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熱情被澆熄的搜尋結果,共07

  • 陸明君想創業當老闆 被生意人老公澆熄熱情

    陸明君想創業當老闆 被生意人老公澆熄熱情

    三立華劇週五《姊的時代》加入由陸明君飾演的全新角色,許久未曾演出偶像劇的陸明君這次飾演一位凡事講求效率、目標導向但毫不在乎人際和諧的企業總經理,與鍾瑶、潘慧如正面交手,激盪出辦公室女人的戰爭。陸明君演出女強人,不僅舉手投足都得充滿氣勢,講話從來不說「請」與「謝謝」,甚至連眼神都得要時時犀利,她笑說:「瞪人瞪到眼睛都要掉出來了!」每次導演喊卡後都跟她說:「趕快去保養眼睛吧!」 戲外的陸明君也一直有創業當老闆的想法,愛做菜的她曾經因為太著迷下廚,三年前曾一頭熱想要開家義式私廚餐廳,甚至開始嘗試做全素料理,結果沒想到生意人的老公聽到後馬上就潑她冷水,提醒她開私廚餐廳成本太高一定會賠本,這才稍稍澆熄她的念頭。 不過愛服務人也愛把好東西分享給朋友的她,未來還是希望能找到合適的事業夥伴賣一些自己喜歡的生活用品,經營演藝事業外的副業。不過談到帶人與管理,她就有點舉雙手投降了,她說:「要求別人是最困難的事了!這種事情還是交給專業的人來比較適合。」 陸明君說,原本接到這個角色以為是要來和鍾瑶、潘慧如與朱芷瑩當好姊妹的,沒想到試了幾次後發現以強勢俐落的演出方式最能讓角色更顯鮮明,所以就改變表現方式,努力讓「機車」的一面放大。她說如果鍾瑶是要求精準的方型、潘慧如是處事圓融的圓形,那在《姊的時代》戲裡她就是會刺人的「錐形」,雖然私下的她看起來個性好像有點剛強,但是她的內心卻非常圓融,總是希望大家都能夠被好好照顧到。她說自己跟劇中角色最大不同之處在於她是「俐落但不狠」,尤其她最在意團隊合作,因為在演藝圈多年的她得到的經驗是,只有在舒服與愉快的氛圍下做事,才會讓大家最有效率把事做好。 婚後的陸明君除了接演不少網劇,平常最愛下廚跟種植香草,她說:「最享受的就是蹲在菜攤上研究食材,因為老闆都會教我怎麼料理。」做事明快又很會把握時間的她,每天起床都會排程好一整天要做的事,並且分配好陪家人、看戲以及與朋友聚會的時間。她說:「以前的我比較有主管型性格,什麼事情都要求精準,但現在學會多停、看、聽。」而且以前她喜歡凡事計劃妥當,婚後的她除了多了很多興趣,個性上也比較能接受突如其來的變化,當被問到是否有生小孩的打算,她說:「生小孩也是無法計畫的,就隨緣以待囉!」

  • 梅雨毀蔥苗 返鄉務農青年嘆差點無熱情

    梅雨毀蔥苗 返鄉務農青年嘆差點無熱情

    22歲的謝松晏退伍後返鄉務農,去年起與鄰家阿伯合作種稻、種菜,今年嘗試種蔥,卻就遇上梅雨攪局,2分多地的蔥苗全爛掉,投下的資金都賠光,他無奈說「務農的熱情差點被澆熄」。  謝松晏,高中職畢業後服役,去年剛退伍,不喜歡受拘束,且對農業有興趣的他,決定返鄉當農夫。  家中沒有田地,也沒有資金,謝松晏靈機一動,找上年邁、擁有土地的阿伯合作,一人出地、一人出體力,去年首季,種了1公頃水稻,及2分多地紅蘿蔔,收成後,2人各分得約10多萬元。  「務農不會餓死」成了謝松晏的信念,但是,好不容易建立的信心,卻差點被這次的梅雨摧毀殆盡。  1個多月前,謝松晏將裁種紅蘿蔔的2分多地改種蔥,陸續投下肥料、農藥與人工成本,花掉1、2萬元,計畫再過2個月後採收,每分地可以收成8、9萬元,沒想到,豪雨讓美夢化為烏有。  蔥田地勢低,連續豪雨後,天氣放晴,所有的蔥苗一夕間全數枯萎腐爛,謝松晏眼看虧本成了事實,也紮實體驗到「農民看天吃飯」。

  • 經典賽 全民集氣-別讓棒球熱情 又被賭盤澆熄

     世界棒球經典賽B組賽事,中華隊連日來不負每場超過二萬名球迷與廣大守在電視機前觀眾期望,接連力克澳洲隊及荷蘭隊,晉級第二輪八強複賽機會相當濃厚。正因中華隊精采表現,好不容易重新燃起國人對棒球之熱情。惟令人遺憾的是,報載此次經典賽事,國內組頭亦趁機開盤供下注,且投注情況相當熱烈。  殊不知,台灣職棒會淪落球迷大量流失之窘況,始作俑者正是當年有部分不肖球員涉入賭盤而配合打假球之結果。如今,在短暫之經典賽事中又見棒球賭盤死灰復燃,無不令人憂心這股沉寂已久對棒球支持之熱情,會再度被賭盤給澆熄了。  為力振台灣棒球運動與提升實力,除有賴政府與社會各界以實際行動支持棒球運動外,徹底斬斷賭盤侵蝕棒球運動,亦是刻不容緩之事,籲請主管機關勿再以鴕鳥心態看待棒球賭風了。

  • 回台投資方案上路 台商不看好

    回台投資方案上路 台商不看好

     台商回台投資方案上路,2年內希望吸引台商回流2千億元。不過,台商可不這麼樂觀,台企聯轉型升級委員會主委葉春榮表示,「拿錢回來,稅又要扣、又要查」。境外所得資金匯回得扣20%所得稅,讓台商鮭魚返鄉感到不公平。  葉春榮表示,在哪裡賺錢,在哪裡扣稅,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台商從大陸匯出已先扣10%,拿錢回來政府應鼓勵都來不及,不應重複再課20%重稅。這會讓20年前不顧一切登陸的台商,如今不顧一切想回來卻會被「卡死」,熱情被澆熄。  招商政策不夠明確  深圳台商前會長黃明智,在兩岸簽署ECFA後響應政府「鮭魚返鄉」的號召,投資10多億在苗栗後龍興建捲菸廠;他說,台灣有一定優勢吸引台商回台投資,但對投資者的招商政策還不夠明確。他在返台建廠過程中,光是找銀行貸款、土地取得、工廠登記等就困難重重。  葉春榮表示,聽到很多台商反映,實際回台後跟當初鼓勵回流時講的差距很大,比如說招工的問題,外勞薪資還是不跟本勞脫鉤,聘雇外勞總額上限只是從30%提高到40%,「沒有很大的意義,儘管很多年輕人失業在家,但大部分台商還是找不到工人,且本勞也沒有增加就業機會。」他認為,政府要再大刀闊斧鬆綁,改變「無能的政府、扯後腿的在野黨」形象。  輔導轉型應更用心  在大陸以自創品牌「海昌」成為隱形眼鏡市占第1的金可國際,去年響應回台IPO(股票首次公開發行),並投資30億元在中科蓋廠,上個月剛獲衛生署認證通過取得3項醫材銷售核准。金可董事長蔡國洲認為,回台投資是著眼於台灣的人才素質、技術水準較高,「MIT認證要比MIC價值高,更能拓銷海外市場。」  不過,蔡國洲也建言,政府應提供具體優惠的獎勵措施,規畫境外營運中心或保稅專區,提供台商優質的經營環境。  大陸廣東省輔導台商轉型升級就很大手筆,葉春榮說,大陸招商「兩免三減半」也好,「五緩四減三補貼」也罷,不管中央或地方服務都是一條龍,台灣財經部門應該再更用點心。

  • 念茲在茲-找回球迷信心 最重要任務

     兄弟象是中職最有人氣的球隊,經歷假球事件讓球迷人數下滑,雖然去年有復甦現象,卻也呈現疲軟,洪芸鈴感慨地說:「要找回球迷,首先就要重建他們對職棒的信心。」她說:「我上任第1個目標是上半季冠軍。」  洪芸鈴不喜歡坐在貴賓室看球,喜歡坐在觀眾席觀察球迷的喜怒哀樂,黑象事件讓她完全感覺到球迷那種被騙不甘心的創傷。  「2009年總冠軍賽第6戰,我挺著懷孕的大肚子站在看台上看了17局的比賽,那一年我們打輸了,但我覺得很滿足,身心都還沈浸在歡愉中,未料總冠軍後隔天檢調就來搜索,感覺一股熱情被澆熄。」她說。  洪芸鈴說:「若我們被一家我們很相信且很常去的店或食品騙了,你還會想去光顧?想要買它嗎?鐵定不會了。我們都會如此了,何況是職棒球迷,他們也經歷被騙的苦痛。」  她表示,想要讓球迷再回到球場看球,最重要是找回他們對職棒的信心,彌補受傷的心靈,等到他們可以勇敢說出:「假球沒有了。」就是已重建職棒信心。

  • EMBA觀點-拒絕烏托邦式管理知識

     「這個觀念不是什麼新東西啊?不是已經很久了嗎?」對於一個介紹管理知識的編輯來說,這是常常會聽到的一句話。  為什麼有些觀念已經老掉了牙,但是在大多數公司卻還是沒有實現?(另一個謎題就是,減肥書籍和食譜這麼多,為什麼路上還有這麼多「重量級」的人士?)  顧客導向就是一個明顯例子。幾乎沒有一家公司不宣稱,以顧客為導向,為顧客提供最好服務。但實際上,讓我們捫心自問,大多數人都離這個境界太遠。  2家知名商學院的學者,提出5個問題,幫助我們好好自我檢視一番。  第一個問題是問自己,你有沒有一個明確的顧客承諾,並且向員工和顧客溝通了?這裡的2個關鍵字是,顧客承諾、溝通。這個承諾需具體,不能太過含糊;必須充分溝通。有些高階主管因為距離前線太遙遠,誤以為大家都知道公司的承諾,其實不然。  另個問題是,你的品牌真的是顧客心中最好的選擇嗎?下個月,明年也是嗎?如果真的好好檢視,恐怕會讓高階主管冷汗直冒。  就算你已經是市場龍頭,也不能就此滿足,因為,環境是動態的,在世界某個角落,無時無刻都有人想辦法重新定義你的產品類別。  因此,顧客導向所需要的不只是行銷和服務的環節,還包括打造團隊合作的企業文化,以及創新的環境。  知道和行動之間有很大的距離,另外一個反差最明顯的,就是教育訓練的課題了。  人力資源顧問海登漢(Gail Heidenhain)專為殼牌石油、可口可樂這類跨國企業,培訓領導人才。她說,一次又一次,她看到很多主管上了課,被激發了熱情,但是回去以後,好像撞上了一堵厚牆,因為公司的制度不容許他們這麼運用,或者公司的高階主管做的事,根本和他們上課聽到的內容相反,所以他們的熱情也被澆熄了。  因此,在進行教育訓練之前,先看看公司的制度、政策是否支持推動這個概念。  另一點,她建議,不要為一個烏托邦的世界來訓練領導人。也就是說,我們常聽到領導人該具備的7大特質或5大能力。你幫他裝備好了未來5年需要的能力,但問題是,他卻無法處理現狀。  從可以行動的角度出發,思考公司要往哪裡去?要達到哪個目標,中間需要移除什麼障礙?從這裡連結到現在的狀態,才能設計出可行的人才發展方案。(本文與EMBA雜誌6月號同步刊登)

  • 社工夥伴們不可承受之重

    接連二起的新聞報導:「曹姓女童案」和「高雄縣虐童案」,引發的邊際效應,大大的打擊了社工士氣和專業。電視廣播媒體的談話節目邀請了一堆「專家學者」來評析兒保事件,卻未聆聽到投身一線社工人員的看法,我認為如此一味的指責,這種「汙名化」的標籤,對目前仍在實務工作界中努力不懈的社工夥伴們太沉重也太嚴厲了。 記得剛踏入社工界時,每日工作時數超過十小時,休假在家也是在寫個案紀錄,常常晚上十二點才踏入家門。父親一度希望我辭職,因為他不明瞭為何我的工作幾乎是每天早出晚歸,連六日都需要加班,但薪水卻與工時不成正比。這樣的工作情景卻持續了快三年,維持我工作熱情的來源,只是單純地來自案家一句簡單的「辛苦了」、案童的「大姊姊謝謝你」。 筆者曾有六年左右時間做實務工作,擔任教職後,每次的教學都讓初入社工系的學生們,明白實務工作的苦與樂,以及社工人員在組織的框架或法規的限制下可能面臨的困境。這樣的困境在現實生活中,或許一時半刻解決不了,但社工的熱情是不會被澆熄的,因為如果我們對「人的工作」失溫了,這些案主們就變成只是一個case,而不是一個client! 筆者認為,最近的這二起事件主要的關鍵點即在於,個案工作過程中的第二個環節出了差錯。基本的個案工作過程,包括:申請與接案、資料蒐集、預估與診斷、擬定服務計畫、執行、結案與評估。這二個案件的社工夥伴在接案時,都有在第一時間內去處理,但在處理過程中的「資料蒐集」工作,讓她們在判斷分析時,只能就有限的「資訊」來判斷案主情況的緊急性和危險性,這些「資訊提供者」是否也明白他們也是這二起兒保事件的「重要人士」(key person),因為社工人員不是萬能的,特別是其所掌握的「資訊有誤」或「資訊不完整」,都有可能讓社工人員的專業判斷失焦了。 我不再為社工人員可能犯的錯誤去找合理化之藉口,只希望各界明白要讓社會工作人員可以成為「社會正義」的捍衛者時,是需要各種不同機關部門、社福單位之專業人員、案主、案家等相關人士的配合。當然,筆者更肯定多數的社工夥伴不只是帶著「熱情」也帶著「專業」在工作。藉由這二起事件,也讓我們可以重新思考「社工教育」、「社工實務」出了什麼差錯? 與其在此時刻,去責難任何人,二條小生命所受到的傷害是無法被抵消的。不如讓我們藉此機會,把「危機視作轉機」去改革社工體制。也讓助人的社工夥伴團結起來,懂得為自己「發聲」,去改變不友善的制度。 (作者為屏東縣社會工作師公會理事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