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瀕海作戰的搜尋結果,共13

  • 伊朗三體驅逐艦亮相 神似美獨立級瀕海戰艦

    伊朗三體驅逐艦亮相 神似美獨立級瀕海戰艦

    伊朗海軍最近在首都德黑蘭舉行「海軍成就展」,展示了具有科幻風格且引人注意的三體隱身導彈驅逐艦模型,從外形來看,酷似美國海軍的瀕海戰鬥艦。尤其人訝異的是,這款導彈驅逐艦排水量只有3000噸,但卻配備了96單元導彈垂直發射器,直追大陸055萬噸驅逐艦112單元垂發數量。

  • 碰碰船?美軍瀕海戰艦在港內與商船擦撞

    碰碰船?美軍瀕海戰艦在港內與商船擦撞

    剛完成交付的比靈斯號(LCS-15,USS Billings)瀕海作戰艦,在加拿大蒙特婁的港口內與另一艘散裝貨船蘿絲-迪斯甘斯(Rosaire Desgagnes )發生擦裝,軍艦的右側明顯的受損,美國海軍正在評估損失的情況,並調查事故發生的原因。 \nThe Drive報導,比靈斯號屬於自由級(Freedom class),美國海軍才在最近剛剛接收,母港設在佛羅里達梅波特海軍基地(Naval Station Mayport),原預計在7月1日舉行成軍典禮,結果卻遇上撞船的事故。海軍陸戰隊發言人告訴海事執行委員會說,比靈斯號的右舷已經損壞,還在進行全面的損壞評估。所幸,碰撞並未造成兩艘船上的人員受傷,不過目前還沒有關蘿絲-迪斯甘斯號的損害情況消息。 \n比靈斯號始建於2014年,在威斯康辛州的芬坎蒂尼-馬里蘭特海洋造船廠(Fincantieri Marinette Marine)造船廠,2017年下水,2019年2月於正式交付海軍。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是自由級的的主要承包商,但義大利造船廠芬坎蒂尼海洋集團是分包商,負責建造的是芬坎蒂尼的美國子公司。 \n這艘新的自由級是在密西根湖裡建造的,因此交付出後必須駛過五大湖與聖船於6月初離開造船廠前往梅波特。交付後,新的自由級LCS必須駛過五大湖和聖羅倫斯海道,才能進入大西洋。然而五大湖在冬天常遇冰封,航行時間只有在夏季,因此新的自由級在出廠後,會在蒙特婁待一段時間。 \n比靈斯號的事故不會影響瀕海作戰艦的前途,因為美國海軍已經對所有的瀕海作戰艦失去信心,不管是自由級或是獨立級,都暴露瀕海作戰艦,作戰能力有限的問題,因此他們已經不喜歡這型軍艦了,促使美國海軍在2017年啟動了新的巡防艦計劃(FFG-X),他們將在今年選出一種成功的設計。

  • 洛馬退出美海軍新世代導彈巡防艦FFG(X)競標

    洛馬退出美海軍新世代導彈巡防艦FFG(X)競標

    洛馬公司周二向媒體表示,該公司將不會參與美海軍新世代導彈巡防艦FFG(X)的設計競標,原先提出的以自由級瀕海戰艦(LCS)為架構的計劃將放棄,雖然不競標成為主要承包商,但未來仍希望與得標者密切合作,進行包括雷達、戰管、射控等子系統的研發製造。 \n \n洛馬公司副總裁狄佩脫(Joe DePietro)向《美國海軍學院新聞網》(USNI)表示,該公司選擇專注於開發巡防艦作戰系統和其他子系統,不打算以自由級瀕海戰艦為基礎進行FFG(X)的設計競標。 \n \n他說,在審查了整個計劃後發現,由於在此一計劃中已有部份專案已經有既定安排,例如指定洛馬設計以神盾系統為基礎的戰鬥管理系統COMBATSS 21,還有Mk-41垂直導彈發射系統、反潛系統及電子戰平台整合,因此洛馬公司決定不參與競標做為FFG(X)的主要承包商。 \n \n報導說,洛馬公司已經於5月23日通知美海軍上述的決定。消息人士指出,洛馬公司的自由級LCS雖然通過了FFG(X)計劃2次審查,但該公司認為FFG(X)要求的功能太多,自由級LCS架構將難以應付。 \n \n去年,洛馬公司與其他4家承包商各獲得1500萬美的初始設計經費,以建造20艘為初步目標設計新世代導彈巡防艦。洛馬提出的架構是以自由級LCS為基礎,另外4家參與競標的是亨廷頓英格爾造船廠(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奧斯托(Austal USA)、意大利的Fincantieri 造船公司,以及通用電力貝斯鋼鐵廠(General Dynamics Bath Iron Works)。 \n \n美海軍計劃在2020年公布最終設計細節以及建造FFG(X)的得標廠商者,並在同年簽訂建造合約。 \n

  • 20年花費近兆 美軍終承認瀕海戰艦徹底失敗

    20年花費近兆 美軍終承認瀕海戰艦徹底失敗

    瀕海戰艦(LCS)計劃可能是美國海軍有史以來最悲慘的錯誤,前後搞了20年、花了約300億美元(合台幣0.95兆)買下35艘。美軍最後終於認識到,這艘不斷變更任務、設計與裝備,還持續追加預算的戰艦根本無法開出港口作戰,只好回頭尋找升級版的導彈護衛艦。這個花錢又無用的戰艦計劃,讓許多人不禁懷疑美國海軍的智慧與能力。 \n \n據《國家利益》報導,原本設定為低價、快速、靈活容易建造的瀕海戰艦,概念形成於上世紀90年代,這種輕便戰艦採用模組化設計,具體任務包括水面作戰、反潛戰和掃雷等等。該船原訂生產55艘,因此為加快建造速度,美海軍找了兩家造船廠─洛馬公司的威斯康辛廠與阿拉巴馬州的奧斯托(Austal)造船廠─同時進行建造,這個做法讓生產成本的控管變得非常複雜。 \n \n報導說,從一開始生產搞得很複雜的結果就是建造成本不斷上升,2016年美國會監督報告指出,原訂每艘船造價2.2億美元,但最後發現已造好的32艘總共花了210億美元,相當於每艘6.55億美元,膨脹了幾乎3倍。在模組化的任務包上,還另外增加了76億美元。 \n \n到2018年底為止共有16艘交付海軍服役,其中4艘是試驗船,6艘是訓練船。也就是說,到2019年理論上只有6艘瀕海戰艦可以進行部署。可部署戰艦數量隨著新艦艇的陸續完成而增加,但是瀕海戰艦使用上不斷出現問題,妥善率極低,讓人懷疑美海軍到底有沒有智慧進行這項投資。 \n \n美國海軍學院(USNI)新聞網報導說,2016年所有的瀕海戰艦都靠港整備,進行指揮控制以及人員配置工作,按理至少在2018財年要有3艘船服役,但實際上2018財年全年,美海軍部署瀕海戰艦的數量是「0」。2018年4月此事被披露後,雖然預定每年還是要交付4艘瀕海戰艦,但海軍已不再公開它的相關新聞。2019年初,海軍聲稱至少有3艘將在當年9月財政年度結束之前部署。後來的確在2019年部署了3艘,2020年又部署了一艘,其中還對外宣稱要支援底特律發起的打擊毒品行動。 \n \n報導指出,瀕海戰艦計劃自國會通過預算後多次進行重大變更,最初是由於成本超支,後來測試與部署期間發現生存能力和殺傷力不足,任務模組也全部出現嚴重的技術問題和進度延宕。 \n \n現在,美海軍已宣布放棄該計劃的2個基本理念:多任務艦艇、任務模組化與新式的人員配置。此後每艘瀕海戰艦任務將單一化,並增加船上人員組成固定的技能編組。 \n \n最終在花了近20年的時間後,美海軍終於承認瀕海戰艦計劃徹底失敗,於是將購入瀕海戰艦數量從55艘砍至32艘,美國國會還意外地增加了3艘,總數成為35艘,前後共花了300億美元。 \n \n報導最後說,被砍掉20艘之後,美海軍打算另外購買新型導彈護衛艦來替補,2019財年已向國會提出造價約10億美元的第一艘新船。新護衛艦將是一艘擁有大型機組和硬線系統的傳統船隻,希望它能更容易使用與部署,至少不會是只能放在港口參觀的戰艦。 \n

  • 陸首艘出口馬來西亞瀕海戰艦下水

    陸首艘出口馬來西亞瀕海戰艦下水

    馬來西亞皇家海軍向中國大陸購入的首艘瀕海戰艦(LMS)已於15日下水,這是中國大陸首次出口到馬來西亞的水面艦艇,總共採購4艘,價值2.5億美元左右。 \n \n《新浪軍事》報導,根據中共與馬國簽署的合同,馬國皇家海軍一共將從引進18艘LMS,首艘2018年7月開工,LMS將會替代馬來西亞皇家海軍現役多種近海作戰艦艇,新的LMS瀕海戰艦將可以簡化型號,並降低後勤保障費用。此前馬方曾經要求第1批4艘之中前2艘由中國大陸船廠建造,後2艘轉讓技術在馬國內造船廠建造,不過為了節省費用,馬方決定所有4艘都在大陸武船集團建造。 \n \n報導說,LMS全長約68公尺,滿載排水量約680噸,相當於一艘輕型護衛艦。採用柴油主機,有消息稱說馬國選擇採用德國MTU主機,雙軸推進,最大航速22節,在15節航速下續航能力可達2000海里。 \n \nLMS採用深V線型、平甲板船型,高速性能較好,主要執行中近海巡邏、護漁、救援等任務,因此艦載武器、電子設備相對簡單,主要武器包括艦艏1門遙控30毫米艦炮,另外還有2挺12.7毫米機槍,主要探測器包括主桅杆上面1部對空/對海搜索雷達、導航雷達以及光電火控、通信/資料鏈系統等。另外可加裝其他系統和設備,並接入艦載自動化指揮系統。 \n \nLMS最大特點是實現模組化,能夠配備不同的任務模組,艦艉可以容納6米長的集裝箱模組可安裝如巡邏、護漁、救援等不同設備,還可以裝備無人機、剛性小艇施放滑道等,是一種造價低廉的多用途艦艇,首批4艘單價大約在6千萬美元左右,比馬國海軍現有吉達級輕型護衛艦單價超過2億美元便宜許多,未來會替代吉達級執行近海巡邏任務。 \n

  • 美新世代巡防艦FFG(X)將成未來機器人艦隊指揮艦

    美新世代巡防艦FFG(X)將成未來機器人艦隊指揮艦

    從美國海軍最近向造船業提出的新型護衛艦設計要求規劃案(request for proposals)顯示,新世代導彈巡防艦FFG(X)必須支援廣泛的無線電傳數據鏈功能,包括Link 11、Link 16、衛星通信和通用戰術網絡數據鏈(Network Tactical Common Data Link)。此種高頻寬數據鏈需求意味著美海軍將以新世代導彈巡防艦做為無人水面艦艇的指揮艦。 \n \n《海軍學院新聞》(USNI)網站指出,FFG(X)原本規劃成小型、造價低廉、具有適度作戰能力的艦艇,做為大型巡洋艦或驅逐艦的支援艦。但自巡防艦概念形成後的5年間,已發展出愈來愈多的功能,其武器與傳感器規模已逐漸接近大型艦艇,甚至還可以為未來的升級提供更多的空間與能力。 \n \n報導指出,海軍預計在首艘FFG(X)原型艦上花12億美元,此後建造的19艘同型艦艇上,原則每艘不超過9.5億美元。相較2018年的瀕海戰艦(LCS)造價,在扣除外配武器後,每艘約耗資6.5億美元,FFG(X)費用高出不少。 \n \n目前美海軍設定的初步規模為:長約400英尺(122公尺)、排水量約5000噸,型大概是現役柏克級導彈驅逐艦的一半。海軍同時預計在2020~2030年間購買20艘FFG(X),用以取代先前計劃購入的瀕海戰艦。 \n \n海軍設計要求規劃案指出,做為海軍分佈式海上作戰概念的一部分,FFG(X)輕巡防艦將增強海上傳感器和武器的戰力,擴大整體艦隊戰術場域,同時挑戰對手的情報、監控、偵察與追踪能力。 \n \n報導認為,這樣的規劃最終無可避免地會成為一個無人艦艇編隊的概念,它們將以各種傳感器與武器來擴大艦隊的感知能力與攻擊範圍。海軍的規劃案也提到,「FFG(X)將做為新興綜合海軍戰術戰網絡中的主要傳感器節點。」 \n \n美媒《國家利益》指出,美海軍陸戰隊負責人威廉.加利尼斯(William Galinis)已在1月表示過,美國海軍已在過去的6、7個月內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為大型遠程操控船艦制定了正式計劃,其中至少涵蓋兩種遠洋機器人戰艦。其中之一是中型無人水面艦艇,大小與國防高級研究署(DARPA)的132英尺實驗性「海上獵人」(Sea Hunter)機器人艦艇相當,它將充當前線偵察員和誘餌,艦艇上攜帶傳感器和干擾設備。另一款無人艦艇則更大些,與傳統巡防艦差不多,海上穿透力更強,配備導彈發射器,但需要其他艦艇提供目標數據。 \n \n分析認為,美國政府支持將海軍艦艇擴增至350或355艘的規模,這個數目與今年初的287還有不少差距。但如果要用建造大型艦艇來擴增數目,經費上顯然不足,美國國會研究處的數字表示,要實施355艦計劃,每年要花費230億美元,但目前海軍每年只有150億美元的造艦預算。因此必須從海軍艦艇的結構調整上著手,其中使用低造價的無人艦艇就是個極可行的辦法。 \n

  • 美發展新型態進攻型水雷戰術 瀕海戰艦挑大樑

    美發展新型態進攻型水雷戰術 瀕海戰艦挑大樑

    美國海軍正在積極推動一種針對水面與水下艦艇的全新戰術──進攻性水雷,同時準備一套應對水雷的複雜防禦戰術。目前這些水雷戰術與防禦演練,正由美海軍獨立號瀕海戰艦(USS Independent, LCS-2)積極進行。 \n \n據《權威戰士》(Warrior Maven)網站報導美國海軍遠征作戰部主任大衛.考夫曼(David Coffman)在最近的海軍協會研討會上說,美國海軍將制定一項水雷作戰計劃,包括進攻性水雷戰術。同時要求海軍作戰部長在接下來的90天內簽署此一計劃。 \n \n報導說,包括淺水和深水區的水雷作戰在全世界都迅速發展,其中包括很多美國的潛在對手。美國計劃利用自已的優勢運用進攻性水雷技術,同時也加強對抗敵人的水雷威脅。 \n \n美海軍領導人已經意識到,目前有大量技術先進的深水水雷不僅會應用於沿海地區,同時也會運用於廣闊的藍海開放區域。雖然海軍正在對水雷作戰計劃進行審查,但考夫曼表示,海軍的進攻和防禦性水雷戰術將依賴美國在海上的技術優勢。 \n \n報導說,這些先進海上技術將包括一些基本的能力如先進的聲納、靜音技術和能由潛艇發射的無人偵測裝置。而進攻性的水雷將包括更多先進技術,包括具有探測與隱形功能的武器,每種武器也有不同的技術要求。 \n \n而水雷不論是隱蔽性或非隱蔽性的,都是阻止敵方進入重要戰略位置的武器。這種新興海軍水雷戰術已經發展出多樣化的面貌,例如視頻導引的海底無人機炸彈、無人偵測裝置或傳感器,以及先進的空中掃雷技術。 \n \n報導表示,這一系列戰術應用,部份將由海軍的獨立號瀕海戰鬥艦的水雷對抗任務(MCM)進行,相關訓練將包括專門配置的MH-60直升機、可在甲板安裝的無人機掃雷裝置,以及用於探測海底水雷的深潛掃雷無人機。整合這些技術的MCM系統預計於2022年投入使用。 \n \n此外,海軍還開發了機載雷射探測系統(ALMDS)用以偵測水雷,它將使瀕海戰艦的作業範圍更加安全。研究人員也預備以人工智慧來加強雷射探測系統的功能,讓水雷對抗任務更加自動化。 \n \n報導指出,海軍現在可以使用聲納和視頻導引的水下導彈來攻擊和摧毀海底的敵方水雷,加強對潛艇和水面艦艇的保護,同時為海上作戰行動帶來新的作戰能力。 \n

  • 續推台海南海自由航行 美增派4瀕海戰艦駐星

    續推台海南海自由航行 美增派4瀕海戰艦駐星

    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約翰.理查森(John Richardson)表示,美國海軍正準備將最多4艘的瀕海戰鬥艦(LCS)輪流部署到新加坡,以繼續在南海的「自由航行」任務。不久前通過台灣海峽的導彈驅逐艦與巡洋艦,也是為在國際水域展示自由與開放航行,所有各方都應該以安全和專業的方式執行,美國海軍將繼續與全球的盟友和合作夥伴一起執行此類行動。 \n \n據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USNI)報導,理查森最近在澳洲與東南亞訪問,在馬來西亞時表達了前述說法,不過他不願談論4艘瀕海戰艦部署到新加坡的具體日期,只強調要運用瀕海戰艦輪流部署與美國的盟友和夥伴進行更多接觸,繼續用瀕海戰艦和其他類型艦艇倡導「航行自由」。 \n \n報導說,瀕海戰艦在新加坡部署在2011年已經確定,但受到一些不確定因素干擾,至今只進行了3次單艦部署,現在要吸取以往部署的經驗,對部署任務進行調整。 \n \n理查森強調,在太平洋海域作業的國家必須遵守《海上意外相遇準則》(Code for Unplanned Encounters at Seam, CUES)的規定,避免誤判與情勢升級。雖然美國海軍和中國海軍在該地區基本都是按照國際有關規則作業,但最近迪凱特號(USS Decatur, DDG-73)和一艘共軍052C型驅逐艦之間的摩擦,顯然並未依照規定進行。他呼籲要遵守雙方商定的準則,保持專業與安全地執行任務。 \n \n理查森還為美國的「自由航行」辯護說,航行自由是對全球海域過度聲張權利提出質疑的動作,不僅僅是針對南海南中國海,美國海軍將繼續與全球的盟友和合作夥伴一起執行此類行動。例如最近導彈驅逐艦威爾伯號(Curtis Wilbur, DDG-54)和導彈巡洋艦安提塔姆號(USS Antietam, CG-54)通過台灣海峽,都是為了在國際水域展示自由和開放的航行,所有各有關方面都應該以安全和專業的方式進行。 \n

  • 新型拖曳式防禦模組 美瀕海戰艦變身「魚雷殺手」

    新型拖曳式防禦模組 美瀕海戰艦變身「魚雷殺手」

    美國海軍正在推動大規模瀕海戰艦( Littoral Combat Ship )改進計劃,除配備新型具有「軟殺傷」(soft-killng)等反制功能的艦船防禦系統,使它能夠識別、跟踪與摧毀敵方魚雷。同時在此基礎上擴增瀕海戰艦的反潛、水面戰鬥能力,與對空、對地防禦效能。 \n \n據《國家利益》網站報導,軍方的計劃是為瀕海戰艦配備AN / SLQ-61輕型拖曳式魚雷防禦任務模組(TDMM),具備「魚雷殺手」功能,以加強該船在淺水域與廣域海戰中存活能力。幾個月前,新的魚雷防禦模組已完成海上測試,預備裝配在瀕海戰艦上服役。 \n \n海軍官員指出,魚雷防禦模組使用水下聲響投射器,連接船尾的探測纜線,用以識別聲響回授及導線引導的魚雷。水下聲響探測方式與地面雷達技術非常相似,可以分析回授信號,以此確定敵方威脅的距離、形狀和速度。目前海軍有一型AN/SLQ-25「水妖」(Nixie) 的類似系統,新的輕型魚雷防禦模組是專為瀕海戰艦與小型戰艦而設計。 \n \n報導說,這種軍事技術增加到瀕海戰艦與海軍的戰艦發展策略是一致的,該戰略希望擴大瀕海戰艦的任務範圍,包括更廣泛的水面作戰可能性。海軍甚至想要把瀕海戰艦發展成多功能反潛任務平台,讓它的武裝能適應更大型的海上作戰需求,如此可以讓瀕海戰艦能在大型船艦無法進入的淺水區域、島嶼與海岸執行更多樣的任務。 \n \n新的魚雷防禦對策也改變了瀕海戰艦進行海戰的方式,目前海軍準備在艦上裝置可進行超視距攻擊的導彈。此外,其反潛任務還將裝備包括MH-60「海鷹」直升機所使用的反潛搜索聲納和輕型魚雷,對地面攻擊武器則預備在2020年前增加配備雷射導引的地獄火(Hellfire )導彈,可以用來防禦敵方直升機、無人機、小型船舶甚至一些水面艦艇。 \n

  • 美海軍計劃建造防空型強力巡防艦

    美海軍計劃建造防空型強力巡防艦

    美國海軍正在認真思考如何升級未來的巡防艦(Frigate),特別強調防空作戰能力,同時也要顧及水下和陸地目標的威脅,這顯示美國海軍認為現有的瀕海戰鬥艦(LCS)必須升級,或者再設計專職的防空巡防艦。 \n \n防衛新聞(Defense news)報導,美國海軍高層建立了一個名為「需求評估小組」(RET)的研究團隊,研究巡防艦隊如何有效地提升區域的防空能力,以保護其他低武裝的後勤船隻 ,比如燃油、彈藥備件和食物的供應船團。目前美國現有的護衛艦雖然裝備有反艦飛彈和防空飛彈,但是能力僅足夠自保而已。 \n \n事實上,現有的美國海軍艦隊中,是以8000噸的阿利伯克級神盾驅逐艦(Arleigh Burke class)為主力,總數超60艘;其次是提9000噸的康德羅加級神盾驅逐艦(Ticonderoga-class),總數22艘。兩者性能差異不大,操作成本與操作人數也差不多。至於小尺寸的船艦則是派里級防空巡防艦(Oliver Hazard Perry frigate,FFG-7),與新式的瀕海戰鬥艦;但是瀕海戰鬥艦防空火力不足,而派里級已在2015年全部退出現役,或拆解,或轉送盟國。(包括中華民國海軍也取得2艘) \n \n根據RET的一份研究草案指出,理想的巡防艦至少要具備先進海麻雀飛彈(ESSM,最大射程50公里),而且數量至少要到16枚;或者採用更長射程的標準2型飛彈(SM-2),採用8單位的Mk41垂直發射系統兩組。SM-2是現役美國艦隊神盾驅逐艦主要防空武器之一。 \n \n假設新式巡防艦能夠安裝SM-2飛彈,那麼此型艦將需要一種尺寸小而高性能指揮和控制系統,目前RET正在委託雷神公司(Raytheon Company)研製此類雷達,並且使該型艦具有合作參與能力,以協同多艘船艦、飛機或岸上基地一起綜合作戰。總而言之,這意味著將來勢必要有接替派里級的新式FFG,也就是防空巡防艦。 \n \n美國海軍代表秘書桑.史托利(San Stackley)說:「我們認為在現在的海上威脅中,需要面對高強度的空中、海上、水下、和陸地的敵人,因此多功能的防空巡防艦確有必要。」 \n \n美國海軍目前的困境是瀕海戰鬥艦性能無法接替派里級防空巡防艦留下的空缺。一些海軍戰略家,比如 2012年共和黨總統競選者的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的海軍顧問們,他們就曾經提議,應該要在派里級的設計基礎上建造新式的防空巡防艦。 \n \n若要設計新式的防空巡防艦,海軍官員表示,首先必須要有良好的生存能力,這包括堅固的船體結構,具有備用推進能力,分隔艙間設計,以提高了生存能力。其他生存能力的改善可能包括甲板護甲、重要艙室的裝甲等。 \n \n根據海軍文件草案,新式防空巡防艦必須在未來4年(2020年之前)內完成首艘,時程相當的趕,這顯示海軍會希望趕緊沿用目前的成熟科技來打造,不企求新技術的突破。現在有能力立刻設計新艦的應該是洛馬集團與諾格集團,他們現在正在打造瀕海作戰艦,至少還有2艘的訂單。他們可能會直接沿用瀕海作戰艦的技術,到未來的防空巡防艦草案上。 \n

  • 又壞了!美瀕海艦9個月壞4艘

    又壞了!美瀕海艦9個月壞4艘

    今年可稱是美國海軍瀕海戰鬥艦計劃最糟糕的一年。獨立級瀕海艦科羅拉多號(LCS-4 Coronado)在中太平洋中部巡弋時發現推進段故障,決定回到夏威夷修復。這是從去年12月以來,第4起瀕海作戰艦的故障事故。 \n \n國防新聞(Defense NEWS) 報導。科羅拉多號先前剛完成2016環太平洋聯合軍演,科艦試驗性的裝上魚叉飛彈進行實彈射擊,結果因為雷達導引設備與飛彈沒有整合成功,使得完全沒有找到目標。 \n \n之後原先計畫前往新加坡,結果在週一時發生引擎故障,軍艦只能以時速18.5公里的慢速返回1500公里外的珍珠港基地。目前故障的原因還並不清楚,一切都要進船塢之後才能知曉。 \n \n上一起瀕海艦的意外是在7月發生的,自由級自由號(LCS-1 Freedom)引擎艙進水失去動力,隨後自行修復。更慘重的損壞事故發生在今年1月,自由級沃斯堡號(LCS-3 Fort Worth)因為操作失當造成齒輪箱嚴重受損,近日以拖行的方式從新加坡拖回聖地牙哥。去年12月,同為自由級的密爾瓦斯號(LCS-5 Milwaukee)在服役20天後就引擎故障被迫回港。 \n \n關於瀕海艦的頻頻故障,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約翰•理查森上將(Adm. John Richardson)發表聲明:「LCS的故障原因包含人為因素與設計因素;比如沃斯堡是人為操作失誤,這方面要從培訓過程解決,。還有控制系統的毛病,比如密爾瓦基號是軟體的出錯,現在已經在所有同型軍艦上修正。」 \n \n \n \n

  • 美最先進瀕海戰鬥艦奔星國

     美軍太平洋艦隊2月28日宣布,駐紮在加州聖地牙哥的一艘瀕海戰鬥艦「自由」號(LCS─1)於3月1日啟航,前往新加坡部署8個月。去年美軍已做過宣示,部署則是化為實際行動。目的自然是針對中國大陸而來。 \n 美國的瀕海戰鬥艦「自由」號有91名船員,將先前往夏威夷與關島,隨後前往新加坡參加國際海事防務展以及東南亞多國水上戰備訓練。部署新加坡期間,「自由」號的母港仍將在聖地牙哥。這也是美軍首次以常駐海軍部署在新加坡,重回亞太地區的力度不言可喻。 \n 太平洋艦隊司令塞西爾說,這是「自由」號首次部署到亞太地區,表明美國海軍對維護該地區安全與穩定的決心。 \n 瀕海戰鬥艦 亞太爭霸 \n 瀕海戰鬥艦是美軍所擁有最新式戰艦,擁有速度快、多用途及在淺海作戰的優勢。美國海軍將裝備55艘瀕海戰鬥艦。 \n 056型 東海、南海主力 \n 相對於美軍的動作,中國海軍於2月25日正式服役的新一代隱形護衛艦首艦582艦,被西方國家認為是中國海軍未來在東海與南海巡邏的主力。中國056型護衛艦首艦582艦2月25日,在上海舉行交付給中國海軍,2000年開始著手研發056型護衛艦,排水量為1440噸,相比中國的主力戰艦054A型護衛艦(排水量4000噸)尺寸要小,但機動性能更出色。大陸總共將建造20艘056型護衛艦以取代老式戰艦,在南海和東海水域加強巡邏和護航。 \n 大陸向南海部署新型隱形戰艦,美國也在新加坡部署最新隱形瀕海戰鬥艦「自由」號。相比美軍動輒上萬噸的主力艦艇,瀕海戰鬥艦3000噸的排水量只能算小船。 \n 2021年底前美國海軍將擁有24艘瀕海戰鬥艦,其中16艘將分配給太平洋艦隊。「自由」號瀕海戰鬥艦部署在新加坡。在於南海是重要的運輸通道,世界貿易的40%運輸要經過南海。美國此舉就是為應對在南海因領土糾紛可能發生的武力衝突。而中美隱形護衛艦在南海正面對峙的可能性增大。 \n 中美隱形護衛艦雖然在設計思路和使用環境上有相似,但兩種戰艦使命完全不同。056型護衛艦是著眼於改變中國海軍現役防禦體系,本質仍屬於海軍基地的防禦兵力。而瀕海戰鬥艦是美國海軍「由海到陸」的產物,當美軍掌握大洋海權後,借助這種小巧靈活的戰艦深入對手的近海水域,實施監控、精確打擊和「定點清除」。「自由」號瀕海戰鬥艦的部署可能會引發美國捲入南海爭端。

  • 美部署55艘戰艦 圍堵中國

     中國與部分亞洲國家因南海主權爭議僵持不下,反而給美國拉攏盟友圍堵中國的機會。《東方日報》報導,美軍為擴大在亞太地區輪流部署計畫,擬在扼守通往南海要道的麻六甲海峽,配置55艘近海作戰的瀕海戰艦,其中4艘會輪流駐防在新加坡,而被指變相在亞太長期駐軍。 \n 報導稱,美軍太平洋司令洛克利爾透露,美軍正逐步增強在亞太地區的軍事部署,首艘新型戰艦「自由」號瀕海戰艦(LCS)將於明年春季派駐新加坡,時間長達10個月。未來將配置55艘適合在近海作戰的瀕海戰艦,其中4艘將派往新加坡,並增加在菲律賓與泰國的戰艦部署。稍早,駐澳洲美軍也已展開部署,以強化對中國的軍事包圍。 \n LCS是美海軍新一代戰艦,具備反潛、掃雷與偵察等多種功能,艦長約130公尺,並具航速快、隱形能力強等特點,適合用於近海作戰。報導指,這批軍艦將以輪流部署方式,從而達到變相在部分亞太長期駐軍的目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