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灣裏的搜尋結果,共07

  • 八甲茶園種貓裏紅 石虎來做客

    八甲茶園種貓裏紅 石虎來做客

     全台首處石虎保育生態茶園在苗栗,苗栗市八甲茶園跨域合作,在農委會水保局台中分局、茶葉改良場、苗栗縣府支持下,不僅戮力推廣「貓裏紅」品牌,部分農友更實行友善耕作、參與生態監測,2年來經紅外線自動相機記錄,除有石虎,還有食蟹獴等多達8種保育類動物出沒。  水保局台中分局「友善實踐計畫」輔導團隊成員馬建安指出,2018年曾助八甲農友邱慶良茶園實施生態監測,成功拍到茶園第1隻石虎,後來茶園向慈心基金會申請「綠色保育標章」正式通過,此案成果良好,引來茶改場關注,並於去年起合作,目前八甲茶園還有3處茶園監測中。  馬建安表示,茶園剛開始以石虎為主,後來發現二級保育類動物食蟹獴也出沒,令監測人員吃驚,目前受監測的茶園內至少發現8種保育類動物,盼透過茶改場技術協助,八甲能有更多農友投入草生栽培、省水減藥等友善耕作模式,讓淺山動物與茶產業共存。  八甲茶園農友邱慶良自2011起,和苗栗市農會聯合推動貓裏紅茶,他不僅在八甲租茶園耕作,也在苗栗農工製茶科傳承製茶技術,他說「生產安全茶葉給消費者」是推動貓裏紅目的,因此全力配合生態監測。  水保局11日舉辦八甲茶友會,局長李鎮洋表示,透過輔導苗栗市農會與8處農會,選出苗栗貓裏紅茶、頭份東方美人茶、銅鑼杭菊茶、三灣綠茶、造橋酸柑茶、頭屋白毫烏龍茶、公館紅棗茶、獅潭桑葉茶等茶品,聯合推「四季貓裏」茶品牌,盼提升苗栗茶品市場競爭力。

  • 傳奇四分衛轉戰坦帕進駐豪宅…房東是洋基傳奇

    傳奇四分衛轉戰坦帕進駐豪宅…房東是洋基傳奇

    前新英格蘭愛國者傳奇四分衛布雷迪(Tom Brady)日前宣布告別效力19年的老東家,轉戰坦帕灣海盜,據外媒報導,他目前已經抵達位於坦帕的豪宅大廈,家人也紛紛進駐,而他的房東也大有來頭,就是紐約洋基傳奇球星基特(Derek Jeter)。 《坦帕灣時報》報導指出,布雷迪一家人已經進駐由基特所擁有、占地3萬平方公尺的豪宅,這間豪宅內一共有7間臥室、9間浴室、1間娛樂室以及1間撞球室,另外還有2艘船可以通往坦帕灣港口,據了解,這間豪宅的租金一個月要嫁75000美元。 基特這間豪宅建於2010年,原本都是由他本人居住,但自從2017年接任邁阿密馬林魚老間兼首席執行官後,他們一家人便搬往佛羅里達州南部居住;基特的豪宅之大,就連前坦帕灣光芒總教練麥登(Joe Maddon)都說過,球隊可以在那裏建造一個新的體育場。 布雷迪生涯為愛國者拿下6座超級盃冠軍,個人也3度榮獲NFL最有價值球員,他曾在訪問裡透露想打到45歲,然而,現年43歲的他與愛國者合約到期後,決定轉投海盜懷抱,據悉雙方簽下一張2年5000萬美元的合約,外帶將近900萬美元的激勵獎金。 更多 CTWANT 報導

  • 所有權之爭 蘇比克灣海洋園被武力佔領

    蘇比克灣海洋冒險園的所有權鬥爭,演變成武力佔領事件!大約70名武裝人員驅逐了舊派系的員工,掌控了這座海洋主題遊樂園,蘇比克灣管理當局譴責這起事件。 菲律賓ABS-CBN新聞網報導,約70名武裝分子於2月14日情人節前夕,闖進蘇比克灣海洋冒險園,在制服保全人員之後「佔領」了這座海洋主題遊樂園,從此禁止舊管理層雇用的員工入園。 報導引述蘇比克灣管理署主席狄紐(Martin Dino)說,「事件令人難過,武裝人員不應該進到那裏。」 狄紐補充,蘇比克灣當局已經與警方協調,設法和平解決爭端,「因為園裏存在著持續的威脅。」 當地台商表示聽聞這起「武力佔領」事件,但稱海洋冒險園仍在正常營業,以外人的角度來看,事件似乎只是導致了管理層的更換,並未影響遊客。 根據蘇比克灣新聞網(http://subicbaynews.net)的報導,這起事件是管理層的派系鬥爭。 報導稱,以外籍商人夏爾普(Scott Niel Sharpe)為首的約70名武裝人員,據信包括夏爾普旗下保全公司的人員,以及一批警方特別行動組人員,於13日闖入蘇比克灣海洋冒險園,員工當時還以為是恐怖攻擊。 夏爾普派系人馬在佔領海洋冒險園之後,立即召開股東會議,委任夏爾普為公司董事長。 海洋冒險園的人事問題已於去年前鬧上法院,但地方法院以無管轄權為由予以駁回。夏爾普在1份聲明中說,他才是合法的經營者,2月13日的行動「是對其財產權的合法行使」。 蘇比克灣管理署行政官伊斯馬(Wilma Eisma)說,這是海洋冒險園內部鬥爭,蘇比克灣不宜介入,但她譴責以武力方式處理糾紛的作法。1060223

  • 兄弟絕情

     這次衝突對魯迅的打擊是如此巨大,在他心中留下了畢生難以癒合的傷痕……  北京城裏有一些叫「灣」的地方,往往會讓人產生誤解,以為是什麼「溝灣」、「河灣」的意思,其實它們未必與水有關。比如西城的「八道灣」,便是一條挺老的胡同。實際上,它應當稱作「八道彎」才對──因為胡同裏的拐彎實在太多了。  這八道灣胡同的西口在趙登禹路(早年叫北溝沿,倒是與水有關),很小、很窄、很不起眼兒。進胡同沒多遠就開始拐彎,左拐右轉,時寬時窄,有的地方突然分岔,大胡同裏還藏著小胡同。走到底才發現,它的南口居然繞到前公用胡同裏面去了。  粗略算來,若是把每一次轉換方向作為一道「彎」,這條胡同(包括分岔的地方)至少有十五個彎!  冥冥之中似乎真有定數,「八道彎」就像是一個奇特的隱喻,因為魯迅和周作人兄弟二人的命運在這裏也各自狠狠地拐了個大彎。  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魯迅與周作人一家遷至八道灣胡同十一號的新宅。十天後,魯迅獨自返回紹興,料理老家的後事,於十二月十九日將母親、朱安以及弟弟周建人一家接到北京。這是個很大的院落,它的格局大部分出自魯迅的設計,很能展示他的一些獨特思路。比如進入院門繞過影壁,首先看到的是一個很大的院子,這與北京傳統的四合院大有不同──一般四合院極少會在這個位置留出大面積的空地。周家的第二代人丁興旺,當時周作人有一子二女、周建人也已經有了一女一子,五個孩子中間,大的七歲多,小的剛剛五六個月,嘰嘰喳喳,很是熱鬧。魯迅自己沒有兒女,卻很喜歡孩子,也許是為了紀念童年記憶中那難忘的百草園,他才設計了這麼一個大院子,可供孩子們自由地玩耍。  從外院進入前院,有一排坐南朝北的前罩房,是作為客廳、書房或客房使用的,魯迅有時也住在這裏。再穿過一道隔牆上的木門,便是正院。正院的東房是廚房和傭人的住處,三間西房是兄弟共用的書房,他們主要的書籍都收藏在這裏,魯迅也常在這裏居住;正院的正房是全宅的中心,母親住在東面,朱安住在西面,中間的堂屋是吃飯的地方。有意思的是,在堂屋北面,有一間接出去的屋子,關於它,還有些神秘的疑團,此處賣個關子,待後面再敘。  再向北是後院,有九間坐北朝南的後罩房,除東面三間用做客房外,周作人與周建人兩家各用三間。這是個有十多口人的大家庭,家務內政由周作人的妻子羽太信子管理。在飄泊分離多年以後,一家人終於團聚在一起,魯迅也可以安心地將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上了。他的寫作欲望空前旺盛,在短短幾年的時間裏,便寫出了《風波》、《故鄉》等著名小說及大量雜文,出版了小說集《吶喊》,編寫了《中國小說史略》上卷等等。在這些作品中,當數自一九二一年十二月四日開始在《晨報副刊》連載的《阿Q正傳》最為著名。魯迅筆下所塑造的「阿Q」,堪稱世界文學史上的經典人物形象,這部小說後來被翻譯成多種外國文字,在國際上享有很高的聲譽。而「阿Q」誕生的地方,就在八道灣胡同十一號前罩房中間的那間屋子裏。  當時,魯迅除了在北京大學、師範大學等學校兼開課程,還忙於參加各種社會活動。各界人士也時常來訪,給八道灣增添了許多熱鬧,如蔡元培、胡適、鄭振鐸、許地山、郁達夫等人都曾到過這裏。一九二○年,還是一個湖南青年學生的毛澤東也曾上門拜訪,但不巧未能見到魯迅。俄國著名盲詩人愛羅先珂甚至在這裏住過一段時間,魯迅還根據愛羅先珂的生活情況寫出了一篇很有名氣的短篇小說《鴨的喜劇》。魯迅與周作人密切合作,為推動新文化運動的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那的確是一段十分輝煌的時期。  然而,這個大家庭的和睦氣氛僅僅持續了三年多的時間。一九二三年七月,突然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情,打破了院中的安寧。魯迅在七月十四日的日記中寫道:「是夜改在自室吃飯,自具一肴,此可記也。」也就是說,由於某種特殊原因,這天晚上他不再與周作人等家人共同進餐,而是簡單整了點菜飯,躲到自己的房間裏去吃了。幾天後,也即十九日上午,周作人拿著一封信走進魯迅的屋子,一言不發地放在桌上,轉身就走。那封信開頭的稱呼就顯出一種冷漠與隔閡:  魯迅先生:  我昨日才知道,──但過去的事不必再說了。我不是基督徒,卻幸而尚能擔受得起,也不想責誰,──大家都是可憐的人間。我以前的薔薇的夢原來都是虛幻,現在所見的或者才是真的人生。我想訂正我的思想,重新入新的生活。以後請不要再到後邊院子裏來,沒有別的話。願你安心,自重。七月十八日,作人。  周作人這種斷然絕情的舉止,來得十分突然;尤其是那貌似克制實則傷人極深的「自重」二字,更使魯迅感到憤怒。他立即讓傭人請周作人過來,要當面說個清楚。豈料對方竟全然不予理睬。  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情,居然使原本情同手足的親兄弟竟至反目成仇呢?魯迅的日記向來十分簡略,關於此事的記述僅有寥寥十五個字:「上午啟孟自持信來,後邀欲問之,不至。」也許是「家醜不宜外揚」吧,此後魯迅從來也沒有在任何公開場合談到過這件事的緣由。只是許廣平在自己的回憶裏曾經側面說了一些情況,但也有些不甚了了。不過,有一點好像是比較清楚的,問題的起因在於周作人的妻子羽太信子。  許多人認為,矛盾的發生似乎是因為家庭瑣事,主要還是經濟問題。信子家境貧寒,多年來魯迅就一直在經濟上予以接濟。從他的日記裏可以看到,從一九一二年來北京教育部供職時開始,魯迅定期往信子在日本東京的家裏寄錢,極少間斷。全家搬來北京後,魯迅在錢財方面向來不很計較,每月的薪水都交給信子支配。魯迅兄弟收入不薄,月收入  (文轉B9版)▲

  • 兄弟絕情

     ▲(文接B8版)許多人認為,矛盾的發生似乎是因為家庭瑣事,主要還是經濟問題。信子家境貧寒,多年來魯迅就一直在經濟上予以接濟。從他的日記裏可以看到,從一九一二年來北京教育部供職時開始,魯迅定期往信子在日本東京的家裏寄錢,極少間斷。全家搬來北京後,魯迅在錢財方面向來不很計較,每月的薪水都交給信子支配。魯迅兄弟收入不薄,月收入合計至少有六七百元,但信子天性奢侈,從不節儉,有時甚至要靠借債度日。魯迅是大哥,難免會在弟弟面前責備幾句,不料竟釀成不可調和的矛盾。信子反目成仇,居然說他有「非禮」行為,以此挑唆兄弟失和!  當然,這些只是推測而已。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此間是非,唯有當事人自己明白。無論事實如何,這都是一件說不清道不明難以分辯的事情,魯迅只能「牙齒打落咽進自己肚子裏」,唯一的辦法就是躲避。八月二日,他攜妻子朱安暫時遷至磚塔胡同六十一號居住,就此離開了八道灣。魯迅後來曾經使用過一些筆名如「宴之敖」、「宴敖」等等,以隱喻這次家庭變故。他曾對許廣平解釋說;「宴從(家),從日,從女;敖從出,從放……我是被家裏的日本女人逐出的。」  這次衝突對魯迅的打擊是如此巨大,在他心中留下了畢生難以癒合的傷痕,以至於他在逝世前不久寫給母親的信中還充滿酸楚地說,自己的肺病早在多年前「被八道灣趕出後」便發作過了。  然而,為何被「趕出」,他至死也沒有對人講過。那種恥辱,是無法用語言述說的。  兄名「長庚」、弟稱「啟明」,原本情義交融,真如蒼天之上的同一星辰,卻不料數十載手足之情朝夕間便化為煙塵,從此各奔東西背向而行,再無相逢的可能。想來難免讓人扼腕!  至於這曲折過程中的是是非非,還隱藏著許多謎團,有待後文細述。  魯迅被「逐出」以後,八道灣的住宅一直由周作人居住。一九二七年四月,李大釗被奉系軍閥張作霖殺害,周作人讓李大釗的兒子李葆華在自己家裏躲藏了一個多月, 就住在後院東面愛羅先珂曾經住過的屋子裏。後來他與朋友掩護李葆華逃出北京, 送往日本留學。這應算是周作人所做的一件善事。  一九三七年七月日本全面發動侵華戰爭,周作人沒有像許多文化界人士那樣撤向大後方,而是繼續留在淪陷的北平。  一九三八年二月,他參加了日本人召開的一個「座談會」,引起全國文化界的一片強烈譴責。一九三九年元旦,有人闖進八道灣胡同十一號的客廳,向周作人及他的一位來訪的學生開槍射擊。由於一粒紐扣阻擋,周作人雖中彈卻僥倖未傷,倒是那位學生被打中左肩。門房裏的一些人前來捉拿兇手,一名車夫被打死,兇手倒逃走了。這一暗殺事件始終未能搞清是何人所為,卻促使周作人接受了偽北京大學文學院籌備員的職務,接著又當了偽北京大學教授、文學院院長。此後,周作人被汪精衛的偽南京政府委任為「華北政務委員會委員」、「教育總署督辦」,還擔任了偽東亞文化協議會會長等職務,就此徹底淪為漢奸。當了漢奸,有了錢,周作人過起了闊綽的日子,不僅購裘衣、添傢俱、時常設宴待客,還收買門前公地及相鄰房屋,大肆擴充住宅,家中僅僕人就多達二十多名。然而,隨著日本主子倒臺,他也成為「階下囚」。抗日戰爭勝利後,周作人被押至南京,經審判被處以有期徒刑十年。他被捕後,八道灣胡同十一號一度被查封,後來國民黨憲兵隊在這裏設過連部與營部。北京和平解放以後,解放軍的部隊也駐紮過一段時間。一九四九年一月,南京解放前夕,暫由李宗仁任代總統的國民黨政府決定疏散監獄在押人員,周作人取保釋放後回到北京,仍然住在八道灣,但這時院中的一些房屋已有其他居民居住。一九六七年,周作人去世。  老宅的見證人  二○○一年夏天,是我第一次去八道灣。距魯迅在這裏居住的時候算起,時間已經過去了八十多年,這處院子的門牌居然還是十一號。不過,它已成了有三十多戶人家的大雜院,院內狀況也發生很大變化。院門用牆堵住,成為一家居民的住室;在原大門的西側開了一個小門,原本開闊的外院被一片凌亂的房屋所佔領;早先前院與正院之間的隔牆已經沒了,兩個院子合而為一,也是擁擠不堪。前罩房靠近穿堂門西面的那間屋子,是魯迅曾經寫作《阿Q正傳》的地方,我去的時候,正有人在向外擴展一間小房,如果再晚幾天去,就看不見原先的模樣了。這間屋子現在的主人是一位姓趙的大爺,他說如果想瞭解這院子的情況,可以找後院的張大媽,她曾經給周作人當過保姆。  由正院進入後院的東夾道已經堵住,需從正房的西面繞過去,後院同樣擁擠。張大媽住的是最東面的兩間屋子,這正是愛羅先珂當年住過的地方,後來李葆華也曾在這裏避難。屋前本應有一個水池,魯迅在《鴨的喜劇》裏描述得很詳細:池子在窗外的院子中央,長有三尺,寬有二尺,是種荷花的水池。童心未泯的愛羅先珂買了十幾個小蝌蚪放在池裏。「蝌蚪成群結隊的在水裏面游泳;愛羅先珂君也常常踱來訪他們。有時候,孩子們告訴他說:『愛羅先珂先生,牠們生了腳了。』他便高興地微笑道,『哦!』」有一天鄉下人帶了小鴨來,他以為這也很可愛,於是又不能不買了。誰料小鴨在荷池裏洗澡、翻筋斗、吃東西,然後「只見泥裏露出幾條細藕來;而且再也尋不出一個已經生了腳的蝌蚪了」。「『伊和希珂先,沒有了,蝦蟆的兒子。』傍晚的時候,孩子們一見他回來,最小的一個便趕緊說。『唔,蝦蟆?』仲密夫人也出來了,報告了小鴨吃完蝌蚪的故事。『唉,唉!……』他說。」讀到這裏,愛羅先珂那驚詫茫然的樣子形神俱現,真讓人要笑出聲來。  但如今那荷池被填平,已經沒了蹤影。  (本文摘選自《走讀魯迅》,陳光中著,華品文創出版)

  • 地鐵城市-地鐵10號線 穿梭新舊房市精華區

    地鐵城市-地鐵10號線 穿梭新舊房市精華區

     上海軌道交通十號線所穿行的區域,是正在興起的城市副中心,以及極具上海特色的商業區,為其他已經通車的軌道交通分流人群,可以說在上海整個軌道交通路網中,十號線起著錦上添花的作用。由於其連接新江灣城、五角場、豫園老城廂、新天地等多個新老商圈,沿線既有成長中的新興區域,又有舊上海的弄堂舊居,新老"上海味"盡在其中。  軌道交通十號線目前起於上海東北角的新江灣城,兩個支路分別止於西南角的虹橋機場和航中路。它身披淡紫色佩帶,目前全線共31個車站,運營長度約36公里,於2010年11月開始通車。未來,十號線北部將從新江灣城延伸至外高橋,南部從航中路站繼續延伸,經過星站路、趙巷等,最終到達華新西站。以下是十號線沿線的房地產發展概況:  新江灣城  說到十號線就不得不說新江灣城,它是一個以中、高檔住宅為主的知識型、生態型第三代國際社區。新江灣城地區自二戰起一直為軍方機場,直至二十世紀末才廢止,進入房地產開發階段,是上海市區唯一一塊自然生態「綠寶石」。  富陽(中國)控股執行董事張秀華表示,如今,復旦等大學在此設立分校,帶來了濃厚的人文氣息,仁恒地產、香港九龍倉、華潤置地、美國漢斯等國內外大牌開發商,以生態、低碳的科技住宅產品,在上海第三代國際社區的建設中獨佔鰲頭,扮演著開拓者與領頭羊的角色,是上海定位最高的新興住宅區之一。  華潤新江灣九裏、九龍倉璽園等高檔住宅,單價多在每平方米4~6萬元(人民幣,下同),別墅總價多在2000~5000萬/套。  五角場  五角場由邯鄲路、翔殷路等五條發散性大道交匯處而得名,是上海十大商業中心之一,將成為上海的城市副中心。這裡商業巨擘雲集,萬達廣場、百聯又一城、東方商廈、巴黎春天等商場林立,世界房地產巨頭鐵獅門已在此投資25億美元,將打造90萬平米的城區最大綜合體「尚浦領世」。  張秀華說,五角場商圈內的在售項目以商業居多,商舖單價達到每平方米6~10萬元/平米,租金超過15元/平米/天。  豫園  黃浦區的豫園在明朝時為私人花園,距今已有四百多年的歷史。園內四十餘處亭台水榭,設計精巧、佈局細膩、移步換景,是江南古典園林中的明珠,如今全面開放,並定期舉辦花展、燈會、書畫展等活動,同時豫園周邊地區也做了一些商業開發形成了豫園小商品市場,金店、手工藝品商店、茶館遍佈,是遊客到上海的必遊之地。  張秀華指出,由於開發建設較早,目前鮮有專案在售,目前商舖租金一般在5~10元/月/平米。而這裏的住宅也多為歷史遺留下來的舊式里弄住宅,五年以內的新房非常少,當地人傳統的生活方式、特色弄堂,都洋溢著濃濃的舊上海味道。  新天地  新天地是上海著名的都市旅遊景點,有著上海歷史文化風貌和現代藝術氣息,中西融合、新舊結合,將上海傳統的石庫門里弄與充滿現代感的新建築融為一體。國際畫廊、時裝店、主題餐館、咖啡酒吧、星級影院、個性小商店等彙聚一堂,結合了現代時尚與歷史文化,是上海最具小資情調的街區之一。  張秀華表示,門外是風情萬種的石庫門弄堂,門裏是完全的現代化生活方式,一步之遙,恍若隔世。新天地及周邊商鋪的租金高達45元/平米/天,成為房地產開發商們爭相效仿和嘗試移植的經典案例。這裏便捷繁華,又不是歷史文化底蘊,近百年來都是上層人士和外籍人士的聚集區,目前唯一在售的住宅專案翠湖天地嘉苑,均價高達17萬元/平米。  新華路  距離交通大學站不遠,就是有"百年國賓道"之稱的新華路,不長的路上座落著百十套各式老洋房,其中不乏近代名人故居,更是海派文化的薈萃之地。今天,人們喜歡在一個夏日的午後,流連在由茂密的法國梧桐蔭蔽的新華路上,品味烙印著濃重異國風情的老洋房,遊走於很有情調的咖啡館、酒吧、獨具特色的小店之間,吟唱著屬於上海的靜謐與優雅。  張秀華說,鬧中取靜的環境、豐厚的文化底蘊和斑駁的歷史,使老洋房的投資價值也在以每年50%以上的速度增長著。新華路地塊的百年貴族血統,加之今日地塊的稀缺性,一旦有新住宅項目推出,自然是價格不菲,項目單價均在10萬元/平米以上,總價上千萬。  十號線作為上海市軌道交通網的一部分,貫穿上海的東北部與西南部,通往虹橋機場,成為虹橋交通樞紐的又一條交通幹線,穿梭於新老街區之間,極大地緩解了市中心的交通壓力,為市民出行增添了便利。

  • 新江灣城 第三代生態國際化社區

    新江灣城 第三代生態國際化社區

     繼上海的古北、聯洋之後,地處楊浦區的新江灣城正逐步發展為第三代生態國際化社區,除了擁有古北、聯洋所包含的高端定位、便利交通等諸多有利條件,還擁有上海唯一的一塊自然濕地,坐落在新江灣城的復旦大學等重點學府,也增添了厚重的人文色彩。高端定位、轉為豪宅定制的配套、百年學府資源,使得新江灣城成為引領者上海的居住風向。  新江灣城位於上海市中心城區北部的楊浦區,黃浦江濱江開發帶的北端,距離上海市中心僅10公里,規劃人口約6~8萬人。早在抗日戰爭前後便開始建設,後為上海空軍新江灣機場,至1986年,開始轉為城市建設開發用地。  新江灣城占地面積近10平方公里,其中近三分之一的土地為水域及綠地。在保護原有的上海唯一濕地基礎上,新城規劃以網狀水系及綠化為骨骼組織而成新城佈局,整體好似上海的一塊生態綠寶石。  該地區距離城市中心較近,與五角場完美契合成為城市副中心的同時,堪稱上海軌交最繁華的都市中軸線--軌道交通十號線,更拉近了新江灣城與市中心的距離,直接貫通南京東路、淮海路等七大商圈,直達虹橋機場。此外,軌道交通10號線、輕軌3號線、軌交8號線,中環線等眾多密集的交通設施,通往上海任何一個角落,形成新江灣城立體交通樞紐。  立體交通樞紐四通八達  富陽中國執行董事張秀華表示,為實現"將新江灣城建設成為21世紀上海的花園城市和生態居住區"的目標,新江灣城採用整體開發、配套先行的國際土地運營方式,結構規劃實行國際方案的招標徵集,吸納先進理念,對用地結構進行優化。以"不離城市、不離自然"的新都市主義思想為指導,一方面利用其天然的生態優勢,另一方面考慮到其臨近五角場便利條件。  自1996年起,經過八年的規劃方案調整與修改,新城於2004年開始建設。而生態自然、區位交通、知識創新,成為新城的三大亮點。所謂生態自然,是指以濕地、綠化、河道為代表的自然生態景觀為基礎,在保護自然的前提下建設宜居住宅社區。  區位交通是指其與五角場商務辦公區無縫融合,以五至十分鐘車程往來其間,並通過軌道、公路等立體交通融入市中心。知識創新則是指以復旦大學等知名學府、創智天地、楊浦知識產業區的進入,實現大學校區、科技園區、公共社區三區聯動發展。  張秀華指出,新城以與市中心的絕對近距離,和其城市綠肺的功能,並點綴以名校學府。整個新江灣城地區顯得華貴而不浮躁,其成為知識型、生態型的大型高端住宅聚集社區,出則繁華,入則靜謐。由於該區域城市綠化覆蓋率達60%,區域內更有占地面積超過1.2萬平米的新江灣濕地公園,此處成為了資源型豪宅和別墅的主要供應地。  這塊原生態土地經過多年的打造,已經華麗變身為滬上大牌豪宅最為密集的區域,公園、學府林立,豪宅比肩,成為上海一個新生代的國際級社區。張秀華表示,自2005年踏入商品房市場開始,珠江投資、香港九龍倉、綠城中國、仁恒置地、鐵獅門、美國漢斯、中建地產等地產大鱷紛紛在此紮堆造城。  2010年住宅均價飆漲萬元  事實上,在這塊土地上先後誕生過6塊地王,經常出現區域樓板價高於區域房價的情況,麵粉貴於麵包的神話也是在此區域出現。由此可見,開發商對其地域價值的認同也可見一斑。  一手房市場也印證了神話的出現,新江灣九裏、橡樹灣、仁恒怡庭、九龍倉璽園、祥生禦江灣、銀億領墅等專案都受到市場高度認可。  新江灣城的區域價值及專案價值一升再升,除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影響外,該地區每年的成交量均在20萬平方米左右,成交均價漲勢穩健,由2006年的每平米近萬元(人民幣,下同)的高起點,飆升至2010年的超過3.2萬元,漲幅3倍有餘。其中僅2010年,該地區的住宅均價就出現了近140%的漲幅,住宅均價一年就上浮近萬元。  同時,該區域的建設注重生活品質,住房設計多以舒適為主,70%的房源以精裝或全裝修交付,主力戶型多在120平米以上,是不少國內外人士置業青睞、投資必選之地。  張秀華指出,目前,新江灣城地區已經成為上海地區公認的高端住宅聚集地,由於不少投資客在此投資,新建住房中有部分空置,配套也在進一步完善中。在上海中心城區,以生態綠化空間的開闢和生態建設為城市再開發的起點,新江灣城為逐步向生態城市目標邁進的上海,提供了一個城市空間轉型的領先案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