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清邁協議的搜尋結果,共07

  • 中日重啟貨幣互換 有效期3年

    中日重啟貨幣互換 有效期3年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北京之際,中國人民銀行26日發布公告指出,經國務院批准,中國人民銀行與日本銀行簽署中日雙邊本幣互換協議,規模為2000億元人民幣/34000億日元,協議有效期3年,經雙方同意可以展期。公告指,協議旨在維護兩國金融穩定,支持雙邊經濟和金融活動發展。中日雙邊貨幣互換協議始自2002年3月,是為應對1990年代末亞洲金融危機而簽署的多邊貨幣互換協議,即《清邁倡議》的一部分,但因中日關係惡化,協議於2013年失效後,中日雙方一直沒有恢復效用。失效前兩國貨幣互換的融通上限約3300億日元。 \n 5月間,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會見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雙方就中日央行間合作、雙邊本幣互換等議題交換了意見,雙方並表示,關於本幣互換,已達成原則共識,將盡快完成後續工作。北京科技大學金融管理學院金融系主任劉澄表示,中日簽署貨幣雙邊協議,標誌著人民幣在自由兌換方面邁出很關鍵的一步,同時也意味著人民幣可以納入日本央行作為一個儲備貨幣,以供日本央行在應急時使用,這也等同於對人民幣的承認。 \n 在另一份公告中,中國人民銀行還提到,近日,中國人民銀行與日本銀行簽署了在日本建立人民幣清算安排的合作備忘錄;根據備忘錄相關內容,中國人民銀行決定授權中國銀行東京分行擔任日本人民幣業務清算行。日本人民幣清算安排的建立,將有利於中日兩國企業和金融機構使用人民幣進行跨境交易,進一步促進雙邊貿易和投資便利化。 \n 小靈通 貨幣互換協議 \n 一般是指一國(地區)的中央銀行與另一國(地區)的中央銀行(或貨幣當局)簽訂一個協議,約定在一定條件下,任何一方可用一定數量的本幣交換等值的對方貨幣,用於雙邊貿易投資結算或為金融市場提供短期流動性,到期後雙方換回本幣。(許昌平)

  • G20會議焦點 韓澳簽換匯協議 規模49億美元

     南韓周日宣布,為促進南韓與澳洲的雙邊貿易合作,並防止潛在金融危機突襲,兩國已達成3年期、45億美元的換匯協議。 \n 根據華爾街日報指出,這項協議是由雙方央行總裁,周六在澳洲雪梨所舉辦的20國集團(G20)財金首長會議中簽訂。南韓央行總裁金仲秀表示,根據該協議內容規定,兩國可以5兆韓元對50億澳幣(約45億美元)的金額,相互交換貨幣。 \n 該份聲明稿指出:「這項協議是為促進兩國的雙邊貿易,以及經濟發展而設計。這項協議尤其能夠確保兩國在金融危機時,藉由當地貨幣的互換機制,而渡過難關。」該聲明稿指出,兩國未來能夠協商延長這項為期3年的換匯協議。 \n 根據南韓財政部的數據顯示,南韓與澳洲去年雙邊貿易額約為300億美元。南韓為澳洲的第4大貿易夥伴,主要出口汽車,並自澳洲進口鐵礦沙、煤礦與原油。 \n 南韓自從1997年至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與2008年的金融海嘯後,開始藉由各種方法防範資金外逃風險。雙邊換匯機制是南韓政府,鞏固金融體質的防禦措施。 \n 南韓於去年10月時,已經與印尼簽訂100億美元的3年期換匯協議。首爾當局亦根據「清邁協議」( Chiang Mai Initiative)條文,與中國大陸及日本,分別簽訂64兆韓元與100億美元的換匯協議。

  • 日圓人民幣 提升亞洲穩定性

     「華爾街日報」(WSJ)報導,在國際貿易中廣泛使用人民幣和日圓,可加強亞洲經濟穩定性,在處理當地危機時更具影響力,也可降低對美元的依賴。 \n 這是亞洲開發銀行(ADB)首席經濟專家李昌鏞(Changyong Rhee)和報告共同撰稿者得到的結論。他們彙製的報告檢視全球金融安全網和區域性協議之間的互動,來避免危機或至少將嚴重性降到最小。 \n 李昌鏞在發表這份報告前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表示,東亞的危機基金清邁協議(Chiang Mai Initiative)應該考慮分散投資組合,可投資美元以外的貨幣,像是日圓,甚至人民幣。他表示,在亞洲多使用雙邊匯率互換來結算貿易和發行債券,對中間目標有好處。 \n 這份報告預定於下個月發表,共同撰稿人有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主席的顧問瓦里(Shahin Vallee)和亞銀資深經濟專家蘇姆朗(Lea Sumulong)。他們也提議應該讓國際貨幣基金(IMF)直接借出或提供擔保給地方的金融安全網,以防區域性危機發生,個體經濟不用因向IMF借錢而感到丟臉,也可提高機構的影響力。 \n 本週亞太各國財金首長將在印尼峇里島會面,官員表示,亞洲金融安全協議將排在議程中。經濟學家普遍相信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將在18日結束的例會中開始縮減刺激規模,量化寬鬆(QE)措施退場的預期早已對新興市場股市投下震撼彈。 \n 李昌鏞說:「我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否則亞洲將會成長,我們貿易也會增加,我們對美元的依賴也愈來愈高。無論何時本地或其他大洲有令人震驚的消息,不穩的資本流入和流出將會讓我們的國家更加脆弱。」 \n 李昌鏞表示,有更多以區域性貨幣在區域內的貿易,可降低最近因印度和印尼市場動盪凸顯出的亞洲金融脆弱性。 \n 李昌鏞指出,如果未來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市場交易量所占比重成長至20%左右,跟日圓目前使用率相當,才算健全。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截至4月止人民幣占全球交易量2.2%,高於3年前的0.9%,美元則占87%。(譯者:中央社陳昱婷)1020917 \n

  • 清邁倡議基金規模將擴大1倍

     在全球經濟充滿變數的背景下,東協以及大陸、日本、韓國昨日同意,把《清邁倡議》中旨在防範流動性危機、加強地區金融安全網的外匯基金規模擴大1倍,至2400億美元,為經濟持續增長提供保障。 \n 此外,還同意提高成員國在沒有獲得國際貨幣基金(IMF)救助情況下,提高可動用的資金配額上限由20%提升至30%,到2014年提高至40%,以減少對IMF等大型機構的依賴。 \n 東協及中日韓官員在亞洲開發銀行(ADB)馬尼拉年會結束後發布的聯合公報中稱,擴大《清邁倡議》規模是加強地區金融安全網及促進地區經濟可持續成長的重要一步。 \n 公報指出,已充分意識到今年亞洲經濟可能面臨的潛在下行風險,歐債危機為亞銀成員國帶來壓力。同時,公報還對通膨壓力可能進一步攀升提出警告,特別是油價上揚造成的通膨壓力。 \n 《清邁倡議》是東協及中日韓三國之間的一項多邊貨幣互換協議,旨在避免亞洲金融危機重演,迄今未有國家動用該基金。 \n 此外,中日韓三國的財經與央行官員在馬尼拉會後的聯合聲明中也表示,同意促進外匯儲備機構在對方國債市場增加投資。

  • 兩岸貨幣協議 業界警告有風險

    兩岸貨幣協議 業界警告有風險

     行政院長陳冲向對岸喊話,呼籲兩岸加緊協商洽簽貨幣清算協議,但多次出席國際會議的一位企業界人士卻警告,兩岸簽署貨幣清算協議「有風險」,他甚至呼籲政府應讓民眾有選擇的餘地。 \n 這位曾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多次在國際場合提議,甚至2000年促成東南亞與中日韓簽署清邁雙邊貨幣換匯協議的幕後推手,對區域性貨幣清算協議相當專業,是國內少數熟悉國際金融及擁有金融實務的企業人士。 \n 新台幣沒在國際流通 \n 他指出,新台幣是全世界唯一未加入任何國際體系簽署換匯協議的幣別,一旦遭致狙擊,新台幣就像一個孤兒,沒有其他國際性或區域性的金融體系援助。 \n 他說,兩岸簽署貨幣清算協議,「有風險」,台灣雖然有所「得」(指的是人民幣國際化商機),但也要「付出代價」,至於付出的代價內容是什麼,他並未作進一步說明。但他說,「這樣的代價是否值得」,「政府應該要讓人民有選擇的餘地,而不是逼得人民只有一個選擇。」 \n 據了解,新台幣並不是國際流通貨幣,不少人擔心,一旦兩岸簽署貨幣協議,新台幣匯率恐受制於對岸。屆時新台幣匯率有可能大貶值,不過,這位企業界人士也指出,這樣的風險,也不是不能規避,但要看兩岸貨幣清算協議簽署內容而定。 \n 據了解,面對大陸經濟崛起,特別是因歐債危機,人民幣逐漸在國際貨幣扮演重要角色,國際貨幣基金(IMF)甚至考慮將人民幣納入SDR(特別提款權金)體系,與歐元、美元組合在一起,建立一新型多元化國際貨幣體系,讓人民幣國際化充滿商機。 \n 對此,國內金控業者也呼籲金管會加快開放人民幣相關業務及加快簽署兩岸貨幣清算協議。而這幾天,金管會密集與國內金控老董座談,探討兩岸特色金融業務,金管會更是把打造兩岸特色金融業務,聚焦在搶進人民幣的國際化商機上。 \n 官員認只是一般換匯 \n 此外,財金官員也認為,由於人民幣行情看漲,再加上兩岸往來頻繁,兩岸若不盡快簽署貨幣清算協議,無法讓人民幣在台灣合法流通,屆時,將無法掌握人民幣地下流通規模,這將對國內貨幣政策及金融穩定造成重大影響,該官員甚至認為,兩岸貨幣協議只是一般外匯換匯協議,不必那麼政治化看待。

  • 亞洲貨幣基金 中日爭主導權

     金融風暴重創美元地位,人民幣、日圓趁勢而起,競相爭取成為全球主要儲備貨幣;被視為亞洲貨幣基金(AMF)雛型的東協加3宏觀經濟研究辦公室(AMRO)主任一職,更掀起中、日兩國激烈的爭奪戰! \n 去年11月,東協加3負責財政、金融事務的副部長級官員在大陸西安召開年度會議,會中並審議AMRO的籌備情況。 \n 東協加3協調困難 \n 不過,東協加3成員原本屬意由日本推派人選出任AMRO主任。但半路卻殺出「程咬金」,中國突然反對主任一職由日本人擔任,並推派自己的人選。這使中、日兩國在釣魚台主權糾紛後,又發生另一起國際摩擦。 \n 日本共同社認為,大陸出面反對,主要是因為受中、日關係惡化影響,中國對日本掌握AMRO的主導權抱有戒心。 \n 在中國表態反對後,東協加3將爭取在今年4月副財長會議上,選出AMRO主任人選,但中、日各持己見、互不相讓,協調工作仍困難重重。 \n AMRO一向被外界視為AMF的雛型。1997年亞洲各國飽受金融風暴摧殘,但國際貨幣基金(IMF)在援助條件上卻極其苛刻。時任馬來西亞總理的馬哈迪更指責美國藉IMF援助之名,行「經濟殖民主義」之實,企圖操縱他國經濟。 \n 在此背景下,日本該年提出AMF的構想,但遭到IMF和美國的強烈反對無疾而終。到了2000年,東協加3在泰國清邁簽訂「清邁協議」,通過建立「雙邊貨幣互換機制」,允許在亞洲各國周轉不靈時,從鄰國獲得資金援助。該協議也跨出了亞洲貨幣合作的第一步。 \n 清邁協議多邊化 \n 2007年,各國同意將清邁協議「多邊化」,向AMF邁出了第二步。多邊化意指建立一個資金儲備池。將各成員提撥的緊急資金,放入一個「資金儲備池」中,以為處於危機時的成員體提供一定比例貸款。 \n 至2009年,各國就1200億美元的儲備池達成共識,其中中國(包含香港)和日本分別出資384億美元,各占32%。 \n 資金有了,但放在哪?誰來管理?如何使用?又成了新的難題,而AMRO就是負責規畫建立制度的組織。 \n 據悉,AMRO成立初期,將先設兩個處,每個組各找一位高級經濟學家主持。待運轉一段時間後,AMRO的組織機構、人員編制,將會再予擴大至20多人。 \n 小靈通 \n 清邁協議 \n 鑒於國際貨幣基金(IMF)在亞洲金融風暴中對亞洲各國的援助有限,東協10國加中日韓3國於2000年5月,在泰國清邁簽署清邁協議,透過建立「雙邊貨幣互換機制」,來援助短期資金周轉不靈的國家。

  • 中日韓東協 簽設外匯儲備基金

    大陸財政部和央行廿八日透露,中日韓與東協各國財長與央行行長,及香港金管局總裁,已正式簽署清邁倡議多邊化協議,協議明年三月生效。合作成立的一千二百億(美元,下同)外匯儲備基金,中國出資三八四億元,此舉將有助亞洲防範全球經濟風險。 \n始於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教訓,東亞國家二○○○年五月在清邁舉行東協加三財長會議期間,通過了以雙邊貨幣互換為主要內容的「清邁倡議」,倡議核心目標,除解決區域短期資金流動的困難,亦是對IMF等國際金融組織資金援助的補充。 \n今年五月,十三成員國財長會議發表聯合公報,便宣布就此外匯儲備庫出資分額、借款方式和監督機制等達成共識。 \n清邁倡議多邊化外匯儲備基金總規模一千二百億,倡議參與國可在非常時期根據協議規定程序和條件,在其出資分額與特定借款乘數加成所得的額度內,用其本國貨幣與美元實施互換,以保護本國匯率。 \n倡議成員國出資比例,中國與日本各出資三八四億,韓國一九二億,東盟十國合出資二四○億,而香港雖非IMF會員經濟體,亦出資四十二億,但該金額僅供非IMF成員體的相關借款。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