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熊樹人的搜尋結果,共03

  • 大陸人在台灣》走進星兒的宇宙(下)

    大陸人在台灣》走進星兒的宇宙(下)

    星兒一號:大塊頭小紅,小紅很大隻,會突然跑掉,用大家的話來說就是「失控」。我很不喜歡這樣講。他中途突然抓著我書包很用力扯。我只是安靜地跟在他身邊,避免大動作。專業社工老師來幫我們處理。 星兒二號:馬甲小藍,瘦,眼睛美,只是不看人。他整個樹熊一樣掛在導覽員身上。他腦子裡有一台計算機,很快說出24小時有多少秒。 星兒三號:嘻哈小黃,全程帶耳機聽嘻哈。會突然「嗷」一聲叫出來,受他的影響,我都「嗷」起來了,張大嘴發出嗚啊的聲音,必須簡短有力。對了他會突然掉線,大家笑說他是不是在通靈。 星兒四號,我想不起來了。突發狀況真的很多。有很多時候旁邊正雞飛狗跳排山倒海,我卻只能夠告訴自己目空一切,把精力放在自己的孩子小宇身上,有些忙,不該插手,越幫越亂。 星兒也可以照顧人 上午去穹頂放映室的時候,越走越黑,我越發感覺毛毛的。跟小宇說:「欸,你帶我一下?」他說好。 吃午飯是西式麵包餐盒。我選了蛋奶素,每一顆麵包都很甜,學姐問小宇:「你要不要換一個鹹的給小花姐姐。」他說好,是我說不用,你吃。 我們去戶外撿樹葉,要做拓印。我快瘋了,撿樹葉的小公園無任何遮蔽物!三點的台北日頭能把人曬到發白,分分鐘中暑。小宇不想撿樹葉,他說他不想做拓印。 我用拜託拜託啦的語氣說:「小宇你可以幫我嗎,我想做拓印。可是我好累我不想動了。」 我們打著傘跟在他後面,領隊看到了嚇一跳,意思是你們在幹嘛!你們是來「服務」的,我笑嘻嘻說:「小宇會照顧我們,我們是小公主。」 對嘛!星兒也可以有一點男子漢的擔當啊!學著照顧他人也很好啊!後來我直接耍賴,坐在地上看他們撿。 天文館四樓有一個小軌道車,但需要經歷黑暗的過道和密閉的空間。大家都覺得太冒險,星兒們的狀況和承受能力我們無法估量。我看著小藍一直爬樓梯要上四樓乘坐的樣子,覺得好酸楚,這是我們每個人小時候隨時隨地可以做的事,他們卻需要重重把關。 小宇主動抓住了我的手。我的心一下子軟了。我知道,我知道啊。他想試試看。對啊,為什麼不讓他試一下呢。我說好,姐姐跟你說,進去以後,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提前告知,讓他用腦袋瓜衡量是否能夠接受。 後來因人數和團體活動,我沒能和他一起乘坐軌道車,所幸同組的學姐後來帶他去坐了。太好了。 天才在左瘋子在右 天才和瘋子一線之隔。現代人越來越不正常了,很多出生正常的人,越長大越白癡越分裂越抑鬱,我也是其中一個。 而星兒,多特別啊,他們從出生就被科學判定認為非常類,可是他們明明也是造物主之藝術品,那麼天然,那麼純粹,那麼有機。和他們在一起真的毫無壓力。 但也許也只是因為我們「只相處一天」而已。如果要日日面對,承擔對她的撫養和教育重擔,其父母之辛苦勞累,得以想見。一位過動兒媽媽說:只要帶過過動兒並成功走過來,就會變師姐,看起來慈眉善目可容納百川。 小宇很會畫畫,他畫了一只獨角仙。旁邊是一只小花。我是小花。我們離開公園的路上,小宇走在前頭,他突然停下來,回頭跟我們說:蚯蚓,不要踩! 到時間了,媽媽來接他。給我們兩個小姐姐一人送了一包公仔麵,幾百大卡,我依然毫不猶豫吃進去了。 服務他人的幸福 曾經聽一位原住民社工講:「從很小時候開始,我就覺得幫助他人的時候,內心有一種莫名的巨大喜樂。」是了,就是「喜樂」這個詞。 台灣有非常多的社工服務社,每個學校都有社團,民間也有很多自發的非盈利組織。我想,正因為有這樣一群對社會服務和公共事業有興趣與熱誠的人,使得台灣社會美而溫暖。真的很感激世新社團的每一位老師和成員給我這個機會,讓我獲得這樣可愛的社會實踐經歷! 希望大家多關注身邊的社工社團,去接觸不同的人群,去懷抱社會服務大眾。就當作是「跳脫」圈子,體味世間百態。要看看萬事萬物,才能滿懷信念,才能心生慈悲。 多闖入他人的花花世界,自省自問自覺自性,繼而回歸,用心打點經營自己的草草人生。 (廖小花/世新大學)

  • 戰鬥民族被熊逼到樹上 究竟結局是...

    俄羅斯數年前發生令人心驚膽顫的畫面:一名男子因被一隻熊追捕而爬到樹上,希望逃過一劫,誰知道這隻熊竟然緊跟在後,也爬到樹上。該短片曾在網上瘋傳,到最近又重新被挖出來。影片片段在俄羅斯城市克拉斯諾烏菲姆斯克(Красноуфимск)拍下。 片中可見,拍片者起初在一間茅屋內,接著隨鏡頭走出屋外,並把鏡頭拉近焦距在前方的一棵樹上,影片中清楚顯示一名男子正爬到樹上,而一隻熊亦緊接在後、欲捕捉該名男子,靠近樹的附近也有一名男子在附近觀察,但為什麼附近會出現「熊追人」就不得而知。影片後段拍攝者就將鏡頭轉向周遭環境,再轉回來時可隱約看到熊已離開大樹、而男子正試圖爬下樹,但還是未交代清楚結局為何。

  • 修剪行道樹 竟截枝剃光頭

    修剪行道樹 竟截枝剃光頭

     新竹市麗池公園人行步道進行整修,廠商沿線將路樹「理光頭」,引起護樹團體不滿,5日由市議員林智堅帶同會勘,要求市府立即停止及徹底檢路樹修剪作業,儘速擬定修樹標準的規範。  林智堅指出,新竹市齊頭式修樹方式爭議層出不窮,市府卻始終提不出解決方案,麗池公園旁的行道樹被粗暴截枝,剃成光禿禿的,對面綠意盎然的綠色走廊形成強烈對比,真的差很大!  「市府亂砍樹林已不是第1次了!」台灣護樹團體新竹聯絡人粘峻熊說,從竹光路楓香移樹事件、公道五苦楝樹濫砍,到各國中小校樹每年被「剃光頭」等,都可看出市府缺乏美感的粗暴心態。  粘峻熊指目前市場柴燒窯及種菇需求木頭,對麗池公園行道樹也被剪的沒尊嚴沒美感,質疑是否被變賣出售牟利?  城市行銷處處長陳進來對粘的懷疑,強調「絕不可能」,指麗池公園行道樹樹根突起,造成步道隆起破損,建商回饋做整修,修剪也請中華大學學者專家提供意見,並將樹穴做成長條形來保護老樹。  粘峻熊不認同陳進來的說法,林智堅認為,市府對修剪樹木方式始終沒有一套標準,廠商不是把樹直接截枝,就是幾乎把枝葉全部理光剃頭,樹木容易生病也影響市容景觀,該儘快制訂相關管理辦法,讓修剪樹木的廠商有所依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