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漢語拼音之父的搜尋結果,共06

  • 谷歌首頁變臉 推漢語拼音之父

    谷歌首頁變臉 推漢語拼音之父

     谷歌1月13日的首頁採用中文元素,原先的Google不見了,而是用插畫的形式展示了Google的中文名「谷歌」,並利用動畫效果讓谷歌漢字變成漢語拼音。這個特別的「谷歌塗鴉」是為了紀念去年去世的「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 \n 周有光設計並創建現在通用的漢語拼音系統,在中文的讀音和書寫之間建造了一座橋梁。周有光於2017年1月去世時,《紐約時報》曾經刊發長文報導他,稱「是他讓漢字書寫像ABC一樣簡單」。 \n 國際標準組織採納 \n 《紐約時報》說,一些民眾如今隨處可以見到的拼寫,正是來自周有光的漢語拼音方案,比如Beijing(北京),它取代了此前的Peking;Chongqing(重慶)取代了Chungking。該方案在1982年被國際標準組織採納,1986年被聯合國採納,成為中文羅馬字母拼寫法的國際標準。 \n 周有光原名周耀平,他的筆名「有光」的寓意是希望「為世界帶來光明」。澎湃新聞網14日報導,谷歌認為,如果不是周有光,以拼音拼寫漢字的表達方式永遠不會成為現實 。「谷歌塗鴉」的介紹說,拼音極大地增進了國民的讀寫能力,降低文盲率,減輕外國人學習中文的痛苦,提供盲人一種通過盲文閱讀的方法、將無數的中國方言與其共同的聲音命名法聯繫起來。 \n 用在手機快速打字 \n 如今,小學生在學習識字之前學習拼音,此外還有一個周有光大概沒有預見到的發展:方便了民眾用電腦鍵盤和手機快速輸入中文。 \n 1954年,他收到了一個出人意料的邀請,負責創建一個漢字字母系統。最初,周有光拒絕了,表示自己只是一個業餘愛好者,但最終被說服接受這份邀約。三年後,他創建了漢語拼音系統。 \n 台灣官方採行「中文羅馬拼音系統」,與大陸的「漢語拼音」不同。台灣部分縣市地名採用「威妥瑪拼音」,如台北(Taipei)、台中(Taichung)與高雄(Kaohsiung)。

  • 曾泰元》台灣也該感謝周有光的貢獻

    上周末,素有「漢語拼音之父」美譽的周有光以111歲的高齡逝世,此消息不脛而走,立即傳遍大陸各地。 \n \n漢語拼音之父 \n國際上,《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美國廣播公司(ABC)、英國廣播公司(BBC)等重量級的英文媒體,也都在第一時間加以報導,推崇他為「Who Made Writing Chinese as Simple as ABC」(讓書寫中文跟ABC一樣簡單的人)、「Father of Chinese Romanization」(中國的羅馬拼音之父)、「Father of Pinyin Writing System」(漢語拼音書寫系統之父)。英文的維基百科(Wikipedia)也在首頁的新聞區塊(In the news),以帶照片的醒目方式報導他的死訊,稱周有光為「creator of the pinyin system for writing Chinese in Latin letters」(創造了以拉丁字母書寫中文的漢語拼音系統)。 \n \n外媒大力推崇 \n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外國媒體拼寫的「周有光」(Zhou Youguang),用的全都是他一手制訂的漢語拼音,而漢語拼音的英文說法Pinyin,本身就是源自這套系統的中文借詞。 \n1958年,大陸全國人大通過了周有光主要負責制訂的《漢語拼音方案》,從此這套漢語拼音進入了大陸各地的小學課堂。周有光的逝世,在大陸實施了近一甲子的漢語拼音,又重新回到了世人的目光。 \n羅馬拼音(romanization)是個統稱,指的是以拉丁字母(Latin alphabet)來轉寫其他文字。中文的羅馬拼音系統紛呈,從西方傳教士開始,在歷經數百年的競爭與演變之後,最終由漢語拼音勝出,這也是目前國際社會的主流。在此之前,則有好長一段時間是威妥瑪拼音(Wade-Giles)的天下,而其他的羅馬拼音,譬如郵政式拼音、國語羅馬字、耶魯拼音、注音符號第二式、通用拼音等,都在登場之後逐漸歸於平靜,成為歷史的一部分。 \n \n通用拼音封存 \n2000年民進黨執政,台灣官方的羅馬拼音採用余伯泉研發的通用拼音,咸信此乃脫胎自周有光的漢語拼音。2008年國民黨執政,不再使用通用拼音,改採漢語拼音。 \n如今民進黨重掌政權,不管台灣的羅馬拼音今後何去何從,是維持現在的漢語拼音,還是回到以前的通用拼音,我們台灣都必須對周有光的貢獻表示感謝。(作者為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 \n

  • 陸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逝 享壽112歲

    據陸港媒體報導,外界尊稱為「漢語拼音之父」的大陸語言學家周有光14日去世,享嵩壽112歲。 \n 澎湃新聞報導,周有光去世的消息,後浪出版公司和人民文學出版社皆予以確認。 \n 周有光生於清光緒31年(西元1906年)。鳳凰文化報導,周有光就在昨天剛剛過了112歲生日。 \n 周有光是作家沈從文的連襟,妻子張允和為「張家四姐妹」(合肥四姊妹)中的二姐。 \n 鳳凰文化報導,周有光的一生分幾個階段:50歲以前是銀行家;50歲到85歲,是語言文字學家,精力都傾注在語言文學領域;85歲以後,是思想家。 \n 根據百度百科,在抗日戰爭期間,周有光曾在國民政府經濟部農本局任重慶辦事處副主任,主管四川省合作金庫。 \n 據中新網先前報導,周有光1955年從上海去北京參與文字改革會議,結束後就決定留在北京,改行語文。由於參加制訂漢語拼音方案、參與設計、推廣漢語拼音體系,周有光被不少人尊稱為「漢語拼音之父」。1060114 \n

  • 甫過112歲生日 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去世

    被尊稱為「漢語拼音之父」的大陸語言學家周有光,14日去世,享嵩壽112歲。 \n \n澎湃新聞報導,周有光曾在《麗娃記憶—華東師大口述實錄》中回憶自己從經濟學到語言學的轉變。「新中國成立後,要建設一個現代國家,可是85%的人都是文盲,所以文字改革委員會的工作很重要。」他當時曾表示:「我當時就說這個文字語言學我是業餘搞的,我說我是外行,不行的。他們說這是個新的事情,大家都是外行。我就調過來了,和經濟學沒有關係了,完全搞語言文字學了。」 \n \n據中新網對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張森根的採訪,周有光曾戲言自己50歲起由經濟學教授改行從事語言文字學研究,「前者是半途而廢,後者是半路出家,兩個『半』字合在一起,就是個圓圈,一個『零』字。事實上,他在學術生涯中所獲得的成功、成就和成績,達到了近乎圓滿的境界。」 \n \n周有光原名周耀平,清光緒31年(西元1906年)出生於江蘇常州。50歲前,他主要從事經濟、金融方面工作,曾任經濟學教授。1955年起,他在上海專職從事語言文字研究,參加並主持擬定《漢語拼音方案》。在他主導下,中國建立了漢語拼音系統。 \n \n昨(13)日周有光才在北京家中慶祝112歲生日。2013年,周老曾在生日座談會上,通過視訊向外界問好,還打趣說:「上帝太忙,把我忘掉了。」14日上午,周有光先生112歲生日次日,部分專家學者在上海大隱書局為他舉行了生日座談會。與會學者紛紛回憶與其交往過程,認為他從清朝出生到現在橫跨四個時代的經歷堪稱傳奇。 \n \n華東師範大學教授許紀霖就指出,如今雖進入到人工智慧的新時代,周有光在漢語拼音上的貢獻並不落伍,反而在這個起點上才剛剛開始。「從語言上來說,如果沒有拼音,漢語就很難進入這個時代。從這個意義上來理解,周老給我們留下了這樣一個重要的貢獻,可能在未來世界,會更加重要。」

  • 走讀周有光 禮敬漢語拼音之父

     原是經濟學人,繼而又成為中國著名的語言學家、文字學家,周有光這個名字在文壇或許不如他的連襟沈從文這般赫赫有名,但是說起現今全球瘋漢語學習,在華文教學上以及將中文與國際接軌的工程中功不可沒的「漢語拼音方案」,周有光正是主持者,被譽為「漢語拼音之父」,在作家陳光中的《走讀周有光》一書中,可見中國知識分子思想演變的脈絡其百歲人生軌跡。 \n 經濟學家受命改行 \n 周有光原名周耀平,早年專攻經濟學,是屈指可數的曾與愛因斯坦面談過的中國人,後回上海任復旦大學經濟學教授,1995年後受命改行,開始專職從事語言文學研究,幾十年來一直致力於大陸的語文改革,他的名言「要從世界看國家,不要從國家看世界」,時至今日仍影響一代中國人的國際觀與思維。 \n 在陳光中的爬梳觀察中,周有光在中學時期經歷五四思潮,是他對語言文字產生興趣的初始。 \n 百歲學人筆耕不輟 \n 周有光在與陳光中的談話中曾表示:「現代化的思潮到五四達到一個高潮,我也受五四運動的影響。」在周有光看來,五四運動的先鋒是白話文運動,從西歐的文藝復興、啟蒙運動以語文運動為先鋒不難理解,中國的啟蒙運動也是以語文運動為先導。當時的周有光是年僅十多歲的中學生。 \n 周有光曾語重心長指出,中國已失去了一個大眾化的打字機時代,在計算機時代如果輸入漢字仍不能像外國字母那樣方便,那麼中國計算機也只能由專業者使用,不能成為大眾化的語詞處理機。這樣的預見也造就了今日絕大多數人使用簡體中文電腦時,用的都是拼音轉換法,加快了進入中文信息處理時代。而周有光的前瞻,也在他孜孜不倦的學習態度上,他所涉獵的書不乏「時髦」新著,包括《世界是平的》被譯成中文版前,就已出現在他的書架上。 \n 被媒體譽為「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則自謂「百歲學人」,自言:「從81歲開始作為1歲。耄耋之年,自我掃盲。『朝聞道,夕死可矣』,是最好的長生不老滋補品。」在陳光中看來,周有光的傳奇不僅是他的健康長壽,也不僅是他的筆耕不輟,他所真心敬佩的,是周有光藐視俗流、敢說真話的勇氣,以及豁達樂觀的人生態度。

  • 105歲周有光:生活似神仙

    被譽為「漢語拼音之父」的周有光,1月13日剛過105歲生日。他的一生很有趣,早年與崑曲研究家張允和的愛情故事,與連襟沈從文的交往,學術領域橫跨金融與語言學兩個極端,但百歲之後,他卻像回春般,與年輕人一樣用電腦寫稿,更透過電腦世界,建立視野廣闊的世界觀再回頭來看中國百年近代史。 \n雖然愛妻張允和已在2002年以93歲高齡去世,晚年鮮少出門,多在家寫書的周有光,卻總是以樂觀的態度面對生活,他笑說:「我看著私塾變成了洋學堂,從留辮子到剪髮;看著家裡從原來點洋燈變成點電燈,用上了電腦,還有手機,萬里之外的人跑到耳朵旁邊了。不是過上神仙生活了嗎?」 \n從經濟栽進語言學 \n周有光家族的祖籍為江蘇宜興,曾祖父曾是清朝的官員,同時也在常州經營棉紡、織布、當鋪等產業,算是官宦富豪之家;不過,清朝咸豐年間,太平軍攻打常州時,他的曾祖父全力支持清軍守城,以家產供守城清軍軍餉,無奈常州城被攻破,曾祖父投水自盡,周家的雄厚家財盡失,從此家道開始衰敗;幸好有親戚資助他200元大洋,他才順利前往上海念大學,奠定往後發展的學術基礎。 \n有趣的是周有光並不是一開始就對語言學感興趣,早年他是學經濟出身的,不論在學校或是畢業後工作,都與錢有關,當時對語言學、文字改革產生興趣,後來還參加拉丁化新文字運動。 \n周有光回憶說,他在聖約翰大學攻讀文科,但較偏重經濟學方面,主要是學經濟的技術。對周有光來說,他在聖約翰大學中,學會了自學及獨立思考,印象很深刻的是進大學第一次去報到,學校給他一張卡片,他的名字中文,也有以上海話拼的羅馬字,因此,一進學校就懂得什麼是羅馬字管理法,這就是科學管理,也是他開始接觸漢語拼音的時刻。 \n為什麼學經濟、在銀行工作的人,會成為一代語言學家呢?周有光表示,「我年輕的時候就注意到了從清末開始的文字改革運動,1918年北洋政府從古代漢字裡面簡化後整理、制訂注音字母,但只對中國人有用,外國人看不懂。因此,30年代拉丁化運動的時候,我就開始寫文章,我提出方言拉丁化方案不能各搞各的,要有一個共同的基礎,各種方案要溝通。」 \n1952年,當時爭論中國字母要怎麼拼音,是用注音還是其他方式,學界爭論得很厲害。在這個時候,周有光出版了《字母的故事》,主要介紹各國古今字母的發展和演變,1954年被當時擔任國家主席的毛澤東看中,不僅要他到北京開會,還把他留在北京,在新成立的文字改革委員會工作,從此一頭栽進語言學的世界裡。 \n雖然當時周有光等人暢議的漢字簡化倍受爭議,但他提倡的漢語拼音法,卻成為國際通用的拼音法,直接讓中國文化透過語言的力量傳播出去,貢獻良多。 \n與子偕老的愛情故事 \n除了在語言學上的成就外,周有光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與妻子張允和的愛情故事,2人相伴超過70年,幾乎不曾分離過。曾有媒體問他能活到這麼大歲數的祕訣,他笑說:「多情人不老。」 \n1909年7月25日出生的張允和,是安徽合肥的蘇州世家,父親是近代教育家張武齡,母親陸英是崑曲研究家,一家4姊妹都嫁給知名人士,大姊嫁給崑曲名家顧時雨(顧傳玠),張允和排行老二,三妹張兆和的老公是著名文學家沈從文,四妹張充和的夫婿是著名美國漢學家傅漢思。 \n周有光表示,與張允和結婚是偶然的,原先她是與妹妹周俊人同班,到家裡玩的時候相識,後來在杭州再次見面時,就開始談戀愛,1933年4月30日結婚,婚後夫妻倆就到歐洲留學。 \n當時因為張家太有錢了,還是個窮小子的周有光擔心自己養不起老婆,就寫了封信給張允和,表示:「我害怕不能給你幸福。」結果張允和寫了10頁信紙的回信,說,「幸福是要靠自己創造的。」這才結下良緣。 \n從世界觀點看中國 \n雖然已經105歲了,但周有光依然對所有的事保持好奇心,並堅持「必須從世界來看中國,不能從中國來看世界」,因此,他現在用電腦寫文章,笑說收入增加5倍;知道「谷歌」與中國的糾紛,還差點去看了《阿凡達》。 \n他表示:「中國在語言研究方面有很好的傳統,缺點是只研究中國不研究外國,只研究古代不研究現代。新時代語言文字的許多問題其實從清朝末年就開始了,古老的語言文字跟現代化不能配合。」 \n「漢字在世界歷史上占什麼地位?這個問題很重要,我從50年代開始研究,一直到80多歲把它寫成書,叫做《世界文字發展史》,補充了現代的知識,跟外國聯繫,把漢字的學問擴大到世界。文化不分國家,但我們這裏,《人民日報》好多文章還是老一套,現在大學政治課都是老師講給天花板聽。要從世界看國家,不能從國家看世界,老一套的宣傳遲早要改掉的。」周有光表示。 \n周有光 \n檔案 \n生日 \n1906年1月13日 \n原名 \n耀平 \n學歷 \n1923年-上海聖約翰大學 \n1925年-光華大學,1927年畢業 \n經歷 \n1933年,與張允和結婚。 \n1935年任教光華大學,在上海銀行有兼職。 \n1938年逃難到四川,先在新華銀行任職,後調入國民政府經濟部農本局任重慶辦事處副主任,主管四川省合作金庫。 \n1945年新華銀行工作,先後被派駐紐約,倫敦。 \n1949年任復旦大學經濟研究所和上海財經學院教授,並在上海新華銀行等兼職。 \n1954年被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邀請擔任漢語拼音方案委員會委員。 \n1955年10月參加全國文字改革會議、制訂漢語拼音方案,任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和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研究員、第一研究室主任,兼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 \n1958年在北京大學和人民大學講授漢字改革課程,講義《漢字改革概論》於1961年出版。 \n1969年被下放到寧夏平羅「五七幹校」勞動。 \n1979年4月國際標準化組織在華沙召開文獻技術會議,周有光在會上提議採用「漢語拼音方案」作拼寫漢語的國際標準。 \n1980年與劉尊棋、錢偉長共同擔任《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中文版的中美聯合編審委員會和顧問委員會委員。 \n1982年國際標準化組織通過國際投票,認定漢語拼音方案為拼寫漢語的國際標準。 \n1989年退休,繼續研究著述。 \n2005年出版文集《百歲新稿》。 \n2006年1月13日,周有光年滿100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