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熊向暉的搜尋結果,共02

  • 胡宗南抗日貢獻 陸首度肯定

    胡宗南抗日貢獻 陸首度肯定

     兩岸關係和緩後,大陸對國軍抗日作戰史實也較為客觀。解放軍所屬刊物最近更發表一篇肯定蔣介石嫡系、黃埔一期老將胡宗南在抗戰時期貢獻的論文。國安會秘書長胡為真表示,他已看過這篇文章,這也是大陸第一篇肯定他父親胡宗南的論文。胡為真並未對論文內容做任何評論,僅表示今年是建國百年,他最近已寫了篇八千字有關其父生平文章,並交給某刊物準備發表。 \n 國共內戰結束後,大陸曾公布通緝所謂的四十七名國民黨「戰犯」,胡宗南排名第三十。加諸胡宗南部隊在抗戰前後,都是剿共主力,西安事變時蔣介石、張學良與周恩來談判停止一切剿共,也是要胡宗南部隊自陜後撤,因此,大陸以往提到胡宗南,負面評價居多。胡為真為此相當不平,也不願去大陸,且有意親撰胡宗南傳記駁斥扭曲的說詞,故大陸第一次肯定胡宗南在對日抗戰的貢獻,胡為真相當關注。 \n 這篇提為「抗日戰爭時期正面戰場作戰的胡宗南」文章,是發表於解放軍軍事科學院所屬的《軍事歷史》雙月刊,發表時間是去年十一、十二月號,作者為軍科院研究員彭玉龍,文章中分別論述胡宗南在淞滬戰場、豫東戰場、武戰會戰參戰貢獻,並稱胡宗南是名符其實的「西北王」。文章結語稱「胡宗南在抗戰初期對日作戰,和以後的固守黃河河防方面,所作出的歷史貢獻是值得肯定的。」 \n 胡宗南,浙江鎮海人,原名琴齋,字壽山。曾任西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兼西安綏靖公署主任。胡是蔣介石嫡系,一度執掌西北軍事實權,被封為「西北王」。民國三十六年曾率軍進陝甘邊區剿共。國共後期率部撤往西南,並隨國府後撤到台灣,並任「江浙人民反共救國軍」總指揮兼「浙江省政府主席」,後調任澎湖防守司令等職。民國五十一年,因心臟病突發病逝。 \n 胡宗南的秘書熊向暉是中共潛伏的共諜,直屬周恩來,是國共內戰時期著名的間諜。因熊向暉之故,國府的剿共作戰計畫,解放軍早摸的一清二楚,因此,周恩來說熊向暉一個人抵好幾個師的兵力。

  • 延安之役 未能擒毛的內幕

     攸關抗日名將胡宗南歷史評價的一九四七年的「延安之役」,何以毛澤東等人得以撤離,導致蔣介石的剿匪行動「功虧一簣」,究竟這項絕密軍事行動的疏失,是胡宗南遭機要祕書熊向暉潛伏所致,或蔣介石親信、國防部作戰次長劉斐也遭共黨滲透,兩岸相關當事人所透露的訊息,似乎都未能呈現完整的歷史真相。 \n 胡宗南之子、近年積極蒐集國共戰爭史料的國安會祕書長胡為真則認為,有關一九四七年「延安之役」的史料,以中研院近史所的《盛文先生訪問紀錄》,以及徐枕所寫的《胡宗南先生與國民革命》、《風霜雨露集》最權威,他們都是參與延安戰役的歷史見證者。 \n 只差四百米 毛騎馬倉皇逃離 \n 胡為真在擔任駐德國代表期間,有一天在會見德國國會議員時,據該議員透露,他在稍早前會晤中國駐德國大使館高層官員,對方曾向他介紹胡為真的家庭背景:「他的父親就是一九四七年差一點捉住毛澤東的胡宗南將軍」。 \n 德國議員並轉述,中國駐德大使館官員還曾向他形容,當年胡宗南部隊與毛澤東躲藏的窯洞,最近的距離已逼近四百公尺,而毛澤東倉皇逃離延安時,曾將馬匹套上口罩,不讓馬匹發出嘶鳴聲,才得以脫離胡宗南部隊的圍剿。 \n 大陸對「延安之役」的潛伏檔案,以胡宗南機要祕書熊向暉的回憶錄《地下十二年與周恩來》最具代表性,熊曾於一九四七年把蔣介石下令攻打延安的機密情報傳遞給中共,讓毛澤東得以先行撤離延安,只留下一座「空城」。 \n 據中研院對盛文所作口述歷史,一九四七年初,蔣介石召集胡宗南和盛文前去南京,首次表示要進攻延安。計畫只有蔣、胡和盛知道,連國防部長都被矇在鼓裡。盛文提出「五天攻下延安」計畫,但蔣說:「共匪盤據陝北十三年,根深蒂固,五天攻下延安是不可能的。」 \n 攻擊計畫 研判老蔣親信外洩 \n 在國軍仍在研議之際,延安已得到情報,並對外廣播:「聽說胡宗南要進攻延安!」時任參謀長的盛文認為,應是國防部洩露的,當時作戰次長劉斐是匪諜,是蔣最親信的人,劉曾看到胡、盛幾次往返南京,盛文研判劉可能隱約地推斷出他們將攻擊延安的計畫。 \n 幾經折衝,蔣採納盛文的計畫。原定三月十日攻擊,但九日蔣急電,說十日不能攻,因為美國大使赫爾利要到延安。赫爾利直到十三日才走,因此,十四日上午五時展開拂曉攻擊,直至三月十九日上午八時零四分,胡宗南的部隊攻進延安,比原計畫多了三個小時零四分。 \n 盛文說,他搭乘蔣送的小飛機抵達延安,他趕到毛澤東住的窯洞,農曆二月間,天氣很冷,毛筆拿出來通常二十分鐘就會結冰,但毛筆尚未結凍,桌上還擺著加利克菸、《資治通鑑》,還有幾張稿紙。看他案頭擺設可以證明,毛澤東是在國軍進城的一個小時前才走的。 \n 毛留紙條 疑熊向暉編織神話 \n 熊向暉曾提及毛逃離延安前,曾在窯洞抽屜裡留紙條給胡宗南,寫著:「胡宗南到延安,勢成騎虎,進又不能進,退又退不得,奈何!奈何!」但當年率先攻進窯洞的徐枕說,窯洞桌上菸灰缸留有菸蒂,茶杯裡的水尚有餘溫,還有一本用紅筆圈點過的書,搜索士兵曾將抽屜抽出放在桌上,根本沒有任何字條。 \n 徐枕並強調,三月十九日晨,他率領的尖兵連首先攻進延安後,緊接著營、團、旅、師、軍長們,都來過谷口村窯洞巡視過,設若真有紙條留在抽屜內,還會等到三月廿五日胡宗南親自打開抽屜才見到嗎?熊向暉的說法是根本在編織神話故事,欺騙讀者,偽造中共黨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