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熱血港青的搜尋結果,共02

  • 熱血港青別被太陽花矇了

     香港由抗議修改《逃犯條例》中原可合理質疑的條款,由「應送台」演變成無法理性討論的「反送中」,再成為拖長超過半年的街頭暴力相向,不知是否已超過世界歷史紀錄?終於,一條寶貴的生命差點在這無謂的街頭衝突中失去。 \n 此際我們發出正反兩個疑問:一、受害者是咎由自取之暴徒、社會邊緣人嗎?二、受害者是無辜之理想主義者?甚至是被騙者?尤其是被台灣「太陽花暴力侵占事件」所誤導的單純年輕人? \n 事件影片中清楚看見一群人圍毆已經倒地的警察,該受害者又持棍攻擊前來救援的警察,不論這些人的原始動機為何,行為已屬法律上的暴民,尤其後來還投擲汽油彈,在許多國家已視為「恐攻」犯罪。 \n 台灣最尊崇的美國、日本,也會判定警察是對現行犯的正當防衛。美國在還沒有這麼危險下就擊斃暴徒的影片很多。這名高中生雖然參與街頭暴力行為,但其動機與心理仍待探究,是否有可憫之處?甚至存在導演此悲劇的他人因素? \n 「反送中」與「反服貿」─最後主事者自稱「太陽花占領立法院」事件既有類似軌跡,也有實質連繫,都源於一個對國家有實質需求、與人民福祉有關,可以辯論修訂的法案,卻逐漸被扭轉為意識形態的鬥爭。開始應有的理想主義訴求,但在特定政治集團的操作與資源供輸之下,成為政治鬥爭的手段。 \n 人民應有絕對的言論自由,但行為必須尊重群己關係,不得違法傷害他人。遊行請願是人民的基本權力,但占領立法院已超越法律界限,形成侵占、傷害罪,後來更升級企圖占領行政院,觸犯更多法定罪刑。 \n 當時的公權力選擇退讓,卻釀出「革命勝利」式的虛幻歡欣,吸引更多青年非去不可,包括我的學生興高采烈告訴我他們的心情,完全不知道什麼是「服貿」,但就是要去參加一個「不得了」的嘉年華,可以在立法院唱歌、喝酒、露營,卻沒有舉辦過一場公共事務論壇。而有違法暴力犯罪的幾個人,事後全部因政治不當力量壓倒司法正義,不必負任何法律責任。 \n 太陽花號稱倣效「占領華爾街」,但後者只是一個口號,事實沒有占領任何公私建築,只是在公園睡覺,在警方勸離後,不服從之80餘人全部被捕入獄。 \n 台灣擁有香港所沒有的普通選舉,太陽花事件的精神領袖,明明可以靠合法選舉當選立委,卻偏偏要鼓吹違法暴力。太陽花事件中有各種理想青年、憤怒青年、被騙青年…,最後只造福了一個青年:生平第一次工作,就被執政黨酬庸為「黨副祕書長」! \n 香港的街頭事件還沒結束,卻有人中槍了。滿腔熱血的香港青年應該看清楚太陽花的真相。(作者為退休大學教師)

  • 吳統雄》熱血港青別被太陽花矇了

    吳統雄》熱血港青別被太陽花矇了

    香港由抗議修改《逃犯條例》中原可合理質疑的條款,由「應送台」演變成無法理性討論的「反送中」,再成為拖長超過半年的街頭暴力相向,不知是否已超過世界歷史紀錄?終於,一條寶貴的生命差點在這無謂的街頭衝突中失去。 \n 此際我們發出正反兩個疑問:一、受害者是咎由自取之暴徒、社會邊緣人嗎?二、受害者是無辜之理想主義者?甚至是被騙者?尤其是被台灣「太陽花暴力侵占事件」所誤導的單純年輕人? \n 事件影片中清楚看見一群人圍毆已經倒地的警察,該受害者又持棍攻擊前來救援的警察,不論這些人的原始動機為何,行為已屬法律上的暴民,尤其後來還投擲汽油彈,在許多國家已視為「恐攻」犯罪。 \n 台灣最尊崇的美國、日本,也會判定警察是對現行犯的正當防衛。美國在還沒有這麼危險下就擊斃暴徒的影片很多。這名高中生雖然參與街頭暴力行為,但其動機與心理仍待探究,是否有可憫之處?甚至存在導演此悲劇的他人因素? \n 「反送中」與「反服貿」─最後主事者自稱「太陽花占領立法院」事件既有類似軌跡,也有實質連繫,都源於一個對國家有實質需求、與人民福祉有關,可以辯論修訂的法案,卻逐漸被扭轉為意識形態的鬥爭。開始應有的理想主義訴求,但在特定政治集團的操作與資源供輸之下,成為政治鬥爭的手段。 \n 人民應有絕對的言論自由,但行為必須尊重群己關係,不得違法傷害他人。遊行請願是人民的基本權力,但占領立法院已超越法律界限,形成侵占、傷害罪,後來更升級企圖占領行政院,觸犯更多法定罪刑。 \n 當時的公權力選擇退讓,卻釀出「革命勝利」式的虛幻歡欣,吸引更多青年非去不可,包括我的學生興高采烈告訴我他們的心情,完全不知道什麼是「服貿」,但就是要去參加一個「不得了」的嘉年華,可以在立法院唱歌、喝酒、露營,卻沒有舉辦過一場公共事務論壇。而有違法暴力犯罪的幾個人,事後全部因政治不當力量壓倒司法正義,不必負任何法律責任。 \n 太陽花號稱倣效「占領華爾街」,但後者只是一個口號,事實沒有占領任何公私建築,只是在公園睡覺,在警方勸離後,不服從之80餘人全部被捕入獄。 \n 台灣擁有香港所沒有的普通選舉,太陽花事件的精神領袖,明明可以靠合法選舉當選立委,卻偏偏要鼓吹違法暴力。太陽花事件中有各種理想青年、憤怒青年、被騙青年…,最後只造福了一個青年:生平第一次工作,就被執政黨酬庸為「黨副祕書長」! \n 香港的街頭事件還沒結束,卻有人中槍了。滿腔熱血的香港青年應該看清楚太陽花的真相。 \n \n(作者為退休大學教師)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