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牽掛的搜尋結果,共48

  • 癌王奪不了對女兒的牽掛 35歲媽媽努力挺過化療

    癌王奪不了對女兒的牽掛 35歲媽媽努力挺過化療

    胰臟癌為癌症之王,每年奪走約2000國人的性命。新診斷出的患者中,9成人在當年就死亡,發生率幾乎等同於死亡率,但35歲的張女士卻走出不一樣的路,靠著想陪伴2歲半女兒的念頭,挺過化療,體重也重新升回5字頭。 \n \n胰臟癌早期症狀不明顯,癌症希望基金會董事長王正旭醫師表示,早期患者只會感覺上腹部不舒服、悶悶的,食慾不好,但都誤以為是胃病而掉以輕心。又因胰臟深藏在胃的後方,檢查不易,直到患者腹痛難耐、體重減輕才就醫,往往已達癌症晚期。少數患者的膽管會受影響,引發黃疸病,不僅尿液轉為茶色、眼睛鞏膜變黃,也較易感到疲倦。 \n \n35歲的張女士,過年前因腹部持續強烈疼痛,感覺內臟都揪在一起,甚至一天吃掉超過一盒止痛藥,就醫後才發現得了胰臟癌。眼看女兒只有兩歲半,弟弟也還沒步上紅毯,為了家人,她打起精神接受治療。開刀切除腫瘤後,噁心、掉髮、牙齦長膿包等化療副作用折磨了兩年,張女士的體重甚至跌破50公斤。 \n \n「吃飽也吐,不吃也吐!不管吃什麼,都食之無味」。化療中的張女士吃不下飯,每口呼吸也伴隨滿滿的藥味。隨著療程結束,她的體重已逐漸回升,繳出5字頭的漂亮成績單。她鼓勵奮戰中的癌友保持愉快心情,勿輕易放棄。 \n \n王正旭表示,胰臟癌的治療過程很苦,新診斷的胰臟癌患者中,每5人就有1人放棄治療。因胰臟癌患者多屬年長族群,身體狀況不佳,常會因為體重下降、體力變差,影響治療意願。他鼓勵患者,有治療就有希望,目前已有新的健保藥物治療,有助延長存活期,同時兼顧生活品質。癌症希望基金會也發行了「希望護照」,助患者記錄治療過程、學習抗癌,並與醫師討論治療決策。

  • 兩岸牽掛千佛塔 身首分離80載

    兩岸牽掛千佛塔 身首分離80載

     千年文物一座珍貴的寶塔──千佛塔身首分離,迄今尚無法璧合。目前塔身在台北的歷史博物館,塔頂則在山西朔州崇福寺。這座建於北魏年間的千佛塔,超過1500年歷史的文物,是世上難得僅存能見證與訴說中華民族宗教文化的寶物,很多兩岸史學家極力奔走,期盼早日讓這件文物完整結合,再現千古風華。 \n 根據史籍資料,這座北魏千佛塔始造於北魏天安元年(西元466年),完成皇興二年(西元468年),是宮內小臣曹天度紀念亡父穎寧、亡子玄明,高達209.5公分:共有9層,雕刻佛像:1357尊(九層:1342尊,塔剎12尊)由基座、塔身、塔剎三部分組成。奧地利格拉茲大學藝術史學院海因里希‧格哈德‧弗蘭茲教授曾這樣評價:「它對我們研究中國早期佛教和造塔史,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 \n 塔身在台北 鎮館之寶 \n 朔州台辦主任陳廷盛遺憾地指出,1937年9月,日本侵華占領朔縣,發現這座千佛石塔,知其珍貴,準備裝箱運回日本時,被當地老百姓冒著生命危險將塔剎藏匿起來。後來,塔剎交還崇福寺文管所,留在朔州,但塔座和塔身被日軍搶走,在抗戰勝利後交還,被運往台灣,現存台北的歷史博物館,成為鎮館之寶。 \n 陳廷盛表示,近80年來,千佛塔身在台灣,塔頂在山西,身頂異處,不能璧合,成為中華文化的一大憾事。多年來很多史學家還有佛家子弟,專程前往台北的歷史博物館就為瞻仰這件寶物,無不為之唏噓:何時能合璧?!寶物無罪也無干於政治,讓這座千佛塔完整重現於世人眼前,是責無旁貸的使命。 \n 崇福寺 壁畫保存完好 \n 崇福寺位於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區東街北側,當地民眾俗稱大寺廟。寺院座北面南,規模宏大,占地面積達2萬3400多平方公尺,五進院落,十座殿宇,布局嚴整,構造壯觀,殿內塑像、壁畫、琉璃脊飾、雕花門窗薈萃一堂,是一座不可多得的古建藝術殿堂。 \n 崇福寺創建於唐代麟德二年(西元665年),由唐代大將軍、本身為朔州人的鄂國公尉遲敬德奉旨建造。經遼、金擴建,有山門、天王殿、鐘樓、鼓樓、千佛閣、文殊堂、地藏殿、三寶殿、彌陀殿、觀音閣等建築。寺內金代建築、塑像、壁畫保存完好,是一座歷史價值較高的古代寺廟。彌陀殿是崇福寺主殿,也是寺內最大的殿堂,建於金代熙宗皇統三年(西元1143年),距今已有850多年歷史。彌陀殿高大寬敞,殿頂綠色琉璃剪邊,殿內前簷隔扇、窗櫺花典雅、精美,是中國現存的一處保存完整的金代作品。殿壁上,壁畫面積達340多平方公尺,描繪了佛教講經說法的場面。觀音殿位於彌陀殿之後,是寺內另具代表性的一座殿,也是崇福寺內最後的一座殿堂。殿內有塑像三尊中為觀音菩薩像,左為文殊菩薩,右為普賢菩薩,均為明代原作。 \n 整個彌陀殿集建築、壁畫、塑像、背光、琉璃、欞窗、匾額等於一體,雖經多次改朝換代風雨寒暑,至今仍光澤燦爛。 \n 殺虎口關 兵家必爭地 \n 來到山西朔州一定要走一趟殺虎口關,古稱參合口。原是抵禦蒙古胡人南侵,而起名「殺胡口」。自清朝打敗準噶爾後,「蒙漢」互市改名為「殺虎關」。清朝以後,這裡成了「走西口」的必經之路。早年是為了防禦外族入侵而設,極具戰略價值,一旦被奪,即能揮軍直驅一馬平川至中原燒殺擄掠。 \n 歷史上的「走西口」故事也發生在殺虎口。清初關外田地荒蕪,屋宇殘破,人丁流亡。大批山西、陝西、甘肅和部分河北的農民,背井離鄉,冒禁私越長城、「走西口」(指山西省殺虎口,後泛指出關謀生百姓),墾荒求生。充分表現出山西人驚人的意志與不懼艱險的堅韌精神。

  • 楊烈牽掛30歲女未嫁

    楊烈牽掛30歲女未嫁

     金鐘歌王楊烈在台日合作電影《盛情款待》飾演富豪爸爸,片末他臥病在院,一句「如果人生沒有遺憾,就一點意義都沒有」,講來語重心長又深刻,問起現在有無遺憾,他知足說:「走到這個年紀會覺得還有很多事情沒做,也不能算是遺憾,對自己、家裡面有很多期許。」 \n 楊烈透露,女兒的終身大事是最牽掛的事,「希望能夠看到女兒結婚,已經30歲了,不知道要怎麼勸。」他回憶拍攝生病的那場戲,借用自己人生經驗,「記得剛開始發現(大腸癌)的心情,我是運動員,比賽20、30年,檢查出來時心想『不應該是我吧』、『怎會這樣子』。」好在現已恢復健康,每3個月定期回醫院複診。 \n 關東腔日文吃癟 \n 他與日籍老婆結婚近40年,在家以日文溝通,這次拍電影剛好派上用場,本以為他說日文駕輕就熟,沒想到還去找導演北村豐晴好好學一下,「我講的是關東腔,電影要關西腔,我去北村的店裡,一句一句講給他聽。」 \n 他在電影裡相當義氣,照顧已逝好友的老婆。交友廣闊的他,坦言有許多人找他幫忙「處理事情」,大從選舉站台,小到夫妻之間的事都有。能夠幫人他在所不辭,過去楊登魁被抓去關,留下妻兒在外,他就找楊登魁的3個兒子來他的店裡做事,把楊登魁的兒子當成自己小孩看,也幫當時從事保險業的楊登魁老婆拉了不少保險。他笑說:「以前很傷腦筋,都找上我,現在會多加一句,做不到就沒辦法囉。」電影今起在台上映。

  • 萁媽無牽掛想出家 無奈黃鐙輝「一直生」

    萁媽無牽掛想出家 無奈黃鐙輝「一直生」

    黃鐙輝和岳母「萁媽」一起上中視《冰冰show》,私下相處融洽的他們,在節目上忍不住互相吐槽,萁媽和黃夫妻同住,平時照顧3個孫子,56歲的她透露內心已無牽掛,本來計畫在家當保母3年後要出家「結果他們一直生。」黃鐙輝認為他是救了佛法裡的和尚,開玩笑說:「你出家,和尚會被你吵死,趕緊還俗。」 \n \n帶3孫的萁媽一直希望黃鐙輝能去結紮,她說:「如果再那麼不小心,有小孩我就倒霉,到時會給黃鐙輝2個選項,以後每個月保母費就要漲價收10萬元,不然就是黃鐙輝不能再騎重機。」黃鐙輝馬上回嘴:「如果大家都結紮的話,保險套會沒市場。」讓旁人虧他:「你的需求很大很喔?」 \n \n平常喜歡購物的萁媽透露,黃鐙輝每個月給她3萬5千元,另外還有2張信用卡,她認為「錢花下去是財產,沒花變遺產,留太多也會讓子孫吵架。」黃鐙輝爆料,有一天萁媽出個門,回家就告訴他買了一個塔位,還對黃說:「塔位該不會要我自己付錢吧?」讓他當下很傻眼,心想:「讓岳母自己的塔位,還自己付錢也是怪怪的。」 \n \n萁媽感嘆人生無常,身邊的朋友越來越少,她透露有個朋友邀她「喝春酒」,結果朋友家門口掛2個白燈籠,門前還擺了10桌讓她嚇一跳,原來她的朋友擔心死後無人祭拜,所以自己佈置靈堂。萁媽說她死後不想辦告別式,最捨不得家裡買的衣服而不是女兒萁萁,她會把房子給女兒「錢沒有,因為都快花完了。」

  • 習19大報告 展現戰略定力

     《人民日報》海外版24日刊登中共中央候補委員、全國台聯黨組書記黃志賢評論文章表示,十九大報告涉台論述歷史站位高、戰略定力強,充分表達了中華兒女致力祖國完全統一的共同心聲和強烈意願,為新時代台聯工作指明方向。 \n 黃志賢表示,習近平總書記一直牽掛著廣大台灣同胞,曾經在多種場合多次強調,「兩岸同胞是命運與共的骨肉兄弟,是血濃於水的一家人」,此次十九大報告更是情深意長,強調「尊重台灣現有的社會制度和台灣同胞生活方式,願意率先同台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逐步為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增進台灣同胞福祉」,既體現「兩岸一家親」理念的核心要義,也反映大陸同胞對台灣鄉親的牽掛和關心。 \n 黃志賢稱,當前,在兩岸關係面臨新挑戰的新形勢下,全國台聯系統各級黨組織將更加自覺堅定不移地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十九大精神上來,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用十九大精神指導謀畫全國台聯工作。

  • 為了你們 我打開臉書

     在這次活動之前,我滿懷期待,但也不曾想過這短短的七天能讓我的內心產生這麼大的變化。 \n 在見到你們之前我設想過無數種初見的場景,想著我會跑過去和你們熱情的交流,還是我們會很尷尬一言不發,你們會不會很難相處,我到時候會不會緊張……之前設想的種種,在桃園機場見到你們的時候化為了泡沫,人群中,你們微笑著,揮著胳膊說這裡是第四組,讓我的緊張感瞬間消失了,在前往見面會的路上,我們歡笑不停,就這樣,我們之間的故事開始了。緣分是個奇妙的東西,前一秒我們互不相識,可僅僅一個遊戲過後,我們就打成了一片,約著晚上要到哪裡去玩。 \n 朋友啊,我想對你們說,即使隔著長長的海峽,我們一起留下的美好回憶也會永遠存在我心。記得你們一直叫我「郝姐姐」,即使我不是年紀最大的那個;我會永遠記得我們一起在大巴後面吵吵鬧鬧,笑聲此起彼伏;記得每天那麼累了,你們還總是陪著我這個第一次到台灣的新朋友逛來逛去,陪我體會台灣獨特的文化氛圍;記得,我們一起出去的時候,竟然被人誤以為我們都是來台交換的大學生,短短的幾天你們的口音已經被我影響啦;記得我們總是最晚睡的那一組,因為總是有太多太多想要一起的活動……是你們,我們才能有這一切美好的記憶。 \n 有些情緒很難表達,但並不代表它們不存在。有人說,一個人想念一個地方,往往不是因為那裡的風光產物,那裡的一群人,一些夥伴,這就是牽掛。因為你們,我在海峽那頭也有了牽掛,總想著你們在幹什麼,你們是不是在和我一起看同一片天,你們是不是也在想念我這個遠在大陸的朋友;因為你們,打開臉書,打開Ins,我不只瀏覽我感興趣的新聞,我也開始查看你們的近況,分享自己的近況,讓你們看到,讓你們了解我的生活狀態;因為你們,我開始更努力,更努力的去迎接生活,去期待下一次相遇…… \n 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我們約定,我們一定會再相見。翻看著照片,我在想,下一次見面,會是什麼時候呢?我們會是什麼模樣?我們又會聊著什麼樣的故事?這些想想都讓我覺得期待。時間會沖淡很多東西,唯一不會變的一定是我們會帶著笑容,再一次面對彼此,述說思念,創造新的回憶,將我們的友誼繼續下去!托爾斯泰曾說:「為了找到一個好朋友,走多遠的路也沒關係。」我們的友誼,跨越海峽,不會因為距離而減分毫。朋友啊,期待著,期待著我們下一次的相遇!

  • 讓媽媽小明明無牽掛離開 施易男:我會堅強!

    讓媽媽小明明無牽掛離開 施易男:我會堅強!

    歌仔戲國寶、藝人施易男的媽媽巫明霞(小明明),7日上午在家跌倒重創後腦勺,送醫後不幸辭世。施易男日前為宣傳新專輯上年代MUCH《別讓身體不開心》,恰巧聊到「可能要跟父母分離的那一天,你準備好了嗎」話題,他提到,自己從小就面臨很多生離死別,大學時父親過世、媽媽多年前瓦斯中毒差點離開,最好的朋友也意外過世,他坦言:「心中很怕一種失去的感覺,因為感受過那種痛!」 \n \n小明明突然撒手人寰,原本正在海外宣傳的施易男沒能見到媽媽最後一面,連日來他強忍悲痛、打起精神處理媽媽後事。他9日晚首度在臉書親自發文,表示謝謝大家的關心,「雖然食不下嚥,還是會逼自己吃,雖然無法入睡,我還是會逼自己睡。因為我知道我需要體力去處理媽媽的身後事,來陪媽媽圓滿走完這最後一段路。我也會很堅強去面對這已經發生的事實。接到很多朋友的關心,除了感謝還是感謝,也請見諒無法一一的回覆表達我的感謝,這是我人生的課題,我會把這道人生的功課做好,我會堅強並讓媽媽不要擔心我,讓媽媽可以安心放下,無牽掛的離開。」 \n \n他也公佈將選在1/22(日)11:00於台北第二殯儀館景仰樓三廳為媽媽小明明舉行公祭儀式,並懇辭奠儀。 \n \n施易男在《別讓身體不開心》節目中說,18年前父親過世後,他就一直告訴自己「媽媽可能隨時會離開,不過這是無法準備的」,因此孝順的他,最大的心願就是要給媽媽所有一切美好,盡量讓她開開心心。幾年前,媽媽就說想先買靈骨塔,他聽了覺得很害怕、也很難過,一直想要逃避這件事,直到去年母親節,他和姊姊才合買了一個靈骨塔送給媽媽,圓了她的心願。 \n \n他從小與媽媽感情親密,即便已經長大成人,媽媽還是把他當成小孩子,每天的飲食、出門要注意什麼、晚上回來要早點睡,總是細心叮嚀,他也開心接受媽媽這樣的關心。他回憶,小時候因為叛逆,跟媽媽起衝突就離家出走,不過怕她擔心,所以他也只是去忠孝東路買了一件衣服就乖乖回家。漸漸長大後,發現媽媽說的都是對的,之後就都很聽媽媽的話。 \n \n聊到父母漸漸老了的話題,主持人Selina也忍不住哽咽感動落淚,她說,去年9月帶著全家人一起去義大利玩,想起小時候父母牽著她的手出去玩,這次換她牽著父母的手去旅遊,即便行程安排已經很輕鬆,還是能感受到父母體力已經沒有那麼好,明顯感覺到他們老了。想起那趟旅程Selina感觸很深,在角色互換後,對爸媽有了更多的孝順及體諒,也懂得愛要即時。

  • 被劫輪機長沈瑞章最牽掛罹難船長 明天返台回家

    被劫輪機長沈瑞章最牽掛罹難船長 明天返台回家

    阿曼籍漁船「Naham 3號」的26名船員獲釋,其中來自台灣的輪機長沈瑞章,今天清晨抵達大陸廣州,預計明天返回闊別將近5年的家。今一早夫妻、父女相見,一行人相擁而泣。據轉述,沈在10多個小時航程中,一直看著飛機航線圖,更坦言最牽掛已罹難的船長。 \n \n台北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董事長李傳洪,因熟識大陸海協會副祕書長王小兵,加入出資援救行列,基金會主任蔡中信日前也陪家屬赴廣州等待沈瑞章。 \n \n李傳洪今早接受本報訪問時透露,「老沈」沈瑞章心情、體力都不錯,因妻子、女兒都到廣州接他,今天晚上全家先吃個飯,明天返台,「台灣話還很會講!」不過,遭遇挾持時,「Naham 3號」船長當場遭遇不測,沈至今記掛船長骨骸、衣物無法一起回到台灣。 \n \n據蔡中信轉述,沈瑞章經過10多個小時飛行才抵達廣州,大陸海協會副秘書長王小兵一路坐在他旁邊,沈的心情很穩定、高興,也會向王分享被挾持日子裡的經歷。不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當別人看著飛機上播放的電影或節目,沈瑞章卻一路看著飛行航線圖;快要下飛機時,則問旁人「不知道老婆、女兒還認不認得我?」 \n \n沈瑞章見到家人後,雙方相擁而泣,沈直說原以為活不到今天,幸好一直想著家人,才能堅持下來。

  • 評彈皇后盛小雲 牽掛台灣觀眾

    評彈皇后盛小雲 牽掛台灣觀眾

     「台灣觀眾特別好啦,就感覺碰上知音一般!」1998年首次把蘇州評彈帶來台灣的大陸評彈皇后盛小雲,當年以大氣的個人台風與甜潤的嗓音,讓台灣藝文圈為之風靡;9月30日至10月2日在台北市政府親子劇場,盛小雲將再度帶著經典劇碼跨海亮相,而最讓盛小雲牽掛的正是台灣觀眾。 \n 「我們在舞台上沒有道具、沒有服裝,要能駕馭全場的觀眾,就是憑這一張嘴。」出生於評彈世家的盛小雲表示,評彈屬於一種曲藝,而曲藝演員又有別於戲曲演員,必須生、旦、淨、末、丑都得說唱得活靈活現、一人分飾多角;情緒上也要能快速轉換,且每位演員至少還要學會演奏三弦與琵琶等兩種樂器。 \n 劇本註釋重新細讀 \n 盛小雲的說唱魅力,在台灣早已吸引一票死忠粉絲,2010年她以一齣改編自大陸劇作家曹禺經典作品的中篇評彈《雷雨》,讓台灣觀眾為之傾倒。但盛小雲回顧這齣個人代表作之一時卻笑說,其實自己第一次看話劇版《雷雨》時,還似懂非懂呢! \n 正因為似懂非懂,才促使著盛小雲重讀《雷雨》劇本,並將每一幕的劇本註釋重新細讀;這才發現,這齣經典劇作有許多「戲」,於話劇角色無形的表情與動作間上演著。因此盛小雲決定將《雷雨》一劇,改編成中篇評彈說給觀眾聽。 \n 盛小雲坦言,這齣《雷雨》的創作過程可說是數易其稿,當時集結了多位劇作家與演員共同創作,甚至在演出逾百場的過程中,仍不停地修正劇中的情緒;最後評彈版的《雷雨》相較於話劇版,除了將周萍與繁漪這段畸戀,交代得更為清楚外,同時也學習了話劇的手法,將部分情節留白處理。 \n 觀眾是演員第二導師 \n 時隔6年,盛小雲帶著「蘇州市評彈團」25位評彈名家新秀來台,她表示,最令她牽掛的就是台灣的觀眾。 \n 盛小雲猶記得第一次來台演出時,演出座位下的踏腳並未對正,所以她在就坐前就隨腳一踢將其扶正;結果演出後有台灣觀眾建議,若盛小雲當時能夠彎下身用手挪正,比起用腳踢正會更為優雅、好看。 \n 18年前台灣觀眾的這句話,至今仍跟著盛小雲,並時時刻刻提醒著她:演員走出舞台的那一刻,觀眾就已經在觀賞演出。盛小雲說:「觀眾是演員的第二個導師,這也是為什麼我對台灣觀眾的情感這麼深。」

  • 曹雅雯夢寇桑 感受長者牽掛

    曹雅雯夢寇桑 感受長者牽掛

     黃義雄(寇桑)生前致力提拔新人,從民視《明日之星》選秀節目出道的許富凱、曹雅雯都簽約寇桑,2人昨到寇桑靈前致意,淚如雨下,哭到鼻頭都紅了。曹雅雯說,寇桑連2天入夢,第一天夢境中看到他,感覺他很多話要說,最後沒說半句,「我告訴他,你不要煩惱那麼多,好好地走,不要牽掛;第2天再夢到,他的狀態已經好很多。」 \n 她說,1個月前曾和寇桑通話,當時他雖感冒,但電話中聲音還是很有活力,他也一直積極想再開新節目;許富凱說,寇桑看起來威嚴,每次見到他,自己都像縮頭烏龜,躲得遠遠的,但寇桑是個老小孩,印象最深刻是,寇桑曾在他的記者會上請媒體幫忙,對媒體誇:「他很乖,不會油條,你們幫我寫他一些好話啦!」他說寇桑離開得太快,他到現在還無法接受。 \n 至於認識寇桑已40幾年的「鳥來嬤」吳敏,昨也悄悄現身靈堂,她說,寇桑一開始做的是華視的戲劇節目,但她是中視的演員,寇桑看她演得不錯,特地從中視把她借到華視拍戲,2人也建立了不錯的交情。 \n 去年底她因工作關係難得有機會到寇桑的辦公室參觀,他們還開開心心聊了很多過去的事,實在很難想像這麼硬朗的人就這樣走了。

  • 短暫離家不捨 賈靜雯很多牽掛

    短暫離家不捨 賈靜雯很多牽掛

    女星賈靜雯與修杰楷生下愛女「咘咘」,一家幸福甜蜜,夫妻倆時常分享天倫樂,不過近日賈靜雯因工作,需要離家一陣子,與丈夫、女兒分隔兩地,也讓賈靜雯感到不捨,感嘆:「才發覺人越大真的越多牽掛⋯」,讓網友感到不捨。 賈靜雯日前參加活動時透露,要到廈門工作12天,今(27日)賈靜雯在臉書有感而發:「時時刻刻在在體悟生命的意義,人,來這世上真的是學習再學習」,並向自己喊話,學習捨得、要珍惜每一刻,粉絲也都留言鼓勵「咘咘會想媽咪的」、「把握每個活著的當下」。 \n文章來源:中時電子報/周郁蘋/綜合報導 \n

  • 短暫離家不捨 賈靜雯很多牽掛

    短暫離家不捨 賈靜雯很多牽掛

    女星賈靜雯與修杰楷生下愛女「咘咘」,一家幸福甜蜜,夫妻倆時常分享天倫樂,不過近日賈靜雯因工作,需要離家一陣子,與丈夫、女兒分隔兩地,也讓賈靜雯感到不捨,感嘆:「才發覺人越大真的越多牽掛⋯」,讓網友感到不捨。 \n賈靜雯日前參加活動時透露,要到廈門工作12天,今(27日)賈靜雯在臉書有感而發:「時時刻刻在在體悟生命的意義,人,來這世上真的是學習再學習」,並向自己喊話,學習捨得、要珍惜每一刻,粉絲也都留言鼓勵「咘咘會想媽咪的」、「把握每個活著的當下」。 \n

  • 名家觀點-「火燒島」的牽掛

     陸客團火燒車中的一個遇難者,來台前說:「去完台灣,就沒有牽掛的地方了。」如果她在天之靈聽到這裡的人對她的不幸冷嘲熱諷,會作何感想? \n 火燒車是件意外,以前陸客死了近百人,大陸人要來的還是會來,但在這件事上說「燒死支那豬,爽」的話,這才真令大陸人氣憤,現都說要來「要等統一後」。 \n 家屬群情激憤,說:「沒有談到一個程度就不願意火化。」這也是人之常情,哪裡都一樣。但這照規定依保險辦理就可以,說不可以的是網路,對此反是一片揶揄叫罵,又說什麼「該感激是死在台灣,可拿到很多錢,死在大陸就一點人權賠償也沒有。」 \n 在上次阿里山6人死亡事件中,嘉義市的一個公務員就這樣講,這次市長涂醒哲的團隊,也大喊「爽」。民進黨立委葉宜津說是交通部長賀陳旦「運氣不好,上任之後事件不斷,這都是幾十年沒有解決的問題,我們是做功德,你是菩薩。」這種說法好像是說燒死的大陸人不對一樣,又把罪過推到馬政府沒做好。 \n 還有說燒死了人,「大陸被迫要與我們化冰對話了吧」。這種殘酷冷血、推事諉過的心態,實在是可怕至極! \n 把這種事推到一條龍的低價團肇事也不對,低價該與三菜一湯有關,不該與安全有關,不能說錢給少了就危險,給多了才有安全。 \n 何況這種在台組裝的巴士,台灣鄰里的島內遊,或學校郊遊活動也多採用,故出事與是不是低價與否沒關係。 \n 8年來開放陸客來台旅遊,大陸人死了90人,但大陸政府都沒講話,還是鼓勵同胞來台,因為這不是針對大陸人的故意或陰謀。現在緊縮人數,是為了新政府不願承認九二共識,不是為了台灣旅遊不安全,但是那些說沒人性、反中、仇中的話,才是使大陸痛心疾首,這些話其實也是與否認九二共識是一脈相承的。所以,這次的慘案不是事件本身傷害兩岸感情,不是因,而是果,是事後的那些恨中的惡言才有大關係。 \n 台灣人有個很大的認識誤區,一直覺得大陸對台獨的壓制是共產黨主導的,事實上,大陸民間對台獨的態度要比共產黨強硬得多,而台灣人現在還在自我催眠和幻想中,可是對岸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貧窮積弱的大陸了,大陸也有民意,共產黨為了兩岸和諧盡量壓制著民意,若台灣人還自認高人一等,要把大陸人踩在腳下羞辱,這種大陸的民意最終會左右政權的,那時就非台灣之福了。(作者為公務員)

  • 伍思文》「火燒島」的牽掛

    陸客團火燒車中的一個遇難者,來台前說:「去完台灣,就沒有牽掛的地方了。」如果她在天之靈聽到這裡的人對她的不幸冷嘲熱諷,會作何感想? \n火燒車是件意外,以前陸客死了近百人,大陸人要來的還是會來,但在這件事上說「燒死支那豬,爽」的話,這才真令大陸人氣憤,現都說要來「要等統一後」。 \n家屬群情激憤,說:「沒有談到一個程度就不願意火化。」這也是人之常情,哪裡都一樣。但這照規定依保險辦理就可以,說不可以的是網路,對此反是一片揶揄叫罵,又說什麼「該感激是死在台灣,可拿到很多錢,死在大陸就一點人權賠償也沒有。」 \n在上次阿里山6人死亡事件中,嘉義市的一個公務員就這樣講,這次市長涂醒哲的團隊,也大喊「爽」。民進黨立委葉宜津說是交通部長賀陳旦「運氣不好,上任之後事件不斷,這都是幾十年沒有解決的問題,我們是做功德,你是菩薩。」這種說法好像是說燒死的大陸人不對一樣,又把罪過推到馬政府沒做好。 \n還有說燒死了人,「大陸被迫要與我們化冰對話了吧」。這種殘酷冷血、推事諉過的心態,實在是可怕至極! \n把這種事推到一條龍的低價團肇事也不對,低價該與三菜一湯有關,不該與安全有關,不能說錢給少了就危險,給多了才有安全。 \n何況這種在台組裝的巴士,台灣鄰里的島內遊,或學校郊遊活動也多採用,故出事與是不是低價與否沒關係。 \n8年來開放陸客來台旅遊,大陸人死了90人,但大陸政府都沒講話,還是鼓勵同胞來台,因為這不是針對大陸人的故意或陰謀。現在緊縮人數,是為了新政府不願承認九二共識,不是為了台灣旅遊不安全,但是那些說沒人性、反中、仇中的話,才是使大陸痛心疾首,這些話其實也是與否認九二共識是一脈相承的。所以,這次的慘案不是事件本身傷害兩岸感情,不是因,而是果,是事後的那些恨中的惡言才有大關係。 \n台灣人有個很大的認識誤區,一直覺得大陸對台獨的壓制是共產黨主導的,事實上,大陸民間對台獨的態度要比共產黨強硬得多,而台灣人現在還在自我催眠和幻想中,可是對岸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貧窮積弱的大陸了,大陸也有民意,共產黨為了兩岸和諧盡量壓制著民意,若台灣人還自認高人一等,要把大陸人踩在腳下羞辱,這種大陸的民意最終會左右政權的,那時就非台灣之福了。 \n(作者為公務員)

  • 兩岸校園超連結-牽掛客家情 「老廣」陸生緣

     這是種「他鄉遇故知」的情懷,自從幾年前在族譜上得知先祖自粵遷台後,對於來自廣東的人、事、物均倍感親切。上回有幸結識這位廣東來的朋友,好似遇見老鄉般,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 \n 小林是廣東人,是那著名惠州起義的所在,談吐間帶有濃厚粵語口音,初次乍聽下,多數人還以為是香港來的朋友,常鬧出不少笑話來。他總是開玩笑地表示「被認為是香港人還好,別人多半是抱持親切與好奇感,一旦跟他們說自己是從廣東來的,那態度可真不一樣!」 \n 一口流利的客家話 \n 或許是一些我們的偏見所致,從早先時候開始追港劇,聽粵語歌曲慣了,聽見粵語口音經常是聯想到香港。而我們卻不知道香港人早期多是從廣東移民過去,比起廣東的純正粵語,香港粵語現在早已在英國殖民的背景下參雜著英文,對於廣東人而言,基本上差異還是非常明顯。 \n 開學前,透過友人而結識小林,他是位標準的「老廣」。有別於其他省分(愈靠近首都愈是如此),「老廣」是指普遍廣東人對於政治不大感興趣,倒是將心力著重在經商貿易,畢竟廣東距離首善之都北京可老遠的,也就造就廣東民眾對國家政事相對其他省分關切來得少。 \n 說到這裡,特別要提到國父孫中山先生,身為廣東人的孫中山先生,在台灣,我們尊稱他為「國父」;在大陸,多是稱作「革命先行者」。小林悄悄告訴我,其實孫文還有個外號叫「孫大砲」,是孫文在廣東同鄉譏諷而給他起的名,在廣東話意思是「喜歡說大話、空談而一事無成」。儘管如此,孫中山先生的功績依舊為中國人民所驕傲,佳話流傳至今。 \n 開學後,我正準備客語考試,一次同小林吃廣東粥,得知他除了會說粵語外,還會一口流利客家話,讓我大為驚訝,覺得親切十分。準備考試期間,透過客語來交流,不僅增加自己客語口說能力,更讓客語成了我們共同話題。儘管有些地域腔調非全然相同,依舊能溝通無虞,與這位客家同鄉閒嗑牙間,彷彿自己是回到鄉下的客家村落。 \n 小林所居住的惠州市,位於客家話、東江本地話、海陸豐話、粵語四大漢語方言的交匯區。然而,隨著外來人口增多,加上年輕一代多半使用普通話居多,若還能通數種方言,那可真是不容易。相較於他們使用客語能力,在台灣的客家人,雖稱有著客家血親,但依舊能使用客語溝通的逐漸凋零。 \n 雨中參禮祭孔大典 \n 小林上學期來我們學校的法律研究所交換,因為課程需要,部分時間在東吳大學修習,因此結交許多在台灣學習法律的陸生、台生及師長。記得有一回,一位在法律界享有地位的教授找了小林聚會,興奮之餘,準備張羅著欲贈送給師長的伴手禮。聚會那天教授興致一來,彼此共談法律事。 \n 上學期初,正好迎來「紀念大成至聖先師孔子2565周年誕辰釋奠典禮」,清晨四點許,同小林搭車前往台北孔廟觀禮,那天夜裡綿綿細雨不斷。天尚未亮時,台北孔廟外頭已經聚集許多民眾等待入場,雖然祭孔典禮於山東曲阜舉辦最富歷史及文化意義,但能有機會在台灣見到中華文化在這裡生根,那更是難能可貴。排了近兩個鐘頭,終於進到會場,這裡早已擠得水洩不通,時刻一到,祭孔依循古禮方式展開。儘管天空美,大夥兒卻是看得開心,還有幸讓小林一睹馬總統參禮的風采。 \n 談到馬總統,雖然受到許多台灣同學抗議,但在陸生圈裡仍然受到普遍敬佩,陸生或交換生們還有個不成文的「必修課」,就是寫封信給馬總統。小林也寄了封信,當收到總統府發來的回信更是興奮,裡頭感謝小林的來信,並附上一幀「總統玉照」! \n 有緣他鄉再遇故知 \n 還有一回趁著放晴時,利用周末時間,決定攀登七星山,位於陽明山上的七星山峰,是台北市最高峰。平時少在運動的小林,對於這座山頭輕而易舉登上,當我們在「台北第一高峰」的座標上合影時,幾位同我們一起登上來的年輕朋友與我們閒聊,就這麼認識新夥伴,一起泡足浴、攀爬擎天崗。 \n 還記得去年11月12日,同小林參與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辦的「國父孫中山誕辰150周年」,一連串的表演活動在館前廣場熱鬧喧騰。對於小林而言,這些活動挺新鮮的,看見台灣在紀念孫中山先生方面,比起家鄉熱鬧許多,好似一場嘉年華活動,倒是有句話依舊令我印象深刻:「怎麼這種場合幾乎都只見到老先生、老太太,沒有見到什麼年輕人呀」。對此我還真是難以回答,但其實答案早已呼之欲出。 \n 很快地,小林抱著滿滿記憶回到熟悉的故土繼續完成最後論文待畢業,不久將進入職場就業,願小林一切順利、鵬程萬里。有待一日,我亦希望能夠親自踏上那片廣東客家村落,用熟悉的語言和鄉親聊天。兩岸客家情,因為這段陸生緣,將會持續下去,有緣在他鄉再遇故知!

  • 兩岸校園超連結》牽掛客家情 「老廣」陸生緣

    這是種「他鄉遇故知」的情懷,自從幾年前在族譜上得知先祖自粵遷台後,對於來自廣東的人、事、物均倍感親切。上回有幸結識這位廣東來的朋友,好似遇見老鄉般,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 \n 小林是廣東人,是那著名惠州起義的所在,談吐間帶有濃厚粵語口音,初次乍聽下,多數人還以為是香港來的朋友,常鬧出不少笑話來。他總是開玩笑地表示「被認為是香港人還好,別人多半是抱持親切與好奇感,一旦跟他們說自己是從廣東來的,那態度可真不一樣!」 \n \n一口流利的客家話 \n或許是一些我們的偏見所致,從早先時候開始追港劇,聽粵語歌曲慣了,聽見粵語口音經常是聯想到香港。而我們卻不知道香港人早期多是從廣東移民過去,比起廣東的純正粵語,香港粵語現在早已在英國殖民的背景下參雜著英文,對於廣東人而言,基本上差異還是非常明顯。 \n開學前,透過友人而結識小林,他是位標準的「老廣」。有別於其他省分(愈靠近首都愈是如此),「老廣」是指普遍廣東人對於政治不大感興趣,倒是將心力著重在經商貿易,畢竟廣東距離首善之都北京可老遠的,也就造就廣東民眾對國家政事相對其他省分關切來得少。 \n說到這裡,特別要提到國父孫中山先生,身為廣東人的孫中山先生,在台灣,我們尊稱他為「國父」;在大陸,多是稱作「革命先行者」。小林悄悄告訴我,其實孫文還有個外號叫「孫大砲」,是孫文在廣東同鄉譏諷而給他起的名,在廣東話意思是「喜歡說大話、空談而一事無成」。儘管如此,孫中山先生的功績依舊為中國人民所驕傲,佳話流傳至今。 \n開學後,我正準備客語考試,一次同小林吃廣東粥,得知他除了會說粵語外,還會一口流利客家話,讓我大為驚訝,覺得親切十分。準備考試期間,透過客語來交流,不僅增加自己客語口說能力,更讓客語成了我們共同話題。儘管有些地域腔調非全然相同,依舊能溝通無虞,與這位客家同鄉閒嗑牙間,彷彿自己是回到鄉下的客家村落。 \n小林所居住的惠州市,位於客家話、東江本地話、海陸豐話、粵語四大漢語方言的交匯區。然而,隨著外來人口增多,加上年輕一代多半使用普通話居多,若還能通數種方言,那可真是不容易。相較於他們使用客語能力,在台灣的客家人,雖稱有著客家血親,但依舊能使用客語溝通的逐漸凋零。 \n \n雨中參禮祭孔大典 \n小林上學期來我們學校的法律研究所交換,因為課程需要,部分時間在東吳大學修習,因此結交許多在台灣學習法律的陸生、台生及師長。記得有一回,一位在法律界享有地位的教授找了小林聚會,興奮之餘,準備張羅著欲贈送給師長的伴手禮。聚會那天教授興致一來,彼此共談法律事。 \n上學期初,正好迎來「紀念大成至聖先師孔子2565周年誕辰釋奠典禮」,清晨四點許,同小林搭車前往台北孔廟觀禮,那天夜裡綿綿細雨不斷。天尚未亮時,台北孔廟外頭已經聚集許多民眾等待入場,雖然祭孔典禮於山東曲阜舉辦最富歷史及文化意義,但能有機會在台灣見到中華文化在這裡生根,那更是難能可貴。排了近兩個鐘頭,終於進到會場,這裡早已擠得水洩不通,時刻一到,祭孔依循古禮方式展開。儘管天空美,大夥兒卻是看得開心,還有幸讓小林一睹馬總統參禮的風采。 \n談到馬總統,雖然受到許多台灣同學抗議,但在陸生圈裡仍然受到普遍敬佩,陸生或交換生們還有個不成文的「必修課」,就是寫封信給馬總統。小林也寄了封信,當收到總統府發來的回信更是興奮,裡頭感謝小林的來信,並附上一幀「總統玉照」! \n \n有緣他鄉再遇故知 \n還有一回趁著放晴時,利用周末時間,決定攀登七星山,位於陽明山上的七星山峰,是台北市最高峰。平時少在運動的小林,對於這座山頭輕而易舉登上,當我們在「台北第一高峰」的座標上合影時,幾位同我們一起登上來的年輕朋友與我們閒聊,就這麼認識新夥伴,一起泡足浴、攀爬擎天崗。 \n還記得去年11月12日,同小林參與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辦的「國父孫中山誕辰150周年」,一連串的表演活動在館前廣場熱鬧喧騰。對於小林而言,這些活動挺新鮮的,看見台灣在紀念孫中山先生方面,比起家鄉熱鬧許多,好似一場嘉年華活動,倒是有句話依舊令我印象深刻:「怎麼這種場合幾乎都只見到老先生、老太太,沒有見到什麼年輕人呀」。對此我還真是難以回答,但其實答案早已呼之欲出。 \n很快地,小林抱著滿滿記憶回到熟悉的故土繼續完成最後論文待畢業,不久將進入職場就業,願小林一切順利、鵬程萬里。有待一日,我亦希望能夠親自踏上那片廣東客家村落,用熟悉的語言和鄉親聊天。兩岸客家情,因為這段陸生緣,將會持續下去,有緣在他鄉再遇故知! \n(劉彥良/輔仁大學學生) \n

  • 傳訊問尪「有沒有找媽媽」 六月演活牽掛媽

    傳訊問尪「有沒有找媽媽」 六月演活牽掛媽

    六月(蔡君茹)有子「小Star」萬事足,時常在臉書曬出兒子可愛萌照的她,日前受邀在TOYOTA微電影《媽媽的戰車》擔任女主角,生動詮釋每一個母親懷念昔日自由,卻又放不下孩子的矛盾心情。 \n全職媽媽幾乎24小時全年無休,根據兒童福利聯盟調查,發現有六成二的新手媽媽在育兒過程中感受到壓力。TOYOTA透過《媽媽的戰車》傳達天下媽媽的心聲:「不管到哪裡,母親的心總是繫在孩子身上。」 \n而六月在片中更生動呈現了媽媽始終放不下小孩的心情,即便生日願望是想「一天不當媽媽」,卻還是忍不住傳了簡訊問老公「小孩有沒有找媽媽?」,期待已久的自由如今變成了深深的牽掛,只要寶貝陪伴在身邊,就會覺得安心。 \n

  • 國發會業務 陳建良牽掛帶期許

     即將回學校任教的國發會副主委陳建良今天除了對國發會業務表達牽掛外,也期許國發會工作具備更高EQ、增加跨處室溝通、政策分析力求嚴謹及深度。 \n 肩負自由經濟示範區重任的陳建良因健康、家庭因素請辭,國家發展委員會今天下午舉行感恩茶會,歡送陳建良,陳建良將於8月1日返回國立暨南大學任教。 \n 陳建良表示,接任副主委一職1年多來,除了頭髮白了、也憔悴不少,甚至暴瘦5公斤,但他打趣地說,原本困擾多年的膽固醇過高的問題,卻因食慾不振而解決。 \n 即將離開國發會的陳建良表示,對於那些才剛開始或進行到一半的計畫,未來將沒有機會參與,他坦言若說心中沒有牽掛是騙人的,同時他對國發會工作提出3點期許。 \n 陳建良認為,政府工作IQ很重要,EQ更重要,現在社會對政府的要求已經不光是IQ,EQ更高才行。 \n 為增加工作效率,陳建良建議國發會同仁,應增加跨處室溝通,以通曉相關處室業務內容,進而培養宏觀視野。 \n 他建議,在政策分析方面,應力求嚴謹及深度。 \n 8月1日將重返校園的陳建良,心情開始顯得輕鬆,除了食慾開始恢復外,近期體重回升1.5公斤。 \n 陳建良開玩笑地說,離開國發會歸建位於日月潭邊的暨南大學,是從人間接近地獄之處,到靠近天堂的地方。 \n 陳建良強調,從8月1日開始,他將是國發會最忠實、可靠的民間同仁。 \n 國發會主委管中閔今天也對陳建良喊話,希望陳建良回到學校,變成人民、不再是行政官員時,未來可與國發會裡應外合,高分貝替國發會發言。1030729 \n

  • 克服平凡心-前進塔須村 高山症交給菩薩

     塔須之名,源自於塔須寺,全名是川藏甘孜地區蝦扎鄉塔須寺,也稱塔須村,位在距離我們實在遙遠的四千五百公尺高的喜馬拉雅山脊線上,屬於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寺院建於十八世紀初期,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名副其實的山高水遠。 \n 那裡,有五百多戶人家。說五百,是以漢人獨立一家來算,要是用藏人習慣以一整個家族為一戶來說,就是兩百多戶人家,百分之九十五都是文盲;每年,有八個月時間冰封在攝氏零下四十度,最低溫可達零下四十五度。無法耕種,生活困苦。 \n 這五百多戶人家世世代代仰賴牧牛為生,根深柢固的地域觀念,縱然生活環境再艱苦,生活條件再簡陋,也從來不曾動過離開家鄉的念頭。 \n 我清楚的記得,那是在2005年,我的上師堪祖仁波切跟我說:「你可以和我上山去嗎?」 \n 我幾乎,是幾乎喔,沒有絲毫猶豫,立即斷然的一口拒絕。我有一千個理由不去,單一個高山症就令我卻步。 \n 我雖為藏傳佛教的弟子,卻也是一個平凡不過的人,說得更白一點,還是一個貪生怕死的傢伙。 \n 2005年,我剛升上主治醫師,好日子才正要開始,看著塔須村的照片,只有兩個感想,第一,雖然太遠、太高、太髒,但真美;第二,實在太遠、太高、太髒,太遙遠,然後結論跟預防高山症最好的辦法一樣,就是:不要去! \n 就在我殘忍地拒絕仁波切的邀約時,我在他眼底看到了深沉的擔憂,感受到他心中對塔須的不捨與牽掛。 \n 2006年,眼中同樣有著殷殷期待的他,又拿前一年問過的同一個問題來問我:「你可以和我上山去嗎?」 \n 「不」字絕對到了我的嘴邊,至少已經浮上喉頭,但抬起頭來,迎上的是他發自心底、掛念塔須的眼神。這一次,仁波切對眾生慈悲的眼神影像,就算還沒打敗,至少也已經和我心中的恐懼感打成平手,同時觸動了我去年才失去父親的痛處。 \n 重病臥床的父親,其實也是我2005年拒絕了仁波切邀約的原因之一。古有明訓:「父母在,不遠遊。」何況父親當時已經來到生死交關處,如今,這個牽掛已然不在。 \n 於是,當仁波切眼底對塔須的牽掛與憐憫,讓我一時不察,心裡跟著充滿不捨,甚至捫心自問:「我真的能為塔須做什麼嗎?」的同時,旅遊網站上的強烈推薦,跟著在眼前閃爍:「這一生,一定要去藏區一回!」 \n 當作是一次特殊的旅行,就去玩吧!相信上師,陪著攀越巴顏喀拉山,到千里之遙的山上塔須吧!高山症?交給佛菩薩去處理。 \n (摘自本書第一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