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無人戰機的搜尋結果,共335

  • 影》對大陸新利器 美軍影片中現端倪

    影》對大陸新利器 美軍影片中現端倪

     《富比世》(Forbes)13日報導,美國陸軍公布了以於印太區域作戰為目標、驗證新型裝備與技術的「前端21」(Edge 21)軍演展示影片,該影片特別強調對各式無人機的運用,且首次展示了一款先前並未正式公開的遠程遊蕩彈藥(loitering munition),尺寸和飛行速度都較先前曾展示過的ALTIUS-600小型無人機更具優勢。

  • 維持對陸競爭力 海軍2022年預算重點在2大科技而非355艦隊

    維持對陸競爭力 海軍2022年預算重點在2大科技而非355艦隊

    儘管美國海軍部長提名人德爾托羅(Carlos Del Toro),13日出席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任命聽證會時,允諾為海軍增添新艦艇以完成355大艦隊的目標;但《星條旗報》卻認為,從2022財年編列預算來看,海軍目前優先重點為無人船艦與極音速武器等先進科技能力,進而維持對中國大陸的競爭力。換言之,雖然面臨擴大艦隊的壓力,但355艦隊不是目前海軍重點,而海軍在接下來的1年連300艘船艦都無法達成。

  • 大陸在邊境部署這種武器 將對印軍構成「生存威脅」

    大陸在邊境部署這種武器 將對印軍構成「生存威脅」

     《歐亞時報》(The EurAsian Times)報導,身為無人機製造巨頭的中國大陸,擁有多種不同的軍用無人機,若中印邊境爆發武裝衝突,這些武器將對缺乏因應手段的印度部隊構成「生存威脅」。

  • 美海軍誠徵MQ-25無人機操作員 平民也可報名

    美海軍誠徵MQ-25無人機操作員 平民也可報名

    美國海軍計在12 月建立MQ-25「黃貂魚」(Stingray)無人機的機隊,當然需要專業的操作員,因此提出了人員徵求令,希望有志之士可以報名參加,將於 8月2日舉行第一次選拔會。

  • 譚傳毅快評》獵鷹一號現蹤的震撼

    譚傳毅快評》獵鷹一號現蹤的震撼

    7月2日,網傳日本TBS電視台通報稱:「美空軍1架RC-135U電子偵察機在福建霞浦空軍基地不到55海裡的空域,突然遭遇中國空軍3架電子反偵察機『獵鷹1號』的攔截與圍捕。」同樣消息,早在6月4日已經報導過,謠傳顯然大有文章。

  • 報復親伊朗民兵 拜登下令空襲

    報復親伊朗民兵 拜登下令空襲

     美國與伊朗就重返伊核協議,進行間接談判之際,拜登政府27日授權對伊拉克和敘利亞的親伊朗民兵組織設施發動空襲,以報復他們稍早以無人機襲擊美國在伊拉克人員和設施。  五角大廈發言人柯比27日晚間發布聲明證實,本次空襲由拜登總統下令。美軍派出F15和F16戰機,襲擊的目標是作戰和武器儲存設施,其中2處位於敘國,1處在伊拉克境內。  柯比指出,什葉派武裝團體真主黨旅、薩義德烈士旅等親伊朗民兵組織,都透過這些設施對駐伊拉克美軍和據點,發動無人機攻擊。參與空襲的美軍戰機已安全返航,且命中所有預定目標。  柯比強調,本次行動是防禦性攻擊,並傳達明確的威懾信號。五角大廈在聲明中說,拜登總統已清楚表示,他會採取行動保護美國人員安全。  這是拜登政府繼2月後,第二度授權美軍,針對敘國境內由伊朗撐腰的民兵目標發動攻擊,前次行動成功摧毀多處武裝團體的設施。五角大廈另一位發言人麥克納爾蒂27日告訴媒體,今年4月以來,親伊朗武裝民兵組織,對伊拉克美軍與多國聯軍,至少發動5次無人機和火箭彈襲擊。伊拉克官員26日表示,有2架載著爆裂物的無人機,襲擊該國北部埃爾比勒附近的美國領事館。  美國國防部並未說明,空襲是否造成傷亡。不過總部設於英國的「敘利亞人權瞭望台」組織28日表示,美軍的軍事行動至少打死5名武裝分子,多人受傷。敘國官方新聞社則指出,一名兒童在空襲中身亡,至少3人受傷。  另一方面,伊朗官媒伊通社27日引述該國革命衛隊司令薩拉米談話指稱,伊朗擁有航程達7千公里的無人機,「它可飛上天,返回基地,降落在預定的地點。」  不過在美國與參與伊和協議締約各國,正就美國重返談判桌,即將在維也納召開第七回合會談之前,伊朗此番表態,恐怕會被華府視為危及區域穩定安全。

  • 中俄加速開發反隱形雷達 數百公里外讓美F22、F35破功

    中俄加速開發反隱形雷達 數百公里外讓美F22、F35破功

    具備雷達隱形能力的美軍F-35和F-22仍是目前最具優勢與數量最多的5代戰機,從F-35大量生產後,就不斷傳出有些雷達可以追蹤到隱形戰機的訊號。在最近一場防務展上,中國展出了最新型反隱形雷達,而俄羅斯新開發雷達也能追縱400公里外的隱形戰機。 據陸媒報導,中國今年4月在南京舉行的第9屆世界雷達博覽會展示SLC- 7三座標警戒雷達和YLC-8E遠端三座標對空警戒雷達共2種反隱形功能的相控陣雷達。前者號稱「全能冠軍雷達」,可以對付包括隱形戰機、固定翼飛機、直升機、無人機、巡航導彈甚至定位火炮和火箭彈,用途之廣泛遠超其他許多同類雷達;後者則可以作為防空網中遠端預警核心,具備探測距離遠、測量精度高、抗干擾能力強的特點,能探測隱形目標和臨近空間的高速高機動目標。 《新浪軍事》引述《歐亞時報》指出,俄羅斯在發展防空系統方面也有著相當多的經驗,其中包括廣泛宣傳的S-300和S-400,這兩種型號的導彈擁有攔截射程3500公里的彈道導彈的能力。其中S-400使用其91N6E雷達和Protivnik-GE雷達具有150-400公里的反隱形跟蹤能力。俄羅斯尚有一款不同於其他常規系統的雷達,是由金剛石─安泰公司開發的Struna-1/Barrier-E雙基地反隱身雷達。據稱,這些雷達能夠探測像第5代戰機那樣的低雷達可觀測性目標,其出口型號的探測範圍超過400公里。 報導說,Struna-1/Barrier-E雷達系統是由發射器和接收器組成,發射器和接收器之間的距離與預期目標距離相當。常規雷達系統由於受到一些限制,當探測目標距離雷達發射源較遠時,雷達信號強度將會遞減。而在傳統的單基地雷達中,發射器和接收器位於同一位置,它依靠飛機反射的雷達波來確定位置。然而,Struna-1雷達可以將其發射器和接收器放置在50公里之外,與傳統雷達相比,它的功率更大,甚至可以探測到隱形飛機的信號,覆蓋範圍也更廣。 報導指出,俄製Struna-1系統會使飛機的雷達發射面積增加3倍。該系統使用的雷達發射/接收模組功耗更高低,不會有太多的輻射,因此不易受到敵軍反輻射導彈的攻擊。模組網路可以連接到中央監測系統,該系統可以位於離模組非常遠的地方,通過微波資料鏈進行連接。 在現代隱形戰機概念上,它主要是指較低的雷達可觀測性,並非完全看不見。探測隱形戰機並非不可能,但確實很難,需要通過新的創新技術來完成。隱形戰機不但可能被雷達探測到,還有可能被配備了紅外偵察感測器的對方戰機發現並識別。

  • 國戰會論壇》蜂群無人機的戰術演繹(譚傳毅)

    國戰會論壇》蜂群無人機的戰術演繹(譚傳毅)

    蜂群無人機可以在第一波配合其它「有人」部隊,打擊敵軍指揮中心、防空系統、海空軍兵力、飛彈陣地和雷達站等。此外,完成第一波打擊之後,蜂群無人機還可進行打擊作戰效率評估、搜尋敵軍殘餘兵力,以利後續打擊。 蜂群無人機作戰全般狀況 蜂群無人機是指具備一定思維能力,可自主協調對敵展開行動的低成本中小型無人機集群(UAV Cluster)。初期設計蜂群無人機是假定單機受到打擊,鄰近機群可以採取飽和式甚或自殺式攻擊對方。2016年10月,美海軍3架F-18戰鬥機投放103架山鶉(Perdix)小型無人機,開啟了蜂群無人機攻擊系統的發展。 蜂群無人機的功能如下: 第一,\t不間斷偵察與打擊。蜂群無人機的成本極低,未來以高密集、高協同和智慧化優勢,對敵軍進行全面而又準確的即時化監偵與打擊。 第二,\t以小博大的系統化作戰。小型作戰平台不但可分散敵軍反擊風險,而且容易管理維護,平台之間可以極快的互補與替代,降低甚至於殲滅敵軍聯合作戰系統。 第三,\t快速反應。隨著AI以及資訊技術的發展,蜂群無人機能更加快捷的蒐集與處理情報數據,干擾或癱瘓敵軍C4ISR的決策系統,並迅速而及時的傳輸情報數據。 第四,\t成本低、風險低。蜂群系統成本遠低於複雜的C4ISR系統,作戰方案也很簡單,無需擔心廉價的無人機被擊落毀傷,也不必憂慮人員的安全。 蜂群無人機作戰 蜂群無人機技術發展至今,已具備實戰功能。典型的蜂群無人機系統主要由多架小型無人機、遙控指揮母機、資料鏈傳輸等組成。其中,遙控指揮母機是蜂群作戰的中樞,可由地面控制站或空中載機負責。明確了作戰目標之後,遙控指揮母機開始規劃行動,包括:目標分析、蜂群編配、威脅分析、任務分配、戰術規劃、航路規劃、協同規劃等,展開對地、對海、對空作戰。 對地作戰:一般地面防空系統主要在對付數量少、大尺寸、高速度、遠距離飛行器,但是蜂群無人機具有非對稱作戰優勢,光是靠這些小傢伙就可能解決問題。過程如下: 第一,\t偵察。大功率預警設備很容易發現中大型空中目標,但蜂群無人機可利用本身體積小而又隱身匿蹤優勢抵近我方縱深,對敵雷達陣地、飛彈陣地、防空系統、作戰指揮所等目標實施長時間的偵察、跟蹤與監視。 第二,\t防空壓制。大量的小型無人機平台可迅速佔用敵軍防空雷達跟蹤、瞄準、通信頻道,造成防空預警系統瀕臨崩潰,為後續的有人機、飛彈等重型武器迅速打開作戰通道。 第三,\t電子對抗。蜂群中部分平台可配備電子對抗設備,集群式向敵防空雷達、通信系統、預警裝置或其他電子設備實施電子干擾,保護蜂群無人機或其他作戰任務的遂行。 第四,\t火力誘騙。鋪天蓋地的蜂群無人機可誘使敵軍雷達開機,暴露重要目標,同時,蜂群無人機以數量優勢製造空襲假象,吸引並消耗敵軍地面火力。 第五,\t火力攻擊。蜂群無人機可對目標實施自殺式攻擊、或攜帶小型炸彈或炮彈打擊敵軍雷達站、通信站、指揮控制樞紐等。 對海作戰:常規海軍水面艦艇機動能力差、但是價值高昂,對抗低成本、速度慢、但數量眾多蜂群的反擊能力明顯不足,是蜂群無人機的理想目標。相反的,如果建造大批量的蜂群無人機,針對敵軍高價值的目標例如航母和驅逐艦等遂行抵近、干擾壓制、火力打擊、消耗對方火力資源等任務(基本上與對地的作戰任務相同)。 對空作戰:蜂群無人機對空作戰也可發揮不容小覷的力量。首先,蜂群無人機利用數量優勢,對敵空軍(有人機和無人機等)實施防空壓制、火力攻擊、電子干擾,為我軍有人和無人戰機指示摧毀目標。 其次,打擊敵方軍民心理武裝。成群上萬的蜂群無人機鋪天蓋地而來,不但可攪亂空軍防空作戰體系,同時對於軍民心理造成極大的恐怖效應。 最後,若以數量龐大的蜂群無人機對敵打擊,敵方的反應時間很短,就算及時反應也力不從心。以我之蜂群對抗彼之蜂群,或許更見成效。這裡再度顯示,建設蜂群無人機作為不對稱作戰兵力是必須的。 城鄉作戰:蜂群無人機對城鄉作戰的力量也不容小覷。從岸邊開始,搜索並打擊拖式飛彈與標槍飛彈部隊、火箭彈系統、裝甲部隊等、乃至於到城鄉地區,以其隱身特性飛臨建築物,對重要部位進行爆破、狙擊或騷擾,甚或進行斬首行動,製造恐怖的政治與心理影響。 蜂群無人機作戰體系架構 蜂群無人機必須同時具備尋求集散式、集中式和分散式體系架構,以實現蜂群無人機系統內部作戰行動的協同、即時升級和動態重組。 最重要的是自主控制,也就是植入人工智慧,使其能夠在遠離遙控指揮的複雜電磁空域中飛行時,具有與友機進行自主協作、自主返回、自主執行任務等。在另一方面,蜂群無人機與遙控指揮之間不免產生「人」的因素,「人」的介入越多,蜂群無人機的學習能力也會越強,資料庫也會越充實,作戰能力也將越高。 反制蜂群作戰 雖然蜂群無人機具有智慧化、自主化、數量多、小型化、低成本等優勢,但其缺點也不少,例如防護力差、機動力弱、「蜜蜂」之間數據交換過於頻繁等問題。可針對蜂群無人機的弱點採取反制措施。 第一,\t提升偵測效能。當前超寬頻成像雷達、主動/被動陣列雷達、電視攝像、紅外線和磁力感測器、甚至於是地面觀測站等,可探測蜂群無人機外形、聲音、紅外線等情報。 第二,\t軟殺:摧毀蜂群系統節點。針對蜂群節點進行電磁干擾、壓制及欺騙、切斷或擾亂蜂群無人機導航、個體之間及與控制中心的傳輸鏈;也可向蜂群控制系統注入病毒,進而俘獲或使其自毀。 第三,\t硬殺:摧毀蜂群系統的節點,或運用雷射或微波或粒子束武器、彈道飛彈摧毀維持無人機運作的通信衛星和導航衛星、地面控制站、通信中繼和指揮所等關鍵節點,並對有人機與無人機基地、陸地、海洋實施打擊,搗毀蜂巢。 第四,\t集群對抗集群。發揮集群作戰的優勢,實施無人機前出偵察,並配合無人機的電磁對抗、自殺式集群攔截和常規防空作戰,增強對蜂群的攔截能力。 結論:硬殺才是硬道理 軟殺方式可能在浪費時間,特別是干擾無人機與地面站通信使無人機失效。因為未來的無人機智慧化程度將越來越高,「人」的因素不斷減弱。同時,電子欺騙能力增強,無人機集群通信擴頻、跳頻的廣泛使用,電子作戰最終將會達到動態平衡狀態,很難出現某方壓倒性的優勢。 看起來,硬殺才是硬道理!國防部戰規司提出「科技與火力取代人力」之際,不可忽視空軍無人機與海軍無人艇和無人潛艦的發展。這不但可以節約兵力、發展技術、更是不對稱作戰的重要組成。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法國博士,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F-22後繼者 美空軍參謀長曝NGAD功能

    F-22後繼者 美空軍參謀長曝NGAD功能

     《空軍雜誌》(Air Force Magazine)報導,美國空軍參謀長布朗(Charles Brown Jr.)上將16日對國會議員們表示,F-22匿蹤戰機的後繼者「下一代空中優勢」(Next-Generation Air Dominance, NGAD)系統將具備對地攻擊能力,讓其在孤身闖入敵陣時,能對地面的防空系統進行反擊。  布朗16日出席美國聯邦眾議院軍事委員會(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關於2022財年國防預算需求的聽證會時,他表示,NGAD應成為一款多用途戰機,強調其主要任務雖是爭奪空中優勢,但也將擁有部分對地攻擊能力,不僅確保生存能力,也增加其任務彈性。暗示NGAD或將能被用於執行防空壓制(SEAD)任務。  布朗還表示,與F-22相比,NGAD將增加武器酬載和航程,以因應印太區域的長距離作戰需求。美國空軍空戰司令部(ACC)司令凱利(Mark D. Kelly)上將先前曾表示,NGAD可能擁有兩種構型,一種航程較長,主要用於印太區域;另一種航程較短,將擔負歐陸空防任務。  《空軍雜誌》指出,雖然NGAD計畫的核心是一款先進戰機,但其也包含其他額外項目,例如負責攜帶額外彈藥並執行其他任務的無人僚機等。  另外,美國空軍2022財年未如往年一般,將額外12架F-35A戰機加入希望清單,代表就算國會願意給更多經費,該軍種也希望將錢花到其他項目上。對此布朗承認,目前版本的F-35「不一定是我們想要的F-35」,希望等該型戰機的Block 4版本飛航作戰軟體完成後再增購,確保機隊有能力對抗中國大陸威脅。

  • 美國空軍上將提議 北約應共同開發6代戰機

    美國空軍上將提議 北約應共同開發6代戰機

    目前歐洲有兩組6代戰機研發計畫,第一組是德國、法國、西班牙的「未來作戰空中系統」(FCAS),第二組是英國、瑞典、義大利的「暴風雨」(Tempest)戰機計畫。對此,美國空軍駐北約的高級將領陶德·沃爾特斯 (Tod Wolters) 表示,開發第6代戰機機的團隊成員應相互合作,以避免重複投資。言下之意,他認為兩種六代戰機會形成市場競爭,最終大家獲利都有限。 防衛新聞(Defense News)報導,在 6 月 9 日由大西洋理事會舉行的會議中,沃爾特斯上將表示,「成員國應該評估各自研發計劃所需的資源」。他強調「北約成員國戰略透明度和一致性的目標」,因為各國正在製定未來的防禦計劃,包括美國和歐洲未來航空武器的發展。 法、德、西提出的FCAS戰機研發計畫,其實原本也有知會英國,詢問是否願意加入,不過英國決定維持自己的飛機設計與研發能量,而另外啟動「暴風雨」,並且找到了研發戰機也相當有經驗的瑞典做為主要夥伴。 各國對於6代戰機的性能規畫大同小異,都是聯合指參情報的匯集結點,包括部署新式無人機、各式武器、感測系統和指揮控制架構,形成綿密的空中情報網。因此不管是FCAS或是暴風雨,也都同時正在設計新式無人機與橫向資料網路。 沃爾特斯的評論,主要是擔心歐洲無法且時支持兩個先進戰機的研發計畫,而且在研發過程中,可能會出現國防工業內鬥,而迷失了方向。這是歐洲各國不願談論的話題。 然而,沃爾特斯也有宣傳美國F-35的用意,他表示,雖然第6代戰機還需要數年時間才會問世,但是美國第5代戰機 F-35,已經具有融合各種預警情報和指揮控制的能力,沃爾特斯也預測,到 2030 年,歐洲用戶將總共部署 450 架 F-35。

  • 日本將研製人工智慧無人機 擔任F-X的支援夥伴

    日本將研製人工智慧無人機 擔任F-X的支援夥伴

    日本《讀賣新聞》報導,日本將在明年的財政預算審核中,提撥預算來研發具有人工智慧的無人機。報導也提到,這型無人機將會與研發中的FX「下一代戰鬥機」相互配合,擔任忠誠僚機的角色。 日本具有研發無人機的相關經驗,富士重工於1995年至2011年間,曾經開發過富士TACOM無人機(Fuji TACOM),它有一對主翼,還有V型垂尾與水平尾翼,採用小型渦翼引擎,外型就像是小飛機。不過進氣口在機身的上方,由F-4E和F-15J戰機來搭載與發射。富士重工沒有說明該無人機的功能,之後也沒有量產,很可能是當年的實驗。 不過時至今日,無人機已愈來愈盛行,包括美國、俄羅斯、澳洲與歐洲聯盟,都紛紛提出了無人戰鬥機的概念,其中波音公司與澳洲合作的「忠誠僚機」(Loyal Wingman),成了這種空戰無人機的代稱。 日本的主要國防對手是中國大陸與俄國,他們相當擔心中國大陸日益增加的第四代戰機群(例如殲10、殲11、殲20,與Su-30、Su-35等),因此戰鬥無人機就顯得有必要。 日本防衛省計劃分3個階段研製戰鬥無人機,初期是遙控無人機,由地面控制人員操作,然後是由天上的有人戰機,指揮一同伴飛的多架無人機進行任務,第3步是AI式無人機,僅需要提出明確的指令,無人機就會竭盡所能完成任務。 防衛省將投資 2430 萬美元用於遠程和飛行控制技術,另外2百萬美元用於人工智慧系統的開發,目標是在 2024年左右完成可測試性能的原型機,然後在 2025年定型與量產。

  • 大陸高調研發先進武器 專家揭這目的最常被忽略

    大陸高調研發先進武器 專家揭這目的最常被忽略

     印度軍事專家卡利塔(Jayanta Kalita)指出,中國大陸多年來投入鉅額資金,以極快的速度推動軍事現代化、研發大量先進武器,其原因除了爭取在印太區域的主導權、對抗在全球擁有巨大影響力的美國之外,還有一個經常被忽略的內部因素,即是激起國內民眾的愛國心,吸引更多高學歷的年輕人投入國防領域。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亞洲專家梅茲蘭(Lindsay Maizland)表示,在1990年代的波斯灣戰爭和台海飛彈危機後,北京政府意識到共軍缺乏進行現代戰爭的能力,開始在國防領域投注愈來愈多的資金;根據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資料庫,中國大陸1989年的軍事支出僅約195億美元(約新台幣5381.7億元),至2020年卻已高達近2450億美元(約新台幣6.76兆元),增長超過10倍。  《歐亞時報》(The EurAsian Times)指出,在經過數十年的努力後,僅以數量來說,中國大陸已在海軍、陸基彈道飛彈和巡弋飛彈、防空飛彈系統等領域超越美軍,並繼續以極快的速度推出先進武器,包括殲20匿蹤戰機、東風17極音速飛彈、攻擊11匿蹤無人機等;雖然這些武器的性能仍然不明,有些甚至可能還不具備戰力,但仍有效激起中國大陸民眾的民族意識。  卡利塔指出,北京政府希望這能吸引更多年輕人進入解放軍服役,因為擁有較高學歷的新一代年輕人,可能較容易對高科技武器感到興趣,能補足在現代戰爭強調專業化和高科技之下,各軍種需求愈來愈高的技術人才缺口,或至少成為有效的後備力量。如在中國大陸近年關注網路作戰領域下,據稱其正發展一支「編外」單位,由年輕一代的民間駭客組成。

  • 抗陸 美死神無人機升級 從刺客變戰士

    抗陸 美死神無人機升級 從刺客變戰士

    MQ-9「死神」(Reaper)無人機已成為反恐作戰的標誌性武器,在發動雷射指引的精準打擊前,可以滯空好一段時間,以仔細觀察地面目標。 不過,據《富比士》(Forbes)雜誌26日報導,它雖然是無人戰機,但不僅缺乏速度與機動性,也欠缺在現代防空中的生存力。而與其讓它們退役,美國反倒打算將它們升級,從刺客蛻變為能挑戰近乎同等對手的戰士。拜新型電子裝備之賜,升級的「死神」生存力較強,同時能成為較小型,並可犧牲的無人機與滯空彈藥母艦。 如今美軍已針對無人機的戰鬥新角色進行實驗,在4月的「敏捷死神」(Agile Reaper)演習中,它們在海軍陸戰隊兩棲登陸時,提供了密接空中支援。在這場似乎以解放軍為假想敵的演習中,「死神」無人機由在前線基地的特別行動人員支援,從加州穆古角海軍航空站(Naval Air Station Point Mugu)舉行了演習。 而在另一場演習中,美國海軍則讓MQ-9B和「普林斯頓」號(USS Princeton)巡洋艦搭檔,模擬獵殺作戰。在演習中「死神」先以感測器定位遠方目標,接著由戰艦發射遠程制導武器。而分析認為,這假想敵顯然也是解放軍。 或許對任何無人機來說,最大的罩門,就是和操作人員間的無線電通訊。這在反暴亂行動中雖然不是問題,但面對實力相近的對手時,卻很可能受干擾。而美國空軍會升級「死神」機隊,提高到「多領域作戰」(Multi-Domain Operation,M2DO)的標準,也就不令人意外了。事實上,這凸顯了抗干擾,還有增加其他機密戰力的需求。 如今打造「死神」的通用原子航空系統公司(General Atomics Aeronautical Systems Inc.)已研製出機載雷射通訊系統(Airborne Laser Communications System),透過雷射鏈接與衛星連結,以提供不受干擾,並察覺不到的通訊方式。 另一方面,美國空軍也開發出名為「敏捷神鹰」(Agile Condor)的人工智慧套裝軟體,讓無人機就算在通訊中斷的情況下,也能繼續執行任務。

  • 鐵穹擊落自家無人機 以色列超煩惱

    鐵穹擊落自家無人機 以色列超煩惱

    以色列國防軍(IDF)證實,他們最近在加薩走廊與巴勒斯坦激進分子的衝突中,意外以「鐵穹」防禦系統(Iron Dome defence system)擊中自家的「雲雀」(Skylark)無人機。 據《國土報》(Haaretz)和《戰區》(The War Zone)網25日報導,這款埃比特系統(Elbit Systems)製造的無人機被自家人擊落後,令以色列官員憂心忡忡。他們擔心,在未來的作戰任務中,要是大量友軍和敵軍的無人機,甚至載人戰機同時出現,這可能意味著甚麼。 目前還不清楚,這意外何時發生,以及被擊落的無人機究竟有幾架,但以色列已進行調查。先前以軍只在5月17日宣布,他們在戰鬥中,首度以「鐵穹」擊落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瑪斯(Hamas)的無人機。而哈瑪斯也說,在這場衝突中,包括「流星」(Shehab)自殺無人機在內,他們投放了好些無人機。 以巴這次加薩衝突從5月10日開始,雙方砲火猛烈,後來在埃及的斡旋下,雙方同意停火。據《以色列時報》(The Times of Israel)報導,在這次衝突過程中,巴勒斯坦激進分子約向以方發射了4,300枚火箭彈,而以軍在近兩星期的戰鬥中,則約空襲了1,500次。根據統計,巴勒斯坦武裝分子和平民約有243人喪生,以色列方面則有13人死亡。 而以色列在面對哈瑪斯彈如雨下的飽和攻擊中,動用了「鐵穹」和坦米爾攔截飛彈(Tamir interceptor missile),擊落了數百計火箭彈。事實上,除了火箭彈和巡弋飛彈外,它們還能用來對付小型無人機,甚至低空飛行的載人戰機。 然而,這次「鐵穹」擊落的,還有以方的「雲雀」無人機。目前雖然不清楚,被擊落的是哪款「雲雀」,但據悉以軍用的是透過類似彈弓系統,以手投放的「雲雀1」(Skylark I)。而官方資料顯示,這型無人機重僅7公斤,十分小巧而有效,在空中幾乎不會引起注意。它能實況轉播影像,航時最長可達3小時,並能在全天候和夜間運作。 而埃比特系統除了打造「雲雀1」外,還生產了體型大得多的「雲雀2」和「雲雀3」。但目前並不清楚,以軍有沒有用這兩型無人機。無論如何,以軍在調查的同時,也感到十分憂心,因為近年來,他們一直都按照計畫,在為陸,海與空軍密切合作的多維戰鬥作準備。而擊落自家無人機,令人懷疑以軍是否有充分準備,還有是否具備必要的戰力,得以在不自殘的狀況下,進行長期戰鬥。 此外,《國土報》指出,在以巴加薩衝突期間,由於以色列官員主張,「鐵穹」有能力分辨敵機和不具備威脅的飛機,因此來自外國航空當局的代表讓以色列對民航開放領空。而「鐵穹」高度自動化,以往至少有一次,它將機關槍開火誤認為發射火箭彈,於是發射了為數眾多的坦米爾攔截飛彈。

  • 軍售50架F-35現變數 美憂阿聯與陸走得近

    軍售50架F-35現變數 美憂阿聯與陸走得近

    看過情資的美國官員說,近幾個星期來,美國情報機構看到,兩架解放軍軍機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機場降落,並卸下幾箱不明內容物。 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和《投資人商業日報》(Investor's Business Daily)25日報導,這些官員說,阿聯是美國在波灣的主要盟友,而這些航空運輸,加上北京和阿聯其他新近安全合作的跡象,都令華府警覺,也為美國軍售阿聯數百億美元先進武器投下了新變數。 拜登政府4月說,將推進230億美元(約6386億台幣)軍售,其中包括多達50架F-35隱形戰機,18架「死神」(Reaper)無人機與先進軍火。而這都是美國前總統川普即將離任時,最後才批准的。原本白宮在4月的複審後,已通知國會,打算批准相關軍售。 然而,美國官員說,北京和阿布達比擴大關係的跡象,卻為相關軍售的未來蒙上陰影。美方正尋求對武器的相關保證,如阿聯不會讓北京,或是其他國家接觸美國最新的戰鬥技術。川普執政時期負責近東事務的美國助理國務卿沈克(David Schenker)說,美國會賣身為軍火庫至寶的F-35給阿聯,意味著雙方在某種程度上的一對一關係。他強調,在它們交付前,還有更多工作需要完成。 好些年來,阿聯一直想要採購F-35,並指望在2020年8月和以色列建交後,能買到這款戰機。而以色列在採購新武器時,通常都比美國在中東的其他盟國享有5年的優先權。 儘管拜登政府同意軍售,但仍在談判協議的條件。而會談的重點在於,美方要求:以色列要繼續保持「質量軍事優勢」(qualitative military edge, QME)、美國武器不得在葉門和利比亞使用,還有中國與第3方國家不得接觸F-35及「死神」無人機技術等。 隨著阿聯與北京關係升溫,相關軍售可能生變。消息人士說,解放軍已送設備到阿聯,引發美國對中方可能在當地興建基地的顧慮。一位官員說,華府曾表示,要是阿聯讓北京在當地興建基地,那軍售案就完了。不過,該官員也說,美國和阿聯對「基地」的定義可能不會有共識。

  • 俄加緊軍備升級 聚焦亞太北極

    俄加緊軍備升級 聚焦亞太北極

     美國總統拜登和俄羅斯總統普丁可望在6月會面,兩國外交首長也已先行在冰島會晤,雙方希望藉此化解對立。然而華府和莫斯科之間的裂痕,使兩國再次陷入新一輪軍備競賽。俄羅斯最近不斷展示和推出各種新武器,同時起草未來10年的軍武裝備規畫。而在武器升級過程中,也顯示莫斯科對亞太地區和北極的重視。  俄宣稱 量產AI戰鬥機器人  據美國之音報導,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21日宣稱,俄國已開發出具備人工智慧的戰鬥機器人,如科幻電影中那樣能獨立作戰。他說,這些機器人已開始量產,並非僅停在實驗階段。  另外,俄羅斯大力開發的雷射武器已裝備部隊,且不斷完善升級。雷射武器不但能擊毀空中來犯目標,還可攻擊太空軌道中的衛星。俄軍2018年就已裝備雷射武器系統,主要用來保護行進中的車載洲際飛彈。目前已有5支戰略火箭部隊配備雷射武器。  俄軍還繼續部署可用洲際飛彈發射的「先鋒」式高超音速武器系統,同時在測試「鋯石」式高超音速反艦巡弋飛彈。紹伊古的說法透露出俄羅斯仍非常重視戰略核武力量。他宣稱俄羅斯的戰略核武力量,世界其他國家無法相比。  與此同時,俄羅斯已開始制定和起草2024年到2033年這10年的武器裝備計畫。負責軍工和武器裝備事務的俄羅斯副總理鮑里索夫表示,計畫會把發展高超音速武器、人工智慧、作戰機器人等作為優先考慮,將著重開發新式的非傳統型武器。俄羅斯目前也在開發由蘇-57戰機指揮控制的重型無人戰機系統,未來一架蘇-57戰機能指揮控制多架無人機。  對抗西方 不忘防備中國  俄羅斯《消息報》22日報導,新版武器裝備計畫中,可能考慮建造3艘航空母艦。一艘將部署北方艦隊,另一艘部署俄羅斯太平洋艦隊,第三艘部署在地中海。俄海軍目前僅有一艘航母,正在改裝升級。這艘航母是中國遼寧艦的同級艦。  美國之音稱,俄太平洋艦隊不斷有兩棲攻擊艦、戰略核潛艇等新式艦船加入,顯示俄軍日益重視亞太地區。俄羅斯在西部邊界雖與北約關係緊張,但普丁政府並未忽視對遠東地區的防禦,尤其是繼續防備中國。5月9日二戰勝利紀念日,位在黑龍江對岸的哈巴羅夫斯克市(伯力)舉行閱兵,首次展示T-80BVM主戰坦克。這款坦克是特別為包括俄中邊境的遠東地區,以及北極的嚴寒條件下作戰研製,坦克引擎能在低溫下輕鬆啟動。  俄羅斯還加緊開發北極地區使用的其它各種武器系統,包括直升機、戰機、海軍用的破冰船、搭載在雪地履帶牽引車上的火炮系統,防空系統等。戰略問題專家卡諾瓦羅夫稱,俄羅斯是個陸權大國,雖然它也可以進出世界大洋,但大陸強權對莫斯科顯然更重要。

  • 法德西達成戰機合作協定 FCAS預計2027年首飛

    法德西達成戰機合作協定 FCAS預計2027年首飛

    法國、德國和西班牙政府週一共同宣布,3國已經達成「未來空戰系統/下一代武器系統」( FCAS/NGWS)的下一階協議,官員們宣稱,這是歐洲合作第6代戰鬥機研發案的重要里程碑。FCAS戰機是一種有人戰機,但可以操作其他伴隨的無人戰機,成為一座空中指揮平台,資訊也與其他飛機橫向聯絡。 Airway1報導,3國的聯合聲明稱,原型機預計將於2027年首飛,為了達成此一目標,3個國家將要展開實際的分工合作,包括1B階段(飛機外型開發)和2階段(組裝戰鬥機原型)。 聲明指出,「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法國國防軍總局、聯邦德國國防軍總局,和西班牙武器裝備局進行了討論,對於戰機研發達成了分工平衡。現在,政府部分的權責已準備就緒,可以進入人員編制程序與實際工作階段。」 國際合作不是容易的是,如此長時間的討論,是要明確各個參與者之間的工作範圍,有些涉及研發集團的利益(尤其是法國達梭航太,與歐洲空巴集團)的分歧。 FCAS是歐洲各國在完成颱風戰機(Eurofighter Typhoon、EF-2000)之後,第6代戰鬥機的合作研發,因此它也就會是接替颱風戰機,與法國飆風戰機的地位。 但是,與颱風戰機的研發團隊不同的是,英國沒有加入該計畫,反而成立「暴風雨戰機」(Tempest)研發案,並且已經與瑞典和義大利建立了夥伴關係。也就是說,歐洲出現了兩個6代戰機的專案,要是沒有出現整合,就會出現競爭關係。我們可以預期,FCAS會繼續尋找更多合作夥伴,暴風雨計畫也同樣如此。新戰機的開發相當高昂,愈多成員加入就愈有足夠的資金。

  • 影》痛宰以色列 哈瑪斯猛放自殺無人機

    影》痛宰以色列 哈瑪斯猛放自殺無人機

    巴勒斯坦激進分子在連續幾天從加薩走廊向以色列狂射火箭彈後,令以軍「鐵穹」防禦系統(Iron Dome defence system)不堪負荷。如今他們又開始出新招,使用「流星」(Shehab)自殺無人機發動攻擊。 據《戰區》(The War Zone)網13日報導,哈瑪斯旗下武裝團體卡薩姆旅(Al Qassam Brigades)說,這些無人機是在當地研發並打造。不過,雖然它們體型較小,但整體來說,很像伊朗設計,並廣泛由「青年運動」(Houthi)叛軍在葉門使用的無人機。 先前哈瑪斯並未透露「流星」(Shehab)自殺無人機的存在,經由以色列國防軍(IDF)13日以紅外線尋標系統,或是戰機上的某種攝影機拍攝並公開後,才證實了它們的存在。隨後卡薩姆旅也公布影片,顯示激進分子在操作並發射「流星」無人機。 除了無人機外,無論是卡薩姆旅,或是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Palestinian Islamic Jihad)仍選擇瘋狂發射各式火箭彈,對以色列進行大規模飽和攻擊。近3天來,它們共從迦薩向以色列發射了超過1,700枚火箭彈。連帶的,這促使以軍發動空襲與砲擊報復。 而以軍13日鎖定的攻擊目標之一,就是哈瑪斯無人機隊負責人阿布達卡(Samer Abu-Daka)的家。據說以軍在最近的戰鬥中,不但攔截從迦薩飛來的無人機,還打擊了無人機發射部隊。然而,目前並不清楚,先前的攻擊中是否涉及「流星」無人機。 雖然哈瑪斯口口聲聲說,這款無人機完全是他們所研製,但至少從外觀看來,它類似「青年運動」(Houthi)叛軍的Qasef系列自殺無人機,還有伊朗「燕子-T」無人機(Ababil-T)。不過,專家和觀察家已注意到,「流星」並不是Qasef系列或「燕子-T」的1對1翻版。整體來說,「流星」似乎明顯要小得多。此外,它的機翼大小和形狀都與「青年運動」和伊朗無人機的設計不同,同時鼻錐也鈍得多。 另一方面,「流星」的發動機顯然和Qasef系列無人機的類似,對伊朗和相關衍生型無人機有研究的《野獸日報》(The Daily Beast)記者龍思禮(Adam Rawnsley)推文說,聯合國專家和獨立組織「衝突軍備研究所」(Conflict Armament Research)指出,Qasef系列無人機所用的發動機形形色色,就是從商業市場上買來的成品。 無論「流星」的確切來源如何,都凸顯了一個現實,那就是低端,但充滿威脅的自殺無人機與投擲土製彈藥無人機正不斷在中東擴散。

  • 國戰會論壇》022導彈快艇+蜂群無人機 大殺器來了(譚傳毅)

    國戰會論壇》022導彈快艇+蜂群無人機 大殺器來了(譚傳毅)

    大陸央視報導,日前022導彈快艇已進駐南海、並展開大隊級(8艘)搜索與與打擊等實戰化訓練。 原本謠傳022導彈快艇已經封存在岸,如今再度服役,表示解放軍為因應美國海軍與陸戰隊的輕量化、小型化、無人化,不但在「大艦」方面例如航母編隊與美爭鋒,同時也在「小艇」方面例如快艇與無人(機)艇逐鹿南海。 小艇 + 無人艇 022型導彈快艇是2004年4月所建造的解放軍海軍新一代導彈快艇,首艘編號2208,故此得名,也是全世界第1艘高速穿浪式噴水推進、雙體結構的導彈快艇,到2009年中已經有超過80艘服役。 除了隱身化設計(雷達截面積相當於30噸小艇),022駕駛台頂部還有被動式光電射控系統,能夠讓022快速而安靜的接近對手並發起攻擊。 最重要的是022主桅裝備有戰術資料鏈系統,可接受友軍機艦或地面指揮所鏈傳的目標資訊進行打擊。在體系作戰架構之內,022導彈艇本身可以是個打擊單元、也可指揮無人艇作戰,例如指揮滿載排水量7.5噸、最高速率達60海里、採油電混合動力、航程達1000公里的「天行一號」無人艇作戰。 在平時,可分別派遣022或天行一號分散式出海偵巡,如果遭遇美軍無人艇、無人機甚或大型軍艦,本身可視狀況指揮無人艇集中兵力展開攻擊、或者召喚後援,022可作為南海島嶼近海無人艇作戰的母艦。 022與無人艇在南海協同作戰,將可發揮1+1遠大於2的效果。這一切都是依賴體系作戰的能力,所有的陸海空作戰單元都整合在一起,發揮最大的加乘戰力。單獨的022或是「天行一號」,是無法決定並扭轉戰局的。 022 + 蜂群無人機 2017年11月,中國電科集團開展了陸空協同固定翼無人機「蜂群」系統試飛,視頻顯示「蜂群」系統可以快速部署、陸上密集發射以及空中懸停投放,還具備精確編隊、陣形變換、精確對地察打能力。 無人機蜂群作戰是指一組具備部分自主能力的無人機,在有人(或無人)操作裝置輔助之下,實現無人機之間的即時資料通信、多機編隊、協同作戰。保守估計,這款無人機的滯空時間超過2個小時,打擊範圍大約15公里。 蜂群系統可以多元化方式投放與指揮作戰,例如在地面投放、或以直升機懸停投放或以運輸機投放,快速的投送到目標區、並指揮蜂群無人機與其他武器平台協同作戰,任務完成後返回地面或母艦。022體型太小,應該是056護衛艦回收。 蜂群無人機系統採卡車底盤搭載48聯裝的發射器,外觀類似多管火箭彈,一次可密集齊射48架軍用無人機,最多可投射200架無人機形成一個規模大的打擊蜂群。電科集團最高紀錄曾經編組3000架觀賞性無人機。 蜂群無人機系統的出現將可能改變戰爭規則,而且蜂群技術還不斷的進步:蜂群系統進襲的智慧化、作戰單元組網極大化、節點極小化、成本越來越便宜、涵蓋區域越加廣泛。可以想像,未來無論在南海或台海,蜂群配合陸海空各型通信中繼站、無人偵察機、無人艇和無人車作戰,恐怕國軍應該在反登陸作戰裡面加入反蜂群無人機作戰想定。 未來022艇和「天行一號」協同偵察,一旦遭遇美軍無人艇甚或蜂群無人機,若情況要求他們必須作出反應、而當時反應手段又不足以制勝,作戰體系可即時召喚地面、056護衛艦與蜂群無人機救援,達到1+1+1遠大於3的效果。此時,022扮演起承轉合的角色。 反制蜂群無人機 首先,各型平面與空中預警機必須組網,建立遠、中、近程互聯互通的預警系統,以偵測敵人小型、慢速、低空的無人機集群縱向威脅。 其次,針對敵軍蜂群無人機指揮系統輻射源發射雷射武器壓制,或以電子戰干擾其雷達並壓制其作戰效能。在消極面,我方必須偽裝防護、降低光電偵測功率等等。 第三點,多種火力聯合打擊。例如以常規反無人機防空武器實施硬殺傷,或以鐳射武器進行點殺傷和微波武器進行面摧毀。 最後,集群擊殺。敵軍蜂群無人機被干擾壓制、火力打擊後,可能仍有零星無人機繼續向目標區進襲,此時可投放近距離格鬥式或自殺式無人機徹底殲滅其剩餘作戰力量。 對國軍的一點啟示 近年軍事力量的小型化、輕量化、無人化已經成為主流趨勢之一,而當前國軍面對解放軍仍然停留在大型武器對抗的想定,看得到大的卻看不到小的,不免顧此失彼。 現代戰爭進程很短,有多麼短呢?大概就是導彈的飛行速度。建軍備戰更多的時候是在進行作戰體系(聯合作戰、或稱C4ISR)的建設,重點不是擺在某些新武器。再新的武器如果無法整合在一起,只是單個新武器而已,很容易被干擾反制無法發揮功能。 導彈之所以打得準,不是因為導彈很厲害,而是因為背後的作戰體系厲害。厲害的作戰體系自己就會發現缺陷並改善,而且會去整合各種資源。行動前能夠反制對手的偵測與導引裝備,使其無法為導彈提供任何服務,同時保護自己的導彈,使其不至於被對手癱瘓。 當整個作戰體系一旦完成戰爭準備,一聲令下各個作戰單元開始動作,該發射導彈的就發射、該爭奪制空權制海權的就去做,同步進行的結果,整個時程會很慢嗎?各種有形與無形火力從360度方向同時打過來,國軍怎麼防禦呢? 缺乏體系作戰思想,看到某個武器,它只是個武器而已,只能在某個領域發生作用。假設海軍1艘巡防艦被攻擊了,它能直接調動空軍的戰機或防空導彈支援嗎?恐怕要經過空援申請才可以吧!如果國軍聯合作戰體系很厲害,那麼在巡防艦出海之前,體系就會事先偵察敵情,把各種自衛力量整合起來支援巡防艦,這樣巡防艦就不會挨打了。 再如即將退役的F-5戰機,可有人想過把它改裝成攻擊解放軍航母的無人自殺機?沱江級難道不能改裝成大型無人自殺艦攻擊航母?又如空軍F-16V將配備新雷達APG-83,舊雷達APG-66(V3)將交給美國專賣他國。轉售二手貨賺點錢當然很好,但若把APG-66裝備到經國號戰機、甚至於C-130運輸機就不好嗎? 結論 022只是個武器平台而已,本身並不怎麼厲害,大概台灣人看到的也是如此。但在體系作戰的架構之內來看022,它就變得很厲害了,因為022可以引出解放軍整個作戰兵力。 同理,運-8、運-9成天在西南空域繞飛,最近054A護衛艦在台灣東北方向巡邏,其所代表的意義也是體系作戰。台灣之所以變成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因為《經濟學人》從體系作戰的觀點來看,台灣真的很危險,而國軍與人民卻還很無感。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法國博士,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科幻電影化為現實 美無人僚機搭載「大腦」完成首飛

    科幻電影化為現實 美無人僚機搭載「大腦」完成首飛

     《國防新聞》(Defense News)5日報導,美國空軍預計用於協助有人戰機執行任務、擔當「忠誠僚機」(Loyal Wingman)無人機大腦的「空中博格」(Skyborg)人工智慧(AI)系統,已在與UTAP-22無人機搭配下完成首飛。  美國空軍表示,該測試4月29日於佛羅里達州的汀道爾空軍基地(Tyndall Air Force Base)舉行,1架搭載空中博格系統的UTAP-22無人戰術航空平台,在耗時2小時10分鐘的飛行中進行一系列測試,包括展示基本飛行能力、接收並回應導航命令、於控制人員劃定的特定空域內活動,以及在遵守飛機升限、航程、速度等性能限制下展示機動性等。  美國空軍戰機與先進航空器(Fighters and Advanced Aircraft)計畫執行官懷特(Dale White)准將表示,團隊成員對此次測試的成功感到非常興奮,並說這是「空中博格」漫長成長馬拉松的「第一步」。美國空軍指出,這是首次在空軍場域進行自主航空系統的展示,未來將持續把這些無人機整合進複雜作戰環境中,而該展示計畫的最終目標,則是讓多架搭載空中博格系統的無人機與有人戰機一同飛行。  「空中博格」是美國空軍研究實驗室(AFRL)的大型AI計畫,該AI不但將能自行控制無人機,還可以進一步協助飛行員作戰;「博格」(Borg)一詞則出自美國知名科幻作品《星艦迷航記》,為一支大腦安裝人造處理器、全員由女王控制的種族,與美國空軍以單一有人機控制多架無人僚機的概念十分接近。  UTAP-22由美國空軍現役的BQM-167A無人靶機衍生而來,做為製造商「克拉托斯」(Kratos)另一款無人機XQ-58A女武神(Valkyrie)的技術驗證平台。除克拉托斯之外,美國空軍2020年底還跟波音(Boeing)和通用原子(General Atomics)簽署合約,3家公司將各自製造無人原型機,並進行與空中博格的整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