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滇緬後裔的搜尋結果,共08

  • 歷史課綱「去中化」 滇緬游擊隊後裔:非常不幸的事

    歷史課綱「去中化」 滇緬游擊隊後裔:非常不幸的事

    教育部課審大會已通過,高中歷史課綱將中國史納入東亞史,遭外界質疑為「去中國化」,桃園多位滇緬地區打游擊後裔們非常不認同,他們說,他們是大時代的見證者,知道歷史脈絡,結果下一代只知道台灣,中國史模糊,無法飲水思源。這也是非常不幸的事。 現居住桃園忠貞市場附近的「國旗屋」張老旺對《中評社》表示,當他聽到歷史教科書要重新編寫,等於把眾人熟知的歷史重解,即非常反對,硬要改變,會影響下一代對中國的認識;若下一代對於自己是中國人,感到陌生,認為只是東亞一個國家,那又怎麼飲水思源? 阿美米干董事長王根深也對《中評社》說,我們是緬甸人,知道祖宗祖國是中國,從小接受教育,知道自己是中國人,為了中國打叢林游擊,結果來到台灣,一生追求中國人的意義,結果被告知「我不是中國人」,請問我們是誰呢? 他說,歷史教科書編寫,非常重要,這會影響下一代怎樣看歷史,他們這一代都走過戰亂,會把這一代與上一代歷史,告訴小孩,結果有一天,小孩回家說「老師課堂教的內容跟你(父母)教的不一樣」,這是非常不幸的事。

  • 推廣滇緬美食文化 屏東里港信國社區辦潑水節

    推廣滇緬美食文化 屏東里港信國社區辦潑水節

    民國50年滇緬義胞撤軍來台的軍眷,在台灣已繁衍第3代,屏東縣里港鄉信國社區就有4國、9族共同生活,社區為宣傳當地異國文化及美食,10日在高雄休閒農場舉辦文化季潑水節,吸引不少民眾到場同樂,一起潑水祈福兼具消暑。  當地居民表示,里港鄉信國社區內有中、緬、寮、泰等4國人,還有傣、哈尼、拉祜、布朗等9個少數民族,剛開始是600多名軍眷一起生活,隨後逐漸與在地台灣人通婚,也有泰國新娘嫁入,現在繁衍到第三代,已經有上千人的規模。  滇緬民俗文化協會理事長王朝申表示,在社區滇緬邊區反共救國軍及後裔,迄今仍保有傳統的民俗風情,大夥為了討生活,陸續開起雜貨店、小吃店,保留原汁原味的雲南美食。  但王朝申不諱言,因為外界對於信國及定遠社區還很陌生,為了推廣當地文化及美食,帶動地方觀光,特地以潑水文化作為媒介,他強調,潑水是一種祈福的儀式,使用的水事前都透過長老進行加持,被潑到的人都能獲保平安。  上午氣候炎熱,大人小孩待祈福儀式進行完畢,隨即拿起水瓢、水槍互相潑水,這般景象連旁人看了都覺得消暑。

  • 滇緬後裔第三代 馬正忠致力有機農業

    滇緬後裔第三代 馬正忠致力有機農業

    屏東里港鄉的信國、定遠社區居民,大都來自滇緬地區國軍的後裔,第三代的馬正忠軍中退伍後,將家中荒廢農地打造成友善環境的有機田,栽植的作物都取得有機認證,除了宅配外,還能供應社區內特色餐廳用食材,甚至當起解說員,帶遊客認識農場及社區。 馬正忠因對烘焙有興趣,退伍後便當到餐廳及麵包坊工作,並取得廚師執照。他常研發各種不同口味的麵包,獲得消費者喜愛,原本公司要提拔他當店長,不過因母親身體不適要人照顧,他辭去工作返鄉照顧雙親。 家中剛好有3分多的農田荒廢著,他覺得非常可惜,便參加政府的漂鳥計畫學習務農。期間他被分派到有機農場實習,決定未來也要經營有機,努力學習病蟲害防治及田間管理,並將家中荒廢田地重新整理。 他將農場以父親名字取名「有福有機農場」,種植各類蔬果,包括青菜、番茄、香蕉、芭樂、玉米等,都取得有機認證。因品質良好,宅配的顧客非常多,常賣到缺貨。 為了發展在地產業及觀光,他也將部分食材供應社區內滇緬特色餐廳,活絡地方經濟。他也會帶著遊客到農場參觀,解說食物生長過程及生態環境重要。他說,過去軍旅及餐飲的經驗,養成他管理的責任,及對食材的堅持,更才種出健康安全的農作。

  • 皇室瓷器代理商獻愛 行善到泰北

    皇室瓷器代理商獻愛 行善到泰北

     歐洲王室貴族最愛收藏麥森瓷器,在台代理商國裕公司不只將頂級收藏與台灣消費者分享,更送愛到泰北,品牌總經理錢秋華在泰北帕黨成立孤兒院,照顧滇緬軍後裔,30年來捐款已超過1億元。  錢秋華1987年在泰北設置「溫暖之家」,陸續又成立了「懷恩之家」和「滿堂之家」,讓近千位滇緬軍後裔的孩子因為她的愛心,得以扭轉命運。  錢秋華在當地擁有「錢媽咪」之美名,不只感動泰國政要、僑民及當地士紳,中華文化產業協會理事長呂麗莉也深受感動,因而帶領民歌手殷正洋、美聲天后小百合周月綺,及國家交響樂團小號首席葉樹涵等人,28日、29日在泰北帕黨舉行「來自台灣的祝福──泰北情‧溫暖心,愛留異域30年」義演活動, 接力把愛傳到泰北。  麥森瓷器向來就是歐洲貴族最愛的收藏品牌,做工精細,充滿故事,像是航海之旅瓶身布滿紫紅色玫瑰與各種層次的綠色枝葉,瓶底襯以飽滿的鮮紅色,象徵對愛情的渴望;航海之旅花瓶從17、18世紀的德國港灣尋找靈感,在瓶身細緻描繪港灣,記錄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在航海史的定位。

  • 台募傭兵 看上滇緬孤軍後裔

    台募傭兵 看上滇緬孤軍後裔

     受「好男不當兵」觀念影響,台灣的募兵制招募人數與目標落差太大,國軍面臨嚴苛考驗。近來港媒指出,台灣立委建議總統馬英九協助滯留東南亞的國民黨殘軍後裔取得「中華民國籍」,通過修改《國籍法》、以「歸化入籍」的方式吸引華裔子弟從軍。  國防部發言人羅紹和30日表示,有關召募國際傭兵的問題,國防部尊重立法委員的意見,但台灣的國情並不適合,且有違現行相關法規,國防部不多做評論。  然而,隨著時空變換,「中華民國籍」對這些滇緬孤軍後裔來說,不見得有吸引力。  台灣青年投筆從戎意願低,立委盧秀燕去年底就曾建議,協助滇緬孤軍後裔回台從軍。最新一期香港《鳳凰周刊》認為,打著「孤軍後裔回歸」的大旗,本質上就是變相的外籍軍團或雇傭兵招募體系。據了解,過去就有台灣特戰系統的軍官提出建立專業外籍軍團的建議,如此就可以不受徵兵、募兵並行限制。  華裔 多有國民黨情結  倡議的立委認為,這些散居在泰國、緬甸、柬埔寨、寮國等東南亞國家的華裔往往有「國民黨情結」,而且同文同種,他們是軍人子弟之後又刻苦耐勞,盧秀燕當時強調,「這些人驍勇善戰,對國軍戰力將有一定程度的幫助」,可有效紓緩「兵荒」。  忠誠 外籍軍團關鍵點  不過,就算孤軍後裔子弟響應,台軍各級幹部是否做好籌建外籍部隊的決心才是關鍵。報導指出,孤軍後裔與台灣青年同文同種加上「親台傳統」,可避免法國外籍軍團的忠誠度問題,但台軍各級幹部能否落實作戰訓練任務,軍方高層又是否真有動用他們作戰的意志,又衍伸出新的問題。  一名義務役軍官就表示,如海外青年志願入伍後發現整日忙於雜務,而台軍官階層流露出歧視情緒,未能展現領導風範,那麼速成的外籍軍團就只是拿來滿足量的需求、應付戰備計畫考核。  還有現役軍人暗批,國軍拿不出現代化專業部隊該有的態勢,很難以專業軍事素養進行徹底改革,才是募兵不利的主因。  小 靈 通  泰北孤軍  「孤軍」泛指自1949年到1954年間(即第二次國共內戰後)自緬甸北境撤往泰國北方,現居於泰國極北,與緬甸、寮國交界地帶的原中華民國國軍。孤軍們早期撤退來台後,多居住在桃園中壢、台北雙和、南投清境農場等地。不過,泰緬孤軍過並未完全撤離,據了解,當地軍人及眷屬仍有8萬人。「泰緬地區華裔難民權益促進會」目前為處理泰緬僑民相關事宜的主要窗口。(陳家倫)

  • 向滇緬後裔募兵 軍方認為可行

     國防部募兵不順,有立委今天質詢時建議,讓驍勇善戰的滇緬孤軍後裔入籍中華民國,並招募從軍,國防部長嚴明表示,可行。  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今天邀國防部長嚴明報告「推動募兵制現況檢討與策進」。  中國國民黨籍立委盧秀燕質詢時表示,滇緬地區有這麼多國軍留下來的子弟,雖無國籍但心向中華民國,且驍勇善戰、吃苦耐勞,有沒有可能修國籍法、以歸化入國籍的方式,吸引他們從軍?  嚴明答詢時說,「可行」,他說,這些人很多都認同台灣,國防部確實曾協助申請入中華民國籍。  盧秀燕表示,軍人工作時間比別人長,薪水卻沒有比較多,誰願意當兵?前軍系立委曾提案讓滇緬孤軍後裔入籍,建議重新提出,讓這些人入籍從軍,待遇也比當地好。1021218

  • 向滇緬孤軍後裔募兵 嚴明:可行

    政府推動募兵制卻因為誘因不足找不到兵,國民黨立委盧秀燕今天在立院外交國防委員會質詢時就建議,可以招募驍勇善戰,認同中華民國的滇緬孤軍後裔,並給予身分證。對此,國防部長嚴明表示,「可行」。 盧秀燕建議,為了增加募兵來源,可以修改國籍法,讓這些想要取得中華民國身分的滇緬孤軍後裔,可以藉由服志願役的方式,取得中華民國身分證。對此,嚴明表示,過去並沒有考慮這個方式,但的確可行。 其實這個想法前國民黨立委帥化民就曾經提過,帥化民說,那邊後裔的人數不少,一般收入大約只有台幣3000元,加上這些後裔吃苦耐勞可訓度高,也希望能取得中華民國國民的身分,忠貞度不用懷疑,找他們來服志願役,應該有很大的可能。 不過帥化民也說,這個問題牽涉到外交層面,也要考慮泰國與中共雙邊的關係,國防部如果真有意願,就該先派人去會商,事成之前,不要大聲嚷嚷。

  • 從異域到台灣 4國9族一家親

    從異域到台灣 4國9族一家親

     五十年前滇緬義胞撤軍來台的軍眷,在台灣業已繁衍第三代,屏東縣里港鄉信國社區就有四國九族共同生活;經過半個世紀,大夥早已族群大融和,跳著雲南少數民族的舞蹈,吃著各自家鄉特色餐飲。在這裡,他們是滇緬九族文化村。  里港鄉信國社區有中、緬、寮、泰等四國人,還有傣、哈尼、拉祜、布朗、傈僳、景頗、苗、佤、瑤等九個少數民族,剛開始是六百多名軍眷一起生活,隨後逐漸與在地台灣人通婚,也有泰國新娘嫁入,現在繁衍到第三代,已有上千人,連他們自己都說,「這裡沒有純種的少數民族了」。  四十一歲的譚春香,父親是雲南人、母親是傣族,他在信國社區出生,身為舞蹈老師的她,為了把雲南的傳統文化帶進台灣,還特地去雲南取經,學會雲南「嘎咉舞」,在信國社區教婆婆媽媽跳這種舞蹈。  大陸河南省的段麗英嫁到台灣後,才跟婆婆莊美秀一起接觸到雲南舞蹈;廣西柳州羅玉香的媽媽是傣族人,學了一手家鄉菜,利用特有香料烹煮風味美食,在社區形成特色。  里港信國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梁宏才說,五十年前滇緬撤軍來台,信國社區分配給軍官退伍的家庭,南投清境是三口以下軍官,在高雄的精忠、成功社區,分別安置單身軍官及遺眷;在這裡,他們走過異域擁抱台灣五十年,「大家都是台灣人了」。  在社區的滇緬邊區反共救國軍及其後裔,迄今仍保有傳統的民俗風情,尤其原汁原味的雲南美食,居民組成的里港鄉滇緬民俗文化協會計畫加以推廣,要打造成台灣第一的滇緬美食文化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