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煙薰的搜尋結果,共04

  • 吳青峰哭成煙薰妝 路嘉欣受驚腳抽筋

    吳青峰哭成煙薰妝 路嘉欣受驚腳抽筋

     路嘉欣25日在台北Legacy舉辦「蝕日」演唱會,她邀來在新專輯跨刀合作的吳青峰擔任嘉賓,一同合唱〈傷痕〉,吳青峰更加碼熱唱〈太空人〉,路嘉欣當場戴上太空人帽,引起尖叫,他們頗有私交,路嘉欣打趣:「要進行約莫30分鐘的Talking。」

  • 艾怡良悼蔡東儒 難忘《超偶》並肩作戰

    艾怡良悼蔡東儒 難忘《超偶》並肩作戰

     曾在《超級偶像》第5屆拿下第10名、年僅31歲的蔡東儒疑似輕生離世,同期冠軍艾怡良昨得知噩耗,表示她與蔡東儒賽後已很久沒聯絡:「比賽的日子是很重要的,並肩作戰的時刻至今都沒忘,對於這個消息感到遺憾。到了另一個地方請好好的。」當年主持人利菁亦表示有說不出的難過,「雖說《超偶》數屆人數眾多,無法人人記憶深刻,但也是親手帶過的小孩,如何不心酸?」 \n 蔡東儒生前常發表唱歌影片,也擔任直播主,他16日清晨4點44分在臉書放上翻唱蔡健雅歌曲〈遺書〉的影片,寫著「對不起,真的好累好累喔。我想不到辦法度過它,我把唯一的出口給堵住了」。他說自己對生命的熱情已燃燒殆盡,「我的表現怎麼樣也沒辦法讓人滿意。然後當我發現自己對於身邊,愛我的關心我的人來說是個累贅的時候。我終於明白,自己可以好好休息了,撐了這麼久,終究沒有讓自己成為任何人幸福的原因,只讓人擔憂、傷心、憤怒、失望。真的對不起,我想要好好的睡一覺了。」 \n 全心參賽的歌手 \n 利菁回憶,舞台上的蔡東儒是比較希望少接受訪問、想全心專注在好好唱歌的比賽選手,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是有次他畫煙薰妝上台,當時陳珊妮就告訴他「你非常適合煙薰妝」。 \n 利菁認為,對有才情志向的年輕人來說「等待機會」才是最大的難關,需要極大的耐心,也最難熬;發生這件事情她感到很遺憾,希望他安息一路好走。 \n 珍惜生命「安心專線」0800-788-995

  • 海峽之聲廣播電台-聞香識昆明 陳嘉雄造香城

    海峽之聲廣播電台-聞香識昆明 陳嘉雄造香城

     台商陳嘉雄的昆明統一生物科技公司,擁有雲南最大蝴蝶蘭的生產基地,最近幾年他又投入薰衣草種植,成立了雲煙印象煙莊,並大面積種植香草。「把昆明變成一個很美麗的城市,以後不就會講到普羅旺斯,而會講到香草昆明。」陳嘉雄打造昆明成香都,讓大家都能聞香識昆明。 \n 福州是榕城、哈爾濱是冰城、濟南是泉城……很多城市擁有專屬形象的別稱,那雲南呢?在台商陳嘉雄的眼中,昆明是他心目中的「香城」,他希望大家能聞香識昆明。 \n 雲南石林,別稱為路南石林,位於雲南省昆明市石林彝族自治縣,是大陸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更是世界自然遺產。昆明台商協會副會長、昆明統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嘉雄,就在距昆明80公里的石林縣,一手打造他的事業版圖。 \n 陳嘉雄喜歡跟初次見面的朋友,用另類的眼光介紹他的事業,「歡迎來到薰衣草的海洋」。果不其然,這片薰衣草基地佔地2350畝,海拔1900米,位於石林台灣農民創業園內,放眼望去,一束束香草精靈搖曳多姿、動感嫵媚,構成了一片紫色的海洋,間或交錯著一些其他顏色的植物,芳香隨風撲面而來,沁人心脾,散發出一縷縷神奇的魔力,似夢幻仙境一般。 \n 台商陳嘉雄來自台灣台南縣,落腳在昆明已有20年,最早做蓄電池生意。後來,他發現雲南花卉資源豐富,氣候良好,非常適宜種植花卉,而且當時雲南花卉的名聲享譽海內外,前景可觀,於是決定在雲南嵩明縣投資種植花卉。 \n 地利人和 投資香草花卉 \n 經過多年精心發展,陳嘉雄的昆明統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經營花卉產品,有蝴蝶蘭、大花蕙蘭、香草植物三大類近兩百個品種,年產蝴蝶蘭100萬株,除了蘭花外,陳嘉雄還在嵩明縣和石林縣種植薰衣草、天竺葵、迷迭香、百里香等香草作物。 \n 目前,昆明統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成為雲南最大的兩家台資花卉企業之一,陳嘉雄說,雲南的氣候優勢和資源優勢,加上台灣先進的管理、種植技術和資訊、客戶網路優勢,將這些資源加以整合,我們就能生產高品質的花,就能夠拉得住客戶,這就是成功的基礎。 \n 昆明香都 勝過普羅旺斯 \n 每當在種植基地看到蝴蝶蘭,陳嘉雄就不由想起了家鄉台南。他說,無論在台南,還是在昆明,大家都喜歡蘭花,這是蘭花帶給他的緣分。 \n 除了蝴蝶蘭,陳嘉雄近些年大力發展香草作物的種植,比如薰衣草。薰衣草因其浪漫的色彩和芬芳的花穗,素有「香草之后」的美譽。最著名盛產優質薰衣草的地方是法國南部的普羅旺斯,因溫暖潮濕的氣候極適合培植薰衣草。那昆明到底是否適合種植薰衣草呢?陳嘉雄說,看看眼前的一切,答案不言而喻:昆明的氣候非常適合它們生長。 \n 雲南是世界上香料植物最豐富的地區,也是世界天然香料的重要產地。目前,雲南約有天然香料作物種植面積400萬畝左右,其中主要是桉葉油、香葉油和香茅油三種。 \n 陳嘉雄評估過,昆明可廣泛、大量種植香草類花卉植物,以街區為界,成片、成線種植,不僅能呈現「花城」的特色,而且有視覺、嗅覺等感官效果。 \n 特別是薰衣草,她既是美麗、浪漫的化身,又有香薰、殺菌、驅蟲等功能,同時還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蘊,與昆明這座千年之城相得益彰。另外,香草產業還能發展旅遊產業,帶動當地經濟發展,同時熏衣草的附加經濟價值也很可觀,例如可以製作乾燥花、香包、茶包等,還可以提取香精、香薰、香水等。 \n 陳嘉雄指出,香草植物一旦發展成規模種植後,就可在種植區修造一個集休閒、娛樂、餐飲、保健、觀光、旅遊為一體的香草休閒園,發展「尋香之旅」的休閒娛樂活動。同時,藉由舉辦花卉展覽活動,讓市民了解代表雲南的「雲花」意義,推廣雲花文化。 \n 他認為,推廣雲花文化不用再太久,昆明一定可以和法國南部普羅旺斯相媲美。他也表達了自己對於雲南成為「香城」的期待,「雲南擁有巨大的潛力,可以變為中國的普羅旺斯,甚至比普羅旺斯還要有知名度。」 \n 台商搶入 滇台農業互補 \n 如今的雲南,已經有大批台商湧入,開創特色農業。陳嘉雄認為,台商到雲南投資農業,風險低且回報率高,這些先天優勢促進了滇台兩地農業朝著互補互利的方向邁進。 \n 他說,雲南面向西南橋頭堡的區位優勢明顯,可以吸引到越來越多的台商前來投資,而雲南和台灣可以借助各自的優勢發展具有當地特色的規模農業,他有信心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道為打造昆明這座香都,做出最大的貢獻。 \n 「希望想推廣香草的農民或愛好者,一起來發揮和發展,理念結合,助力兩岸交流發展,大家一起共享美好的人生!」陳嘉雄建議到雲南發展,台商可以做農產品的深加工或休閒產業,而身為落地雲南的台商,昆明台商協會副會長陳嘉雄希望盡心盡力,與其他台商以及當地政府、農民一起努力,打造香草昆明,成為名副其實的香都。

  • 三少四壯集-鵝鑾鼻燈塔之四

    三少四壯集-鵝鑾鼻燈塔之四

     九如也有不在煙榻上的時候,那時他會把阿榮抱坐在他留有刀疤的腿上,說他年輕時候的事。鴉片的香味薰得九如兩眼迷離,往事如走馬燈般在眼前轉啊轉。 \n 阿榮幼時,每隔一段時日便會隨娘娘去公共租界爺爺陳九如的小公館。小公館位於浙江路,距大馬路的先施公司和永安公司都不遠。陳九如帶著小太太在德潤里的一棟二層樓石庫門房子,開了一家上海人俗稱「燕子窠」的總會,供人吸食鴉片及賭博。 \n 阿榮眼裡的爺爺,矮胖健壯但方面大耳,相貌堂堂。蓄著八字鬚,有點像銀圓上的袁世凱。他的小太太卻是骨瘦如柴,娘娘私下稱她「老槍」,阿榮等小孩則稱她老槍阿婆。相對老槍阿婆的瘦弱,娘娘生得高大健碩,一雙同時代女人少見的大腳,相當有氣勢。在外納妾的陳九如面對元配自覺有愧,所以阿榮和娘娘每回去,九如總把前樓正房讓出來,自己和妾另住後房 \n 阿榮在六馬路出生。爺爺搬到德潤里後,娘娘帶著其餘家人住到閘北的橫濱路鴻德里,也是一棟石庫門房子。阿榮和娘娘每回去德潤里總要住幾天。日後回想起來,阿榮猜測應是去拿錢,娘娘似也代為處理一些錢財上的事。 \n 九如舉家從餘姚遷至上海。初時,開過洗衣作、煤炭行皆不成功。認識老槍阿婆後便開起總會。開張之初,有二三小流氓上門尋釁,拿了一把上海人稱小插子的匕首往桌上一插,意圖收取保護費。陳九如二話不說,拔起小插子便往自己大腿戳下去。拔出,血流如注。九如目視小流氓,問,夠了伐?小流氓等則面色發白,訕訕奪門而出。阿榮見過那疤。娘娘口中不成材的爺爺,卻是阿榮眼中的英雄。 \n 吸食鴉片之人皆嗜甜食;又因晚睡,必有宵夜。阿榮因以每晚皆得一根黃芽白菜肉絲春捲外加水果。一晚傭人拿來一盤切成小段的甘蔗全是節頭,娘娘一把抄起盤子兜頭便朝九如和老槍的煙榻擲去,說,把有節頭的甘蔗給小孩吃,你們是人嗎!娘娘借題發揮,九如心中有愧,最終以責罵傭人為自己找了下台階。 \n 阿榮白日不准進煙館,總在鄰居家玩。一次和鄰居小孩吵架,隨口罵了句上海三字經,被九如聽到,狠狠賞了阿榮一頓「生活」。事後九如帶孫子上街買玩具。一個半甲子後阿榮仍記得,是一個畫有人臉的皮球,手一撳,舌頭便會吐出來。回程搭電車,上海的無軌電車兩邊皆可上下,九如把阿榮抱上車後,車即啟動。阿榮在中年之後回憶起這一幕:我在車上大哭大喊,只見爺爺肥胖的身子在後追趕,車上眾人也跟著大喊大叫,電車終於停下。我們祖孫差點離散。 \n 九如也有不在煙榻上的時候,那時他會把阿榮抱坐在他留有刀疤的腿上,說他年輕時候的事。阿榮記得的,也說給他的兒女聽。但終究九如躺在煙榻上的時候多。滿室煙氣氤氳,鴉片的香味薰得九如兩眼迷離,往事如走馬燈般在眼前轉啊轉。他看見自己乘艦渡海過台灣,每月四兩白銀薪餉,一半被存入公家;那是長官劉璈在兵營中施行的政策。少年九如不煙不賭蓄積更多。中法戰後劉璈被參獲罪,九如興起返鄉之念。匆忙之下歷年所積只得封入罈中埋在地下,懷裡只揣得一紙四品軍功狀。 \n 那時真年輕啊!年輕的眼睜大了,睜圓了要認識世界。如今迷離的雙眼已看不見整座城市正在往前走,整個世界也在往前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