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狐狸雨的搜尋結果,共06

  • 8年情曝光  邵雨薇 暖男相伴闖星河

    8年情曝光 邵雨薇 暖男相伴闖星河

    \n日前發行首張專輯《微雨》的邵雨薇,闖蕩星河8年,不管是開心或心酸的時刻,都有位名叫「阿筆」的暖男陪在她身邊。原來「阿筆」是她的狗兒子,今年已8歲,換算成人類的年齡,已是中年大叔了。但邵雨薇明明很需要阿筆陪伴,卻嘴硬說:「都是我在照顧阿筆耶!是牠要我陪吧!」 \n \n邵雨薇8年前從高雄北上打拚,一個人在台北生活覺得孤單,內心充滿愛的她跟朋友說想領養小孩,卻被朋友吐槽:「連自己都照顧不好怎麼當媽?」但為讓邵雨薇一圓當媽的夢想,朋友便送給她一隻白色狐狸犬「阿筆」。 \n \n愛犬 是母貓控 \n \n今年8歲的阿筆,相當於人類的50多歲,是位中年大叔,至於為何取名阿筆,邵雨薇笑說:「一開始都喊牠『北鼻』,久了就變成阿筆。」 \n \n因為常常拍戲外出,邵雨薇不忍讓阿筆獨自看家,一直想幫牠找個伴,多年前她在工作途中帶回一隻流浪狗「迪底」,不料迪底和阿筆水火不容,每天互相吠得不可開交,邵雨薇只好把迪底送到高雄請媽媽照顧。 \n \n去年邵雨薇找上寵物溝通師,問問阿筆的想法,沒想到阿筆不但表示牠的確想有個伴,而且指定要母貓,邵雨薇便認養了一隻貓咪「姊姊」。阿筆和姊姊果真彷如前世註定的靈魂伴侶,就算常被調皮的姊姊惡整,阿筆也從不生氣,還甘願膩在姊姊身邊,「姊姊貪吃又貪玩,每當我把阿筆的飼料機裝滿,姊姊就搶先一掃而空,阿筆只能傻愣愣地看自己的食物被吃光。」 \n \n過敏 甘之如飴 \n \n調皮的姊姊除了愛捉弄阿筆,也常不小心把自己反鎖在衣櫃、房間或廁所裡,叫得淒慘可憐,此時阿筆就會焦急地守在門口,或用眼神示意邵雨薇趕快去救姊姊,可見阿筆對姊姊多有愛。 \n \n貼心沉穩的阿筆從不跟姊姊吵架,只有邵雨薇出門工作時,阿筆才會因分離焦慮症而賭氣,「我有天早上心情不好,坐在落地窗台前看風景,身手敏捷的姊姊便跳上窗台貼在我手邊,阿筆跳不上來,就窩在我腳邊,讓我覺得很牠們好貼心。」邵雨薇明白阿筆很懂她的情緒,因此先前演唱會結束後,她在家大哭紓壓,還不敢讓阿筆看到,免得牠擔心。 \n \n雖然邵雨薇溺愛毛小孩,但為了牠們的健康,她絕不會心軟餵毛小孩吃人類的食物。不過,邵雨薇即使明知自己的體質對動物毛皮特別容易過敏,仍甘願與毛小孩互相依偎,「即便早上起床眼睛過敏發癢、或是狂打噴嚏,我還是會想跟牠們親近。」 \n \n視訊 消磨思念 \n \n此外,邵雨薇也明白對毛小孩來說,「陪伴」才是最重要的,「寵物溝通師告訴我,牠們倆都說很喜歡黏著我,希望我工作結束就趕快回家,雖然牠們有了彼此之後沒那麼寂寞,但還是希望我早點回去。」所以邵雨薇便買了可監視寵物的飼料機,工作空檔會常打開機器,看看牠們在做甚麼,也讓牠們聽聽她的聲音。 \n \n對邵雨薇來說,毛小孩就是她的守護天使,姊姊調皮搗蛋很逗,阿筆則是用「十點十分的暖男微笑」融化她的心,一家三口是最完美的組合。她笑說:「我們三個很有趣,我去煮東西,牠們就立刻跟進廚房,我在房間換床單,兩個就跟到房間,我洗澡牠們會守在浴室門口,我一起床就看到牠們已經等在門口,每天回家也有牠們等門。」 \n \n日前邵雨薇到澎湖花火節演出,讓阿筆和姊姊寄宿在朋友家,演出結束後的她回到家,第一次感受到沒有牠們應門,坦言「家都不像家了」,「我從小就對動物十分寵愛,常被牠們騎到頭上,就算再累,回到家都還是想逗牠們開心;這8年來我很習慣有阿筆在家的日子,當然有時也會覺得很鬧很煩,但哪天牠真的不在,我一定會很難受。」 \n \n \n狐狸犬 阿筆 \n年紀:8歲 \n性別:公 \n優點:貼心 \n \n \n \n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72期《周刊王》和2158期《時報周刊》。《周刊王》與《時報周刊》聯姻,一套雙雜誌「旺透價39元 」,2019/06/26全省4大超商、全聯及美廉社強勢上架。雜誌內附超商折價券,幫您激省931元,粉絲切勿錯過。 \n \n \n \n \n \n \n \n \n \n \n

  • 邵雨薇自薦專輯嚷害羞

    邵雨薇自薦專輯嚷害羞

     邵雨薇1日出席眼鏡精品活動,分享她從電視圈轉戰到唱片圈的心情。她昨說,當唱片新人緊張,以往參與戲劇宣傳時,總是演員們一起出席活動,現在必須一個人受訪,要推薦自己反而讓她很害羞。 \n 唱片成績表現不俗,但邵雨薇坦言起先非常擔心「買氣不如人氣」,日前唱片精裝版預購時,有香港粉絲揪團買了921張,甚至算出專輯直立起來的總長度有9層樓高,讓她很感動也鬆口氣。 \n 對吳慷仁不避嫌 \n 面對粉絲支持,邵雨薇覺得多了一份責任感,8日的演唱會一定傾全力表現。演唱會後,她將加入新劇組,表示自己很想接古裝劇,現在全心努力工作,感情事順其自然。她先前找緋聞男友吳慷仁合拍主打歌MV,沒刻意避嫌,她說:「他那麼炙手可熱,就是一份工作啊。」 \n 邵雨薇養了狐狸犬「阿筆」和貓咪「姐姐」,其實她對動物毛過敏,每天必須點過敏眼藥水,前陣子因過敏揉到右眼眼白處受傷,又因為不愛戴墨鏡防曬,導致傷口色素沉澱。拍攝〈微雨〉MV前先雷射處理,「不然有個大特寫鏡頭,一定超明顯。」現在出門、開車都會乖乖戴墨鏡防曬。

  • 邵雨薇當唱片新人 最擔心「買氣不如人氣」

    邵雨薇當唱片新人 最擔心「買氣不如人氣」

    邵雨薇1日出席眼鏡精品活動,分享從電視圈轉戰唱片圈心情,她說當唱片新人緊張,以往戲劇宣傳總是演員們一起出席活動,現在必須一個人受訪,要推薦自己讓她很害羞。唱片成績不俗,她坦言剛開始非常擔心「買氣不如人氣」,日前唱片精裝版預購時,有香港粉絲揪團買了921張,甚至算出專輯直立起來的總長度有9層樓高,讓她很感動也鬆口氣。 \n \n面對粉絲支持,邵雨薇覺得多了一份責任感,6月8日的演唱會一定傾全力表現。演唱會後,她將加入新劇組,表示自己很想接古裝劇,現在全心努力工作,感情事順其自然。她先前找緋聞男友吳慷仁合拍主打歌MV,沒刻意避嫌,她說:「他那麼炙手可熱,就是一份工作啊。」 \n \n邵雨薇養了狐狸犬「阿筆」和貓咪「姐姐」,其實她對動物毛過敏,每天必須點過敏眼藥水,前陣子因過敏揉到右眼眼白處受傷,又因為不愛戴墨鏡防曬,導致傷口色素沉澱。拍攝〈微雨〉MV前先雷射處理,「不然有個大特寫鏡頭,一定超明顯」,現在出門、開車都會乖乖的戴墨鏡防曬。

  • 高雄駁二倉庫裝置藝術 換新裝囉!

    高雄駁二倉庫裝置藝術 換新裝囉!

    高雄駁二大義區C8倉庫臨海港的櫥窗裝置藝術換新裝!新作品「狐狸雨」在燈光映射下,一張張傘搭配著紅線,彷彿天降紅雨,又似一條條命運的紅線串起了人生。 \n \n 「狐狸雨」是韓國藝術家Hyewon Park於駁二駐村期間的創作,今年初從韓國來高雄駐村2個月,用8頂打開的傘高高低低掛滿櫥窗,傘緣串起密密的紅線,彷彿傘外落下的雨線。 \n \n Hyewon Park表示,高雄經常是豔陽高照,偶有晴天卻飄雨的太陽雨,這種天氣在韓國稱為狐狸雨,因此以此為作品名稱。 \n \n 每回下完狐狸雨後,草地會變得更青、水也變得更清澈;猶如我們的人生,雖會受到許多不同方式的短暫阻擾,但無論如何,光仍然會出現,人生也會因此變得更加豐富精彩。 \n \n Hyewon Park經常使用紅線創作,除有強烈視覺效果外,所謂「命運的紅線」在東西方歷史傳統中,時常象徵著人們的命運。 \n \n 更特別的是,Hyewon Park2年前曾到台北國際藝術村駐村創作,卻因發生車禍而暫停創作回國。2年後重返台灣,在駁二落腳駐村,以命運與因緣的紅線作品,傳達她個人與台灣之間的再續前緣。 \n \n 駁二特區表示,還有其他駐村藝術家的作品,會陸續在櫥窗展出,相信每回更新時,都會令遊客驚豔,且成為打卡拍照的新寵。

  • 狐狸頭瓜的稱呼

    狐狸頭瓜的稱呼

     此名純粹是望形生意。瓜的名字能叫「狐狸頭」?是說瓜皮外表紋絡斑斕。披一張狐狸皮的瓜成何體統。瓜精? \n 聽起來有點吃大驚,吃到嘴裡卻是小甜。 \n 村中著名的瓜把式吳老田種了三畝甜瓜,一律都叫狐狸頭。後來經過無數張嘴的傳達過濾,添油加醋,最後我們都說成了他「種了三畝狐狸」。直聽得外鄉人目瞪口呆。 \n 我少年時代在月夜偷過瓜。 \n 第二天,他媳婦在街上誇張地拍胯叫罵:「哪些小鱉孫偷了我家半畝狐狸頭!」路過的外地人聽得莫名其妙,就急急離開,意為他媳婦是個不會說話的傻子。那時候,語言上誇張的傻子很多。到處都喊萬歲。 \n 鄉村人還不知道寫詩裡有一種「通感」。 \n 我原意為稱「狐狸頭」是村裡瓜把式的一種狐假虎威,胡亂在叫。吳老田說,他爺那輩就是這樣稱呼的。我姥爺也首肯,說是。 \n 我喜歡看玩物喪志的閒書,這屬於一種閱讀的高度。後來無意看到《藝文類聚》裡引《廣志》:「瓜之所出,以遼東、 廬江、 燉煌之種為美,有魚瓜、貍頭瓜、蜜筩瓜、女臂瓜。」是講天下的著名甜瓜。大概和裡面第二種瓜名接近,在我們北中原卻叫狐狸頭瓜。 \n 看來先人們早嚇唬過人了。我覺得「貍頭瓜」沒有我們村裡稱呼「狐狸頭」精采。 \n 村裡的隊長說過,滑縣城裡有的勞動模範種西瓜,會一種特殊技法,瓜皮上還能映現出來一個「忠」字。說是要到北京獻給毛主席,表忠心。 \n 種瓜規律是以不上化肥的瓜才甜。瓜田裡一律上人糞尿,當為追肥,村裡叫「大糞」(可能也是一種尊稱)。那年月,狐狸頭瓜不會注射現代農學家發明的植物激素。也沒有現在因激素過多而爆裂的那些西瓜新聞。 \n 狐狸頭瓜五月才能上市,以天旱時摘下的瓜最甜,等幾場雨下來,糖份自然就淡了。 \n 在北中原夏夜,當人們都進入夢鄉之時,大地不寂寞,肯定奔跑著無數匹狐狸頭瓜,在月光裡湧動,要不是纏綿的藤蔓牽扯,要不是大地溫潤,它們四蹄生風,那些瓜會一口氣奔向無邊無垠的夜空。化魂為星。

  • 是誰在深夜說話

     關於時間的研究最近有了眉目,我發現,時間在大部分情況下只呈現兩種局面:一,白晝;二,黑夜。時間大致上沒有超出這兩種範疇。但是,人類的生存習慣破壞了時間的恆常價值,白晝的主動意義越來越顯著了,黑夜只是作為陪襯與補充而存在。其實我們錯了。我想把上帝的話再重複一遍:你們錯了,黑夜才是世界的真性狀態。 \n 基於上述錯誤,我們在白天工作, 夜間休息。但是,優秀的人,不,也可以 \n 這麼說:接近上帝的人不採取這種活法。例子信手拈來,我們的哲學家,我們的妓女,他們就只在夜間勞作。白天裡他們馬馬虎虎, \n 整天瞇著一雙瞌睡眼。他們處置 \n 白晝就像我們對待低面值破紙幣, \n 花出去多少就覺得賺回來多少。 \n 我也是夜裡不睡的那種人。我的生命大部分行進在夜間。熬夜消耗了我的許多大好時光,反過來說也一樣,熬夜構成了我的許多大好時光。但我必須把話挑明了說,我熬夜並不能說明我也是優秀的那種人,不是的。我只是有病,失眠。你千萬別以為我能和哲學家、妓女平起平坐了,這點自知我還有。在夜間我偶爾跟在哲學家或妓女身後,狐假虎威,或虎假狐威,都一樣。 \n 我住在南京城的舊城牆下面,失眠之夜我就在牆根下遊蕩。這裡是哲學家與妓女常出沒的地方。城牆下有許多樹,樹與樹不一樣,但每棵樹有每棵樹自己的哲學家,這一點至關重要。它決定了那麼多的樹在根子上是相通的。 \n 稍通歷史的人都知道,南京的城牆始於明代。我在一本書上發現,那時候城牆下徘徊的可不是哲學家與妓女,而是月光與狐狸。這兩樣東西加在一起鬼氣森然,但鬼氣森然不是大明帝國的風格。大明帝國的南京紙醉燈迷,遍地金粉,秦淮河邊雲集了最傑出的哲學家和最傑出的妓女。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能對明代的妓女如數家珍,董小宛、柳如是、李香君……扳一扳指頭就是秦淮八豔。南京城今天的泱泱帝氣得力於明代,得力於秦淮河邊彩袖弄雨的驚豔一絕。 \n 那一天夜裡有很好的月亮,由於月亮 \n 的暗示,我把自己想像成狐狸。我點了根菸, \n 以動物的心態貼牆而行。我發現夜很好,真的好極了。 \n 月亮照在城牆上,城牆很破,坍塌了許多塊,但破得不失大氣,有臉有面,月光一照,像一張高清晰度的黑白相片。我行走在夜裡, \n 我知道黑夜是沒有朝代的,所以我可以在明代散步。 \n 只走了兩步我就想哭泣,我懷念明代,明代的南京城感人至深。 \n 當然,南京現在比那時強多了,人人會說普通話(即官話),家裡的衛生間貼上了瓷磚,去年的十月一日還放了禮花。但作為一個夜間失眠的人,一個夢遊者,我的夢始發於明代。 \n 至少,在每天的黃昏過後,月亮總是從四百年前升起,籠罩了一圈極大的古典光暈。 \n 我和鄰居的關係不好。我是說不好,也不一定就是說壞。我們處在一種「物我兩忘」的情境中。當然,對小雲我不能夠。小雲是我們樓上最著名的美人,從長相上說,她的眼角和走路的樣子都接近於狐狸。她的笑容相當迷人,往往只笑到一半,就收住了,另一半存放在目光的角度裡頭。許多夜裡我看見她行走在牆根邊沿,她走到哪裡哪裡的月亮就流光溢彩,哪裡的天空就會有一朵雨做的雲。事實上,她的行蹤和狐狸十分相似,走得好好的,然後在某一棵大樹下面滯留片刻,裙子的下襬一閃,她就沒了。我欣賞她身上的詭異風格。我曾經非常認真地準備向她求婚,我已經打聽到她是秦淮煙雨小學的音樂老師,甚至連她擅長吹簫我也打聽得清清楚楚。那幾天我整天想像小雲撫管弄簫的模樣,越想越陷入癡迷。她吹簫時的脖子應該傾得很長,下唇摁在簫管的頂部,十隻指頭參差婀娜,像白蠟燭,浸淫在半透明的光中。我必須坦白,我的想像夾雜了相當的色情內容,但這怨不得我,我都三十好幾的人了,至今都沒有挨過女人。你們都是飽漢,哪知餓漢饑;再說,我整天讀那些舊書,哪一本不鬧人? \n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了劉大媽。這名字一聽就是居委會的主任。劉大媽聽完我的話推了我一把,笑著說:「書呆子,人家嫁給你?人家可是雞窩裡的金鳳凰!」好多人聽到了劉大媽的這句話,他們笑得很厲害。他們一邊笑一邊側過頭去往小雲家的門口看,小雲正在那裡洗頭,旁邊曬著她的紫裙子。她的動作又懶又散和她的眼神一樣有一股仿古氣息,像秦淮河裡四百年前的倒影。我傷心地望著小雲,傷心地瞇起了雙眼。我一瞇眼小雲和她的紫色裙子離我竟遠了,成了我和劉大媽討論婚姻大事的舊背景。我失神了。無端端地想起了一本書上的話:不是歷史滋養了現在,而是現在照亮了歷史。這話說得多好,小雲活生生地在那裡洗頭,她的長髮足以概括整個明代,足以說明任何問題。(文轉B9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