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王克勤的搜尋結果,共10

  • 男星受封譚詠麟接班人 驚傳舉家搬離香港移民英國回應了

    男星受封譚詠麟接班人 驚傳舉家搬離香港移民英國回應了

    53歲香港歌手李克勤曾唱紅〈月半小夜曲〉、〈一生不變〉,2016年他參加《我是歌手4》,總決賽對決黃致列雖落敗,但已炒紅一波人氣。近日港媒報導,李克勤疑似帶著一家移民英國,離開生活多年的香港,對此,他回應沒有這件事,「以身為香港人為榮」。

  • 《我是歌手》突圍賽 信、趙傳無緣總決賽

    《我是歌手》突圍賽 信、趙傳無緣總決賽

    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第四季即將進入最後總決賽,除了徐佳瑩、李玟、李克勤、黃致列確定拿到總決賽門票以外,先前被淘汰的歌手以及補位歌手都將參加賽前的突圍賽,共計10人將爭奪剩下3個名額,最終由容祖兒、張信哲、老狼確認勝出。 \n \n根據賽制規定,先前踢館失敗的蘇運瑩與金志文只有1、2號順位可選;後來補位成功沒被淘汰的張信哲宇容祖兒可任選3~10號;而首發、補位與踢館成功卻被淘汰的關喆、HAYA樂團、趙傳、蘇見信、王晰和老狼則抽出剩下的登場順序,而主持人李克勤將會介紹首位登場的歌手,然後演唱完畢的歌手將會成為下一位歌手的串場主持人。 \n \n而突圍賽已於24日(四)錄製完畢,金志文抽到1號演唱鄧麗君《美酒加咖啡》,蘇運瑩挑戰五月天《知足》,趙傳選唱許巍《曾經的你》,信則帶來周華健的《花心》, HAYA樂團、 關喆、王晰分別選擇《英格瑪》、《悟空》、《再見,我的愛人》應戰,本季3位首發老狼演唱自己的歌《虎口脫險》,容祖兒演繹梅艷芳《放開你的頭腦》結合陳奕迅《愛是懷疑》,壓軸登場的張信哲則帶來《致光陰》等9首組曲。 \n \n最終由容祖兒、張信哲、老狼突圍成功,其餘歌手均無緣總決賽。突圍賽將在4月1日(五)晚間播出。

  • 《我是歌手》第八期李玟失聲慘墊底XX遭淘汰

    《我是歌手》第八期李玟失聲慘墊底XX遭淘汰

    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第四季進入第三輪淘汰賽,上周(2月26日)香港天后容祖兒加入戰局,本周五(4日)將播出第八期節目,根據這兩周的成績加總最末者將淘汰,上期第一名的李玟因為感冒失聲,表現失常墊底,而第六期才剛踢館成功的王晰雖拿到第三名成績,卻因上周票數過少離開舞台。 \n \n根據錄影結果顯示,第八期結果排名大變動,上期表現優異的歌手名次均後跌,三位香港歌手包辦後三名,尤其上期冠軍李玟因為感冒失聲,加上當天第二位上場,演唱張學友《我真的受傷了》表現失常獲得第七,成為她開賽以來最差成績,上周第三的補位歌手容祖兒演唱《想著你的感覺》、主持人李克勤選擇《醜八怪》均無法打動觀眾,分別退至第五、第六名。 \n \n僅存的台灣歌手徐佳瑩與張信哲各自選唱孫燕姿《咕嘰咕嘰》與蘇芮《親愛的小孩》分獲第二與第四名,徐佳瑩對比上期表現名次稍微退後兩名,張信哲則擺脫連續三期名次不佳的命運,成功讓自己遠離淘汰名單,韓國歐巴黃致列再次帶來韓國歌曲《Honey》,繼第四期後再次奪冠,是目前所有歌手平均成績最高的一位,至於先前才剛踢館成功的王晰帶來梅艷芳的《親密愛人》打進前三,但由於上周僅得第七,雖然名次大幅度進步,卻因為上周票數過低,導致票數加總仍是最末而被淘汰,讓兩期名次均不好的李克勤逃過淘汰命運。 \n \n王晰的淘汰再次讓中國歌手面臨掛蛋窘境,但剩下一位補位歌手與踢館歌手分別是中國民謠歌手老狼以及金志文,加上日後舉辦的卡位賽有望讓中國歌手打進總決賽,甚至逆襲奪冠。

  • 陸媒解散調查報導組-當政治成為利益的擋箭牌

     近日,在《中國經濟時報》從事調查報導多年的資深記者王克勤及其工作團隊被該報宣布解散,繼而又傳出該報總編輯張劍荊也被撤職,媒體人和網民發起聲援王克勤,譴責《中國經濟時報》的決策「愚蠢至極,自損招牌」。 \n 很快地,該報在官方微博發布一則聲明稱:「本報調整了報社內設機構,撤銷特別報導組,該組原有人員按報社人事制度重新安排。這是本報向以經濟類報導為主轉型、致力於打造專業化、市場化財經媒體所做的正常的內部機構撤併和人員調整。有些人對此事予以不當聯想和解讀,並有人借機通過微博等管道發布不實資訊,對報社領導進行汙衊和人身攻擊。」 \n 高調回應少見且詭異 \n 聲明措辭嚴厲,最後還聲稱對惡意誹謗保留法律追訴權。這則聲明在大陸新聞管制下顯得少見而詭異,媒體人時有被整肅,一般原供職機構自知理虧,屬奉命行事或叫「配合作惡」,均作縮頭烏龜狀,少見如此高調回應輿論聲討。看起來,原單位似乎在盡力撇清政治因素,試圖把事件定調為一般人員的結構調整。 \n 王克勤事件如同他調查的事件一樣,本身也成了近期大陸媒體圈的新聞,真相是什麼?同樣需要另一種「調查」。同時,有匿名人士披露《中國經濟時報》的「腐敗」和人事「黑幕」,但目前無從證實內容的真偽,更加給事件蒙上一層迷離色彩。究竟是出於經營的利益考量,故意端掉長期不能帶來利潤、可能還會帶來些許政治風險的王克勤調查小組,同時順便撤換總編崗位,還是真有所謂政治打壓的「上面的指令」呢?恐怕短期內都未必能夠得到確切答案。 \n 熟悉大陸媒體近10年來發展格局的人可能會注意到,所謂「喉舌」正日漸走向市場化,除了重慶近來走的是逆市場道路外,大陸多數原本就有一定市場經驗和品牌積累的媒體,在過去10年,已陸續完成市場化改制,成為規模大小不一的利益主體。 \n 王克勤是偶然的異類 \n 在上市環境的要求中,掃清政治風險和地雷,也成為保證政治正確以贏得上級信賴和支持的可靠前提。當然,王克勤所供職的《中國經濟時報》目前尚未有上市實力,但從該報聲明可看出,致力於市場化是其未來發展方向。 \n 這家由中國國務院的政策研究和諮詢機構──「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報紙,自1994年創刊至今,並未真正走進大眾傳播視野,王克勤在該報的存在被外界視為一種「偶然的異類」,這得益於該報前社長包月陽的支持。而包月陽於2010年5月被調離,有消息稱包曾簽發「山西疫苗案」報導,山西省衛生廳駁斥報導不實,這給報社帶來一定壓力。 \n 可以想見,對於《中國經濟時報》的主管單位以及利益主體來說,社會新聞調查是高風險高投入、低回報的領域,如果沒有對新聞價值有一定認知,僅從經濟理性和政治安全考慮,部分媒體經營者對這塊棄之如敝屣也很常見。但頻頻撤換總編職位是否就是政治指令直接操弄?還是系統內部有人覬覦這一肥差而借政治之名篡權?這一切,均不得而知。 \n 其實,關於大陸媒體的利益鬥爭以及媒體使命的異化,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前新聞研究所副所長尹連根,幾年前一篇〈論大陸媒體人利益角逐的常規路徑〉的文章,曾引起軒然大波,他以媒體人的角度揭示了中國媒體是利益集團的屬性,以及媒體人追逐利益的特殊方式。 \n 媒體高層官僚資本化 \n 文章結論認為,「本文揭示了一個真實的中國新聞界:它既不是媒體自己竭力宣稱的社會公器,也不是媒體人標榜的民主、正義訴求的場所,其實質不過是一群媒體人追逐個人利益的平台。在林立的利益集團中,媒體業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 \n 雖然這一結論稍嫌武斷及將理想與利益二元對立起來,但不得不說,文章非常詳盡地描述了大陸媒體高層決策者、經營者越來越官僚化、資本化的事實。這一犀利洞見在今天可謂日益顯現,其邏輯類似於維穩機制的利益化、產業化,也就是說,中央層級關於政治上的穩定訴求,到了執行者手裡,往往成為牟利的遮羞布、擋箭牌。而這恐怕是追求剛性穩定、韌性威權的執政黨,始料未及的局面。破題關鍵在於能否轉化執政思路,開放言路,實現媒體管理及經營制度化、法制化,從而糾正宏觀政治為利益團體謀私背書的體制缺陷。 \n (作者為龍應台基金會駐台學人、曾任廣東《時代周報》評論部主編)

  • 陸媒新視界-輿論監督 從揭黑新聞的刊登突破

     雖然受到這樣那樣的限制,雖然10篇稿子中總有近一半因為各種壓力無法刊出,雖然笑稱「與管制的對抗中,我屢戰屢敗」,但處於社會轉型期的中國,還是讓被譽為「中國第一揭黑記者」的王克勤覺得有太多東西可以做,有太多黑幕需要揭露。 \n 王克勤代表的揭黑壓力 \n 出於人身安全考慮,以王克勤為代表的揭黑記者不得不從地上轉向地下,但是近半揭黑稿件仍「因為各種壓力無法刊出」。稿件最終夭折,如果反映問題確鑿無誤的話,這樣的「胎死腹中」不太可能有助於徹底揭開黑幕,反倒可能助長黑幕締造者的囂張氣焰。 \n 王克勤經歷的「各種壓力」並不陌生。10多年前,中央電視台門前經常排著兩個長隊:一個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群眾,向《焦點訪談》節目反映情況;還有一個,是住在北京各賓館裡的全國各地幹部,向「焦點訪談」節目公關,不要播放批評他們的片子。實際結果充分表明,那些不惜花費公帑的幹部並非做白功,從《焦點訪談》幾位主持人的傳記中可清楚看到,確有不少節目因種種原因而被拿掉。此外,還有央視《新聞調查》節目,有一段時間的播出率只有50%,尤其在2002年有10多期節目「被斃」。 \n 眾所周知,央視享有國內輿論界「一哥」地位,是不爭的事實。央視監督發力尚且如此艱難,輿論界的其它「二弟」、「三姐」等投身輿論監督的環境,又怎能奢望超越央視?而從輿論監督發揮的社會效果來看,如果監督報導的發表與否,還要得到「各種壓力」的首肯,這樣的監督又有何意義? \n 出台法律保護新聞監督 \n 映入眼簾的現實是,的確不乏地方打著「新聞觀察員」、「輿論監督員」等旗號,刻意「引導輿論」;有的更是放出狠話,對那些「歪曲事實和攻擊民警」的報社和撰稿人予以起訴;還有的對輿論監督區別對待,明文規定對上級媒體監督應予答覆時限。正因此,時下有力的輿論監督,往往體現在「上級監督」和「異地監督」……。當輿論監督前必須面對形形色色的門檻,之後又面臨「各種壓力」的雙重「夾擊」,這樣的輿論監督說是在「刀尖上跳舞」,並不過分。 \n 中國1980年代中期就曾起草過新聞法,可至今仍未出台。原因縱然很多,但最可能的是受到新聞監督制約對象的消極對待、甚至反對。從新聞記者遭受權力單位不公平對待,包括人身被傷害的許多現實中不難看出,新聞監督尚需更大助推力量。這種力量顯然不應寄望於個別領導的一時開明,或是個別地方機制的健全,而應是能促使社會新聞監督基礎環境更張的法律。 \n 輿論監督的發力,必定受制於稿件刊發環境的改善。簡而言之,重視輿論監督,當從近半稿件無法刊出處破繭。什麼時候這個問題解決了,我們的輿論監督才可能駛上更為順暢的快車道。

  • 中國揭黑記者 刀鋒上找真相

     大陸揭黑記者面臨的各種風險中,拳打腳踢根本是小菜一碟,公權力或明或暗的介入,更讓揭黑報導有夭折的可能。對揭黑記者本人而言,來自資本的收買是風險之一,濫用的公權力更會讓他們面臨拘留、通緝的風險。 \n 讓權力規矩社會純淨 \n 華龍網報導,王克勤、簡光洲、劉暢3人,乍看之下可能陌生,但由他們揭開的黑幕,你我都相當熟悉─山西疫苗黑幕、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事件、山西繁峙礦難黑幕。他們是中國新聞「扒糞工」,是社會的良心也是權利的守望者。 \n 《江淮晨報》11月29日報導,該報記者採訪一起醫療糾紛時遭院方圍毆的新聞,一名男子恐嚇道:「想怎麼給你弄死就弄死。」調查記者揭露真相的過程不僅面對各種暴力傷害,還要面對數不盡的官司,甚至他們的家人也會接到各種恐嚇電話。 \n 在《南方周末》「2010年度完美中國夢踐行者致敬盛典」中,被譽為「中國第一揭黑記者」的王克勤與吳敬璉、吳宇森等人,一起獲得「中國夢踐行者」。當王克勤代表站在北大百年講堂的舞台上接受致敬時,媒體的中國夢已然浮現─讓權力更規矩,讓這個社會更純淨。 \n 黑道出500萬買記者頭 \n 46歲的王克勤,被稱為中國第一揭黑記者,更被媒體同行譽為「中國的林肯.斯蒂芬斯」(美國上世紀初新聞界「扒糞運動」 中最著名的揭黑記者)。他的成名作,是2001年的《蘭州證券黑市狂洗「股民」》,這篇報導引發證券業大地震。之後,《公選「劣跡人」引曝黑幕》、《甘肅回收市場黑幕》等作品陸續登場。因這些報導鋃鐺入獄的黑道分子有100多人,但王克勤也為此付出代價。黑道勢力出價500萬(人民幣,下同)買他的人頭,同年11月,他被原所在單位開除公職。 \n 王克勤近來最為人熟知的作品,是今年3月在大陸掀起軒然大波的《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一次次震驚全國的揭黑報導,他一個人就像一支軍隊,筆下有千軍萬馬。 \n 王克勤認為,中國需要更多的專業調查記者。「有時候記者得學點化妝的本事,我有一次採訪完了,就是裝扮成農民才逃出來。」王克勤現在全力把多年來的採訪經驗和內幕整理出書,以供更多的調查記者參考。 \n 王克勤記得離死亡最近的一次,是蘭州證券黑市的報導出來後,黑道分子叫囂花500萬買他人頭。「那時有4個全副武裝警察保護我,但我仍然感到死亡威脅,的確是有點害怕。」在王克勤看來,採訪中經常遭到對方拳腳相向,「只能算是鍛鍊身體了」。他總結自己的新聞理念,就是「把人當人,將心比心;說人話,做人事」。 \n 三聚氰胺 乳業911 \n 2008年轟動全大陸的「三鹿奶粉事件」,讓人熟知簡光洲。當年9月11日,簡光洲任職的《東方早報》率先披露三鹿問題奶粉事件,隨即引發中國乳業持續至今的三聚氰胺風波。這次讓三鹿破產、讓中國乳業傷筋動骨的揭黑報導,被稱作「中國乳業的911事件」。 \n 簡光洲經歷的危險不遜於王克勤。他感覺危險最近的一次,是三鹿事件報導發表前夕。「當我把稿傳到編輯部後,心中也有過害怕和猶豫,我明天還能否回到辦公室,繼續自己喜歡的新聞工作。畢竟對方是市值100多億的乳業巨頭。」報導刊登前,簡光洲腦海中已預想到自己站在被告席的樣子;但一個個不足1歲的孩子全身麻醉被推進手術室的畫面,讓他良心難安。 \n 在簡光洲眼裏,來自各方面非正常因素的干擾,是比人身安全更大的危險。最近愈來愈多的抓記者事件,地方公安機關成為地方領導對抗輿論監督的工具,甚至為公司所利用,比如說仇子明報導上市公司內幕遭警方通緝的案子。如果真是打官司,「我們倒也不怕,好歹按程序來,最可怕的就是透過非正常程序施壓,這些危險是你不可預知的。」 \n 雖然現在已是《中國青年報》綜合採訪部主任,但提起劉暢,人們還是把他和調查記者聯想在一起。劉暢2002年寫就的《山西繁峙礦難系列報導》已成為調查報導的經典。 \n 記者 受挫決不絕望 \n 雖然調查記者普遍受到公眾信任,但工作環境並沒有得到改善。一位媒體研究者在微博上公布他統計的「2010 中國記者被打檔案」,竟有近30起調查記者被打事件。劉暢表示,央視曾播放一個片子,第一部分是各地記者挨打,受傷被送進醫院治療的情況;第二部分是部分記者利用職務進行敲詐、犯罪的報導。這說明記者這個行業是複雜的,劉暢說,我們在為工作環境惡化感到不滿的時候,也要時刻對自己的工作保持必要的警醒。 \n 「調查記者是時代的守望者,我們可能淚流滿面,可能拍案而起,但是我們決不絕望。」劉暢相信,無論有多大的困難,一個優秀的調查記者始終都會堅定地走在尋找真相的路上。

  • 編輯遇襲 文章惹的禍?

     評論解讀解嚴以後的台灣,已經很習慣媒體多元開放的「新聞自由」氛圍,但看看大陸記者工作的危險,一個社會中獨立的公共知識分子具有說真話的勇氣,是多麼難能可貴。《財經》雜誌編輯方玄昌在回家途中遭襲,他懷疑正是報導真相遭人報復。而此前為報導事實因言賈禍的事例,在大陸新聞界更是屢見不鮮。 \n 幾年前,著名律師李建強寫了一本書《律師,一個危險的職業》。該書的內容是講律師在辦案的過程中遭人報復的情況,有時候報復來自於個人,有時候則來自於地方的公權力。對於那些敢於受理敏感案件的維權律師而言,其處境之危險不言而喻。 \n 做個有良知的律師是危險的,做一個有良知的記者何嘗不危險?原新華社記者高勤榮因為揭露山西運城假滲灌浪費巨額資金而入獄8年;《中國產經新聞報》主任記者陽小青因為揭露地方腐敗,被湖南省隆回縣法院以敲詐罪判處一年有期徒刑;前《南方都市報》副主編兼總經理喻華鋒因披露薩斯真相和關注孫志剛事件,結果被以經濟罪名判處有期徒刑12年,後來才改判為8年。 \n 記者素質參差 \n 以上只是記者被判刑案的冰山一角,未曾被國內媒體報導的記者因言獲罪案件還有不少。另外,在日常的採訪活動當中,如果針對的是敏感事件,受阻撓甚至是被毆打都是家常便飯。且不說一般的媒體記者,就連新華社和央視的大記者,有這種遭遇的也大有人在。很多地方媒體的記者,對於當地的敏感事件只能退避三舍,倘若敢於採訪報導,其後果往往不可設想。 \n 互聯網令輿論空間進一步拓展,遇到突發事件,有條件的網民可以及時發布消息,自己也就成為了一位公民記者。做正式的官方媒體記者有危險,公民記者同樣也危險。2008年年初,湖北天門人大代表魏文華在拍照時被城管活活打死,而知名網友錢烈憲則因為在網上發表針砭時弊的文章而在2009年2月遭到砍殺,所幸沒有喪命。 \n 不管是記者被判刑還是記者被毆打,都讓人觸目驚心。記者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都算得上是比較有頭有臉的職業,隨著很多記者遭遇不幸的經歷被曝光,很多人才開始意識到這個職業的危險性。不過,在記者行業裡,有的記者危險非常,有的記者則不管到哪裡都有人視為座上賓迎來送往,除此之外,還有意外的灰色收入。記者群體裡,素質可謂是參差不齊。 \n 證據取信讀者 \n 幾個月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通過實地調查,撰寫和發布了有關報告,讓問題疫苗真相大白於天下。雖然山西省衛生廳不承認疫苗存在問題,並駁斥王克勤的調查報導不實,但王克勤所提供的證據卻足夠證實當地疫苗問題的嚴重性,因此,他自始至終都得到了網民和其它地方媒體的大力支持。假如不是掌握了問題疫苗的鐵證,我想,王克勤很可能也難以逃脫被抓捕的命運。 \n 大膽敢言可以提高一個媒體的聲譽,但同時也會給這個媒體帶來危險,有時候,如果沒有掌握好分寸,就可能遭到公開的整肅,或者是遭到暗中的襲擊。 \n 很多媒體的編輯往往也兼具記者身分,不僅要為記者審稿和編輯稿件,有時候還得外出採訪和做報導。如果是單純做編輯工作,當然就沒有多少危險性可言了,即使有人痛恨媒體的報導,但要報復還是會找記者。 \n (摘自東方網2010-6-27,作者劉逸明)

  • 大陸媒體披露黑幕 代價慘重

     揭發大陸山西毒疫苗案的知名調查報導記者王克勤,因為所屬報社主持筆政的社長被免職,在博客寫下他所認識的包月陽。文章至情至性,透露出在大陸,新聞媒體報導真相的艱辛與背後的昂貴代價。 \n 「2000年底,作為《甘肅經濟日報》記者的我,歷時3月調查蘭州證券黑市案。包月陽負責的《中國經濟時報》整兩個版刊登此文,此案即成2001年全國市場經濟秩序整頓第一案。」雖然多次報導引發溫家寶重視,但還是導致王克勤被原報社開除。 \n 所幸幾個月後,經上訪申訴,王克勤得以復職而被《中國經濟時報》接納。2002年歷時半年調查完成《北京出租車業壟斷黑幕》,報社和王克勤先後得獎。2003年報社讓他出任首席記者,開始更專注進行調查報導,每篇報導的問世,「都離不開老包的支援」。 \n 包月陽甚至為王克勤報導兩次痛哭。「當年6月20日我與同事喬國棟完成了《河北「定州村民被襲事件」調查》,知道此次調查十分艱難,稿件發表後,包總提出要為我們接風洗塵。」席間包總感慨的說:「克勤前幾個月在南京調查拆遷時,被40多個警察圍困在一幢拆遷樓裡整整5個小時,他們還準備了手銬與辣椒水。」說到這裡,包總哭了起來。 \n 當年11月30日《河北邢台愛滋病真相調查》發表。當天,包月陽寫下「昨夜,我含淚簽發《邢台愛滋病真相調查》。這篇4萬多字的泣血之作,歷時數月、三赴河北邢台現場,採訪了34位愛滋病患者及感染者、眾多愛滋病患家庭,親眼見到8名愛滋病兒童,蒐集了大量一手資料」。 \n 「夜裡我簽發這組稿子,幾次因為流淚不得不停下,連電話也不能接。現在我寫這幾個字,還控制不住要流淚」。「為真正的調查性報導,冒點風險,值!」

  • 揭發毒疫苗 陸媒社長遭撤職

    揭發毒疫苗 陸媒社長遭撤職

     報導大陸山西毒疫苗事件的《中國經濟時報》傳出社長包月陽去職,引起大陸微博熱議。實際撰寫報導的知名調查報導記者王克勤證實此一消息,但他的職務未異動。 \n 12日上午,主管部門在《中國經濟時報》全體大會上宣布,該報社長兼總編輯包月陽被免去所任職位,調任中國發展出版社擔任社長。 \n 被譽最有良知媒體人 \n 該報首席記者、同時也是多篇揭黑幕調查報導的撰稿記者王克勤則在微博上以「簽發我《山西疫苗亂象調查》的總編輯包月陽剛剛被免職」為題,寫下長篇文章。 \n 包月陽被大陸媒體業譽為中國最有良知的媒體人之一,自1994年4月起參與籌辦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經濟時報》,一直主持採編業務,對該報風格發揮主導力量。 \n 感慨未來命運難預料 \n 「為了更多中國孩子的生命安全,我們戰鬥到底。」包月陽曾這樣對同事說。 \n 包月陽本人在微博也發表了感慨,透露出「對自己未來命運感覺到不可把握,難以預料」。有關他被免職之事的微博被轉發數千次並不斷累積。 \n 《中國經濟時報》總編輯助理謝寶康接受鳳凰網訪問時說,包月陽的確已經離職,但屬於正常的工作調動。 \n 王克勤3月18日一篇《山西疫苗亂象調查》文章受到矚目,並被山西省衛生廳發函表示「報導基本不實」。不過《中國經濟時報》做出回應,稱記者掌握大量證明山西省疾控中心高溫暴露疫苗、官商合謀壟斷疫苗市場等問題的證據,「願對報導涉及的全部事實承擔法律責任,期望有關方面正視問題。」

  • 大記者為何鬥不過新華社

    山西疫苗風波,暫告一段落了。這起事件,緣起於《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的一篇2萬字的長篇報導——《山西疫苗亂象調查》。報導甫一發表,即震驚整個大陸。當時我正在福建出差,還特地打電話給他鼓勁。他當時說,新華社稱其報導「基本不實」之後,他們報社發表了很強硬的聲明,並呼籲中央前去調查。這之後,我也聽朋友說,他承受了相當大的壓力。 \n一面之詞的真相還原 \n王克勤在大陸傳媒業界赫赫有名,有「第一調查記者」之稱,一貫大手筆。他關於山西疫苗的報導中,高溫暴露情事可謂最為重要,因其可能引起疫苗的變質,該說法的資訊源為山西省衛生廳疾控中心原資訊科科長陳濤安等人,看上去相當可靠。另有數十名病例,報導高度懷疑其由疫苗注射所引發。 \n在王克勤報導出來第2天,《還原真相——新華社記者關於『山西疫苗真相』的訪談》就出爐,山西省衛生廳廳長高國順等人在接受採訪中,基本否定了王克勤的報導。值得注意的是,新華社的這篇報導沒有署名。新華社是官方通訊社,一貫擅長於做這種給地方官員擦鞋的事情,不署名的合理解釋是:他們有時也覺得丟人,不好意思露出自己的名字。這篇報導出籠的幕後,有一個可資參考的資訊是,山西省省委書記張寶順曾為新華社副社長。 \n新華社這篇報導一出來,就有被提及名字的疑似病例家屬找到山西省衛生廳,質問「為什麼要編造我(否認)的故事?」。這些細節暫且不說。王克勤當時的態度是,新華社未經調查,即以涉案當事人山西省衛生廳的一面之詞作為「真相」進行還原,是對自己的一種羞辱。他呼籲中央介入調查。 \n敷衍草率的調查結果 \n但問題是,中央調查又能如何?之前陳濤安作為內部人士,3年舉報30餘次,還不是沒有下文?這次衛生部和國家藥品食品監督局組成的調查組,調查後表示那些疑似病例「均未接種過報導中所說的貼簽疫苗」,對於高溫暴露,則含糊其辭,新聞發布會草草收場。而後,前往山西調查的記者,就陸續接到打道回府的指令。而王克勤的報導,甚至在大陸一些門戶網站被刪除。 \n王克勤到底沒有鬥過新華社。在我作為一個局外人的立場,將那些疑似病例都歸結為疫苗副作用,未必恰當,但中央調查組的匆忙否認,同樣疑竇重重。中央調查組並沒能回應人們的普遍期待。這並不奇怪,我在福建調查地方政府徵地,明明大片基本農田未經國務院批准就徵用了,但告到省裡、中央,才發現擺在眼前的真相就是成了葫蘆案。 \n王克勤有點過於迷信中央了,國家藥品食品監督局局長鄭筱萸是怎樣受賄審批假藥的?更何況,面對山西省委、省政府,中央調查組那些級別低的成員,其實是很弱勢的。 \n(作者為北京資深媒體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