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烏克蘭陷阱的搜尋結果,共05

  • 星學者:民主化是台國際優勢 忌陷烏克蘭陷阱

    星學者:民主化是台國際優勢 忌陷烏克蘭陷阱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南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接受陸媒採訪時表示,台灣民主化是台灣在國際上的優勢,但一個社會擁有有尊嚴的民主化過程,是建立在一個富裕內政穩定的社會前提;外交上來看,夾在大國中的台灣,千萬別向烏克蘭一樣,變成大國博弈的盤中飧。 鄭指出,內政而言,民主建立的要素其中之一是社會的富裕,台灣民主化之所以可以和平轉接,是兩蔣時代奠定的經濟基礎。解決了經濟問題,台灣政府在民主化初期,對資本來說,不具備威脅性,願意留在台灣,如果沒有之前的經濟基礎,台灣會和其他亞洲長期陷入經濟危機的民主國家一樣,是社會式的民主。 外交上,台灣的民主化是為了應付中國的崛起,而且國際社會上,對於台灣的民主化是肯定的。走到現在,台灣的民主化,還是要能夠被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價值所接受,才能維持其國際認同跟優勢。鄭提醒,台灣如果無法處理好和大陸的關係,沒有辦法展現高超的外交能力,就會和烏克蘭一樣,夾著對國際社會的誤判,盲目追求獨立,造成民生、經濟極度不穩的社會狀態。 台灣的外交已因為內政將兩岸問題和外交,過度民主化、激進化,變得岌岌可危。台灣社會現在傾向於獨立的思潮,再經由政治人物通過民主機制,讓民眾以為日本和美國會為維護台灣利益和中國起衝突,但事實上是,中國崛起、美國衰落,國際社會的氛圍已漸漸不一樣,台灣的地緣政治的角色慢慢在變化。 民主化解構了政治權力,讓民眾享有決定權,但也創造出一個高福利,卻無法留住資本的政府,而台灣社會是很標準政治權威被民主解構的社會,擁有世界一流的健保制度但福利制度的弊端的台灣,而且外資不斷外流。萬幸的是,這些年民主化過程中,台灣人相信,不管誰當選,台灣都不會變成大同世界,政治人物也開始接受當選結過,台灣民主選舉的過程,漸漸地不再那麼激情了。和其他的社會一樣,台灣民主開始走向成熟,雖然不再擁有其獨特性,但這是民主化的必然過程,也是民主社會趨於穩定的現象。 鄭總結表示,不管怎樣的社會制度,政府都必須好好處理和資本的關係,如果一個政府無法有效地利用資本,那麼將會造成一個無效的政府做,不僅無法打造出高福利的社會,而且資本就會流向其他地方,一旦資本流向其他地方,政府就無法有效地保障人民利益。 資本和社會間,資本總是佔盡優勢,尤其又在全球化的趨勢下,政府無法有效地控制資本流向。今天台灣社會的太陽花運動,就是全球化資本轉向的一個現象,資本覺得政府本身無法提供有效的服務,抽走資本之後,民眾平均薪資無法上漲,產生對政府的不滿,全球化的競爭,資本出走,政府無力干涉。

  • 馬航墜毀 歐安組織:遺體外曝

     前往烏克蘭邊境馬來西亞航空失事地點的歐安組織今天表示,失事現場有許多罹難乘客遺體,雖然都已被標記,卻暴露於野。調查小組也被頓內茨人民共和國的武裝人員刁難。  馬航在俄羅斯與烏克蘭邊境遭到飛彈擊中,造成機上包括乘客與機組員在內共298人死亡。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OSCE)昨天派員前往失事地點,希望查明真相。  歐安組織今天傍晚發布新聞稿說明現場狀況與調查進度。  歐安組織表示,許多罹難乘客仍留在失事現場,雖被一一標記,卻暴露於野,失事航班殘骸也不見開始收集處理,部分親俄的頓內茨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武裝人員十分「具有侵略性」。  飛機殘骸所在的頓內茨與盧甘斯克一帶仍情勢緊張,盧甘斯克市中心衝突不斷。調查小組17日曾與4名盧甘斯克(Lugansk)醫療團隊4名成員會晤,他們表示不過1天之前,第一個醫療小組在盧甘斯克發生交火時接獲通知並前往處理,但在他們能看到傷患之前,交火再度爆發,他們只得躲到地下室避難,一名救難人員遭彈片擊中受傷。  醫師團表示,6月與7月間,盧甘斯克一帶至少有250人死亡,850人受傷。光是16日當天,盧甘斯克市就有3人死亡,30人受傷,這還不包括在交戰區的喪生或受傷的平民。而因為陷阱與地雷喪生的人數正在不斷攀升中。  歐安組織調查小組也前往烏克蘭軍方控制、位於烏克蘭與頓內茨邊境的波克洛夫斯克(Pokrovske)調查站瞭解情況,特種警察部隊(OMON)已經駐紮當地,該檢查站近來已經加強戒備,烏克蘭武裝部隊人數也有所增加。1030720

  • 俄邊境集結部隊 烏克蘭批挑釁

     烏克蘭外交部長今天譴責俄羅斯「挑釁」,指控俄國在邊境集結部隊,還有「政治觀光客」出現在烏克蘭東部地區。  法新社報導,烏克蘭臨時外長德希茨亞(Andriy Deshchytsya)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秘書長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會談後表示:「我們非常關切俄羅斯部隊集結(邊境)的數量。」  德希茨亞說,烏克蘭臨時政府也憂心「烏克蘭東部地區的俄國政治觀光客數量,以及俄羅斯人企圖製造挑釁的次數」。  他說,當前情勢與2008年的俄羅斯與喬治亞衝突相當類似,當時俄國派遣軍隊前往喬治亞分離主義地區阿柏克茲亞(Abkhazia)和南奧賽提亞(South-Ossetia),確保兩地的獨立地位。  德希茨亞說,烏克蘭一直小心翼翼,不要落入軍事行動升級的陷阱。  他說,「我們指示軍隊並呼籲其他人切勿挑釁」,強調基輔當局致力以「外交方式和平解決這場衝突」。  拉斯穆森稍早曾說,他認為俄羅斯干預烏克蘭,特別是克里米亞地區的行為,威脅歐洲安全。1030317

  • 前喬國總統籲西方阻止蒲亭

     東歐喬治亞前總統薩哈希維利表示,俄國佔領烏克蘭克里米亞,猶如2008年俄羅斯出兵喬治亞南奧塞提亞。他說,俄國總統蒲亭就像希特勒,西方國家必須全力遏止他。  薩哈希維利(Mikhail Saakhashvili)表示,「北京奧運開幕時,俄國軍隊進入南奧塞提亞(Ossetia)地區,喬治亞(Georgia)反擊,爆發南奧賽提亞戰爭,即因蒲亭覬覦我們的石油,現在他要的是烏克蘭未開採的礦產。」  薩哈希維利是2003年喬治亞玫瑰革命的領導人,曾在烏克蘭和美國求學,態度傾向西方。他告訴義大利「晚郵報」(Corriere della Sera),「人類無法從歷史學到教訓,西方不斷重複同1938年一樣的錯誤。」  他解釋,當年希特勒也是藉口保護少數德裔,出兵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英國首相張伯倫(Neville Chamberlain)把這「化外之地」讓給他,為德國鏟平後續進攻的障礙。  薩哈希維利說,蒲亭的一貫策略是讓有戰略重要性的國家陷入不穩定,他現在的目標就是拿下克里米亞,不管這半島的官方地位如何。為了阻止他,西方國家除研議經濟制裁,也要採取軍事措施。  不過,當前局勢比2008年喬治亞面臨的還要複雜,俄國並未正式對烏克蘭開戰,而當年西方國家指責喬治亞先發動攻擊。  薩哈希維利說,的確要小心陷阱,避免給蒲亭藉口和挑釁的機會,何況烏克蘭的面積更大、更接近歐洲,問題更棘手。  他說,無論如何歐洲得儘快反應,明確要求俄國「撤兵」,而不只是含糊地說「拔掉引爆點」。  最後他說,祝福烏克蘭,但眼前看不出哪個烏克蘭政治人物能擔起化解危機的重擔。1030306

  • 國會授權用兵 俄軍強占克里米亞

    俄羅斯聯邦國會上議院(聯邦委員會)2日決議,授權俄羅斯聯邦總統普丁對南鄰烏克蘭用兵。 俄軍1日幾已掌控烏克蘭南疆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近2000至6000名俄軍占據首府機場政府官署,民航班機停飛,烏克蘭國防軍無力招架。 上議院的決議言明,用兵「直到烏克蘭政治情勢正常化為止」。 烏克蘭臨時總統圖奇諾夫當天也下令烏克蘭三軍部隊進入全面戰備狀態,並籲請全民「冷靜」,切勿落入俄方「挑釁的陷阱」。 普丁「鑑於烏克蘭特殊情勢,與對俄羅斯公民生命之威脅」,要求俄羅斯聯邦國會上院授權對烏用兵。其意圖再清楚不過。上院隨即召開臨時會會議認可。 俄羅斯意欲奪取克里米亞半島(烏克蘭唯一「自治共和國」)的企圖昭然若揭,當地人口以俄裔居多,且是俄軍黑海艦隊母港。 烏克蘭臨時政府總統圖奇諾夫則召開緊急國安會議,斥詰莫斯科當局「挑起武裝衝突」。 各方對俄羅斯最新動作的解讀不一。美國總統歐巴馬已示警,俄羅斯若對烏克蘭用兵,必須「付出代價」。 烏克蘭東部親俄與反俄的衝突加劇,在俄裔人口居多數的烏國第二大城哈基夫兩派人馬示威不斷。而在工業重鎮頓涅茨克,近7000名效忠前總統亞努科維奇的人士,2日企圖攻占當地行政大樓未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