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烏帕塔舞蹈劇場的搜尋結果,共09

  • 悼亡者恩情 余采芩舞還在的

    悼亡者恩情 余采芩舞還在的

     旅歐多年、台灣首位加入世界頂尖舞蹈大師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的舞者余采芩,返台發表獨舞作品《還在的》,將這支舞作獻給所有在舞蹈路上協助過他的長輩、朋友,也反芻、沉澱長年在外跳舞的思鄉之情,日前已完成演出。 \n 余采芩說,她追隨著碧娜‧鮑許的舞蹈精神而舞動,「知道自己為何而動,為什麼要動,如此一來,每一個動作都是有意義的,也都會在當下真實發生的。」 \n 余采芩表示,在她心裡有兩位非常思念的長輩,她不願談論他們的姓名,她把這樣的想念之情也融入舞作裡,成為一方小小的祕密空間,「他們最近都曾來到我的夢裡,夢裡不約而同都是在排練場的場景,我想這也是在告訴我,無論如何,都要繼續舞動、繼續工作,繼續把他們傳遞給我的熱力,帶給這個世界。」 \n 余采芩表示,《還在的》談論的是當我們失去某事、某人、某物,什麼是「還能留下來的」?余采芩的答案是「記憶」,「我們都會遇到失去重要的人的時刻,而哀悼是沒有時間限制的,沒有人能夠規定另外一個人,該何時停止悲傷,這樣的心情,都反映在舞作的肢體語言裡。」 \n 余采芩在今年3月才隨著舞團回台,在碧娜‧鮑許代表作之一《康乃馨》裡演出一角。余采芩表示,加入舞團第10年,在國外跳舞的生活很單純,卻也曾經有過很辛苦的時期,離鄉多年,思鄉之情是必然,「但每當我覺得撐不過去時,想起曾經提攜我的長輩們,就能讓我繼續撐下去,留下來。」

  • 傳承碧娜.鮑許精神 旅歐舞者余采芩舞動真實人生

    傳承碧娜.鮑許精神 旅歐舞者余采芩舞動真實人生

    旅歐多年、台灣首位加入世界頂尖舞蹈大師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的舞者余采芩,返台發表獨舞作品《還在的》,將這支舞作獻給所有在舞蹈路上協助過他的長輩、朋友,也反芻、沉澱長年在外跳舞的思鄉之情。 \n \n 余采芩在今年3月才隨著舞團回台,在碧娜.鮑許代表作之一《康乃馨》裡演出一角。余采芩表示,加入舞團第10年,在國外跳舞的生活很單純,卻也曾經有過很辛苦的時期,「但每當我覺得撐不過去時,想起曾經提攜我的長輩們,就能讓我繼續撐下去,留下來。」 \n \n 余采芩表示,《還在的》談論的是當我們失去某事、某人、某物,什麼是「還能留下來的」?余采芩的答案是「記憶」,「我們都會遇到失去重要的人的時刻,而哀悼是沒有時間限制的,沒有人能夠規定另外一個人,何時停止該停止悲傷,也沒有人能阻擋一個人,思念另外一個人,這樣的心情,都反映在這支舞的肢體語言裡。」 \n \n 余采芩說,她追隨著碧娜.鮑許的舞蹈精神而舞動,「知道自己為何而動,為什麼要動,如此一來,每一個動作都是有意義的,也都會在當下真實發生的。」 \n \n 余采芩表示,在她心裡有兩位非常思念的長輩,她不願談論他們的姓名,她把這樣的想念之情也融入舞作裡,成為一方小小的祕密空間,「他們最近都曾來到我的夢裡,夢裡不約而同都是在排練場的場景,我想這也是在告訴我,無論如何,都要繼續舞動、繼續工作,繼續把他們傳遞給我的熱力,帶給這個世界。」 \n \n 《還在的》將在2018年鈕扣計畫發表,同場還有旅外舞者劉方怡、李明子、陳崇賢等人作品,演出將於今(20)日晚至7月22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 萬朵康乃馨花舞台 台中國家歌劇院《康乃馨》帶來心悸動

    萬朵康乃馨花舞台 台中國家歌劇院《康乃馨》帶來心悸動

     在布滿萬朵的康乃馨花朵的舞台演出的舞劇,會傳遞怎樣的浪漫與悸動!台中國家歌劇院將推出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的《康乃馨》,歌劇院藝術總監王文儀表示,舞者在浩大壯觀的花海裡起舞,不管是歡愉的玩鬧、殘暴的破壞,觀者只要回歸本「心」來參與,就可體驗不一樣的舞台風景。 \n \n 台中國家歌劇院藝術總監王文儀13日在記者會中表示,歌劇院把2018年地位為「大藝術年」,3月推出烏帕塔舞蹈劇場的《康乃馨》、4月的普雷祖卡現代芭蕾舞團的《壁畫》及5月的露辛達.柴爾茲舞團的《舞》是三大獻禮。《康乃馨》將於15日至17日演出3場,共近5000張票券已銷售近9成。 \n \n 碧娜.鮑許是20世紀具影響力的世界舞蹈大師,在1973年入主烏帕塔舞蹈劇場,《康乃馨》是她挖掘自身與團員的故事所創作的舞作,曾於1997年率團來台演出,睽違21年至今仍令人懷念。歌劇院副總監盧健英表示,雖舞台華麗、舞者歡欣,但卻屢挑起內心油然而生的孤獨與無助等共鳴。 \n \n 烏帕塔舞蹈劇場藝術總監阿道芙.賓德在記者會中表示,《康乃馨》承襲原創的內涵與動作精髓,歷多代舞者演出迄今仍能跨越文化與語言,讓觀者去感受自我內心呼應與悸動。 \n \n 舞台設計彼得.帕布斯則指出,舞台設計在支持舞者傳達故事,《康乃馨》過去演出舞台約以8000朵康乃馨布置,台中國家歌劇院舞台較大,與觀眾距離關係很好,估計約需用1萬朵到1萬2000朵的花,觀眾只要帶著開放的心靈來感受體會就好。 \n \n 烏帕塔舞蹈劇場的台灣舞者余采芩及田采薇,也參與演出,她們表示,演出時自然與過往經驗連結,自然展現詮釋的方式。

  • 碧娜‧鮑許的春之祭 來台演出

    碧娜‧鮑許的春之祭 來台演出

     今年是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春之祭》誕生一百年,相關演出全球延燒,其中由已逝德國舞蹈家碧娜‧鮑許改編的舞作《春之祭》,巡演連連。碧娜‧鮑許創立的烏帕塔舞蹈劇場,本周來台演出,演出《春之祭》與鮑許另一經典作《穆勒咖啡館》。 \n 一九一三年俄羅斯芭蕾舞團委託史特拉汶斯基創作《春之祭》,同年由舞蹈家尼金斯基編成舞作,內容描述宗教儀式中獻祭女子過程。曲子充滿不規則的節拍,段落之間布滿衝突,時而狂亂挑釁,時而荒涼寧靜。當年尼金斯基與史特拉汶斯基也因這作品互有不滿。 \n 鮑許一九七五年編創了《春之祭》。她擅長透過舞作表現人性、傳遞豐富感受,在《春之祭》裡呈現人的疏離恐懼,以及兩性之間的暴力。特別是最後一幕,紅衣女子被獻祭,狂舞至死,旁邊卻是漠視的人群。這個場面狂烈懾人,極富戲劇性,是眾多改編版本中的經典。 \n 這一次是烏帕塔舞蹈劇場第五度來台。二○○九年鮑許過世後,烏帕塔舞蹈劇場轉由梅西(Dominique Mercy)、史登(Robert Sturm)兩位藝術總監共同領導,目前每年仍有百場演出。今年《春之祭》就在法、俄、義演出了廿多場。 \n 《春之祭》與《穆勒咖啡館》都是鮑許早期的舞作,分別完成於一九七五、一九七八年。過去由鮑許親自主演的《穆勒咖啡館》,這次將由資深舞者碧肯(Helena Pikon)擔綱。這支舞的靈感源自鮑許童年父親開設咖啡館的記憶,舞作充滿豐富情感與觀察,呈現咖啡館裡的人生百態。 \n 《穆勒咖啡館》與《春之祭》三月廿八日至卅一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四場,四月四日、五日在高雄文化中心之德堂演出兩場。

  • 鮑許雙經典舞作 高雄看得見

    鮑許雙經典舞作 高雄看得見

     德國舞蹈家碧娜‧鮑許雖已逝,留下的作品依然鮮明雋永。第五度來台的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三月底將帶來鮑許最經典的《穆勒咖啡館》與《春之祭》,兩支舞作除了都是首度在台演出,更將參與高雄春天藝術節,第一次舞進港都高雄。 \n 七○年代起開始推展「舞蹈劇場」概念的鮑許,讓舞蹈作品不再僅有純粹的肢體線條,還添進戲劇元素,重視舞台設計和音樂、燈光,讓舞者的一舉一動,乃至臉部的表情,都像在述說一段故事。 \n 鮑許的舞作裡,可以歡笑溫暖、悲傷暴烈,也可以神祕妖魅或甜美動人,她談環保也談女性主義,表現人性也擁抱生命,獨到魅力影響世界舞壇。 \n 鮑許逝世後,烏帕塔舞蹈劇場由梅西(Dominique Mercy)與史登(Robert Sturm)兩位藝術總監領導,各地邀演不斷。 \n 來台演出的《穆勒咖啡館》源自鮑許兒時對父親開設咖啡館的記憶,是奠定她在舞蹈劇場風格的代表作,也是她在世時少數親自演出的作品。阿莫多瓦的電影《悄悄告訴他》片頭舞蹈便來自《穆勒咖啡館》。 \n 舞作以一座咖啡館為主場景,有舞者在入口張開雙手如夢遊般不斷撞牆,另有女舞者在桌椅堆中遊走。還有雙人舞親密相擁,第三位舞者試圖拉開、擺弄他們。沒有強烈敘事感,卻呈現鮑許在咖啡桌下窺看的人生百態。 \n 作曲家史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有不規則的節拍、飄忽的調性,難有編舞者能駕馭,鮑許的版本堪稱經典。舞台上滿佈土泥,隨著舞動撲飛,舞者的舞動混著泥土的氣味,絕美有力。被獻祭給大地之神的紅衣少女,在眾人的注視下狂舞至死,長達七分鐘的獨舞,狂烈懾人。 \n 第一位加入烏帕塔舞蹈劇場的台灣舞者余采芩,這次也將隨團回台演出,另有福克旺舞蹈工作室的三位台灣舞者錡靜萸、徐彰玟與田采薇,也參與《春之祭》演出。 \n 《穆勒咖啡館》與《春之祭》三月廿八日至卅一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四月四日、五日巡迴到高雄文化中心至德堂。

  • 天地人終章 無垢《觀》舞到巴西

     獨創靜、緩、沉、遠舞步特色,結合神聖祭儀風格的無垢舞蹈劇場,十一月九日至十一日將帶著「天地人三部曲」最終章《觀》(見圖,無垢舞蹈劇場提供),遠赴巴西阿爾法劇院參與年度舞蹈節演出。 \n 《觀》是無垢藝術總監林麗珍醞釀九年而成的作品,二○○九年首演於國家戲劇院,反應熱烈、國際邀演不斷,曾在香港文化藝術節、法國亞眠文化之家、巴黎夏佑宮國家劇院及里昂舞蹈之家等地演出,今年八月也在德國杜塞朵夫國際雙年舞蹈博覽會擔任開幕主演。這次前往巴西,是無垢第一次在南美洲演出。 \n 位於聖保羅的阿爾法劇院,是南美洲最具代表性的現代劇場,以年度舞蹈節聞名,德國舞蹈家碧娜‧鮑許的烏帕塔舞蹈劇場、英國編舞家阿喀郎(Akram Khan)等人都曾在此演出過。 \n 《觀》舞作中,林麗珍採集了非洲、中國西南、台灣原住民族等少數部落的服飾、圖騰樣貌,以融合錯置的方式置入舞台、佈景、服裝,同時串進她個人的生命體驗、對自然環境的沉痛觀察,在儀式般的神聖氛圍下,緩緩訴說出一段關於兩隻老鷹兄弟誓言守護河流的神話故事。

  • 溫德斯3D紀錄片 細看碧娜‧鮑許舞作

     「二○一二新北市電影藝術節」選映的另一部向大師致敬電影,是德國新浪潮導演溫德斯向德國現代舞大師碧娜‧鮑許(Pina Bausch)致敬的3D紀錄片《碧娜鮑許》(Pina)。溫德斯將影片場景拉至鮑許創立的烏帕塔劇場外,重現《春之祭》、《月圓》、《穆勒咖啡館》、《交際場》等名作。 \n 一九四○年出生的鮑許以舞蹈劇場形式、美麗視覺加上深刻的人生思考聞名。二○○九年六月她罹癌過世。溫德斯在她過世前便已開始記錄烏帕塔舞蹈劇場的演出,後來只好選擇以年輕舞者重現舞作的拍攝方式,取代原來公路電影的紀綠片拍攝手法。 \n 他將舞者帶到游泳池、體育館、溪邊、地鐵站等,回到激發鮑許靈感之地。在鏡頭的近視下,觀眾得以一窺舞者的身體線條、臉部表情、細微動作,並讓觀眾重新從不同的角度回味碧娜舞作的細節。 \n 溫德斯也放入鮑許親自演出《穆勒咖啡館》段落,及她說話的片段,但這些片段占電影的極小部分。溫德斯刻意放大的是舞者訪談、烏帕塔景觀、舞作,強調她的作品。

  • 《水》熱情又感傷 搖擺巴西風

     碧娜‧鮑許的烏帕塔舞蹈劇場來台演出鮑許二○○一年以巴西為靈感創作的《水》,三月三日起至六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烏帕塔舞蹈劇場曾四度來台演出,鮑許也曾二度隨團來台,但大師在二○○九年逝世,舞團這次來台由後繼的兩位藝術總監梅希(Dominique Mercy)與史登(Robert Sturm)領軍。 \n 《水》是鮑許以自己住巴西的經驗編創的舞作,台上舞者們恣意跑跳、嬉鬧,熱情搖擺出熱帶風情,充滿歡愉氣氛。鮑許最厲害的是,在這份戲劇化的熱鬧表現之中,她仍讓觀眾看見人生當中,必然經歷的傷感、情慾與渴求。 \n 鮑許七○年代起推出「舞蹈劇場」概念,在舞蹈中添進戲劇元素,她的每支作品都富含視覺、肢體表現和臉部表情,總像在述說一段故事。鮑許更擅長在作品中傳遞人性的情感、慾望、哀傷以及溫暖。 \n 鮑許病逝後,舞團藝術總監由梅希與史登兩人接任,由鮑許兒子成立的基金會協助。梅希是資深舞者,年已六十,他除了肩負領導責任,也還活躍於舞台上。他表示,「自從鮑許死後,大家總感覺冥冥中,鮑許還是坐在那兒看大家跳舞。」

  • 兩支舞作 向碧娜鮑許致敬

     二月起台灣觀眾將可以欣賞到連續兩支國外舞團的向已逝舞蹈大師碧娜˙鮑許(Pina Bausch)致敬的演出。首度來台的比利時當代舞團將演出《斷章取藝-獻給碧娜》,來有鮑許生前擔任藝術總監的烏帕塔舞蹈劇場,將來台演出她的代表作《水》,演出地點都在台北國家戲劇院。 \n 鮑許出生於一九四○年,因病逝世於二○○九年,七○年代起推揚舞蹈劇場概念,讓舞蹈添進戲劇元素,舞蹈不僅是肢體展現,更是表達人性故事的型態,思潮影響世界舞壇甚大。 \n 比利時當代舞團創立於一九八四年,是歐陸當紅的團隊,在各大劇院的票價往往是最貴的那類。藝術總監布拉德勒(Alain Platel)曾是特殊教育的動作治療師,因此在他的舞作中,從來沒有華美炫技,而是將他從特教、日常觀察到的扭曲與歪斜動作,發展成舞蹈。布拉德勒也深受舞蹈劇場影響,內容關注的是人類內在情感與生活狀態,風格戲劇性又生活化。 \n 鮑許去世後,布拉德勒創作了《斷章取藝 -獻給碧娜》,九位端坐在觀眾席的舞者倏然起身走向舞台,邊走邊脫到僅剩下內衣褲。舞台上空空如也,只有兩支麥克風與一疊布毯。舞者走上舞台,拉起布毯,開始了極為古怪的顫抖、痙攣、扭曲,比喻現實百態。 \n 在鮑許逝世前,烏帕塔舞蹈劇場便已排定來台演出的行程,過去他們曾來台演出過鮑許的《康乃馨》、《交際場》、《熱情馬祖卡》。這次的作品《水》,是鮑許二○○一年時以自己在巴西居住的經驗編創出的舞作。舞作中充滿了明亮奔放的熱帶風情,呈現出鮑許體驗到的巴西生活風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