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獨立製片的搜尋結果,共25

  • 金馬獎提名揭曉!陸片缺席 3部香港獨立製片入圍

    金馬獎提名揭曉!陸片缺席 3部香港獨立製片入圍

    第56屆金馬獎今(1)日傍晚5點半揭曉入圍名單,由曾獲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提名的吳念軒及新生代女星王淨共同揭曉。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表示,今年計有588部影片報名參展,包括劇情長片91部、動畫長片2部、紀錄片86部、劇情短片353部、動畫短片56部。 \n \n因大陸國家電影局8月7日頒布禁令:「暫停影片和人員參加2019年第56屆台北金馬影展」,今年入圍名單中,沒有大陸片及影人,香港電影只有《金都》、《叔、叔》及《紅豆薏仁花生》等3部獨立製片入圍。 \n \n對於外界關注的大陸及香港電影,聞天祥強調不方便透露個別影片報名狀況,只概略表示:「分為三類,沒有報名、報名但中途退出,報名且堅持到最後,卻沒有獲得提名。」至於今年在柏林、威尼斯等國際影展大放異彩的大陸電影《地久天長》、《蘭心大劇院》、《南方車站的聚會》等片的報名狀況,聞天祥沒有多做說明,僅用「三類」之說解釋,並對陸、港電影缺席今年金馬獎表示遺憾。 \n \n聞天祥也補充說,依照金馬獎報名辦法規定的影片完成時間區段,有些陸、港電影還是有可能角逐明年的金馬獎。在大陸、香港影壇缺席的情況下,今年金馬獎入圍名單9成是台灣作品及影人,《熱帶魚》、《夕霧花園》則分別為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的作品。 \n \n最被看好的《返校》入圍12項最多,包括最佳劇情長片、最佳新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新演員、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等。《陽光普照》以11項居次,獲得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2位)、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原著劇本、最佳攝影、最佳剪輯、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等獎項提名;《夕霧花園》入圍9項,包括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改編劇本、最佳攝影、最佳美術設計、最佳造型設計、最佳剪輯、最佳原創電影音樂。

  • 東南科大數媒系同學動畫作品入圍美國「邁阿密獨立製片影展」

    東南科大數媒系同學動畫作品入圍美國「邁阿密獨立製片影展」

    本校數媒系104級江欣諭、劉君薇同學,參加由LAMCO PICTURES LLC所舉辦的第3屆邁阿密獨立製片影展-Miami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以《麵包換咖哩, bread and curry》動畫作品,入圍mindie monthly edition – march 2018 的「迷你短片mini-short」項目。 \n此次影展是為了讓獨立製片作者展示他們的影片,並由國際業界專家組進行評估,更藉此使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製作人、製片人有機會和發行商之間建立牢固的關係。 \n江欣諭、劉君薇同學在數媒系單忠倫老師指導下,所合作設計的《麵包換咖哩, Bread and Curry》動畫短片,主要創作理念是表現社會上熱心幫助陌生人的溫情;劇情描述一位男孩雖然不幸遇上搶匪,但幸運的是,也正好遇見一位年青人帶他回家養傷,兩人因而產生微妙的感情。 \n單忠倫老師指導江欣諭、劉君薇兩位同學,利用【基礎原動畫實作】課程,以一個學期的時間,從故事發想到創作完成,期間經過不斷地討論與修改方能完成;【基礎原動畫實作】課程是數位媒體設計系開設之「國際動畫學程」的專屬課程,期許透過本學程培育學生成為具備國際動畫專案製作之專業人才。 \n \n

  • 影片艱澀難懂 南方影展3天票房不到2000人

    影片艱澀難懂 南方影展3天票房不到2000人

    以華人獨立製片創作為主的南方影展,度過去年停辦危機,今年在台南市文化局挹注下,移師到新光影城擴大舉辦,票房仍然不佳,上周3天共17場次,觀影不到2000人,觀眾反應影片內容艱澀,主辦人員坦承在南部推廣獨特創作風格的電影,的確有難度。 \n \n 南方影展推動17年,由台灣南方影像學會成立,學會成員許多來自台南藝術大學師生,創辦初衷為引薦華人獨立製片與年輕創作導演,影片是否關注議題,是否有前衛的創作手法等,因此在選片上,高達8成作品都在市場上很少見。 \n \n 每年舉辦1場南方影展的經費需400餘萬,全靠主辦單位募款苦撐,去年影展開幕後喊出影展結束後停辦,引起官方重視,今年在台南市文化局挹注200萬資源下續辦,並提供行政資源,讓影展移師到更大的影城放映,但3天下來的票房表現仍不佳。 \n \n 因為作品、導演與創作手法都很新,觀眾對每部影片反應很陌生、艱澀難懂,今年影展僅管套票價格平均每場才120元,民眾仍不願買單,票房都不到影廳一半。 \n \n 解決票房問題在培養觀影人口,南方影展近年花不少心力,除了找影片創作者來參加映後座談,藉著與創作者面對面的對話,提升觀眾了解獨立製片。影展宣傳期再挑主題辦講座,在講座中介紹影展片單。 \n \n 另外影展人員也到各校園辦活動,培育新一代年輕人觀賞獨立製片作品。 \n \n 影展人員趙婉婷表示,影展經費不足影響宣傳,因為工作人員全是半年聘,影片推廣都集中在每年的下半年度,無法持續性培養欣賞獨立製片的觀影人口。

  • 2016美國甜心 英獨立製片獎最大贏家

    「2016美國甜心」、「我是布萊克」、「陰影之下」等片昨天在倫敦,奪下英國獨立製片獎(BIFA)的主要獎項。 \n 「2016美國甜心」(American Honey)講逃家少女旅行穿越美國中西部的故事,不但獲頒最佳英國獨立影片,導演安德莉阿諾德(Andrea Arnold)也拿下最佳導演獎。片中起用的新演員莎夏連(Sasha Lane)勇奪最佳女主角獎,本片還拿下傑出技術成就獎。 \n 「陰影之下」(Under the Shadow)以伊朗革命後的1980年代為背景,獲頒最佳劇本獎。導演安瓦利(Babak Anvari)獲得獎勵新進導演的希克斯獎(Douglas Hickox Award),最佳女配角獎也頒給本片女演員艾文曼沙迪(Avin Manshadi)。 \n 老牌導演肯洛區(Ken Loach)執導的「我是布萊克」(I, Daniel Blake)讓演員戴夫瓊斯(Dave Johns)奪下最佳男主角獎;片中女演員海莉絲可兒(Hayley Squires)拿下最佳新人獎。(譯者:中央社羅苑韶)1051205 \n

  • 雄影重現「純16」精神 台日獨立製片原版上映

    雄影重現「純16」精神 台日獨立製片原版上映

    高雄電影節今(25日)公布最新片單「獨立時代:台灣純16與日本8釐米」,回顧台、日電影在市場低潮時期,多位重要導演成名前的首部劇情片,重現當時創作勇氣與獨立精神。 \n \n雄影此次特別企畫「台灣純16」單元,放映7部以16釐米底片為創作素材的影片,包括鄭文堂首部劇情短片〈明信片〉、吳米森的〈起毛球了〉、陳芯宜的《我叫阿銘啦》、鄭有傑榮獲金馬獎最佳短片的〈石碇的夏天〉等。 \n \n在「日本8釐米」方面,園子溫22歲自導、自拍、自演的〈我是園子溫!!〉和《男之花道》,滿溢著不受拘束的叛逆精神,也成為後來創作風格的主要核心,另外像是塚本晉也在《鐵男》之前的〈電柱小僧的冒險〉也能在大銀幕一窺驚人想像力。 \n \n2016高雄電影節於10月21日至11月6日舉行,相關資訊可上高雄電影節官網,或臉書【高雄電影節粉絲團】查詢。

  • 好萊塢傳真-獨立製片難經營  夢工廠將併入康卡斯特

    好萊塢傳真-獨立製片難經營  夢工廠將併入康卡斯特

     近日好萊塢最熱話題,美國夢工廠動畫公司(DreamWorksAnimation)將被併入美國有線電視巨擘康卡斯特企業(Comcast),對好萊塢動畫產業及全球娛樂產業會有相當的影響。 \n 康卡斯特旗下的NBC環球(NBCUniversal)日前宣布,將以38億美金買下夢工廠動畫公司。據交易協議,夢工廠股東將可收到高於市場估價的每股41美元現金收購,加上債務,總股本值41億美元,已經得到NBCUniversal和夢工廠董事會的批准,並獲得夢工廠控股股東的書面支持,預計在今年底前完成。夢工廠股價當天收盤上漲24%,華爾街顯然看好這個交易。 \n 以「史瑞克」、「功夫熊貓」與「馴龍高手」等系列動畫片知名的夢工廠動畫,最初是導演史蒂芬史匹柏、唱片音樂大佬大衛葛芬及夢工廠現任首席執行官傑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 Katzenberg)在1994年創辦的製作公司DreamWorks SKG的一部分。2004年,夢工廠動畫獨立並上市股票,成為好萊塢少數獨立製片廠,分由派拉蒙、福斯發行其動畫電影。 \n 但2012至2014年間,一連串票房失敗令夢工廠股價疲軟,去年初裁減500名員工,關閉旗下的太平洋影像公司(PDI),並且縮減長片輸出量,從每年3部縮減2部。 \n 好萊塢的獨立製片工作室愈來愈難經營,因為華爾街不喜歡不確定性,market cap有27.9億美元的夢工廠動畫公司的財源一直仰賴其電腦動畫電影票房收入,以及這些電影DVD和藍光光盤、電視播映權利金、相關商品等收入,股票價格隨著每部電影票房大起大落。不若迪士尼、索尼等競爭對手,是業務高度多樣化的媒體集團,能夠較少依賴票房結果。 \n 這回併入康卡斯特達成協議,將使得夢工廠動畫成為龐大媒體集團的一部分,應該能夠讓該公司繼續生產優質動畫片,協助夢工廠多樣化業務模式真正獲利,卡森伯格稱,NBCUniversal是夢工廠完美的歸宿。 \n 康卡斯特是跨國傳媒公司,總部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費城,是世上收入最高的有線電視公司、最大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康卡斯特在2011年買下GE手中的NBCUniversal,接收旗下環球影業(Universal Pictures)和NBC無線電視網,以及兩者旗下西語電視頻道Telemundo、E!娛樂頻道等影視單位,還有在各地的環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s)主題樂園渡假村、票務網站Fandango。 \n 未來,夢工廠將被歸入NBC Universal下的環球影視娛樂集團,品牌不變,改由環球全資擁有的動畫部門照明娛樂公司(Illumination Entertainment)創辦人和現任CEO梅萊丹德里(Chris Meledandri)兼掌夢工廠動畫,卡森伯格則將出任夢工廠持有的多平台媒體與娛樂公司AwesomenessTV和NOVA公司組成DreamWorks New Media(夢工廠新媒體公司),兼任NBC環球顧問。 \n 梅萊丹德里現年56歲,畢業於名校達特茅斯學院,早期為迪士尼公司製片,後來轉往20世紀福斯動畫部門,監製2002年的「冰原歷險記」,令福斯旗下的藍天工作室受肯定,成為重要的數位動畫工作室;2007年環球影業邀他合作,梅萊丹德里創辦照明娛樂,其電影由環球出資與發行。 \n 照明娛樂為環球影業製作「神偷奶爸」兩集全球票房逾15億美元、「小小兵」全球票房11.6億美元,讓環球影業荷包滿滿,是環球影業目前獲利最大部門之一,評論界歸功梅萊丹德里領導有方。 \n 動畫界普遍看好,併購後,梅萊丹德里執掌的夢工廠動畫,對NBCUniversal來說,夢工廠動畫有許多家喻戶曉的動畫故事與卡通角色,加上不久前夢工廠買下Classic Media包括小精靈(Casper)和靈犬萊西等經典角色的影片庫存,這些專營權能夠未來數年幫助NBCUniversal提升電影、電視、主題遊樂公園及消費性產品業務,尤其是後兩者;NBC環球執行長伯克(Steve Burke)表示,這正是夢工廠的主要價值所在。(本文作者為國際動畫策展人和學者)

  • 布莉拉森再下一城 獨立精神獎 《驚爆焦點》掃5座

    布莉拉森再下一城 獨立精神獎 《驚爆焦點》掃5座

     第31屆獨立精神獎得獎美國時間27日在加州揭曉,今年的最大贏家是橫掃最佳影片、導演、劇本、剪輯、整體表現5大獎的《驚爆焦點》(Spotlight),該片由米高基頓(Michael Keaton)、馬克魯法洛(Mark Ruffalo)等人主演,描繪《波士頓環球報》記者踢爆波士頓天主教神父長年性侵兒童,教會卻冷眼旁觀的驚世醜聞。該片也入圍本屆奧斯卡6項大獎,能否在今天上午揭曉的奧斯卡再下一城,備受影迷期待。 \n 影后謝男友不離棄 \n 在《不存在的房間》中揪心詮釋未成年就被囚禁淪為性奴的布莉拉森(Brie Larson),以該片獲本屆最佳女主角獎。她上台領獎時歡欣雀躍,從小在演藝圈打滾卻沒沒無名的她,直到今年才大放異彩,她感謝不離不棄的男友,並激動地說:「獨立精神獎是陪著我長大的獎項,讓我看見女人真正的模樣,愛情真正的模樣,以及人生混亂真正的模樣。」 \n 表揚低成本獨立製片電影的獨立精神獎,每年刻意搶在奧斯卡頒獎前一天揭曉,原本目的是打臉象徵好萊塢金權機器體制的奧斯卡,但去年與前年的該獎最佳影片得主《鳥人》、《藥命俱樂部》,都在奧斯卡上狂掃包括最佳影片的大獎,讓該獎意外淪為奧斯卡的另類風向球。但本屆獨立精神獎徹底痛打深陷「奧斯卡好白」爭議的美國影藝學院臉頰,展現擁抱多元化的電影獎項。 \n 串流龍頭Netflix靠銀幕處女作《無境之獸》包辦了最佳男主角與最佳男配角2個重要獎項。新科影帝是年僅15歲的素人演員阿巴漢阿塔(Abraham Attah),他在片中飾演被迫經歷人間煉獄的童兵,在該片飾演跋扈軍閥的英國黑人男演員伊卓瑞斯艾巴(Idris Elba)則奪下男配角獎。 \n 首見跨性別者得獎 \n 跨性別演員美雅泰勒(Mya Taylor),在《夜晚還年輕》中酸楚呈現性工作者的哀愁,以該片獲最佳女配角獎,成為該獎史上首位得獎的跨性別者,該片導演西恩貝克(Sean Baker)去年11月曾應金馬影展邀請,來台宣傳這部以3台iPhone拍成的獨特電影。美雅領獎時向台下導演激動喊話:「這世上有許多才華洋溢的跨性別演員,你們最好把他們找出來,放進你們的下部電影中!」

  • 趙德胤財產不梭哈 《冰毒》小團隊照創好片

    趙德胤財產不梭哈 《冰毒》小團隊照創好片

    國片《冰毒》於台北電影節首映後佳評如潮,導演趙德胤日前擔任獨立電影Workshop講師,分享自己從不抵押財產拍片,認為將有限的資源運用到極致,也能拍出好作品,顛覆了一般人對電影界的想像。 \n愛情故事《冰毒》尖銳探討著亂世男女的生存拼博,不僅票房開紅盤,還獲得13個國際影展肯定,當初導演趙德胤僅帶著一台攝影機進入電影界,就地取材靠著小成本和獎助金拍片,曾經靠錄音筆完成收音動作,連《冰毒》都是靠著極簡七人小組完成,沒錢有沒錢的作法,想辦法讓現有工具發揮最大效能,動員親友甚至工作人員全數下海軋戲,請不起臨演拍警匪追逐戲,就讓演員誘引當地警察入鏡,沒想到真實的畫面意外顯現出特殊的張力。 \n強調獨立製片不等於沒錢,重要的是要在限制下思考電影的本質,因此正當其他導演苦惱必須貸款抵押房子拍片時,趙德胤導演卻能拍片賺錢養活自己、家人和工作室員工,導演說未來並不排斥大成本製作,只是會提醒自己要銘記初心,時刻反思獨立電影的根本價值。《冰毒》將於7月18日在台上映。 \n

  • 獨立製片豐收 包辦男女主配角

    獨立製片豐收 包辦男女主配角

     第86屆奧斯卡金像獎,給了優秀演員、電影小金人,也給了電影圈一個啟示:有錢或許能使鬼推磨,但要推奧斯卡,不見得!本屆從入圍到得獎,證明獨立製片電影爆發的創作力,4項演員獎得主全來自獨立製片,預算都在2000萬美金以下。當好萊塢長年砸重金、聘明星,以鈔票堆砌大部頭巨作時,今年奧斯卡告訴世界:金錢,買不到一切! \n 《藥命》一路拿獎 \n 最佳男主角馬修麥康納、男配角傑瑞德雷托,以區區500萬美金(約1.5億台幣)成本的《藥命俱樂部》一路拿遍奧斯卡獎季中的大小獎項。影后凱特布蘭琪主演的《藍色茉莉》預算1800萬美金(約5.4億台幣),最佳影片《自由之心》,也讓露琵塔尼詠歐以處女作奪下最佳女配角,它的成本,也只有2000萬美金(約6億台幣)。 \n 奧斯卡頒布前一天的美國獨立精神電影獎,過去與奧斯卡得主天差地遠,但今年兩獎在最佳影片、4大演員獎意見破天荒一致,頒給相同的得主。一個是表揚電影成本不超過2000萬美金(約6億台幣)獨立電影,一個是去年淨賺16.3億台幣的好萊塢明星之夜,兩者有了共鳴,告訴世人,「返璞歸真」也能是一種潮流。 \n 《瞞天》全軍覆沒 \n 巨星魅力破表的《瞞天大佈局》,耗資4000萬美金(約12億台幣)風光入圍10項,空手而回。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心血結晶《華爾街之狼》,集資1億美金(約30億台幣),入圍5項,也是空手而回。這也代表,今年奧斯卡評委想告訴好萊塢,在電影世界裡,有比預算、票房、宣傳更珍貴且無可取代的東西。 \n 今年的奧斯卡,或許也能給台灣電影一個新的啟發,當本土電影在小品藝術片與賀年通俗片間摸索定位、電影創作人才大量向資金雄厚的大陸靠攏、堅持本土創作的台灣電影人因資金匱乏而苦不堪言時,奧斯卡提供了一種建言,金錢或許不是萬能。我們是不是已經習於將當紅明星、絢麗特效、豪華排場,當作是成功電影的必要條件?而失去了相信好導演、好劇本、好演員能堆砌出好作品的勇氣?

  • 陳文彬 獲美獨立製片獎

    陳文彬 獲美獨立製片獎

     去年被禮聘到中州科技大學視訊傳播系擔任副教授,培育影視人才的台北電影節影帝陳文彬導演所執導的劇情短片「南國日和」,去年獲「日本福岡國際電影節」、「澳門國際電影節」入圍提名,今年更榮獲「第46屆美國休士頓獨立製片與國際影片影展(WorldFest-Houston International Film&Video Festival)」劇情短片類象徵最高榮譽的最佳影片「白金獎」,在全球來自33國,約4,500部影片中脫穎而出。 \n 日前影帝陳文彬特將獲頒的獎座與獎牌帶回該校鼓勵同學們,並與視傳系師生共享榮耀。家住彰化鹿港的他並期盼,中州視傳系可以成為培養中台灣新銳導演的搖籃。 \n 陳文彬說,休士頓影展是北美三大影展之一,與舊金山、紐約並列美國三大最具競爭性的國際影展,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獨立影展之一,每年均設立獨立製片電影競賽項目,最高獎項是白金獎,其中,好萊塢知名導演史帝芬史匹柏、華人之光李安等人年輕時都曾於該影展中拿下過最高榮譽「白金獎」。 \n 「南國日和」是描述一位日本年輕人,於日本海嘯中失去來自台灣的妻子後,決定到台灣屏東探訪妻子家人,親自向岳父大人道歉的感人過程,全片均在台灣屏東拍攝,而隨著影展的全球放送,除可行銷台灣政府對電影文化的重視支持,並刺激南台灣電影產業復興發展。

  • 好萊塢傳真-日舞影展黑馬 尋好萊塢伯樂

     全球規模最大、以非主流影片為主的電影節─「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又稱聖丹斯電影節)上周揭幕,在美國猶他州的公園城(Park City)舉行,為期11天。 \n 日舞影展是美國最大的獨立電影節,每年都會收到近萬部報名參選的影片,包括來自美國與國際的紀錄長片、劇情長片、紀錄短片、劇情短片等競賽項目,另有非競爭性參展影片特映;今年影展選出117部院線長片參展,其中有45部由首次執導或製片製作的電影。 \n 傳統上,紀錄片在日舞影展是強項,2010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5部入圍長片,有4部先在日舞影展放映;近年,劇情長片受到好萊塢主流市場的重視與青睞。 \n 日舞影展前身為「美國猶他電影節」(Utah/US Film Festival),始於1978年在鹽湖城舉辦,由勞勃瑞福擔任主席,宗旨是放映美國電影、突顯獨立電影的潛力,以及增加猶他州在市場的知名度,吸引更多電影製片前來猶他州拍片意願;1985年,由非營利組織「日舞協會」(Sundance Insitute)接手,並在1991年將電影節更名為日舞影展。 \n 「日舞」一詞,來自經典西部電影、勞勃瑞福和保羅紐曼合演的電影「虎豹小霸王」(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取自片中勞勃瑞福主演的角色「日舞小子」;勞勃瑞福的參與,是日舞影展茁壯的一個重要原因,身為主席兼非正式的代言人,逐漸讓好萊塢人士、片商正視日舞影展。 \n 最初在沒有雄厚資金的背景下,找出與其他影展不同的策展方向風格,讓日舞影展在好萊塢諸多光鮮亮麗的電影獎項中獨樹一格,過去幾十年,日舞從一個低調、不起眼,專為小預算、流連在好萊塢之外的獨立創作者設立一個舞台,如今成為業界年度大事;勞勃瑞福將於今年4月底,把日舞影展帶到倫敦進行巡迴放映,將是日舞影展首度在美國境外進行。 \n 日舞影展也是好萊塢「選秀」良機,對新人而言,入圍日舞影展是最佳曝光機會,例如昆汀塔倫提諾、Steven Soderbergh、Robert Rodriguez、溫子仁、Edward Burns等,他們接著執導主流商業電影,在票房市場都有成就。 \n 美國獨立製片已成為好萊塢一個重要商機,日舞則提供獨立製片走進商業市場的機會,影展期間發行與授權交易向來興盛,隨時有可能出現下一部影響好萊塢的影片,包括「奪魂鋸」、「性、謊言、錄影帶」、「珍愛人生」等數十部獨立製作的電影,都是在日舞放映時,受到廣泛關注,接著在商業市場獲得口碑和票房。 \n 2010年影展期間有14部影片被電影發行商收購,2011年更有約45部影片被收購,是有史以來最高紀錄,增加約220%;2006年的「小太陽的願望」創下日舞影展交易金額最高紀錄,由福斯影業的Searchlight Pictures以1,000萬美元買下發行權。 \n 或許因為近年總票房低迷,發行商努力尋找低廉、內容創新的電影,期待票房黑馬,也使日舞成為影界關注焦點。 \n (本文作者為國際動畫策展人、製片和學者)

  • 人間連線-《那年夏日天光大作》入選推薦 台北書展媒合改編電影

     第一屆「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第二名作品《那年夏日天光大作》,入選台北國際書展首屆「華文出版與影視媒合平台」焦點推薦書,將於今日參與「華文出版改編影視作品提案大會」(Pitching Forum)與「個別會議」(One on One Meeting),有機會曝光於兩岸三地並改編為電影作品。 \n 台北國際書展今年首辦「華文出版與影視媒合平台」,評選出十六部焦點推薦書,除《那年夏日天光大作》一書外,還有張經宏《摩鐵路之城》、金光裕《七出刀之夢》、吳明益《天橋上的魔術師》、王湘琦《俎豆同榮》、下山操子(林香蘭)《流轉家族》、幾米繪本《時光電影院》、黃勝堅醫療手記《生死謎藏》等書入選。出版社將與兩岸三地資深電影人進行提案與面談,包括香港知名製片施南生,《色戒》製片江志強、《讓子彈飛》與《唐山大地震》製作利雅伯博,以及台灣製片徐立功、葉如芬、李烈。 \n 台北國際書展自2月1日-6日在台北世貿中心開展。首屆「華文出版與影視媒合平台」邀請美國知名製片傑夫‧夏普(Jeffery Sharp)擔任顧問,為一大創舉。夏普曾任《真愛旅程》、《男孩別哭》電影製片,獲奧斯卡獎與金球獎肯定,將美國獨立製片業作業方式帶進台北國際書展媒合平台,盼透過最有效的溝通方式,協助國內出版界有效推向影視版權。

  • 擘畫華文出版與影視媒合平台

     去年台灣電影捷報頻傳,許多港台影視公司希冀尋找華文原著進行改編卻苦無門路。今年台北書展基金會首開先例,將於書展期間舉辦出版影視媒合會,安排入圍書籍的編輯團隊提案,再讓影視公司、製片寫下期待改編的書籍,最後進行配對,讓影視公司與出版社單獨會面商談細節。此次共有16本華文各類原創著作將與影視界進行上百場一對一的媒合會議,其中包括蔣曉雲《桃花井》、張愛玲短篇《心經》、幾米繪本《時光電影院》等。 \n 該活動安排數十位中港重要影視界人士來台參與,包括國際知名製片人施南生以及奧斯卡獎及金球獎製片傑夫‧夏普(Jeffrey Sharp)擔任顧問,後者將美國獨立製片業的作業方式引進媒合平台,協助台灣出版界推向影視版權。而台灣知名製作人徐立功、李烈、資深製片葉如芬、吳功也都將出席。 \n 法蘭克福書展主席Juergen Boos表示,同為華文生活圈,台灣出版業有廣大的大陸腹地作為後盾,因此扮演著特殊角色。此外,台灣投入數位化出版工作多年,在這個平面、影視、電玩等多元匯流的跨媒體時代,內容比媒介形式更為重要。今年台北國際書展依循法蘭克福書展模式加入電影館的設置,所以他也樂見此媒合平台的成立。 \n Jeffery Sharp認為,文學作品搬上大銀幕可擴大原本的讀者群,讓更多觀眾認識到原著作品,但忠於原著與否、各方人馬如何協調整合出一部電影的誕生,中間必得經歷漫長的過程。他也樂觀指出,如今中華文化蔓延全球、日益蓬勃發展,華語電影將更為西方世界所知、市場也會擴增,未來可預期的是兩邊將有更多人才合作機會,「東風西漸」只是時間問題。Jeffery Sharp並以去年當紅的國片《星空》、《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為例,看好華語電影改編原著的市場前景。

  • 聽說Peter王是個不凡的人

     王正方的電影與為人言談很能代表七○、八○年代在美國生活的華人知識分子,地道、古典、獨立、邊緣。有時候像對身處現代的中國文化一樣,我會對他產生一種仰慕與認同的感傷。 \n 第一次看到王正方導演是在銀幕上,我正在紐約大學唸電影的時候,他在王穎導演拍的《老陳失蹤》(Chan is Missing)這部黑白記錄式劇情片中飾演一個中餐館廚子。記得他有一句絕妙台詞:「如果客人催上餛飩,叫他把wonton倒過來唸(Not Now)」。這部片子當年對我們亞裔學子來說是亞美第一炮,影響很大。兩萬美金的獨立製片,風格獨特,內容出眾,朋友幫忙……等等,在藝術院線著實風光了一陣。 \n 再看到他還是銀幕上一部記錄式的劇情片,香港導演方育平拍的《半邊人》。又是一部動人好片。他在片中主演一位說國語(摻不純粵語)的跛腿表演老師,表演精湛自然而且還兼編劇。 \n 畢業後那段「蟄伏」的日子裡看到了他自編自導自演的第一部電影《北京故事》(A Great Wall)。那時大陸剛開放不久,片子一面「回故鄉」,一面「探新路」。老中看得感觸良多,老美看了多長見識。 \n 名號響亮Peter王 \n 當時聽人說起這位Peter王是個不凡的人。他是保釣健將,亦是當年因為保釣而去會見周恩來的四位學生領袖之一。在做穩了喬治梅森大學電機糸教授之後毅然放下一切開始演戲,就我這個老實內向又考不上大學才學影劇的人來看,這一切簡直是太屌了! \n 不久之後,就在朋友的聚會中親眼見到了這位王導,還交上了朋友,大家都算紐約幫的文藝圈人吧! \n 這位老哥確實很有意思,跟他相識後稱謂很難。叫他王導見外,叫他大哥他是張艾嘉小舅的至交,於是叫他Peter或者不叫混過。他在生活、語言及心態上都是非常到位的中國人、台灣人、香港(電影)人與美國人。他的電影與為人言談很能代表七○、八○年代在美國生活的華人知識分子,地道、古典、獨立、邊緣。恰如在美國失蹤(Missing)的老陳(Chan),又似一個香港「半邊」的藝術「人」,或是回到「北京」尋找「故事」的新台灣人。有時候像對身處現代的中國文化一樣,我會對他產生一種仰慕與認同的感傷。八○年代,華語片還沒有在世界嶄露頭角,中國還沒有崛起,大家還不太認識台灣,我們身處美國的亞洲電影人可以景仰效法的還真不多。大概除了Wayne王,就是Peter王了吧!Peter的出頭讓藝文圈場子一下子熱絡了起來。我生逢其時,做了Peter的小朋友,吸納了他的風采也學到很多東西。 \n 風趣鮮明電影人 \n Peter與他這一輩做藝術的人很不一樣,見多識廣,博文強記,理工文法,雜學廣記,而且個性鮮明不羈,凡事皆有看法見地,談論淘淘不絕,葷素不拘,風趣至極。相比之下,像我這輩悶頭拍片的純電影機器,真是自慚無趣得很。 \n Peter繼續拍了科幻片《雷射人》(Laser Man)與回憶少年時期的台灣片《第一次約會》等等。他定居台灣後我就很少見到他了。數年前在台北羅曼菲的追悼表演會上見到,當時兩眼紅腫,人又多,沒講上什麼話。半年前因回台拍片,有機會見到Peter,我們在台北一家西餐廳內與老友虞戡平導演一起把酒言歡,十分暢快。所謂「暢快」就是他依舊暢快的講,我依舊暢快的聽,暢快的笑。 \n 很高興知道Peter要出書了,想必文若其人,不說別的,就他平常講的話把他筆錄下來就夠精采的了!(本文為天下文化出版新書《說電影:那個迷死人的玩意兒》序文)

  • 求援屢受挫 女大生:高雄只歡迎名導

     女大學生籌資拍電影,過程嘗盡人情冷暖。她們找高雄市政府拍片支援中心借設備,遭冷漠對待,連學校師長也不看好,一毛錢都沒贊助。她們不禁感嘆:「高雄只歡迎知名導演來拍片,獨立製片、學生作品只能靠邊站。」 \n 中山大學音樂系應屆畢業生陳暉宜、鄭辰惠及杜宓潔打破系上傳統,超越畢業製作規模想拍電影,學校卻說從沒補助音樂系畢業製作的慣例,堅持不給任何經費贊助。師長還建議她們做音樂創作就好,別做「電影明星夢」。 \n 學校不給資源,三人只好往公部門求援。沒想到找上高雄市政府拍片支援中心,想申請借攝影機軌道才發現,一次只能借出短短二、三天,續借時若有人等著用,就必須重新排隊,完全不符合拍片需求,最後只好花錢租器材。 \n 鄭辰惠說,拍片支援中心應提供拍攝場地諮詢,但根據實際接洽經驗,想請支援中心幫忙找個辦公室場景,承辦人員卻要她們「自己再找找看」。申請到警察局拍片,公文跑了一個星期還沒下來,拍攝當天全劇組被拒於門外。陳暉宜說,高雄市號稱對影視劇組最友善,但龐大資源僅知名導演團隊享受得到,她們找遍各單位獎勵電影規定,竟沒有一項補助針對學生或獨立製片設計,「若政府分些資源幫助相對弱勢的獨立製片劇組,一定更有意義。」 \n 三人拍片過程備受挫折,向學校、政府單位求助,官僚體系卻往她們臉上潑冷水,她們無奈寫下拍片心得:「不想哪天變成什麼事都一笑置之的大人,我們要用真心,活出最真實的自己。」像是小女生對冷漠制度的沈痛抗議。

  • 小成本成功3要訣

     近來以小成本製作叫好又叫座恐怖片出名的好萊塢名製片傑森布倫(Jason Blum)分享成功三訣,就是善用手上的資源、自己的拍片計畫自己掌控、以及拿自己下注。 \n 傑森布倫的小成本製片模式,時逢發片成本創史上新高,以及好萊塢製片公司時興壓低財務風險之際。他雖獨立製片,但之後會與大型同業合作,分擔文宣和廣告費用,電影要在全美上映,這部分的費用通常就超過2,000萬美元,而小型製片公司若不大打行銷,片子再好,也會死在沙灘上。 \n 此外,絕大多數獨立製片公司鎖定特定觀眾群,但傑森布倫的片子擺明了是商業片,希望吸引到越廣大觀眾越好。 \n 現年42歲的傑森布倫當初以1.5萬美元成本製作的「靈動:鬼影實錄(Paranormal Activity)」的上映之路艱辛,後來被派拉蒙影業(Paramount)相中,以35萬美元買下美國的權利。 \n 該片的全球票房總計達1.99億美元,其成本/票房比可說是史上第1。此外,該片的續集全球票房也達近1.7億美元;至於第3集,則是訂於今年的10月在美國上映。 \n 2010年上映的「陰兒房(Insidious)」是以150萬美元製作的產物,在傑森布倫成功找上索尼影業和FilmDistrict兩大片商合作之下,於全美2,500家戲院上映,美國票房共計5,200萬美元,至於海外票房方面,截至今年5月底為止總計2,000萬美元,歐亞非一些市場已排定上映,海外票房還會增加。 \n 傑森布倫1995年就開始製片,但是一直到兩年前「靈動:鬼影實錄」上映之後才開始受到注意,他在影業成功之道有三: \n (一)善用手上資源。傑森布倫說:「雖然希望籌措到60萬美元拍電影,但如果眼前就只有1萬美元,那就拿著這1萬美元去拍片吧,如果作品問世沒人看,那就再拍另外一部片。」他表示自己是砍成本的信徒,不論是開發成本或是製作成本都一樣,他認為應該嘗試以少做多。 \n (二)自己的拍片計畫自己掌控。傑森布倫說:「與其向片廠表示:『買下這本書的權利,讓我擔任製片。』我寧可自己買下題材。如果自備劇本、導演和主角再爭取製片公司同意,出錯的機會就小很多。」 \n (三)拿自己下注。傑森布倫說:「在電影電視業可以選擇預收款拿少一點,以換取影片上映後抽成抽多一點。這樣做能讓你的金主感覺你全心投入,如此可增進你與金主的關係,而且如果你和他們一起承擔成敗,那麼你會做出更棒的作品。」他甚至說服電影主角、導演等主要人員也採取前少後多的計酬方式。 \n 傑森布倫雖以小成本恐怖片出名,但是他已制定了多角經營策略,比如擔任電視製作人,像他現在就與史帝芬史匹柏共同為美國廣播公司(ABC)電視網製作新系列影片,又如運作一個電影發展基金、製作小成本類型電影和傳統片廠電影,他認為好萊塢經濟模式已毀壞,需要修復,就是這樣的信念支持著他走下去。 \n 傑森布倫想要解開的謎題就是「如何運用一點點資金,拍出吸引許多人的電影」。

  • 好萊塢傳真-逃離地球不成 溫斯坦兄弟挨告

     最近好萊塢動畫界火熱的話題之一是,一部正在製作中的電腦動畫片「逃離地球」(Escape from Planet Earth )的導演和製片,日前在紐約州最高法院控告該片的出品人:溫斯坦公司(The Weinstein Company),以及執行該片的動畫製作、位於溫哥華的Rainmaker Entertainment公司。 \n 原告指控:由於溫斯坦兄弟個人嚴重的無能,毀壞該動畫片的品質,並惡意將原告開除,將要求賠償5,000萬美元。 \n 被告的溫斯坦兩兄弟鮑勃與哈維(Bob與Harvey),是好萊塢的傳奇人物;兩人於1979年成立Miramax Films影片公司,1993年被迪士尼公司買下,後來兩人於2000年離開Miramax,另起爐灶開公司,去年迪士尼賣出Miramax,經營權又輾轉回到兩兄弟手上。 \n 溫斯坦兄弟以豪放姿態、獨具慧眼、強勢手腕,在獨立電影圈打下一席之地,並且直攻八大製片公司的票房市場。 \n 至於原告之一是,溫斯坦公司2007年出品Kuso版動畫片「小紅帽」(Hoodwinked!)的導演兼編劇之一Tony Leech;他和另一原告、編劇兼導演Brian Inerfeld聲稱,溫斯坦兄弟付給他們50萬美元的封口費,要求他們在奧斯卡頒獎典禮結束前不要張揚。 \n 溫斯坦公司聘任的2位知名娛樂律師David Boies and Bert Fields則表示,這是「一個完全無意義的訴訟…其中只不過是一些謬誤、誹謗、及不相關的個人攻擊。」 \n 最引人注目的是,原告提出一份60頁的起訴書,詳盡描繪這部砸了1,900萬美元、但管理不善的動畫長片的痛苦製作過程;這份起訴書內容洋洋灑灑、十分繁瑣,尤其對溫斯坦兩兄弟的描寫過於詳細反而變得荒謬有趣,被動畫人氣網站Cartoon Brew稱作「連環錯」(a comedy of errors)。 \n 其中內容包括,哈維溫斯坦除去弟弟鮑勃的製作職務,僱用一個體弱多病、不久就往生的製片;演員凱文培根收了50,000美元來配音,之後卻又付他2.5萬美元請他不用再來了;「玩具總動員」製片Ralph Guggenheim也被僱用又解僱,在在顯示製片人員不知所云,管理一片凌亂。 \n Rainmaker Entertainment公司則被稱做「不具備足夠的專業能力」來從事該片的動畫製作,該文件描述患有糖尿病的哈維溫斯坦,如何在會議中大啖巧克力、在試片室中睡著的經過。 \n 這場官司輸贏難料,事實的真相也難辨;在這場連環錯的荒謬劇中,動畫界對溫斯坦兄弟的評價異同皆有,對2位原告的真實動畫經驗也不全然認可,對這個起訴書的內容更是看法不一。 \n 不懂得或不熟悉動畫製作的人來做動畫,會比較花錢費時;最終作品不一定不好,只是在製作過程當中,熟悉動畫技術和製作過程、有實際製作動畫經驗的人,能夠在前製時期就預估製作程序,計畫周延能讓整個製作在省事省時的方法下進行;在正式製作處理各個鏡頭出現問題時,能夠立即選擇最簡易、有效的方式來解決,而不是一再地嘗試與錯誤。 \n 相對地,在製作中學習動畫製作,在動畫教育不發達的地區頗常見,然而在商業製作時,在製作中才學習動畫製作技術自然費時費力,製作預算上也造成負擔。(本文作者為國際動畫策展人、製片及學者)

  • 中國紀錄片導演看《歸途列車》

     《歸途列車》的故事讓我有種無奈的感覺,一方面是父母的辛勞奔走與勞作,另一方面是女兒的叛逆成長,直至雙方發生激烈衝突,最後父親用一種貌似強大但實際很脆弱的父權來懲戒女兒。 \n 我的無奈在於這樣的中國農民工兩代人的碰撞和衝突幾乎是必然的,可以這麼說,按照老張的女兒的性格,她注定是要「墮落」的,而父母雖然靠打工改善了一家老小的生活並努力提高子女的受教育水平,但注定要失去很多,他們越是以他們的方式為子女付出,就越是有可能「失去」子女。需要指出的是,如果只是把老張一家故事當成只屬於他們自己的微小個案,那就錯了,那也絕不是阿姆斯特丹紀錄片電影節頒獎給《歸途列車》的理由,老張一家的故事是屬於中國整個農民工群體的,而這個群體有上億人之多。 \n 拍攝過程歷經艱辛 \n 《歸途列車》的主體拍攝是在2008年,這一年的拍攝,導演范立欣「幸運」地趕上年初的南方大雪、趕上年中的奧運,也趕上了下半年的經濟大蕭條,為一家的故事增加很多厚重的背景,尤其是幾十萬人滯留廣州火車站的場面,我想只有在中國大陸才可以看到。我想說的是,其實整個拍攝都不只是幸運使然,而是拍攝團隊艱苦的付出得來的。《歸途列車》的拍攝時間跨度有三年之久,這對於紀錄片拍攝來說難度非常大,從資金到人員,以及漫長的等待與捕捉,都不是一般的影像創作者所能完成的。 \n 我們拍紀錄片的人都知道,導演自己是要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創作中的,哪怕沒錢也要幹,哪怕累得半死也要堅持,創作好作品就必須這樣,我沒有看到有哪個紀錄片導演在養尊處優的條件下拍出很好的作品。但攝製組的其他成員都能像導演這樣堅守嗎?拍紀錄片本來工資就不高,還要拍這麼久,工作條件又艱苦,如果不是熱愛紀錄片的攝影師和錄音師,肯定認為這很不划算。還好范立欣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合作者(錄音師就是他的哥哥),他們一起完成了這漫長而艱難的拍攝(在中國大陸坐過比較慢的火車的人都知道片中所有火車上的拍攝都非常艱難),我能看出從攝影師到錄音師都熱愛這個工作,所以才有了這麼好的影像和聲音。 \n 過去同在央視打拚 \n 我和范立欣早在2005年就認識了,那時候我們都還在中央電視台工作,那時我們在不同的部門拍攝台灣宋楚瑜訪問大陸,並回湖南老家祭祖的事,我們在湖南碰到一起,還互相交換了一些素材,畢竟我們是一個單位的。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他以前的經歷,直到看到那部很有名的紀錄片《好死不如賴活著》,片尾有他的名字,才知他很早就參與紀錄片創作了。我們認識大概半年後,我知道他作為錄音師開始參與《沿江而上》的拍攝,那時他已半脫離中央電視台了,而我當時還在台裡,在心裡羡慕他的狀態,能夠以獨立的身份參與國際聯合製作的電影紀錄片。 \n 2006年年底,范立欣忽然來到我供職的中央台紀錄片欄目,說拍攝一個關於春運的片子,要在央視播,當然也有台裡的經費支援。當時我還覺得有些奇怪,已經開始紀錄片國際化製作的范立欣為什麼要回到央視拍片呢?當時我們都忙,沒有做太多交流,只是記得老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看到睡著的范立欣──那時他為做那片子經常熬夜。後來片子播了,叫《開往春天的列車》,我記得那時我們的欄目搞季度評獎,我的一個片子得金獎,范立欣的《開往春天的列車》得銀獎,同事們笑稱兩個小范得獎了。 \n 國際舞台上發光 \n 國際舞台上發光 \n 後來我才知道,其實《開往春天的列車》是《歸途列車》的前奏,是為《歸途列車》做準備的一個作品,正是有了《開往春天的列車》以及後來補充拍攝的2008年廣州火車站幾十萬人滯留的場面,才打動了加拿大著名的紀錄片製片公司EYESSTEEL,也在製片公司的運作下打動了從加拿大到倫敦再到阿姆斯特丹的多家投資方,使得《歸途列車》獲得了達到一百萬美元的製作經費,這為華人獨立紀錄片製作中說創下第一個融資的記錄。 \n 雖然對范立欣瞭解不是很多,但我感覺他是一個很努力也很會利用各種資源的人。《好死不如賴活著》和《沿江而上》既是他的輝煌履歷(兩部片都在國際紀錄片影展上赫赫有名),也是他的良好資源(正是由於《沿江而上》的拍攝他得以與加拿大製片商結緣)。中央電視台也是他的資源,沒有央視的資源就沒有《開往春天的列車》,沒有央視的介紹信就沒法得到各大火車站的拍攝配合,這些資源都給范立欣很大幫助。 \n 坦率地說,我把范立欣和《歸途列車》的成功當成我的學習目標,因為從製作水準到製片流程上他都給國內的獨立紀錄片製作人提供了很好的範本。我和我的製片人已經在學著范立欣的融資方式開始我們的專案的國際化融資過程,我們也期待能與像EYESSTEEL這樣的公司開展聯合制片,我認為中國的獨立紀錄片製作應當要走這一步。所以,從某種角度上說,范立欣也為我們提供了經驗資源。

  • 好萊塢傳真-不景氣 美國影人改籌人民幣拍片

     在美國,有人以投資電影為業,投資並擔任製作人之一,共同分擔風險和贏利;也有人專業融資給電影製片拍戲,賺取利息。歷來,在其他行業賺了錢的人,都願意基於對電影藝術的熱愛,或視演藝界為投資良機,投錢入電影製作,只是這些年,有錢人也遭到經濟蕭條的衝擊,電影人籌資越來越難。 \n 沒幾年前,美國有超過40家經營缺口融資(gap lending)給獨立電影界的銀行,近來只剩10幾家;許多對沖基金(hedge fund)機構也退出。由於經濟停滯、發行通路減少,加上銀行和對沖基金資金的移轉,造成今年美國電影出品量暴跌,獨立電影籌資可以說從來沒這麼困難。 \n 獨立電影製片向來會前往集中式電影銷售活動,如剛舉行的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的AFM電影市場、MIPCOM、MIPTV,會晤來自世界各地的發行商,推銷自己的成品影片或電影提案。 \n 以往這類型活動會有不少海外發行商與獨立製片達成presales交易,事先賣出海外發行權,此收入對獨立電影來說是製作的命脈,往往決定了該影片能否拍攝出來;獨立電影在美國本地市場非常小,來自於國內發行商的錢,通常是完成影片補助款(finishing funds)或用於宣傳行銷,製作預算大多依賴海外發行,加上電視播映權、影碟出租等利潤。 \n 但自2007年以來,獨立製片presales成交量驟跌,投資者看到在坎城影展和多倫多影展的銷售急遽下降,也開始緊縮資金,不願或不敢入資;一些像JP摩根等大機構的缺口融資部門,也因成果不佳,遭終止。獨立電影的錢源乾涸。 \n 卻也有不少電影融資人認知自己的風險現實,但仍渴望躍進這個現況令人沮喪市場,相信此艱難時期能「逆轉」出巨大的機會;由於現在願投資的銀行少了,高淨值資產的投資者(high net-worth equity investors)反倒獲得更多機會。 \n 另外,就是次級貸款(subprime lending),獨立製片人會找高淨值資產的投資者融資,因為他們比一般的銀行靈活,較願意以稍微高些的利息,讓製作人早一點獲得資金。 \n 為了減低自己的風險,不少融資人改以提供過渡貸款及對稅收抵免(tax credits)與完成影片補助款(finishing funds)的先行墊款。專家認為,等到美國獨立電影的海外發行市場回跌時,大部分橋樑貸款會再入場;但或許得先等到獨立電影在美國國內發行升溫。 \n 最近,一些製作人努力吸引外國財團的青睞,甚至希望外國政府能提供輔導金;這些海外財源,自然包括了近來愈來愈活躍在好萊塢「娛樂界的金融業」的中國,還有中東地區國家等。 \n 除了全力吸引更多的金融家以開發財源,製片業界也開始調整成本,減少製作開銷,要求演員和工作人員降低工資,並試圖向密西根州 或加州政府申請補助或稅收優惠,以減少財政承擔。電影的夢想,是不能因景氣不好就受挫。(本文作者為國際動畫策展人、製作人及學者)

  • 捕捉時代暗面的潛行者婁燁

    捕捉時代暗面的潛行者婁燁

     婁燁的電影特別注重每一部電影自身的語言系統,只為展開每個時代某一群人的生活狀態及其愛情的獨特面向。於是,一九九○年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的他,對八九民運的感觸至深,作品充滿許多知識分子想訴說的語言;運鏡緩慢優雅、光影幽黯,充斥著苦悶且難以抒發的情慾。作品屢屢遭禁。 \n 婁燁1965年3月出生於上海,1983年畢業於上海美術學校,1989年,婁燁從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畢業,他不諱言,當年的他當時正在談戀愛,而到1990那兩年是他人生中經驗最多的年分。婁燁在學時期曾作有關安東尼奧尼電影的論文,其中他最受《女朋友》、《情事》、《雲端上的情與慾》所啟發,因為用的理論是電影的語言符號學進行分析,但人之生活狀態及他們的愛情,才是婁燁真正關注的面向,所以,他特別注重每一部電影自身的語言系統,只為每個時代中某一群人的生活狀態與他們愛情的獨特面向,得以被真實地展開。然而因為這樣的堅持,他的電影卻在範圍上至憲法、下至風化並總是關心社會主義形象的中國電影審查制度下,成為中國「獨立——地下——個人」多重意義上的電影導演。 \n 獨立拍片電影遭禁之始 \n 婁燁最早並不是一個獨立電影導演,他的第一部電影《周末情人》(Weekend Lover),是在擔任其師韓曉磊的副導演後的1993年於福建電影廠拍製而成,換言之就是一種體制內電影,當時張元、王小帥都已拍了他們的第一部獨立電影。然而,我們卻可以從他的這部片,從題材上看到他與同代導演同享著對愛情、青春的種種關注,而婁燁亦在形式上追求電影的極端表現,例如:在白天拍晚上,在晚上拍白天,或是對攝影機運動進行各種實驗,而這些技術演練已在他於1996年拍攝的第二部電影《危情少女》(Don't Be Young)中臻於成熟,並在同年獲得中國金雞獎最佳攝影與最佳錄音的提名。婁燁認為,技術是電影最核心、最基本的語言,掌握了技術,寫作才自由。基於此,婁燁展開他的獨立電影之路。1997年起,婁燁開始獨立製片,策畫製作由中國青年電影導演加盟的中國第一個數位電影計畫《超級城市》,但未完成。故1999年的《蘇州河》(Suzhou River)才算是第一部婁燁的獨立電影,在德國資助下拍攝完成。在片中一人分飾兩角的周迅,也因此得到了巴黎影展的最佳女主角,從《蘇州河》一舉成名。但《蘇州河》卻在中國被遭到禁演,成為婁燁第一部無法正式上映的地下電影。 \n 國際影展的灰色地帶 \n 中國獨立電影遭禁映或是導演遭到禁拍處分的理由有很多種,而未經審查或批准而逕自參加國際影展的為最大宗,《蘇州河》之所以遭禁映的原因就在於該片因未通過北京當局審查就到荷蘭、日本的電影節參展。因為根據現行中國《電影管理條例》,「個人違反本條例,擅自提供電影片參加境外電影展、電影節的,五年不得從事相關電影業務。」然而,《蘇州河》不僅獲得巴黎影展最佳女主角、評審團大獎,亦獲荷蘭鹿特丹影展的新秀獎及威尼斯影展國際影評人聯盟獎,更被《時代雜誌》選為當年10大電影之一,賣出的許多海外版權價格更是亮麗可觀。其實早在1999年《蘇州河》之前,就有許多部片子亦是官方以未經審查就到國外參展的理由而下國內禁演令和禁拍令,除了第五代導演的電影如張藝謀的《活著》(1994年)、田壯壯的《藍風箏》(1992年)之外,第六代導演張元的電影更是90年代的頭號人物,禁映的包括了《媽媽》(1991)、《北京雜種》(1993年) 、《東宮、西宮》(1996年)等片,這些片縱使國際影展中獲獎,但在中國內地均遭禁映。此外,張元被禁止從事電影製作多年,直到1998年才恢復導演資格,而田壯壯因未獲批准而仍執意參展,禁拍期更長達十年之久,可以見得中國官方對將未通過受審之電影帶出國外參展的嚴厲態度。 \n 2000年之後,第六代導演姜文的《鬼子來了》亦是在沒有獲得電影局審查通過的情況下送到法國坎城電影節 \n (文轉B5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