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特任官的搜尋結果,共10

  • 工商社論》大法官與WTO代表

    工商社論》大法官與WTO代表

     世界貿易組織(WTO)是我國唯一正式參與的國際經貿組織,在後川普時代的重要性必定倍增,而我駐WTO代表團代表的任務會更加吃重。但是蔡總統在2016年7月任命的朱敬一代表,已於2019年8月31日申請退職獲准。WTO代表懸缺逾十個月後,總統府終於7月16日發布命令,派任前大法官羅昌發接任駐WTO常任代表。在此之前則於6月中旬已核定台美會主委林良蓉接任副代表。 \n 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表示,總統能夠請到羅昌發擔任WTO代表是非常好的安排,「最適合的人選」,相信各國都會歡迎這個人事安排。鄧振中說,羅昌發是國際知名學者,不僅是台灣擔任WTO仲裁小組成員的第一人,當時所做的判決至今仍是重要的判決,也曾提名任WTO上訴法官,在我國參與國際組織活動中也扮演重要諮詢角色。 \n 對於這項任命,輿論反應尚好,因為羅昌發先後獲WTO秘書長任命為爭端解決小組成員,並當選補貼及平衡措施委員會常任專家。但是,我們對這項任命卻有其他的關切。大家忘了蔡總統在3月召見呂太郎大法官當眾質問、引起各界物議?為何大法官總是跟政治權力這麼接近?卸任大法官可否再由總統任命特任官出任其他公職? \n 蔡總統在任命羅之前,曾任命卸任大法官許宗力再度擔任大法官並任司法院長,前後任期長達16年,似有違反授與高位應該限期的民主原則。卸任大法官可否再由總統任命特任官出任其他公職?現行法關於大法官的規定過於簡略,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第3項僅規定「司法院大法官任期八年,不分屆次,個別計算,並不得連任」,並未規定卸任大法官可否再由總統任命特任官出任其他公職。 \n 因此應該要從大法官的職權、憲政慣例、總統與大法官的互動以及國人對大法官的期待談起。依據憲法第78條,大法官職司解釋憲法,並有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之權,其解釋當然具有憲法層級的效力,全體國民及政府機關均有遵守義務。此外,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第4項規定,大法官組成憲法法庭審理總統、副總統彈劾及政黨違憲解散事項。 \n 將於2022年1月4日生效的憲法訴訟法第1條規定,憲法法庭還處理機關爭議案件、地方自治保障案件,而且只需大法官現有總額過半數同意,就可做成憲法裁判,可以想見未來憲法裁判應該會倍增(現在每年約10件解釋),因此會更有爭議、更需要國民的信任。 \n 其次,目前已經有憲政慣例要求大法官一旦被任命,不能僅辦理借調,而必須從原單位辭職,以保持釋憲時的中立性與公信力。換言之,國民對大法官的信賴是絲毫不能打折扣。 \n 再者,大法官權力非常大,但是任命只需國會過半同意即可,而不是德國要求的國會投票2/3加重多數。台灣現任15位大法官中,蔡總統提名的已有11人,並且還可以在任期內再提名四人,屆時15位大法官全部是英系,極大可能引起人民的疑慮。如果蔡總統還能任命卸任大法官特任官,不免讓人懷疑有些大法官會為任內只能看在眼裡、卸任後即可吃進碗裡的高官厚祿,而在牽涉政權、政黨、選舉等重大議題上能否真正做到中立? \n 最後就是人民對大法官的期待。我們以為大法官是法律人最高的職位,也應該是最後的一個職位,而且應遠離政治權力,才能維護其護憲者、政治權力制衡者單一且鮮明的角色,強化人民對其信賴。試問,一卸任就轉為政治任命的其他特任官,老百姓將會如何看待大法官?輕則認為其個人與政治勢力掛勾,重則懷疑司法為政治服務,不論何者,均會動搖對大法官及憲法訴訟的信任。 \n 如果大家接受大法官應該是法律人最高、也是最後的職位,總統在選擇大法官人選時,就不會找過於年輕、沒有充分人生歷練、不容易為人民信賴的人選。相對地,還有政治企圖心的人,就要及早做好抉擇,不要接受大法官的提名。 \n WTO代表固然重要,但是大法官所代表的憲政意義更為重要。雖然羅大法官是WTO的適任人選,甚至可能羅大法官本人也是勉為其難接受任命,但如果人民對大法官的期待是中立性和公信力,那麼這個任命的適當與否就值得討論。

  • 最高法院法官改特任官 考試院反對 部分綠委也保留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今天(24日)審議「法官法」等法規之修正案,司法院提案為因應金字塔訴訟制度的改革,需配合調整最高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以下簡稱終審法院)的組織,且擬將終審法院法官改為特任官,對於將終審法院法官改為特任官的做法,不僅考試院反對,部分民進黨立委也持保留態度。 \n \n司法院認定,在金字塔型訴訟組織下,終審法院每位法官均掌理所有訴訟案件最終審判權以及法律之解釋與適用,為終局的、全面的行使憲法上終審審判權力之人,參照憲法上類似地位之人員均為特任,故應為特任官。 \n \n但考試院則認為,為使終審法院發揮統一法律適用見解之功能,就審級結構所作之調整,與其法官是否須改以特任方式進用,未必直接相關。 \n \n民進黨籍立委鄭運鵬也表示,是否因為金字塔制度的改革,就要將終審法院法官改為特任官?對此他持保留看法,他指出特任官跟一般常任文官,包括法官,差別除了任用形式,薪資上是有差,但現代化政府經營應該跟民間企業一樣,在職時給高薪,所以可以調高薪資,但不必動到常任或特任的身分,所以儘管他很少支持考試院看法,這次難得支持。 \n \n民進黨籍立委管碧玲也表示他比較支持考試院銓敘部的意見,她指出自己比較在乎特任官的本職是甚麼,是否會因此打破特任官任用的基本邏輯?她指出特任官主要用在政務官任命上,這樣主要是因位政務官政治性強,負有決策功能,且隨政策進退,但法官完全不能涉入政治和政治決定,也不隨政策同進退。而且特任官隨執政黨同進退,更與法官終身職的保障對立。

  • 特任官肥大症蔓延至司法

     為落實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相關決議,日前司法院院會通過《法官法》、《法院組織法》等修正草案,擬調整終審法院的組織與人事,除將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的法官員額分別縮減為14人及7人之外,並改為特任,同時規範有別於其他法官的任命程序、身分保障等事項。司法院聲稱此舉是為建構金字塔訴訟制度及組織,並讓終審法院法官更有崇隆性,然而這樣的作法卻可能犧牲人民權益與司法獨立。 \n 以往最高法院法官的選任幾乎無法擺脫裙帶關係與近親繁殖的情形,迭遭詬病,屢有要求改革的呼聲。在《法官法》施行後,目前我國終審法院法官的選任(包括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的法官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是由機關首長擬具推薦人選,或司法院就推薦名單外符合資格的人員,擇優提出建議名單後,由司法院院長提請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通過後,再由總統為形式上之任命。 \n 只是人審會的27名委員中,僅有3名學者專家,全由司法體系內部自行掌控,完全缺乏外部監督機制。尤其是司法院院長可指定11人和遴聘3名學者專家,幾可操縱法官人事的任免。 \n 追根究柢,目前終審法院法官選任的問題在於外部監督不足,無法達成法官人事制度民主化、自治化及透明化之目的。司法院提出的草案,雖是根據司改國是會議決議,將終審法院法官的選任改依《法官法》第7條第3項至第6項規定組成的遴選委員會為之,但遴選委員會的組成除考試院代表2名之外,其他的法官、檢察官、律師代表,以及社會公正人士,均由司法院院長決定票選人選或遴聘。何況司法院院長還有決定人選的提名權,試問這樣的遴選機制又如何能完全擺脫裙帶關係與近親繁殖的質疑?司法院所說的「有別於其他法官之任命程序」,豈非只是換湯不換藥? \n 依司法院規畫,終審法院法官遴選時,應增加由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推舉的立法委員2人擔任遴選委員。且不說此作法極易引起政治干涉司法的質疑,增加兩名立委參與遴選,難道就足以提高司法的民主正當性?還只是藉此減低司法院院長大權在握的色彩,將其當做人事背書的工具? \n 更誇張的是,司法院還加碼,將所有終審法院法官全改為特任官,不但超出司改會議結論,更引起是否為少數人量身訂作的質疑。司法院雖說這可讓終審法院法官更有崇隆性,然而特任官就是政治任命的官員,不但造成政府罹患「特任官肥大症」,更使終審法院法官染上抹不掉的政治色彩。 \n 依據司法院統計,截至今年4月,最高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未結案件高達8000多件。未來終審法院法官員額若大幅縮減,積案情形勢必更嚴重,目前已在研議以限制人民上訴權來解決問題。司法院與其執著於終審法院法官的人事,倒不如正視積案問題與人民訴訟權的平衡,才是司法改革的正道。(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司法及法制組召集人)

  • 何展旭》特任官肥大症蔓延至司法

    何展旭》特任官肥大症蔓延至司法

      \n 為落實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相關決議,日前司法院院會通過《法官法》、《法院組織法》等修正草案,擬調整終審法院的組織與人事,除將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的法官員額分別縮減為14人及7人之外,並改為特任,同時規範有別於其他法官的任命程序、身分保障等事項。司法院聲稱此舉是為建構金字塔訴訟制度及組織,並讓終審法院法官更有崇隆性,然而這樣的作法卻可能犧牲人民權益與司法獨立。 \n 以往最高法院法官的選任幾乎無法擺脫裙帶關係與近親繁殖的情形,迭遭詬病,屢有要求改革的呼聲。在《法官法》施行後,目前我國終審法院法官的選任(包括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的法官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是由機關首長擬具推薦人選,或司法院就推薦名單外符合資格的人員,擇優提出建議名單後,由司法院院長提請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通過後,再由總統為形式上之任命。 \n 只是人審會的27名委員中,僅有3名學者專家,全由司法體系內部自行掌控,完全缺乏外部監督機制。尤其是司法院院長可指定11人和遴聘3名學者專家,幾可操縱法官人事的任免。 \n 追根究柢,目前終審法院法官選任的問題在於外部監督不足,無法達成法官人事制度民主化、自治化及透明化之目的。司法院提出的草案,雖是根據司改國是會議決議,將終審法院法官的選任改依《法官法》第7條第3項至第6項規定組成的遴選委員會為之,但遴選委員會的組成除考試院代表2名之外,其他的法官、檢察官、律師代表,以及社會公正人士,均由司法院院長決定票選人選或遴聘。何況司法院院長還有決定人選的提名權,試問這樣的遴選機制又如何能完全擺脫裙帶關係與近親繁殖的質疑?司法院所說的「有別於其他法官之任命程序」,豈非只是換湯不換藥? \n 依司法院規畫,終審法院法官遴選時,應增加由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推舉的立法委員2人擔任遴選委員。且不說此作法極易引起政治干涉司法的質疑,增加兩名立委參與遴選,難道就足以提高司法的民主正當性?還只是藉此減低司法院院長大權在握的色彩,將其當做人事背書的工具? \n 更誇張的是,司法院還加碼,將所有終審法院法官全改為特任官,不但超出司改會議結論,更引起是否為少數人量身訂作的質疑。司法院雖說這可讓終審法院法官更有崇隆性,然而特任官就是政治任命的官員,不但造成政府罹患「特任官肥大症」,更使終審法院法官染上抹不掉的政治色彩。 \n 依據司法院統計,截至今年4月,最高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未結案件高達8000多件。未來終審法院法官員額若大幅縮減,積案情形勢必更嚴重,目前已在研議以限制人民上訴權來解決問題。司法院與其執著於終審法院法官的人事,倒不如正視積案問題與人民訴訟權的平衡,才是司法改革的正道。 \n(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司法及法制組召集人) \n

  • 年改揮大刀 特任級大官 所得替代率砍至50%

     年金改革今(1)日起決戰立法院。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今天將審查公務員年改方案,進入逐條審查階段,民進黨力拚520前完成初審送出委員會。周四行政院會將拍板考試院會銜的《政務人員退撫條例》修正草案,其中屬特任級大官所得替代率將調降比試院版低,自65%分15年降至50%,比一般公務員更低,政院將以加註意見,建議「兩案併陳」送立法院審議。 \n 立法院法制委員會今起展開年改法案逐條審議,5月幾乎都是年改重頭戲,因此5月年改法案在立院將成朝野抗爭對峙的主戰場,在野黨不排除再以程序發言技術杯葛,但綠營盼520之前將相關法案送出委員會。 \n 行政院周四院會將拍板考試院送來會銜的《公教人員保險法》修正案及《政務人員退職撫卹條例》修正草案,政委林萬億透露,二項法案都不再政務審查,但會逐條比對年改版與政院版不同之處加註意見,並回函考試院,建議以兩案併陳送立法院審議。 \n 其中,所得替代率部分,試院版針對比照簡任級政務人員(公平會委員)從80%分10年降為70%、特任級政務人員(例部長以上)替代率從65%分10年降為55%,政院都不接受。 \n 林萬億昨說,政院版仍將採年金改革國是會議版本,即比照簡任級政務人員替代率將從75%分15年降為60%、特任級政務人員替代率從65%分15年降為50%,兩案並陳方式送立院審議,尊重立院決議,亦即簡任級政務人員和一般公務員一樣,但大官特任級降最多。 \n 針對勞保或公保人員轉任政務人,未來年資接續更有彈性,原投保公保的人年資可接續投公保,同時提撥公保退撫基金;若原投保勞保被政府延攬進入政府服務的政務人員,可以提撥政務人員離職儲金制改投公保,未來年資均為可攜式,以利人才流動。 \n 而公教人員保險法修正案,也有部分與年改版不同,包括遺屬年金,配偶部分,政院主張婚姻關係存續15年且65歲才能請領,這部分也會加註意見,兩案併陳。 \n 周一起開審公務人員退撫條例,教育人員保險法、勞工保險法等,再加上周四院會拍板試院會銜的二項修法,林萬億說,法制委員會會逐案排審。 \n 至軍人版本,目前尚未進入行政院,外傳政院有意等520之後再送進立法院,林萬億說從未有此規劃,必須視立法院審查年改法案的進度而定。

  • 蔡總統:先改革政務事務年資並計特任官

    總統蔡英文今天表示,公務員18%優存問題,可以先改革過去政務和事務年資並計的特任官等領取高額優存利息人員;她與副總統卸任後的禮遇金,不會超過年金改革所得天花板。 \n 蔡總統下午1時在總統府親自主持首度登場的府院黨「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會議成員還包括陳建仁、行政院長林全、行政院副院長林錫耀、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幹事長吳秉叡、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智庫執行長邱義仁及執政縣市代表高雄市長陳菊。 \n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會後轉述,會議從下午1時進行到3時,共討論了3個議題,包括週休二日修法、年金改革現在進度和後續進程和方向、兆豐案後續處理原則。 \n 年金改革部分,黃重諺轉述,蔡總統說,年金改革委員會議1個多月後將會告一段落,會議中各種意見引發社會議論甚至不耐情緒,這過渡期紛擾正說明兩件事:改革的確很困難、這次改革真的會實現。 \n 蔡總統說,紛擾不會減緩改革腳步,政府部門參考專家建議以及過去政府或政黨提出改革方案,在年金委員會議結束後召開的年金改革國是會議中表示意見;國是會議後,立法院黨團和行政院要攜手合作提出最後版本,並以最快速度在國會通過。 \n 蔡總統說,不祈求年金改革可以一步走到最完美境界,改革幅度一定不小,但也會務實可行,現階段主要目標第一年金財務永續,維持至少一個世代財務安定;第二確保退休人員得到基本經濟生活所需;第三合理化所得替代率,併同處理18%;第四降低政府財政負擔。 \n 蔡總統也表示,在提出改革方案之前,為了呼應社會改革期待,只要有足夠共識且立即可做的部分,行政立法部門應不待國是會議逕行改革,例如黨職併公職,應立即有合理解決;例如18%優存問題,可以從過去政務和事務年資並計的特任官等,這些領取高額優存利息人員,先行著手改革。 \n 在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金部分,蔡總統說這有一定年限,不是退休金性質,但若社會認為有必要,一併推動制度改革,她絕對樂觀其成,她和陳建仁也藉此宣示,未來卸任後禮遇期間領取的禮遇金額,不會超過年金改革的所得天花板。1051003 \n

  • 大刀肅貪 杜特蒂要拔除上萬特任官

    為政府官僚體系貪腐依然嚴重而勃然大怒,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宣布拔除全國所有特任官,全面換上新人,交給人民一個乾淨的政府。 \n 杜特蒂今天清晨2時左右在家鄉納卯市召開的記者會上說,「我會在星期一宣布,全國特任官需空出職位!」 \n 憤怒的杜特蒂說明,「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直到現在,我每趟下鄉訪問,都還是會聽到貪汙的情事,特別是在有管制權的機構。」 \n 菲國總統御用宣傳機器「馬拉坎南宮廣播暨電視機構」(RTVM),在YOUTUBE頻道張貼了記者會影片。 \n 杜特蒂說,空出的職位由副手暫時代理,直到新的任命發布為止,包括國營公司的主管在內。 \n 但他也說明,這道命令不涵蓋他的內閣官員,以及各部門的事務官。 \n 杜特蒂說,新的內閣官員還來不及貪汙。 \n 在記者會上,杜特蒂點名陸地運輸處與陸運特許權管制局為貪汙普遍的機構,下令這兩個機構的首長星期一到馬拉坎南宮報到。 \n 杜特蒂說,即使被拔除的特任官數以萬計都在所不惜,「我憎惡貪汙,哪怕只是一點點,我都不要讓我的人民受其所累。」 \n 他以數個月前的機場子彈栽贓事件為例,稱無辜的民眾被栽贓放置子彈於行李,被扣留、調查,只因貪汙官員想藉機勒財,非常令人厭惡且憤怒。 \n 競選時以反毒、反罪及反貪為主軸的杜特蒂向人民承諾,「我會留給你們一個乾淨的政府。」1050821 \n

  • 立委質疑黃世銘待遇 要求資料

     立法院司法與法制委員會今天決議,要求法務部1週內將檢察總長黃世銘接任政務次長時有無辦理常任文官退休等相關資料送至委員會。 \n 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廖正井、呂學樟指出,檢察總長黃世銘當年接任政務次長,有無辦理常任文官的退休或申請保留的手續?接任特任官,有無辦理常任文官的退休或申請保留手續? \n 兩人質疑檢察總長屬特任官,為何可領司法人員專業加給?他們認為,特任官與司法人員是兩個不同屬性的個體,要領特任官待遇,就領特任官待遇,不然就應純粹領司法人員待遇,若領特任官待遇再加司法官人員專業加給,不合法理與邏輯。 \n 廖正井、呂學樟提案,要求法務部將相關資料於1週內送至司法與法制委員會,提案經委員會討論通過。1030317 \n

  • 18趴存款 上限200萬

     為加速解決公務員優惠存款18趴爭議,府院黨高層昨天再次召開協調會議,敲定對領月退休金的特任官優惠存款金額設定上限,由原有333萬元降到200萬元,並檢討實質所得替代率,讓主管、非主管和政務官清楚區分。 \n 18趴議題持續延燒,府院黨日前在總統府召開黨政協調平台,達成領月退的特任官,18趴優惠存款金額將設上限的共識,但對於上限金額各方看法不同。民進黨主張應有更大幅度改革方向,包括優惠利率須合理化、調降所得替代率、18趴訂定上限、取消黨職併公職計算年資作法,並應提出有效降低國庫支出方案。 \n 府院黨昨天再度召開協調會,由總統府秘書長廖了以主持,與會者包括行政院秘書長林中森、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銓敘部長張哲琛、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林益世、立法院黨團書記者林滄敏,以及府院黨發言人。 \n 銓敘部會後表示,為落實100年退休法制改革的宗旨,針對18%優惠存款制度改革,協調會議達成兩點共識: \n 一、領月退休金的特任官優惠存款金額設定上限,從原有的333萬元降到200萬元。副總統以上層級因涉及禮遇條例的平衡問題,所涉精算過程複雜,將由銓敘部仔細精算過後再對外說明。 \n 二、繼續檢討實質所得代替代率,針對包括主管、非主管、政務官作更細膩的區分。 \n 府方人士表示,馬英九總統與蕭萬長副總統在卸任禮遇期間過後,亦適用該200萬元上限。 \n 黨政人士強調,公務人員的18%優惠存款已在16年前即走入歷史,亦即民國84年以後的公務人員年資,已不能再有18%優惠存款。政府現在的思考重點在於,如何改正民進黨在95年修正時「肥高官」的缺失,並透過詳細的精算,使退休法制的改革精神可以更落實。

  • 熱門話題-陳聰明請辭 果然識時務!

    昨天,監察委員終於以八比三通過對檢察總長陳聰明的彈劾,而陳總長則閃電的提出辭職。 \n去年底,立委補選國民黨全軍覆沒,國民黨中央則將敗選責任歸咎檢察總長陳聰明所引發的相關爭議,馬英九卻強調身為總統不能介入司法的立場,只有違法失職才能處理,然而陳聰明即使不違法也已失職。 \n陳聰明是否克盡職責,容有討論的空間,然而,當作為一個特任官的操守及行事風格屢遭社會各界質疑時,當事人本應自動請辭,何須動用公權力逼他下台? \n陳聰明似乎忘記「魚翅宴,喝春洒」等不當的交際行為,特任官除受到法律約束外,難道不必肩負對社會的責任與期望?在民主法治的國家,特任官都將榮譽視為第二生命,凡是操守受質疑者,大多主動請辭以維繫清譽,陳聰明是否稱職,自己心裡有數。筆者認為,與其最後被公權力處罰,而又受輿論撻伐,陳總長此時「識時務為俊傑」的主動下台,無疑是最聰明的作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