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潔淨空氣法的搜尋結果,共04

  • 《空汙法》修正草案送出衛環委員會 9條文保留

    《空汙法》修正草案送出衛環委員會 9條文保留

    立法院社福與衛環委員會今天繼續審查《空汙法》修正草案,若與日前順利過關的移動汙染源條文相比,固定汙染源方面朝野仍有爭議,會議主席邱泰源裁定《空汙法》修正案先送出委員會,9條保留到朝野協商,法案名稱仍維持《空氣汙染防制法》,未更改為空氣清淨法或潔淨空氣法。 \n \n 保留的條文可歸納為霸王條款、總量管制、生煤管制、天然氣上限、空汙費比例等5類。如爭議已久的環保署會同或會商經濟部,空汙嚴重時燃氣電廠可否解除上限?移動汙染源減少的空汙量,可否抵換到固定汙染源等?朝野都無法達成共識,必須留到院會解決。 \n \n 這次《空汙法》修正案有個亮點,就是第33條規定,固定汙染源因突發事故大量排放空汙時,須於1小時內通報主管機關,違者罰10萬至2千萬,若因而致人於死,最高處無期徒刑及罰金3000萬元。過去曾有輪胎或化工廠失火,民眾置身有毒空氣中,業者並未善盡告知責任,今後不能隱匿不報。 \n \n 環署空保處長蔡鴻德表示,有關警報的發布、通知及因應措施,法案三讀後會再擬訂相關子法,業者才有依據。發布範圍約固定汙染源下風3至5公里處,若有國中、小學等敏感族群更要優先通報,也會要求比照地震速報發出簡訊,並與鄰里廣播、電視跑馬燈等一起運用。 \n \n 環保署表示,條文用意是防止緊急汙染事件發生時業者不願通報,因此需以重罰配合。最高罰則是公私場所負責人未採緊急應變措施,或不遵守主管機關緊急命令因而致人於死,負責人處無期徒刑或7年之上有期徒刑,得併科3000萬以下罰金。致人重傷處3年以上或10年之下有期徒刑,得併科2500萬以下罰金;所謂公私場所負責人即指廠長。 \n \n 另外像工廠操作許可證每次展延以3至5年為限,有重大違規或在總量管制區內可縮減至3年以下。空汙費要成立基金管理,環團名額不得低於6分之1。各縣市訂定空汙防制計畫時須邀鄰近縣市參與,即「好鄰居條款」;還有鼓勵民眾檢舉的吹哨者條款等,也都在討論後通過。

  • 空汙法、空氣清淨法、潔淨空氣法 名稱3選1

    空汙法、空氣清淨法、潔淨空氣法 名稱3選1

    立法院衛環委員會今起逐條審查《空氣汙染防制法》修正案條文,但現有法案名稱藍綠都有意見。綠委劉建國等提案改成《空氣清淨法》,獲得藍委陳宜民支持,綠委吳焜裕等則提案改為《潔淨空氣法》,環保署則建議暫時維持現名。最後主席邱泰源裁定兩周後決定名稱,環保署也要仔細考量。 \n \n 劉建國表示,《空氣汙染防制法》的概念比較消極,是空氣品質出狀況才想辦法改善、防止惡化。今後應該要有比較積極的作為,像美國在這方面的立法精神就是如此,要主動提升空氣品質。 \n \n 藍委陳宜民也說,《空汙法》7年未修,時空背景有所改變,空汙已是危害健康的重要殺手,不能再採取被動消極的防範態度。而國外就是用《空氣清淨法》的概念,這次修法若能改為相同的名稱,會比較具備積極的精神,並能與世界接軌,改善空汙必也正名乎!這點很重要。 \n \n 綠委吳焜裕雖亦主張改名,但據他所知,無論改為《空氣清淨法》或《潔淨空氣法》,徵續的200多個子法或相關規定都要變動,感覺上有點麻煩。藍委王育敏則認為只是改名罷了並不困難,之前與衛福部有關的法案也是如此,要改就一次改完。 \n \n 對於立委的看法,環保署空保處長蔡鴻德回應,這次修法已參酌美國《空氣清淨法》的精神。且這次是法案大修,很多條文都要仔細討論,若再加上法案改名,牽動範圍更廣,可能會人仰馬翻;可否先不考慮,等下次小修時再列入討論。 \n \n 環保署長李應元也說,事情有優先順序,這次先處理《空汙法》修正案,先讓法案上路把空汙問題處理好。等1年或2年後環保署升格為環資部,再連同《水汙法》、《土汙法》、《廢管法》等一起修改名稱,或許更為理想。 \n \n 李應元又說,主要是空汙防制很急迫,且這次的修法精神與美國《clean air act》殊無二致,如果現在改名會有上百個子法跟行政命令要跟著改,會影響行政效率和推動空汙防制的進度。 \n \n 最後主席邱泰源幽默的說,就像命名一樣,等孩子大一點再說。兩周後再來確定法案名稱,大家再回去想想看,也讓環保署有思考的空間。

  • 倫敦霧霾揮之不去

     過去歐洲各國因柴油較汽油相對乾淨,大力推廣柴油汽車,但柴油產生的二氧化氮,卻成為反噬城市居民健康的殺手。巴黎、雅典等都市誓言未來10年禁絕柴油車,倫敦也祭出多項反空汙的新法令。 \n ■In cities across environmentally minded Europe, NO2 levels are substantially higher than in North America, or even in Asian and African megacities whose names have become bywords for dirty air. \n 一天到晚灰撲撲的英國首都倫敦有霧都之稱。周末晚間在牛津街商圈,血拼族熙來攘往穿梭在賣場搶便宜,但他們卻吸入大量的毒氣。67歲老翁康奎斯特說,「這空氣恐怖透了。」空氣中瀰漫著濃烈柴油味,「計程車招呼站就在這,車子一發動,那味道真嗆」。「這是倫敦空氣最糟的地方。」 \n 工業革命後,煤炭燃料在倫敦被廣泛使用,而燃煤導致的空氣汙染中,最嚴重、造成最廣泛健康威脅的公害,莫過於1952年12月,當時有至少4,000人在不到一星期內因此枉送性命。 \n 政策失誤是元凶 \n 儘管這場令人色變的煙霧災難,因而催生多項燃料使用法規,以及制定禁止工廠排煙的標準,但倫敦對柴油車的過度依賴,為它在一項臭名昭彰的排行榜拔得頭籌:二氧化氮汙染,而它就是一甲子前,在短短七天內毒死4,000市民的凶手。 \n 無論是在倫敦,抑或是有心推廣環保的歐洲,二氧化碳濃度都遠遠超過北美洲,甚至是亞洲、非洲一些被認定為髒空氣代名詞的大城市。箇中原因,就是數十年來,英國官方為鼓勵消費者購買理應更乾淨的柴油汽車、卡車,而推出的種種優惠方案。 \n 倫敦國王學院空氣品質研究中心的主管富勒直言,「這是徹底的政策失誤,沒人能辯解。」 \n 歐洲各市長為求城市重拾乾淨風貌,紛紛對柴油宣戰。去年12月,法國首都巴黎、希臘首都雅典、西班牙首都馬德里,以及北美墨西哥的首都墨西哥市市長,共同宣布一項在未來10年內完全禁止柴油車上路的方案。巴黎市長伊達格女士疾呼,「我們再也不能忍受空汙以及它引發的健康問題和死亡,尤其是它對脆弱市民的傷害。」 \n 倫敦市長漢恩雖然採取的對策不如上述大城,但他已把降低空汙定為施政施政重點,把乾淨空氣運動經費加倍,承諾投入數十億英鎊,並且宣布多項措施,讓仰仗柴油的城市運輸大軍─數千數萬輛計程車和巴士─快速轉型,改以電動車和油電混合車取代。 \n 每年1萬人因空汙早死 \n 漢恩指出,倫敦每年有1萬人因空汙相關疾病早死,「對抗劣質空氣是當務之急。」 \n 自從中世紀以來,空氣品質就是倫敦的老問題。19世紀工業革命過後,急遽的工業化和都市擴張,整個維多利亞時代倫敦處在霧氣迷濛中,在文學作品中,霧都看似浪漫,但卻有1/4人口死於空汙引發或加劇的疾病。 \n 1952年死亡煙霧4年後,全球第一樁《潔淨空氣法》(Clean Air Act)應運而生,並對熔爐、火爐的使用加以規範,若干地區全面禁用燃煤。但這些立法反倒讓國會議員,產生空汙因此滅絕的錯覺。包括英國在內,歐洲各國因柴油車排放的二氧化碳低於汽油,因而大力推廣柴油汽車,孰料一番美意反倒引狼入室─柴油為二氧化氮的主要來源,它不但傷肺也與呼吸道和心臟疾病息息相關。 \n 在2016年倫敦的二氧化氮濃度總和就跨越歐盟一年標準值,而牛津街正是英國二氧化氮汙染最嚴重的區域之一。

  • 美告排氣造假 福斯汽車恐賠6613億元

     德國汽車業巨擘福斯(Volkswagen)排氣造假風暴繼續延燒。美國聯邦政府司法部4日向福斯提出民事訴訟,指控其在將近60萬輛汽車安裝作弊軟體以規避廢氣檢測,涉嫌違反《潔淨空氣法》。如果福斯敗訴,賠償與罰金總額可能超過200億美元(台幣約6613億元)。 \n 美國聯邦司法部代表環保署向底特律地方法院提民事訴訟,指控德國福斯汽車集團在旗下將近60萬輛的柴油引擎VW、奧迪與保時捷新車安裝「作弊軟體」,於廢氣測試時啟動來降低溫室氣體排放,以便符合聯邦政府的嚴苛環保標準。然而車子上路後排放的溫室氣體竟然超標多達40倍。 \n 起訴書顯示,福斯被控違反《潔淨空氣法》,罪嫌有4項,包括竄改氣體排放控制系統與違法卻知情不報。起訴書未寫明具體求償金額,但提出每輛車賠償37500美元,每個作弊軟體賠2750美元。如果福斯敗訴,可能得付出200億美元以上賠償金。 \n 司法部助理部長克魯登表示,「汽車製造商不擔保品質,反而操弄排氣控制系統。這種行徑破壞公眾信任,使大眾健康陷危機,也陷競爭同業於不利地位」。 \n 福斯集團美國分公司發言人吉尼方4日表示,公司會持續配合所有政府部門的調查。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