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猴囝仔的搜尋結果,共16

  • 「柯P揪朋友」疑涉個資急撤 柯斥競辦:「猴死囝仔」沒弄好

    台北市長柯文哲官方Line官方帳號23日下午推出「柯P揪朋友」,民眾只要填寫資料就能進入群組,並獲得貼圖,但被質疑涉及個資,短短幾個小時就解散,柯競選辦公室事後聲稱誤發測試連結,柯文哲25日受訪斥「猴死囝仔」,柯稱,小朋友覺得好玩就弄,但還沒弄好就上線,已經要求重新調整再來。 \n \n柯競辦為凝聚支持者向心力,23日下午推出「柯P揪朋友」活動,民眾填寫資料後,會依照資料分配到對應的群組,一推出就吸引不少人加入,但群組內卻沒有管理員公告成立用意,一度還被質疑是詐騙,直到傍晚柯競辦透過新聞稿聲稱,此活動測試中誤發連結,已經關閉所有群組及連結,並封存參與者提供的個資。 \n \n柯文哲今上午出席西藏宗教文化展受訪坦言,相關活動都還沒弄好,因此先行下架;柯表示,團隊常常給年輕人機會,但年輕人覺得好玩就弄,卻忽略個資、系統操都不是那麼成熟,後來發現不對就立刻先停掉,準備好後重新上線。

  • 屁孩闖紅燈「黑白撞」 旁白哥狂譙「猴死囝仔」網友笑翻

    屁孩闖紅燈「黑白撞」 旁白哥狂譙「猴死囝仔」網友笑翻

    一名汽車駕駛日前開車行經彰化市的彰草路、線東路口附近時,目擊到屁孩騎著機車闖紅燈,結果慘被直行車撞上,讓他不斷用台語驚呼「唉唷!唉唷!X你娘!啊啊~猴死囝仔!」旁白哥卻成為網友討論的焦點。 \n \n目擊駕駛把這段行車紀錄器畫面貼到「爆料公社」,表示「台灣暑假特產闖紅燈,結果被撞的機車騎士被撞到站不起來...」,要大家多多小心,結果沒想到網友的目光全被影片中旁白哥精闢的「台語實況轉播」給吸引,「X娘咧!猴死囝仔闖紅燈啦!我有行車紀錄器啦!有拍下來,嘻嘻嘻!」、「爬不起來,爬起來頭還在暈,靠X!爬起來整個人都頭暈啦!」 \n \n網友在看過影片之後,都相當傻眼,直呼這機車騎士不要命了嗎?「以為吃了無敵星星嗎?大路口就直接給他過去了」、「這個路口很多連結車…沙石車闖紅燈…算他好運沒碰到」,但也有不少人將焦點放在旁白哥身上,留言表示「車主的對話才是重點啊!!哈哈…!!」、「旁白超有戲」、「畫面配上聲音好療癒」、「被那個『嘻嘻嘻』戳到笑點」。 \n \n編輯精選:

  •  柯P有感:難以想像「2個猴死囝仔搞垮國民黨」

    柯P有感:難以想像「2個猴死囝仔搞垮國民黨」

    台北市長柯文哲昨(9)日出席活動提到太陽花學運表示,過去他多是以負面眼光看待年輕世代,但後來漸漸發覺,其實年輕人若碰到機會上門,通常表現的還不錯,就像「很難想像林飛帆和陳為廷兩個猴死囝仔搞垮國民黨」,此話一出也引起了網友熱議。 \n \n根據《自由時報》報導指出,曾經洪仲丘案讓25萬人齊聚凱道聲援,活動結束後地面上幾乎不見垃圾,這令柯文哲印象深刻,他認為這代表台人的水準開始提高。原以為這已是公民力量展現的極限,但事隔不到八個月,又爆發太陽花學運,該次更有50萬人走上凱道,寫下歷史的新頁。 \n \n對於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最讓柯文哲有感的是,社會經常稱年輕人是啃老族、草莓族,他自己曾經也是這麼認為,「我看我兒子和女兒也是,整天滑手機,不做正經事。」但後來他改觀了,認為若是給年輕人機會,其實他們會表現的不錯,就像「很難想像林飛帆和陳為廷兩個猴死囝仔搞垮國民黨」,他呼籲社會應該要重建對下一代的信心。 \n精選推薦: \n \n

  • 長輩教訓「猴囝仔」神武 網友首推這個

    長輩教訓「猴囝仔」神武 網友首推這個

    在古早時代,如果小朋友們太調皮不聽話的話,往往都會吃上一頓豐盛的「竹筍炒肉絲」,讓小孩子們哇哇大哭,嚇得不敢造次。但究竟「烹調」這道料理的神武是什麼呢?網友在阿嬤家找到了。 \n一名網友在《爆廢公社》貼出了一系列照片,指出他到阿嬤家時,意外翻到了綑在一起的細小樹枝,大驚「這不就是讓小朋友聞風喪膽的武器嗎」。 \n許多網友看到後紛紛回憶自己的童年「一出現就不敢哭了」、「越小隻反而越痛」、「看到就冒冷汗」、「童年的惡夢...」 \n不過即使小時候有過如此經歷,只要不是不正常的家暴,長大了之後回憶都會想說「好險長大了」,但同時也會覺得相當懷念。

  • 被罵「猴死囝仔」怒殺老婦 坦承犯行獲輕判10年6月定讞

    雲林縣男子洪孟延10年前在堤防購買毒品,被黃姓老婦撞見,她罵洪男「猴死囝仔」,卻惹來洪男不滿持水果刀揮刺,她遭刺中多刀大量出血死亡,最高法院考量洪男沒有殺人犯意,且犯後抄寫佛經迴向死者,依傷害致死罪將他判刑10年6月確定。 \n \n洪男犯後逃亡,去年他因良心不安,到神壇向翁姓乩童問事並供承殺人,翁男轉告死者家屬,正巧刑事局警官陳恆正南下緝毒,巧遇死者女兒伸冤,死者還向警官託夢指引方向,警方後來尋線追查在新北市逮捕洪男,讓膠著近10年的命案順利偵破。 \n \n這起命案發生在2006年1月14日上午11點,當年21歲的洪男在雲林一處堤防購毒,他為防毒販攙假黑吃黑,隨身攜帶水果刀,正巧黃姓老婦路過看到他以針筒噴水,於是叨念他「猴死囝仔」,洪男一時衝動持刀揮刺老婦,致其流血過多死亡。 \n \n檢方依殺人罪起訴洪男,但歷審都認為,洪男沒有殺人犯意,且他只刺老婦四肢,畏罪逃亡多年期間,經常抄寫佛經迴向死者,到案後也坦承犯行,依傷害致死罪將他判刑10年6月,案經上訴,最高法院駁回定讞。

  • 婦唸一句猴死囝仔被刺死 毒蟲判10年半

    雲林縣洪姓男子10年前不滿黃姓老婦對他罵一聲「猴死囝仔」,持刀刺死她;檢方不滿法院依傷害致死罪判刑,提起上訴。最高法院今天維持台南高分院見解,判刑10年6個月定讞。 \n 判決書指出,洪男於民國95年1月14日上午11時,在水林鄉某防汛道路旁購買毒品,當時黃姓老婦路過,看見他以針筒噴水,唸了一句「猴死囝仔」;洪男心生不滿,拿出本來要預防「黑吃黑」所用的水果刀,朝黃婦大腿、手部、腹部等部位刺去。 \n 其中一刀刺到黃婦左股動脈,導致她大量失血,洪男見狀逃離現場,而黃婦在20分鐘後不幸身亡。 \n 洪男躲藏多年,也擔心黃婦化成厲鬼來報復,抄寫佛經給她;直到104年10月,洪受不了良心的折磨,與家人一起到神壇向乩童說出此事;乩童事後向黃婦的子女轉告此事,警方獲報後將洪男逮捕。 \n 特別的是,當時一名刑事局陳姓警官到雲林查毒品案,巧遇黃婦的子女伸冤,他調閱案發卷宗的當晚,就夢到關公帶著死者來託夢「指點」,似乎冥冥中自有安排。 \n 一審雲林地方法院依傷害人之身體因而致人於死,處洪男有期徒刑10年6月;雲林地檢署檢察官不服提上訴,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審酌相關事證與資料,駁回上訴。 \n 其中一份鑑定報告就是引述法醫鑑定報告,內容指出洪男沒有想到那一刀下去(左股動脈)的後果會那麼嚴重,因為洪男根本沒有那個知識,而且要刺到大腿股動脈的機率不高。 \n 此外,洪男患有精神疾病,在97年被鑑定出為中度永久身心殘障,而他20歲時就開始出現幻覺、被害妄想等症狀,雖然案發當時的行為,不是幻聽或妄想症所致,但有可能是因為洪男前一天因毒品戒斷,讓他身體產生不適與焦躁情緒。 \n 綜上,台南高分院認為原審法院依傷害致人於死罪判洪男10年6個月徒刑用法無誤、刑度亦屬妥適,而檢方認為洪男觸犯殺人罪刑,尚有未洽。 \n 案經上訴,最高法院今天維持台南高分院見解,全案確定。1051220 \n

  • 樹懶欲享用午餐 卻慘遭猴囝仔搶走

    匈牙利動物園發生了一件讓人大笑的事情,透過影片可以看到,樹懶掛在繩子上,正想要享用牠的水果大餐時,這時一隻猴子竟然就這樣大刺刺地走過來,然後用極其自然的態度將樹懶手上的水果搶走,接著一溜煙地回頭跑了,留下可憐的樹懶在原地發楞。 \n樹懶的動作是慢到出名的,最高速度是超級悲劇的時速240公尺,如果落到地面上,更是直接砍半,只剩下時速120公尺,也因此當樹懶掉到地面後,容易變成其他肉食動物的靶子。

  • 北港送猴禮 囝仔拚金湯匙

    北港送猴禮 囝仔拚金湯匙

     北港鎮公所為迎接北港燈會與鼓勵鎮民生育,將於21日推出「猴禮添好運」活動,從早上9點到下午4點在武聖夜市舉辦美食特展,讓遊客從早玩到晚,還有寶寶爬行比賽,6支金湯匙大獎「催生」增加鎮內人口。 \n 北港燈會將於21日晚上7點進行啟燈儀式,以往外地遊客都是傍晚才到場欣賞花燈,今年北港鎮公所為讓遊客從早玩到晚,特別推出「猴禮添好運」活動,在武聖夜市舉辦美食特展與寶寶爬行比賽。昨天於鎮公所廣場舉辦啟航活動炒熱氣氛。 \n 北港鎮長張勝智說,「猴禮添好運」活動從早上9點至下午4點,民眾可先至北港朝天宮媽祖廟與武德宮財神廟參拜後,再到武聖夜市享用在地美食與20鄉鎮市農特產、欣賞街頭藝人表演,晚上接著欣賞燈會,歡樂一整天。 \n 寶寶爬行比賽則是活動重頭戲之一,未滿1歲的小寶寶可報名參加,1至2歲小寶寶則是搬尿布比賽,參加即送精美禮物,兩種比賽前3名各頒發2至5分的「吉祥富貴純金湯匙」,極具紀念意義。 \n 張勝智說,北港朝天宮在1965年舉辦第一屆元宵節花燈展覽,至今已50餘年歷史,是國內燈會的濫觴,當時北港鎮人口眾多,熱鬧非凡,但隨著時代變遷,鎮內人口日益減少,希望藉由「猴禮添好運」活動,鼓勵生育並重現北港早年榮景。

  • 猴死囝仔跨年 偷滅火器亂噴

    猴死囝仔跨年 偷滅火器亂噴

    新竹市一群高中生,今凌晨為歡度跨年,騎著機車沿路大叫、亂按喇叭,並囂張的拿公有滅火器,對準警察局門口噴灑,使得中正路都是殘留粉痕,不僅造成煙霧瀰漫,還影響用路人安全,經第一分局調閱路口監視器,循線將李姓少年等6人逮捕到案,依違反公共危險、竊盜罪嫌函送法辦。 \n \n警方調查,整起跨年囂張行徑,是劉姓少年在經國路一段巷弄內,竊取公有嵌於牆上的滅火器,四處打電話揪人騎車夜衝,沿經國路南下,在中正路往市區方向,將滅火器交給其中的陳姓少年,「有沒有膽!快對準警察局噴!」,噴完一群人自得其樂,再沿中正路、東門圓環、東門街猛噴,雖未有民眾受傷,但仍依公共危險送辦。 \n \n警方指出,事發當時就已調閱監視器,鎖定車牌號碼追查,在今下午5時許,陸續將李姓、林姓、謝姓、彭姓、蔡姓、陳姓等6名少年逮捕到案,全案訊後依違反公共危險、竊盜罪嫌,函送少年法庭偵辦。據監視器顯示,這群少年至少有20多位,其餘涉案的少年,將持續追查。

  • 正義翁變身教訓猴囝仔 反遭痛毆

     家住淡水的七旬柯姓老翁,日前醉醺醺至便利商店買酒,見門旁五、六名年輕人群聚喝酒、喧嘩,上前規勸音量放小遭嗆,忍不住回家換穿合氣道武術裝並帶著木劍折返,變身為「正義使者」欲教訓對方,但疑因酒精作祟,反遭奪劍並被打傷致顱內出血,哀聲連連。 \n 警方調查,柯姓老翁自稱是退休教授,母親兩年前去世後,心情鬱悶而開始酗酒。十六日深夜十一時廿五分,他帶著醉意至淡水區新民街一家便利商店買酒。 \n 柯翁見門旁聚集不少年輕人,坐在機車上喝酒、嬉鬧,正義感油然而生便說,「能不能小聲一點,機車又亂停,易擋到他人造成不便」。廿九歲男子周順毅回嗆,「不然你去報警啊!」一旁店員欲勸離柯翁並表示,「教授,你不要理他們」,年輕人中,卻有人再嗆「什麼教授,是會叫的野獸吧!」 \n 難掩氣憤的柯翁,一句話也不說地衝回家,換上整套合氣道服,手持合氣劍,半小時後返回便利商店並擺起架式,高喊「我是合氣道武術老師,你們這群沒讀書、沒禮貌的小孩」,周男潑灑啤酒並回嗆「你想怎樣」,雙方攻守來回間,劍梢揮及周男下巴,鮮血直流,眾人怒氣沖天。 \n 周男狠揍柯翁兩拳,廿二歲男子王耀翔趁勢奪劍並猛擊柯翁頭顱,再用左腳踹頭,見柯翁倒地不起,眾人鳥獸散。警消人員緊急將顱內出血、頭皮撕裂傷及顱骨凹陷柯翁送往淡水馬偕醫院急救,目前意識清醒;周、王男等人也在案發三天後投案。 \n 柯翁指稱,他學合氣道廿一年,換裝只是虛張聲勢,無意傷人,為制止對方且保護自我,才用合氣劍點周男嘴巴一下,雙方爆發衝突,但疑因幾杯黃湯下肚,無力防禦。 \n 周男供稱,酒醉的柯翁沒事找碴,他才嗆聲幾句,沒想到對方竟出手傷人,害得下巴縫十針,才對他拳打腳踢。警訊後,依殺人未遂罪嫌,將周、王男函送法辦。

  • 東河猴囝仔激增 民眾促結紮

     「猴囝仔」越來越多!台東縣東河鄉登仙橋的野生台灣獼猴,因為有遊客餵食,在「衣食無缺」,猴王與眾母猴努力增產下,一季下來至少十幾隻仔猴出生,民眾建議對猴王施以人道結紮,以免族群持續增加,危及生態平衡。 \n 東河鄉泰源幽谷登仙橋近幾年來成熱門賞猴景點,一有遊客接近,成群猴子就蜂擁而上,有些大膽猴子還會搶遊客手中食物,甚至爬上轎車撒野,因為食物來源豐富,猴子猴孫越來越多。 \n 台灣獼猴交配、繁殖季在每年十月左右,只有猴王才有較多的交配權,在這段期間常會發生雄猴為爭奪交配機會而大打出手,受孕的母猴一胎產一隻,懷胎約五個月後,每年四到六月間,「猴囝仔」陸續呱呱墜地。 \n 甫出世的仔猴,緊抱在媽媽胸前,三、四個月大以後,就可以靈活地在媽媽身旁遊走,約六至十二個月才斷奶。育嬰的母猴也常會聚在一起,讓小猴們彼此熟悉,學習社會生活。 \n 台灣獼猴因有著保育保護傘不能獵捕,也常造成農作物損失,讓農民恨之入骨,眼看當地猴群繁殖力強,有民眾建議將猴王施以人道結紮,以免「猴口」持續增加。

  • 雙苑對決 高苑猴囝仔立功

    雙苑對決 高苑猴囝仔立功

     「猴囝仔」立大功!高苑工商魏嘉甫第一次打木棒組比賽,昨上午還因睡眼惺忪被教練罵,卻在青棒菁英賽9局上滿壘代打擊出清壘超前3分二壘打,助高苑以4比3在「雙苑對決」中擊敗西苑,驚險闖進8強。 \n 高苑一路落後靠2位高2板凳球員代打逆轉戰局,前7局被西苑王牌投手胡智為壓制以0比1落後,8局上2出局3壘有人,洪羚原代打於滿球數敲2壘打扳平,洪羚原說:「胡智為球威減弱,我鎖定直球攻擊,這是我高中生涯最棒一擊。」 \n 魏嘉甫去年都是打鋁棒組比賽,首次報名參加木棒的菁英賽,總教練李來發都喊他「猴囝仔」,因為「他每天都很調皮,昨日一早還睡眼惺忪、沒張開眼,臉上表情與態度不好,被我訓了一頓。」李來發說。 \n 沒想到「猴囝仔」卻成為英雄,他在9局上1出局滿壘上場代打,高中生涯木棒首打席就是中外野打回3分致勝分的二壘打,他反駁說:「我是因暈車,身體不舒服才會臉很臭,教練以為我擺臉色,但我平時就不太安分。」  李來發說:「既然報名就要讓球員有上場機會,因此大膽換代打。我們的主力捕手今年要畢業,魏嘉甫的打擊不錯,因此拉他上來比賽,我很看好魏嘉甫的未來。」魏嘉甫說:「剛轉木棒不適應,會請教學長怎麼打。」 \n 高苑在9局下被西苑反撲,1出局丟2分且1、3壘有人,林子偉登板終結,控球不佳保送成滿壘,再因高飛犧牲打失1分,最後驚險收尾。林子偉說:「本來不準備投球,但投手傷兵多只好登板。」 \n 西苑王牌投手胡智為第1局就飆出149公里速球,投8.1局用131球退場,無奈8局下被敲安打遭扳平,他表示,滿球數只有拚了,直球偏高被打,之前幾天待在台北考學測的術科測驗,只有傳接球練習,導致狀況欠佳。 \n 平鎮靠先發投手森榮鴻先發6局只失1分的亮眼表現,加上東石全場發生4次失誤,以6比2贏球晉級8強。森榮鴻身高180公分,具150公里球速實力,但昨僅投出145公里,控球也不佳,總教練藍文成給他不及格的59分。

  • 周珠旺 天真又邪惡的「囝仔王」

     「呱呱呱呱……就是母鴨帶小鴨」這首大家耳熟能詳的兒歌在藝術家周珠旺個展「我是囝仔王」展場裡不斷迴盪。他的作品畫面中有個小男孩一邊唱兒歌,一邊開心脫褲子四處「溜鳥」。看到這場景,卅四歲的周珠旺想起自己的童年:「我自己就是一個搞怪的囝仔。」現在他以繪畫、雕塑、動畫創造出幽默詼諧的作品,開啟一道道回到童年的關卡,喚起觀眾內心早已遺忘的孩提時代。 \n 「童年不會永遠存在,一旦我們開始遺忘,它很快就會消失…」周珠旺與家人同住在屏東佳苳老家,因為和兄長的三個小孩朝夕相處,從互動中勾起童年回憶,包括早上四點起床撿鴨蛋、玩泥巴、學大人偷抽煙反被嗆等。二○○七年,他把和侄子姪女的互動心得創作出「猴囝」系列,成為同年台北美術獎得主。 \n 現於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的個展「我是囝仔王」便延續「猴囝」系列而產生,展出卅九組件繪畫、不鏽鋼雕塑和動畫。走入展場首先看到的是一個男孩的半身像,他吊著白眼、撐大鼻孔,對著觀眾比中指。周珠旺將孩童天使般的容顏與小惡魔的邪惡加以誇大凸顯,形成強烈對比,道出孩童潛藏的壞胚子可能以及喜好惡作劇的頑皮。 \n 「每個人心中都隱藏一個囝仔王,就像『囝』這個字,『子』外有個框圍起來。」動畫《囝》見到一個小男孩像關在籠子裡的小猴子,不斷地跳上跳下,又吼又叫,彷如想跳出螢幕外似的。「看」繪畫系列裡的小孩,有的叼著香煙,有人頭戴水桶比出中指,有人頭上長出惡魔角,或是邪眼睥睨觀眾的囂張神情,或是在他人脖子上套上繩索罷凌當玩樂,口語和行為展現暴戾之氣。 \n 周珠旺捕捉了新世代孩童的多變性格,如裝酷、玩弄、壓抑、易怒、霸凌、爆粗口、沒教養以及搞破壞。「小孩結合可愛純真與惡魔的混合體,我小時候也是這樣,小孩身上其實反映的是成人和社會的問題。」 \n 「父母常把小孩當成積木,以為想堆成怎樣就能怎樣,但事實不然,小孩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而他們偏差脫序的表現,極可能是環境帶給他們無法負荷的結果。」周珠旺表示。

  • 創意偶戲大賽 學子秀才藝

    創意偶戲大賽 學子秀才藝

     小小偶戲師展絕技!九十九學年度學生創意偶戲比賽三日起在新莊體育館登場,今年全國擠進決賽的隊伍多達一一○隊、二千二百多人,創歷年新高。學生操偶、念白、打燈、換場,架式十足,更融入許多創意巧思,令評審驚艷。 \n 主辦單位國立台灣藝術館長鄭乃文指出,這項比賽起於九十四學年,今年是新北市首度承辦,他說,對選手而言,「台上十五分鐘,台下一學期功!」希望大家上台後把藝術能量爆發出來。 \n 比賽分國小、國中、高中職組,昨日起至十日各團隊輪番上陣,今年首次將傳統偶戲及現代偶戲分類評比,讓學生無論在配樂、戲偶材質、劇本、演出方式上都有更大揮灑空間。 \n 來自高雄市的建國國小獲得「國小組現代光影偶戲類」特優,由老師自編劇本《猴仔魚》,描述柴山上的猴王因吃了太多人類餵食的垃圾食物,慘遭毀容,勇敢又有愛心的「猴仔寶」游入愛河,取出愛河之珠,幫助猴大王恢復英俊面貌,也讓柴山和平又美麗;透過戲劇,傳達高雄囝仔愛鄉愛土的保育精神。 \n 同獲特優的台北市內湖國小演出《夜鶯》,燈光與場景交錯呈現,相當精緻,學生清晰的口白也深獲評審青睞。 \n 活動副執行長吳曉帆說,透過比賽,讓全國偶戲團隊相互觀摩學習,也讓傳統文化從校園扎根。 \n 新莊區中小學家長協會理事長陳啟利則建議,美中不足的是,如此盛大的比賽卻不開放一般民眾參觀,如果能讓鄰近國小到場觀賞,不僅能培養藝術欣賞的能力,也幫參賽隊伍喝采,增加參賽者的自信與成就感。

  • 八 月 , 小 說 月-猴死囝仔腳

    八 月 , 小 說 月-猴死囝仔腳

     就這時候,叔公忽然跳起來,大力抖動右腳。他打赤膊,戴戰鬥帽,軍褲底下紮了綁腿,穿著夾腳鞋的腿不斷跳動,模樣簡直是跳蘇格蘭踢踏舞,舞步熱情,腳底冒著特效的火花。照理說,那種漆黑飄滿苔味與溽悶的小空間,沒多少光,可是大家看清楚了叔公抖腳的英姿。因為鞋底縫卡了幾顆石頭,摩擦磚頭地時,花火像是從打磨機裡亂灑出來。 \n 那時我叔公十八歲,二次大戰末期調到高雄當日本兵。他是過動兒。小時候過動,長大也沒多好。他體格精壯,個性開朗,過動帶來的困擾不以為意。可是日本班長受不了,差點整死他。叔公過動的毛病就是隨時抖右腳,吃飯時抖,立正也抖,連打靶也吊兒郎當地抖腿。日本班長覺得叔公故意的,罵他是豬,罵他的右腿是壁虎的斷尾。日本班長光要是能治療好那隻右腳就升上軍官了,踹呀!打呀!揍呀!偷偷哭呀!用三十公斤大磨石壓那隻腳。結果呢!一切白費了,因為叔公連睡覺時也抖右腳,可見這是天生毛病。 \n 「報告班長,照我們台灣的習俗,就是右腳『著猴(中邪)』。意思是,腳裡頭躲了個頑皮的猴子呀!管不住牠。」我的叔公從小這樣這樣形容他的右腳。依現代說法,他的右腳是過動兒,屬「妥瑞症」。 \n 「混蛋,猴子爬樹,哪裡會爬你的腿,分明是你不服管教,隨便扯謊。」日本班長嘴上這樣講,內心可是完全同意,罵完,還點起頭。 \n 「我窩在娘胎裡時,就差點踹破她肚子。」 \n 「是這樣的呀!混蛋,哪有這樣的腿。」日本班長嘴上講,內心可是完全可憐他,「所以,從明天開始,我操死你腿裡的猴子。」 \n 不久,叔公重新分派到隸屬陸軍航空隊的高雄機場服務。高雄機場那時遭美國轟炸機炸癱了,到處大坑洞。他的工作是與士兵們填平坑洞,再用那隻抖動的右腳,不斷踏實泥地。他熱愛這項工作,發揮了右腳過動兒的專長。而且,這樣工作做不完。等坑洞填平了,美軍又來轟炸,機場內到處是冒煙的坑洞,他們又從防空洞跑出來,邊唱軍歌,邊填平。 \n 某個空襲來臨的黃昏,天色濛暗,天空冒出星群,一群人躲在防空洞,默默不講話,好等著警報解除之後趁夜工作。就這時候,叔公忽然跳起來,大力抖動右腳。他打赤膊,戴戰鬥帽,軍褲底下紮了綁腿,穿著夾腳鞋的腿不斷跳動,模樣簡直是跳蘇格蘭踢踏舞,舞步熱情,腳底冒著特效的火花。照理說,那種漆黑飄滿苔味與溽悶的小空間,沒多少光,可是大家看清楚了叔公抖腳的英姿。因為鞋底縫卡了幾顆石頭,摩擦磚頭地時,花火像是從打磨機裡亂灑出來。 \n 混亂之世,甜美時光,空氣中飄著煙硝,牆角縫的蟋蟀咭咭叫著。防空洞兩旁靠牆對坐的士兵,瞪大眼睛,心中滿溢了快樂,那就像在坑洞裡躲著吃冷飯團時,忽然聞到遠方飄來拍碎蒜頭下油鍋爆炒的滋味。他們站起來,隨著叔公的步伐跳舞,踢踏、踢踏發出聲響。接下來,叔公跳起國際舞,牽了最靠近的士兵的雙手,一拉,叔公胸脯貼近對方的,不停磨磳。這親密動作嚇壞了士兵,趕緊跳開,可是叔公又趕緊拉回他。士兵再度跳開,叔公又拉回來,胸膛大力撞擊。 \n 「這是幹麼?你瘋了不成?」士兵大喊。 \n 叔公的臉扭曲難解,喘得不成樣子,只能斷續說話:「救人呀!我的猴死囝仔腳,他著猴,發作了,要往外逃。」 \n 「你的腳還真會挑時間。」 \n 這時大家才理解,跳踢踏舞是出於右腳失控地抖起來;跳國際舞,是右腳要往外衝了。 \n 「趕快抱起我,不然我會跑出去。」叔公說完,大家抓起了他。可是叔公的腳像斷成兩截的蚯蚓,仍大力擺動,往洞口方向抖。那個方向正有一架美國B-29轟炸機往這方向飛來,發出低沉吼叫,要是這時衝出去準沒命。大家沒轍了,把叔公倒懸,頭頂在地上。叔公充血的頭絳紅不堪,疼痛難受,最後勉強擠出這輩子對右腳對凶狠的話:「阿娘喂!真想把你這隻『著猴腳』砍下來。」 \n 這句話應驗了。一顆從天而降的炸彈正中防空洞,一切都停止,只剩下年輕人的鮮流出來。叔公醒來是第二天下午,全身靜僵在床上,他動了動手,慶幸手還在。他動了動腳,發現右腳不僅沒反應,還疼得要命。他奮力地用手肘撐起了上半身,看到駭人場景,大喊:「阿娘喂!他真的不見了。」他的右大腿纏滿了滲血的紗布,底下的截斷了。他忍痛翻下床,穿病服爬過地板,不理那些護士大聲嚷嚷要阻止他。這時候,我的叔公看到一台軍貨車要離開,便越爬越快,狠狠擋下那台往大門駛去的軍車。駕駛與副座都嚇壞了,很快地發現斷腳的叔公不見了,卻仍不敢開車。那是因為,叔公鑽入車頭底盤往後爬,要是繼續開車,準鬧人命。最後,叔公從車尾底盤爬出來,抓住後斗邊緣,努力往上爬。 \n 「朋友們,再見了,要是那時聽我右腳的話,情況就不話這樣了。我的右腳裡住著猴子,牠有第六感。」叔公對車廂內的士兵大喊。那些原本是防空洞內的士兵不回答,他們都重傷而死,安靜躺在那,要載去火化。叔公接著說:「廣田君,謝謝你照顧我的右腳,我現在要拿回來了。」 \n 叔公爬下屍體堆,手往那位名叫廣田國雄的身體邊下探,果然找摸到一種熟悉的感覺。他奮力抽出,是那條充滿血跡與彈痕的右腿。叔公高舉那條腿,即使被稍後趕來的衛兵抬下車,仍抱著斷腿大喊:「猴死囝仔腳,萬歲。」還流下不知是歡樂還是難過的淚水。 \n 一九四五年六月底,二次大戰還沒結束,叔公先退伍了。他拄著雙柺杖,揹著雜物,走出病院大門。那正是早晨光景,鳥聲在屋簷下如風鈴搖動,天空瀰漫著淡泊的朗雲,他踏上了歸鄉路途。他不孤獨,至少有一隻完美的、美國山姆大叔製造的鐵右腳。那是機場士兵從擊落的美國戰鬥機殘骸拼出來,尤其那根彈簧,讓他走起來省下不少痛苦。他決定走回家,好熟悉這隻義肢。這趟旅程足足走了半年之久。走到台南時他丟掉一支柺杖,走到嘉義時他丟掉另一支,走到豐原,他安穩走起來,最後他飛奔苗栗的家門,大喊,他回家了。 \n 別以為故事這樣就結束了,後頭可精采呢!叔公歸鄉後,從事農耕。坐在田埂休息時,他把左腳鑽入鬆土裡扭動,張開五趾,感受以土壤「馬殺雞」的柔軟力道。這時他才體悟,哎呀,右腳之前老是抖動,是愛上左腳的悸動。右腳追逐左腳,左腳逃避右腳,他的人生才得以往前移動。不過,現在右腳沒了,左腳很孤獨,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就在叔公下了此結論的當晚,窗外下大雨,咚咚響不停,房子像悶在鼓皮裡靜不下來。他溫柔清洗左腳,摸呀摸地,安撫一個失去「腿愛」而注定一輩子孤獨的傢伙。然後,上床就寢。 \n 這時,幾位怪客在家門前逗留,不像躲雨。時間久了,也許半小時,他們沒離開的意思,也沒有下個動作。 \n 叔公在床上輾轉難眠,聽到門外有動靜,這時他的左腳大力顫動一下,他心想,或許是左腳想邀請門外朋友吧! \n 叔公下床點了蠟燭,打開大門,說聲:「進來躲雨吧!」 \n 門外有三個男人躲雨,聽到應門聲,其中一人伸手出來,呼呼的像風,又快又準地捏熄了燭火。這三個人懸在那,走也不是,進門也不是,與叔公隔著陰冷潮濕與淡淡的敵意。叔公以為他們是鬼類出遊,僵硬地杵在那,直到對方某人不耐風雨,猛烈打噴嚏,這才解除聊齋警報。鬼不打噴嚏,不然依慣性,頭會往後掉。 \n 「原來你們不是『好兄弟』,那就進來喝杯茶吧!」叔公說。 \n 「這樣吧!先給我們三套乾衣服,會付錢。」三人走進來,其中一人應該是帶頭的,接起了話題,說:「記得,不要點蠟燭,我們怕亮。」 \n 說到光,就光來了。我姑婆當時是八歲小女孩,手腳俐落,從房內端了三套衣服,還拿了盞蠟燭,把自己照得像盛夏的蓮花開綻似。她放下燈火與衣服,趕緊跑回房。這盞是照妖燈,把三位怪客的樣貌顯現七八分了。他們戴戰鬥帽,拿了武士刀或鐵棒,袋子鼓鼓的,有的尖銳物品還刺破麻布袋。幽渺的燭光把他們容貌映得鬼氣的,也許下一秒,他們就拔刀見血,而且態度從容,會說些笑話或自娛一番才離開。 \n 這身行頭出現,叔公想,莫非遇到傳說中的強盜。這麼想是有道理。光復初期,嚴厲執法的日本敗了,貓變成鼠。治安成了真空期。台灣人從鼠變成貓,有心者會找昔日的仇人尋釁,日本警察被人打也乖得不敢吭聲。或者,他們趁機夜劫,撈上一筆,卻還不至於幹下什麼殺人放火的大罪。 \n 然而,糟就糟在那盞暴露身分的燭光。這三個男人的面貌,確鑿露餡,也許下一秒就殺了我叔公全家。其中一人,就是帶頭那位,傾身向前,趕緊拿武士刀把地上那盞燭光揮滅了。 \n 武士刀未出鞘,但是這突然動作,嚇壞了叔公,他往後仰:「不要殺我,我什麼都不會講出去。」 \n 這幾個人也不是徹底的壞人,聽到叔公這麼說,悶著頭笑。帶頭的人想,這鄉下土包子的膽子像雞皮疙瘩那麼小,真可憐,便把武士刀戳了地,發出聲響,說:「我們肚子餓了,煮些東西吃,不然殺了你。」 \n 叔公沒轍了,要是不照做,這次連小命都沒了。他走到廚房幹活。三人就在一旁的方桌邊監視等待。接下來,叔公生火,把少得可憐的米淘洗,煮了鹹菜干與高麗菜干,欠新鮮菜,把晚餐尚未煮完的「打某菜」下鍋──此菜得名,原由是因為某丈夫買了茼蒿,妻子煮妥上桌,茼蒿縮水,丈夫誤認妻子在廚房先偷吃,盛怒之下打了妻子──這三個人聞到汆燙茼蒿的味道,調侃說:「你不會在廚房偷吃吧!這樣好了,點個蠟燭,我們也好看清楚。」 \n 這是莫須有的控訴,以至於接下來流程,叔公得仔細報告那三人,以免再他們挑起他們的不滿。然後,叔公說:「如果三位沒異議,我要到後院殺隻雞,免得這餐太寒酸了。」 \n 他走到後門時,那個帶頭的以調侃的口氣說,「下雨天,雞很冷,雞皮疙瘩也多,吃了傷牙。所以,我看你是要藉機逃跑吧!」 \n 接下來發生的,說來唬爛,卻一點不假。叔公遭人斥罵,低頭走回灶邊,誰知滑了一大跤,廚房的秩序像土石流上的房子被殘酷瓦解。叔公跌倒時,一腳踹翻了牆邊的大甕,發出巨響。另一手則隨意抓了個鐵鐶,這鐶是鍋耳朵,連帶那裡頭熱水也灑出來。熱水燙到義肢,他屁股坐地上閃。接著,義肢探入火爐,折了個彎度。經過這場災難,叔公垂喪地說,「我的腳壞了,如果三位沒異議,我把它敲直。」他隨手拿了柴棒,決然把義肢敲彎,越敲越壞,又說:「如果三位沒異議,我乾脆把腳割下。」然後費了一番手勁,彷彿切腹自殺,才以菜刀把束腰的皮帶割斷,解開義肢。 \n 三人就著昏弱的燭,看見叔公神奇的砍下右腳,他們不確定自己所見,也不了解自己所見。那個帶頭的發出試探而且微顫的聲音,禮貌地說,「如果你沒意見,就把那隻腿給煮了。」 \n 我叔公當然沒意見。他從掀翻的破甕拿出一隻斷腿,那是他從高雄帶回的右腿,以大量鹽巴脫水醃藏,一隻真的大腿。他原本要自己死後,合體下葬,現在他煮起來,刀子大力剁斷,以各種火候與廚藝煮妥,一併端上桌。那時天亮,雨停了,晨光透過窗戶,一隻右腳的料理坦然呈現。三個人發出最恐怖的叫聲,阿娘喂!夭壽呀!看到鬼了。他們吼完,連武士刀與贓物都不收拾,連忙衝他們自認的山村鬼屋,逃得越遠越好,邊跑邊吐。 \n 「如果三位沒異議,我乾脆吃光。」叔公把那桌菜吃個不剩,吃完,他覺得左腳歡喜不已,有了愛人的衝動,便在陽光浪漫灑下的屋前,跳起了單腳「著猴舞」呢!

  • 猴囝仔屢惡作劇 連家長一起罰

    台北縣消防局表示,去年度共有二萬三千多通惡作劇電話,最多的是精神病患及酒醉占一萬餘通,惡意騷擾則有九千多通,小朋友謊報也有四千多通,但為求謹慎,勤務中心仍會派員前往查看,若屢次謊報,警消會對家長祭出罰單,以免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並排擠真正有需要救援民眾的權益。 \n消防局說,常有無聊男子半夜連續撥打一一九,有一人三天內打了九百多通,也有數夜累積一千五百多通的紀錄,甚至曾有女子謊稱在三峽山區遭性侵,警消忍受寒風刺骨,搜完整座山之後才發現被耍,嚴重影響救災勤務,也讓消防隊員疲於奔命。 \n去年北市一名男子對公司不爽,撥打一一九說公司發生火災,消防隊急忙趕到,才發現是謊報,後來憑著電話號碼和監視器,讓男子現形,除被依消防法罰錢,還丟了工作。 \n萬華一名張姓婦人和樓上鄰居發生糾紛,四處以公用電話打一一○檢舉鄰居經營六合彩、聚賭,一年打了兩百多通電話,騷擾長達六年,堪稱台灣最牛的謊報者。 \n板橋也有樓上樓下鄰居吵架,樓下住戶為了惡整,凌晨謊報鄰居失火,結果被整的住戶應門時,一臉糊塗,家人還擔心地打開陽台逃生鐵窗;只是大批消防車趕到現場,剌耳的警笛聲擾人清夢,氣得其他鄰居破口大罵。 \n幾年前一個老外,打電話到北縣消防局,大聲嚷嚷說自己家在冒火,還說好像有人縱火,結果消防人員火速趕到,只見一個老外喝醉酒,一會說英文,一會講中文,把消防人員氣的半死。 \n更有民眾把警消當鎖匠,台中縣謝姓男子,去年底到大肚溪喝酒掉了鑰匙,回不了家,為了要警消幫他開門,竟然打一一九報案,說自己要開瓦斯自殺,大批警力趕到才發現是個騙局,將他依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開罰六千元。 \n不過,設在八里療養院的一具公共電話,上面的「紅色按鈕」(緊急報案電話)竟成為精神病患渲洩情緒的「出口」。警消表示,由於精神病患謊報無「法」可罰,也讓該具公共電話成為勤務中心的「常客」,成為精神病患的「聊天熱線」。 \n該名警消說,由於每天下午六到八時是勤務中心線路最繁忙的時刻,有時療養院的病患打來的不是時候,也會請他們晚點再打,這些病患也十分配合晚點致電,讓接電話的隊員啼笑皆非。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