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王覺源的搜尋結果,共01

  • 兩岸史話-上海大亨杜月笙

    兩岸史話-上海大亨杜月笙

     杜月笙生性不幕虛榮,不求聞達,名利之途尤恐避之不及。這些特點在他表現於實際行動者,既不插足政治,亦不干祿求官。 \n 杜月笙以布衣起家發跡於平淡中,表現特殊,不待爵而尊,不因祿而顯,不以學而名。不沽名釣譽,而名譽自至;不求聞達而自聞達。他在上海,有「地下市長」之稱,出上海有「江湖領袖」之譽。故他所至之地,大眾無不聞名而來,以能瞻仰顏色為快。不過,杜月笙世居於浦東高橋,及長,都以上海為其發展的根據地,很少出門,尤其離開上海遠至內地或海外。 \n 民國30年12月8日,太平洋事變前夕,他曾應政府當局之邀,與虞洽卿、錢新之諸人,由港飛渝。雖屬因公,以不願接受公家的招待。寄寓於重慶市繁華地區大樑子打銅街交通銀行的3樓。據說是盛老四(名恩頤,清名臣盛宣懷第四子)作了東主。一切起居生活,相當能夠適應。惟因其早患有哮喘痼疾,先不慣於香港的潮溼,此時也不慣於重慶的濃霧,時有遷地為良的打算。嗣經多數朋友的建議,終以考察實業名義,做了一次遠遊西北之行。 \n 所至之地聞名而來 \n 杜月笙於31年10月遠遊西北,歷時數月。西北父老兄弟,無論識與不識,莫不引頸佇望,爭以地主之誼欣接嘉賓。四川省主席張群(岳軍),邀宴於成都(省會所在)。川、陜、鄂3省邊區總司令祝紹周(芾南,浙江人,民國65年病逝於台灣)迎賓於漢中。西北公路局長何競武,招待於四皓莊。人稱西北王的胡宗南,則掃塌於西京。以一布衣,其行止動公卿,驚地方,這自是很少見的現象。 \n 當其在成都時,各界盛開歡迎大會。京劇界為投杜之所好,則舉行公演。時有二位老伶人,年近古稀,早已退休劇壇,亦主動要求義務參加合演。主其事者,為新鮮、為熱鬧,當允所請。蓋此二伶以前曾是上海劇台演唱的角色,以時運不濟,命途多舛,異鄉潦倒,欲歸不得。幸得杜月笙的協助,始得返回故鄉,今特藉此機會前來串演,不外不忘舊恩,略表敬意而已。 \n 杜月笙行旌,某日擬夜宿川北桐梓,邑人聞訊,便夾道郊迎。並於道旁設置紅緞椅披座位,民眾供設香案以待。杜至促坐,羅拜不已。杜頓感驚訝,莫名其故。嗣經一位老者說明,杜使明其原委。蓋當十餘年之前,四川曾發生一次大旱,赤地千里,哀鴻遍野。杜月笙曾積極設法轉運糧食,賑以大量米票,活人無算。故邑人咸視杜為萬家生佛,至今未忘,實大有「郭解入關,關中豪傑,知與不知,聞其聲,爭交驩解」的盛況。 \n 杜月笙此次西北之行,除在重慶開設「中國通商銀行」分行外,在蘭州也籌設了該行分行。同時,利用西北毛產,與毛虞岑合資在蘭州創辦「中華毛織廠」。對於西北實業的推動,甚有影響。尤其使他不能忘懷的,就是西北人士對他熱愛之情。故杜返重慶以後,猶感慨的說:「我一生只知替大眾服務,盡人的本分而已。今不圖承大家這樣愛護,實慰平生!」這輕描淡寫的幾句樸質的話,較一般才俊之士萬言文章,或達官貴人高談闊論、長篇演說,或自己不能以身作則,開口對人便大施教訓者,感人更深。 \n 杜月笙生性不幕虛榮,不求聞達,名利之途尤恐避之不及。這些特點在他表現於實際行動者,既不插足政治,亦不干祿求官。據說:他一生僅做過兩次中央民意代表,一為對日抗戰時的國民參政員,一為35年的制憲國大代表。兩次掛名無印的官,一為民國16年,蔣總司令介石聘為總司令部少將參議,一為18年,蔣介公聘為海陸空軍總司令部中將參議。都是因為工作方便的需要,勞心費力,貼老本的事。為國家,為社會,他尤樂而為之。 \n 不涉政治不干祿位 \n 抗戰勝利前後,重慶各黨各派人士組黨結派之風,盛極一時。杜月笙門客章士釗曾慫恿他追逐時潮,以「恆社」(為社團結弟子之組織,類似幫會,成立於22年。戰前有弟子近千,戰後逾2千人)社員為骨幹,自組「民主黨」,願推為領袖,杜謙讓再三,終拒所請。但為敷衍章士釗的情面,只答允使恆社的弟子們,共舉章為黨魁。但章以腐朽書生,空談文事,或擅其長;以言實際組織行事,則難當其任。所幸未久日本投降,組黨之議始寢,杜也才脫離了章士釗糾纏。 \n 抗戰勝利之後,杜月笙回到上海,仍如戰前一樣,以在野之身,服務於地方社會。責任不辭,功成不居。民國35年,上海市民原以極大多數的選票,選舉杜為上海市議會議長。他再三謙辭,終讓賢給了潘公展(64年病逝於紐約)。其他如全國銀行公會,選他為理事長,便推給了李馥蓀。全國工業總會理事長,在選舉之前,便已堅決謙辭。全國紡織業聯合會理事長,屢辭不獲,不得已聲明僅負名義,而以實權委之束雲章。所以杜月笙即使服務地方,亦同樣淡薄名利。尤以自己身體羸弱,深恐不能盡其責任,反而誤了國家社會。這並不是他故作矯情謙讓,所以大家也很能體諒他。 \n (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