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現在模樣的搜尋結果,共07

  • 女子從小莫名瘋狂長鬍子 現在竟然變成這副模樣!

    女子從小莫名瘋狂長鬍子 現在竟然變成這副模樣!

    根據《每日郵報》報導指出,從少年時代開始,美國一名女孩羅斯蓋爾(Rose Geil)就不斷地與她的落腮鬍作鬥爭,不過現在39歲的她已經坦然接受了自己一臉「茂盛」的鬍子,並任由它們放肆生長。羅斯13歲的時候,她的下巴、臉頰和嘴唇上方就開始長鬍子,當時她很抓狂,一旦發現鬍子的蹤影就立馬刮掉它們,但是一旦她開始刮鬍子,她就得每天保持這個習慣,防止鬍子再生;不過經過幾年不斷拔鬍子、刮鬍子甚至接受昂貴的雷射手術,羅斯慢慢接受了自己臉上的鬍子。 \n八個月前,羅斯轉變了對鬍子的態度,她接受了自己的鬍子,並發現朋友和家人並不介意她瘋長的體毛,羅斯說剛開始忍住不刮鬍子特別困難,因為這很不舒服,而且很癢,但六個星期後她就養出了一把落腮鬍,而且越來越喜歡它。自從丟掉了刮鬍刀,羅斯覺得自己更加性感有女人味了,「這和我的外表沒有關係,我變得有女人味是因為我的態度,讓自己隨性地展示真實的我」羅斯這麼說。她的媽媽帶她去看了醫生,並開了避孕藥和一些其他藥片,然而這些藥的作用不大,至今這種現象尚未被明確診斷,但是她懷疑自己瘋長的體毛是她的基因和多囊卵巢綜合征綜合作用的結果,才導致女性體內荷爾蒙分泌異常。

  • 正妹車禍後整張臉全毀骨折!現在的模樣讓人不敢置信

    正妹車禍後整張臉全毀骨折!現在的模樣讓人不敢置信

    英國一名少女小時候遇上一宗嚴重意外,導致臉部多處骨折,命懸一線,醫生其後為她進行整形手術,包括掀起整塊臉皮,重塑臉形,可惜她的樣貌自此變得不一樣。少女長大後,除了要面對意外造成的身體創傷,其外貌更令她成為同學欺淩的對象。 \n現年19歲的湯姆森(Chloe Thomson)於2008年遇上意外,當年只有11歲的她跟親友乘車外遊,汽車突然失控撞上路邊大樹,樹木被撞斷倒下,壓著汽車。眾人安全逃出,只得湯姆森一人被擊中,臉部有近十多處骨折,更有鼻骨碎片插入腦部,當時醫生極之擔心會對她造成永久損害。 \n醫生為湯姆森進行長達9小時的手術,先要將整塊臉皮掀起,修複好骨折部分,再重新縫上臉皮。她的母親坦言,女兒接受手術的時間,是人生中最難捱的一部分。慶幸手術順利,但湯姆森有一段時間沒法說話,只可以文字跟家人溝通,她亦不敢外出和照鏡,害怕遇上從前的同學,覺得自己的樣子陌生,失去了自我,「這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經歷」。雖然在康復過程中,湯姆森被同學欺淩,不過堅強的她已經可以面對過去。外貌變化之餘,她打算重拾學業,並立志成為一名化妝師。

  • 曾被炒到3千萬一隻 藏獒現在竟成這模樣!

    曾被炒到3千萬一隻 藏獒現在竟成這模樣!

    2009年,一隻普通的藏獒曾被炒作到750萬人民幣(約3790萬台幣)的天價,號稱四川最貴的藏獒。事實上,這隻名叫「天龍」的藏獒最後只是以200萬人民幣(約1011萬台幣)打包賣掉,且沒過幾年就死了。時至今日,藏獒不再是高貴神秘的「奢侈品」,不少資深玩家退出了藏獒圈,只是把藏獒用來看門。 \n那麼藏獒為什麼會如此受追捧呢?有分析認為,養藏獒的男性居多,男生內心深處有著強烈的征服欲望,擁有一隻威武的寵物可以理解為對野性的嚮往。另一方面此類價格昂貴,可以作為炫耀的資本。藏獒本身血統歷史也比較古老,並非近代由其他物種雜交而來。 \n人類心理炒作占著很大的比重之外,藏獒本身也剛好迎合著炒作的點。比如外形威猛,來自西藏等。實質上,炒作藏獒和炒作普洱茶、紅木傢俱之類是一樣的,本身具有一定價值,經過炒作後,其價格飛升,遠遠偏離了正常的曲線。 \n我們再來看看那些年被炒作藏獒的現狀。藏獒圈中有一位資深玩家,有相當可觀的經濟基礎,曾養過20隻藏獒,為了和藏友交流,在各地飛來飛去,如今只留下一隻藏獒留在家中看門,其他的全部拍賣。 \n藏獒的神秘感已經不復存在,那種獨享的尊貴感已經不復存在了。如今的藏獒已經成為普通家庭的寵物了。最貴的也就2萬人民幣(約10萬台幣)一隻,便宜的甚至不足千元。 \n這巨大的落差之下,也許值得我們去深思,真正追求的是「藏獒」,還是擁有「藏獒」給我們帶來的感覺。有時候人並不理解自己的行為,容易被某種情緒驅使。如果不能夠正視自己的行為,那麼生活也就是以不同形式上演的惡性循環。

  • 偶像劇取景地薑母島 泥沙淤積惹民怨

    船隻航行在水上,偶像劇男女主角擦身而過,劇中的女主角老家薑母島,也就是石門水庫的阿姆坪,沒想到曾經是偶像劇取景地的阿姆坪,現在卻成了這個模樣。 \n小船被迫擱淺在岸上,石門水庫水位一路降,只有227公尺,蓄水力剩下40%,碼頭與住家水線落差達4層樓高。 \n泥沙淤積真的太嚴重,老人家連行走都有困難,原來平時島民連進出就不容易,甚至需要靠搭船,不過現在卻連船都難以通行,對比幾年前偶像劇拍攝時風光明媚的模樣,現在薑母島民生活因為泥沙淤積深受影響,回家的路困難重重,全台水庫拉警報,包括南台灣的曾文水庫和烏山頭水庫同樣也是水情吃緊,現在居民也自行節約水資源,希望趕快度過難關。 \n

  • 第二屆BenQ電影小說獎 首獎作品-討債株式會社

     我問馬力哥:「你不會想他們?」 \n 他說:「他們對我沒有愛,我對他們也沒感情,對他們來說就像家裡一隻狗一隻貓走丟了一樣而已!你呢?家人呢?」 \n 「我和我媽從小相依為命,她換了很多男人,我要對每個人叫叔叔。」 \n 「我看一定也是問題家庭,不然早就哭著回家了。」 \n 「是啊!」 \n 「既然掛念就回家一趟。」 \n 「我沒有掛念。要回去也是看我媽死了沒而已。」 \n 「沒有掛念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你不用回答我,也不用落狠話證明自己很堅強,反正掛不掛念不關我的事。」當馬力哥回復成「一哥」時,總是冷酷模樣,說起話來一針見血不留餘地。 \n 「馬力哥,你有想過將來的生活嗎?」 \n 「大概就是像現在這樣吧,在山頭蓋一間小屋子,種花種田養隻狗,在這裡陪著他。你呢?」 \n 「我只想跟著你,一輩子做你小弟。」 \n 「千萬不要。」 \n 「為什麼?」 \n 「我可不要阿華整天來這裡找你。」馬力哥開玩笑說著。 \n 「馬力哥你很無聊耶,哪壺不開提哪壺。我對他沒興趣。」 \n 「那你對誰有興趣?沒聽你說過耶!」 \n 我看了一旁的馬力哥,身子緊貼著樹幹,望向遠方的雲層,說著:「我不知道,或許有天興趣自己會來找我。」 \n 馬力哥說得對,我心裡還是掛念母親,就算我恨不得她早點死,但她不死,我就只能活在想像她的狀態中。隔天華哥約我和他出席某畫家的畫展,我想拒絕但馬力哥要我去多看看,「搞這個圈子要多擴展人脈,你人脈太淺,多出去看看,以後創意總監就換你來當好了。」 \n 「我不行,什麼都不會。」 \n 「我也不會啊,還不是這樣過來了。」 \n 「對了,出席那些活動不要給阿華失去面子,我帶你去逛逛。」馬力哥興高采烈換上紫色西裝,再加上一條銀色絲巾掛在胸前,我的衣櫃一打開只有襯衫西裝褲,才剛出門馬力哥就不斷數落著:「你要是真的穿這樣出去,阿華的臉就被你丟光了,一點都不fashion,OUT!」 \n 「飛不飛遜很重要嗎?」 \n 「重要,當然重要,你不fashion怎麼hold住整個場面?我們的所在是娛樂圈,你懂嗎?」 \n 自馬力哥跟我坦白之後,每次見他裝娘的時候,總會讓我有點錯亂,讓我以為那個「一哥」表情的馬力哥說不定才是被裝出來的,這個馬力哥才是他真正的模樣。(12)

  • 討債株式會社

     我彷彿是母親快樂人生版圖中的絆腳石,有一次我被獨留在某男人家中好幾個月,一直到母親山窮水盡又回過頭找這男人,我才又和母親重逢。我從來沒跟母親說過我以她為恥,我恨她但我知道我還需要她,如果我想活下來就需要一個母親來照顧我。母親的那些男人只要對我多加關心一點點,母親就會對我發怒。我知道母親害怕也忌妒,她一點一點老去,而我正往美裡去。 \n 隨著每一次遷徙,母親一次又一次將我的女性特徵隱藏一點,身為母親的女兒,我也討厭自己跟母親一樣,我和母親有相同的目標,當我開始拒絕裙子、長髮,以男性裝扮出現的時候也是母親感到安全的時候。我成了母親理想中的狀態,不是女人,不會和她分享或偷取她的男人,另外,時時刻刻有小男人可以供她差遣。 \n 最後母親美色用盡,換來的只是我的長大。她依然一無所有,依靠的對象也不再是那些年輕力壯的工人,母親無法繼續在性慾和生活品質上兼顧,她只好找那些年老孤獨生活的老人。母親忙著照顧自己,我也學會獨立。從替馬力哥挨了一刀進到醫院之後,我就當自己死了,我要一根浮木帶我遠離母親那片愁海,漂得越遠越好,只要讓我有上岸的地方就好。 \n 母親現在好嗎? \n 我現在還沒有勇氣可以去探訪,如果她死了或許我才是真的解脫,不然她只會把我當成一個真正的男人,然後像隻蟲子死命的吸附著我,直到我也死的那一天,她才會不甘的離開。 \n 「我是男人,我是小威,我是Power……」我對自己說。我以為男人很獨立,可以為自己活,卻從來沒想過男人或許也需要愛,馬力哥愛過Summer,那華哥呢?那我呢? \n 一路回到住處,馬力哥已在屋內,他不說話專注時的樣子,的確可以讓人把他和照片中那沉穩的模樣連結上,但馬力哥的那些神情總像是一人獨處時才會出現,只要人前他似乎換了不同樣貌出現。誇張的表情動作、妖嬌的身形和舉止,像舞台上串場的主持,似乎隨時下一段音樂他就會來一場歌舞。華哥還沒有說到馬力哥怎麼會變成現在模樣,whatever,總有一天我會問出來的。(5)

  • 一口剛剛好 澎湖掀「小肪片龜」潮

    一口剛剛好 澎湖掀「小肪片龜」潮

     澎湖元宵節比農曆新年更熱鬧,百年乞龜傳統文化仍夯,金錢龜、米包龜、蛋糕龜等因應而生,最具歷史的「肪片龜」(見上圖,陳可文攝)卻漸漸式微,變成小朋友最好奇的寶貝。 \n 澎湖先民淵源自大陸閩浙一帶,相傳乞龜迄今已超過兩百年歷史。龜取音「歸」意喻歸來全家團圓,也代表長壽吉祥,鄉親在元宵節到寺廟擲筊乞龜,象徵來年闔家團圓長壽吉運,為此在地方有「新正玩三天、上元玩三天」俗語,元宵要比春節熱鬧。 \n 早年先民生活拮据,利用炒熟糯米粉攪拌烹煮溶化糖漿製作成麵糰,然後捏製繪畫成烏龜模樣,稱為「肪片龜」,供奉寺廟給信眾乞求,全家分食保平安。 \n 乞得「肪片龜」依習俗來年要添心願歸還,原本數十斤重的麵龜愈長愈大,最後變成數千或上萬斤的巨無霸。 \n 時代變遷,「肪片龜」退燒,民眾吃膩麵龜,黃金龜、金錢龜、米包龜等取而代之。 \n 湖西鄉從事「肪片龜」製作超過卅年老師傅辛安全、翁春稻夫婦倆表示,現在上千斤麵龜乏人問津,反而迷你的一口龜最受歡迎,小朋友覺得「小肪片龜」模樣新鮮又可愛,還當成寶貝收藏捨不得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