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照顧弱智的搜尋結果,共07

  • 台灣三菱電梯捐節能電梯做公益

    台灣三菱電梯捐節能電梯做公益

     為「擴大推進企業社會責任(CSR)」,台灣三菱電梯日前在50週年的慶祝晚宴,捐贈新世代節能電梯乙部給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以響應基金會「籌建失智家園!為失智老人起溫暖ㄟ厝」(複合式社區型失智家園)的勸募活動。 \n 致贈儀式由基金會執行長黎世宏代表接受。他表示,基金會一直以來都秉持著給服務對象更好、更舒適的照顧空間與創新的照顧方式,與台灣三菱電梯的理念不謀而合。他感謝台灣三菱電梯看見他們在嘉義地區的長期深耕與努力,並以行動支持,為老與弱的生命付出愛,解決失智家庭最痛、最難的照顧難題。 \n 為落實執行CSR,台灣三菱電梯總經理李舜洋表示,將今年做為擴大推進CSR的起頭年,未來將「由少至老」逐步、全方位地提供持續性的支援予需求者。對內及對外皆從「組織治理」、「員工關懷」、「環境保護」、「社會參與」四大主軸推進。自2013年起以公立高工、高職為主要服務對象,每年響應「教育儲蓄戶捐款助學計劃」,2018年則延續此教育支援的概念擴大服務對象,開始與「家扶基金會」合作,以學齡前幼兒、國小、國中為對象撥獎助學金。另與快樂學習協會合作,認養與公司據點鄰近之中小學課輔班。 \n 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是全國第2間失智症團體家屋,全台第1輛到宅沐浴車、乾燥車的失智照護機構,目前正籌建「全國第1個失智症複合式照顧家園」,建置經費缺口高達7成,他們企盼有更多企業伸出援手。

  • 感恩淚別 失智尪回神謝水某

    感恩淚別 失智尪回神謝水某

     師大知名副教授劉海波8年前在家跌了一跤,自此行動不便、臥床漸漸失智,照顧責任便落在妻子蔡銀純身上。照顧是條漫長又辛苦的路,蔡銀純曾累到罹患憂鬱症,一度拿椅子起來要打先生同歸於盡,但想到還有弱智女兒要照顧又作罷;兩周前95歲的劉副教授走了,臨終前,蔡銀純在家中床邊跟先生說:「你走了,我怎麼辦?」只見劉海波緊閉的雙眼流下淚來,是歉意也是感謝的淚水。 \n 劉海波夫妻的愛與痛 \n 劉海波是師大公領系知名副教授,蔡銀純跟劉海波齡相差20多歲,兩人鶼鰈情深,「他倒下時,我還照顧得動,但有時候真的拉不動他,很辛苦。」剛跌跤時在安養機構住了半年,有一次他竟說:「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才察覺他的認知開始有變化。 \n 由於醫師說不需常回診,加上住安養機構一個月要花近三萬元,劉海波退休的早,月退俸並不多,蔡銀純決接先生回家照顧。 \n 約2、3年前,劉海波已是全天臥床,蔡銀純照顧的擔子更重了,不僅要用吸管餵劉副教授吃東西、換尿布,更常要半夜起來為先生翻身,避免長褥瘡。 \n 煎熬8年曾想一起死 \n 蔡銀純個子小,用盡全身力量為先生翻身,卻常被先生責罵弄痛他而發脾氣,「我真很累,氣極了就真的把旁邊的椅子拿起來,想先打先生,再同歸於盡」,至於為何沒「下手」?劉太太有些自嘲的說,除了放不下女兒之外,「到了天堂,我還不是要照顧他,想想就算了」。後來才知道自己罹患了憂鬱症。 \n 大約在2、3個月前,從來不會甜言蜜語的老公,突然跟她說:「謝謝妳的照顧,沒有妳我活不到今天」。蔡銀純聽在心裏很開心,但還是嘴硬回了先生,「我戴著口罩,你怎知我是誰?」「我知道,妳是我最漂亮的老婆啊!」劉副教授接著說。 \n 最怕看不到照顧盡頭 \n 聽到老公這樣說,事實上,蔡銀純半喜半憂,先生突然清醒,總是有些不尋常,而劉海波生命也在兩周前走到了盡頭。蔡銀純說,先生不愛洗澡,那天卻非常配合,她也剛好幫先生換了張乾淨的床單,餵了先生喝熱熱的牛奶……。蔡銀純說,對照顧者來說,最怕的是看不到照顧的盡頭,但終點到了後,又不知所措,她現在半夜還會突然驚醒,跑到先生房裏,看到床是空著,才想起來先生已走了。 \n 過來人籲政府想對策 \n 一路走來,蔡銀純很感謝長照幫助她,但其間社會局一度因人不足,要縮短一周三次的洗澡時數,經她打電話強烈反應才沒被縮減,加上現在來幫忙洗澡人員的年紀都很大,讓她覺得長照人力真的很不足,政府要趕緊想辦法才是。

  • 社會傳真機-照顧障礙兒身心俱疲 母子燒炭亡

    高雄市旗山區昨晚發生母子燒炭自殺死亡案!有憂鬱症的蕭姓離婚婦人,疑不堪照顧二十歲的過動弱智兒子,身心俱疲,在房間燒炭共赴黃泉。在外地工作的女兒連日打電話給母親無人接,昨天傍晚抽空趕回家探視,才發現母親與弟弟陳屍床上,當場淚流崩潰。

  • 兄弟檔性侵弱智女 判刑再賠60萬

     台中市大雅區一對中年兄弟檔,利用鄰居輕度弱智女小珍(化名)到家裡照顧中風父親的機會,兩人竟「吃好逗相報」,分別對她性侵,時間長達半年,直到小珍懷孕肚子隆起才被家人發現。兄弟倆除難逃刑事處罰外,被害人家屬另提起附帶民事賠償,台中地院判決二人各應給付卅萬元、合計共六十萬元賠償金。 \n 兄弟檔中的老大,因其妻要外出工作無力照顧中風、臥病在床的公公,因此請小珍以打工方式到家中幫忙。 \n 老大看到廿三歲的小珍頗具姿色,加上有輕度弱智、不懂得抗拒,從九十八年一月起對小珍性侵,約每周一至二次將她拖至廁所內性侵或強迫她口交。老大藏不在秘密,將此事告訴弟弟「吃好逗相報」,弟弟也心動,與哥哥交錯時間,將小珍帶至房間內連續性侵。 \n 直到同年六月,小珍的姊姊發現其肚子隆起、發現竟是懷孕,才揭發了此事,並帶小珍去進行人工流產。 \n 刑事部分,兄弟檔被判五年、四年六月徒刑,小珍家屬另提起附帶民事賠償,認為家人都因此一事件受到很大傷害,現在都不敢單獨讓小珍出門,要求兄弟二人各賠償六十萬元。 \n 台中地院審理後,考量到兄弟檔的經濟能力、教育程度等因素,判決各應賠償卅萬元。

  • 安寧醫療 陳秀丹、黃勝堅分享親身經驗

     立法院三讀通過《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突顯長久以來台灣醫療體系之中關於臨終照護的不足。兩位醫師近期接連出書,包括陳秀丹的《向殘酷的仁慈說再見》、黃勝堅《生死謎藏》,都分享陪伴病人善終的親身經驗,呼應熱門的安寧醫療課題,引起廣大迴響。 \n 陽明大學附設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任陳秀丹出版《向殘酷的仁慈說再見》,描述許多重症病人急救後變成植物人,病人與家人都陷入地獄般的醫院故事。 \n 她呼籲醫界重視臨終病人的安寧緩和醫療,希望好好反省過去「拼命搶救」的醫療文化。她表示,在英國、紐西蘭、澳洲對於生命末期病人照顧良好,這些狀況的病人是不會被插管的,醫生會拒絕對病人沒有幫助的「無效醫療」,而不是盡一切讓病人死亡的時間延後。 \n 《生死謎藏》由台大神經外科醫師黃勝堅口述,以卅六個醫院案例,提醒醫生應從英雄主義回歸到人性關懷,幫助病人有尊嚴、安詳地走完最後一程。 \n 「醫生的care(照護)勝於cure(治癒)。」這是黃勝堅常說的一句話。「醫生以救人為天職」這句話如同醫生的緊箍咒,因此許多醫生逃避死亡,到了最後一刻仍對臨終病人進行無謂的插管、氣切、電擊以及CPR。 \n 他曾經在明知救不活的病人身上,施行CPR與電擊,最後病人妹妹哭求:「請你放手,不要再讓我姊姊受苦了。」也曾有對老父婦得知兒子救活只能是植物人,拜託他不要搶救,因為沒有經濟能力照料他又同時拉拔兩個弱智孫子。 \n 他說,以前視死亡為挫折,現在他學到從照顧臨終病人學會死亡這門功課。近十年來,他推動「安寧緩和醫療」,對重症不治的末期病人,施予緩解性、支持性的醫療照護,讓病人安詳離世。

  • 高中生組義工團 專幫弱智小朋友

    參加公益活動是澳門年輕人的一項「傳統」,且動機似無外界想像中「複雜」。現就讀澳門大學教育學院英文專業四年級的高雪芝、回憶高中時參與社團的心態指出,讀高中時聽老師說,澳門有很多弱智兒童得不到外界關懷,「當時就跟幾個同學找老師,一起組織了義工團,專門幫助弱智小朋友」。 \n接觸並照顧弱智兒童群體,對年僅十多歲的高中生來說,是一場全新的社會真實體驗。「一開始沒接觸過,心理有很多錯誤印象,覺得『弱智』孩子常流口水、擔心會有傳染病」,高雪芝笑著說,「實際接觸後卻發現不是這一回事,輕度弱智孩子跟其他小朋友是一樣的,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殊天分』,有特異功能!」 \n義工團對澳門弱智孩童的照護,主要是生活探望、課業補習、外界聯繫與家庭訪問等事宜,但「家訪」也讓高雪芝提前感受到社會對「弱勢」團體的無形壓力。由於弱智孩童的家長,常不願對外人透露家有「弱智兒」,四處包打聽、尋找需要幫助的弱智孩童,成為義工團的主要工作。 \n「一開始其實也很挫折,很多家長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弱智,家訪時常拒絕接受協助」,高雪芝頗有感慨地表示說,我們只好一次又一次地探訪,並組織弱智家長一起加入說服工作,對一個高中生來講,當時照顧弱智孩童是很奇特的經驗!」 \n考上澳門大學後的高雪芝,除繼續義工團工作外,也加入學生會並在大三時當上理事長,一躍成為澳大社團的「領頭者」,所處理的事務也從昔日的「說服」,轉為協調溝通乃至要學著像個大人,處理各社團間的糾紛。 \n雖說理事長工作繁忙,但位子的高度不同、見識的場面也不同。「理事長因為可以做為學生代表參與校務,接觸的人士一下子變很多,像是參加澳大橫琴島校區的奠基典禮,或是去年回歸十周年典禮,可以面對面親眼看著胡錦濤主席」,高雪芝開心地說,「這些經驗是同年齡的大學生,無法擁有的!」

  • 弱智父母帶2歲童 不會教開口難

    兩歲女童亮亮(化名)(左圖,馮惠宜攝),因為父母都有弱智問題,不懂如何教導與教育孩子,讓她到兩歲還不會說話,在親友發現下協助就醫,這才發現她智力沒問題,需要再教育的反而是她的父母。亮亮的故事猶如日劇「最喜歡」的翻版,也突顯弱智父母照顧子女所面臨的問題。 \n改編自漫畫「柚子的育兒日記」的日劇「最喜歡」,描寫只有八歲智力的柚子,在男友車禍驟逝後堅持生下兩人愛的結晶,在生下女兒「葵」後,連生活自理都有問題的柚子,在媽媽、弟弟的協助下,辛苦扶育女兒的故事,溫馨令人飆淚的情節,也突顯了弱智父母扶育子女面臨的問題。署立台中醫院最近透過轉介也發現和劇中「葵」遭遇相同的孩子「亮亮」。 \n由於父母親有弱智問題,家人誤以為亮亮也遺傳到弱智,不以為意,但亮亮卻到兩歲還不會說話,帶她到醫院進行評估,發現她智力沒問題,是教育出問題,經轉介到台中醫院早療中心進行早期療癒,該中心透過早期療育課程,除了教亮亮說話,也一起訓練媽媽如何教育孩子課程。 \n台中醫院精神科主任劉俊顯說,智能障礙的父母所生的孩子不一定就有智能障礙的問題,孩子不一定也會發展遲緩,因此其他家人應協助他們照顧孩子,並且注意孩子的各方面發展,刺激太少同樣會造成發展遲緩。 \n如果孩子發展遲緩是源自於刺激過少或教育的方法不適切,那麼除了孩子必須接受療育外,主要照顧者的教育及訓練就顯得重要而不容忽視。就如同亮亮,也許透過早期療育課程及訓練媽媽的課程後,亮亮的成長會逐漸步入軌道,甚至未來她將成為爸爸媽媽的照顧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