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特殊國與國的搜尋結果,共28

  • 謀兩岸脫鉤 綠委要中研院改名

    謀兩岸脫鉤 綠委要中研院改名

     9日的立法院上演兩岸脫鉤大戲,台灣基進黨立委陳柏惟認為,因為國台辦只是統戰部下組織,為避免不對等,可以在外交部設中國司處理中港澳業務,或是成立內交部併入陸委會。此外,立委還要求中研院英文名稱中的「Sinica」應改成「Taiwanica」,以避免在國際間混淆。

  • 大陸國家主席有無可能同時當台灣總統?

    大陸國家主席有無可能同時當台灣總統?

    兩岸走向和平統一是大勢所趨,但是雙方體制不同,怎麼結合是一個大哉問?對此,政大東亞所博士包淳亮提出一個另類想法,讓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主席也同時擔任中華民國總統,以此構成雙方特殊關係。 \n \n包淳亮近日發表文章,對於台灣從總統制改為內閣制,提出一點建議。他表示,若中華民國走向內閣制,實權將集中到行政院,屆時總統成為虛位元首。那有沒有一種可能:「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大陸)的國家主席也同時擔任中華民國(台灣)的總統」。 \n \n上述提法的理論基礎來自政治學所講的「君合國」,又稱「共主邦聯」。該類政體是指兩個或兩個以上被國際承認的主權國家,共同擁戴同一位國家元首,所組成的特殊的國與國關係。 \n \n包淳亮在Yahoo論壇解釋,藍綠陣營都有人提過兩岸建立「邦聯」,但此方式在現實面不大可能成真。然而,如果兩岸外交空間基本維持現狀,彼此又有高度互信的情況下,雙方共舉一個虛位元首展現兩岸關係的長治久安,未嘗不是可以思考的方向。 \n

  • 回應許宗力 國台辦:台灣從來就不是國家

    針對準司法院長許宗力日前稱兩岸是特殊國與國關係,大陸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今天指出,台灣是中國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從來就不是一個國家;台獨不可能得逞。 \n \n被問到許宗力有關兩岸關係的言論,安峰山今天上午在國台辦記者會指出,有關兩岸關係,大陸的立場非常明確。台灣是中國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從來就不是一個國家,這是兩岸關係的基本事實和法理基礎,為國際社會所公認,這一點從未改變,也不可能改變。 \n \n他強調,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兩國論的謬論早已遭到了兩岸同胞和國際社會的共同唾棄。歷史已經證明也將繼續證明,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以任何形式來推行所謂的法理台獨,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 特殊國與國 促使兩岸攤牌

     日前司法院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教授在立法院提及,兩岸關係乃類似德國的「特殊國與國關係」,是否再度掀起兩岸的波瀾,或加速北京對於台灣的壓力,值得重視。 \n 其實,兩德與兩岸的關係各有異同。西德布朗德總理1969年首次施政報告中將東德定位為「非外國」,此乃極富創意的策略,同時也是1973年西德聯邦憲法法院的立場。對西德政府而言,東德既非本國又非外國,那就只能將其定位為「特殊地區」,而與此「特殊地區」的關係則只能稱為「特殊關係」。在國際公法中,這種做法就是所謂「自成一格」的一種特殊安排。 \n 在兩岸關係方面,一方面北京並不完全否定中華民國的存在,但仍不願正式加以承認,而台灣也無法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故雙方陷入定位的僵局。但是早在2008年時,馬英九總統就已經將兩岸關係定位為「特殊關係」,其實與德國的前例十分類似,並未將對岸視為外國,而只是依憲法規定是一個地區,雙方屬於所謂「內部之間」的關係,並為兩岸發展奠定良好基礎,此乃有別於1999年李登輝前總統所提「特殊國與國關係」,當時兩岸幾乎兵戎相見。 \n 重要的是,兩德與兩岸各自對於統一國家的認知問題。西德憲法法院所認定的屋頂理論是一個民族、兩個國家,這也是德方的創舉。德國因掀起兩次大戰,使得德國人民對於統一的國家產生高度疑慮。但近代中國人民的經驗則大相逕庭,國家分崩導致災難,因此人民高度企求統一。此外,分離意識還可能產生連鎖效應,而外國勢力的介入更讓北京難以忍受。 \n 因此,德國「一族兩國」的實質內涵對於兩岸並不適用,其中主要就是雙方對於統一國家的認知不同。當然一個民族不是問題,但是兩個國家則意味著災難與屈辱,完全無法接受。因而「特殊國與國關係」就有再度陷兩岸於危機的可能。 \n 由於兩岸原本在一國問題上沒有共識,北京認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我方則堅持是中華民國,故只有以「一中各表」式的創造性模糊來概括。從另一角度觀之,這也可說是一種名實互用的辨證處理方式。在名義上,雙方均已接受九二共識;在實質上,雙方也已默認對方為政治實體,否則雙方如何協商與談判?若北京連台灣人是否是外國人都無法釐清,他們當然不會接受。 \n 總之,兩岸的定位問題乃兩岸關係中最關鍵的問題,雙方若有互信並達成諒解,乃可互利雙贏,否則無此建設性的緩衝,促使兩岸攤牌,必定難以收拾,而此次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雖然是由司法而非行政部門提出,但也確實是一個極為危險的徵兆。 \n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 請問許宗力系列三》可知主張「特殊國與國」的後果?

     司法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在立法院審查時表示,兩岸為類似東西德「特殊國與國」關係;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志雄也表示,「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兩位被提名人對於憲法的理解讓人搖頭,他們對憲法的刻意曲解,不只會為行政、立法機構在國家定位上產生錯誤的引導,更有可能迫使兩岸必須提早進入政治權力的攤牌狀態。 \n 蘇聯促成特殊國與國 \n 1969年西德總理布朗德主張東西德為「特殊國與國」,但東德早從1955年起就已經不再談統一,而認為東西德是兩個國際法上主權獨立的國家,因此原本不打算接受西德這種「不尊重」的主張。雖然後來東德在蘇聯為了改善與西德關係的壓力下,被迫接受西德不對它做國際法上的承認。 \n 不過,事實最後證明,東德並沒有甚麼損失。除了西德以外,全世界都將東德當成是一個國際法上的主權獨立國家來看待。在外交事務上,東西德立場完全不同,毫無「特殊性」而言。因此,除了西德以外,對所有國家而言,所謂「特殊國與國」就是「兩國論」。「特殊國與國」的主張,只是對西德自己的約束,對外完全沒有用。 \n 大陸會否接受以台灣主權獨立於中國大陸之外、雙方可以「各說各話」為條件的「特殊國與國」?台灣背後有無友邦國家強大到可以壓迫北京接受這樣的「特殊國與國」關係?答案應該很明確吧!台灣即使主張「特殊國與國」,或透過憲法的解釋來創造兩岸關係是「特殊國與國」,大陸也不會接受。不同於東西德可以在「同意歧見」的基礎下簽署「基礎協議」,大陸不可能在對主權問題「各表」的情形下簽署「和平協議」。這應該已經是「常識」,而不是「推理」。 \n 主觀的法律立場或見解無法決定最後的統獨。最終解決德國問題的決定因素,既不是「特殊國與國」,也不是「兩國論」,而是國家能力、政經實力對比與歷史的偶然。東德從1955年起所主張的「兩國論」,終敵不過1989年東歐劇變下東德人民基於經濟利益、反共產極權主義考量而急於「加入」西德的激情。但是反過來說,如果當時沒有西德政府提供大量經濟貨幣當作誘因,東德政府又有本事透過改革撐過當時變局,可能會於2004年再隨著東歐國家一起加入歐盟,今日東西德或許仍然並存。 \n 政經實力決定統獨 \n 或許民進黨的策略就是先在法律上創造兩岸是「兩國論」的法理基礎,在「制憲」條件不成熟前,先以「釋憲」或「法律見解」的方式將兩岸詮釋成「特殊國與國」的兩國關係。在目前實力不足以追求獨立的情形下,唯一能期待的「天時」就是大陸政權的瓦解,或陷入國際戰爭泥沼而無暇顧及台灣。 \n 民進黨如果有這樣的思維,不僅太天真也太不負責。第一、大陸不會接受民進黨主張的「特殊國與國」;第二、台灣沒有足夠力量的盟友可以讓北京在「兩國論」立場上讓步;第三、大陸如果內部出現問題,解決台灣問題反而可能是執政者轉移注意力的最佳工具;第四、將台獨的未來依靠「釋憲」或「法律見解」實現,只是不顧政治現實的一廂情願而已;第五、持續走「兩國論」的分離主義道路,必然使兩岸關係不安,因此一定會傷害到台灣的經濟發展與社會和諧,這絕非理性思考。請未來的大法官門,慎之慎之!(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 請問許宗力系列三》可知主張「特殊國與國」的後果?

    請問許宗力系列三》可知主張「特殊國與國」的後果?

    司法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教授在立法院審查時表示,兩岸為類似東西德「特殊國與國」關係;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志雄也表示,「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兩位被提名人對於憲法的理解讓人搖頭,他們對於憲法的刻意曲解,不只會為行政、立法機構在國家定位上產生錯誤的引導,更有可能迫使兩岸必須提早進入政治權力的攤牌狀態。 \n蘇聯促成特殊國與國 \n1969年西德總理布朗德主張東西德為「特殊國與國」,但東德早從1955年起就已經不再談統一,而認為東西德是兩個國際法上主權獨立的國家,因此原本不打算接受西德這種「不尊重」的主張。雖然後來東德在蘇聯為了改善與西德關係的壓力下,被迫接受西德不對它做國際法上的承認。 \n不過,事實最後證明,東德並沒有甚麼損失。除了西德以外,全世界都將東德當成是一個國際法上的主權獨立國家來看待。在外交事務上,東西德立場完全不同,毫無「特殊性」而言。因此,除了西德以外,對所有國家而言,所謂「特殊國與國」就是「兩國論」。「特殊國與國」的主張,只是對西德自己的約束,對外完全沒有用。 \n大陸會否接受以台灣主權獨立於中國大陸之外、雙方可以「各說各話」為條件的「特殊國與國」?台灣背後有無友邦國家強大到可以壓迫北京接受這樣的「特殊國與國」關係?答案應該很明確吧!台灣即使主張「特殊國與國」,或透過憲法的解釋來創造兩岸關係是「特殊國與國」,大陸也不會接受。不同於東西德可以在「同意歧見」的基礎下簽署「基礎協議」,大陸不可能在對主權問題「各表」的情形下簽署「和平協議」。這應該已經是「常識」,而不是「推理」。 \n主觀的法律立場或見解無法決定最後的統獨。最終解決德國問題的決定因素,既不是「特殊國與國」,也不是「兩國論」,而是國家能力、政經實力對比與歷史的偶然。東德從1955年起所主張的「兩國論」,終敵不過1989年東歐劇變下東德人民基於經濟利益、反共產極權主義考量而急於「加入」西德的激情。但是反過來說,如果當時沒有西德政府提供大量經濟貨幣當作誘因,東德政府又有本事透過改革撐過當時變局,可能會於2004年再隨著東歐國家一起加入歐盟,今日東西德或許仍然並存。 \n政經實力決定統獨 \n \n或許民進黨的策略就是先在法律上創造兩岸是「兩國論」的法理基礎,在「制憲」條件不成熟前,先以「釋憲」或「法律見解」的方式將兩岸詮釋成「特殊國與國」的兩國關係。在目前實力不足以追求獨立的情形下,唯一能期待的「天時」就是大陸政權的瓦解,或陷入國際戰爭泥沼而無暇顧及台灣。 \n \n進黨如果有這樣的思維,不僅太天真也太不負責。第一、大陸不會接受民進黨主張的「特殊國與國」;第二、台灣沒有足夠力量的盟友可以讓北京在「兩國論」立場上讓步;第三、大陸如果內部出現問題,解決台灣問題反而可能是執政者轉移注意力的最佳工具;第四、將台獨的未來依靠「釋憲」或「法律見解」實現,只是不顧政治現實的一廂情願而已;第五、持續走「兩國論」的分離主義道路,必然使兩岸關係不安,因此一定會傷害到台灣的經濟發展與社會和諧,這絕非理性思考。請未來的大法官門,慎之慎之!(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 湯紹成》特殊國與國 趨使兩岸攤牌

    湯紹成》特殊國與國 趨使兩岸攤牌

    日前司法院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教授在立法院提及,兩岸關係乃類似德國的「特殊國與國關係」,是否再度掀起兩岸的波瀾,或加速北京對於台灣的壓力,值得重視。 \n 其實,兩德與兩岸的關係各有異同。西德布朗德總理1969年首次施政報告中將東德定位為「非外國」,此乃極富創意的策略,同時也是1973年西德聯邦憲法法院的立場。對西德政府而言,東德既非本國又非外國,那就只能將其定位為「特殊地區」,而與此「特殊地區」的關係則只能稱為「特殊關係」。在國際公法中,這種做法就是所謂「自成一格」的一種特殊安排。 \n 在兩岸關係方面,一方面北京並不完全否定中華民國的存在,但仍不願正式加以承認,而台灣也無法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故雙方陷入定位的僵局。但是早在2008年時,馬英九總統就已經將兩岸關係定位為「特殊關係」,其實與德國的前例十分類似,並未將對岸視為外國,而只是依憲法規定是一個地區,雙方屬於所謂「內部之間」的關係,並為兩岸發展奠定良好基礎,此乃有別於1999年李登輝前總統所提「特殊國與國關係」,當時兩岸幾乎兵戎相見。 \n 重要的是,兩德與兩岸各自對於統一國家的認知問題。西德憲法法院所認定的屋頂理論是一個民族、兩個國家,這也是德方的創舉。德國因掀起兩次大戰,使得德國人民對於統一的國家產生高度疑慮。但近代中國人民的經驗則大相逕庭,國家分崩導致災難,因此人民高度企求統一。此外,分離意識還可能產生連鎖效應,而外國勢力的介入更讓北京難以忍受。 \n 因此,德國「一族兩國」的實質內涵對於兩岸並不適用,其中主要就是雙方對於統一國家的認知不同。當然一個民族不是問題,但是兩個國家則意味著災難與屈辱,完全無法接受。因而「特殊國與國關係」就有再度陷兩岸於危機的可能。 \n 由於兩岸原本在一國問題上沒有共識,北京認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我方則堅持是中華民國,故只有以「一中各表」式的創造性模糊來概括。從另一角度觀之,這也可說是一種名實互用的辨證處理方式。在名義上,雙方均已接受九二共識;在實質上,雙方也已默認對方為政治實體,否則雙方如何協商與談判?若北京連台灣人是否是外國人都無法釐清,他們當然不會接受。 \n 總之,兩岸的定位問題乃兩岸關係中最關鍵的問題,雙方若有互信並達成諒解,乃可互利雙贏,否則無此建設性的緩衝,趨使兩岸攤牌,必定難以收拾,而此次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雖然是由司法而非行政部門提出,但也確實是一個極為危險的徵兆。 \n(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 請問許宗力系列二:張亞中》橫看側看都是兩國論

    司法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教授在立法院行使同意權的審查時稱,兩岸關係類似於東西德的特殊國與國關係,並認為中華民國的主權並不包容中華人民共和國,他並認為這樣的詮釋,對於兩岸是「相當友善的」。不過,我們看到的卻是「兩國論」說法。 \n 西德視東德為一個特殊關係的國家,但是東德卻認為自己是個完整主權獨立的國家,與西德關係已經正常化。雖然最後的結果是東西德統一,但是從1972年東西德《基礎條約》簽署起,東西德在國際上已經是以兩個互不隸屬的國家同時存在,如果不是偶然的東歐劇變,德國的統一可能遙遙無期,分裂永久確定,因此很難說,《基礎條約》到底是統一的功臣還是分裂的工具?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基礎條約》帶給東西德一個和平發展的架構,其動機仍舊值得兩岸參考。 \n 兩岸關係的特殊性不同於德國模式之處在於,不論是1947年,那個中國仍是主權統一的年代,所公布實施的《中華民國憲法》,還是1954年起,那個兩岸正處於漢賊不兩立的主權零和鬥爭年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兩部憲法都在「主權的宣示」上均包括整個中國,即大陸與台灣。 \n 憲法是一個國家的根本大法,除了是彰顯對其人民行使治權的最高法律文件以外,更是呈現對維護人民基本權利義務及國家領土主權的莊嚴宣示及承諾,雖然在落實時,往往因為環境或其實際能力的限制而未能做到,但不表示其憲法義務的神聖性就因而減弱。 \n 兩岸自1949年起處於分治狀態,中華民國政府行使「主權權力」,也就是所謂的「治權」,只在於台澎金馬,但是對於統一與主權的宣示範圍並沒有放棄大陸地區,迄今雖經多次修憲也沒有改變。同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從來沒有統治過台灣,但是其憲法做主觀的主權宣示,其主權領土範圍包括台灣地區,迄今也沒有放棄。 \n 兩岸關係的法理事實是:兩岸政府目前的治權均不及於對方,但是在主權的宣示上均包括對方,這種「主權宣示重疊」的現象,也等於均表達出不分裂整個中國的自我宣示,是兩岸關係最為「特殊」之處。 \n 東西德能夠簽署《基礎條約》,在於雙方對兩德關係政治定位的「同意歧見」(agree to disagree),即西德不對東德做國際法的國家承認,但是東德卻認為兩國是獨立國家,這也是兩德關係「特殊」的地方。對兩岸關係有粗淺了解者,應該可以了解,北京不可能會同意兩岸是這樣的特殊關係。 \n 許宗力教授認為「中華民國的主權並不包容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句話並不精確,等於是為「兩國論」做憲法解釋。與東西德關係不同的是,兩岸關係的另一個特殊性在於,只要有一方正式放棄其對整個中國的主權宣示,兩岸在法理上就已經處於國與國的獨立狀態。許宗力教授的說法是以治權來混淆「主權宣示」,我們擔心,如果將來許教授擔任司法院長,會透過各種對憲法的不當解釋,也就是透過法律的解釋,而非用創造新憲法的方式來完成獨立。對於北京而言,這大概不會是「相當友善」的吧! \n 兩岸關係的特殊性在於兩岸是處於「分治不分裂」的狀態,兩岸的主權宣示是重疊的,但是雙方的憲政治權是分開的。準院長許宗力的兩岸關係法理關係見解,不僅不符合憲法,已經完全是「兩國論」的說法,能不慎乎? \n(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 請問許宗力系列一 :張亞中》兩岸關係哪一點「特殊」

    請問許宗力系列一 :張亞中》兩岸關係哪一點「特殊」

    司法院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教授在立法院行使同意權的審查時稱,兩岸關係就是「特殊國與國關係」,類似過去東德與西德的關係,且中華民國的主權並不包容中華人民共和國,他認為這樣的詮釋對於兩岸是「相當友善的」。本人想請教許教授所說的「特殊」,是指兩岸關係的哪一點「特殊」? \n 西德總理布朗德在1969年上任以後,為了改善與蘇聯、東歐和東德的關係,也希望透過交往來改變東德,10月28日發表重要談話稱:「聯邦政府(即西德)不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作國際法上的承認,即使在德國存在著兩個國家,但他們對彼此而言並不是外國,他們間的相互關係僅是一種特殊形式」。 \n 西德是重視法律的國家,一個新主張必須合憲才可。1972年《東西德基礎條約》簽署後,西德在野的基督民主聯盟向西德聯邦憲法法院提出對政府的違憲告訴。西德聯邦憲法法院在判決中為這個「特殊關係」做了解釋。理由是:第一、由於1937年疆界的德意志帝國,「雖然它作為一個整體國家而言,缺少組織,特別是缺少憲政機關,而使得它無行為能力,但它仍如以往般地擁有法律能力」。 \n 西德憲法法院的邏輯是,由於德國沒有滅亡,因此東西德這兩個在1948年成立的國家並不是兩個新生的獨立國家。就西德的《基本法》而言,西德是德國的核心,代為行使目前暫無行為能力的「德國」之主權,日後非核心地區的東德各邦可自由加入西德後完成統一。 \n 第二、聯邦憲法法院將東德視為類似西德「邦」的法律地位,視東西德關係既非國際關係,也非西德的內政關係,而是「德國」(即1937年疆界的德國)內部關係。因此西德派駐東德的外交人員稱「代表」而非「大使」,東西德的經貿關係也不同於西德與其他國家的經貿關係,而是以「德國內部經貿關係」來規範。 \n 許宗力並沒有說明,他所指的「特殊」是什麼特殊,如果是類比於東西德,那是不正確的。從以上的說明可看出,在德國模式中,西德憲法法院是以以下兩點來認定東西德的特殊性。第一、西德憲法法院認定之「特殊性」,並非因雙方都是德意志民族,「特殊性」是一個法律上的概念,其存在條件是西德用法律來解釋「整個德國」仍是沒有滅亡的法人,因而東西德可看成是兩個不完整的主權國家,即西德法學界所謂的「部分秩序理論」,又稱「屋頂理論」。第二、西德憲法法院單方面地視東德地位等同於西德的「邦」(state),因而不是「外國」(foreign state)。 \n 「特殊國與國關係」從李登輝1999年提出,到今日許宗力再重新提及,都有個問題沒回答,即兩岸為「特殊國與國」的特殊性到底是什麼?如果僅是歷史、地理、文化、血緣上的特殊性,這種不具法律意義的「特殊性」在國際法上是沒有意義的,這種特殊性的國與國就是「兩國論」。 \n 如果不是民族文化、血緣性的特殊性,許宗力指的「特殊性」為何?如果是他自己說的「中華民國的主權,並不包容中華人民共和國」,那就不叫「特殊性」,而是他自己政治立場的宣示了。 \n(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 許宗力兩岸「特殊國與國關係」主張 陸委會:個人見解

    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宗力昨赴立法院接受全院委員會審查,面對國民黨立委王育敏質詢兩岸主張,許宗力稱他的主張就是「特殊國與國關係」,類似過去西德與東德的關係。對此,陸委會今發布聲明,表示許宗力已言明這是他個人的見解。 \n \n許宗力指出,這是他對憲法的詮釋,他從未用過「兩國論」,這樣的詮釋跟對岸是相當友善的。 \n \n陸委會表示,新政府會持續秉持蔡總統在就職演說和國慶大會揭示的政策與目標,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與發展。

  • 林碧炤入府 專精兩岸的幕僚長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的總統府秘書長將由外交國安專家林碧炤接任,2人過去皆曾在國安會服務,且均與研究「兩國論」有關,外界關注這項用人恐不僅是熟悉府業務,還可能與未來兩岸論述有關。 \n 蔡英文今天下午公布新人事,總統府秘書長將由李登輝時代的總統府與國安會副秘書長林碧炤接任,民進黨秘書長吳釗燮接任國安會秘書長。 \n 這份名單中爆出黑馬林碧炤,蔡英文介紹早在九0年代林碧炤就在總統府、國安會服務,歷經兩岸關係由對抗到對話,台灣從民主到威權,誇林碧炤學養俱佳,長期研究國際政治,是優秀學者,還有參與決策實務經驗,未來希望憑藉他的經驗,繼續協助總統府團隊。 \n 林碧炤是英國威爾斯大學博士,曾任政大副校長,現任政大外交系教授,但外界提到他時,經常與「兩國論」有關,據媒體報導,前台聯黨主席黃昆輝曾在書中表示,1998年,李總統任期只剩一半之際,心中緊迫感愈發強烈,於是1998年成立「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由鑽研國際法、擁有雙料博士頭銜的蔡英文領軍。她召集多位極為年輕的法政學者參與研究,並由當時的國安會2位諮詢委員張榮豐、陳必照與總統府副秘書長林碧炤擔任小組顧問。 \n 這份研究報告於1999年5月初步完成,並呈送李登輝核示。這份報告在一開始的前言部分,即明確定位兩岸至少應為「特殊國與國關係」。 \n 據熟悉林碧炤的學者表示,他是國際關係與國安方面的專家,輩份很高,但做人很謙和很客氣,由於蔡英文本身曾擔任過陸委會主委,再找來研究兩岸政策的林碧炤擔任幕僚長,似乎這項人事安排應不僅僅是熟悉總統府事務,也可能與新政府兩岸論述有關。1050415 \n

  • 真道理性真愛台灣兩岸風險管理系列4》社評-國族認同問題要謹言慎行

    真道理性真愛台灣兩岸風險管理系列4》社評-國族認同問題要謹言慎行

     從1994年,李登輝以台灣人的身分喊出「生為台灣人的悲哀」開始,台灣民眾的身分認同議題正式浮出水面;1999年,李登輝以國家元首身分提出兩岸是「特殊國與國」的「兩國論」時,中華民國國民的國族認同開始異化。李登輝打開了政治上最敏感的潘朵拉盒子,自此台灣陷入了一場長達20年有關認同的民主內戰。 \n 經歷了5次總統大選與立委、地方選舉,國民黨即使贏得了多次選舉,但是身分認同與國族認同的「政治正確」詮釋權卻一直掌握在民進黨的手上,這使得國民黨逐漸喪失了「愛台灣」的論述權。馬英九即使在2008年執政,卻沒有能力提出一個兼顧感性與理性,包含現實與理想的國家方向大論述,致使節節敗退,終至被迫交出政權,台灣國族主義獲得了最終勝利。 \n 民進黨終於獲得了完全的執政,表示它打贏了這場長達20年有關認同的民主內戰。民進黨等於已經明確地告訴北京,經濟讓利不足以壓抑台灣國族主義的滋長。蔡英文也等於清楚地告訴習近平,你們不是說要寄望於台灣人民嗎?現在台灣人民已經告訴你答案了,即台灣有6成的民眾認為,「我是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已經是大多數人民的共識。 \n 在擊敗國民黨後,民進黨現在必須正面與北京交手了。對承載著百年民族屈辱的中國大陸人民而言,對一個絕對不可放棄統一的中共政權來說,民進黨的完全執政等於把兩岸正式推向了對決的處境。如果蔡英文就職以前,沒有在「國族認同」這個核心問題上有所調整,520後,民共兩黨就像兩輛紅綠列車相互迎面相向。 \n 習近平這個強人不可能退讓,13億人民強大的民族主義也不可能讓習近平退讓。蔡英文能夠退讓嗎?如果蔡英文選擇退讓,就表示民進黨這20年來有關國族建構的論述其實全都是虛假,只是政治鬥爭的工具而已。蔡英文如果想退讓,自許為捍衛台灣本土國族認同價值的「時代力量」以及一些執著的基本教義派,也不會容許民進黨輕易退讓。 \n 大家別忘了,在法理上,兩岸仍然還沒有結束長達70年的內戰,這個內戰原本只有主權與領土的較勁、政治意識形態與政經制度的競逐,但是現在卻新增加了最敏感與最難解決的「國族認同」問題。當「國族認同」坐上駕駛座,紅綠列車的對撞幾乎更難避免。 \n 蔡英文的民進黨已經獲得了完全執政,但是正如同她在勝選感言中所說,所有民進黨員要「謙卑、謙卑、再謙卑」。這次選舉仍有百萬以上的藍軍沒有出來投票,民進黨只是在得票率上過半,並不是真正的過半。認同問題也不必然是贏的人說了算,也不是只有台灣民眾說了算。如果蔡英文的民進黨或時代力量,還要乘勝追擊,加速台灣國族主義的認同鞏固,那麼兩岸的碰撞必會更早到來。 \n 任何衝突都要用智慧處理。兩岸有關認同的衝突,也絕非台灣民眾「團結」就可以解決。在「九二共識」基礎上展開兩岸政治對話,確定兩岸政治定位,結束兩岸內戰,簽署和平協定是解除兩岸最終衝突引信的唯一方法。在此之間,蔡英文及民進黨在國族立場上必須謹言慎行,並避免在5個方面再激化台灣內部及兩岸關係。 \n 第一、尊重《中華民國憲法》與制度的規範,包括不可刻意曲解我《憲法》在主權宣示上的立場。做為總統的蔡英文應該了解,《中華民國憲法》是不容許分裂的,中華民國也絕對不等於台灣,而是目前的治權行使範圍僅及於台灣。 \n 第二、避免拆除或更改具有中華民國象徵意義、已存在的政治性圖騰或紀念物,以圖刻意切斷中國近現代史與1949年後中華民國的關係及民眾的情感記憶。 \n 第三、在歷史教科書上停止分離主義或「去中國化」的政治教育。 \n 第四、在南海問題上延續馬政府的立場,不可有放棄南海權益的任何主張。 \n 第五、避免再用「傾中」、「賣台」等情緒性的惡質言語來指責對方。 \n 民進黨的勝利是全民自由意志下的結果,但是否能夠給台灣安全與安定則需要蔡英文與民進黨的智慧。甚麼樣的因就會得什麼樣的果,「台灣國族認同」看似已為多數,但其結果卻極有可能是兩岸的對撞,這應不是台灣民眾所樂見。民進黨在國族問題上要適可而止,盡快療傷止痛,並防患於未然,是蔡英文與民進黨必要的功課。(系列完)

  • 時論-建構大論述 重疊政制認同

     民族認同指的是「歷史、文化、血緣」上的認同,有「原生論」與「建構論」兩種說法,但是對於國家、政治、制度等認同在內的國族認同,均係建構出來的。 \n 兩蔣時期沒有民族認同問題,在政治上雖然反共,但是並沒有切割兩岸的國族認同。李登輝、陳水扁執政期間,無論是「特殊國與國」或「一邊一國」的主張,經由政治行為、改變歷史教科書的史觀、民主化的選舉動員、媒體傳播,使得兩岸的國族認同發生了質變。 \n 馬英九自二○○八年執政以來,用「中華民族一份子」來取代「中國人」,用「中華民國」來凝聚台灣的共識,他用的方法雖然與李登輝不同,但是他的話語與政治作為,都是強調兩岸在政治、制度上的「異己關係」,而其結果,自然繼續強化了兩岸在國族認同上的歧異。 \n 目前兩岸在民族認同上即使沒有發生變化,但是在「國族認同」上已形成「異己關係」。也就是說,討論「我是中華民族一份子」、「我是台灣人」、「我是中國人」或「我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其實已經沒有多大意義,即使台灣對大陸在民族認同上有「同一性」,但是政治歸屬上已經是「異己性」。「一族兩國」(同屬一個民族,但分屬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國家)的國族認同在李、扁、馬三任總統的不同作為下,殊途同歸地成為台灣的主流意識。 \n 北京不太會接受「一族兩國」的主張,激進的分裂主張者則希望走向「兩族兩國」,台灣目前也不容易接受「一族一國」。要解決兩岸分歧的國族認同的方法有三:一是一方被另一方政治解決,二是兩方分裂確定,三是兩方共同建構一個由兩岸組成的第三方。透過第三方的「共同治理」,讓兩岸人民在政治認同上產生「重疊認同」,循序漸進地解決兩岸的分歧政治認同。 \n 「一中三憲、兩岸統合」即是在顧及兩岸現有的不同政治認同下,為兩岸建構重疊的政治、制度認同的大論述,以化解兩岸已經分歧的國族認同。如果兩岸不能發展出消除彼此的政治敵意與增進政治合作的論述、達成和平協議、做出政治安排、確定兩岸的政治關係定位、建構兩岸的統合建制,兩岸的國族認同不會靠攏。時間愈久,異己關係的認識就愈深,屆時如果有一方要強行改變「異己關係」認同的現狀,恐怕就必順透過強制性的經濟或其它力量了。 \n (作者為兩岸統合學會理事長、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 兩岸政治認同 已成異己關係

    兩岸政治認同 已成異己關係

     兩岸統合學會理事長、台大政治系教授張亞中4日指出,兩岸的政治認同已經發展成「異己關係」,台灣民眾的認同光譜,目前以「中華民國」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區分不同政治歸屬,這是台灣主流,而馬政府強調兩岸政治、制度的「異己關係」,將繼續強化兩岸在國族認同的歧異。 \n 台灣競爭力論壇4日舉辦「台灣民眾國族認同」研討會,張亞中在會中引言指出,「台灣國」主張是分離主義論述最極端者,基本上在台灣沒有市場,但是不管是主張「我是台灣人」、「我是中國人」或「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認同者,以「我是中華民國」、對方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認識,來區分兩者為不同政治歸屬的兩個國家人民,在台灣卻是主流的多數。 \n 共治產生重疊認同 \n 解決兩岸分歧的國族認同方法有3種:1.一方被另方政治解決;2.兩方分裂確定;3.兩方共同建構一個兩岸組成的第三方,透過第三方的「共同治理」讓兩岸人民在政治認同上產生「重疊認同」,若非如此則兩岸國族認同的歧異會愈來愈明顯確定。 \n 張亞中指出,政治上的「國族認同」必須仰賴政治手段解決,透過交流加強「民族認同」並不必然會強化兩岸的「政治認同」。「國族認同」往往是藉由教育形塑建構而成,有別於民族文化血緣所形成的「民族認同」。 \n 簽署協議 建構統合 \n 台灣人在兩蔣時代「國族認同」並沒有切割兩岸,對大陸有民族認同,而國族認同也沒有撕裂;李登輝、陳水扁執政期以「一邊一國」、「特殊國與國」主張,使得台灣人的國族認同發生劇變,馬政府上台後繼續強化了兩岸政治和制度的「異己關係」,從而繼續強化兩岸國族認同上的歧異。 \n 張亞中說,兩岸應簽署和平協議,若不能由此建構兩岸的統合建制,未來兩岸「異己關係」的「國族認同」會愈走愈遠,屆時若任一方要改變這種異己關係,就非動用強制性的軍事或經濟力量不可。 \n 「國族認同」不會如「民族認同」自然而水到渠成的融合,張亞中認為,如果不能簽署和平協議,兩岸的「國族認同」將繼續斷裂,愈來愈分開。

  • 兩岸官員互駐 強化承認治權

    兩岸官員互駐 強化承認治權

     陸委會主委王郁琦6日在陸委會年終記者會表示,大陸涉台人員多具官方身分,未來我方派駐大陸也會有陸委會官員;兩岸兩會上月底首度就互設辦事機構展開商談,我方依據「九二共識」設計互設,定位兩岸非國與國關係。互設法規配套將於上半年送立法院審議。 \n 王郁琦上述言論表明,未來兩會機構雖以「海基會」和「海協會」掛牌服務民眾,但實質上已由國台辦和陸委會官員直接進駐,被視為兩岸在旅遊小兩會互派官員後,進一步強化兩岸「互相承認治權」的現狀,堪稱兩岸關係一大進展。 \n 陸1套人馬2塊招牌 \n 王郁琦在記者會首度證實,兩岸兩會上月底已就互設交換意見,進行副祕書長層級磋商,未來將列入兩會協商議程;有關海協會在台設處之許可立法草案,陸委會規畫上半年送立院審議,同時完成海基會在大陸設處的配套法案。 \n 在王郁琦宣示下,兩會互設議題可望「後發先至」,最快在兩會領導人下次會談時,就可能納入議程並簽署協議。 \n 據了解,王郁琦所提副祕書長層級會面,應指上月28日來台參與中國機電商會駐台北辦事處揭牌儀式的海協會副祕書長馬曉光,以及海基會副祕書長馬紹章。但馬紹章6日僅低調表示,雙方只就原則和方向交換意見,下次正式商談時間未定。 \n 王郁琦表示,未來海基會將在大陸台商與台生聚集的多個地點設立辦事處,功能將納經貿、文教、交流、聯繫、急難救助等綜合性功能,其他如辦理證件等業務,仍待協商敲定。 \n 台2套人馬1塊招牌 \n 兩會辦事處是否有官員進駐?王郁琦指出,大陸對台工作系統,通常是一人身兼好幾種身分;有人既是國台辦官員,也是海協會成員,即所謂「一套人馬、兩塊招牌」。 \n 基於互設必須符合對等原則,未來海基會駐大陸機構應該也會有陸委會官員,採「兩套人馬、一塊招牌」方式,在同一套行政指揮體系裡合作,形成「海陸聯合作戰」。 \n 王郁琦強調,政府將在「九二共識」及「一中各表」基礎上設計互設,避免造成兩岸是國與國關係的誤解。他並重申,兩岸是特殊關係,不是國與國關係,也不是特殊國與國關係,政府的立場相當清楚。

  • 大陸應先定位中華民國

     馬英九總統日前表示,兩岸不是國與國的關係,是一種特殊的關係,也是一種「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關係。他並表示現階段就是在這樣一個「定位」下,兩岸雙方才得以擱置爭議、追求雙贏、推動兩岸和平發展。 \n 馬總統的論調其實就是他「不統、不獨、不武」維持現狀的政治主張,他把兩岸目前的政治定位關係用不是國與國的特殊關係來做強調,就是想藉此與李登輝當年提出的「特殊國與國的關係」做明顯的區隔,性質上更接近於胡錦濤在十八大報告所稱的「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 \n 顯然,馬英九認為兩岸目前的政治關係並非屬於國與國之間的分裂、分治狀態,而是內戰延續下的政治對立與分歧,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必須是在「統一」的前提下進行,幾與大陸當局所主張的「兩岸同屬一個國家」說法完全沒有軒輊。 \n 但未來兩岸的政治對話與談判,勢必需要涉及對「一個中國」的定義問題,這是「九二共識」擱置爭議的重點所在,因此,當兩岸進行政治談判時必須正確釐清「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定位,才能進入其他實質內容的談判議題。 \n 因此,個人向來主張大陸當局必須對「中華民國」給個說法、給個清楚定位後,兩岸才有可能進入政治談判的階段,所以,「中華民國」的定位必須透過政治談判達成共識,不是由「中華民國總統」對外宣告「中華民國並非國家而是政治實體」來進行談判。馬總統應立即對外澄清,以免紛爭更加擴大、蔓延,讓台灣的政局更形不安與動盪。

  • 社評-一中架構下的特殊關係

     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首度將兩岸關係定位為「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的關係」,並希望兩岸共同努力探討「合情合理安排」;馬英九總統26日在國軍將官晉任典禮致詞,稱兩岸關係不是國與國關係,而是一種「特殊的關係」,是一種「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關係。顯示兩岸在相互關係的定位上終於逐漸發展出若干重疊共識,雖然歧異仍然大於重疊,共識的基礎也還不夠深厚,但已彌足珍貴。 \n 回顧兩岸關係自1979年大陸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停止對金馬地區實施砲擊,並提出了結束兩岸軍事對峙、開放兩岸三通、擴大兩岸交流等對台方針;1991年台灣宣告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終止兩岸動員戡亂狀態,次年兩岸兩會達成「九二共識」開啟兩岸事務性協商關係;1999年李登輝前總統宣告兩岸為「特殊國與國關係」、2002年陳水扁表示「台灣跟中國一邊一國」,兩岸關係歷經劫難與波折。2008年後雖然進入和平發展期,但兩岸關係的定位仍然充滿歧異,稍有不慎,不無可能步上1999年與2002年後塵,造成兩岸的政治衝突,進而擴大兩岸民間互信與認同的危機。 \n 兩岸關係定位的歧異,核心在「中華民國」的地位。如果我們由「紅藍綠」三個板塊解讀兩岸關係,早年台灣認為中華民國代表中國,因此中國認同非常高,李登輝和陳水扁不再相信中華民國的地位與存在,因而出現「兩國論」與更激進的「國與國關係」,許多台灣人也失去中國認同。 \n 2008年後,馬英九總統秉持中華民國存在的信念,提出「不統、不獨、不武」主張,暫時放棄爭論。國民黨不但重新贏得政權,大陸也逐漸不再使用「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表述,改採較為包容的「大陸與台灣同屬一中」。今年中共的政治報告更將「一中原則」改為「一中框架」,將兩岸關係定位為「特殊時期的關係」,願意對此關係做出「合情合理」安排,兩岸關係出現非常大的發展空間。換言之,兩岸都同意,兩岸關係是「台灣與大陸同在一個中國框架下的特殊關係」。這個表述並沒有解決中華民國的存在問題,但為兩岸關係的深化提供了「以時間換取空間」的機會。 \n 兩岸關係雖然正處於前所未有的平順時期,但我們必須指出,由於「不統、不獨、不武」只是一種現狀固定化的訴求,在2008年之前兩岸關係動盪不安,有其必要性與合理性,但經過5年的和平發展,現狀已經改變。一方面,兩岸相互理解與共同利益的增加,改變了現狀,另一方面,兩岸現狀改變但關係架構不變,舊衝突未解決、新的衝突面卻已經出現。 \n 譬如,台灣希望增加國際參與、擴大國際空間,也希望與他國簽訂FTA並參與東亞區域整合,大陸卻憂心台灣藉此走向「台獨不歸路」,因而躑躅不前。兩岸高層連戰、吳伯雄與胡錦濤曾利用會面場合就此議題溝通,並有一定程度的共識,但迄今仍無具體進展。不能說台灣國際空間問題的拖延不決,對馬英九總統及國民黨的兩岸關係判斷與行動沒有不利影響。 \n 進入深水區的兩岸關係必須改變,兩岸關係的改變不能「以己意強加於人」,必須雙方共同接受,兩岸關係的改變並不表示立即統一的來到。顯然,台灣與大陸各自的政治堅持目前都不會改變,但兩岸既然都同意雙方關係是「一中框架下的特殊關係」,如何「合情合理」安排這種特殊關係,是應該開始對話了。

  • 馬:兩岸是特殊關係 非國與國

     馬英九總統昨天表示,兩岸不是國與國的關係,是一種特殊的關係,也是一種「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關係,這種關係定位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而來,經歷3任總統未變。他強調,兩岸4年來制度化的和解,讓兩岸目前是60年來最和平穩定的狀態。 \n 國防部昨天舉行將官晉任布達暨授階典禮,馬總統出席致詞時期勉國軍要體認兩岸關係變化與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並稱在法理上,無法承認在中華民國的大陸領土上還有另一國家的存在;但事實上,卻不能否認在大陸有一個統治當局正在行使治權,「如果沒有這樣的一個認知,我們如何能夠推動兩岸關係?」 \n 馬總統說,從他2008年上任以來,一再重申前述的定位認知,兩岸不是國與國的關係,「它是一種特殊的關係」,也是一種「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關係,這樣的定位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而來,政府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基礎上,推動兩岸和平發展,也是根據憲法定位而來,從20年前就確定,經歷3任總統都沒有改變。 \n 總統表示,現階段就是在這樣一個「定位」下,兩岸雙方才得以擱置爭議、追求雙贏、推動兩岸和平發展,而在未來3年多的任期中,兩岸會繼續擴大並深化交流,「兩岸兩會將互設辦事機構」,並通盤檢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讓兩岸關係更能順暢發展。 \n 口誤稱治權為政權 \n 馬總統昨天上午致詞時,把治權說成「政權」,下午府方透過發言人范姜泰基指出,因總統口誤把治權說成政權,致使媒體誤報,特作說明;而總統府網站公布的新聞稿寫的也是治權。 \n 新黨主席郁慕明,日前呼籲馬總統要遵守《中華民國憲法》,與大陸共同追求民族復興及國家統一,回歸蔣經國路線及國統綱領。府黨第一時間並未回應,馬總統昨天對兩岸關係「定位」的談話,頗有回應之意。 \n 建軍備戰不能鬆懈 \n 建軍備戰不能鬆懈 \n 馬總統提及國家安全時,他把國防大戰略以「鐵三角」呈現。第一個角就是兩岸關係和解的制度化,政府堅持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原則,4年來恢復兩岸協商後,已簽訂18項協議及2項共識;第二個角是以活路外交,增加中華民國對國際社會的貢獻;第三個角就是堅實的國防。 \n 總統最後重申,儘管兩岸關係已經和解,但建軍備戰不能鬆懈,因為最後仰仗的力量,還是堅強的國防,「我們不求戰,但是也不畏戰」。一方面自己發展主權國家應該有的國防力量,二方面當有所不足時,也會向外採購無法自製的武器。

  • 釣魚台危機驟升-主權爭端去政治化

     隨著日本政府將釣魚台國有化,釣魚台主權爭端又到一個新的臨界點。兩岸都表示強烈反對,但還是希望日本能回到談判桌,這表示相關各方希望鬥而不破,和平解決問題。而馬總統日前在彭佳嶼提出東海和平倡議的後續推動計劃,希望從現存的三組雙邊對話,形成一組三邊協商,和平解決包括釣魚台主權在內的東海相關問題。 \n 兩岸創造新關係 \n 馬總統所揭櫫的這個後續推動計畫,其可行性的關鍵在於如何讓台陸日三組雙邊對話轉成一組三邊協商。促成這種轉化,首先必須合乎兩岸關係的邏輯,同時也必須不會引起美日認為兩岸聯合共同對付日本的疑慮。 \n 這4年多來,兩岸已經共同建構支撐雙方關係的框架。這個框架是以「九二共識」為基礎,以「擱置爭議、互相尊重、先經後政、先易後難」為原則,並以兩岸兩會為平台所構成的。通過這個框架所構成的兩岸「雙邊關係」,既不是「一國兩制」下的關係,也不同於一般「國與國」的雙邊關係,而是兩岸特殊的雙邊關係。這種雙邊關係以經貿專業協商為主軸,基本上不觸及政治性的協商。 \n 這個框架所建構的兩岸雙邊關係,不只可以適用於台海兩岸範圍,更可以延至東海,南伸至南海,甚至可以適用在世界範圍內的經貿專業領域。 \n 北海主權可參考 \n 環繞著英國和挪威等在內的北海主權爭端,後來能夠獲得和平解決,其關鍵在於把北海主權爭端盡量去政治化,將其從政治問題轉為經貿問題。主權問題經貿化,並不影響相關各方既有的主權主張,但又可將其虛化,讓和平解決問題成為可能。馬總統的東海和平倡議呼籲,相關各方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其主軸核心也是希望將主權問題經貿化,將東海爭端從政治問題轉為經貿問題。 \n 以「九二共識」為基礎,建構了制度化的經貿關係,基本上也是先將兩岸關係經貿化,並建立了上述兩岸特殊的雙邊關係。而且,在不久前兩岸才共同在台海兩岸舉行緊急救援的演習,兩岸可以將此類演習擴延至東海範圍。其實對於南海,也可以用同樣模式處理。將東海與南海作為兩岸制度化經貿關係北擴南伸的場域,這樣一來,兩岸在東海與南海的雙邊關係,仍然是以「九二共識」為基礎,以「擱置爭議、互相尊重、先經後政、先易後難」為原則的兩岸特殊雙邊關係。 \n 從雙邊建構多邊 \n 以這樣的雙邊關係去面對日本,或甚至南海諸國,是一種以兩岸特殊雙邊關係為基礎的特殊多邊關係。這樣的特殊多邊關係一方面既符合兩岸關係的邏輯,可以去除大陸害怕兩岸關係國際化的疑慮,而另一方面也可以去除其他相關國家有關兩岸聯合的政治疑慮,因為就如前述,兩岸在東海與南海的雙邊關係,是一種制度化經貿關係的延伸,它還不是一種政治聯合的關係。 \n 以「九二共識」為基礎,兩岸創造性地建構特殊的雙邊關係,那麼雙方也可以共同再建構以兩岸特殊雙邊關係為基礎的特殊多邊關係,從而提供一個和平解決東海及釣魚台爭端的框架。 \n (作者為中華科技大學副校長)

  • 北京觀察-北京密切關注馬520就職演說

     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日前訪北京,並對如何推動兩岸和平發展提出「一國兩區」,但中共對台部門關注的焦點,仍是馬英九即將發表的第二任〈五二○就職演說〉是否具體回應有關「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政治基礎等關鍵問題。 \n 「吳胡會」落幕後,吳敦義將以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最高顧問出席博鰲論壇,吳並將會晤大陸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由於吳敦義即將就任副總統,吳在博鰲針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政策談話,就格外受到北京當局關注。 \n 吳伯雄日前在北京拋出「一國兩區」,或是吳敦義在博鰲即將發表的談話,事實上,都只是馬總統在五二○前的「測水溫」。 \n 這些談話並非馬親自發表,也不是馬的正式演說,因此,北京最在意的仍是馬對未來四年的兩岸政策綱領。 \n 過去四年,北京對馬總統的兩岸政策,始終迴避不提最關鍵的政治基礎─「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認為對兩岸深化開展合作關係,恐將造成連帶影響。涉台人士稱,隨著兩岸交流擴張,鞏固並深化既有政治基礎特別重要。 \n 吳伯雄和胡錦濤會面時,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並強調兩岸並非「國與國關係」,而是「特殊關係」,根據雙方現行體制和法律規定,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求同存異,不過,大陸對「特殊關係」定位論述並未回應。 \n 對吳伯雄在說明《兩岸關係條例》立法時採「一國兩區」法理概念上,胡錦濤並未對此作出回應。 \n 不過,國台辦新聞發言人楊毅事後在總結吳胡會五項成果時強調,國共兩黨領導人已就「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形成了更清晰的共同認知。 \n 國台辦在評價「一國兩區」提法時更說:「眾所周知,這是長期以來台灣方面在法律層面對兩岸關係所持的基本態度。」從國台辦並未否定的回應來看,北京近期關注焦點應是馬總統是否將於五二○拋出「一國」的政治論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