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王昭明的搜尋結果,共06

  • 主演電影版《古劍奇譚》王力宏:傷都在屁股上

    主演電影版《古劍奇譚》王力宏:傷都在屁股上

    改編自暢銷線上遊戲、王力宏、宋茜主演的電影《古劍奇譚之流月昭明》,今天(16日)下午在北京舉行記者會,因為二女兒出生而久未露面的王力宏,非常興奮,被問到拍戲期間,老婆李靚蕾曾透露他因拍戲受傷的事,王力宏笑說:「我的傷都在屁股上,你要看嗎?」立刻引來哄堂大笑。 \n \n該片改編自遊戲《古劍奇譚:永夜初晗凝碧天》,由曾執導成龍電影《絕地逃亡》的美國導演雷尼‧哈林擔任,電影公司強調該片與2014年李易峰等人主演的電視劇無關。 \n \n今天的記者會是在片中重要場景「海市博賣行」召開,也是男、女主角見面的地方,是個人妖混雜的奇幻貿易市場。電影公司表示,該片述說「樂無異」王力宏、「聞人羽」宋茜、「夏夷則」高以翔、「阿阮」吳千語經歷艱險,尋找昭明劍,要趕赴流月城阻止災難發生的故事。片中主要演員還包括張智霖、柳岩和周迅的老公、華裔美籍演員高聖遠。 \n \n型男高以翔透露,這次在《古劍奇譚》裡,他扮演的「夏夷則」是個玄幻角色,半人半妖,很冷酷,最大的挑戰是從高空飛下,因為他有懼高症,拍戲時非常害怕。製片人表示,曾想過找人代演這場戲,但最後作罷:「他(高以翔)太高了,找不到替身,只能自己親自來。」

  • 前政院祕書長王昭明辭世

    前政院祕書長王昭明辭世

     前行政院祕書長王昭明於日前辭世,享壽95歲,家屬昨舉行告別式。歷任財經要職的王昭明,40餘年公職生涯多采多姿,不僅曾任中國時報、工商時報主筆,與經濟部長趙耀東是最佳搭檔,兩人也是台灣創造經濟奇蹟的兩大舵手,寫下不可抹滅的歷史一頁。 \n 王昭明是1920年出生於福州,對日抗戰時因戰亂輟學,後自力苦學,畢業於東吳大學。抗戰時期,考入財政部福建印花菸酒稅局,分發南平分局擔任助理稅務員;來台後,歷任經濟安定委員會、財政部、經濟部、行政院祕書長、政務委員、台電董事長等要職。 \n 人稱「福州才子」的王昭明,不僅文思敏捷,下棋、拉琴、賞畫、寫作、金石、打球樣樣通,曾被親近的部屬形容是這位長官活得「多采多姿」。 \n 王昭明也曾任報社主筆多年,著作有《莫蹉跎了歲月》和《王昭明回憶錄》。因為文采過人,歷任行政院長任內的施政報告,王昭明也是執筆人。 \n 當然,王昭明一生最多采多姿,還是拚經濟的部分。包括追隨李國鼎歷任美援會、經合會等單位,深受倚重;當年趙耀東出任經濟部長,王昭明擔任經濟部政次,兩人轉往經濟會也是正副搭檔,外界多以為以趙鐵頭的「剛」,福州才子王昭明的「柔」是最佳拚經濟組合。王昭明當年協助推動加工出口區,使工業朝向外銷導向發展,促成整體經濟的快速成長,成為後來開發中國家競相仿效的發展模式,是台灣經驗推廣於國際應用的具體例證之一。 \n 王昭明曾以奉行「無與愛」二字,即此生「無」所求,「無」所憾;而於人則要給予「愛」,不僅是家人親友,更要及於社會、國家,王昭明自己的一生就是最佳的詮釋。

  • 前國策顧問 王昭明過世

    前國策顧問 王昭明過世

    前經濟部政務次長王昭明過世,享年95歲。王昭明的媳婦Yuan Yu Tung在臉書撰文《昭明在人間》紀念公公,「沒有治喪委員會,沒有黨旗,沒有國旗,沒有政治人物行禮如儀,雲淡風清,不沾染俗塵」,「關愛我一如父親,所有點點滴滴都是我最珍藏的回憶」,「永遠懷念,我的公公,我的另一位父親」。 \n \n根據《王昭明回憶錄》,李國鼎出任經濟部長時,王昭明曾經參與經濟部人事布局,最後,李國鼎詢問王昭明,願不願意擔任經濟部主秘。在當時內定的常務次長張繼正等多方勸說下,王昭明只好同意。王說,李國鼎後來還常常開玩笑說:「王昭明當年到經濟部,不是我找去的,我找過他,他不答應,他是張繼正找來的」! \n \n王昭明並引用蘇東坡詩,作為他公務生涯的結語:「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趾爪,鴻飛那復計東西」。並說:「回顧自己過去一生,可能遠不如飛鳥的自在,更談不上有何足以記載的事蹟」,只是,「湊巧有幾位年輕的朋友熱心催促,代為蒐集資料,奮勇代筆,逼成這本書的出版,並且建議逕用《王昭明回憶錄》為書名」。 \n \n現在回憶起來,王昭明的確可謂《飛鴻爪跡》,正如他所說,「生涯和台灣經濟發展史已經熔為一體,對台灣經濟的盛與衰,寄予無時或釋的情懷」。 \n \n \n王昭明,1920年8月5日生 \n學歷: \n1952 私立東吳大學法律系 \n1969 國防研究院 \n1983 韓國東亞大學名譽經濟學博士 \n \n重要經歷: \n1965~1969 經濟部主任秘書 \n1969~1972 財政部主任秘書 \n1978~1981 財政部常務次長 \n1981~1984 經濟部政務次長 \n1984~1988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n1988~1989 台灣電力公司董事長 \n1989~1993 行政院秘書長 \n1990~1996 行政院政務委員 \n1996~1998 總統府國策顧問

  • 編輯室報告-閣員不該寫文章嗎?

     今年以來,經建會主委尹啟銘經常在部落格發表文章,為政策辯護,這些作品有很深刻的尹氏風格,有人讀來酣暢淋漓,至感痛快,但有人則認為用辭過激,有違中立,近日就有人批評尹啟銘文章寫的太勤。 \n 談起寫文章這件事,過去政府部門裡可謂人才輩出,如汪彝定、王作榮、王昭明等人不但能為政策辯護,而且經常在報上撰寫社論,對時政多所建言,由於他們的博學與善於為文,對台灣社會總能帶來激濁揚清的作用。 \n 時移勢異,如今政府首長,各級文官善於為文者已是寥寥無幾,首長們所發表的文章也經常假手他人,莫說不及昔日汪彝定、王作榮的文采,有時連文氣通順都成問題。其文章讀之空洞,觸之冰冷,原因不僅出在文筆不佳,而是出在沒有為官者的熱情,朝朝暮暮,歲歲年年但求以過客的心態在政府部門安歇度日。 \n 做為政務官或高階文官,都該有論述能力及為政策辯護的勇氣,日前央行總裁彭淮南發表《政治決心是解決歐洲危機的關鍵》一文,從歷史的高度,以壯闊的筆調帶領讀者走入歷史的長河,以瞭解今日歐洲的危機,這是近年來談論歐元危機難得的一篇好文章,但試問今日內閣裡有幾人能寫出這樣的文章? \n 今日多數內閣閣員已是長久不寫文章了,泰半靠文膽代筆,在官場應酬應酬,真要其寫篇文章登在報上,則心畏懼之,勉強寫上一篇,則多屬迂緩之高談,既乏文采,亦無內容,如此閣員而寄望其有為,豈非緣木求魚。 \n 外界批評尹主委寫太多文章,事實上只要所寫文章不是刻薄之偽論、迂緩之高談,多寫何害?真正令人擔心的,反而是那些沒熱情、不寫文章的閣員。若政府能有更多有擔當、會寫文章、把道理講的清楚的閣員,也許今日馬總統的聲望就不致滑落到這步田地。

  • 社論-林案風暴罩頂 該找誰接秘書長?

    行政院前秘書長林益世捲入索賄弊案,請辭獲准後接任人選迄未決定,各界都張大眼睛看曾經重用林益世的馬英九總統和行政院長陳冲會挑選什麼樣人接替此一重職,讓馬政府相對穩妥地度過風暴。 \n在林案曝光的錄音光碟中,林益世大言不慚地自曝偌大一個行政院,辦公的人才三人,其他都是幕僚,從國庫的章和公股事業人事都是他決定的,誰要不聽話,總有辦法換掉他。陳揆面對外界詢問,認為這是林益世自壯氣勢之言,身為行政院的大家長,陳冲或許沒有想過,是否自己氣勢太弱,才會讓林益世有藉勢藉端的機會?用人得用對人,用對人則要靠自己的識人之明和足夠的掌控能力。 \n 林益世上任不過數月,立刻精諳官場擺譜握權的門道,只靠一個公文不批,經常退回,就讓各部會首長一頭霧水,不知犯了誰?前副總統蕭萬長批評政府警覺性不夠,決策不夠明快,陳揆該重新檢視被林益世退回的公文到底有多少件?延誤了多少決策時機?更要檢視林益世批過的公文有幾件,都是什麼人什麼事?其中還有沒有不為人知的玄機、甚至未爆彈?凡此種種都得行政院自行危機控管。 \n 行政院秘書長承院長之命辦事,偌大的院本部,主官確實就是院長、副院長與秘書長三巨頭,秘書長扮演的角色可能更重要,對內要協調部會,對外要溝通國會,經常還要面對媒體,其重要性不言可喻。過去廿、卅年來,最為人記憶的秘書長就是王昭明,他為人低調謙和,在劇烈變動的年代裡,流派之爭不沾身,他歷任兩位行政院長李煥與郝柏村,一文一武,兩人之間未必相合,兩人又與前總統李登輝俱不和,但是,王昭明始終深受倚重,連戰組閣之後,王昭明本想退休,當時還說過一句話,「像在台上唱戲,唱完了,先慢慢退到門口,站一會兒再出去。」連戰特別請他留任政務委員,王昭明老臣謀國穩住陣腳,既有充分的政策專業,更有調和鼎鼐的斡旋能力,最重要的,他一生為官為公不為私,權力於他如浮雲,利益更從來不在他眼內。 \n 扁政府執政八年換了八任秘書長,論人脈有人分屬不同行政院長,也有人就是前總統陳水扁的人馬,但不論如何,這些秘書長承命辦事,即使因為選舉壓力日重,得為府院分勞處理基層服務甚至關說事項,也沒有人像林益世這般拍長官的馬屁辦自己的事。國民黨重新執政後,從劉兆玄到吳敦義兩位閣揆,都任用自己相當信賴的人士出任秘書長一職,不論是薛香川或林中森,都是行政歷練夠深厚的人,而且透徹了解自己的權責所在,他們代表的是行政院長而非個人。 \n 陳冲組閣,行政院秘書長一職選用林益世,雖無行政歷練,但有豐富的國會經驗,且曾任國會黨鞭,對應複雜的國會生態,從常理論也並非不適合的安排,萬萬沒想到林益世竟會以權力牟暴利,而其違法行徑竟早自立委任內即開始,這顯示一件事:府院黨耳目俱不明矣,這對馬政府是極嚴重的警訊,到底是馬、陳決策圈小到無法廣納意見?還是根本不聽入耳諍言,才會縱容取巧邀寵之人獨斷言路? \n 諍友才是真朋友,林益世案爆發後,馬總統兩次聲明道歉,更在中常會重申「選舉不買票、執政不貪汙、問政不腐化」的三原則,並要求檢調單位不論層級多高、範圍多大,都要查辦到底,執政團隊要窮盡心力捍衛清廉價值。對馬總統個人而言,最倚重且不次拔擢的子弟兵竟犯下他最嚴厲禁絕的貪瀆情事,尤其要深切反省是否自己耳根子太軟?還是果然陷入小圈圈決策的盲點?以此案做為未來選用人才時的殷鑑。 \n 陳揆有充分的財經專業,但自組閣以來施政始終不順遂,凸顯其政治手腕和能力正是其弱點,對應該是自己最信賴的秘書長人選遲遲無法定奪,在領導上更是一大敗筆,在權力運作中,「人事」是最重要的一環,知人善任是領導者基本條件之一,沒有自己人不是問題,要讓幹才為己所用才是重點,不知幹才何在的可能有二,一是自己相對封閉,二是沒有足夠的自信,經過林益世案之後,本來就謹小慎微的陳揆若陷入不敢邁步前行的困境,必然使政府團隊更加舉步維艱。

  • 學者觀點-懷念開創兩岸科技合作的老兵

     國鼎先生離開我們已經11個年頭了,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宿昔。回顧60多年前那個風雨飄搖的時代,日本稱霸亞洲的野心剛被奮力擊潰,蘇聯赤化世界的陰謀卻仍方興未艾。為了維護中華民國的法統、守住中華文化的底線,國民政府撤退來臺。百廢待興之際,國鼎先生和他們那一代許多公忠體國的菁英人士受到層峰重用,精心擘劃並有效推行了一系列植基於三民主義的政策,為自由中國的經濟建設奠定了堅實基礎,從而創造了國際矚目的臺灣奇蹟。我們除了感念和敬佩之外,還希望能夠從中歸結出一些可資效法的榜樣和發揚的精神。 \n 國鼎先生大學主修物理,同時又對天文有著濃厚興趣。學生時代為了備課,他將書本上所有習題全部演算過一遍,其認真態度可見一斑。然而功不唐捐,解題的熟練使他在後來的留學考試中得心應手,也算是天道酬勤了。 \n 負笈英倫,在劍橋名師門下原本極有學術發展潛力。但適逢抗戰軍興,他毅然整裝回國效力。有鑒於日寇的空優短期恐難扭轉,他還特意轉道德、奧考察空防裝備,回來以後自薦防炮司令部,擔任了照測總隊修理所所長。當然,這種共赴國難的精神在那個時代並不足為奇,但辭謝了武漢大學的教職而投身軍旅,就良足欽敬了。 \n 1941年8月的日蝕貫穿中國大陸,是當時天文學界的一大盛事。國鼎先生應邀參加了中央研究院天文研究所赴甘肅臨洮的觀測工作。2008年10月23日,國立中央大學鹿林天文臺發現了編號為239611的小行星。向國際天文學聯合會申請命名為"李國鼎",獲得通過。兩事雖無直接關聯,卻也交相輝映。 \n 不伎不求,何用不臧。國鼎先生自謙"從沒有大志,談不上野心。"他畢生的經歷都是本著那裡最需要就到那裡去的宗旨,同時在工作中不斷求知,企圖學以致用。抗戰末期他進入了資源委員會的資渝煉鋼廠,勝利後又受邀參與中央造船廠的籌建工作,一直升任至臺灣造船公司總經理。1953年被延攬到經濟安定委員會,開始了近半個世紀的公職生涯。先後擔任過工業委員會專任委員、美援運用委員會秘書長、國際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經濟部長、財政部長、行政院政務委員等要職,1986年受聘為總統府資政,直至2001年5月31日逝世。 \n 在主導台灣財經政策的二十餘年間,國鼎先生以高瞻遠矚的政治智慧與求新、求變、求好的務實精神,研擬了「出口導向」、「進口替代」等策略,設立加工出口區、創建科學工業園,促進民營工業、中小企業以及科技產業的發展。又制定了人力資源、人才規劃、高新科技發展等計畫,並建立了現代財政制度、金融法規。這些計畫的推行當然需要長官的支援、同僚的協助、下屬的貫徹以及民間的配合。國者人之積,人者心之器。他體認到經濟是一個動態實體,相關的制度規章必須與時俱進。新觀念的先期傳播和充份溝通極其重要,所以總是不遺餘力地以演講和著述來宣揚理念、爭取認同。多年來,累計的講稿、論文和著作多達數十萬言。晚年他還關注到人文與社會層面,提出以「第六倫」來樹立群己關係的主張,可謂用心良苦。 \n 立功、立言之外,國鼎先生的品德操守更足以作為後世楷模。他負責盡職,勇於任事,高掌遠蹠,不計毀譽。遇到窒礙難行之處,總是主動協調有關部門,檢討法令規章,而不是退避三舍,明哲保身。他認為政府就是應該為民眾解決困難,圖利民眾。 \n 儘管所主導的政策塑造了一個良好的環境,使企業和社會皆蒙其惠,但他自己卻一介不取,未曾從中謀取一分私利。勤勉的工作、簡樸的生活、虔誠的信仰、忠實的婚姻,乃是至今有那麼多人還在敬仰他、懷念他的原因。 \n 國鼎先生固然大半生都貢獻給了中華民國臺灣,卻也沒有忘記海峽對岸的大陸同胞。1992年他將反映其畢生業績與經驗的一千多篇文章與講稿贈送給母校東南大學及南京大學,由大陸教授們編篡了一套李國鼎文集分送大陸各層人士參考。1998年6月到大連參加了由世界銀行共同組織的「中國宏觀經濟管理國際研討會」,發表「臺灣經濟發展成果與面臨問題」的演講,並曾與江澤民、朱鎔基等中共領導人晤談,對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提供了一些建議。可以想見,國鼎先生心中所存念的必然是所有中華兒女的福祉與整個中華民族的復興。我們今天致力搭建兩岸產業合作與交流的平臺,也正是秉承國鼎先生的遺願,發揚國鼎先生的時代精神。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