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牽阮的手的搜尋結果,共10

  • 都會掃描-《牽阮的手》 彰化市首映

    彰化:彰化市公所與賴和文教基金會合辦電影《牽阮的手》彰化市首映,訂於六日晚上七點在介壽生活藝文館舉行,免索票入場,除了放映電影之外,將安排導演莊益增與觀眾座談。

  • 人間連線-「牽阮的手」女人疼惜男人

     繼膾炙人口的「無米樂」之後,紀錄片導演拍檔莊益增、顏蘭權再度聯手出擊,耗費五年時間,扛債數百萬元,打造最新力作「牽阮的手」,攝取人權醫師田朝明、田孟淑夫婦的戀情故事做為主軸,連帶勾勒近半世紀風起雲湧的台灣政治社會運動歷程。  和平,從不會按照和平的程序到來;民主,也從不會按照民主的程序到來,其間的坎坷路途,佈滿猜忌、壓迫、背叛、陰謀及殺戮,還有愛。  電影裡頭大量穿插的過往史跡,充斥男性的、陽剛的抗爭,然而在女性的、陰柔的內緣主線劇情照拂之下,外緣的政治社會運動,似乎才更顯得悲壯與淒美。女人是用來疼惜的(田醫師早期的日記獨白如此這般告訴我們),但「牽阮的手」片中的田孟淑女士卻真確地反轉了過來,女人才是自始至終疼惜著男人。  「牽阮的手」映期堂堂邁入第四個禮拜,尾勁應該還很強韌。不過,仍舊老話一句,要看手腳要快。

  • 新片選介-牽阮的手

    2010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台灣獎首獎。《無米樂》導演莊益增、顏蘭權新作,拍攝長達5年,以台灣光復後60年為歷史背景,透過人權醫師田朝明與田孟淑夫婦的愛情,勾畫出台灣民主運動血淚史詩。

  • 《牽阮的手》莊易增 甘為顏蘭權扮家後

     電影《無米樂》導演莊易增、顏蘭權,在本周上映的新片《牽阮的手》中,拍出田朝明與田孟淑相守一生為台灣民主奮鬥的感情,更以江蕙名曲〈家後〉呼應田爸田媽的婚姻。〈家後〉雖以女性角度出發,對丈夫唱著「等待返去的時袸若到,你著讓我先走,因為我嘛不甘,看你為我目屎流」,但在戲外這對導演情侶之間,卻是莊易增甘心為顏蘭權扮演「家後」的角色。  這對「貌不驚人」的導演自稱男不帥、女不美,卻在彼此身上找到最堅定的感情依歸,從學生時就相戀交往至今。莊坦承他並非常需要感情的人,自己也可以過得很好,還更自由,但他深知顏蘭權愛他比他愛她更深,她需要他比他需要她更多,因此甘心接受這樣的感情負荷。  顏蘭權近年身體不好,常因莫名的免疫系統問題困擾,莊易增直言,若有一天兩人必須有人先走,他希望是顏蘭權先走:「因為我知道若是我先走,她一定會受不了。她若是先走了,我還是可以堅強活下去。」

  • 我見我思-《賽德克》與《牽阮的手》

     有一種使命型導演,拍了賣座片後不是乘勝追擊,而是開始向心目中的史詩片前進,寧可負債累累,也要留下時代容顏。魏德聖已經透過《賽德克.巴萊》做了一次鮮明示範,接下來,你可以在莊益增、顏蘭權合導的《牽阮的手》片中,看見這類導演血液中同樣奔流的誠懇、勇氣與傻氣。  從《海角七號》到《賽德克.巴萊》,魏德聖的奮鬥故事已經廣為人知。透過魏德聖長達十二年的籌備努力,八十年前的霧社事件宛如在眼前重現,年輕人開始認識莫那魯道,台灣社會重新理解原住民族,彩虹橋既是祖靈象徵,也是當下多元族群相互尊重、共存共榮的重要隱喻。  《牽阮的手》與《賽德克》雖然類型不同(前者是記錄片),拍攝資金更有如天壤之別,但透過田朝明夫婦愛情故事來勾勒戰後六十年民主運動面貌的《牽阮的手》,卻與《賽德克》具有相同的企圖心。  我跟很多人一樣,在二○○五年深受《無米樂》感動,對顏蘭權、莊益增兩位導演充滿敬意。然而,此後這兩位導演就如人間蒸發,未聞新作面世。直到今年台北電影節一路拭淚看完《牽阮的手》,我才了解兩位導演過去幾年的心血已全部投注於此片之中,並得知他們因此背債三百多萬元。  國片導演背債拍片所在多有,《牽阮的手》只是最新案例(公視為何撤消對此片的補助,則是另一段值得探討的公案)。我更好奇的是:為何這兩位導演與魏德聖同樣具有「非記錄歷史不可」的急切感?更精確來說,這兩位導演原本拍的應該只是一段離經叛道且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為何一發不可收拾變成長篇民主運動史?  從《牽阮的手》片中,我看到的是一種「害怕遺忘」的急切感。根據媒體訪談,兩位導演在拍片之初「聽都沒聽過」田朝明、田孟淑這兩位傳主(立委田秋堇的父母,田醫師在綠營受到敬重,田媽媽則相當活躍),顯示兩位導演並非政治狂熱者。因此,我猜想這種急切感可能來自於田朝明的理念型人格特質,或是田媽媽的熱情感染力,更可能源於兩位導演對台灣社會長期罹患「健忘症」的憂心。  由於社會長期選擇遺忘,因此,台灣雖已完成兩次政黨輪替,但威權時期諸多政治迫害案件至今仍處於「只有被害者,沒有加害者」、「國家機器只肯用錢『補償』,不願還原真相」狀態,轉型正義自然不會到來;事實上,連繼承民主運動果實的民進黨領導階層都選擇遺忘,才會在執政期間發生扁家貪腐等背離民主運動理想初衷的墮落行徑,愧對田醫師這類理念型支持者。  在這層脈絡下,即將正式上映的《牽阮的手》既是導演口中的「愛情史詩紀錄片」,也是一面對照民主運動前後發展的明鏡。如同《賽德克》映照出不同政權、族群看待「他者」時曝露的重大盲點一般,《牽阮的手》也提供了反思民主運動發展、落實轉型正義的重要契機,兩位導演用心記錄的這段歷史,不應該再被遺忘。

  • 田氏夫妻逐夢 打拚民主60年

    田氏夫妻逐夢 打拚民主60年

     五十幾年前,在那個男女年紀差距過大、同姓通婚還是禁忌的年代,十八歲的富家千金田孟淑離家,與卅四歲的黨外醫生田朝明為愛走天涯。導演顏蘭權、莊益增以紀錄片《牽阮的手》,重現兩人橫跨半世紀的動人愛情,也見證他們參與台灣民主運動,並歷經二二八、美麗島事件、鄭南榕自焚以及林義雄全家滅門血案等重大事件。  《牽阮的手》以田氏夫妻為家人反對的愛情故事拉開序幕,兩人私奔成婚後,又一同投身於台灣民主運動,兩人革命情感益顯堅貞。  「我沒從這裡穿著白紗走出去,是最大的遺憾。」人稱田媽媽的田孟淑,在片中回到闊別五十五年的台南,憶起十八歲為愛離家,如今人事已非,不禁淚流滿面。  田孟淑說,田朝明年輕時常因台灣時局面帶愁容,平日不茍言笑。但鐵漢也有柔情的一面,田朝明的博學和文字天份,全寫在情書中。面對臥病在床的夫婿,田孟淑以「Honey」膩稱,「能認識他,我這一生沒有白活了啦。」  以《無米樂》聲名大噪的顏蘭權、莊益增,被田朝明、田孟淑兩人的愛情故事感動,並藉由田氏夫妻的錄音、書信,呈現兩人六十年來與台灣民主運動的關聯。  「我們只是如實呈現他們兩人堅持理想的浪漫精神,」莊益增強調自己沒有政治立場,卻跟著田氏夫妻走遍解嚴前的黨外運動,了解台灣另一群人不同的政治史觀。  莊益增打趣說,拍攝影片最困難的是,要跟上活力旺盛的田孟淑的節奏。七十二歲的田孟淑,說話速度比一般人快兩倍,兩位導演跟拍一天下來,經常疲態盡露。  田朝明因氣切已臥病在床、無法言語,因此片中回溯兩人相遇的場景,和還原歷史現場的片段,都倚賴動畫呈現。像是鄭南榕自囚雜誌社、自焚前的畫面;以及林義雄在太平間,雙膝跪在母親和雙胞胎女兒遺體前,頭不停撞擊冰櫃的畫面等,都讓觀者為之動容。

  • 國中生音樂劇 歌謠串起本土情

    國中生音樂劇 歌謠串起本土情

     水里國中合唱團六十名團員,統統不會講客家語,靠苦練上月在全國師生鄉土歌謠比賽中,獲得客語組特優第一名。師生還串連將日治、戒嚴到解嚴各時期的台灣歌謠,編寫成歌舞劇,將於卅一日晚間正式演出發表。  「這是近期內,南投縣濁水溪線三鄉鎮最大盛事!」校長戴國華說,包括信義、集集和水里地區,數十個機關、社團都動員協辦,因為大家都想知道,當稚嫩樸實的山居國中學生,遇到LKK的舊歌謠,能擦撞出多少文化的火花或能量?  團員中半數以上的二年一班學生,除來自在地街區,另不乏新中橫「新、郡、安」區及信義鄉部落子弟。因族群多元、幾名具樂器專長和歌唱天賦的孩子相對活躍,剛入學不久,就讓這個班顯得格外活潑而浪漫。  班導師戴依倫因勢利導,去年就曾在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試辦過音樂會。由於受到好評,具多項專長的男學生周語韜、喜歡彈古箏的女生胡彥妃,以及從小就開始習吉他的雙胞胎姊妹吳懿恩和吳懿真建議,「編台灣歌劇」。  「其實他們剛開始的動機來自《貓》音樂劇,後來想想,台灣有很多自己的歌謠,何不把它們連結用故事呈現?」  戴國華說,這群孩子在老師指導下,不斷地串連編寫,從《雨夜花》到《牽阮的手》,跨越日治與現代時空,囊括十五首本土歌謠的「花謝落土永傳承」音樂劇本,歷半年完成。  「滿腦子都是舞台的預想景況!」周語韜和胡彥妃都說,不管是吃飯或睡覺,一闔眼「還沒發生的影像」就自動浮現腦海,上網找可用曲目,並了解其時代背景,師生卅二人,發揮「羅馬拼音學客謠」精神,要在山區的濁水溪畔,為台灣歌劇寫下一頁傳奇。

  • 《牽阮的手》再奪南方影展首獎

    《牽阮的手》再奪南方影展首獎

     第十屆南方影展壓軸好戲「南方獎華人影片競賽」揭曉,電影《無米樂》導演顏蘭權、莊益增夫妻共同執導的《牽阮的手》,獲得評審及觀眾一致青睞,抱走影展首獎。這也是《牽阮的手》繼榮獲「二○一○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台灣獎首獎之後,再度抱得大獎。  成大表示,《無米樂》於二○○四年得到南方影展首獎後,隨即掀起一股熱潮,至今全台沒有人不知道昆濱伯。《牽阮的手》則是顏蘭權、莊益增夫妻睽違多年後的最新力作,也是兩人第二度在南方影展獲得首獎。  《牽阮的手》深刻描繪出台灣戰後六十年,為台灣民主發展不遺餘力的田朝明醫生與人稱「田媽媽」的妻子之間感人故事,透過兩人情比金堅的愛情,映照出整個大時代的演變,一致獲得評審及觀眾的肯定。  成大還說,今年的南方獎華人影片競賽,共有近三百部劇情、紀錄及動畫影片參賽,地區涵蓋兩岸三地、新加坡、馬來西亞,更有來自美國、法國等地華人青年導演的優秀作品,不僅內容多元豐富,更大幅提升競賽水準。  「南方獎華人影片競賽」在成功大學舉行頒獎典禮時,一共頒出八個獎項,各獎項得主及得獎影片分別是:「南方首獎」莊益增與顏蘭權《牽阮的手》、「南方新人獎」柯貞年《無名馬》、「最佳紀錄影片獎」江偉華《廣場》、「最佳劇情影片獎」詹可達《阿潘》、「最佳動畫影片獎」蔡旭晟《櫻時》、「智冠動畫特別獎」高逸軍《抓周》、「觀眾票選最佳影片獎」莊益增與顏蘭權《牽阮的手》、「評審團推薦獎」陳素香《T婆工廠》。其中,除了首獎獲頒獎座及獎金十萬元外,其餘各獎項均獲頒獎座及獎金三萬元。

  • 《牽阮的手》奪台灣獎

     第七屆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競賽單元,卅日晚間進行頒獎,台灣獎首獎由《無米樂》導演曾益增、顏蘭權的作品《牽阮的手》獲得;瑞士導演尼可拉貝魯奇執導的《漫步音樂園》奪得國際長片競賽獎首獎。  曾於二○○二年獲得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國際影帶競賽首獎的俄羅斯導演埃傑尼索羅明,則再度以《逝代殘影》奪下國際短片競賽獎首獎。  此外,由姜秀瓊、關本良拍攝、記錄攝影師李屏賓電影生涯的《乘著光影旅行》,除了獲得國際長片競賽項目的優等獎,同時也獲得觀眾票選獎。  《漫步音樂園》敘述一位視盲音樂家法瑟引領一群身心障礙的孩子們,透過觸覺、聽覺感受世界,法瑟在視覺幾乎完全消失的過程中,發現了聲音之美,自己經常在森林中漫步,以錄音的方試記錄聲音之美,他帶著視障、自閉症甚至多重障礙的孩童進入大自然,透過聲音,建立起與孩子溝通的方式,過程十分感人。  俄羅斯導演埃傑尼索羅明執導拍攝的《逝代殘影》,以西伯利亞偏遠鄉下的居民為了換新護照而必須重新拍照的事件為焦點,透過一位流浪攝影師來回城市與鄉間為民眾換照的過程,記錄西伯利亞的風土民情及樸實的生活,全片以黑白影像呈現,細膩捕捉遺世獨立的農村生活。

  • 田朝明田孟淑半世紀之愛 《牽阮的手》重現

     台灣「黨外名醫」田朝明與田孟淑夫婦,投身台灣民主運動半個世紀,備受推崇。不過,相差十六歲的兩人,在保守年代私定終身的愛情故事,更感動許多人。《無米樂》導演顏蘭權、莊益增耗費四年拍攝紀錄片《牽阮的手》,將他們的愛情故事及投身民主運動的歷程搬上銀幕,影片即將於台北電影節首映。  人稱田媽媽的田孟淑,十八歲離家出走,當時與卅四歲的田朝明私奔。影片一開始,就是現在七十二歲的田孟淑回到娘家的畫面。她從五十五年前私奔離家後,就未曾回過娘家。如今面對人去樓空的荒蕪家園,她淚流滿面卻無怨無悔。  田孟淑生於一九三四年,父親是嘉南大圳的承包商,經常為地方民眾排解紛爭。她受到父親的影響,也變得愛打抱不平,父親還期許她將來做個女法官。  田朝明畢業於東京醫學院,回台後在台南的常關庵診所工作,常將自己將從日本帶回的大量藏書與音樂,與當地仕紳分享。當時十八歲的田孟淑便是在一次音樂欣賞的場合與田朝明相識。田朝明當時問她:「看得懂日文嗎?」並從一本《銀之湯匙》開始,帶她進入文學、哲學與天文學的世界。  兩人很快陷入熱戀。不過礙於兩人都姓田,年紀差距又大,田孟淑的父親反對兩人交往,不惜以性命相逼。但田孟淑非君不嫁,終於與田朝明私奔,組成小家庭。  田朝明雖是個嚴肅的人,卻有他浪漫的一面。一九五九年田朝明用日文寫下小說《Love Story》,將他們的愛情故事清楚交待。內容讚美田孟淑,並以「美得發出光輝」來形容,露骨文字令人臉紅心跳,也見證兩人濃濃的愛。  田朝明在小說中寫下,女人味與理想主義完美地結合在田孟淑的身上,「我的全身都是為了孟淑而存在」。  影片拍攝期間,九十多歲的田朝明纏綿病榻,導演為了讓這段愛情故事的呈現更為生動,在紀錄面中還加上3D動畫。一開始為田朝明設計的動畫造型是留著山羊鬍的學者型態,與田孟淑相戀之後,一刀將鬍子剪去,看來更為年輕。  有趣的是,有段田孟淑冒雨涉水與田朝明私會,兩人之間的親吻是由3D卡通人物激情演出。田孟淑父親嚴禁兩人交往,到田孟淑決定私奔,動畫中先是表現青春少女對家園的眷戀,親吻著家中的榻榻米,男方則在家中等待,心中焦慮難耐,最後兩人在盛開的鳳凰花中相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