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王開鎖的搜尋結果,共10

  • 凌晨門鎖壞 熱心警幫老婦開鎖

    凌晨門鎖壞 熱心警幫老婦開鎖

    桃園市龜山區今天凌晨0時許,74歲王姓老婦因為家中鎖頭故障,加上開鎖店家已經關門,回不了家的老婦只好求助警方協助。龜山警方協助上油潤滑,耗費半小時順利開啟,王婦相當感謝警方的熱心。 警方表示,74歲王姓老婦一跛跛的走進了坪頂派出所,警方細問之後,才知道她家的大門鎖故障開啟困難無法自行解決,獨居的她颱風夜有家歸不得,無計可施因而想到求助警察,才走到派出所尋求協助。 警員鄭權呈、藍金富了解原委,發現婦人肚子餓,馬上泡碗泡麵讓她充飢,員警閒話家常安撫王婦心情,婦人因為晚上有外出散步習慣,因為大門鎖頭時好時壞,節儉的她捨不得換掉,沒想到返家開鎖許久仍然無法開啟,才想請警察幫忙。龜山員警在了解王婦的困難後,陪同返回舊公寓住家,大門鎖頭老舊卡卡,在員警費盡一番功夫耗盡半小時後,終於順利打開家門。

  • 開鎖公司「開」進你家打廣告 屋主嚇傻

    開鎖公司「開」進你家打廣告 屋主嚇傻

    能想像開鎖公司為了貼廣告,竟然公然的開你家的門鎖然後偷偷潛入你住的地方,貼上自家廣告後離去。貴陽市一處老舊社區一處民宅遭人闖進屋宅內貼廣告,不知怎麼的,廚房牆壁竟然不知道何時被人貼上了廣告貼紙,而且還是開鎖公司的廣告。 屋主王先生說,發現廣告的是住在家裡的兩位老人,中午午睡醒來,第一時間就發現了貼在廚房的小廣告。他說,長輩下午打電話說家裡面被人貼了東西,兩位老人眼睛不好,看了以後發現是開鎖廣告。” 屋主認為,「挺吃驚的」,開鎖廣告貼到門口我覺得可以理解,但在沒人知情的情況下貼進家門,貼廣告的人,到底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到家裡面來的?又是如何在不被察覺的情況下把廣告貼到了廚房的牆壁上?都讓他相當憂心,他懷疑「他們是不是開鎖進來貼的」不過從好的來想,也許是今天下午,我爺爺睡覺沒關門,他們看到老年人睡覺就自己進來貼了。”
 屋主認為,無論是什麼原因,這樣來張貼廣告,都跟私闖民宅沒啥兩樣。因為擔心家裡財物有損失,王先生隨即報了警。還好家裡並未發現財物丟失,警方也沒有發現有非法開鎖入室的痕跡。 不過屋主還是覺得:細思極恐,他表示,如果對方有什麼不好的動機該怎麼辦,家裡的老年人都八十多歲了,事情發生後,王先生通過廣告上的電話聯繫了開鎖公司,對方一開始還說可能是惡作劇,不過一番交涉後,開鎖公司的負責人在昨天已經上門給兩位老人道歉,並清理了家中牆面的廣告。

  • 殉國烈士百年冥誕 王開鎖之子為父立墓碑心願得償

    殉國烈士百年冥誕 王開鎖之子為父立墓碑心願得償

    一座以「中華民國」紀元的墓碑,最近悄然豎立在福建仙遊白馬村的一處墓地。烈士王開鎖之子王瑞珍感謝台灣熱心人士協助,讓他的父親有尊嚴地長眠故里,自己也盡到人子職責。 1919年生的王開鎖,福建仙遊人。依軍方檔案記載,他出身東南特別訓練班6期、中央警校警官班,曾任福建南靖警局巡官、福建游擊總部仙遊支隊長等職。1952年,中華民國國軍南海部隊突擊大陸,與共軍展開楓亭之戰。王開鎖從烏坵出發前往福建突擊,在老家仙遊山上彈盡援絕,送出最後一封軍情電報後,舉槍自戕殉國。雖然村民保住他的遺體,讓他全屍入土,但幾十年都沒有墓碑;他唯一的子嗣王瑞珍每次只能克難地用硬紙板寫上「王開鎖之墓 中華民國四十一年」,放在墓前,祭拜父親。 中央社報導,烈士王開鎖之子今年已經75歲的王瑞珍回憶,從小因父親緣故,和母親、祖父母連同叔叔、舅舅多人都成了「反革命分子」家屬,遭到追捕。他和媽媽躲在深山老林的古墓中,白天夜晚都不敢露面;只有偶爾民兵巡查鬆懈時,才敢偷偷走出墓穴,挖野菜、地瓜生吃充飢。 王瑞珍說,母子最終還是逃不過劫難。媽媽和年僅5歲的他被關進監獄,叔父遭到槍決;3年後他和媽媽出獄,家徒四壁,「連一根鐵釘都沒」。「黑五類」的帽子一輩子跟著他,就學就業都難如登天;相依為命的母親過世後,他更成了四處流浪要飯的孤獨老人。烏坵文史工作者高丹華的姨父傅培琦,是王瑞珍的舅父。高丹華說,傅培琦早年跟著王開鎖投筆從戎,得知遺族窘境,傅培琦生前告訴王家,王開鎖是台灣有關單位列冊的「烈士」,不但奉祀在單位內部忠烈祠,撫卹金也已編列,鼓勵王家申領。 王瑞珍的媽媽和王瑞珍曾先後來台了解撫卹事宜,但都因超過請領年限,被打回票。王瑞珍四處求助無門,得知高丹華到湄洲島尋親,他衣衫襤褸地跑到湄洲島請高丹華協助。高丹華隨後也到仙遊了解王開鎖殉職始末,回台灣後四處奔走,希望能為烈士之後爭取權利。 台灣有關單位感念王開鎖為國犧牲奉獻的精神,足為後世軍人楷模,最近終於為王開鎖的遺族網開一面。也因此,王瑞珍才有能力為父親立墓碑。 王瑞珍買了塊大理石,請人鐫刻「王開鎖之墓 中華民國四十一年成仁」。最近選了個黃道吉日,安放墓碑。同行的還有王瑞珍的義女、乾女兒,以及受邀觀禮的高丹華和東碇老兵林健華。 林健華,陸軍官校正52期,歷任排長、連輔導長、連長,兩度駐防金門近5年,1986年戍守東碇島。身為王開鎖的「小學弟」,林健華向學長敬禮,哽咽說:「王開鎖前輩,我們沒有忘記你對中華民國犧牲和奉獻,我代表國軍向您致敬。願您安息,永享極樂」。 不願居功的高丹華說,協助陳情只是舉手之勞,但如果遺族能夠早點領到撫恤金,他們的日子就不會那麼落魄;如今,「總算出現道義的曙光」。今年正好是王開鎖的百年冥誕,這座墓碑等於是王瑞珍送給父親的百年冥誕獻禮。王瑞珍在父親靈前說,感謝台灣政府照顧他這個孤苦的老人家,「永遠銘感在心」。 為父立碑後,王瑞珍還有一個心願。他寫了委託書請高丹華代為向有關方面申請父親的資料,以及最後打回台灣的電報內容。他說,想要擁有父親的檔案作紀念,同時告慰父親在天之靈。

  • 趙少康:若回殘酷鎮壓作法 大家要倒大楣了

    趙少康:若回殘酷鎮壓作法 大家要倒大楣了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新思維中心主任侯漢廷等4人疑涉及《國家安全法》,19日遭搜索並經調查局、台北地檢署將近12個小時偵訊後,被北檢請回。對此,廣播電視主持人趙少康趙少康說,對新黨黨工直接抓人,戴上通匪的大帽子,和白色恐怖時代有何差異?「如果真的回到過去白色恐怖時期的殘酷鎮壓作法,只怕大家都要倒大楣了」。 新黨的發言人王炳忠、新思維中心主任侯漢廷等4人,遭指揮調查局國安站以事涉《國安法》列證人並拂曉搜索,反遭王炳忠用臉書直播警調被他鎖門外34分鐘過程,警找鎖匠開鎖後搜索約談才展開,北檢訊後陸續將相關人全數請回。 對此,趙少康在《蘋果》論壇中提到,新黨不是執政黨,甚至連一席立委席次都沒有,能接觸到什麼公務機密?「可能是國安人員拿雞毛當令箭效法以前警總『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的心態」。至於他們被說是周泓旭的線民或同夥,趙少康說很可笑。他說周泓旭若犯的是嚴重危害國安的共諜罪,不該只判1年2個月的徒刑,若周泓旭只判1年2個月,其他相關人罪嫌應該更輕,尤其王炳忠、侯漢廷等4人還是新黨黨工,「基於對政黨起碼的尊重,除非罪證確鑿到足以一刀斃命,否則不應如此草率的大張旗鼓辦案」。 趙少康表示,今天對新黨黨工直接抓人,戴上通匪的大帽子,和白色恐怖時代有何差異?他說如果真的回到白色恐怖時期的殘酷鎮壓作法,只怕大家都要倒大楣了。「我們如果放手讓他們予取予求,明天就可能抓我們這些人,不要忘了希特勒也是在德國的民主選舉制度下,逐步實現奪權的」。

  • 檢調搜索新黨青年軍 李艷秋點出嚴重後果

    檢調搜索新黨青年軍 李艷秋點出嚴重後果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新思維中心主任侯漢廷等4人疑涉及《國家安全法》,19日遭搜索並經調查局、台北地檢署將近12個小時偵訊後,被北檢請回。對此,資深媒體人李艷秋說鬧這麼大一齣,沒人説明,沒人解釋,司法自打耳光,「除了對蔡政府產生後座力,更嚴重的是斲傷台灣民主法治的基石」。 新黨的發言人王炳忠、新思維中心主任侯漢廷等4人,日前遭指揮調查局國安站以事涉《國安法》列證人並拂曉搜索,但反遭王用臉書直播警調被他鎖門外34分鐘過程,警方找鎖匠開鎖後搜索約談才展開,北檢訊後陸續將相關人全數請回。 對此,李艷秋說民進黨王定宇爆料已經監控他們一年多,現在收網,媒體引調查人員訊息,在王炳忠住處搜到簡體字帳冊及大批人民幣,偵訊18小時人都沒出來。她說種種訊息讓民眾認定他們是嫌犯、他們罪證確鑿、他們終於被抓到了。然而,後來的發展竟是他們只是證人且全都無保請回。 李艷秋不禁質疑請問...那些足以讓法官開捜索票及檢察官開拘票的證據呢?竟然沒有罪證把他們從證人變被告?竟然連聲押都沒有?竟然連交保都不必,直接放人? 「鬧這麼大一齣,沒人説明,沒人解釋,司法自打耳光,民眾疑慮更深」。李艷秋說大家不是為了挺這四個年輕人,而是在拘捕的過程中,看到司法的崩壞、人權的淪喪,以及國家機器對不同意見者的嚴酷。李說未來要不出現寒蟬效應,要不激發強大的抗爭能量,除了對蔡政府產生後座力,更嚴重的是斲傷台灣民主法治的基石。

  • 老翁當街偷車 竟花錢叫鎖匠幫忙開鎖

    老翁當街偷車 竟花錢叫鎖匠幫忙開鎖

    有看過如此不專業的偷車賊嗎?台南市中西區26日傍晚發生一起機車竊案,78歲的老竊賊準備偷走武聖夜市旁大樓下一部機車,他連開鎖也懶得開,竟花錢找鎖匠幫忙開鎖,得手後逃逸,警方在車主報案後1小時內,在北區好事多量販店旁道路將他攔下,當場人贓並獲。  「我鑰匙丟了,幫我開鎖」這是78歲王姓竊賊慣用的偷車伎倆,他自己根本不需開鎖,直接花錢騙來鎖匠幫忙,警方驚呼「沒想到偷車就這麼簡單」。  中西區長樂所26日下午4時許接獲報案,民眾發現自家樓下機車不翼而飛,立刻啟動警網搜索,不到一小時,就在安南區海佃路發現竊賊行蹤,他正騎著贓車,準備銷贓變賣。  警方暗中跟隨王嫌至北區文賢路上的好事多量販店附近,見時機成熟將他攔下逮捕,他辯稱缺錢花用才偷車,警方懷疑他起碼已涉嫌轄區附近5部機車竊案。  警方發現王嫌偷車十分大膽,竟直接「呼嚨」鎖匠鑰匙掉了,花500元就讓鎖匠乖乖幫他開鎖,他淡定的在一旁等機車發動、付錢,隨後騎上機車離去。  警方斥責王嫌年紀一大把還在幹壞事,將機車歸還給年輕的女車主,將王男依照竊盜現行犯罪嫌移送台南地檢署偵辦。

  • 王開鎖為國捐軀 子跨海爭撫卹金

    王開鎖為國捐軀 子跨海爭撫卹金

    七七慰軍魂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黃慧敏福建仙遊7日電)今天是七七抗戰紀念日,抗日英雄王開鎖的兒子王瑞珍手持父親抗日勳章說,父親在金門接受培訓後,1952年赴大陸作戰,因拒絕投降共黨,慷慨就義。但至今他仍領不到撫卹金。 國民黨未失守大陸前,王開鎖就遭共產黨追殺,當時才3歲的王瑞珍跟著媽媽傅秀芹一路逃亡並坐牢。王開鎖殉國後,他的妻兒才獲釋出獄,王瑞珍時年7歲。 也因為王開鎖畢生追隨國民黨南征北討,王瑞珍一直到1988年才透過舅舅傅培琦在台灣忠烈祠翻拍的王開鎖照片,得知爸爸的長相。 傅培琦的外甥女、烏坵土生土長的作家高丹華最近走訪仙遊白馬村,訪問了王瑞珍等相關人士,揭開了這段被遺忘的國軍英雄故事。 高丹華說,王開鎖是傅培琦的姊夫,家境富裕的王開鎖當年率先加入抗日行列,傅培琦受到感召,響應政府「十萬青年十萬軍」政策,從筆從戎,跟隨王開鎖腳步報效國家。王傅兩人後來在軍事委員會福建建甌東南特訓班受訓,直屬「情報頭子」戴笠系統,從事抗日游擊行動。 1945年,戴笠在前往南京途中空難身亡,王開鎖和傅培琦等戴笠子弟兵由當時的委員長蔣中正整編為29軍官總隊,進駐蘇州同里鎮,之後數年在福建進行反共游擊工作。1950年初,這批情報人員轉進烏坵,開始中華民國「反共救國軍」深入敵後防衛台灣任務。 隔年,美國以「西方公司」名義提供新式武器裝備,在金門溪邊、下湖、料羅等地訓練反共救國軍,王開鎖和傅培琦是在金門訓練出的第一批種子教官。 1952年,王開鎖奉派到大陸進行敵後工作,不幸遭共軍發現。王瑞珍聽長輩說,面對共軍圍剿,父親一路孤軍奮戰,由於身負台灣重要機密,不願投降;在老家附近的潘硎村山上,父親眼見大勢已去,舉槍慷慨赴義。 王瑞珍在高丹華和村民等人陪同下,最近來到當年王開鎖自盡地點,憑弔父親。王瑞珍說,聽長輩提及,父親死前曾拍電報告訴台灣他不能被俘虜,必須自殺;據說父親死後國民黨政府曾派了6架飛到這裡上空盤旋,似乎是在向父親致意。 66歲的潘硎村村民陳文路說,由於王開鎖在白馬村算是知名人物,自己的祖父當天曾看到王開鎖受困山上;由於前方道路已為共軍佔領,王開鎖走投無路。不久,山上傳出槍聲,村民蜂湧出來查看,只見王開鎖倒臥血泊,腰間還綁著一袋地瓜。 白馬村村民說,當時國共彼此視如寇讎,大陸人民若與台灣有任何瓜葛,勢受牽連;但村民佩服王開鎖奮戰到底的勇氣,送了他一袋地瓜;看到他自盡身亡,大家心中充滿尊敬與不捨,稱他是英雄,冒著風險把遺體抬到山下。 王開鎖壯烈成仁的事蹟,如今還是仙遊老一輩難以忘懷的記憶。1050707

  • 抗日英雄之子等待撫卹金 長路漫漫

    七七慰軍魂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黃慧敏福建仙遊7日電)「為國捐軀的事實不會過去,為何撫卹金的申領會過期?」故國軍少校王開鎖1952年在敵後作戰身亡,撫卹金登記有案;但他遠在福建仙遊的妻兒先後來台申請,都無功而返。 曾任福建省府委員的烏坵作家高丹華表示,自己的姨父傅培琦之所以從軍,完全是姊夫王開鎖的帶領,王開鎖是傅培琦最崇拜的人。兩岸開放後,傅培琦多次到大陸探視王開鎖母子,並協助申領撫卹金。 1988年傅培琦第一次回仙遊探親,淚灑王開鎖墓前。王瑞珍回憶說,舅舅不斷握拳重重搥打墓碑前祭台。當晚,王瑞珍告訴傅培琦:「舅舅,我沒看過爸爸的照片…。」隔年,傅培琦將王開鎖在忠烈祠的照片透過印尼親戚轉寄到大陸。 時隔27年,談到第一次看到王開鎖的照片,王瑞珍老淚縱橫地說:「那時,我活到44歲,才知道爸爸的長相。」 傅培琦於2001年過世,高丹華說,姨父生前大力協助王家向台灣申領撫卹金。王瑞珍出示軍方2013年9月的公文,文中說明,故陸軍少校王開鎖1952年9月作戰死亡,奉准撫卹有案,因無合法領卹遺族在台,保留領受撫卹權利在案…;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大陸地區遺族應在1997年7月1日起的5年內申領。公文同時指出,由於王瑞珍未在規定時間辦理,喪失權利。 2014年1月,王瑞珍來台拜訪軍方,受到4名軍情局人士接待。他向官員哭訴,在圓山忠烈祠找不到父親的牌位。王瑞珍說,當時一位官員安慰他說,「你不要哭,你應以父親為榮」,並告訴他「我們一定會幫你申請撫卹金,我們會好好照顧情報員的家屬…。」 言猶在耳,軍情局在當年2月7日的回函,一如2013年的公文,直指王瑞珍申領時效已過。 王瑞珍說,其實媽媽傅秀芹早在1990年來台灣時,就曾向軍方申請撫卹金;當時台灣當局還未立法恩澤大陸遺族,軍方甚至要求媽媽提出未改嫁證明。 王瑞珍激動地說,媽媽是了保存王家的血脈而未改嫁,卻因為撫卹金卻備受屈辱。他納悶:「媽媽沒有改嫁,我也沒入贅;為國捐軀的事實不會過去,為何撫卹金的領取會過期?」 由於爭取未果,白馬村民甚至質疑撫卹金遭傅培琦A走。高丹華表示,這樣的說法是因人性誤解使然,雖然對傅培琦不公平,但她可以理解。 高丹華說,王開鎖是中華民國的好軍官,為黨國犧牲時才30歲,生前來不及盡到父親責任,死後更連累孩子,以致孩子一生活在父親陰下,不得溫飽,這是大時代的悲劇。她籲請政府以專案方式重新審視本案,讓殉國者死得其所,生者得到照顧。 王瑞珍也說,父親一生對黨國忠心耿耿,到頭來家破人亡;「這是我父親的賣命錢、血汗錢」。有生之年,他要繼續努力,向台灣爭取父親應有的尊嚴。1050707

  • 大時代的悲劇 抗日英雄之子一生潦倒

    七七慰軍魂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黃慧敏福建仙遊7日電)「我苦難的童年,若拍成電視劇,一定會讓人流下同情的眼淚」,71歲的福建省仙遊縣民王瑞珍如是說。他的父親王開鎖因拒絕投降共黨殉國,但他到現在仍領不到台灣的撫卹金。 黃埔6期出身的王開鎖,曾獲頒抗日榮譽證;國共對峙時期,是堅貞的敵後工作人員。因為這樣的背景,他的妻子傅秀芹與兒子王瑞珍備受共黨打壓,嚐盡人間艱苦,一生窮困潦倒。 憶及過往,臉上佈滿風霜的王瑞珍哽咽說道,從小和母親就被共產黨扣上反革命分子帽子;文革後更被打入黑五類,挑糞、做苦工,一生在社會底層討生活,喪失人最基本的尊嚴。 他說,兒時為了躲避共黨追殺,母親帶著他躲進墓穴,靠著大姨的接濟,才得以苟延殘喘。母子倆也曾逃到尼姑庵、民宅閣樓裡避難。 王瑞珍記憶最深刻的是,藏身墳墓時有次媽媽鼓勵他往外走。媽媽告訴他:「你可以跟著人走,但要記得你姓王。」當天村民最後還是把他帶回墓穴時,他發現媽媽正準備自殺,把他嚇壞了。 最後,母子倆還是被抓進大牢。而且,不但大姨被牽連,遭苦刑逼供,連叔叔也被槍斃。王瑞珍說,大姨最後一次到墓穴時,帶給他們一袋米和地瓜,他和媽媽把米泡著水吃。他說:「我的胃就是那時搞壞的。」 即便命運乖舛,王瑞珍的資質卻備受師長肯定,保送他上師範學校;但報到時,他卻因「成分」不佳而被除名;師長勉勵他繼續學業再報考;沒想到半年後,文化大革命爆發,斷送了他的求學路。 王瑞珍說,父親自南京匯錢回鄉興建的老宅,在1946年完工,但他和媽媽還來不及安住,就被抄家了。大陸改革開放,老家雖然發還,但因年久失修,前年倒塌;之後他珍一直棲身廟中,平日以打掃廟宇為生。 現在王瑞珍一天只賺區區人民幣10塊錢,衣衫襤褸的他,30斤白米吃上4個月。由於三餐不繼,40多年來,一直為胃疾所苦。 不過,雖然連小學都沒畢業,生活環境又差,王瑞珍卻熱愛閱讀,微薄收入都用來購書,勤讀不懈,還寫了一手好字。 而且,71歲的他更是記憶驚人,不但過往悲慘的際遇忘不了,父親在情報局的檔案代號更是倒背如流,牢記在心;仿佛是這對悲情父子陰陽兩隔的生命密碼。1050707

  • 策略創新優仕達終結假貨

     大陸市場假酒、假奶、假藥真不少,優仕達資訊副總王冉卉說,看到很多人買到假貨,防偽商機一定有利可圖。優仕達資訊研發以NFC手機,上網自行驗證,辨識真假,不用再擔心買到仿冒品。  NFC(近距離無線通訊)是內建在智慧手機裏的行動支付技術,王冉卉說,手機讀取RFID標籤,取得驗證值,上網連結就可以向原廠確認真偽。  這項創新,除了能防偽,也能開鎖。王冉卉說,NFC手機當開鎖的PhoneKey,是台灣創新研發的專利,也是全球首例。而且一機可開多個鎖;一個鎖也可以由多支手機開啟,更隨時能啟用或停用。  防偽電子鎖還可以遠端分享,如果鑰匙不見了,可以從雲端把電子鎖拿來用;有朋友來,可以請他從雲端下載就可以開門,不用擔心忘了帶鑰匙進不了家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