶動地方的發展,未來將持續致力發展自有品牌,推廣台灣在地優良農產品,預計2015年推出8款全新的優良農產麵食。年節商品團購請洽官網(www.shanfeng.com.tw)或搜尋「三風麵館」。

  • 混障綜藝團培英演出 師生感動

    新竹救國團今(22)日舉辦「心有愛.行無礙─走向生命向陽處」生命教育活動,邀請「混障綜藝團」至竹市培英國中演出,藉由身障人士的才藝表演及分享生命故事,帶給師生們難忘且感動的生命教育。 培英國中校長丁淑觀表示,該校也有身障學生,9年級學生劉育瑋本月初獲103年全國身心障礙運動會800及1500公尺雙面金牌,全校師生為之鼓舞。如今看到了視障團員看不到樂譜,卻能演奏動聽樂符;肢障不良於行,卻能跳出優美舞步,相信孩子們看了「混障綜藝團」演出可以從中得到啟發,學習正向思考並且自我激勵。 「混障綜藝團」由重度殘障的金鐘廣播節目主持人劉銘於民國94年成立,由聽障、視障、語障、肢障、脊髓損傷、腦麻甚至罕見疾病病患等「混合不同障別」所組成的表演團體,該團成立10年來,在救國團及企業贊助合作下,每年到各縣市學校、監獄、軍隊、身障機構、企業團體演出。

  • 混合五金廢料訂非有害 環團:應正面表列

    環保署去年底預告,擬將12項混合五金廢料,自有害事業廢棄物名單中「移出」,引發環團撻伐。環團於今天召開的公聽會中指出,政府想要扶植資源再生產業的用心值得肯定,但12項分類實在太粗略,環保署應立即召開專家會議,針對金屬含量高、高單價零件正面表列,開放專案進口,才能創造產業與環保雙贏。 環保署去年9月預告《有害事業廢棄物認定標準》,擬將廢電線電纜、廢電腦等部分混合五金廢料自現行有害事業廢棄物中移出,引發環團疾呼:「別讓台灣成為世界級廢五金垃圾場!」

  • 中美混合團 奠定空軍基石

     由飛虎將軍陳納德提議創設的中美混合團當年一再給予日軍沉重的打擊,讓空軍重新掌握制空權,居功厥偉。本國籍成員日後更成為空軍骨幹,奠定了中華民國現代空軍的基石。  飛虎隊於1941年成立,正式名稱為美國志願大隊,由陳納德將軍負責;1943年5月,陳納德提出具體的中美混合組織構想,代號「蓮花」,由戴維森准將(Brig.Howard Davidson)指揮。同年10月1日,「中美混合團」在印度馬里爾(Malir)成立,隸屬於14航空隊指揮體系。  編制上,團部設有美籍司令1人,中方副司令1人,在團部之下有3個大隊,分別為第1、3、5大隊,其中第1大隊為中型轟炸機大隊,使用B-25轟炸機,下轄第1、2、3、4中隊;第3、5大隊均為戰鬥機大隊,先後使用P-40及P-51戰鬥機,第3大隊下轄第7、8、28、32中隊,第5大隊下轄第17、26、27、29中隊。  中美混合團成立之初,主要由美籍飛行員擔任主官(大隊長以上)職務,每1個戰鬥機中隊則編配中、美各1位中隊長。混合團中本國籍飛行員的來源有兩種,一為在抗戰初期便投入的資深飛行員,為空軍官校11期(含)之前的畢業生,以及早期各省自行建立的空軍部隊;另一為空軍官校12至16期的畢業生,於國內及印度進行基礎訓練後,隨即赴美接受完整的飛行訓練,返國後便成為主力成員。  美籍隊員則主要由當時的美國部隊中指派而來,其中先後擔任第3大隊大隊長的瑞德(William Reed)及布萊特(J. Gilpin Bright),都是早期美國志願隊的老飛虎成員,戰鬥經驗豐富。  中美混合團的主要任務在協助地面部隊對日作戰,打擊敵人的交通補給線,並爭取空中優勢,其中最為人所熟知的包括1943年11月25日空襲日軍駐新竹基地、1944年3月4日奇襲海南島及同年7月三度襲擊日軍所佔領的白螺磯機場等任務,其他先後參加的重要戰役有常德會戰、粵南掃蕩戰、中原會戰、第4次長沙會戰、桂柳會戰、豫西鄂北會戰及湘西會戰,一再給予日軍沉重的打擊,讓中華民國空軍重新掌握本土的制空權。  除了抗戰時期光榮的戰績外,中美混合團的成員更成為日後中華民國空軍的骨幹,其中不少人晉升到上校以上的領導階層,更有榮升空軍總司令者。他們充分發揮在混合團期間所得到的知識與經驗,奠定了中華民國現代空軍的基石。1021123

  • 「中美混合團」特展開幕 鯊魚頭戰機吸睛

    二次大戰期間,中美兩國飛行部隊合組「中美空軍混合團」,由「飛虎將軍」陳納德指揮,創下輝煌戰果,今年適逢「中美混合團」成立70周年,國防部在國軍歷史文物館舉辦紀念特展,今天正式開幕。現場還展出當年飛虎隊戰機的一比一座艙模型,讓參觀民眾可以實際體驗這段歷史。(李人岳報導) 二次大戰期間,中華民國空軍和美國陸軍航空隊合組「中美空軍混合團」,由「飛虎將軍」陳納德指揮,在抗戰期間創下輝煌戰果,今年適逢「中美混合團」成立70周年,國防部籌畫一系列紀念活動,在北市貴陽街(國軍歷史文物館)舉辦的「飛虎薪傳--中美混合團成立70周年紀念特展」,在週五開展。 22日的開幕典禮,除了由國防部長嚴明親自主持之外,陳納德的外孫女(柯羅威)女士以及多位以將近百歲的中美隊員老前輩也應邀參加,曾經是「中美混合團」成員的空軍前副總司令陳鴻銓說,回想起那段歷史,讓他好像又年輕回到當年。陳鴻銓說:『70年前中美混合聯隊成立,本人就是參加的一員,70年前那現在不是老了嗎?我剛剛進門一看...我又好像年輕了30歲!』 國防部表示,為了紀念中美兩國飛行員在抗戰期間並肩作戰的英勇事蹟,同時緬懷雙方長久以來的傳統友誼,這特展透過各項文物、史料、相片等珍貴紀錄,呈現「中美混合團」的歷史沿革和輝煌戰績,現場還有當年使用P-40N螺旋槳戰機的一比一模擬座艙,可以讓參觀民眾實際體驗這段歷史。展期從11月22日起將一直展出到明年3月底為止。

  • 兩岸史話-二戰中緬印戰場印象

     有關飛虎隊的故事不勝枚舉,他們戰績斐然,在二戰成功抵擋日軍的侵犯、破壞日軍飛機、軍艦,支援地面軍隊,創下無數輝煌結果,名留青史。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美空軍合作,除了將我空軍送至美國受訓外,並結合美國空軍陸續成立「美國志願大隊」、「駐華航空遣隊」、「第14航空隊」、「中美混合團」,主要以陳納德將軍為首,從1941年開始參與援緬戰爭,之後開闢駝峰航線等光榮事蹟,數不盡的史詩留下傳奇的一頁。搭配著「國家記憶」展覽,台北市文化藝術促進協會從國防部史政編譯室出版的《飛虎薪傳:中美混合團口述歷史》中,整理出當年中美混合團的口述資料,提供鮮為人知的軼事。  劉姥姥進大觀園  都凱牧將軍,當時擔任中美混合團第一大隊少尉飛行員,生於民國11年,笑說自己是當時是飛虎隊成員中年紀最輕的一位。上大學2年級時,空軍委員會來校招兵,當初只想做免費的身體檢查,也對留美有興趣,就這麼莫名其妙地進了軍校。初級班結束近4個月的課程後,整個隊伍回到昆明等待赴美的命令以及準備辦理出國的手續。  赴美的旅途既艱難又遙遠,一開始搭乘美軍C-47運輸機前往印度,在飛越喜馬拉雅山時,要先承受空氣稀薄的環境以及海拔高度超越4000呎的承壓狀況,飛越駝峰的危險性不下戰鬥機作戰。降落在印度汀江後前往加爾各答再搭3天3夜的火車到孟買等待郵輪。花了近3個月的時間,郵輪終於在紐約港靠岸。  當時為了辦理相關手續,拖延了幾天,便在前往基地受訓前一天做了市區觀光導覽。紐約是個大都市,摩天大樓、百貨公司,地鐵等琳瑯滿目的商品讓所有中國士兵大開眼界。都將軍笑說,自己畢竟是接受完整教育並在大都市長大的,對於能親眼看到教課書上所談的現代建設真是三生有幸。反觀同梯生長在鄉下的同學,便是「劉姥姥進大觀園」,對任何事情都感到新奇,直喊「老鄉,你看這大樓好高啊!」引人側目也出盡洋相,這都成為日後茶餘飯後的笑談。  在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附近的威廉斯基地進行預備班的課程,包含英文訓練以及體能訓練。預備班結束後,便到雷鳥基地進行初級與中級的訓練。每個階段的訓練都會選出適合飛行的學員以及淘汰不適合的人,在這嚴格的訓練下,每個空軍人員都在日後作戰或建立現代化空軍有極大的貢獻。「爾等勿忘國恥家仇,國家興亡在汝肩」的訓言便常繚繞在耳邊。  都將軍當初因為語言能力好,很快地在一年半後便授予空軍少尉官階,配有中美兩國的飛行胸章。在等待回國前,曾與同伴著軍服進到舞廳放鬆一下,進去沒多久後便響起耳熟能詳的愛國歌曲,主持人向所有人宣布:「歡迎勇敢的中國飛行員蒞臨本店」,在場所有人起立並給予掌聲,在當下身處異地獲得極大的肯定,令所有同仁回想當初,依然是熱淚盈眶。  不平凡際遇難得  從中國送往美國受訓的空軍陸續返國作戰,並成為中美混合團的主力,也是後來空軍的重要領導幹部。據第三大隊第七中隊中隊長徐華江(吉驤)上尉所述,當時中美混合團的作戰模式為,美軍主導任務,最主要是他們擁有完整的情報網,美方以英文進行任務提示,再由英文好的飛行員或翻譯官翻譯成中文,翻譯十分精準及詳盡,這對後續的實際作戰時分有幫助。  徐華江上尉也提到令他記憶猶深的人,1940年9月13日「壁山空戰」時,他被日軍圍攻,所駕駛的飛機被打的體無完膚,當正準備反抗時,飛機已經無法再駕駛,直往下衝,危急之間穿過了山谷,最後順利停降再附近的稻田,飛機被摔得七零八落,但很幸運的徐上尉活了下來。50幾年後,藉由友人輾轉媒介,見到了當時擊落他的敵人三上一禧,兩人在東京會面,場面十分的融洽,也感受到造化弄人,三上一禧深感抱歉一再提及「要不是戰爭的關係,也不會將你擊落……」。這種不平凡的際遇,殊為難得。  有關飛虎隊的故事不勝枚舉,他們戰績斐然,在二戰成功抵擋日軍的侵犯、破壞日軍飛機、軍艦,支援地面軍隊,創下無數輝煌結果,名留青史。據悉好萊塢著名華裔導演吳宇森,已於2010年籌畫開拍一部以二戰美國空軍飛虎隊與國民黨空軍,聯合抵抗日本為題材的史詩電影。想必到時又會掀起一股飛虎熱。(待續)

  • 兩岸史話-虎躍鷹揚

    兩岸史話-虎躍鷹揚

     飛虎隊雖然走入歷史,但這「如虎添翼」的隊徽仍不斷地被陳納德的部隊沿用,讓飛虎之名得以在世上繼續傳揚。  駝峰航線開闢初期,空運中國的物資數量還難以應付龐大的戰場需要。在美方授權下,掌握援華物資分配權限的史迪威,明確表示受雇於中國政府的飛虎隊若不併入駐華美軍,就無法分配到物資補給,刁難之意,溢於言表。  1942年4月,陳納德正式奉華府之令回復現役,並且晉升為准將,預備領導派駐中國的美軍第二十三戰鬥機大隊,這項人事命令同時預告飛虎隊即將解散。  據Easterbrook說,飛虎隊原本不是軍方組織,但珍珠港事變後,他們就被認定是美軍部隊了。已經介入中國戰場的美國沒辦法與這夥傭兵劃清界線,因此就讓他們正式納編美軍。  Brad Smith則表示,他們原本簽的就是1年期的合約,有人在中國多待了幾星期,有人加入陳納德之後的部隊,但幾乎所有的飛虎隊員都回國了。  1942年7月4日,飛虎隊正式解散,但他們的故事尚未結束。中華民國空軍的統計資料顯示,飛虎隊在7個月的作戰期間,於中國及中南半島上空,至少擊落或擊毀268架的日軍飛機,但自身僅有30人傷亡,68架飛機損毀,可說相對有效地填補了當時中國空防的戰力缺口。  飛虎隊雖然走入歷史,但這「如虎添翼」的隊徽仍不斷地被陳納德的部隊沿用,讓飛虎之名得以在世上繼續傳揚。  壯志未酬 情繫中華  承接飛虎隊在華任務的第二十三戰鬥機大隊,又稱「駐華航空特遣隊」,編制上隸屬於駐印度的美軍第十航空隊,因此陳納德得接受兼任中緬印戰區美軍司令的史迪威指揮。  「特遣隊的戰力最強時也僅有40架戰機與7架轟炸機,卻得對付350到450架敵機。我們生存的唯一方法是運用機動性奇襲日軍,讓他們無法集結軍力給我們致命的反擊。」陳納德回憶中這麼說。  對陳納德而言,以有限戰力抗衡相對強大的日軍固然辛苦,但上司史迪威對空軍的忽視更讓他憤憤不平。  史迪威外孫Easterbrook受訪時表示,史迪威在給蔣中正的備忘錄中提過他對空軍的看法,他說空軍能造成敵軍損失但並非決勝關鍵;要決定勝負得靠陸軍占領陣地才行。  Easterbrook說,陳納德以為單憑空軍就能擊敗日本人,史迪威說這行不通。如果把日本人惹毛了,他們就會來攻打機場。  陸空作戰思維的差異是陳史兩人爭論美軍在華戰略的根本原因之一,史迪威評估駝峰空運不足應付中國戰場長期所需,因此他決意出兵緬北,興建公路打通中印間的陸上運輸線,日後著名的「史迪威公路」就是在此時開始計畫修築的。  陳納德則認為,這項工事曠日廢時,緩不濟急,徒耗戰時吃緊的人力物力,更讓他的空軍因補給短缺而難以施展。1942年10月,陳納德趁著美國總統特使威爾基訪華時,向他提交一份以空軍為主力的對日作戰計畫。  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二戰歷史研究者Anderson受訪時表示,「這個計畫要以小型駐華空軍來擊敗日本,並且只靠來自印度的空運補給,完全不考慮滇緬公路運輸一類的事。」  據Easterbrook指出,陳納德說只要有105架戰鬥機,30架中型轟炸機,加上一些重型轟炸機,他就能在6個月或1年內讓日本垮台。  這份計畫以備忘錄形式交給威爾基轉送到華府的羅斯福總統手上。  Easterbrook認為,它足以吸引羅斯福等人願意投注大量資源給駐華空軍,其原因在於這能以「便宜」代價讓中國繼續作戰。  隨著戰時中美關係的演進,讓陳納德實現作戰構想的機會來臨了。  夫人赴美 宣傳抗日  1943年,蔣夫人宋美齡訪美,應邀在美國國會演說,「吾中國人民如同貴國諸位,想追尋一個更好的世界,這不單是為吾國自身,而且也是利於人類全體。故貴我兩國必須達成此一目標。」  中國第一夫人宋美齡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隨後在各地巡迴演講,宣傳中國抗日成就,風靡全美。  「1943年3月3日,我接到被擢升為少將的派令,7天後,第十四航空隊在華成軍。」陳納德記得這個人生重要的時刻。  由於美方政策轉變,一支由陳納德獨立指揮的駐華空軍終於成立了。1943年5月,陳納德奉命返回華府,參加討論盟軍在亞洲戰略的「三叉戟會議」。並於會後獲得羅斯福在白宮的個別召見。  關於這段歷程,陳納德本身有如下的憶述:「總統對我籌組『中美空軍混合團』的構想很感興趣。這不僅能讓中美兩軍並肩作戰,且有助於加強中國空軍使之能夠不靠美援獨立作戰直到戰爭結束。」  「中美空軍混合團」或稱「中美混合聯隊」,於1943年10月成立,成員由中方選派,送到印度或美國本土受訓,並接收美方提供的飛機返華後編組成軍,補足戰時中國對飛行員的需求。  中華民國空軍前副總司令陳鴻銓說,抗戰時是中美空軍混合團飛行員,他說,編一個中美混合聯隊,可以節省(美方)人力;抗戰時同 為中美空軍混合團飛行員的喬無遏也記得,「把我們派到了印度喀拉蚩(現屬巴基斯坦)去受訓。」  (待續)

  • 明新科大啦啦隊 亞洲賽奪冠

    明新科大啦啦隊 亞洲賽奪冠

     「能拿下亞洲盃混合團體冠軍,為學校與國家爭取榮譽,超級開心!」明新科大競技啦啦隊隊長江子俊說,首度出國到日本比賽,在成績公布的一瞬間,全體隊員欣喜若狂高喊「我們拿冠軍了!」相擁流下興奮的眼淚。  「二○一二第六屆啦啦隊亞洲國際公開錦標賽」,十九、廿日在日本代代木競技體育場舉行,明新科大競技啦啦隊(見圖,羅浚濱攝)代表台灣,與七個國家八支隊伍競技,爭奪視為最高榮譽的混合團體組冠軍獎盃。  明新科大技壓群雄,拿下男女混合團體組冠軍外,在五人技巧組獲第二名,男女混合雙人組則包辦第一和第三名,成績傲視亞洲各國。  啦啦隊指導老師黃明甘說,啦啦隊成軍四年來,培養絕佳默契與患難與共的精神,四月初從台灣區資格賽中脫穎而出,取得赴日本參賽權。  第一天預賽,明新科大就以第一名成績進入決賽,決賽中更以完美零失誤表現打敗亞洲其他隊伍。隊員們很高興說,「辛苦練習,沒白費!」全校師生均感與有榮焉,校長馮丹白和學務長鄭武德說,將辦桌請客獎勵。  啦啦隊昨返台後,馬上要參加廿六日在新莊體育館舉行的大專盃比賽;隊員們說,要加強練習,把奪得亞洲盃冠軍氣勢維持到大專盃,希望繼續為學校爭取佳績。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