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無創呼吸機的搜尋結果,共04

  • 疫起度難關 陸搶救重症最後衝刺

    疫起度難關 陸搶救重症最後衝刺

     新冠肺炎戰疫在大陸尤其是武漢,已進入最後的衝刺階段。截至4月5日,全大陸尚有265例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在院治療。這些患者普遍年齡大、基礎疾病多同時有多重器官受損,醫療救治難度極大。如何攻下最後的「堡壘」?  中日友好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四部五部主任、該院援鄂國家醫療隊醫療組副組長詹慶元說,早期危重症患者很多都被診斷成ARDS(急性呼吸窘迫綜合症)。但現在看來,新冠肺炎導致的ARDS與典型的ARDS有很大差別,治療手段因而差別較大。  尋找治療最佳平衡點  武漢協和醫院院長胡豫說,這次疫情反映出武漢市重症學科床位不夠、防護物資及設備不足,尤其在面對重大突發性衛生事件時能力建設不足。醫護竭盡全力救治患者,但經驗需從頭累積。如何在治療上找到最佳平衡點,考驗醫護技術和醫院實力。新冠肺炎診療方案從第一版修訂到第七版,背後是對疾病逐漸認識、診療經驗逐步累積的過程。這期間,關口前移是至為重要的判斷。  自疫情暴發至今,人類與新冠病毒交手不過數月,諸多未知待解。大陸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焦雅輝談到該病毒的迷惑性時表示,我們對這個病的認識還不夠。她指出,抗凝和止血衝突同時出現,這是危重症救治中常遇到的情況。如何在治療上找到最佳平衡點,考驗醫護技術和醫院實力。  預警指標助醫生應對  中日友好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團隊整建制接管了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的一個重症病區。詹慶元回憶,緊急組建團隊和ICU病房是很大的挑戰。當時,團隊從北京抽調精銳醫護團隊赴武漢,一併帶來了1500多萬元人民幣的救治設備。但要這些人員、設備組合起來,形成統一整體還有很多流程。最初較忙亂,經過一周左右時間整個就捋順了。  焦雅輝還介紹,「平日」建立的醫療品質管理制度如疑難病例會診制度、死亡病例討論制度、整體護理制度等也在「戰時」得到強化。此外還專門建立了24小時報病危制度,對所有危重症病例進行清單式管理。  焦雅輝說,診療方案內提出了各項預警指標,如呼吸頻率、氧飽和度出現相應指標可能變重症,臨床醫生發現後便會提高警惕盡早干預。  盡早為患者實施氣管插管是經臨床驗證後達成的共識。如果患者使用無創呼吸機2小時後氧飽指標仍未改善,那就要盡早實施氣管插管。她回憶,2月初中央指導組專家組赴各醫院示範,消除大家的顧慮。事實證明,盡早應用,病人轉歸和預後效果都較顯著。  救治離不開多學科團隊通力合作。焦雅輝說,救重症不光是呼吸科、感染科,整個重症醫學團隊都要在,腎內科、血液科、免疫科等各領域專家要共同治療。  需注意後續追蹤隨訪  出院後續的健康監測如何進行?重症患者康復後是否會出現後遺症?  詹慶元認為,對重症出院患者進行隨訪、觀察、干預將是後期需要關注的重點工作。烈性傳染病對患者的身心打擊都很大,兩者康復均需重視。  他特別指出,由於新冠病毒攻擊多重器官,隨訪時需對各臟器進行評估和檢查。但就不同患者進行針對性的隨訪,亦是當前待解的難題。後面要做的事情還很多。詹慶元提到,包括後遺症概率等都還未知,只有通過長期、準確隨訪才能有明確回答。

  • 湖北新冠肺炎重症患者 分享治癒出院經過

    湖北新冠肺炎重症患者 分享治癒出院經過

    大陸湖北一名54歲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康復出院,他向當地媒體敘述了他如何從加護病房學著戴呼吸器,剛開始非常排斥,到後來在醫護人員的指導下,用學游泳呼吸的方式,成功治癒出院的經歷。 根據大陸湖北日報介紹,一名54歲的張先生有高血壓病史,2月9日被診斷為新冠肺炎重症。剛開始,醫生護士給他氧氣面罩,由於氧濃度一直無法改善,2月13日換成了無創呼吸機。 當地醫院的護理師表示,無創呼吸機需要病人配合,對部分病人來說,剛開始很不適應,口鼻忽然全部被面罩封死,本身就會產生恐懼感,何況是缺少安全感的病人。面罩裡的氧氣,如果不能及時吸入,病人就會覺得頭上套了一個保鮮袋,透不過氣,有一種窒息的瀕死感。 護理師說,這位重症患者像許多病人一樣,由於不適應呼吸機,出現急促嗆咳,下意識地手腳亂抓,試圖把管子拔下來。拿開氧氣面罩後,他的缺氧反應加重,呼吸更加急促。 同濟醫院的醫師說,如果病人能在無創呼吸機這一關得到改善,通過面罩就可以輔助呼吸,就不需要氣管插管。如果過不了這關,一旦插管,對於年齡較大的患者來講,將面臨一系列併發症風險。所以,必須幫助患者守好這一關。因此,幫助患者適應無創呼吸機,考驗著護理師的耐心。 ICU護理長想到一個主意。他對患者說:「就像學游泳,抬頭吸氣,埋頭呼氣。您只要與呼吸機的節奏保持一致,就能有效地促進肺復張,改善呼吸情況。」之後,病房所有護理師開始教患者們學習「戴著呼吸機學游泳」。 「好,跟著我一起,呼氣,吸氣……」護理長一遍遍地教,當起患者的「游泳教練」。「沒想到這麼容易」。兩次下來,張先生很快掌握訣竅,整個人感覺輕鬆多了。 13天後,這位張先生撤掉無創呼吸機,改為鼻導管吸氧。3月19日,他又停止吸氧。隨後,核酸檢測陰性、肺部CT好轉,他在3月22日順利出院。

  • 馬斯克擺烏龍 捐錯輔助呼吸機

    馬斯克擺烏龍 捐錯輔助呼吸機

    新冠病毒(COVID-19)在全球蔓延,重症患者需要呼吸器來協助,現在許多國家的呼吸器都在短缺,於是著名的科技企業家-特斯拉電動車(Tesla)首席執行官伊隆·馬斯克(Elon Musk)承諾,將購一千多台呼吸機給各大醫院,他也贏得廣泛讚譽和媒體好評。然而,他買錯東西了。 未來主義(Futurism)報導,馬斯克以特斯拉公司的名義,向ResMed公司購買了一千多台多餘的呼吸器,並將它們分發給醫院,但是,《金融時報》發現, 馬斯克所捐贈的呼吸器是用來治療睡眠呼吸中止症(Obstructive Sleep Apnea, OSA )的呼氣機(BPAP、CPAP ),這與重症病房裡的吸吸機(Ventilator)並不一樣。 報導稱,呼吸機分成兩種,一種叫無創呼吸機,也就是不必開刀插管的呼吸機,治療睡眠中止症的就是這一種;另一種叫有創呼吸機,需要插管,用在重症病患,這是目前醫院不足的呼吸機。 不過,也有報導認為馬斯克也不算完全買錯,一些專家表示,治療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無創呼吸器,也可以使輕度新冠病毒患者的呼吸變得更輕鬆。馬斯克所購買的對象,ResMed公司首席執行官米克‧法洛爾就表示:「我們認為任何可以幫助呼吸窘迫的患者,有個順暢的呼吸都是好事。」 但是醫生認為,最好不要使用這種機器來治療冠狀病毒患者,因為它們實際上可能造成病毒傳播。 差別在於, BPAP、CPAP這樣的呼吸器,少了一個過濾患者呼氣的過程,所以患者呼出的氣,有可能帶有病毒而傳到環境中。 科羅拉多大學(University of Colorado)醫學院的急診醫學專家柯米拉‧莎森博士(Comilla Sasson)表示:「它是可以用新冠病毒患者上,但總的來說,我們建議不要使用它。因為我們擔心社區擴散,所以我們必須假設任何患有呼吸窘迫的人,都可能是新冠病毒患者。」

  • 北京產製呼吸機 馳援義大利等國

    北京產製呼吸機 馳援義大利等國

     產自北京的呼吸機正源源不斷馳援義大利等海外疫情嚴重的國家。目前,北京誼安醫療公司已累計生產交付國際市場近千台呼吸機,還有幾千台呼吸機正在緊急排產。3月17日已有50台發往義大利。  隨著疫情發展,北京誼安醫療接到大批呼吸機訂單。此前在疫情前線,多位工程師馳援武漢,深入各大醫院緊急安裝設備;一線車間,工人們假期加班加點趕製機器。  呼吸機作為高端醫療器械,是材料、機械、電子、醫學、生物工程等多學科密集交叉形成的產品。在生產過程中,誼安醫療遇到了呼吸機上下游配套企業未開工、核心部件進口緩慢、物流運輸受阻等問題。相關政府部門第一時間回應企業訴求,協調北京海關幫助企業關鍵零部件渦輪和感測器綠色通關,加速核心器件進口備貨;同時聯繫工信部對接各地工信部門推動呼吸機上游配套供應商復工復產,共協調近50家配套企業復產並正常供貨;誼安醫療還被列入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名單,獲得銀行信貸支援。  自1月21日到3月15日,誼安醫療已為大陸市場生產交付2000餘台呼吸機,其中發往湖北地區1000餘台。「目前最大的短板就是核心零部件依賴進口,供應短缺且不穩定。」誼安醫療負責人說,正在持續尋找國產化替代廠家,以期早日解決關鍵零部件卡脖子問題。  此次新冠肺炎治療,大陸自主研發的首款電動電控渦輪呼吸機被廣泛使用。這款呼吸機可提供全方位治療手段。從輕症患者的無創通氣治療,再到重症患者或無創通氣不耐受患者的有創通氣治療,一台呼吸機全部解決,從而減少醫務人員因為更換機器帶來的設備消毒等工作量,避免病人間交叉感染。電動電控呼吸機體積小巧,可以在患者床邊進行治療,還可以作為轉運呼吸機使用。  自疫情發生以來,誼安醫療接收到來自義大利、英國、俄羅斯、塞爾維亞、烏克蘭、蒙古等35個國家和地區的呼吸機緊急採購專案。已經發往俄羅斯20台、蒙古30台,包機發往義大利50台。「誼安醫療已經累計生產交付國際市場近千台呼吸機,還有幾千台呼吸機正在緊急排產。」這位負責人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