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煤氣的搜尋結果,共51

  • 都會掃描-五家瓦斯業者 重量不足

    金門:縣府八月聯合稽查瓦斯業者,結果有農會液化煤氣灌裝場、金門瓦斯供應中心、宏達煤氣行、許源順煤氣行、文文瓦斯行等五家重量不足,已要求改善及複查。

  • 廣西鋼鐵廠煤氣外洩 106人中毒

     廣西貴港市鋼鐵廠煉鋼用煤氣管道28日晚間發生洩漏事故,中新網報導,共有106人中毒,其中14人出現重症症狀,所幸無人死亡。 \n 貴港市鋼鐵集團副董事長覃北釗表示,28日下午6時40分,該企業的煤氣運輸管道發生有毒氣體洩漏,主要是當晚受到限電、氣壓等多方面影響,導致管道內氣體壓力突增後衝開積水發生洩漏,並擴散至附近,當晚8時左右已關閉煤氣總閥門。 \n 當地安監、環保等部門已組成聯合調查組調查事故原因。 \n 鋼鐵廠附近村民李殷可表示,28日晚上8時多,他接到村民電話後迅速趕回家中,發現一家老幼都癱倒了,僅他們家族就有37人還在醫院接受治療。當地民眾昨日還心有餘悸,紛紛用衣物遮掩口鼻、行色匆匆。 \n 大陸媒體評論表示,這次煤氣管洩漏事故,發生在動車事故的敏感時期,再一次警醒人們安全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 王俊傑「若絲計畫」 向杜象致敬

     一扇嵌在紅磚牆上的老舊木門,透過上頭兩個孔洞窺視內部,枯葉堆上仰躺一具看不到面容的無毛女體,她的四肢攤開,左手舉著一盞煤氣燈。這位女性是誰?何以躺在這個詭異的房間裡?她是生是死?西方觀念藝術家杜象一九六八年過世前,留下這件謎樣的作品《給予:一、瀑布,二、照明的煤氣》,當中關於窺視、情慾和死亡的聯想,成了台灣藝術家王俊傑新作《若絲計畫:愛與死》的發想藍圖。 \n 現任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新媒體藝術系助理教授的王俊傑,二○○九年發表「若絲計畫」第一件作品《真實的流動》,目前在新苑藝術展出二部曲《愛與死》。在這部長八分鐘的影片中,王俊傑將杜象半世紀前創作所留下的想像空間,賦予個人遐想的延伸。 \n 杜象是廿世紀著名的觀念藝術家,出生法國的他,在美國成名。一九一七年,杜象在一個男性小便斗上簽名當成「藝術品」,以此質疑「藝術是為何物」,引起外界譁然。一九二○年代,杜象拍下自己男扮女裝的照片,還給自己起了女性化名「若絲.瑟拉薇」(Rrose Selavy),王俊傑的「若絲計畫」名稱便來自於此,頗有向杜象致敬之意。 \n 一九四六年至一九六六年,杜象以廿年的時間悄悄製作了《給予:一、瀑布,二、照明的煤氣》作品。一九六八年過世後,這件神祕之作首度在費城美術館曝光,但杜象並未留下太多關於這件作品的說明,因而留給外界無限想像。 \n 王俊傑從中發想,影片同樣是從兩個孔洞向內窺探開始,看到叢草橫生的池塘水面,有黃色玩具小鴨和金魚漂浮,草堆上躺臥三名裸體男女,如電影慢動作般輕撫彼此的身體,「一切運動都非常的日常,也微妙碰觸了社會禁忌」,王俊傑解釋。 \n 最後,女子手持的煤氣燈掉落、引燃草堆成火海,讓一切都灰飛湮滅,「大火指向毀滅與死亡,死亡則是一切愛慾的終結。」

  • 法院主任炸死 賞20萬人民幣緝凶

     吉林省吉林市高新區光明新村社區4月中旬發生一起爆炸殺人案。吉林市豐滿區人民法院辦公室主任趙忠陽(音)欲開車上班時,車前一小型液化氣罐發生爆炸,他當場被炸死。吉林省吉林市公安局3日發布懸賞通告,懸賞20萬元(人民幣,下同)全力緝凶。 \n 鄰居目睹慘劇 \n 《瀋陽晚報》報導,事發於4月14日上午7時49分,經公安機關偵查,認定此案的犯罪嫌疑人應具備以下條件:有接觸雷管的條件,並懂得一定的爆破知識;具備水電焊技能;會電氣修理,懂得電路知識,並以汽車電路修理為主。為及時破案,公安機關希望群眾積極提供案件線索,對於提供線索直接破案者,公安機關將獎勵20萬元,並負責保密。 \n 「就在那車邊發生的爆炸。」附近鄰居說,事情是在早上7點多的時候發生的。當時車左前門邊上有個小型煤氣罐,正好將車門擋住。男子想將煤氣罐挪開好上車時,煤氣罐發生爆炸。當時一位鄰居看到男子剛想上前打招呼,結果看到男子手剛碰到液化氣罐就爆炸了。「他倒地後還動了一下,想要說什麼也沒說出來。」鄰居說。 \n 「就聽見轟的一聲,我跑過去一看就發現車邊上就躺個人。」在6號樓一位鄰居說,死者就住在6樓,家裡有個上高中的兒子。發生爆炸後,有市民報警。很快,警方和救護車相繼趕到,並確定男子已經死亡。 \n 煤氣罐非死者所有 \n 死者家屬表示,死者為人很好,沒聽說之前得罪過什麼人。他今天比往常上班要早,好像單位有什麼事。「好像剛提主任沒多久,以前給領導開車。」鄰居說。 \n 據報導,爆炸物為一個高約30釐米,直徑約15釐米的小型灰色煤氣罐。爆炸後,煤氣罐底座上出現一些特別的東西,懷疑不是煤氣罐原本就有的。吉林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政治處羅主任表示,目前案件還在調查階段,警方也非常重視此事,刑警部門正在對案件進行分析研究,不便透露案情。 \n 目前對於案件的性質還沒有最後定性,不排除有人為故意可能,經初步認定,男子是被爆炸的煤氣罐炸死。但最終結果還需要調查。

  • 中海油想吃下中聯煤

     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中海油(00883-HK)目前正在大陸最大煤氣層企業中聯煤進行資產評估,並準備拿下中聯煤50%股權。由於目前中石油(00857-HK)及中石化(600028-SH)已全力布局煤氣層產業,一旦中海油成為中聯煤的出資方,未來大陸的煤氣層產業無疑將正式步入「三強爭霸」的時代。 \n 布局動作頻頻 \n 中聯煤是大陸成立最早,也是從事煤氣層資源探勘、開發、輸送及銷售的龍頭公司,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中石油還是對中聯煤持股50%的出資股東之一,在2009年經過股權調整後,大陸國資委介入協調中石油轉讓其所持股權給中煤集團,使得中煤集團成為100%持有中聯煤股權的母企業,此次中海油能否繼中石油後之後再次入主中聯煤,格外引起市場注意。 \n 和睿諮詢能源行業研究員高野表示,對中海油而言,通過注資中聯煤可以豐富其「氣化」戰略,如完成此次收購,中海油將囊括包括常規天然氣、液化天然氣、煤質天然氣、葉岩氣和煤層氣在內的所有天然氣業務。 \n 事實上,中海油近來在「氣化」戰略上動作頻頻,今年10月,中海油宣布斥資21.6億美元,購買美國第2大天然氣生產商切薩皮克公司(Chesapeake)位於德克薩斯的葉岩油氣專案股權;另外,中海油旗下中海石油氣電集團與法國蘇伊士環能公司(GDF SUEZ)也簽署了260萬噸液化天然氣(LNG)的購買協定。 \n 產能有待加強 \n 不過,目前中石油煤層氣業務透過子公司中石油天然氣公司及中石油煤層氣有限公司全力搶市,預計在十二五期間將產量拉高到40億立方米的年產量,同時還逐步掌握連接資源與市場銷售網絡,對於煤氣層行業強勢搶攻不言可喻。 \n 高野認為,儘管中聯煤近些年投資嚴重不足,如能借助中海油的資金,中聯煤將加快勘探和開採力度。但中聯煤一位高層坦言,中聯煤未來想在產能上達到第一的難度很大。顯示中海油未來想要爭雄大陸煤氣層產業,還有不少路要走。

  • 第33屆時報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大自鳴鐘之味

    第33屆時報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大自鳴鐘之味

     今年我去過兩次大自鳴鐘。一次是年初的時候,去前男友家見父母,另一次就是此時要去看父親。說「看」其實也並不儘然,因為從他電話裏的語氣來看,此次的見面會和往年略有一些不同。我大致能夠猜到最壞的結果,也無非是他要結婚。結婚這個詞,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在我心裏成為了一個挺複雜的符號。 \n 我最近一次接到父親的電話,已經快要畢業。時值上海的天氣臨近黃梅,空氣迫得人難以暢快呼吸。學校的課程基本結束,餘下的多半是各式各樣的告別式。說不上大喜,好比電影裏拍的那樣,終於要長大,可以徹底掙脫束縛。事實各種束縛橫陳如舊。也說不上大悲,學業平平,情感平平,凡事都收場得頗為得力,因為太過秩序與輕易,反倒顯得有些涼薄。 \n 7點,我被父親的電話吵醒。同樣被吵醒的,還有寢室的另兩位室友,我有些內疚地聽著她們微微側了身,三隻電風扇以不同的頻率吃力翻轉。我躺在架在半空的床上,盡力地壓低聲音,只能做些簡單的應和,但人是徹底醒了。 \n ● \n 從學校乘坐輕軌到父親家,約需1個半小時,前後都要步行。沿街可算是最上海不過的風貌,卻沒有什麼像樣的文藝作品去留意它。我出生在他現今住宅的不遠處,20年前的那裏被稱作上海的「下只角」,也就是平民區。曾經磚木結構的2層簡屋,如今已被林立的商品房參差地淹沒。我被訓練坐痰盂罐的那個位置對過,現在成為了高檔的spa會所。還有許多名人,如今隱居在這些密集的新建築群中,譬如跨欄名將劉翔,與一些報章上會出現的銀行行長之類。本來我並不清楚這些,還是前任男友告訴我,雖然我再也沒有機會告訴他,他如今居住的寸土寸金的位置,曾經就是我童年的樂園。 \n 今年我去過兩次大自鳴鐘。一次是年初的時候,去前男友家見父母,另一次就是此時要去看父親。說「看」其實也並不儘然,因為從他電話裏的語氣來看,此次的見面會和往年略有一些不同。我大致能夠猜到最壞的結果,也無非是他要結婚。說到底,這並不是一件壞事,但就算我再善解人意,也實在難以表現得雀躍。結婚這個詞,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在我心裏成為了一個挺複雜的符號。 \n 要走進父親所住的新村,需要路過一個如今在上海已經為數不多馬路菜場。許多人在自行車把上掛著剛殺好的魚與濕淋淋的菜,晃晃悠悠地拐進拐出,總會讓我聯想起童年時的記憶。在我3、4歲的時候,父親總是獨自抱我到大自鳴鐘看爺爺,爺爺就坐在一眾魚攤菜攤中間,悠閒地賣著生薑鹹菜。見到我們來,他會從喉嚨深部擠出痰音,「阿微頭,來啦」──那個「阿」字,總好像粘稠的液體已經瀕臨噴湧的極限。 \n 但這也是一去不返的聲音了。爺爺死在去年盛夏,大殮那天甚至遇上了上海40年不遇的極高氣溫。我出門的那會,母親還念叨了一句:「作死啊,還要儂去,真會挑日子。」 \n ● \n 自我們一家搬到新公房以後,母親就不大願意再到「大自鳴鐘」來了。一是與奶奶相處不好,導致我早產,令到她怨了一生一世;其次她也是打心眼裏看不上那一帶的居住環境,平時有意無意對我強調,破蓬蓬、馬桶、臭水溝便是爺爺家的代名詞。而她對於我問為什麼「大自鳴鐘」沒有鐘的問題,卻始終語焉不詳。 \n 長壽路一代,如今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新公寓不少,老公房也依然在,唯一清理殆盡的,便是老式瓦房──我出生時呆過的地方。因而步行,即使熱得滿臉都是汗,也依然有一絲溫存的人情之味,總令我能想到些什麼,又不盡確切。 \n 走進父親家時,我突然覺得有些好笑。因為門口橫陳著整整一排皮鞋,竟全都是他的,好像那種不懂得收拾的時髦女人一樣。他見我推門而入,倒也沒有打什麼招呼,只是示意我進去,他看似已經坐在沙發上等我良久,就這點與往常略微有那麼一些不同。 \n 我打開包,遞給他一張《解放日報》,上面有我小說得獎的資訊。那並不是一個十分重要的獎項,與我齊名的有十幾位作者,但好歹,我想讓他知道一下。 \n 「爺爺的墓買好了,你也沒有去。」父親開口道,邊接過我的報紙。 \n 「埋在哪了?」我問。 \n 「常州咯。」 \n 「多少錢?」我又問。 \n 「一兩萬吧。」父親回答。令我心頭一驚。 \n 怎麼會這樣呢,我心想。爺爺子嗣很多,家族又離散嚴重,與我平輩的就有20餘個小孩,互相尚不能認全。一場追悼會搞得好像認親大會一樣。可這麼多人,怎麼就置辦得這麼寒酸呢? \n 但我也不便多問。 \n ● \n 父親家至今還懸著一張毛主席像。但他信佛。說信也不儘然,他捨不得錢。只是將各種求來的東西,一併壓在茶几的玻璃板下。 \n 「我這趟叫儂來呢,主要是想說,我和小范已經領證了。睡都睡在一道了。所以說,我們打算把戶口都遷到大自鳴鐘去。」 \n 「那邊還沒拆啊?」我問。 \n 「恩,儂也知道的,現在房子值錢了,萬一拆了,多一個人頭,就多20萬。不是蠻好。所以我趕快要把證領了,好動戶口。」 \n 可那和趕快領證又有什麼關係。我心想。 \n 「她住過來了麼?」我卻說。 \n 「恩。現在上班去了。」父親回答,「我本來也是不怎麼歡喜她,但是她盯得緊,我看她人也老實,我可不想生病了連個倒水的人都沒有。」 \n 「對了,儂男朋友怎麼樣?」他冷不丁地問。見我不響,又說,「一定是嫌棄你書讀得太高。我一直跟儂說,小姑娘不要讀那麼高……但是我知道的,你娘不肯。誒……我也不好說什麼。」 \n 我心下覺得好笑。他又怎麼會知道,我常常擔心他和我媽那種有如階級敵人一般的仇視,最後將以怎樣怎樣的方式出現在我的婚禮。那甚至已經成為一個老梗,在我和朋友的交往中,是我屢試不爽YY的橋段。……但總之還是算了,有些微妙的東西,我並不指望他能理解。有些哀痛的東西,我更不希望他悉數瞭解的。 \n 「所以這房子……」這會他總算說到了正題,「我結婚時候已經寫清楚了,我占3/4的產權,如果我死了,那她應該是有,1/2乘以3/4加上1/4的產權,你拿剩下的就可以了。」 \n 「哦。」我說,並默默在心裏啟動了1減去以上他所說的那串數字的演算。算了幾遍,全不得要領。父親見我不聲響,以為這件事就算完了。他起身開了電視,將遙控器遞給我,還補了一句「爸爸都想好的呀,總歸不會虧待你。」 \n 「是伐……」我心想。 \n 「恩。」我卻說。 \n 我看著他起身,悠悠地晃到了廚房,闔上門。不一會,油鍋便爆發出一陣「刺啦啦」的響聲。我突然想起來,進門的時候,我瞥到水鬥裏臥著一條濕漉漉的花鰱。待我回過神來,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手裏還緊緊地捏著遙控器。 \n 電視裏似乎是在放兒童節的新聞。要知道在上海,這類新聞總是數十年如一日重複著陳詞濫調。只是鏡頭轉到「錦江樂園」的時候,我心頭一緊。我突然想起了一些許久都未曾想起過的事來。 \n ● \n 那時候我家已經搬到了曹楊,靠近大自鳴鐘的一處公房,也是上海改革開放以來最新的一帶公房。我母親在台灣人那裏做事,她一直用上海話跟別人說「我在小台灣小台灣」,我以為是潭灣潭灣,一個靠近水邊的地方,其實並不知道那個發音代表了什麼意思。父親則因為一些原因,賦閑在家。於是那個六月一號,我被父親帶到了外婆家。他說,儂想去哪裡玩哇?我說,我想去錦江樂園啊!然後,我們就從爺爺家出來,去了錦江樂園。一路上,我都在想,要是媽媽在就好啦。但是我不敢說。父親也不跟我說什麼話,我們後來就去了錦江樂園。我記得,那天父親一直都在掏錢掏錢,這個動作讓我感到很忐忑。我就問他,玩錦江樂園是不是要很多錢啊?媽媽會不會罵啊?然後父親說,不會啊。爸爸很有錢啊。我說,你很有錢嗎?他說是啊,你想啊,你能想出一個人比爸爸有錢嗎?然後我沒有想出來。 \n 我們回到曹楊的時候,還去小菜場轉了一圈,這菜場的佈局,就跟如今他所住的社區差不多熱鬧。他也買了一條大花鰱。就拎在手上,滴滴答答,腔著血水。我跟在他後面,覺得魚真大。他說,儂今天開心哇?我說,開心啊。他說,儂開心啥呀?我也沒有說出來。路過曹楊二村門口的時候,有一個大叔在賣煤氣灶。然後父親就去看了一看,大花鰱滴了一地水,他就扛著一隻新煤氣灶回家了。我跟在他後面,覺得好開心啊,首先是覺得他很大力,其次是覺得好像拿著一隻禮物一樣! \n 我媽在樓下叫他的時候,他放下鍋鏟,下樓去幫她扛自行車。然後媽媽風風火火地進了門,看到我就說,「肚皮餓哇?」我說:「媽媽,爸爸買了一隻新煤氣灶!」而後我聽到父親把車鎖在樓道鐵杆子上的聲音。但我媽的臉色變掉了。 \n 他們大約吵了半個小時左右,內容是諸如父親不上船又亂花錢之類的,反正一段時間以後,我才終於有飯吃。其實下半天的時候,我很想吃肯德基。但是又覺得父親老是掏錢不大好。反正花鰱也不錯,至少它的頭十分美味。吃飯的時候,我媽問我,儂今天去哪裡玩啦?我說錦江樂園。「很開心。」我還特地說。 \n ● \n 其實他們不在的時候,我有去看了一看那只煤氣灶。我知道媽媽不喜歡這只,因為它太貴了,並且「找不出優點」。如果我早點知道的話,我會跟父親說不要買的。但是我看了很久,也沒有看出來它到底有什麼不好。燒出來的菜,也沒有什麼不一樣。 \n 我媽直到這兩年才開始真正會做紅燒魚,但是她從來不在裏面放粉皮,也不是因為綠豆漲價的關係。外婆身體不好以後,我再也吃不到粉皮花鰱頭了。很多次突然想起來,也沒有要讓父親再燒一次的意思。因為我其實也不是很歡喜粉皮。 \n 今年一月份的時候,我們家又換了一次炊具。有新的煤氣灶,也有新的鍋。我特地問了一下,煤氣灶多少錢,我媽說了一個數字,比父親當年買的可要貴多了。我說:「這麼貴啊」,她說,「這種東西不能用不好的,慢點出了問題,是要死人的。儂懂啊不懂的。」她還買了一隻鍋,據說對溫度比較敏感。她用新鍋做壞了一桌菜,據說就是因為掌握不好油溫。 \n 父親再進客廳的時候,我聞到了一股撲鼻的醬油香。不禁就笑了一下,他問:「儂笑啥?」我也說不出什麼來。我問:「小范阿姨回來吃嗎?」他說:「不回啊。」我於是就笑得更開心了一點,要是沒有那「1減去什麼什麼」的事情,我想我都能開心得哭出來。 \n 其實近二十年來,我再也沒有去過錦江樂園玩。談戀愛也不覺得一定要去一個樂園。我倒是想跟在一個手提花鰱的人身後再走一走,比方六一兒童節的時候。他要是還能扛上一隻煤氣灶的話,實在太像《DEFENDOR》裏面的腦殘超人啦! \n 而即使他隨手就抽走了我給他的報紙,墊在了那碗熱騰騰的花鰱之下,我也沒有感到絲毫的沮喪。吃飯的時候,他還說:「阿微,儂什麼時候出一本書給爸爸看看呢……不可能的是哇,啊哈哈哈哈」。 \n 我最後問他「爸爸,為什麼大自鳴鐘叫大自鳴鐘呢?」他想了想說,「大概以前這裏有個鐘的吧。現在沒有了。」 \n 「其實我們現在說的很多東西,都沒有了呀。」他又補充道。

  • 大唐發電 大舉擴產煤氣

     大唐發電(00991-HK)24日宣布目前該公司已出資逾105億元(人民幣,下同),分別在內蒙古和遼寧省組建2個煤氣建設項目,項目建成後不但可望讓該公司成為大陸第1個投產的煤氣項目,也將讓該公司成為大陸煤化工示範企業。 \n 近年來大唐發電積極擴大產能,在內蒙古區域,大唐與北京市燃氣集團等4家企業合組「內蒙古大唐國際克旗煤製天然氣有限公司」,年產40億立方公尺的煤天然氣。該公司註冊資本金約77.1億元、總投資額257.1億元,大唐發電大筆出資39.32億元,在4家公司中奪下51%的股權。 \n 克旗煤氣 將率先投產 \n 內蒙古克旗煤製氣工程目前已獲得大陸國家發改委核准,未來可望成為大陸第1個投產的煤製天然氣項目。 \n 相較於克旗項目,大唐發電在阜新項目中的持股比例更高,大唐發電全資子公司大唐能源化工公司,近日和母公司大唐集團按90%及10%的比例,在遼寧組建一家名為「阜新煤製氣公司」的合資企業,建設及經營阜新煤製氣專案。 \n 輸送管線 長334公里 \n 阜新煤製氣專案總投資額約245.7億元、最終註冊資本金約73.7億元,大唐發電將出資66.3億元,建設和經營未來日產1200萬立方公尺的煤氣,並同步建設至瀋陽、撫順、鐵嶺、本溪等市長達334公里的煤氣輸送管線。 \n 大唐發電指出,年產40億立方公尺天然氣的遼寧阜新工程獲得發改委核准,成為大陸煤化工示範項目,是阜新經濟轉型的標誌性工程。阜新項目建成達產後,可實現年銷售收入近百億元。

  • 中石油聯手殼牌 想買澳Arrow

    為了加快拓展海外能源版圖,大陸石化巨頭中石油與荷蘭皇家殼牌(Royao Dutch Shell)聯手,共同出資33億澳元(約合30億美元)向澳洲Arrow Energy公司提交了一項股權收購要約,希望藉此進一步深入當地煤氣產業領域,掌握天然氣資源。 \n金融時報、路透等外電報導指出,Arrow昨(8)日早晨宣佈,已收到來殼牌和中石油共同持有的一份收購要約,要約以現金方式出價每股4.45澳元,共計33億澳元。如果收購成功,殼牌和中石油還將允許Arrow現有股東在新成立的一個專門負責國際業務的實體中享有股權。 \n報導稱,Arrow是澳洲昆士蘭州煤層氣行業領頭企業,該州境內已有數個投資數億美金的大型項目,將煤層中的甲烷轉化成液化天然氣,而Arrow擁有昆士蘭Bowen與Surat盆地中最大的幾個煤層氣礦藏。 \n過去兩年中,殼牌對Arrow一直暗懷收購之心。2009年8月,媒體經報導殼牌出價約30億澳元收購Arrow,但沒有成功。 \n對於本次收購,市場分析師表示,中石油此次與殼牌聯手,顯示出這家企業希望從澳洲煤氣行業中獲取長期的天然氣供應。因為隨著經濟成長與人民生活的改善,中國大陸對於天然氣的需求日益增強,天然氣進口量也不斷增加,連帶促使大陸企業尋求海外併購的機會。 \n另外,對於中石油來說,這次和殼牌收購Arrow,只是其近年進軍海外能源市場的又一步棋。 \n中石油董事長蔣潔敏昨天在出席北京「兩會」空檔接受媒體訪問時坦言,中石油的海外業務有兩個重點,分別是中東和伊拉克,以及中亞的天然氣管道。他並強調,今年會加快中亞天然氣項目建設。 \n他提到,中石油與皇家荷蘭殼牌石油集團對澳洲Arrow Energy的聯合競投,「只是剛開始,屬前期階段,沒有時間表」。

  • 代課教師送煤氣、當司機

    部分沒希望轉正、選擇自動辭職的代課教師,離職後境遇不一,有人扛起煤氣罐送煤氣,也有人當起司機。 \n廣東省江門市恩平市是最後解決代課老師問題的地區,據羊城晚報報導,恩平市代課老師的問題遲至今年一月一日起才著手解決。 \n由於代課老師收入低,每月僅600元人民幣(下同),恩平市有10多位代課老師自動辭職,另行謀生。 \n一位代課老師岑小建辭職後,靠親友介紹在一間煤氣公司送煤氣,每瓶煤氣收送氣費3元,一天大概送20瓶煤氣,收入60元左右,一個月收入1600元。 \n「遲早都要被清退,不如面向未來,自尋出路!」岑小建感慨地說,他在學校已做了12年代課老師,勤勤懇懇教書育人,但代課老師工資只有600元,家裏上有父母下有妻女,無法糊口,因學歷不足,他沒有轉正資格,只好另謀職業。 \n另一名自動辭職的代課老師梁東成則是做機車「搭客仔」,即「計程摩托車」。梁東成表示,他只做了5年代課老師,覺得代課老師始終還是臨時工,沒有保障,於是自動辭職。去年他花6000元買了一輛摩托車做搭客仔,每天除去買油維修費,淨賺約50元,一個月大概有1500元左右收入。

  • 轉進重二代科達機電掏金煤氣化系統

    「一群烏合之眾,把煤氣化技術給搞了出來。」日前,科達機電馬鞍山煤氣化項目投產典禮前,鑼鼓喧鬧聲裡,廣東省經貿委技術鑑定委員會主任郝來春對著一群機構投資者與媒體記者說。 \n科達機電幾位高管,對此並無不悅。他們咧嘴笑著、乾脆自嘲,整個團隊就是「一幫土匪」、「一幫狼」。 \n確實,傳統陶瓷機械製造和清潔能源系統生產之間的距離,就像科達機電總部廣東佛山到煤氣化設備生產基地安徽馬鞍山的距離。 \n科達機電的兩個靈魂人物,是瘦小而低調的董事長盧勤,和高大而相對高調的總經理邊程。1992年,盧勤創立了科達機電的前身科達五金機械廠。1998年,邊程從一家大型國有企業辭職加盟科達機電。 \n因成本與獲利考量轉型 \n2002年科達機電上市,當年產值2億元(人民幣,下同),利潤2000萬元。可是,公司只有「拋光線」一個主打產品,缺少新的盈利點,造成增長乏力;其後,科達機電又找到陶瓷機械領域的「壓機」和「匯流排」二專案,其中壓機一度維持每年50%增長;2006年,科達機電又面臨成本居高不下。 \n許多商業教科書都將機械製造業當案例,因為機械製造,常常是多品種、小批量生產,成本難控制。科達機電上游供應商一度有13個品牌,因為每一家使用量都不大,價格談不下來。 \n最終公司決定選擇一家性價比最高的公司,80%供貨都採購這家企業,其他20%供貨再選擇其他企業產品,光變頻器成本就下降30%、40%,總成本降了下來……。 \n2007年初,當科達機電在業內已做到中國第一、世界第二時,卻也碰上天花板──繼續在該行業領域內發展,做到世界第一,年產值也不過20幾、30億元。 \n正式跨足煤氣化項目 \n當時,邊程遇到一位年過七旬的「煤氣化」專利技術持有人。 \n「你看這個專案能不能做?」邊程打電話給人在國外的盧勤。邊程說,「做成了,市場空間和陶瓷機械那就完全不是同一個量級了,市場空間太大了。」雙方在電話討論後達成的一致意見是:上馬煤氣化項目。 \n「一期投入2億。爭取明年年底前有10億產出。三期總投入將達15億以上。我們將在馬鞍山打造一個上百億甚至幾百億規模的節能環保公司。」邊程在開業典禮的致詞贏得許多掌聲。 \n「科達機電的陶瓷機械生產,走了一條從Chao到Chao的路。第一個Chao是抄寫的抄。第二個Chao是超越的超。」科達機電董祕周鵬足夠坦率。 \n不過,煤氣化在全世界還沒有特別成熟的技術。雖然美國、德國很早就開始研發,技術也不成熟。 \n從摸索到略有小成 \n選擇了全新重二代之路的科達機電,只能自己摸索、努力。煤氣化項目啟動以來初期,邊程和團隊的日子遠不像投產典禮那天風光。 \n而在2008年5月,科達機電已站到成功的邊緣。小試、中試成功,且湖南兆邦陶瓷有限公司願意安裝科達的煤氣化設備系統。如果用戶端試車成功,科達機電煤氣化系統就真的成功了。 \n可接下來一切又不那麼順利了,設備的火點了熄,熄了又點,點了再熄……,邊程血壓升高,每天晚上醒4、5次。 \n「高層甚至把房子抵押換作公司期權。」為激勵團隊盡快完成煤氣化專案,科達機電只持有馬鞍山新動力潔能有限公司66.8%股份,另外33.2%股份由49名骨幹持有,風險共擔。 \n2009年4月,經過大量改進設備,解決了最初返料過多、排渣不順等問題,設備已能連續正常供氣……。郝來春認為科達機電的「NEW POWER清潔燃煤氣化系統」比傳統燃料節省成本30%左右,且無汙染。現在,煤氣化技術方面,科達機電已有幾十項發明及實用新型專利。 \n煤氣化 規模上看千億 \n「去年營收是14億元,營收和利潤差不多都是上市時的7倍。我們的目標,不止幾十個億,而是上百億、上千億。我們內心深處是有一天要超過馬鋼。現在是國外在向中國賣煤氣化設備,將來我們可以向國外出口。」邊程的血壓已經恢復正常。 \n「機械愈賣愈死,賣一塊、沒一塊,我們則是透過掌握煤氣化系統技術、設備,直接賣能源,那就是永續的。」邊程說。 \n事實上,邊程不但考慮了技術模型,連商業模型都進行了精妙設計:從生產陶瓷機械到生產煤氣化設備,不僅為客戶提供煤氣化設備,而是向客戶出售煤氣化設備生產出的天然氣燃料。 \n可廣泛應用於陶瓷、玻璃、有色金屬深加工等工業領域的煤氣化系統,如果用於冶金行業,更是富有想像力的市場。(摘自《中國企業家》)

  • 搜瓦斯分裝廠 爆議員不當阻撓

    南部地區存在不少未經消防檢驗合格的地下瓦斯分裝廠,台南地檢署廿九日展開搜索,意外查獲台南市議員劉益昌,被指控前往替業者關心時,曾將消防員關在門外,並拿走消防員證件,劉益昌被傳喚到案,檢察官訊後先行飭回。 \n台南地檢署今年初偵辦瓦斯行偷斤減兩案,發現台南市安南區天成企業社、台南縣新市日勝瓦斯行、善化鎮全統煤氣行及官田鄉五洲煤氣行等瓦斯零售商,都搭建鐵皮屋儲存液化瓦斯,而且都未經消防安全檢驗許可,猶如社區不定時炸彈,為販售牟利,更且偷斤減兩,詐騙消費大眾。 \n南檢檢察官江孟芝,前天指揮相關單位兵分數路展開搜索,在調查天成企業社個案時,發現台南市議員劉益昌,在九十五年五月十八日,消防署執行爆竹煙火業巡迴查察時,到場阻撓消防人員入門,還一度拿走證件,涉嫌妨害公務,因此也傳喚他到案說明。 \n劉益昌則否認有施壓或阻撓情事,他表示完全是同行相忌,某業者涉嫌與外縣市消防人員勾結,經常利用半夜多次突擊天成企業,讓業者不堪其擾,那一天台南市放颱風假,竟還抽檢天成企業,他受託到場了解狀況,只站在外面,並無阻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