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災難政治學的搜尋結果,共11

  • 劉必榮:執政者災難政治學!他們如何甩開現狀?

    劉必榮:執政者災難政治學!他們如何甩開現狀?

    劉必榮:執政者災難政治學!他們如何甩開現狀?

  • 無色覺醒》劉必榮:執政者災難政治學!他們如何甩開現狀?

    無色覺醒》劉必榮:執政者災難政治學!他們如何甩開現狀?

    歡迎收看《無色覺醒》第615集播出,由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劉必榮為觀眾分析:「執政者災難政治學!他們如何甩開現狀?」。

  • 民進黨沒修好「災難政治學」

     花蓮強震的隔一天上午,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和花蓮縣長傅崐萁緊急通電話,表示願意提供包括派遣救援隊在內的救災協助。海協會會長陳德銘也致電花蓮縣有關方面,並向在地震中遇難的民眾表達沉痛哀悼,也向受傷受災的台灣災民表示誠摯慰問。而全國台聯更代表大陸台胞,向遭受災害的台灣鄉親發出誠摯的慰問,並表示願意竭盡所能為台灣同胞提供一切幫助。大陸的關心為冷凍1年8個多月的兩岸關係帶來一點暖流。 \n 但是,陸委會表明「台灣救災專業人力及器械等能量均充足,目前尚無需外界援助」。由於災情沒有擴大,所以我方已有能力單獨救災,所以沒有接受大陸協助救災的意思。然而,在婉拒對岸的同時,政府卻歡迎日本派員救援。 \n 拒陸迎日兩岸更冷 \n 原本災難來臨時,大家平心靜氣的相互問候,相互援救,或許可以為兩岸關係留下一絲溫暖的氣息。但蔡政府拒陸迎日,讓兩岸僵局更冷峻。 \n 蔡英文從就任總統以來一直不願意接受九二共識,讓大陸等不到「答卷」,以致於兩岸關係在過去1月8個多月來,呈現冷對抗的局面。特別是1月4日大陸單方面啟用M503航線南向北的飛行路線之後,民進黨政府一直把它操作成是危及國安與飛安的重大事件,讓兩岸關係有更加惡化、由冷對抗轉為熱對抗的可能。 \n 除此之外,蔡英文在接受媒體的專訪時,還提出「台灣價值」的概念,要讓台北市長柯文哲選擇是否是可以一起「作戰」的人,等於是間接否定柯文哲接受「兩岸一家親」的主張,更把兩岸關係帶入「戰鬥」的氛圍。 \n 儘管如此,大陸並沒有跟著蔡英文起舞,反而是採取毛澤東的戰略「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不管民進黨政府怎麼折騰,大陸還是按照自己的步調,改變過去對台「讓利」的政策,採取「吸納」台灣人才的操作模式,積極幫助台灣青年到大陸就業、就學,以促成台灣青年跟大陸融合的目的。 \n 在大陸採取自己的步調祭出對台政策之下,兩岸關係才沒有因為民進黨政府的折騰而出現熱對抗的局面。使得花蓮發生震災,大陸才有表達協助台灣救災的空間,而沒有被僵硬的兩岸關係卡住人道關懷。 \n 同樣的,民進黨政府再怎麼跟大陸折騰,在雙方沒有撕破臉的情況下,政府雖然沒有接受大陸伸出救助之手,但也不好再拉下臉來口出惡言,還是得向大陸表達感謝之意,只是沒有接受救助,當然也就感受不到對方的暖意。 \n 過去「災難政治學」本來就是國際社會善於操作破冰的一門學問,民進黨政府沒有善用這次的「災難政治學」來跟大陸破冰,當然會令人扼腕。看看被國際社會孤立的北韓,都可以使用「運動政治學」大陣仗參加南韓平昌冬奧會,企圖突破聯合國對它的制裁。看來民主的台灣,還不如獨裁的北韓懂得突破自己的侷限。所以,民進黨政府懂得對大陸使硬,是否更該懂得必要時也要服軟一下,不至讓兩岸僵局持續下去。 \n 僵化心性在作祟 \n 過去民進黨人一直認為他們跟大陸沒有仇恨,所以應該是最能和大陸溝通的政府,但是從陳水扁到蔡英文的兩次執政,可以看出民進黨為了獨立的目的,早已改變會溝通的能力,而變成只會用一種僵化的心性看大陸,在這種心性之下,也變得跟大陸什麼都無法談。 \n 而這次民進黨政府沒有利用「災難政治學」跟大陸握手,當然也就感受不到大陸的暖意,這或許也是那種僵化的心性在作祟吧!

  • 王崑義》民進黨沒修好「災難政治學」

    花蓮強震的隔一天上午,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和花蓮縣長傅萁緊急通電話,表示願意提供包括派遣救援隊在內的救災協助。海協會會長陳德銘也致電花蓮縣有關方面,並向在地震中遇難的民眾表達沉痛哀悼,也向受傷受災的台灣災民表示誠摯慰問。而全國台聯更代表大陸台胞,向遭受災害的台灣鄉親發出誠摯的慰問,並表示願意竭盡所能為台灣同胞提供一切幫助。大陸的關心為冷凍1年8個多月的兩岸關係帶來一點暖流。 \n但是,陸委會表明「台灣救災專業人力及器械等能量均充足,目前尚無需外界援助」。由於災情沒有擴大,所以我方已有能力單獨救災,所以沒有接受大陸協助救災的意思。然而,在婉拒對岸的同時,政府卻歡迎日本派員救援。 \n \n拒陸迎日兩岸更冷 \n原本災難來臨時,大家平心靜氣的相互問候,相互援救,或許可以為兩岸關係留下一絲溫暖的氣息。但蔡政府拒陸迎日,讓兩岸僵局更冷峻。 \n蔡英文從就任總統以來一直不願意接受九二共識,讓大陸等不到「答卷」,以致於兩岸關係在過去1月8個多月來,呈現冷對抗的局面。特別是1月4日大陸單方面啟用M503航線南向北的飛行路線之後,民進黨政府一直把它操作成是危及國安與飛安的重大事件,讓兩岸關係有更加惡化、由冷對抗轉為熱對抗的可能。 \n除此之外,蔡英文在接受媒體的專訪時,還提出「台灣價值」的概念,要讓台北市長柯文哲選擇是否是可以一起「作戰」的人,等於是間接否定柯文哲接受「兩岸一家親」的主張,更把兩岸關係帶入「戰鬥」的氛圍。 \n儘管如此,大陸並沒有跟著蔡英文起舞,反而是採取毛澤東的戰略「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不管民進黨政府怎麼折騰,大陸還是按照自己的步調,改變過去對台「讓利」的政策,採取「吸納」台灣人才的操作模式,積極幫助台灣青年到大陸就業、就學,以促成台灣青年跟大陸融合的目的。 \n在大陸採取自己的步調祭出對台政策之下,兩岸關係才沒有因為民進黨政府的折騰而出現熱對抗的局面。使得花蓮發生震災,大陸才有表達協助台灣救災的空間,而沒有被僵硬的兩岸關係卡住人道關懷。 \n同樣的,民進黨政府再怎麼跟大陸折騰,在雙方沒有撕破臉的情況下,政府雖然沒有接受大陸伸出救助之手,但也不好再拉下臉來口出惡言,還是得向大陸表達感謝之意,只是沒有接受救助,當然也就感受不到對方的暖意。 \n過去「災難政治學」本來就是國際社會善於操作破冰的一門學問,民進黨政府沒有善用這次的「災難政治學」來跟大陸破冰,當然會令人扼腕。看看被國際社會孤立的北韓,都可以使用「運動政治學」大陣仗參加南韓平昌冬奧會,企圖突破聯合國對它的制裁。看來民主的台灣,還不如獨裁的北韓懂得突破自己的侷限。所以,民進黨政府懂得對大陸使硬,是否更該懂得必要時也要服軟一下,不至讓兩岸僵局持續下去。 \n     \n僵化心性在作祟 \n過去民進黨人一直認為他們跟大陸沒有仇恨,所以應該是最能和大陸溝通的政府,但是從陳水扁到蔡英文的兩次執政,可以看出民進黨為了獨立的目的,早已改變會溝通的能力,而變成只會用一種僵化的心性看大陸,在這種心性之下,也變得跟大陸什麼都無法談。 \n而這次民進黨政府沒有利用「災難政治學」跟大陸握手,當然也就感受不到大陸的暖意,這或許也是那種僵化的心性在作祟吧! \n(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會長、教授) \n

  • 葉毓蘭》小英也可以是好總統

    0206花蓮大地震在全國各縣市搜救隊迅速馳援下,終將傷亡災情控制至最低,但死者超過半數是陸客。在9日晚間還有5名失聯陸客尚未尋獲前,蔡總統在推特以簡體字發文,慰問罹難者家屬,也矢言:「尚未尋獲的5位中國大陸旅客,我們不會放棄任何希望。在人道救援上,兩岸沒有距離。」 \n台灣過去這些年,天災人禍不斷,有死傷慘重的921、台南和花蓮等大地震,因為媒體與民主化的發展,政治人物的救災表現全都露,人焉廋哉,不但影響個人當下的民調支持度,對其後續的政治前途也有深沉影響;善利用「救災政治學」者,可以反敗為勝,例如高雄氣爆後的花媽、台南地震後的賴神。 \n但也有在救災時栽了大跟斗的,例如:921大地震時,李登輝坐著直升機巡視南投災區時,他的直升機隊起降引起強烈氣旋,吹斷的樹幹壓在一對母女身上,造成女童送醫不治,女童母親當時氣得破口大罵李,李登輝居然痛斥婦人:「為了一點小事就在那裡吵吵鬧鬧」;類似的一幕也發生在馬英九身上,馬執政第2年,莫拉克風災災情空前嚴重,小林村慘遭滅村,馬英九巡視災區遭災民攔路跪地哭訴「見不到總統」,馬英九竟回:「你不是見到了嗎?」這次失言造成馬的高人氣從此翻轉,終至國民黨潰不成軍。李、馬在國家發生災難時的失言,是所有政治人物必修的「勘災政治學」。 \n平心而論,蔡英文在此次花蓮震災時的表現可圈可點,直到傳出由陸委會「婉拒」大陸支援救災的請求,但又獨獨接受日本支援,只因他們「有高階生命探測儀」。這樣的理由只能說太瞎,像是藉機又在政治操作。 \n花蓮大震後,蔡英文兩度到災區視察,慰勞鼓舞參與救災的國軍警消、到醫院探視傷者,也到收容所慰問驚嚇過度、六神無主的災民們。這時候的她,就像個大家長,撫慰受傷的心靈,又給予強力的支持;推特上以簡體字向受難陸客的家人致慰與承諾;更有甚者,這兩次小英到花蓮勘災,特別交代不必啟動維安,不調用警力,讓所有警力都能投入救災。在在的細膩貼心,我看到了充滿人性光輝的蔡英文,她可以是個好總統。 \n其實,我多麼希望,蔡英文能藉勘災,感受到直接接觸人民、與民同苦的成就感。過去在國安高層建議下,動輒用拒馬、蛇籠、成千警力將小英與人民隔離的錯誤決策,是造成員警過勞元凶。跨越藩籬、拒馬,直接與民眾接觸,聆聽他們的心聲,誠懇對話,蔡英文也可以是個好總統。(作者為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n \n

  • 新聞透視-災難政治學 兩岸潤滑劑

     花蓮發生七級強震,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急電花蓮縣長傅崐萁表達慰問,並表態願派救援隊來台;大陸網友也呼籲募捐,協助台灣災民,微博關注度直衝熱搜榜第1名。這顯示儘管兩岸關係不睦,但人民親情仍在,無論北京或台北,這堂災難政治學,都是政治人物的必修課。 \n 1999年7月9日,時任總統李登輝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拋出「特殊國與國關係」(兩國論),為兩岸投下震撼彈,大陸激烈反彈,提升東南沿海戰備,還舉行針對性軍演,台海情勢高度緊張。 \n 孰料2個月後的9月21日,台灣發生南投集集921大地震,死傷慘重,台灣政府全力投入救災,當時正準備出手「反制」台灣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也對台灣災民表示慰問,強調「兩岸同胞骨肉相連」,大陸願提供一切援助。 \n 據國民黨前國大代表及黨團書記長蔡志弘透露,大陸當年為反制李登輝,加強對台戰備,「曾聽說平潭當時聚集106顆星星,準備拿下烏坵,給台灣動動小手術。」後因921大地震,加上李登輝喊停(兩國論入憲)相關修憲案,兩岸才沒爆發衝突。 \n 可以說,921大地震相當程度降溫了當時尖銳對立的兩岸關係,讓兩岸官方同時聚焦急迫的災後搶救與重建工程。 \n 這次花蓮強震,大陸國台辦很快發聲明,張志軍第一時間與救災第一線的傅崐萁緊急通電,並表明「得知災區缺少專業救災人員,大陸願派救援隊赴台協助救災」,展現兩岸一家關懷之情。 \n 對於陸方慰問,陸委會除表達感謝外,並通報7名自由行陸客送花蓮慈濟醫院救治,也積極協助受災陸客家屬赴台探視。 \n 與921當年相仿,災難發生讓雙方對立暫時緩和,一切以救災為優先。這次陸委會特別點出「代表政府通告國台辦」,暗示與北京仍有「通氣」管道。至於這管道是單方,還是陸方也有適度回應,或許也只能「各自表述」。

  • 陸客團火燒車意外 窺見鄭文燦「災難政治學」

    陸客團火燒車意外 窺見鄭文燦「災難政治學」

    陸客團火燒車意外釀26死,引起兩岸高度重視,連日成為媒體追逐的重心,盼即時還原事件真相、了解家屬訴求,以及政府應變方式,但事件媒體應變中心卻由桃園市政府成立,令人存疑交通部的溝通與應變能力。至少媒體方面,交通部就大輸桃園市政府。 \n \n火燒車事件發生後,桃園市政府火速成立應變中心,透過Line群組成立媒體聯絡窗口,正值兩岸關係降到冰點之際,24名陸客魂斷異鄉,中央層級的交通部,應積極處理媒體聯絡事宜,公開即時正確訊息,有助兩岸民眾瞭解事件原貌。 \n \n但是事發後交通部每天除例行2場記者會,由官員面對鏡頭說明後離去,之後事件變化瞬息,交通部卻無媒體對外的有效窗口,而是桃園市政府新聞處協助,並親上火線回應媒體為大眾提出的疑問,直到尾聲,交通部才有官員協助媒體聯絡。地方政府的媒體發語權高於中央,讓人霧裡看花。 \n \n桃園市長鄭文燦多次到靈堂上香,也發給每位罹難者家屬10萬元慰問金,更請市府社會局出動社工,撫慰罹難者家屬心靈,而交通部多透過旅遊公會協商,在媒體面前,看不到具體作為。 \n \n交通部長賀陳旦上任2個月來,取消國道夜間收費、機場捷運通車、桃園機場淹水、華航罷工等事件,引起外界爭議,其中都能看見鄭文燦砲打交通部。這次火燒車事件中,鄭文燦則默默動用地方資源,彌補中央不足之處,反而贏來黨內外及人民掌聲,足見鄭文燦的「災難政治學」。 \n \n如今民進黨完全執政,在桃園也是「中央地方連一線」,這次火燒車的事件中,顯然經過政治歷練、選舉洗禮的桃園市政府,比起交通部更勝一籌。

  • 北京觀察-暴雨過後的「災難政治學」

     四年前,北京奧運會開幕前夕,作為中國首都的北京,向全世界展現了千年帝都的現代形象;四年後,倫敦奧運會開幕前夕,一場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暴露了北京的現代化虛相,並折射出官民之間的對立與互不信任,中國網民更體驗了帝都特有的「災難政治學」。 \n 作為中國第一大城市的市政團隊,郭金龍與市委領導班子對特大災難事件的應變處置,完全失去京奧期間北京給世人留下現代化、專業化市政團隊的印象;直到災後七日,民意沸騰,郭金龍姍姍來遲,終於出現在重災區房山的災難現場,但各項負面形象都已深植人心。 \n 當官方對災難真相與確切死亡數據仍欲蓋彌彰之際,微博上的各種嘲諷出現了:「北京歡迎你!來看海。」「北京地鐵站終於有了共同的名字:積水潭」「南水北調,成效卓著」「終於體驗身在北京的人們都是:北漂一族!」 \n 儘管微博上的輿論,不乏激進,甚或有刻意造謠者,但在嚴密新聞管制的生態下,微博已是僅存少數得以呈現輿情的窗口。當大陸主流媒體對真相欲言又止,官方對死亡數據遮遮掩掩,微博即成為仍可發抒「異議」的平台。 \n 然而,在一切為政治大局服務的政策指導下,微博上只准京官說搶險救災取得「勝利」,卻不准受災百姓披露災難見聞。只要質疑死亡數據、披露山洪爆發慘狀,或嘲諷京官只顧烏紗帽,不顧災民的微博,竟都悉數遭致刪除。更有甚者,部分災民將其親身經歷的災情見聞貼上微博,竟遭到網管當局視同謠言而橫加刪除,不僅傷害官方公信,也將貽誤救援時機,如此專斷蠻橫地封鎖災情資訊,只會在特大「天災」侵襲之後,無端製造更多「人禍」。 \n 在網民要求公布真相,甚至連黨報都發出「傷亡人數不是敏感話題」的呼聲後,北京終於二度發布遇難者已上升至七十七人,但官方版的真相,已無法取得人民的充分信任。數字的變化歷程,正暴露出現代化城市的治理虛相。

  • 站在權力的對立面-為台灣呼喚領導力

     近代西方,甚至全世界,由於都出現過許多政治狂人和災難,因而戰後的美國政治學遂開始不談領導的問題,只談民主,而且將民主絕對化,以為民主就可解決一切的領導問題。這種只談民主,不談領導的政治學,到了最後,它將一切都簡化成了民意。 \n 民主誠可貴,但領導亦絕對不可廢,否則民主就只全讓「平庸」(Mediocrity)當道,早期的美國民主理論家裡,著名建築工程師克蘭穆(R. A. Cram,1863-1916)即指出民主選舉當缺乏了有品質的領導,最後就會招致「平庸的報應」(The Nemesis of Mediocrity)。20世紀這些民主理論家的觀點當然不一定對,但戰後政治學的只談民主不談領導,終於在1987年受到重要學者龐斯(Tames M. Burns)的注意,他發現到美國自從甘迺迪、馬丁路德‧金恩之後,就再也沒有偉大的領袖型人物。他所謂的偉大,並不一定是要有甚麼豐功偉業,而是要替國家創造出新的可持續努力及分享的願景,他在1978年所著的《領導》一書裡,首次把「偉大」這個價值放進了政治領導人物的品質要求中。 \n 戰後的社會發展加速,代表不同利益主張的民意日益蓬勃,特別是在1960和70年代,社會的多元化加速,搞政治的人物顧得了這派民意就會得罪另一派民意,為了安全,遂養成一種「迴避」(Avoiding)的習性,那就是在各種民意眾訟來定時,就迴避掉問題,只有等到糾纏的民意自己理出了頭緒,才去做出選擇。在理論上這被稱為「社會過多元時的停滯不進」(Stagnation of Hyper-Pluralism),聰明的政客則是每天看著民意辦事,前總統柯林頓即是按民意辦事的翹楚,美國當代主要政論家喬‧克萊恩(Joe Kleine)即評論曰:「一個領導人只是跟著變動不居的民意辦事,這種事誰都會做,我們還要你做甚麼?」 \n 政治人物畏懼和討好民意的現象,喬治柏森大學教授柯文(Tyler Cowen)則指出,一個成功的政客必須和通俗文化做觀眾注意力的競爭,因此他們主要的工作,乃是討好選民,讓他們感覺良好。於是只會做秀而不會做事的政治人物遂告出現。政治的大平庸遂告出現。 \n 「轉型」這個概念的出現,對政治學、實務政治或領導學,可以說是具有重大的意義。一個社會要往那個方向轉,在轉型的過程中有甚麼新價值和新制度要建立,這乃是領袖人物不可辭卻的職責,「轉型」這個字,它的真實意義乃是要恢復政治領袖級人物早已忘記掉的領導職能啊! \n 台灣在過去20年裡轉型轉得七七八八,歸根究柢,權力上層顯然要負擔很大的責任。這也是近來我的寫作主題之一,我深信政治評論者必須站在權力的對立面,只有站在這種位置上,對當權者進行評論,才可發揮監督警惕的作用,批評的功能等於是在為台灣呼喚領導力!我深信政治人物的天職,就是要對一個社會有願景,願景乃是一個社會共同福祉之所繫,政治人物如果怯於負責和領導,他是不夠資格坐在位子上的。 \n (摘自本書自序,作者為政治評論者)

  • 南方朔觀點-政府的老三套:撇責任、扮無辜、裝可愛

     上星期,立法院首次精彩的對話,立委就拿房價問題質詢財長李述德,他的答覆是房價飆漲你們去罵炒房客啊!為什麼要指責政府,偉大李部長的答覆,其實已具體而微的將當今政府那種撇責任、扮無辜、裝可愛的本質盡現無遺!其中透露出許多值得深入探討的問題。 \n 近代學術有許多學科都在墮落沉淪,墮落得最多的即為政治學。古典的政治學關心民主人權,但也從不荒廢政治領導的掌舵角色,柏拉圖的《共和國》裡就稱領導者為舵手。後來英文的「政府」、「總督」及「州長」這個字即是拉丁字「舵手」的衍生字,它顯示出古典政治學是把國家領導人及政府的角色置於首要的地位,因而政府的責任感也當然成了政治哲學裡的核心價值。十九世紀美國著名建築師轉寫政治哲學的克蘭穆即指出一個國家若領導者缺乏責任心,這個國家就會出現「平庸的報應」。 \n 但這種關心領導及責任感的政治學傳統,在一九四○及六○年代後卻完全變了樣,一九四○年代許多國家都出現造成歷史災難的領導人,於是政治學在被驚嚇之餘,從此再也不敢談領導,彷彿談領導就是在鼓吹人治甚至是在為強人政治張目,因為不談領導問題,政治學遂開始墮落。當政治學墮落,它連帶的當然也造成了現實政治上的墮落,加上一九六○年代後全球進入媒體時代,於是政治的風景也就跟著大變,這種大變顯露在幾方面: \n 一,政治學不談領導,於是領導學這個學術分枝遂由政治移往企管學,隨著它在企管這個領域的慢慢發展,到了近年來它已回頭撈向政治學。 \n 二,政治領袖變得沒有責任心,只知道媒體作秀,於是「表演政治」(performing politics)日益當道,擅長表演而拙於治理,遇到關鍵就撇責任、扮無辜這種現象遂告出現。人人都知道,房價的飆漲乃是賦稅政策、金融及所得政策的產物,去年耶魯大學教授席勒(Robert J. Shiller)在《次貸解答》一書裡,研究百年來美國房價史,房屋建造成本的變動,認為百年來美國房價都以極緩的速度上漲,只有二○○○年後像坐了火箭一樣一飛沖天,這即是金融政策所致。台灣房價飆漲亦然,這怎麼可能用扮無辜、裝可愛來搪塞。 \n 三,當一個政府缺乏了責任心與擔當,它就自然而然養成一種自我保護機制,它就讓社會裡的「交戰元素」(Warring element)自己打成一團,或者它就隱身暗處展開操弄,或者坐待兩邊打出一個結果,才來撿收成果,這種領導因畏首畏尾,重大問題已不會有自己的立場,美國學者,研究出名經濟學的柯文(Tyler Cowen)早已指出,媒體民主會造成鄉愿式人物的抬頭,扮無辜、裝可愛這種品質會大盛。除此之外,它還有一種撇責任的機制,那就是把「公共問題私人化」,例如政府有責任替老百姓營造出差堪滿意的生存環境,而它不在這方面承擔起責任,反而會說「你失業是你的競爭力不足」,「國民自己要提升個人競爭力」等等說詞。這就是典型的把「公共問題私人化」,在一個「所有問題都被私人化」的社會,政府儼然已不必負任何責任,我們還要這樣的政府幹什麼? \n 當今台灣的政治,重建政府的責任心和擔當感已成了最重要的急務。一個永遠躲在暗處,只會撇責任、扮無辜、裝可愛,讓老百姓自己打罵不休,或者藉著「公共問題私人化」的運作模式,讓自己和一切責任都保持距離的政府,很快就會被老百姓看破手腳而加以放棄。近年來,台灣社會的無力感日深,用英美的話來說,台灣社會可以說已處於一種「精疲力竭」(Exhaustion)的心理狀態,大家都希望台灣社會往政府更有責任心與擔當感的方向去轉型,但人們轉型之聲雖高喊了許久,但統治者們撇責任、裝無辜、扮可愛的習性卻還是一成不變,於是精疲力竭之感遂油然而生。而了解社會心理變化的都知道,精疲力竭的人心通常都是大改變的前兆,但願統治者們能體會老百姓精疲力竭的心聲!(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不能白淹 救災也要究責

    不能白淹 救災也要究責

     災難加上選舉,朝野陣營其實早已練就一套「災難政治學」;明明雙眼緊盯對手是否出紕漏,還要練就一套「哀矜勿喜」的忍功,跟對手比「誰在此刻最為災民設想,最不政治」。儘管強出頭者在此時往往占不到便宜,但救災與究責其實等同重要,若把所有的質疑一律視為政治口水,甚至質疑對方動機,明天過後,天災走了,人禍不解,悲劇只會一再重演。 \n 民進黨的政治敏感度的確卓越,凡那比颱風剛離境,立刻啟動政治災害應變。五都輔選團主委謝長廷訂下十字箴言,「行政無疏失,選情沒衝擊」;陳菊災區走一圈,發了十幾通簡訊告知記者市長做什麼。即便遇到災民怒罵,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因為這同樣是危機管理的一部份。 \n 有了八八水災的前車之鑑,國民黨這次也學乖了,馬吳戰戰兢兢,官員謹言慎行,比起雲林六輕災變遲遲未南下,馬吳第二天就到高雄勘災了。面對地方政府可能的責任問題,府院一句話都不講,吳敦義甚至為地方緩頰,「因為這是兩百年難得一見的雨量」。純就政治效應來看,誰說這樣的「雍容大度」不能得到更多選民的欣賞與支持? \n 的確,這顆政治災難的球還在轉,比的是誰有耐力不噴口水,動作多、受傷就重,要獲勝,就看誰手段最不政治。只是,如果只顧災情表象,避談問題本身,這種態度,恐怕比泡在災民身上的惡水還要無情還要冷。 \n 從一九八九年迄今,屏東歷經十多年綠色執政,不僅屏鵝公路變美,當地也成為黑鮪魚故鄉。只是,逢雨必淹始終是屏東噩夢,但或許是樂天性格使然,就算年年淹、年年嘆,還是能在泥水撈魚打牙祭,家家備好竹筏當工具,許多屋子牆壁劃了幾條線,記載著年年升高的水位。苦中作樂的臉孔,看了怎麼不心酸。 \n 同樣的,高雄這次災情當然與「二百年一遇」有關,但回顧過去,每逢颱風來襲,高雄地區有哪幾次能全身而退,為何也總是學不乖?就算綠色執政的確是地方執政的「品質保證」,但裡頭隱藏哪些「美學底下的魔鬼」,卻是數字無法呈現的問題。 \n 誠如作家小野所言,「歷史從來不會被大雨沖走,未來總在一場大雨之後」。可恨的是,政客總習慣抱怨水來得太急,忘記自己還有哪些事忘了做;也總相信「一切都能政治解決」,只要頭過身就過。但人民災難之慟,少了謙虛聆聽,一張張流淚的臉,只會換來下一次的災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