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焦墨的搜尋結果,共03

  • 水墨大師張光賓辭世 享壽102歲

    馳騁在筆鋒與墨色之間,年過百歲仍創作不輟。台灣水墨大師張光賓19日凌晨仙逝於台北,享壽102歲。 \n 張光賓一生在藝術沉潛超過70載、在軍旅上投入20年,到國立故宮博物院奉獻19年,退休後更在大學任教講課,培育後進,對藝壇貢獻既深且廣。 \n 張光賓字序賢,號于寰,1915年生於四川省達縣。28歲進入重慶的三年制國立藝專,師事傅抱石、李可染、豐子愷、黃君璧、高鴻縉等名家。1948年隨國民黨政府搬遷來臺,1969年從國防部諮議官上校退役。經當時參軍長黎玉璽將軍推薦,他轉到心儀已久的故宮書畫處任職,以55歲之齡從委任最低職等試用助理幹事做起。 \n 在創作上,張光賓創作精神以及創造力,是最令人欽佩之處,從書法、山水作品,都深具代表性。尤其從八十三歲起,他以「焦墨散點皴」的方式作畫,到了91歲左右,又改「焦墨散點皴」為「焦墨排點皴」的筆法創作,突破傳統線條,「皴法」的表現技法,採用小筆來畫點,再構成面。畫出層層疊疊的悠遠意境,營造出山水畫面厚實堆疊之感。 \n 上古藝術總監陳虹安表示,一直到近百歲高齡,光老仍持續創作,天天寫字、創作不曾間斷,是台灣永恆不朽的水墨及書法大師。儘管他離開了我們,然其經典的作品以及教育的無數的學子,會繼續流傳其精神,尤其對作品的執著、求新求變,值得受世人敬重及緬懷。1050520 \n

  • 書畫大師張光賓 98歲創作不輟

    書畫大師張光賓 98歲創作不輟

     (文接A8版) \n 憑藉對於元四大家的深入研究,張光賓1970至80年代間與儒學大師徐復觀打了一場筆墨戰,解開中國畫史上爭論數百年的黃公望《富春山居圖》真偽懸案,就此確立元代書畫史大師的地位。 \n 當時年逾古稀的光老,自故宮研究員二次退休,方始全心專注於書畫創作與書法推廣,20餘年間日日創作不輟。每每寫完字,若就次洗去毛筆上的殘墨,他不免深感浪費,於是反覆點描於紙上至墨乾,點出了後人今之所見的皴法。惜墨之情,轉化為一串串的點皴,近看滿是密密麻麻的點,遠看則如線條,再遠些就可看到墨點堆疊出層次分明、蒼蒼鬱鬱的造景輪廓。 \n 作畫 獨創焦墨排點皴 \n 83歲起,他以獨創的「焦墨散點皴」方式作畫;到了91歲左右,其風格為之一變,突破筆墨線條結構,再創「焦墨排點皴」的筆法。十幾年前開始,他逐漸不在畫上設色,就是為了聚焦墨趣與筆觸。近年來,光老大量採用「連作」:將狹長條幅並為連屏,動輒12連屏或甚至20連屏,突顯山高水長的壯麗氣勢。 \n 光老兼具書法家、水墨畫家與書畫研究者等多重身分,在推廣書法學習方面尤為用心。他曾歷時3年撰寫《中華書法史》;晚年尤喜草書,認為草書具動勢、有速度感,可充分表達個人內心的情趣。他在94歲時更以草書抄錄《唐詩三百首》,藉詩文展示草書字體的結構組織,以利後人學習;還編撰24條「草書結字口訣」,是繼于右任提倡標準草書後,又一企圖為草書尋求通體的重要整理。 \n 力爭上乘 將舉辦個展 \n 雖然于右任希冀讓民眾都能書識草書之目的未能達成,加上如今兩岸對於正、簡體字各有所持,光老指出,華文世界簡體雖占優勢,但是「正體字才能保有中華文化的精髓」;漢學界真實研究中華文化之多數有識者,仍偏重正體字。他進一步分析,如果平常書寫用草體、著述採正體,對於中華文化的傳承大有裨益。 \n 光老也喜為自己取許多別號。93歲,他因罹患白內障而視力欠佳,自嘲為「蒙叟」;隔年以「癡翁」為號,再者是「頑鄙」,連「甦盦」也來參一腳。 \n 光老還開玩笑說,自己已經到了孔子所言「老而不死是為賊」的年歲了,雖體力衰退,但只要一拿起筆,就能忘了病痛。他總是自許:「書與畫為終身事業,必須盡其在我,力爭上乘,游心恬淡,順乎自然。」 \n 在邁入百歲之際,光老8日將於中華文化總會舉辦個展,更計畫在中正紀念堂舉行百歲紀念展,展出內容少不了他最著名的「焦墨排點皴」。延續著超過一甲子的熱忱,光老將繼續神逸豪馳於水墨之間、紙筆之上。

  • 焦墨點畫山水 9旬張光賓自創

    焦墨點畫山水 9旬張光賓自創

    甫獲得行政院文化獎、高齡九十六的書畫名家張光賓,舉辦了「向晚逸興書畫情:張光賓九十歲後書畫展」。展出百幅書畫精華,去年完成的《焦墨排點山水》共廿條幅,氣勢驚人。獲獎加上個展開幕,讓坐在輪椅上的張光賓笑得開懷,當眾揮毫寫下「千言萬壑」四字。 \n張光賓一九一五年生於四川,一九四五年自國立藝專國畫科畢業,在學期間受業於黃君璧、傅抱石、潘天壽、豐子愷、李可染等名家。特別在傅抱石門下朝夕受教,對恩師畫作的題款、鈐印精熟,使他成為傅抱石的鑑賞專家。 \n文化獎加身 個展氣勢驚人 \n張光賓說,一進入藝專,就立志要在藝術領域有番作為。然而,傅抱石在第一堂課卻跟學生說,若想畫畫,最好另外找一謀生工作,否則一旦當了畫家,只能聽從買畫人的擺佈。所以我一直保持有一份可以謀生的工作;書畫是一輩子的志業,不是事業。」 \n張光賓一九六八年從國防部諮議退役,進入故宮書畫處專研元代書畫。最著名的研究,是一九七九年對元代名家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提出真本辯正。 \n乾隆期間,先後兩幅《富春山居圖》被收入宮廷當中,其中一卷後人稱為「子明卷」,乾隆皇帝指定為真品,認為另一卷「無用師卷」為假。「無用師卷」究竟是真是假,引發後世學者議論。學者徐復觀認為「無用師卷」為假,但張光賓與他筆戰,提出多點證明「無用師卷」是真,「子明卷」其實是「無用師卷」的摹寫本。張光賓的論證獲得外界支持,自此為美術史上一大公案拍板定案。 \n瀟灑談畫法 竟因懶得洗筆 \n故宮退休後,張光賓轉到繪畫,最擅長山水畫。九十一歲後,自創「焦墨排點皴」用來表現渾雄的山水,已臻成熟。「焦墨排點皴」是以焦墨的點點,當成皴法來表現山川,遠看頗有情趣,而其形成竟因張光賓懶得洗筆,「很麻煩又不環保,不如在紙上一直點,點到墨乾為止。」 \n這次展出的書畫都是他九十歲之後所做,以山水、草書為主。山巖造形隨性自然,且多幅長卷巨帙,像是《湖山清遠》橫長五米,《玉山頌》長軸也有二米四,《焦墨排點山水》是由廿條幅組成,氣勢磅礡。 \n張光賓的學生、書法家杜三鑫指出,「老師是四川人,山看多了,加上在故宮研究古畫,他的畫作就是自己造境、造川和造房子。」 \n「向晚逸興書畫情:張光賓九十歲後書畫展」在國父紀念館中山畫廊展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