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獨裁政權的搜尋結果,共14

  • 伊馬莫魯崛起 獨裁政權搖搖欲墜

     現年49歲的伊馬莫魯,在3月地方選舉前甚至不具全國性知名度,卻能在土國最大城市伊斯坦堡兩度打趴執政黨,讓獨攬權勢的總統艾爾多安苦吞從政最大挫敗。這位接地氣,主張消弭宗教、階級和種族歧異,走溫和路線的政壇新人快速崛起,已成為艾爾多安獨裁的最大挑戰。

  • 《夜問打權》復出操盤2020大選? 羅文嘉要處理「對抗中國獨裁政權」?

    《夜問打權》復出操盤2020大選? 羅文嘉要處理「對抗中國獨裁政權」?

    行政院長蘇貞昌今天正式上任,國民黨團開記者會表示,結果蹉跎了一個半月之後,所看到的內閣名單幾乎是「複製貼上」,根本看不到回應民意的地方,更多的是派系的分贓與妥協,相當令人失望。而民進黨主席卓榮泰昨天(13日)宣布邀請已淡出政壇已久的前立委羅文嘉,接任民進黨新任黨秘書長,從這波內閣、黨務改組,能看出什麼呢?

  • 借鏡轉型正義經驗 外交部邀德國基金會訪台

    德國「聯邦處理東德獨裁政權基金會」董事長耶朋曼(Rainer Eppelmann)等3人應我國邀請15日至19日訪台,外交部表示,轉型正義為我政府施政重點之一,訪團此行來訪當有助我借鏡德國經驗,以宏觀角度推動社會和解。 \n \n外交部指出,訪團在台期間,將拜會內政部、文化部、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德國在台協會、台北歌德學院、財團法人台灣民主基金會,並接受外交部款宴;訪賓另將參訪國立故宮博物院、國立中正紀念堂、台北二二八紀念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台北101大樓等文經建設。 \n \n外交部說,團長耶朋曼在東德獨裁政權時期及1989年政權和平轉變中追求民主與自由,並在東西德統一後致力處理轉型正義,因而於2009年榮獲「對抗遺忘-爭取民主獎」(Gegen Vergessen-Für Demokratie)殊榮。同行的團員格林堡(Dr. Robert Grünbaum)副執行長專研政權和平轉變研究;庫德(Dr. Sabine Kuder)博士目前擔任該基金會有關展覽及國際關係部門組長。

  • 不滿獨裁政權,美擬制裁 委內瑞拉債券崩跌

     不滿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破壞民主體制朝獨裁發展,美國川普政府考慮限制委國債券交易作為制裁,委國公債應聲大跌,部分債券價格跌到18個月低點。 \n 華爾街日報報導,川普政府打算對美國銀行業下禁令,不得交易委內瑞拉政府或委國國營事業發行的債券,甚至部分現行流通的委國債券也在禁止之列。 \n 據美國政府資深官員透露,白宮祭出此制裁措施,旨在弱化當今委內瑞拉政府,華府指控馬杜洛政權正走向獨裁之路。 \n 美國透過經濟手段干預外國政治有前例可循。2014年,美國財政部禁止美國金融機構參與銷售俄羅斯政府發行的新債,此舉可阻撓俄國取得美元資金。 \n 分析師指出,川普政府禁止買賣委國債券的用意,本為打擊委國總統馬杜洛及其附庸勢力,但此舉猶如兩面刃,持有委國債券的美國政府與其他民間投資人也同受其害。 \n 英國投資機構藍灣資產管理公司(BlueBay Asset Management)資深主權債券分析師艾許(Tim Ash)表示:「美國財政部這項新措施,毫無疑問會對美國機構投資人造成間接傷害。」 \n 委內瑞拉債券價格這幾周來都承受壓力,主要是投資人憂心,國庫幾乎告罄的委國政府瀕臨主權違約,而今美國政府擬對委內瑞拉施以嚴厲制裁,恐逼使委國財政墜崖。 \n 川普政府有意禁止委國債券交易的消息傳出後,周三委國2027年到期的公債價格暴跌,跌幅深達4%,來到每1美元39美分。 \n 另據路透數據,委內瑞拉國營石油公司PDVSA2037年到期債券,殖利率飆升到去年2月以來新高,其價格慘摔至每1美元29美分。 \n 美國券商高盛集團旗下的資產管理部門,今年曾折價收購委國央行持有的28億美元債券,遭委國反對派指控是在幫總統馬杜洛籌措資金。高盛回應強調是透過中間人買這批委國債券,未與委國政府直接接觸。

  • 參與革命推翻突國獨裁政權 馬吉瑪蘇拉奔台吐槽家鄉

    參與革命推翻突國獨裁政權 馬吉瑪蘇拉奔台吐槽家鄉

     以《推銷員之戀》獲得柏林影帝的馬吉瑪蘇拉(Majd Mastoura)日前應台北電影節之邀來台,他首度踏上亞洲,把「第一次」獻給了台灣。片商拿出外國人最愛的珍珠奶茶招待他,但他對珍珠(粉圓)敬謝不敏,飲用時想盡辦法避開珍珠。 \n 25歲的馬吉來自北非的突尼西亞,也是柏林影展史上首位突裔影帝。他在《推銷員之戀》飾演渾噩度日的業務員海地,連婚事都無法自己決定。現實生活中的他也歷經如戲般的人生轉折,從資管業毅然轉行當演員,還參與過「茉莉花革命」,為推翻獨裁政權出力。 \n 嚴懲貪腐政客 \n 片中胸無大志的海地,在觀光客驟減的飯店消磨時光,象徵歷經「茉莉花革命」的突國人對未來的不確定感。馬吉解釋,革命後局勢動盪,仰賴觀光業的突國失業率激增。「我們從1956年獨立到現在只換過2位總統,現任的總統80幾歲,還是前總統時期的某部長,真的超扯。」 \n 然而革命後,經民主制度推選出的議員,現在又想要推動獨裁法案。馬吉因此在西門町新光影城題下「絕不原諒」。他說,這是當地常見標語,意指「在談原諒之前,貪腐的政客應接受制裁」。 \n 不急進好萊塢 \n 他對政治高談闊論,不擔心政府找碴,已榮升影帝的他透露並不急著進軍好萊塢,反而想繼續待在突國拍片,他不忘對台灣觀眾喊話:「歡迎來突尼西亞看綠洲跟駱駝。」 \n 《推銷員之戀》8月5日在台上映。

  • 出訪阿根廷 歐巴馬悼獨裁政權受難者

    出訪阿根廷 歐巴馬悼獨裁政權受難者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阿根廷進行國是訪問2天,24日他在阿國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紀念公園發表演說,坦承當年美國支持了軍事獨裁政權,並向獨裁政權下的受難者及其家屬致意。歐巴馬表示,美國當時的反應慢半拍,未能及時挺身而出為人權發聲。 \n 歐巴馬是首位正式承認並追悼阿根廷軍事獨裁下政治受難者的美國總統。據稍早公開的解密文件,1976-1983年,多名美國高級官員支持阿根廷軍事獨裁政權。歐巴馬在紀念公園說:「當年那段黑暗歲月,美國對阿根廷的政策頗具爭議。美國反省阿國之後的發展,必須重新檢視自己的政策與過往歷史。」 \n 紀念公園係紀念當年在獨裁政權下遇害及失蹤的3萬名受難者。歐巴馬說:「民主就是要有勇氣承認我們沒有捍衛我們擁護的理想;沒有及時為人權發聲。」 \n 不過,歐巴馬演說未能平息受害者憤怒,數以萬計民眾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示威遊行,抗議美國40年前支持軍方發動政變(在當地稱骯髒戰爭)推翻文人政府,自此阿根廷進入7年獨裁統治。

  • 突尼西亞前獨裁政權高官當選總統

     北非國家突尼西亞21日舉行總統大選決選,結果22日出爐,由高齡88歲的前總理艾塞布西以獲得55.68%的選票勝出,而同樣角逐大位的現任總統馬佐基則獲得44.32%的選票。突國官方選舉機構稱,這次投票率為59.04%。 \n 艾塞布西的支持者聚集在他的競選總部外慶賀,他向總部外的2000名支持者致謝,並歡呼「突尼西亞萬歲!」還說「突尼西亞需要它的子民,我們必須攜手合作」。他也向馬佐基的支持者喊話,呼籲一同重建國家。 \n 艾塞布西為前獨裁者班阿里時期的官員,後者因2011年「茉莉花革命」被推翻下台。對於艾塞布西勝選,突國西南城鎮哈瑪有數百名青年示威抗議,且焚燒輪胎及封鎖街道,警方隨後發射催淚瓦斯驅離,並逮捕數名示威者。當地居民阿瑪說:「商家全部關門,他們(示威者)怒喊『不要舊政權』。」 \n 稍早出口民調顯示艾塞布西勝券在握時,他的陣營即宣布勝選,但馬佐基陣營拒絕承認敗選,堅稱差距過於接近,選舉結果勝負難測。 \n 艾塞布西在11月的首輪投票中,以39%的得票率領先馬佐基6個百分點,而他領導的世俗派「突尼西亞呼聲黨」,也在10月國會選舉中大勝。 \n 這次是突尼西亞首度舉行總統直選,54歲的銀行經理貝奇爾稱「這是通往民主的重要進程」。但58歲工人賈弗西則和大部分選民一樣,對於突國政治及經濟能否回到安穩狀態感到焦慮。 \n 據突國國防部稱,該國中北部大城開羅安一處投票所,在開放投票的數小時前遭到攻擊,軍方擊斃一名攻擊者,並逮捕3人。

  • 烏克蘭前總理:獨裁政權崩垮

    烏克蘭前總理:獨裁政權崩垮

    烏克蘭變天!烏國單院制國會22日罷黜總統亞努科維奇而奪取政權後,相繼任命臨時內閣部會首長,獲釋的前總理季莫申科女士(Yulia Tymoshenko),離開關押的東南部哈爾科夫市醫院後,當晚現身現身首都基輔市中心「獨立廣場」,替反亞努科維奇的示威民眾打氣,她坐在輪椅上,正告數千名支持者:「獨裁政權已經崩垮!」 \n稍早,季莫申科在基輔機場強調,掀起最近警民血腥衝突的罪魁禍首,「必須接受懲處」。 \n亞努科維奇與季莫申科是政治死敵。國際傳媒以「天然氣公主」封稱季莫申科,她乃2004年烏克蘭「橙色革命」主要推手。2011年10月,烏克蘭法院以她在2009年總理任內踰越權限,下令烏克蘭國營石油天然氣公司與俄羅斯簽署10年期天然氣輸入合約,價格且高於泰半歐洲的天然氣進口國,造成國庫損失1億9000萬美元為由,將她判決有罪,並處以7年徒刑併科1億9000萬美元罰鍰。是年底,季莫申科在哈爾科夫入監服刑,去年5月因健康問題住院戒護就醫。

  • 小廣告推翻獨裁者 《NO》看智利政局

    小廣告推翻獨裁者 《NO》看智利政局

     一支十五分鐘創意廣告,居然推翻近十八年的獨裁政權。智利導演羅拉瑞恩(Pablo Larrain)新片《NO》根據一九八八年智利真實事件改編,獨裁總統奧皮諾契特為鞏固政權,以「YES」同意他繼任、「NO」代表反對,進行全民「公投」。皮諾契特自信滿滿,准許反對黨上電視,沒想到反對黨找來年輕廣告人,以美式廣告、彩虹圖騰、琅琅上口的主題曲,逆轉了選舉結果。 \n 《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男主角貝納(Gael Garcia Bernal)擔任男主角,演出這位廣告人。這部片子在坎城影展獲「最佳影片獎」。 \n 卅六歲的羅拉瑞恩出生於智利的聖地牙哥,他長期關注智利政局。二○○七年的《週末魘狂熱》、二○○九年的《命運解剖師》,都是描寫政治迫害下的愛情故事。《No》改編自智利女作家斯卡爾梅達(Antonio Skarmeta)作品,背景是獨裁者皮諾契特掌權的時代。 \n 皮諾契特在美國支持下,指揮軍隊包圍總統府,使前任民選總統阿葉德遇害。一九七四年起他擔任智利總統近十八年,成立軍政府,終止憲法,解散國會,執行言論檢查,讓上百名政治犯「人間蒸發」。羅拉瑞恩指出,「我拍的是獨裁政權最後一天存在,不是真的最後一天,而是我們決定走向民主的那一天。」 \n 《No》以鬥智場面突顯獨裁的荒謬,男主角運用「NO」這個符號,廣告演出夫妻行房的情境劇,丈夫要脅妻子同意,妻子不滿地喊「NO」,表達人民心聲。

  • 「父政變是正確抉擇」 朴槿惠挨轟

     爭取南韓保守派執政黨「新世界黨」(舊名大國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朴槿惠,十六日在首爾出席討論會時,向乃父南韓故總統朴正熙當年獨裁政權下的受害人道歉,但她在談到朴正熙發動的「五一六軍事政變」時,卻稱其為歷史的必然抉擇,此話一出,招致在野人士的圍攻。 \n 朴槿惠就朴正熙的獨裁政權說:「這個問題可以說是毀譽參半,只能由國民來判斷,由歷史來判斷。對於在那個時代遭受損害,經歷痛苦的人,我真心向他們和家人深深致歉。」 \n 但朴槿惠在談到「五一六政變」時則表示:「當時國民困苦不堪,青黃不接時只能吃草根樹皮,國家正面臨著安全危機。我認為,當時父親做了歷史的必然抉擇。」朴正熙在一九六一年五月十六日發動軍事政變,推翻文人政府。 \n 朴槿惠又說:「我認為,五一六政變為今日的韓國奠定了基礎,所以是正確的抉擇。不過,有人持反對意見,與其爭論對錯,不如把問題留給國民和歷史去判斷。」朴槿惠曾在二○○七年形容「五一六政變是救國革命」 \n 南韓最大反對黨「民主統合黨」常任顧問文在寅表示:「五一六軍事政變和所謂的維新獨裁破壞憲政,踐踏民主和人權。」民主黨發言人鄭成湖也說:「如果說五一六政變是正確的選擇,那麼全斗煥的政變也沒有錯,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也成了近代化革命。」

  • 陸外交部:格達費不是朋友

     大陸外交部非洲司司長盧沙野日前接受法國媒體專訪時指出,「格達費不是中國的朋友,相反他是很多西方領導人的座上賓。」他說,西方國家指責大陸和非洲獨裁政權發展關係,但被西方稱為獨裁政權的國家過去一直都是西方堅定盟友。 \n 大陸外交部網站21日公布,盧沙野18日接受法國《青年非洲》專訪,對中非關係、利比亞等問題。盧沙野表示,大陸政府已經承認利比亞過渡委員會,當時撤出的黎波里使館的外交人員已經陸續返回,利比亞駐華使館現在已經轉為代表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至於原先從利比亞撤出的3萬多名華僑,盧沙野表示,目前都還沒回到利比亞。 \n 盧沙野說,西方國家指責中國最大的罪名,是中國和非洲獨裁政權發展關係。但今年北非動盪,「過去被西方國家稱為獨裁政權的埃及穆巴拉克政權、突尼西亞的阿里政權,在過去二、三十年間一直是西方堅定的盟友。卡札菲(格達費)不是中國的朋友,相反他是很多西方領導人的座上賓,關係好著呢。」 \n 根據形勢 採取立場 \n 盧沙野表示,大陸秉持不干涉他國內政原則,體現國家間的相互尊重和平地位,現實世界有許多不公平之處,不干涉內政原則是小、弱、窮國自我保護的屏障,大、強、富國可以奢談放棄不干涉內政原則,因為小國無力干涉大國內政,大國為干涉小國需打破屏障,為不干涉內政原則加上種種罪名。 \n 盧沙野也解釋,大陸是根據自己對形勢的判斷採取立場,一貫認為利比亞的前途應由利比亞人民自己決定,根據利比亞形勢的發展,當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已經事實成為利比亞執政當局的時候,承認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的決定。 \n 對於媒體質疑,對聯合國安理會對利比亞實施空中攻擊的決議草案表決時,大陸立場不明確,盧沙野說,大陸不贊成就是擔心相關決議被濫用,決議中的措辭確實蘊含這樣的可能性。 \n 小武器氾濫 非中國的錯 \n 盧沙野指出,沒有反對是因該決議草案得到阿盟和阿拉伯國家的廣泛支援,他們的出發點是希望通過聯合國干預,盡早結束利比亞的戰亂。但是不管大陸採何種立場,都表明大陸反對外部干涉,特別是武力干涉別國內政。 \n 對於外界擔心,大陸輸出廉價輕型武器到非洲,盧沙野說,在非洲小武器氾濫並不是中國的錯,你們看看在非洲戰亂國家的小武器都是哪些國家生產的?我看西方生產的居多,連叛亂武裝開的越野車都是豐田的,沒有中國的。

  • 我們的時代-獨裁政權解體 喜劇或悲劇?

     二十年前的八月天,前蘇聯KGB頭子和五個高層在三溫暖裡,披著浴巾,喝著伏特加,密謀政變,因為他們對於戈巴契夫的改革深深不滿。八月十九日,他們軟禁戈巴契夫,將坦克開到俄羅斯國會前,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或許這場政變是場荒謬鬧劇,所以不到三天就失敗了。 \n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蘇聯總統戈巴契夫辭職,將國家權力移交給俄羅斯總統。第二天,蘇聯最高蘇維埃通過最後一項決議,宣布蘇聯正式解體。俄羅斯進入了民主時代,至少看起來是。 \n 在那一場改變世界的八月政變的二十年後,出現了利比亞的八月革命,以及這一整年的阿拉伯之春。埃及、突尼西亞、利比亞的獨裁政府倒台了,但自由、民主的新國家真的誕生了嗎?那些被壓迫的人民真的從此解放了嗎? \n 只怕歷史無法讓人樂觀。俄國這二十年的政治轉型之路,最能證明民主如何從希望走向失望。 \n 首先,被視為民主英雄的葉爾欽很快地就顯示出他缺乏民主信念。一九九三年面對政治衝突,他派軍隊進攻國會大廈,造成一百多人死亡。而在他的執政時期,巨大的財富集中於少數寡頭,不尊重法治,阻礙公民社會發展,並且兩次攻打車臣。而後,葉爾欽選擇了情報單位出身的普丁接掌政治大權,俄國政治更往威權倒退。普丁是徹底的強人統治:他鎮壓反對力量(從逮捕不聽話的企業到涉嫌暗殺人權記者)、限制言論自由、任命過去軍事和情治的人擔任重要政府職位,更不斷強調秩序、國家權威與民族主義。然而,普丁的支持率在任期前三年曾高達七八成,後來也都超過五成。顯然,他具有民意基礎,但卻實行不民主的統治。這是民主還是威權體制? \n 葉爾欽與普丁統治下俄國的特殊「民主」不是第三波民主化的特例。在蘇聯解體之後,許多所謂第三波民主轉型的國家都未能如外界或他們人民所期待,建立一個健康的民主政體。許多新興民主國家體制都結合了某些民主原則和威權治理,例如雖然具有普選制度,卻出現準獨裁式的強人政治(如操弄選舉、鎮壓反對力量),或者不能保障基本公民權,或者是國家機器無法運作,因此被學者認為是一種「混合體制」(Hybrid Regime)。學界也創造不同名詞來形容這些體制:「選舉式民主」(electoral democracy)、「非自由主義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或「競爭式威權主義」(semi-authoritarianism)等等;而學界一開始還認為這是民主轉型的過度,但現在已經承認這些制度並非轉型過程的意外,而就是一種穩定的狀態。 \n 人們拿起槍與石頭,或者只是勇敢地站在廣場上、坦克前,去推翻獨裁政權,當然是為了建立一個更自由與平等的的社會,能不僅餵飽肚子,更享有生活的尊嚴。但為何這個夢想不能實現呢?原因包括該國的制度與文化傳統,社會既有的嚴重族群或宗教紛爭,重大的經濟危機等等。往往這些社會經濟問題的持續,使得民眾對新興民主體制失去信任,而更渴求穩定與秩序,甚至懷念舊秩序。 \n 俄羅斯經驗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紐約時報》引用一份俄國的民調指出,有百分之二十的俄羅斯人渴望回到蘇聯時期,這個數字在過去擺盪於一六%到二七%之間。另外,現在只有百分之十的人認為一九九一年的改變是代表民主的勝利,而有近四成的人認為那是一場悲劇。 \n 八月政變及蘇聯解體到底是悲劇還是喜劇,並不只是那個歷史時刻的本質所決定,而是端視後面二十年發展。今年這場春風所掃到的阿拉伯國家,正面臨劇烈經濟危機、失業問題、宗派衝突,及後革命時期不穩定的過度政局,所以到底阿拉伯的春天之後會是光明的盛夏,是蕭瑟的秋日,還是如西伯利亞平原的寒冬?在獨裁政權解體之後,是民主的新喜劇,還是不同的悲劇如另一種非民主的混種制度、新強人統治,或是更大混亂?(作者為專欄作家)

  • 國際瞭望-美國反恐陣線面臨崩潰

     自「九一一」之後,美國砸下大量人力物力從事反恐,但正如許多人所說,越反越恐;而最近中東亂局接連發生後,美國的反恐大業基本上已崩潰,恐怖組織可以趁勢大行其道。 \n 美國的反恐重心係置於中東,因為它相信恐怖分子都是阿拉伯人,在國外更是處處要建立反恐基地。這十年來,華府每年至少要砸下四百億美元反恐,還不包括為了反恐而支助其他國家的美援。 \n 中東國家大多是獨裁政權,與美國提倡的民主自由並不相容,但是華府衡量得失,寧可支持獨裁政權,讓他們協助反恐。於是埃及、突尼西亞、葉門、巴林都在支持之列。結果,除了巴林受到沙烏地阿拉伯軍事保護外,其他政權都垮了。而美國沒有支助的利比亞、敘利亞,已經或者將要陷入混亂,西非的象牙海岸則早已亂成一團。 \n 這些動亂無疑是恐怖組織夢想不到的好發展,中東愈亂,他們見縫插針的機會便愈多,能號召的同志也愈多,在民主抗議活動初始之際,「基地」等恐怖組織認為這種非暴力求民主的示威與其主張不同,對自己未必有利,但是看到人民如此憤恨當政者和支持它的西方政府,頓然省悟這是插手的好機會,動亂已提供他們壯大的新土壤,何不趁勢而為? \n 目前也許還看不出驟然的變化,但過些時日定可看到美國建立的反恐防線一個個被破壞。美國中央情報局已證實利比亞反政府武裝勢力中有「基地」組織分子,能保證其他國家沒有嗎?

  • 時人時語

    “Those who still harbored any doubt that a dictatorship has been installed here can lay those doubts to rest.This is a facist dictatorship that has \nrepressed the Honduran \npeople.”--Manuel Zelaya \n「對宏都拉斯成立了獨裁政權存疑的人可以休矣。這是個壓迫宏都拉斯人民的法西斯獨裁政權。」 \n宏都拉斯前總統賽拉亞28日透過電話,在聯合國大會總辯論中,向國際社會「發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