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牙膏蓋的搜尋結果,共05

  • 燙傷塗牙膏治療 她的手慘變豬蹄

    燙傷塗牙膏治療 她的手慘變豬蹄

    日常生活中大家常常聽到燙傷時要「沖脫泡蓋送」,但也有不少人會聽從偏方,往往造成嚴重後果。網路上謠傳燙傷時塗抹牙膏能降溫止痛不留疤,讓不少民眾照做,不過,先前馬來西亞一名醫師在臉書貼出病患按照偏方塗抹牙膏,燙傷的手卻腫得像是豬蹄,引起網友熱議。 \n日前馬來西亞有一名醫師卡馬魯阿里芬(Kamarul Ariffin Nor Sadan)在臉書分享一名燙傷病患的案例,附上一張照片寫著,「這是一名燙傷病患在傷口塗抹牙膏,引起發炎症狀,請各位不要聽信網路傳言,否則會造成更嚴重的感染風險」;畫面中看到病患燙傷的手滿是白白的牙膏,可怕的是長出超巨大水泡,讓患者的手像是豬蹄般腫脹。 \n卡馬魯提到燙傷分為三種等級,「第一級為表面燙傷,皮膚出現發紅和疼痛感;第二級為部分皮下燙傷,皮膚紅腫外,會出現水泡及強烈疼痛感;第三級燙傷傷口表面會變成白色,不會有疼痛感,因為神經都已經受損」。 \n接著他教育民眾燙傷當下的處理方式,「遠離熱源並脫掉身上的飾品或衣物(衣物黏住傷口就不能強行脫下),再將燙傷處放在常溫的水下沖15至20分鐘,但不能使用冰水或冰塊,反而會更嚴重。不過,卡馬魯表示,如果燙傷很嚴重就應該馬上就醫,及時接受治療。 \n \n

  • 牙膏蓋若變這樣...比馬桶髒10倍 恐致命!

    牙膏蓋若變這樣...比馬桶髒10倍 恐致命!

    當心每天刷牙擠牙膏時,都會用手轉開的牙膏蓋!其實看似不起眼的小地方,也會潛藏大危機。 \n \n相信不少人家裡的牙膏蓋,都曾出現發霉現象,一點一點的看起來噁心之外,其實對健康更有著致命危機,根據《TVBS》報導,在送驗了發霉的牙膏蓋之後,發現青黴菌數量嚴重超標,菌落數竟高達18000,幾乎快比馬桶還要髒10倍! \n \n專家也提醒,由於牙膏被設計只能用來殺死特定細菌,如葡萄球菌、鏈球菌、大腸桿菌等,對於牙膏蓋上的青黴菌,並無任何作用,而如果這些青黴菌不慎被混入牙膏內,還拿來刷牙、進入人體的話,極有可能會產生神經毒素跟血液毒素,嚴重更將致命。 \n \n因此平常除了要定期更換牙刷之外,對於牙膏蓋的清潔、浴室的通風也要多加留意,避免「菌從口入」!

  • 海中有8百萬噸垃圾 寄居蟹慘把牙膏蓋當家

    海中有8百萬噸垃圾 寄居蟹慘把牙膏蓋當家

    最近有研究指,海洋中有接近8百萬噸的垃圾。這張攝於古巴的照片,正正反映了海洋垃圾問題的嚴重性。照片中的一隻小寄居蟹,牠所寄居的並不是貝殼,而竟然是牙膏蓋。拍攝照片的網友表示,第一眼看到牙膏蓋寄居蟹時,覺得牠十分可愛,但隨即意識到背後海洋環境生態,已經被人類自私的行為弄得病入膏肓。 \n不僅如此,台灣也曾多次發現以垃圾為家的寄居蟹。今年六月就有民眾在綠島發現一隻「鬼頭寄居蟹」。寄居蟹因貝殼被遊客撿光找不到家,只好住進各種垃圾裡,已發現有酒瓶、水管、酒杯、燈泡、水龍頭栓、兵乓球等等,不勝枚舉。 \n

  • 牙膏蓋發現老婆出軌 男殺鮮肉情敵

    27歲陝西籍湯姓男子一早下班回家,從「牙膏蓋是擰緊的,但老婆習慣直接套上蓋子」發現妻子徹夜未歸,疑其出軌,遂逼老婆找來18歲安徽籍情敵許某,並用菜刀砍死許某。湯某稱:「我如此愛老婆,到底值還是不值?我想不明白。」 \n \n廣州日報報導,24日下午1點半,浙江省嘉興市平湖鍾埭派出所接到一男子報警,說自己在興業新村的租房殺了人。警方馬上出動。 \n \n警方到達出事租房,看見房裡兩男一女,其中一個男子赤裸上身,身上有血跡,沙發上還躺著一個傷者,頸部已經嚴重受傷,流血嚴重。醫師趕到之後發現傷者已經死亡。 \n \n經瞭解,死者姓許,安徽人,只有18歲。而赤裸上身的男子,就是嫌犯湯某,陝西人,27歲。湯某說,之所以動手,是因為這個男人要跟他分享老婆。 \n \n湯某說,案發當天上午,他回到租房之後感覺有些不對勁,床、抽屜都保持了昨晚他走時的樣子,連那天晚上他給老婆做的菜都沒動過,顯示老婆昨晚沒回家。 \n \n湯某說,老婆自從喜歡上網後,常跟網友聊天,後來還互通電話,不過都被他阻止了。沒想到,老婆現在越來越離譜,湯某很失望。 \n \n湯某隨即趕到老婆工廠,逼老婆回家,要她交代到底跟誰有染,要她把「那個男人」叫過來。幾分鐘之後,還真有一個男人急忙趕了過來。 \n \n湯某說,妻子去開門,但她沒有領著人直接上樓,而是走出去和那個男人說話,一副卿卿我我貌。湯某怒火中燒,且對方不但沒有跟他打招呼,還跟著湯妻一起走進房間。湯某遂從後腰掏出事先備好的菜刀,對著許某猛砍。 \n \n目前湯某因涉嫌故意殺人,被警方刑事拘留。

  • 他走了

     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老先生」過世了。四月十七日,台灣各報紙大幅報導移靈的經過和喪事排場,數萬個學生長跪在靈車所經之道,各家商店懸掛挽聯,一張省主席率領各縣市重要官員跪泣「老先生」靈前的照片登在頭版。 \n 而稍早的二月,父親復官了,我看到台灣的《╳╳日報》重新掛上他的主編頭銜。 \n 五月,「太子爺」繼任黨主席,不久宣布特赦政治犯。而《╳╳日報》的主編又換上別人。 \n 六月,單位忽然派我潛回台灣執行任務,雖說是執行任務,但我知道他們對我仍不放心,我得拿到一些值得他們信任的東西,除非,我沒打算回去。 \n 到了台灣,我先住到一家旅館,想辦法聯絡春韶,縱使這樣做可能置己身於險地,可我的確想家。 \n 第二天,一個穿著制服的服務員來敲門,送進一組新的牙刷和牙膏。 \n 我打量這套額外送來的牙具,當下會意。我打開牙膏蓋,擠了一些牙膏出來,果然,裡面藏的東西也隨之滑出來。那是一小捲字條,寫了會面的地點和時間。還有牙刷柄,下半截是可以拉開的,裡面藏了一支鑰匙。 \n 我到了那個約定的地點,是間簡陋的磚造小平房,外面堆了些回收的字紙破爛,我用鑰匙打開門,裡面像是很久沒人住了,但椅子上擺著一頂斗笠、一套舊衣服,衣服上有些污漬,看起來不乾淨卻像是才洗過,從衣服上嗅得到洗衣粉的香氣。還有,一副有兩個籮筐的攤子,裡面擺了材料和工具,是修鞋匠的攤子。 \n 過了十分鐘,有人進來了,那人摘下帽子和假髮。 \n 「為什麼回來?」春韶低聲問道。 \n 「有事要辦。」我說。 \n 「別捅摟子,我護不了你。」 \n 「我知道。」 \n 「雖然現在正在特赦,但你去了大陸,還在那裡做事,他們饒不了你。你得把自己藏好。」春韶警告我。 \n 「我知道,我只是回來看你和父親。我回來一會兒就走,不連累你,不做任何為難你們的事……你要把我抓走也行。」我們凝視著彼此,彷彿一種意味深遠的交集,從對方臉上發現到前所未有的滄桑和世故。畢竟,許多年了。 \n 這幾年,春韶成了情報局研究員,而我在另一岸做同樣的工作。我沒告訴他梁醫生的事,但他知道我從綠島逃了,至於我在對岸從事什麼,台灣的情報局早有我的案底。 \n 「他們不可能平白放你回來,他們讓你回來辦事?」 \n 我沒有否認。 \n 「你真的就這麼替他們辦事了?你還要回去?」春韶又問。 \n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勸我投降認罪,換取這邊的信任或接納。不可能,你應該知道,大陸最近釋放了一批戰犯,都是國民黨派去大陸的特務,他們被捕後,勞改了二十幾年,吃盡了苦頭,人也老了。現在共產黨放了他們,由他們決定去留,這些人都想回到台灣,他們被送到香港,等候國民黨給個安排,國民黨卻不吭不響。其中一個,在香港等了好久,簽證一再延期,等到身無分文了,終於收到國民黨一封拒絕入境的信,就自殺了。」 \n 「我知道這事。」春韶臉色沈重。 \n 「所以,我只能回去。台灣沒有我容身之地。假如我背棄了任務,留在台灣也是死路一條,你的政府會殺了我。我的組織很明白,我無從選擇,我只能回去。」 \n 「那我得抓你。你一有什麼行動,我就得帶人抓你。倘若我不抓你,別人照常會抓你。落在別人手裡,你死得更快。」停一會兒,春韶用一副遺憾的眼神看我:「如果,當年你沒承認,被抓的人會是我,坐牢的人也會是我……春還,別怪我……」春韶把椅子上的斗笠和衣服拿起來看了看又放下:「一旦他們要抓人,就算你沒有犯錯,他們也會給你造出很多錯。這個國家養了一群人,專門把沒事變成有事……」 \n 「放心,不會有事。我暫時不會有什麼行動,我只想回家一趟,看看父親。」 \n 「你是該去看他。我這次掩護你,不是為了你,是為了他。我猜他這麼苦撐著,是為了等你。」 \n 「父親怎麼了?」 \n 「他快死了。」 \n 這天,我穿上有污漬的舊衣,戴上斗笠,扮成修鞋匠,挑著攤子沿路喊著修鞋,直到春韶開門招呼我進門。 \n 趁著抬腳入門,我順勢往旁邊一望,巷子裡有個行人,不確定附近有沒有人在監視。進了屋,從前院跨入客廳時,一眼就望見廳裡那幅書法條幅: \n 江山有月明兩岸,萬水無波行一舟 \n 這麼多年了,這幅字還掛在廳上。我想起這些年來的遭遇,沒說什麼。 \n 春韶似乎知道我想什麼,壓低音量說道:「他(春韶伸手指著父親的房門,暗指父親)一直不肯把它拿下來,無論搬到哪裡,都掛著它。」 \n 不說這些了。我擺擺手,四下看了看,用眼神調侃他:難道不怕隔牆有耳。 \n 「他(父親)醒了嗎?」我低聲問道。 \n 春韶帶我一起進入父親的房中,父親還睡著。 \n 我沒再和春韶交談,我能意識到這個屋子的不安全。望著床上的父親,我腦海中只是反芻春韶在小磚房裡告訴我的話,那時我問他,父親是怎麼回事?他說:「病了。但父親不肯住院,說自己的時候到了,要自己穿好壽衣,躺著直到嚥氣。」 \n 我說:「到底是什麼病?」 \n (文轉B11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