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烏牛欄的搜尋結果,共09

  • 鎮公所看板 釘壞烏牛欄史蹟

    鎮公所看板 釘壞烏牛欄史蹟

     埔里鎮公所「鎮長周義雄歡迎您!」電子看板破壞烏牛欄橋史蹟,縣府文化局、南投縣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文史工作者等人至現場會勘,認定石碑有文化資產保存價值應提報列管,才能作後續細緻修復。 \n 巴宰族人遷移紀錄史 \n 約清朝道光年(1820)間,台中豐原地區平埔族系巴宰族人遷移至現今愛蘭台地,將原部落「Auran」(譯為烏牛欄)名字帶來至台地,當地的教會,甚至在1930年代通行的吊橋都以「烏牛欄」來命名,對於巴宰族人及埔里族群開發播遷史都有重大意義。 \n 埔里鎮公所運用聯勤司令部睦鄰經費,在愛蘭橋頭興建「鎮長歡迎您」大型電子看板,遮蔽烏牛欄吊橋史蹟,看板鋼樑甚至釘入碑面,因愛蘭台地僅剩下這座能具證明族群遷移史蹟,228事件烏牛欄之役27部隊也在此地與國民政府軍會戰,歷史上有重大意義,巴宰族人及文史界嘩然,要求公所應立即拆除看板,還史蹟原貌。 \n 文化局科長王良錦、文史工作者鄧相揚、愛蘭里長陳文富等人到場會勘!陳文富說,愛蘭台地居民對自身文化史蹟遭破壞相當痛心,希望能儘速修復;「烏牛欄橋」石碑具備族群、重大歷史事件、埔里交通開發等三項文資價值,不應遭受如此對待;建議先由地方團體或個人提報文化資產列入古蹟。 \n 文化資產遭破壞 痛心 \n 王良錦表示,與文資委員討論過後,認為對「烏牛欄橋」史蹟最好對待方式,是先取得暫訂古蹟身份,再請學者專家提出修復計畫,埔里鎮公所也能提出計畫共同審議。公所表示,該所並無古蹟修復專家,建議文化局提供指導專家名單,讓施工人員有所依循。

  • 埔里迎賓看板 破壞烏牛欄橋石碑

    埔里迎賓看板 破壞烏牛欄橋石碑

     南投縣埔里鎮公所為在交通入口愛蘭橋頭設立電子看板,將鋼梁直接打進有80年歷史的「烏牛欄橋」石碑,地方文史工作者痛批藐視歷史資產。 \n 南投縣文化局指出,該石碑未登錄文化資產,但遺跡破壞不可逆,會協助保存。 \n 埔里鎮公所表示,包商施工時未回報該處有遺跡,會想辦法補救。 \n 埔里鎮愛蘭台地舊地名為「烏牛欄」,係平埔族巴宰族的「烏牛欄社」移居於此而命名,而1938年時,日本政府為打通台中州與埔里鎮的交通,興建了跨越南港溪的烏牛欄吊橋,民國50幾年興建愛蘭橋,舊吊橋拆除,獨留位於醒靈寺邊坡下方的「烏牛欄橋」石碑。 \n 近日有鎮民發現,埔里鎮公所在「烏牛欄橋」橋頭旁設置「埔里鎮長周義雄歡迎您」電子看板,除遮蓋石碑外,固定看板的鋼梁竟就直接鑿進石碑,還以鋼板鉚釘固定。 \n 地方文史工作者鄧相揚表示,這是藐視遺跡的作為,公部門更不應帶頭破壞遺跡,應先做好勘查再施工。 \n 簡史朗也說,從醒靈寺原本可遠眺南港溪切割埔里3大台地遺址,如今卻被巨型看板遮蔽視線。南投縣文化局官員聞訊表示驚訝,指出該石碑未登錄文化資產,但的確有歷史價值,文資一旦被破壞不可逆,會與文資委員討論,想辦法保存。 \n 埔里鎮公所工務課則指出,電子看板施工廠商在施做時並未回報工地現場有史蹟,經瞭解確定有破壞的情形,已請承辦人聯繫廠商想辦法補救。

  • 鎮長電子看板鑿烏牛欄史蹟 巴宰族人抗議

    鎮長電子看板鑿烏牛欄史蹟 巴宰族人抗議

    埔里鎮公所施設電子看板,破壞「烏牛欄橋」史蹟,南投縣巴宰族群文化協會幹部15日至現場勘查,指鎮公所藐視在地族群文化資產並破壞史蹟,讓他們看了無比心痛,要求拆除醜陋的電子看板,讓烏牛欄部落地名重見天日。 \n \n 埔里鎮公所為在愛蘭橋頭設立「埔里鎮長周義雄歡迎您」電子看板,不僅遮檔超過80年歷史的「烏牛欄橋」石碑史蹟,支撐看板的鋼樑更直接鑽入碑面,地方文史工作者相當惋惜,指此舉藐視歷史遺跡,是埔里鎮民共同的損失。 \n \n 「烏牛欄」這地名發音來自巴宰語Auran,係平埔族系巴宰族的「烏牛欄社」(原居於台中豐原)移居於此而命名,國民政府遷台後,當局認為烏牛欄發音不雅,暗指男性生殖器,改名為「愛蘭」,並拆除日本政府遺留下來的神社、日式官舍等歷史建築,巴宰協會總幹事潘文輝指出,整個愛蘭台地,就只剩下「烏牛欄橋」這塊石碑,可以具體證明巴宰族群遷徙的歷史,應當好好善待,公部門怎能帶頭破壞。 \n \n 巴宰協會前總幹事潘英寬則表示,在文史老師的帶領下,族人曾至台中豐原尋根,即使當地都市開發相當繁榮,市區仍找得到「烏牛欄溪橋」,族人相當的感動,如今卻看到埔里真正的歷史遺跡「烏牛欄橋」石碑遭到鎮公所破壞,內心感到無比悲痛,鎮公所實無必要設立如此龐大的電子看板,破壞了史蹟與景觀,會與族人們共同研商,要求鎮公所拆除這醜陋又不尊重族群文化的看板。 \n \n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系兼任講師黃美英表示,清朝道光年間(1820年間),巴宰族群已從烏牛欄社遷移到埔里,仍沿用原居地的名稱,所以這社名非常具有歷史意義,對巴宰族的後代也很重要。針對巴宰族群抗議一事,埔里鎮長周義雄則電話未接、line不回,暫時無法瞭解他回應的內容。

  • 埔里公所設電子看板 破壞烏牛欄吊橋史蹟

    埔里公所設電子看板 破壞烏牛欄吊橋史蹟

    太扯!埔里鎮公所為在交通入口愛蘭橋頭設立「埔里鎮長周義雄歡迎您」電子看板,將鋼樑直接打進有80年歷史的「烏牛欄橋」石碑,地方文史工作者痛批此舉藐視歷史資產,文化局回應遺跡破壞不可逆,會協助保存,公所回應包商施工時未回應該處有遺跡,會想辦法補救。 \n \n 埔里鎮愛蘭台地舊地名為「烏牛欄」,係平埔族巴宰族的「烏牛欄社」(原居於台中豐原)移居於此而命名,,而1938年時,日本政府為打通台中州與埔里鎮的交通,興建了跨越南港溪的烏牛欄吊橋,是埔里對外聯絡的重要入口,國民政府統治台灣後,當局認為「烏牛欄」閩南語發音不雅,而改名近似音的「愛蘭」,民國50幾年興建愛蘭橋,舊吊橋拆除,獨留位於醒靈寺邊坡下方的「烏牛欄橋」石碑,證明愛蘭台地與平埔族的連結。 \n \n 而二二八事件中,台中民眾組成二七部隊與國府軍隊對抗。最後退至埔里戰鬥,並展開激烈的「烏牛欄之役」,這是二二八事件中最後一場武裝抗暴行動,雖然前南投縣長林宗男有在愛蘭橋頭設立「圓而不圓」二二八紀念碑,說明烏牛欄會戰學生軍抗暴歷史,但係2004年設立,真正有見證到歷史的遺跡,是設置在台地邊緣的「烏牛欄橋」石碑。 \n \n 有鎮民發現,埔里鎮公所非但未維護「烏牛欄橋」石碑遺跡,設置在橋頭旁的「埔里鎮長周義雄歡迎您」電子看板還遮蓋石碑,更扯的是固定看板的鋼樑,就直接鑿進石碑,還以鋼板鉚釘固定,地方文史工作者鄧相揚表示,這是藐視遺跡的作為,公部門更不應該帶頭破壞遺跡,應先做好勘查再施工;簡史朗也說,從醒靈寺原本可遠眺南港溪切割埔里3大台地遺址,如今卻被巨型看板遮蔽視線;南投縣文化局官員聞訊表示驚訝,指出該石碑未登錄文化資產,但的確有歷史價值,文資一旦被破壞不可逆,會與文資委員討論,想辦法保存。 \n \n 埔里鎮公所工務課指出,電子看板施工廠商施做時並未回報工地現場有史蹟,經過瞭解確定有破壞的情形,已請承辦人聯繫廠商想辦法補救。

  • 紀念228最後1役 「圓而不圓」紀念碑格外引人注目

    紀念228最後1役 「圓而不圓」紀念碑格外引人注目

    矗立在埔里鎮郊愛蘭橋頭入口處,當時南投縣政府為紀念70年前的228事件最後1役「烏牛欄之役」在埔里,結合歷史與藝術設置的「圓而不圓」紀念碑,今天時逢228,更是格外受到各界的矚目。 \n \n 埔里牛耳藝術渡假村董事長黃炳松表示,70年前228事件最後1場戰役,即由台中青年學生組織的27部隊與國軍21師在埔里烏牛欄(愛蘭)的會戰;當時雖然學生軍奮勇迎戰,但兩路受敵,彈盡援絕,奮戰終日,最後在3月16日深夜約11時許埋藏武器後散逸,該事件即「烏牛欄之役」。 \n \n 由於這是場傷痛難忘的戰役,南投縣政府為讓後代子孫不要遺忘這段歷史,2004年特在愛蘭橋頭,委請藝術家白滄沂設立「圓而不圓」紀念碑,就是希望在這塊土地上的子民,體諒當年環境特殊,宜引為殷鑑,放眼未來,用愛與寬恕,療撫傷痕,追求公義,尊重人權,守護民主台灣永遠和平。 \n \n 另黃炳松將在3月12日於牛耳藝術渡假村國際會議廳播映27部隊紀錄片,讓各界瞭解在動盪時代,台灣人民追求人權、公義的艱辛歷程。

  • 海外228遺屬 二七部隊烏牛欄戰役紀念碑憑弔

    海外228遺屬 二七部隊烏牛欄戰役紀念碑憑弔

    海外228遺屬返鄉團25日至南投縣二二八事件烏牛欄戰役紀念碑憑弔,除了追思70年前二七部隊在埔里盆地對抗蔣軍21師的歷史,也呼籲政府加速轉型正義的推動,不僅撫卹受害者遺族,也應當找出加害者。 \n \n烏牛欄戰役是二二八事件最後一場戰役,70年前台中地區一群民眾自發性組成武裝隊伍反抗暴政,由謝雪紅、鍾逸人、黃金島帶領的民兵「二七部隊」,攻佔官署、營區,接收武器,以武力對抗由北一路鎮壓、屠殺的國民政府軍隊,3月16日部隊進到埔里,隔著烏牛欄吊橋對抗軍隊,後因彈盡援絕而解散,民兵多人死傷或被捕下獄。 \n \n前南投縣長林宗男在烏牛欄吊橋舊址(現已改建為愛蘭橋)設立紀念碑,海外228遺屬在團長王文宏的帶領下,一行約50人帶著百合花到紀念碑前憑弔,王文宏表示,除了紀念70年前那場驚天動地的戰役,也要要求政府應讓轉型正義加速進行,不應「找得到被害人,卻找不到加害人」,暴政威權的符碼,不應再受到人民的敬仰,比如慈湖、中正紀念堂,可以開放觀光化,但不應讓國軍繼續駐守護衛。 \n \n85歲的牛耳藝術渡假村董事長黃炳松15歲時曾目睹二七部隊與蔣軍作戰,他指出,當時鎮上槍聲大作,多數鎮民逃離避難,親眼看到20多歲,身著卡其色軍服的青年,挖散兵坑會戰,死去的青年,就在戰場鄰近就地掩埋,過程悲壯,後來得知是接管台灣最高長官的陳儀下令鎮壓殺人,事後卻高升浙江省主席,讓當時還是少年的他,覺得世間太沒公理。

  • 二七部隊紀錄片 重現228血淚史

    二七部隊紀錄片 重現228血淚史

     228事件最後一場戰役是二七部隊進駐埔里的烏牛欄戰役,南投縣政府先前在愛蘭橋頭設立「圓而不圓」的紀念碑,下月12日牛耳藝術渡假村國際會議廳另將播映二七部隊紀錄片,讓各界瞭解動盪時代,台灣人民追求人權、公義的艱辛歷程。 \n 228發生後,國民政府軍從基隆登陸,一路南下「清鄉」,台中市婦女會理事長謝雪紅籲市民響應起義,組成「台中地區治安委員會作戰本部」,組織「民軍」,霧社地區100多名原住民泰雅族人下山參與台中作戰本部。 \n 民軍隊伍在中部鏖戰多日後,與400餘名青年、學生,與二戰後退伍的台籍日本兵等改組為「二七部隊」,由鍾逸人擔任二七部隊的部隊長,擔憂在台中市作戰,造成大量傷亡,轉進埔里。 \n 二七部隊在1947年3月16日與國軍21師在埔里烏牛欄(愛蘭)會戰,學生軍戰數日後埋藏武器後散逸,史學家稱為「烏牛欄之役」,是228事件最後一役。縣府2004年在戰場(現址為愛蘭橋)原地,設置「圓而不圓」紀念碑。 \n 新文化協會展開二七部隊紀錄片拍攝,並舉辦學術研討會,3月12日下午2時,在烏牛欄戰役戰場附近的牛耳藝術渡假村國際會議廳,放映紀錄片,事先報名者可優先入場,開演前半小時全面開放自由入場,座位有限,額滿後即關閉入場。

  • 二七部隊紀錄片 烏牛欄戰役現場播映

    二七部隊紀錄片 烏牛欄戰役現場播映

    228事件最後一場戰役是二七部隊進駐埔里的烏牛欄戰役,南投縣政府先前在愛蘭橋頭設立「圓而不圓」的紀念碑,下月12日牛耳藝術渡假村國際會議廳另將播映二七部隊紀錄片,讓各界瞭解動盪時代,台灣人民追求人權、公義的艱辛歷程。 \n \n 228事件發生後,國民政府軍從基隆登陸,一路南下「清鄉」,造成難以計數的平民傷亡,許多死者是本土菁英,台中市婦女會理事長謝雪紅籲市民響應起義,組成「台中地區治安委員會作戰本部」,組織「民軍」,霧社地區100多名原住民泰雅族人下山參與台中作戰本部。民軍隊伍來自彰化、大甲、豐原、東勢、埔里、員林、田中、太平,在中部鏖戰多日後,與400餘名青年、學生,與二戰後退伍的台籍日本兵等改組為「二七部隊」,由鍾逸人擔任二七部隊的部隊長,擔憂在台中市作戰,造成大量傷亡,轉進埔里。 \n \n 二七部隊在1947年3月16日與國軍21師在埔里烏牛欄(愛蘭)會戰,學生軍雖奮勇迎戰,但因兩路受敵,彈盡援絕,奮戰數日後埋藏武器後散逸,史學家稱為「烏牛欄之役」,是228事件最後一役,在近代史上,烏牛欄之役有象徵意義,南投縣政府2004年在戰場(現址為愛蘭橋)原地,設置「圓而不圓」紀念碑,讓後代記取先民為了追求公義、人權,守護民主所付出的代價。 \n \n 而台中市新文化協會展開二七部隊紀錄片拍攝,並舉辦學術研討會,3月12日下午2時,在烏牛欄戰役戰場附近的牛耳藝術渡假村國際會議廳,放映紀錄片,事先報名者可優先入場,開演前半小時全面開放自由入場,座位有限,額滿後即關閉入場。

  • 配合石門水庫洩洪 閒置半世紀

     關西鎮牛欄河的拱形橋墩是著名遊旅景點,牛欄河是石門水庫溢洪道,就鮮為人知,但石門水庫從未在牛欄河洩洪,兩岸被劃入「行水區」近半世紀,嚴重阻斷關西鎮的發展,地方發起牛欄河「圳」正名運動,要求解編。 \n 「這是全台首見的烏龍都市計畫」鎮民代表劉德樑說,民國五十二年葛樂禮颱風肆虐台灣,石門水庫緊急洩洪達五億七千四百萬立方公尺,整個大台北地區因成澤國三天三夜,當時總統蔣中正下令改善治水方案。 \n 副總統陳誠在災後推動石門水庫規畫建設,研商分洪救災之議,除原洩洪道外,擬從關西鎮大竹坑附近鑿山開隧道引水,經龍潭打鐵坑溪到牛欄河再排入鳳山溪,因政府財政拮据,分洪計畫擱置未實施 \n 民國六十三年辦理關西鎮第一次都市計畫時,牛欄河兩岸卅四.五六公頃農地被劃為「河川區」,並未徵收區內公共設施保留地,農民要繳田賦。七十六年政府免徵田賦才停繳。 \n 七十二年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時,把該區域畫為配合石門水庫分洪道「行水區」,牛欄河兩岸土地使用受限,但買賣不被視為農地,要繳土地增值稅。九十九年底政府修正農發條例卅八條之一,才免課土增稅。 \n 劉德樑說,牛欄河兩岸不是石門水庫分洪行水區是事實,這種誤編嚴重阻斷關西鎮發展,從八十年起地方多次陳情要求解編,沒有結果的關鍵在於,誤用「牛欄河」區域排水的分類標準。 \n 縣府官員指出,牛欄河是地理形勢自然形成的河川,依經濟部九十二年公告名稱統一為「河川區」,在河道的治理範圍外,依法應予解編,目前由鎮公所辦理細部計畫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