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烏蘭烏德的搜尋結果,共03

  • 世足熱潮 擴散到西伯利亞

    本屆世足賽進入8強即將底定的高潮階段,向來冷靜自持的「戰鬥民族」俄羅斯,也因主辦這項全球性賽事而情緒沸騰,世足熱潮甚至延伸到距離首都莫斯科數千公里遠的西伯利亞城市烏蘭烏德(Ulan-Ude)。  1日的16強淘汰賽,地主隊俄羅斯爆冷擊沉「無敵艦隊」西班牙晉級8強,與莫斯科有5小時時差、人口40萬左右的烏蘭烏德,也和莫斯科一樣歡慶勝利。當地40歲農夫達科哈諾夫(Anton Darkhanov)說:「即便遠在5,000公里外,我們這裡還是感受得到歡樂的派對氣氛,大家都挺俄國隊,我認為俄羅斯會贏。」 本屆世界盃東道主俄羅斯幅員遼闊,是全球領土面積最大的國家,共劃分11個時區,如果球賽在俄國與歐洲接壤的部分舉行,意味俄國東部的居民得犧牲睡眠熬夜觀戰。  在俄國11座世界盃主辦城市中,葉卡捷琳堡 (Yekaterinburg)地處最東邊,剛好位於歐亞交界。球賽若於莫斯科當地時間晚間9時開踢,在西伯利亞的烏蘭烏德正好是凌晨2時。

  • 俄餐館發生133人食物中毒事件

    俄羅斯東西伯利亞地區的布里亞特共和國內務部14日說,布里亞特共和國首府烏蘭烏德市內一餐館發生食物中毒事件,133人中毒。 截至14日,共有133人先後出現食物中毒症狀,這些人分別於1月8日至11日在烏蘭烏德市中心的一家餐館吃飯。64人住院治療,其中包括12名兒童。醫院檢測認為中毒者食用感染沙門氏菌的食物。目前,涉事餐館已被查封,當地衛生部門正在進行衛生防疫檢查,警方已啟動刑事調查。

  • 自遊主義-進步的烏蘭烏德市

     城中最熱鬧的人行街道上,兩旁新舊建築交錯林立,有歌劇院、博物館、旅館、商館、商場和銀行等,各色人種穿梭其間,在各自崗位上,努力拚鬥營生。  「烏蘭烏德」一名是美麗河流之意,位在西伯利亞烏德河和色楞格河交會處,地廣人稀,又有住民用心維護的美好環境,使它一直保有美麗城市的稱號。它原是蒙古人一支布里亞特人的生活領域,族人過著優閒自在的游牧生活。十七世紀中期,隨著俄羅斯帝國勢力東進,斯拉夫人開始在這裡建立城堡據點(初名烏金斯克城堡),逐步侵吞布里亞特人的生活空間,蘇聯時期在貝加爾湖東岸地區成立近36萬平方公里的「布里亞特共和國」,性質和中國的自治區相仿。  俄羅斯勢力進入後,逐漸改變布里亞特人的傳統文化習性,如由直書的蒙文改為橫書的斯拉夫字母拼音文字,火車與汽車逐漸取代馬匹成為族人的交通工具,氈帳也擋不住松木歐式建築風,已成為稀有住屋,而俄羅斯語早已是共和國的共通語言,儘管面臨如此重大的外來文化衝擊,但他們沒有放棄,依然努力保存祖先留下來的文化資產,尤其是蘇聯政權解體後,市民更是寬心相待,使得這個城市體現出多元文化的風貌。  來到市中心的中央廣場,世界最大的銅製列寧頭像沒有被推倒,他們一致認為「它呈現了過去的歷史」﹔「社會主義方尖碑」依然聳立在SUBWAY西餐店前的小廣場,因為「它曾經掌控他們的生活方式」;二十一世紀初興建的全俄羅斯最大藏傳佛教喇嘛廟,座落在東側山頭上,是政府尊重原住民宗教的善意表現,還因此吸引一些俄羅斯人改信佛教。道地的黃種人圍坐在列寧頭像旁閒話家常,土生土長的白種人在另一旁高興地喝著伏特加,沒有人會投以異樣的眼光,彼此和平相處。  來到城中最熱鬧的人行街道上,兩旁新舊建築交錯林立,有歌劇院、博物館、旅館、商館、商場和銀行等,各色人種穿梭其間,在各自崗位上,努力拚鬥營生。一旁有蒙古國的領事館,步道盡頭的尼古拉二世拱門,重新被粉刷修繕過,喚起市民的歷史記憶,因為它曾是俄國通往蒙古國及中國的商貿大門。  今日布里亞特人僅占50萬市民的百分之二十五,我好奇問當地一位布里亞特蒙古人有沒有「失根」或「被邊緣」的感覺,沒想到他告訴我說:「不會啊!因為不管你是黃種人或是白種人,全都是布里亞特共和國的子民,我們早已不分彼此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