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王昌齡的搜尋結果,共05

  • 頭條揭密》沉寂2000餘年 西漢匈奴單于庭「龍城」遺址現身

    頭條揭密》沉寂2000餘年 西漢匈奴單于庭「龍城」遺址現身

    唐朝著名詩人王昌齡傳世詩作《出塞曲》中有「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雖然「飛將」指涉人物有些爭議,不過蒙古國的考古學家經過多年探索,在近日找到確認為當年匈奴單于朝庭所在的「龍城」確實位置。地點在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以西約470公里處。 蒙古國國立烏蘭巴托大學18日宣布,經過多年考古探索,匈奴單于庭「龍城」遺址終於在蒙古國中部地區找到並且確認位址。考古研究小組負責人、烏蘭巴托大學考古學系副教授伊德爾杭蓋博士表示,該考古小組對匈奴單于庭(政治中心與朝廷所在)已進行十多年的跟蹤考古調查,現在終於找到確認位址,並開始對「龍城」遺址進行系統性發掘。 《新華社》引遊考古小組的資料表示,匈奴單于庭「龍城」遺址是2000多年前西漢時期匈奴人的統治中心和重要禮制性場所,文獻記載不多,只記載其大概位於今天蒙古國杭愛山脈一帶。小組負責人伊德爾杭蓋博士說:「早在2017年,我們就在後杭愛省額勒濟特縣發現這座城址,但由於項目資金的匱乏,一直等到今年才啟動發掘工作。」 他表示,考古工作發掘出寫有漢字「天子單于」、「與天無極 千(秋)萬歲」的巨型瓦當(建築用陶製屋簷瓦片最後一片,亦稱滴水簷),其中「天子單于」瓦當在蒙古國境內是首次發現,並以此證明找到的位址是「龍城」遺址。此一地點與中蒙聯合考古隊先前共同發掘的三連城遺址並不遠。 漢唐文獻中關於龍城的記載及詩歌極多,《漢書‧匈奴傳》記有「五月,(匈奴)大會龍城,祭其先、天地、鬼神」。唐詩則有王昌齡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等。 考古學界對龍城所在與功能曾有各種研究結果,有分析認為,這次發現的龍城遺址未必是漢代大將軍衛青出征大勝的龍城,匈奴是遊牧民族,其政治中心龍城也不見得會一直固定在某個位置,也可能有不止一處。 「龍城飛將」的說法則是起於西漢初期,當時匈奴不時侵擾內地,掠奪財產與人民,漢武帝時期國力強盛,曾經過十多次較大的戰役擊退匈奴,其間就出過包括衛青、霍去病等著名的軍事家。最初考證時曾認為「飛將」顧名思義指的是「飛將軍」李廣,但晚近則認為指的是漢朝大將軍衛青。 被認為是衛青的理由是史載衛青首次出征是奇襲龍城,當時漢朝國力正強,開始對匈奴扭轉戰局反敗為勝,連續7戰7捷,收復河朔、河套等地,鞏固了北部疆域形勢。而李廣雖有「飛將軍」之名,其戰績雖多,但皆屬小勝,大型戰役並無顯赫戰果,不只如此,考證的學者也發現李廣的多次戰役中並未攻打過龍城,因此未能獲封更高官階,唐朝詩人王勃也有「馮唐易老,李廣難封」之嘆,近代學者亦因而認為王昌齡詩中所指應為衛青而非李廣。

  • 一個個性張揚的時代

    一個個性張揚的時代

     詩人賽詩,歌女唱詩,梨園弟子彈琴助興,這是何等令人神往的事啊!再看看清朝范進中舉的愚昧和瘋狂,我們能不感慨嗎?為什麼開元盛世,文人的精神這麼活潑開朗?我想,這是因為,那個時代給人提供比較合理的發展空間。  第二,這是一個個性張揚的時代。舉一個例子,唐朝有一個大詩人叫王翰,傳世作品不多,但是,其中一首《涼州詞》就足以傳唱千古。詩是這樣寫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慷慨悲涼而又意氣昂揚,確實有盛唐風骨。那麼,寫詩的王翰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一言以蔽之,他是一個極張揚的人。王翰很早就考中進士。但是,按照唐朝規定,考中進士之後並不立刻授官,而是還要由吏部銓選方能授職。可是,王翰平時生活太招搖,不僅「櫪多名馬,家有妓樂」,而且還「發言立意,自比王侯」。這樣的人難免招人忌恨,所以,吏部對他不感興趣,進士及第四年還沒給他安排工作。怎麼辦呢?王翰不是深刻反省自己,從此夾著尾巴做人,反而來到京師,公然在吏部衙署的東邊張貼了一張榜文。這個榜文其實就是一個海內文士排行榜,把天下所有的文士劃分為九等,其中,他自己赫然位列第一等,與張說、李邕等大文豪比肩。榜文一出來,長安城觀者萬計,朝野譁然,這還不夠個性張揚嗎?不過,更有個性的還不是王翰,而是他的粉絲-─崔老太太。今天的粉絲看到自己喜歡的明星,都有什麼舉動呢?有的獻花,有的擁抱,有的追車,有的接機。那麼,崔老太太怎麼表達對王翰的感情呢?搬家,跟他做鄰居。怎麼回事呢?崔老太太的兒子叫杜華,也是個文人,想買一棟房子,徵求母親的意見。崔老太太就對兒子說:當年孟母三遷,不過是為了找個好鄰居。今日我家擇居,你若能與王翰為鄰,我便心滿意足了。結果,杜華果然就謹遵母命,把房子買到王翰家旁邊。買房不挑綠化率,不挑交通,不挑戶型,專挑一個會寫詩的鄰居,誰敢說這崔老太太不浪漫,沒個性呢?  一片冰心在玉壺  第三,這是一個奮發向上的時代。所謂開元盛世不僅是一個物質指標,更是精神指標。唐玄宗時代,人們的精神氣象怎麼樣呢?筆記小說《集異記》曾經講過這樣一個故事。開元年間,有三個大詩人──王昌齡、高適、王之渙。寫詩的名聲不相上下,平時也私交甚篤,沒事經常在一塊玩。有一天下雪,他們三個一塊兒逛到一個酒樓,打算喝點小酒,擋擋寒。這時候,忽然有十多名皇家梨園弟子也到這個酒樓聚會,而且還招了四個歌女跟他們一起唱歌助興。唱什麼呢?當時的詩都是可以唱的,所以,這些人就唱當時的流行詩。三個詩人一看,突發奇想,就說:我們在詩壇上都很有名,可從沒有分個高下,現在不如打個賭,她們唱咱們三個誰的詩多,就說明誰最高明。一會兒,有一名歌女唱道:「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這不是王昌齡的《芙蓉樓送辛漸》嗎?王昌齡一聽馬上說:我有一首了。說完,還在牆上畫了一條橫線做記號。接著,又一名梨園弟子唱道:「開篋淚沾臆,見君前日書。夜臺何寂寞,猶是子雲居。」這是高適的詩呀,高適也畫了一個橫道。  再接著,一名歌女又唱了一首王昌齡的《長信秋詞》,就是「奉帚平明金殿開,且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那首。一看這陣勢,王之渙可著急了,他說:唱歌的這幾個人都不怎麼樣,欣賞水準太低。我寫的詩都比較陽春白雪,她們根本就不懂。說著,他指了指幾名歌女中最漂亮的那名,說:咱們就賭這個小姑娘。如果她也不唱我的詩,我甘願服輸,一輩子也不和你們再爭高低。但是,如果她唱我的詩,你們可要跪在地下,拜我為師。其他兩個人都同意了。過了一會兒,這位漂亮姑娘開始唱了。她唱什麼呢?「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這是誰的呀?王之渙的《涼州詞》。王之渙這下可來精神了,對其他兩個人說: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三個人一起哈哈大笑。那些梨園弟子和歌伎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走過來問他們說,有什麼事讓你們覺得這麼可笑?王昌齡他們說,你們剛才唱的都是我們寫的詩,我們正拿你們打賭呢!我們說過,唐朝是詩的國度,詩人到處受到追捧。  聽見王昌齡這麼說,這些藝人比今天的粉絲看見周杰倫還激動,爭相下拜,說,我們肉眼凡胎,都沒看出幾位神仙來,趕緊給我們個面子,和我們一起喝兩杯吧!結果,三個詩人都是一醉方休。這就是特別著名的「旗亭畫壁」的故事。  開朗向上的文人精神  講這個故事說明什麼問題呢?我想說明,那個時代,文人們的精神真是開朗向上,社會也真是和諧風雅。詩人賽詩,歌女唱詩,梨園弟子彈琴助興,這是何等令人神往的事啊!再看看清朝范進中舉的愚昧和瘋狂,我們能不感慨嗎?為什麼開元盛世,文人的精神這麼活潑開朗?我想,這是因為,那個時代給人提供比較合理的發展空間。  漢武帝時代,文人的出路多不多?不多。當時國家選拔官吏,除了從軍立功之外,就兩個主要管道,一個是任子,就是接爸爸的班;還有一個是資選,就是花錢買官。  一個文人,如果沒錢,再沒有一個好老子的話,就很難有出頭之日了。那麼,清朝的康乾盛世,文人出路多不多呢?其實也不多。當時雖然有科舉制,但是早就走上八股取士的死胡同,嚴重壓抑人的創造力。但是玄宗時代就不一樣了,經過唐前期的發展與唐玄宗本人的大力提倡,科舉制已經初步成熟,但是又並不腐朽,考科舉也就成為文人們最主流的上升之路。那麼,當時科舉考試考什麼呢?就考寫詩。要知道,詩的本質就是自由和激情,在這個時代成長起來的文人,能不自信,能不向上,能不風流嗎?(待續)

  • 一個個性張揚的時代──唐玄宗叱吒一生功與過(二十一)

    一個個性張揚的時代──唐玄宗叱吒一生功與過(二十一)

    第二,這是一個個性張揚的時代。舉一個例子,唐朝有一個大詩人叫王翰,傳世作品不多,但是,其中一首《涼州詞》就足以傳唱千古。詩是這樣寫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慷慨悲涼而又意氣昂揚,確實有盛唐風骨。那麼,寫詩的王翰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一言以蔽之,他是一個極張揚的人。王翰很早就考中進士。但是,按照唐朝規定,考中進士之後並不立刻授官,而是還要由吏部銓選方能授職。可是,王翰平時生活太招搖,不僅「櫪多名馬,家有妓樂」,而且還「發言立意,自比王侯」。這樣的人難免招人忌恨,所以,吏部對他不感興趣,進士及第四年還沒給他安排工作。怎麼辦呢?王翰不是深刻反省自己,從此夾著尾巴做人,反而來到京師,公然在吏部衙署的東邊張貼了一張榜文。這個榜文其實就是一個海內文士排行榜,把天下所有的文士劃分為九等,其中,他自己赫然位列第一等,與張說、李邕等大文豪比肩。榜文一出來,長安城觀者萬計,朝野譁然,這還不夠個性張揚嗎?不過,更有個性的還不是王翰,而是他的粉絲-─崔老太太。今天的粉絲看到自己喜歡的明星,都有什麼舉動呢?有的獻花,有的擁抱,有的追車,有的接機。那麼,崔老太太怎麼表達對王翰的感情呢?搬家,跟他做鄰居。怎麼回事呢?崔老太太的兒子叫杜華,也是個文人,想買一棟房子,徵求母親的意見。崔老太太就對兒子說:當年孟母三遷,不過是為了找個好鄰居。今日我家擇居,你若能與王翰為鄰,我便心滿意足了。結果,杜華果然就謹遵母命,把房子買到王翰家旁邊。買房不挑綠化率,不挑交通,不挑戶型,專挑一個會寫詩的鄰居,誰敢說這崔老太太不浪漫,沒個性呢? 一片冰心在玉壺 第三,這是一個奮發向上的時代。所謂開元盛世不僅是一個物質指標,更是精神指標。唐玄宗時代,人們的精神氣象怎麼樣呢?筆記小說《集異記》曾經講過這樣一個故事。開元年間,有三個大詩人──王昌齡、高適、王之渙。寫詩的名聲不相上下,平時也私交甚篤,沒事經常在一塊玩。有一天下雪,他們三個一塊兒逛到一個酒樓,打算喝點小酒,擋擋寒。這時候,忽然有十多名皇家梨園弟子也到這個酒樓聚會,而且還招了四個歌女跟他們一起唱歌助興。唱什麼呢?當時的詩都是可以唱的,所以,這些人就唱當時的流行詩。三個詩人一看,突發奇想,就說:我們在詩壇上都很有名,可從沒有分個高下,現在不如打個賭,她們唱咱們三個誰的詩多,就說明誰最高明。一會兒,有一名歌女唱道:「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這不是王昌齡的《芙蓉樓送辛漸》嗎?王昌齡一聽馬上說:我有一首了。說完,還在牆上畫了一條橫線做記號。接著,又一名梨園弟子唱道:「開篋淚沾臆,見君前日書。夜臺何寂寞,猶是子雲居。」這是高適的詩呀,高適也畫了一個橫道。 再接著,一名歌女又唱了一首王昌齡的《長信秋詞》,就是「奉帚平明金殿開,且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那首。一看這陣勢,王之渙可著急了,他說:唱歌的這幾個人都不怎麼樣,欣賞水準太低。我寫的詩都比較陽春白雪,她們根本就不懂。說著,他指了指幾名歌女中最漂亮的那名,說:咱們就賭這個小姑娘。如果她也不唱我的詩,我甘願服輸,一輩子也不和你們再爭高低。但是,如果她唱我的詩,你們可要跪在地下,拜我為師。其他兩個人都同意了。過了一會兒,這位漂亮姑娘開始唱了。她唱什麼呢?「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這是誰的呀?王之渙的《涼州詞》。王之渙這下可來精神了,對其他兩個人說: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三個人一起哈哈大笑。那些梨園弟子和歌伎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走過來問他們說,有什麼事讓你們覺得這麼可笑?王昌齡他們說,你們剛才唱的都是我們寫的詩,我們正拿你們打賭呢!我們說過,唐朝是詩的國度,詩人到處受到追捧。 聽見王昌齡這麼說,這些藝人比今天的粉絲看見周杰倫還激動,爭相下拜,說,我們肉眼凡胎,都沒看出幾位神仙來,趕緊給我們個面子,和我們一起喝兩杯吧!結果,三個詩人都是一醉方休。這就是特別著名的「旗亭畫壁」的故事。 開朗向上的文人精神 講這個故事說明什麼問題呢?我想說明,那個時代,文人們的精神真是開朗向上,社會也真是和諧風雅。詩人賽詩,歌女唱詩,梨園弟子彈琴助興,這是何等令人神往的事啊!再看看清朝范進中舉的愚昧和瘋狂,我們能不感慨嗎?為什麼開元盛世,文人的精神這麼活潑開朗?我想,這是因為,那個時代給人提供比較合理的發展空間。漢武帝時代,文人的出路多不多?不多。當時國家選拔官吏,除了從軍立功之外,就兩個主要管道,一個是任子,就是接爸爸的班;還有一個是資選,就是花錢買官。 一個文人,如果沒錢,再沒有一個好老子的話,就很難有出頭之日了。那麼,清朝的康乾盛世,文人出路多不多呢?其實也不多。當時雖然有科舉制,但是早就走上八股取士的死胡同,嚴重壓抑人的創造力。但是玄宗時代就不一樣了,經過唐前期的發展與唐玄宗本人的大力提倡,科舉制已經初步成熟,但是又並不腐朽,考科舉也就成為文人們最主流的上升之路。那麼,當時科舉考試考什麼呢?就考寫詩。要知道,詩的本質就是自由和激情,在這個時代成長起來的文人,能不自信,能不向上,能不風流嗎?(待續)

  • 日援物資題中文詩詞 暖哭陸人

    日援物資題中文詩詞 暖哭陸人

     日本政府在大陸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全力協助大陸對抗疫情,捐贈口罩、護目鏡、防護服等大量物資。如同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說的「患難與共,才是真友人」。國會兩大黨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和公明黨幹事長齊藤鐵夫齊稱「將盡全國之力協助陸方共同對抗新冠病毒」。其中最讓大陸民眾感動的是,日本救援物資大量寫著中國詩詞名句,以雋永詩意表達中日情誼。  「山川異域,風月同天」,除了「中國加油」,捐贈物資印著這麼一句寄語。意思是,雖山川疆界的壁壘明顯,各屬不同國家;但風月無界,人們都在同一片天空下生活。  這句出自唐代鑑真和尚的故事,當時,日本盛行佛法,欲邀中國高僧渡海弘法,為表誠意,就送千件袈裟到中國,那些袈裟上就繡了這兩句話。如此用典,無非希望兩國雖存有一些歷史矛盾,但即使無法化解干戈,至少在災時,能開啟良性循環。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出自《詩經》,原為秦國戰歌,意在戰場將戰袍分享給出生入死戰友,象徵袍澤情誼。  印有這句話的包裹,裡面裝的是第一線急需的防護服。這樣巧思,讓大陸醫護人員真正感受到日本的溫暖與信任,彷彿日本脫下「戰袍」,披在這些與疫情搏鬥的戰士身上。  「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出自唐代邊塞派詩人王昌齡送別摯友的離別詩。所謂「多情自古傷離別」,同樣是離別,王昌齡卻一反常態,展現了另外一種心境,表達「就算你我分離,我們還是在同樣的雲雨之下、月色之中,既然如此又何必悲傷?」  「遼河雪融,富山花開;同氣連枝,共盼春來」詩詞印在送往遼寧的物資上,是改編自南朝梁周興嗣的《千字文》詩句:「孔懷兄弟,同氣連枝。交友投分,切磨箴規。」 其中「同氣連枝」,比喻同胞手足;「遼河雪融,富山花開」指遼河雪融、富士山花開終究會相繼到來,迎來春天。

  • 王力宏穿越《長城》打造MV 獲柏克萊榮譽博士 李安誇「牛」

    王力宏穿越《長城》打造MV 獲柏克萊榮譽博士 李安誇「牛」

     王力宏為電影《長城》演唱片尾曲〈緣分一道橋〉MV日前上架,不僅在美國拍攝,為呈現電影原汁原味,更從北京空運電影道具,他強調:「所有在MV出現的道具全是電影中用過的,特別從北京運送到美國,是非常棒的美術結合,感受到電影團隊與MV團隊的重視與用心。」更興奮說:「能為電影做音樂是件很棒的事,很榮幸,未來希望還能繼續合作。」  MV化身考古學家  為讓作品完美,他事前先與電影公司討論,還辦試片會讓團隊了解電影內容等細節,最後與導演拍攝出連貫電影畫面的故事;他化身成考古學家,靠近桌子上的捲軸,便浮出王昌齡「出塞」古詩,於是他跟著詩詞彈唱起來,鏡子同時出現譚維維影像,從現今穿越到古代,2人在不同時空遇見彼此。  當他拿起弓箭、斧頭、頭盔等戰物,鏡子就會切換到11世紀宋朝,畫面出現士兵在戰場上奮戰、朝廷臣子會見皇帝、長城上守衛軍的防禦畫面,與電影畫面相呼應。  被李安激出熱情  他榮獲柏克萊音樂學院頒授榮譽博士,導演李安給他高度肯定:「王力宏是個奇怪組合,傳統的像我父母那一輩,但又很現代,是一種很好的奇怪,他像一頭牛一般的工作,非常努力的天才,如『牛』般勤勞,是我合作過最好的演員之一。」他則感激:「和李安導演合作《色戒》我一輩子都不會忘,也是我一直以來對電影都保持高度熱情的原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