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獵雷艦的搜尋結果,共381

  • 「獵雷艦弊案」遭停權 慶富造船告國防部敗訴

    「獵雷艦弊案」遭停權 慶富造船告國防部敗訴

    慶富造船股份有限公司因「獵雷艦」詐貸案被國防部列為停權廠商,慶富不服提起行政爭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慶富負責人陳慶男以犯罪方式履約,最後被解約,符合契約可歸責事由,國防部依政府採購法停權有理,且不違反比例原則,判慶富敗訴,可上訴。 \n \n慶富2014年9月9日取得「獵雷艦」標案,契約總價349億餘元,卻在履約過程中陸續發生違法事件,2017年12月13日遭解約,國防部並依政府採購法規定,通知慶富被列為停權廠商,慶富不服循序提起行政訴訟。 \n \n北高行認為,陳慶男因「獵雷艦案」涉弊,遭高雄地院依違反公司法、銀行法、詐欺取財等罪判應執行25年徒刑,併科罰金1億500萬元,另因執行業務犯銀行法的罪,應執行罰金2億8000萬元,顯見是以犯罪方式履約。 \n \n另慶富未依期程履約,海軍司令部發函要求「將第3期預付款還款保證保證書有效期限展延至110年1月1日」、「於106年12月8日24:00時前完成第3期預付款還款保證保證書更替作業」,慶富仍未遵期辦理,國防部認定合於契約所定可歸責事由而解約,為有理由。 \n \n北高行指出,慶富是故意違約,被停權前經國防部屢次促請改善,卻都未改善,最後才遭解約,嚴重影響「獵雷艦」建造計畫與時程,行政院的專案調查報告也認為,初估各債權銀行對慶富及其關係企業最大損失201億元,對「獵雷艦」聯貸案最大可能損失125億元。 \n \n北高行認定,國防部依政府採購法「因可歸責於廠商之事由,致解除契約」規定通知慶富停權,是為建立公平、公開的採購程序,維護公平、公正的競爭市場,排除不良廠商,未違反比例原則。 \n \n

  • 慶富15億債權糾紛 陳慶男改判1年、太太無罪

    慶富15億債權糾紛 陳慶男改判1年、太太無罪

    慶富公司董事長陳慶男2019年因獵雷艦採購弊案遭判25年,又另與集團前執行長簡良艦另有15億元債權糾紛,與太太陳盧昭霞涉嫌脫產,2人二審分別被判1年6月、6月。高雄高分院14日更一審結果出爐,陳慶男改判1年,陳盧昭霞再度逆轉無罪,全案定讞。 \n \n簡良鑑自訴表示,他擔任慶富執行長期間,曾協助公司在2014年10月間標得國防部海軍獵雷艦349億採購案。2015年7月他與陳慶男訂立買賣契約書、約定標案履約利益百分之30的權益作為他的酬勞。 \n \n2015年7月簡良鑑解除執行長職務之際,將此權益以15億元讓與陳慶男,雙方約定買賣價金分9期給付,陳慶男也簽發1張面額15億元的本票作擔保。 \n \n不過,事後陳慶男沒依約付錢,簡良鑑依約向高雄地院聲請強制執行,他認為陳慶男竟將慶富等4家公司的股份轉讓給陳盧昭霞,另也將慶洋投資公司等5家公司股份轉讓給其他子公司,使他聲請強制執行碰壁,涉嫌損害債權。 \n \n一審認為,陳慶男在簡良鑑取得強制執行名義的幾個月前就轉出慶洋公司1700萬股股份,至於另有股份在之後轉出,也屬陳慶男正常對財產處分,不構成損害債權,判陳慶男、陳盧昭霞2人無罪。 \n \n二審認為,陳慶男在2016年1月收受本票強制執行裁定,同年2、4月間陸續轉讓股份給陳盧昭霞或豐國、慶鴻公司,可見陳慶男是避免遭強制執行,讓簡良鑑求償困難性增加,主觀上有損害債權的意圖。且簡良鑑在慶富擔任執行長長達3年未支薪,協助慶富標得高達300多億元的標案、陳慶男允諾給予採購履約利益並無違背常情,況且陳慶男事後另提起確認15億元本票債權不存在的民事訴訟也被法院判決敗訴確定,最後認定陳慶男、陳盧昭霞損害債權事證明確,各判1年6月、6月。 \n \n更一審法官認為,陳慶男確實有損害債權的意圖及行為,仍判陳慶男1年。但陳盧昭霞部分,簡良艦無法證明陳盧昭霞曾參與陳慶男損害債權人的計畫,也不能因爲兩人是夫妻、關係親密且共同經營慶富為由,就認定陳盧昭霞和陳慶男有共犯關係,故陳盧昭霞駁回判無罪。 \n \n陳慶男目前因承包國立海科館工程詐貸案,及獵雷艦案一審遭重判25年等原因,仍遭羈押。 \n \n

  • 獵雷艦案 前海軍司令有疏失但免懲戒

    獵雷艦案 前海軍司令有疏失但免懲戒

    2013年國防部海軍以國艦國造方式籌購6艘獵雷艦,當時的海軍司令陳永康與海軍副司令蒲澤春大幅放寬「投標廠商資格與特殊或巨額採購認定標準」,公懲會認定2人有監督不周的疏失,本應降級懲處,因過了時效免議。 \n \n公懲會指出,獵雷艦案採購計畫,海軍司令部將投標廠商資本額門檻由招標標的預算金額十分之一,放寬為二百分之一,是為避免不當限制競爭,使投標廠商數可達三家以上而為之建議案,但陳永康、蒲澤春有監督不周之疏失。 \n \n公懲會原本認為應將陳、蒲降1級懲戒處分,但依法受懲戒行為逾5年者,不得予以減少退休金、降級、減俸、罰款、記過或申誡,2人的行為是在2013年11月28日,移送公懲會2019年2月1日,已逾5年、判決免議。

  • 獵雷艦廠房用地 前高雄市海洋局局長王端仁遭申誡

    獵雷艦廠房用地 前高雄市海洋局局長王端仁遭申誡

    陳菊任高雄市長時任用的海洋局局長王端仁,與農委會漁業署研究員及陳文深在4年前到慶富造船公司協調興達漁港獵雷艦造艦廠房用地,司法院公懲會認為,王與陳損害機關形象及政府信譽,各判處申誡。 \n \n王端仁及陳文深在2016年10月7日到慶富公司協調,但談話內容談及談及如何排除或避免其他廠商競標,監察院認為,他們的言行引致社會輿論訾議,違反公務員服務法規定,有重大違失,通過彈劾送公懲會。 \n \n公懲會也認定王端仁違法須究責,但因他是高市政府比照簡任第十三職等之海洋局局長,必需與市長同進退的政務人員,不適用公務員懲戒休職、降級及記過的處分,只能判決申誡處分。

  • 應戰罷韓案 何溢誠呼應柱姐:硬仗就要硬幹

    應戰罷韓案 何溢誠呼應柱姐:硬仗就要硬幹

    高雄市6月6日將舉行罷韓投票,國民黨、韓營現保持低調作為,引起黨內不少人有危機感。繼前黨主席洪秀柱率先倡議「力抗貪腐集團,反罷免一票」,以高雄歷經民進黨長期執政產生許多弊病,籲請高雄市民6月6日出門投票反對罷免,並呼籲支持者要動員高雄親友投反對票。國民黨中評委、台灣青年聯合會理事長何溢誠支持柱姐看法,呼籲韓及國民黨要硬起來,硬仗就要硬幹。 \n \n看到坊間的民調數據,高雄市長韓國瑜不出意外的話,恐怕6月6日就要被罷免掉了,國民黨從上到下到現在都在裝死,卻不敢死馬當活馬醫,下重藥、出大招跟他拚了,只有洪秀柱率先在臉書發文支持正面迎戰,呼籲高雄市民6月6日出來投下反對罷免票。 \n \n何溢誠認為,韓國瑜要雄起,國民黨硬起來,前怕狼后怕虎,進退失據,左支右絀,直接對決,硬仗就要硬幹。 \n \n洪秀柱昨晚發文說,她參政以來,反對任何貪腐行為,包含李登輝總統執政時期的黑金問題,到陳水扁總統自身的貪腐狀況,我們也看到大陸也因經濟快速發展隨之而來的打貪打腐。因為清廉是普世價值,應當是政治人物最基本的條件,也是人民對政治人物最重要的要求。 \n \n洪秀柱說,仔細看了中選會所公布的綠營高雄市長罷免理由書,具體的理由除了韓國瑜市長去年參選總統之外,並沒有其他甚麼具體的理由,簡單說,主要的罷免理由就是不喜歡韓國瑜。「不喜歡一個人,可以成為支持罷免一個人的理由嗎?這樣是民主嗎?還是破壞民主的民粹?」 \n \n洪秀柱說,臺灣上自總統下到里長,所有的民選首長幾乎都曾換人做做看,也就是的政黨輪替,有人說一個民主國家是否民主要經歷過二次以上的輪替,經過新陳代謝才叫做民主,但沒聽說過因為不喜歡而罷免一個剛滿一年的首長叫做民主!「我看這不是民主,而是政治鬥爭!」 \n \n她指出,高雄市歷經民進黨長期執政,有了許多弊病,發生許多令人難以理解的資源分配問題,包括氣爆善款不當使用、大港開唱不當補助、慶富案不當核貸、興達港喬獵雷艦造船用地、輕軌二階決策疑點等五大弊案,甚至陳菊市長任內,市府團隊貪汙瀆職共105案,起訴 194人,可是多少高雄的綠營人士在民進黨選輸高雄市長後跑到中央去做官? \n \n因此,為了高雄未來,為了反貪腐,讓清廉這個基本價值留在高雄市政府,讓願意做事的人好好做事,她反對高雄市長罷免案,我們要讓已經連任的民進黨政府了解,高雄人不歡迎貪腐集團班師回朝,透過反罷免讓反貪腐的清廉價值,成為所有政治人物與政黨的金科玉律。 \n \n洪秀柱最後強調,請高雄的好朋友支持反貪腐挺做事,6月6日請出門投反對罷免一票,也請不在高雄的好朋友們,告訴在高雄親友投下這力抗貪腐集團反罷免一票,讓我們一起在反貪腐之路上共同寫歷史!

  • 磐石艦新冠確診大爆發27例 宅神大嘆:想念他!

    磐石艦新冠確診大爆發27例 宅神大嘆:想念他!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今(21)日公布國內新增3例新冠肺炎(COVID-19)病例,皆為磐石艦實習生及軍人,總計磐石艦確診人數已達27人。磐石艦染疫,國防部成為全民箭靶,不但相關情形如「擠牙膏」般公布,今天甚至因為「任務很多」,缺席疫情記者會。這讓「宅神」朱學恒忍不住懷念起前立委黃國昌,直言「真想讓咆嘯帝國昌老師來拉鎮國防部長」。 \n \n磐石艦新冠確診人數高達27人,更誇張的是這些官兵確診前在全台各地趴趴走,恐成疫情大爆發缺口,也讓各縣市政府跳腳,忙著公布足跡、消毒擦屁股,甚至要做好「封城」準備。 \n \n「宅神」朱學恒在臉書發文感嘆:「現在真想讓咆嘯帝國昌老師來拉鎮國防部長。需要的時候偏偏他不在。唉。」 \n \n黃國昌擔任立委時,緊咬慶富造船公司承攬海軍獵雷艦的弊案,多次在立法院激烈質詢國防部官員。 \n \n有網友反應,黃國昌不喜歡別人叫他「咆哮昌」,朱學恒也幽默回應:「是黃景濤」。 \n

  • 獵雷艦17億保證金 高銀4天過關

    獵雷艦17億保證金 高銀4天過關

     高雄巿議會慶富案調查專案小組,12日揭露調查新事證,調查小組發現,時任總經理王進安在聯貸案履約保證金常董會議上有不實陳述,另多次放貸案董事會議紀錄也出現造假,更有放貸程序流程偷跑的情事。高雄地檢署表示,市府函送的新事證,將依相關分案或併卷程序辦理。 \n 謊稱有緝私艇建造經驗 \n 為審視各案放貸過程,調查小組4月22日、11月11日兩次親赴高銀現閱董事會會議紀錄與錄音,意外找出許多新事證。 \n 調查報告指出,高銀從2013年海科館聯貸案起,陸續貸款 \n 41.76億元給慶陽海洋、慶峯水產、慶富造船、慶洋投資等慶富集團相關公司,其中17.46億元為獵雷艦工程履約保證金。當時兆豐、京城、台銀、土銀沒有一家銀行敢借,唯獨高銀願意,且從徵信到放款只花了4天。 \n 2014年11月6日,聯貸案履約保證金17.46億元的常董會議上,主席質疑為何一星期內提出連帶保證函,擅長製造漁船的慶富、對於軍艦建造技術是否有問題,連帶籌組是否也有問題。高銀前總經理王進安當時對慶富大力相挺,表示慶富在評選評分項目除一項目之外、均優於台船,且慶富曾為海軍建造100至200億元緝私艇。 \n 但調查小組查證發現,慶富當時與台船同分,才用抽籤決定資格,慶富過去也僅承接過37億元的海巡巡緝艦,並無王進安所說、擁有緝私艇的建造經驗。 \n 4次董事會議紀錄造假 \n 調查小組也發現,2013年放貸17.6億元、2014年放貸3億元、2015年放貸3億元、2016年放貸3.03億元等4次董事會議,明明會中並未做出明確決議,但事後的會議紀錄中卻記載「照案通過」。 \n 另2015年3月12日,8.3億元的放貸程序,從批准到簽訂授信契據及保證書,竟發生授信處未經營業經理批示、搶先批准,及授信契據及保證書趕在常董會通過前2天簽訂等兩次流程「偷跑」現象,調查小組直指根本是幽靈放貸程序。 \n 調查小組質疑,明明財政部公告鋼鐵製漁船耐用年數為8年、高銀漁船鑑價管理要點亦規定船齡逾15年即不予鑑估,但2015年5月7日同意履保展延會議上,慶富竟能用21年的老漁船借到3億元。市議員陳美雅痛批,17.46億元履約保證金居然在4天內火速完成放貸流程,高銀在前朝時代根本就是「慶富銀行」。

  • 獵雷艦造不成 慶富賠國防部7319萬

    獵雷艦造不成 慶富賠國防部7319萬

    慶富造船公司5年前承包海軍獵雷艦,卻爆出以假文件詐貸、違法增資63億元,慶富負責人陳慶男一審被判重刑後,國防部在前年12月和慶富解除採購契約,沒入履約保證金17億多元後,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告慶富公司,求償派員赴義大利監造費用等損失7705萬多元,法官今(31)日下午5時審結,判決慶富公司要給付7319萬2124元。 \n慶富造船承攬獵雷艦風波不斷,在爆出用假文件詐貸、違法增資等弊案後,刑事部分,陳慶男被高雄地院依偽造文書、違反銀行法等罪判刑25年,併科罰金1億500萬元;陳妻陳盧昭霞判刑1年6月;慶富少東陳偉志因棄保潛逃目前通緝中。同案被告簡良鑑也依偽造文書罪,判刑6月,得易科罰金。 \n民事部分,國防部認為慶富造公司無法繼續履約,除發函解約,並沒收履約保證金17億4665元,並向慶富求償建造獵雷艦支出技術務費、獵雷艦支出戰鬥裝置費、監造支出費和逾期違約金等款項共7705萬8180元。 \n北院審理後,法官認為慶富公司,確實違反雙方契約附加條款第15條第1項第7款「有破產或其他重大情事,致無法繼續履約」、第8款「未依契約規定履約,自接獲書面通知起10日仍未改正」等規定,構成可以解約事由,國防部既已合法解約,依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法律關係,向慶富求償有理由。惟雙方因為已解約,履約保證金也已沒收,就沒有價金可抵扣逾期違約金,扣除這部分,判決慶富要給付國防部7319萬多元。

  • 獵雷艦案外案 陳慶男夫婦損害債權又被判刑

    獵雷艦案外案 陳慶男夫婦損害債權又被判刑

    獵雷艦風波未平,上月27日高雄地院才對慶富集團承包海軍獵雷艦弊案宣判,高雄高分院9日上午二審、針對前執行長簡良鑑控告陳慶男夫妻損害債權案,逆轉一審無罪判決,判陳慶男1年6月,妻陳盧昭霞6月,得易科罰金,全案可上訴最高法院。 \n \n簡良鑑自訴狀指出,擔任慶富公司執行長期間,協助慶富於2014年10月標得國防部海軍獵雷艦採購案。陳慶男與他於2015年7月27日簽訂買賣契約書,簡良鑑將擁有獵雷艦採購案履約利益30%權益、以15億元讓與陳慶男,約定買賣價金分9期給付,陳慶男也簽發面額15億元之本票作為擔保。 \n \n沒想到,陳慶男事後未依約給付,簡良鑑2015年12月25日向高雄地院聲請核發本票准予強制執行裁定,並在隔年4月15日向民事執行處聲請強制執行陳慶男名下財產。 \n \n但陳慶男為了規避債務,早就把名下慶富等4家公司的股份財產轉移登記在陳盧昭霞名下,慶洋投資公司等5家公司的股份則轉讓給慶鴻、豐豪等公司,導致簡良鑑債權受損。 \n \n陳慶男辯稱,簽訂買賣契約書,是與簡良鑑通謀虛偽、向外調借資金之用。獵雷艦採購案後來遭國防部解除契約,採購利益無法實現,本票債權亦不存在。陳盧昭霞則辯稱,對強致執行、轉移股份等事不知情。 \n \n法官認為,獵雷艦解約不影響本票債權存在,陳慶男夥同妻子陳盧昭霞在強制執行前轉移公司股份,損害簡良鑑求償權益意圖明顯,偵查發現陳盧昭霞也對債權知情,最後依損害債權罪判陳慶男1年6月、陳盧昭霞6月,得易科罰金。由於該案一審判無罪,依法可繼續上訴最高法院。 \n \n圖說:前慶富執行長簡良鑑控告老董陳慶男夫妻損害債權,一審判無罪,二審逆轉判陳慶男1年6月,妻陳盧昭霞6月,得易科罰金,全案可上訴最高法院。

  • 慶富獵雷艦案 陳慶男重判25年

    慶富獵雷艦案 陳慶男重判25年

    慶富造船公司承接海軍「康定專案」獵雷艦承造案,涉嫌詐貸63億餘元,讓聯貸銀行團損失131億餘元。高雄地院27日一審宣判,依詐欺、背信、銀行法、洗錢等罪,判處慶富董事長陳慶男25年、罰金1億500萬元;前執行長簡良鑑6月、可易科罰金;陳慶男之妻陳盧昭霞1年6月;專案經理李維峰無罪;慶富須罰款2億8000萬元,旗下子公司慶洋投資、慶峯水產公司皆無罪。可上訴。 \n \n2018年2月12日高雄地檢署依詐欺、背信、偽造文書,及違反公司法、商業會計法、營業秘密法等罪嫌,正式起訴陳慶男、陳偉志、簡良鑑等5人。對陳慶男具體求刑30年,併科10億罰金,對陳偉志求刑25年,併科罰金6億;簡良鑑求刑20年,併科罰金3億。 \n \n陳偉志去年5月已棄保潛逃,遭高雄地院通緝,調查局更將他公告為重大經濟逃犯,至今下落不明,父親陳慶男則因繳不出億元保證金羈押至今。 \n \n檢調查出,陳慶男、陳偉志、簡良鑑明知慶富有其他投資資金缺口,且資本額過低、無力負擔鉅額履約保證金及預付款還款保證金,竟以虛偽不實採購合約、商業發票,向台中銀行、元大銀行鳳山分行、新光銀行北高雄分行、第一銀行高雄分行詐取「過渡性融資貸款」,並先後4次辦理虛偽增資,將慶富資本額從5億3000萬元增加為40億元。陳慶男及陳偉志更藉此向聯合授信銀行詐取購料周轉金63億餘元。 \n \n慶富專案顧問李維峰則是出借個人帳戶,供陳偉志藏匿不法所得,製造資金斷點規避查緝。簡良鑑則於擔任慶富執行長、獵雷艦計畫主持人時,竊取慶富營業秘密文件向媒體爆料,更另覓造船廠繼續以慶富名義承做獵雷艦標案,造成慶富經濟損失。 \n \n慶富案起訴當時,海軍獵雷艦招標和撥款,及興達港土地開發案,都因查無不法及政治外力介入,全數簽結。 \n \n【慶富承造獵雷艦案大事紀】 \n \n2014年10月21日,慶富以352億餘元擊敗台船,標得國防部海軍司令部六艘「獵雷艦」標案。 \n2016年2月4日,慶富為了籌措資金,與九家金融機構簽約進行聯合貸款205億新台幣。 \n2016年5月,簡良鑑向高雄地檢署檢舉慶富不實增資,高雄地檢署介入調查。 \n2017年10月,慶富爆出財務危機,積欠員工2個月薪資,未繳2個月聯貸利息。銀行團宣布違約,認列呆帳損失超過120億元。 \n2017年11月2日,行政院慶富案行政調查報告出爐,發現慶富詐貸近50億元,列出一銀及國防部各五缺失,撤換一銀董座蔡慶年,要求財政部、金管會、國防部追究相關人員責任。 \n2017年11月13日,爆發陳偉志找高雄市時任海洋局長王端仁協調取得興達港用地的秘密錄音,更爆出陳偉志進總統府關說疑雲。 \n2017年8月10日,陳慶男、陳偉志父子坦承涉案,檢方依違反銀行法、公司法、商業會計法、偽造文書等罪嫌,諭令陳慶男、陳偉志各以800、500萬元交保,陳盧昭霞、李維峰也各以10萬元、50萬元交保。 \n2017年12月13日,海軍獵雷艦的國艦國造計畫解除合約。 \n2018年2月12日,高雄地檢署偵查終結、正式起訴。 \n2018年5月6日,陳偉志棄保潛逃,6月5日檢調正式發布通緝,並羈押陳慶男。

  • 慶富獵雷艦詐貸63億 下午一審宣判

    慶富獵雷艦詐貸63億 下午一審宣判

    喧騰一時的慶富造船海承造海軍獵雷艦詐貸案將在下午於高雄地院進行一審宣判。但被告中,擁有有美國護照的慶富少東陳偉早已棄保潛逃宗通緝,老董陳慶男仍在押,兩夫婦對於兒子行蹤一問三不知,下午的宣判受到關注。 \n \n2018年2月,高雄地檢署針對慶富詐貸案起訴,對陳慶男具體求刑30年、併科 罰金10億元,陳偉志25年、併科罰金6億元,簡良鑑20年、併科罰金 3億元。 \n檢方當時認為,陳慶男、簡良鑑及陳偉志3人犯後未完整交代款項流向 ,且海軍籌備獵雷艦案歷經10餘年付諸流水,雖沒任何損失,但聯貸銀行團卻受損131億餘元。 \n \n檢方指出,陳慶男父子共詐貸7次,因父子關係,陳慶男居主導地位,陳偉志到案後最先自白犯行,考量他犯行及犯後態度等,求刑輕 於其父,至於前執行長簡良鑑,檢方認定他僅參與3次詐貸,因此求刑在3人之中較輕。 \n \n檢方調查,慶富董座陳慶男父子及董娘陳盧昭霞,為向銀行申辦獵雷艦聯貸 ,自2014年11月起,先後4次虛偽辦理增資,慶富公司實收資本額從 5億3000萬元增為40億元,已觸犯《公司法》、《商業會計法》、《 刑法》偽造文書等罪。 \n \n陳慶男父子及簡良鑑等3人,為向銀行取得過渡性融資貸款,並於 聯貸後向銀行團詐取建造專戶的購料周轉金,由陳偉志成立AZ、OK、 HS、L3等境外紙上公司,與慶富公司簽訂虛偽合約,以不實商業發票 ,向一銀等行庫詐貸。 \n \n經查,陳慶男3人以過渡性融資、不實購料證明等向聯貸銀行團共 詐得台幣63億3966萬餘元。顧問李維峰因出借個人帳戶,供陳偉志藏 錢、製造斷點,涉犯洗錢。慶富造船、慶洋投資及慶峯水產3 公司,則均犯修正前《洗錢防制法》。 \n \n高雄地院經一年半審理,將於今天下午四點進行宣判,外界相當關注。 \n

  • 真神秘!世界最老活潛艦現身基隆港 大陸人士不給看

    真神秘!世界最老活潛艦現身基隆港 大陸人士不給看

    海軍司令部「國防知性之旅」,28日停泊基隆港西4號碼頭,黑鷹直升機衝場展現特技,海軍一三一艦隊包括有「航母殺手」之稱的沱江艦、光六飛彈快艇,以及睽違12年,全球最老的現役潛艦「海獅」號,也將回到基隆亮相,讓軍艦迷一次看到飽。 \n \n軍方特別安排氣宇軒昂的軍樂隊、海軍陸戰隊莒拳與兩棲偵搜大隊海上操舟等精彩戰技演出,還可近距離參觀海軍現役戰艦的派里巡防級、永靖級獵雷艦、錦江級巡邏艦、磐石油彈補給艦、沱江級巡邏艦、光六飛彈快艇,茄比級潛艦也特別在這次活動參演。 \n \n高齡76歲「海獅」號潛艦,為柴電動力潛艦,二次大戰期間下水服役於美國海軍,1974年以30歲的艦齡移交我國海軍服役至今,因保養得宜,依舊老當益壯,護衛著台灣海疆,28日基隆港營區開放民眾自由登艦參觀,一睹這艘二戰潛艦風采。 \n \n海軍表示,由於潛艦通道狹窄,民眾需要透過攀爬垂直梯進入到船艙內,為了安全著想,民眾參觀前須將隨身物品、背包暫時寄放在寄物保管區,考量安全,女性應避免穿著裙子或高跟鞋登艦,另外進入潛艦參觀時全程禁止拍照。 \n \n另外西碼頭典禮台左側設置「國艦國造」主題展覽館,藉由各項船模展示及動態互動,讓參展民眾了解海軍新一代兵力整建成果,營區開放活動自28日早上8點至下午4點開放參觀,民眾需攜帶相關身分證件,大陸地區人士則謝絕參觀。

  • 藍:慶富案檢調應依法行政 不可遇某高層就轉彎

    藍:慶富案檢調應依法行政 不可遇某高層就轉彎

    針對慶富獵雷艦超貸案,國民黨立法院黨團今(7)召開記者會,黨團總召曾銘宗呼籲高雄地檢署必須依法行政、獨立調查,不可以遇到某位高層就自動轉彎,踐踏司法公信力。國民黨團表示,下會期將要求高雄銀行,把當時履約保證決策「全都露」,還給國人一個真相。 \n \n曾銘宗表示,獵雷艦弊案最重要的關鍵在高雄銀行,103年10月23日慶富公司得標獵雷艦案總金額349億3300萬元,緊接著11月7日高雄銀行開立了履約保證金17.4億元,高雄銀行辯稱慶富公司提供了16億8500萬元存款質押,銀行並沒有風險。但事實上,慶富公司所提供的存款質押,都是從其關係企業和外界調借款而來,高雄銀行早就知道慶富公司財務並不健全,卻執意提供高額履約保證金。 \n \n曾銘宗質疑,倘若沒有當時的高雄市政府高層護航慶富公司,這些高額貸款貸得出去嗎?履約保證金開得出去嗎?會衍生出後來獵雷艦詐貸弊案嗎?他指出,獵雷艦在105年2月4日簽約,但慶富公司信用不佳,找不到主貸銀行,因此在104年8月間,找到一家泛公股銀行董事長,條件是以200萬美元行賄該董事長做為主貸條件,交款地點在澳門,國民黨團在財委會踢爆此事,卻仍不見檢調積極偵辦。 \n \n藍委賴士葆強調,一年前立院財委會成立調閱小組,唯獨調閱不到高雄銀行當時的履約保證資料,連金管會都表示無奈,這背後到底藏鏡人是誰?如今高雄執政者易主,國民黨團將在下會期財委會中,再度要求高雄銀行將當時決策給予慶富公司履約保證過程,完整公諸於世。 \n \n藍委費鴻泰抨擊,從高雄下水道超過180公分沒清淤、雨後的5千個天坑、高雄銀行超貸案到總統府私菸案,所有高雄幫的官員,沒人出面道歉反而跟著陳菊官位越做越大,更不見檢調積極偵辦,給國人一個真相。整個慶富集團欠下官股銀行或是私人銀行高達200多億元,官股銀行就佔了3/4的150億元,行政院、金管會、檢調單位有給國人交代嗎?國防部沒有經過立院同意就撥款給慶富公司,又是誰指示辦理呢? \n \n藍委許毓仁表示,民進黨政府遇到弊案的處理SOP就是:先否認、再切割、牽拖前朝轉移焦點、定調方向、懲處止血。凡是「重重提起、輕輕放下、草草了結」,無論是慶富案還是私菸案,只要查辦到了一個關鍵就斷點,而這兩案都跟陳菊有關,似乎透過政治力的介入,讓案子拖過一段時間,就石沉大海。 \n \n根據曾銘宗的查證, 104年3月12日高雄銀行對慶洋投資公司核貸營運週轉金5億3千萬元及中期擔保放款3億元,結果3月20日慶陽公司總經理陳偉郎就遭受票信拒絕往來處分,顯然慶富公司和其關係企業財務狀況不佳,高雄銀行仍給予貸款。更誇張的是,105年7月7日高雄銀行核貸慶富短放1億元,及開立國內即期信用狀3億元等鉅額營運週轉金。 \n \n另外,105年10月7日當時的高雄市政府海洋局長王端仁,私自到慶富公司,喬如何讓慶富獨家取得興達港獵雷艦造船廠土地,到底是誰叫他去的?迄今的調查仍無聲無息。曾銘宗指出,金管會在106年1月3日下午4點,由當時的主委李瑞倉公然在主委辦公室,與慶富公司副董事長陳偉志喬獵雷艦資金周轉事宜,這到底又是誰給金管會指示,要求替慶富喬資金呢?到目前為止,檢調仍沒有調查清楚、石沉大海。

  • 海軍不再新建獵雷艦 反因禍得福

     海軍軍方官員表示,慶富案發生後,海軍決定不再新建獵雷艦,而是將現有的獵雷艦做性能提升,未來則評估是否研製小型的無人掃布雷載具。 \n 軍方官員說,海軍現在已向慶富求償7705萬多元,法院尚未判決,所以獵雷艦購案還沒結案,在未結案情況下,海軍不能再新建一個獵雷艦購案。 \n 據了解,海軍已做過評估,現役的獵雷艦已到中壽期,將做性能提升,主要是更換全新的戰系,做完後,以一艘船用40年而言,這些船至少可以再用15年。再就兩岸軍力來說,中國大陸派船到我海域布雷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在現役獵雷艦做性能提升後,應能滿足海軍需求,並另行研製水下無人掃布雷載具。 \n 軍方官員說,慶富當初造的獵雷艦性能已落後10年,而水下無人掃布雷載具是個趨勢,經過海軍查訪,國內廠商有研製與接單能量,海軍會做評估。 \n 國防部在106年12月13日以慶富有破產或其他重大情事無法繼續履約為由,函告解除契約並沒入保證金。軍方官員指出,慶富如果好好做,350億的獵雷艦案估可賺50億元,三代都吃不完。

  • 獵雷艦案 陳慶男即將羈押期滿 法院裁3200萬交保

    獵雷艦案 陳慶男即將羈押期滿 法院裁3200萬交保

    慶富造船少東陳偉志因獵雷艦案棄保潛逃,董事長陳慶男因此被羈押,法官雖裁定追加保金5200萬元,但陳慶男仍只籌得3200萬,其餘覓保無著,由於第一審羈押將在3月6日屆滿,高雄地院25日因此裁定對陳慶男停止羈押。 \n \n雄院表示,陳慶男停押裁定,准予以已繳納的3200萬為具保金額,停押後,陳慶男仍必須於每天上午5時至8時間、晚上7時至10時間,各向前鎮警分局復興所報到1次,另須提供24小時不關機的手機門號給院警,及陳報車牌給警方。

  • 獵雷艦案陳慶男3200萬交保 下秒又因海生館弊案遭提訊

    獵雷艦案陳慶男3200萬交保 下秒又因海生館弊案遭提訊

    因獵雷艦案遭高雄地院羈押近9個月的慶富造船董事長陳慶男,院方25日裁定停止羈押,裁定書送達高雄看守所,陳慶男前一秒獲釋,下一秒隨即遭高雄檢調提訊,據了解他因另涉位於基隆的海生館弊端,可能再度回籠。 \n \n慶富造船少東陳偉志因獵雷艦案棄保潛逃,董事長陳慶男因此被羈押,法官雖裁定追加保金5200萬元,但陳慶男仍只籌得3200萬,其餘覓保無著,由於第一審羈押將在3月6日屆滿,高雄地院25日因此裁定對陳慶男停止羈押。 \n \n雄院發言人葉文博說,陳慶男停押裁定,准予以已繳納的3200萬為具保金額,但停押後他仍必須1天2次,向前鎮警分局復興所報到,另須提供24小時不關機的手機門號給院警,及陳報車牌給警方,同時不得出境、出海。 \n \n陳慶男停押裁定於25日上午8時40分送達高雄看守所,但高雄地檢署已指揮調查官提訊陳慶男,因此陳慶男獲釋後,立即遭檢調「無縫接軌」帶走,疑因子公司承造位於基隆的海生館有弊端屢遭質疑,已被雄檢鎖定偵辦。

  • 《金融》慶富案遭監院糾正,金管會:會更注意分際

    《金融》慶富案遭監院糾正,金管會:會更注意分際

     監察院通過海軍採購獵雷艦案調查報告,糾正國防部、金管會與農委會漁業署。金管會對此表 示,雖然慶富案授信條件的變更決議,與金管會接見慶富負責人並無關聯,仍會虛心接受監察院糾正,強調未來處理類似個案將更慎重其事、注意分際。 \n 監察院認為,金管會明知慶富求見陳情時任主委李瑞倉,不無藉此施壓聯貸行放寬授信條件的可能,應更慎重其事、注意分際。雖然李瑞倉批示由主辦行一銀與慶富協商處理、不需再洽一銀,但慶富確實藉此拜會達成取得資金目的,處理個案相關作為核有未當。 \n \n 此外,監察院認為國防部、一銀及慶富未簽訂三方合約,國防部無法確認慶富貸款資金流向,金管會當時若派員到銀行進行金檢,才有可能儘速釐清慶富貸款資金流向,應就本案相關處理作為進行檢討,適時提供其他政府機關執行重大案件時更適切的專業協助。 \n 金管會銀行局副局長莊琇媛對此表示,慶富聯貸案的授信條件變更,為主辦行一銀於2016年12月30日時研議,時任主委李瑞倉則是在2017年1月3日接見慶富高層,條件變更與金管會接見無關。不過,仍會虛心接受糾正,強調處理類似個案將更慎重其事、注意分際。 \n 至於授信資金流向問題,金管會表示,經銀行公會與工程會溝通後,今年將推動重大工程三方合約機制,對於聯貸金額50億元以上的大型公共工程採購案,將會有資訊照會機制,授信銀行會向採購機關了解採購和執行狀況,使授信資金流向透明化。 \n \n

  • 海軍採購獵雷艦案任務失敗監院糾正國防部、金管會及漁業署

    海軍獵雷艦爆發弊案,監委日前提案彈劾前海軍司令陳永康等四人,監院今天再通過監委仉桂美、王美玉、包宗和、李月德所提出的調查報告,並糾正國防部、金管會及農委會漁業署。 \n \n監察院調查發現,本案國防部及海軍檢討放寬投標廠商資本額門檻的決策過程中,未審慎考量本案屬巨額採購案件,資本額偏低的廠商是否有足夠財力支撐前後長達12年的採購案,也未謹慎評估廠商是否具有相當經驗、實績、人力、財力、設備等能力,即以增加商源為由將投標廠商的資本額由實收資本額不低於招標標的預算金額之十分之一大幅降至二百分之一,顯然輕忽得標廠商資本額過低之財務風險。 \n \n監委指出,雖然本案國防部在金錢未遭受損失,但導致公股銀行承受巨額貸款呆帳,且籌建獵雷艦採購案的建軍備戰任務以失敗收場,並遭受社會輿論訾議,強烈斲傷國防部及海軍形象。此外,國防部為爭取立法院同意解凍本案106年度預算,所提具的書面報告內容有誤,引發立法委員及社會輿論強烈批判,均有未當,當以此次事件為鑑,深切檢討。 \n \n同時,監委表示,金管會2016年12月30日明知慶富公司陳情要求第一銀行放寬獵雷艦聯貸案的授信條件,無涉金管會規定,非屬金管會權責範圍,且慶富公司不無藉由與金管會主任委員見面一事,向第一銀行施壓要求放寬授信條件可能,應更慎重其事,注意分際。 \n \n監委表示,即使金管會當時主任委員批示:「由第一銀行與該公司協商處理,免再洽第一銀行」,但事後慶富公司確實藉由此次拜會而達成放寬獵雷艦聯貸案的授信條件,以取得資金。金管會處理本件涉及金融機構與借款戶間個案,相關作為,核有未當。 \n \n監委也提及,本案海軍司令部於2016年5、6月間3度函請金管會協助調查慶富公司相關資金流向疑義時,金管會未審慎考量此罕見情況與聯貸金額龐大,且慶富公司才於2017年1月3日拜會該會主任委員希望可協助解決資金壓力,其聯貸案資金流向顯然確有疑慮,應派員進行實地檢查,以利儘速查明事實真相。 \n \n但金管會竟僅將其交由相關銀行查復後,即據以回覆海軍司令部無法得知其資金流向;待行政院成立的「獵雷艦專案調查小組」進行調查後,才證實海軍司令部對慶富公司貸款資金流向疑慮,並非無據,且發現相關銀行辦理本案時確有若干不當之處。 \n \n調查委員表示,國防部、第一銀行及慶富公司沒有簽訂三方合約的情況下,國防部無法確認慶富公司貸款的資金流向,當時金管會若派員到銀行進行金檢,才有可能儘速釐清慶富公司貸款的資金流向,金管會應就本案相關處理作為進行檢討,以利適時提供其他政府機關執行重大案件時更適切的專業協助。 \n \n另外,漁業署辦理興達漁港土地標租案,表面上是應漁業團體反映需求辦理,但實際上顯是為慶富公司量身訂做,不無可議,應深切檢討改進。另外漁業署2016年10月3日「署長接見訪客談話紀要」避提慶富公司對興達漁港土地需求一事,且該署明知所屬人員2016年10月7日前往慶富公司商議該公司如何取得興達漁港獵雷艦造艦廠房用地,相關人員差勤紀錄均刻意不揭露前往慶富公司,甚至未填差假單,該署竟都默許並核批假單,相關作為,均有未當。

  • 獵雷艦弊案 監委彈劾陳永康4人

     海軍獵雷艦爆發弊案,引發社會關注,監委仉桂美、王美玉、包宗和、李月德指出,獵雷艦招標過程中,海軍前司令陳永康、前副司令蒲澤春大幅放寬廠商資本額限制,導致獵雷艦建案失敗;高雄市府海洋局前局長王端仁及農委會漁業署研究員陳文深私下與慶富協調興達漁港用地,言行不當,因此提案彈劾4人。 \n 監委指出,陳永康及蒲澤春在擬定招標文件過程中,未督促所屬審慎評估資本額偏低的廠商是否具有相當經驗、實績等能力,就大幅放寬投標廠商資本額門檻為不低於預算金額200分之1,讓資本額僅1.7億元的廠商參與359.2億元的招標案。 \n 監委表示,慶富除未提供最新財務報表及報告,也無授信額度可動用,根本不足承擔造艦費用。國防部在2017年與慶富解約,泛公股銀行承受巨額貸款呆帳仍由全民承擔,陳、蒲應就獵雷艦建案任務失敗負最大行政責任。 \n 王端仁與陳文深在2016年10月7日到慶富公司,商議如何協助取得興達漁港獵雷艦造艦廠房用地,討論BOT、逕予出租、標租、如何排除其他廠商競標等不當談話內容,引發大眾質疑偏袒特定廠商的不良觀感,嚴重違反《公務員服務法》,予以彈劾。

  • 獵雷艦採購違失 監委彈劾前海軍司令陳永康等4人

    獵雷艦採購違失 監委彈劾前海軍司令陳永康等4人

    海軍獵雷艦爆發弊案,引發社會關注,監委指出,獵雷艦招標過程中,海軍前司令陳永康、前副司令蒲澤春大幅放寬廠商資本額限制,讓資本額僅1.7億的廠商可參與公告預算金額359.2億元建案,導致獵雷艦建案失敗;而高雄市府海洋局前局長王端仁及農委會漁業署研究員陳文深私下與慶富協調興達漁港用地,言行不當,因此提案彈劾4人。 \n \n監委表示,國防部2011年核定「康平專案第二階段」投資綱要計畫,以國艦國造方式籌建6艘獵雷艦,並依採購法規定採公開招標最有利標決標方式辦理。採購法原先規定,投標廠商資本額不能低於預算金額十分之一,但僅有台船一家公司合乎條件,慶富公司及竣達公司因此提出書面意義,質疑有圖利特定廠商之嫌,建議檢討放寬。 \n \n監委指出,陳永康及蒲澤春在擬定招標文件過程中,未督促所屬審慎評估資本額偏低的廠商是否具有相當經驗、實績、人力、財力、設備等能力,足以支撐前後長達12年的獵雷艦採購案,就核定以增加商源為由,大幅放寬投標廠商資本額門檻為不低於預算金額兩百分之一,讓資本額金1.7億元的廠商就可參與高達359.2億元的招標案,導致獵雷艦建案任務失敗收場。 \n \n監委表示,慶富公司除了為提供最新財務報表及報告外,也無授信額度可以動用,根本不足以承擔獵雷艦案造艦費用。國防部在2017年與慶富解約,雖然國防部沒有遭受任何財務損失,但泛公股銀行承受巨額貸款呆帳,仍由全體國民承擔,時任海軍司令陳永康與副司令蒲澤春,應就獵雷艦建案任務失敗負最大行政責任。 \n \n另外,慶富公司因投標服務建議書規劃於興達漁港用地興建獵雷艦造船廠,但慶富公司當時未取得土地使用權,如未依約在期限內完成國內造艦廠房興建及機儀具整備等相關作業,國防部將依契約規定開罰。 \n \n時任高雄市政府海洋局長王端仁因此與漁業署研究員陳文深在2016年10月7日到慶富公司,商議如何協助慶富公司取得興達漁港獵雷艦造艦廠房用地,討論BOT、逕予出租、標租、如何排除其他廠商競標等不當談話內容,引發社會大眾質疑偏袒特定廠商,甚至量身訂作的不良觀感,兩人言行嚴重違反公務員服務法規定,有重大違失,因此予以彈劾。 \n \n本案彈劾4人,除了蒲澤春以9票成立票對3票不成立票通過外,其餘3人都以8票成立票對4票不成立票通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