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琉璃廠的搜尋結果,共15

  • 首博線上辦展 梳理山河往事

    首博線上辦展 梳理山河往事

     這個夏天,斷流25年的永定河全線通水了。這條河被北京人親切的稱為「母親河」與西山組成「一山一水」,孕育著北京特有的文化,承載著古都的歷史。如今,一場《山河‧家國──北京西山永定河文化展》正在北京首都博物館官網進行,景德鎮窯青白釉月映梅紋碗、東胡林遺址出土石磨盤、永定河河床取土時發現的石人等文物,依照時間順序,從文明交匯之徑、都城繁盛之源、文化傳承之根三方面講述西山永定河地區從遠古人類起源,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演變歷程。藏在山水間的北京城故事,是展覽中的重頭戲之一。

  • 成都琉璃廠出土大量五代至宋元瓷器

    成都琉璃廠出土大量五代至宋元瓷器

    大陸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11日表示,考古人員於2018年5月至今年3月期間對位於成都市錦江區的琉璃廠窯址開展考古勘探和發掘,發掘面積近3000平方公尺,清理出土窯爐、作坊建築、水池、水井、擋牆、墓葬、灰坑等,以及瓷器、陶器、建築材料、窯具等大量標本。

  • 大匠之門亮相琉璃廠

    大匠之門亮相琉璃廠

     近日,「大匠之門──齊白石及弟子、後人作品展」正在琉璃廠虹光閣舉辦,62件「白石」作品亮相,其中一幅齊白石和夫人一起完成的作品是首次展出。

  • 琉璃廠盼轉型 推廣非遺文化

    琉璃廠盼轉型 推廣非遺文化

     北京門頭溝琉璃廠被迫停工,門頭溝區環保局人員表示,琉璃廠主要因為燒煤、沒有除塵設施而被停產。根據《北京市工業汙染行業生產工藝調整退出及設備淘汰目錄(2017年版)》通知,琉璃生產或屬北京市淘汰產業,下一步還得進行產業性質認定。

  • 祖父母骨灰燒製琉璃珠 晚輩帶他們出國看世界

    祖父母骨灰燒製琉璃珠 晚輩帶他們出國看世界

     琉璃藝術師薛慈雯將從未出過國的祖父母骨灰,融入琉璃中燒製成一顆顆如同「小銀河」的琉璃珠,高溫近千度的燒製溫度,將片片骨灰幻化成星沙一般。薛慈雯說,爸媽帶著祖父母骨灰佛珠到澳洲做志工,也一圓老人家一輩子的心願。

  • 故宮屋頂「金光閃閃」 是用什麼東西鋪成的?

    「朱牆金瓦,朱門金釘」,可以說是故宮建築的最大特色。當年民間謠傳,說故宮所有宮殿都是用金子做的,包括屋頂也是全金子的;還有人說每當正午時分,只要站在山頭上看故宮,就會發現這座宮殿放射出如金子般的亮光。那故宮的屋頂上真的鋪滿「金子做的瓦片」嗎?

  • 夢工廠梅精夯 琉璃橋人氣旺

     大陸客自由行、東南亞背包客為新中橫地區帶來人潮,也為信義鄉農會梅子夢工廠導入旺盛買氣,尤其新景點「琉璃光之橋」9月營運以來,天天人聲鼎沸,有效活絡在地經濟,青梅相關產業明顯受益,其中「梅精」製品已成消費新主流。

  • 戰略高手-鼓吹 新禮贈與新生活美學

    戰略高手-鼓吹 新禮贈與新生活美學

     趁著文創熱,把藝術企業化、國際化經營,最好能夠上市櫃,是許多想成長、做品牌的經營者追求的目標。但放眼業界,目前也只有老大哥titto琉園執行長王永山辦到了!

  • 2大琉璃品牌 在陸開戰

    2大琉璃品牌 在陸開戰

     台灣2大琉璃品牌積極搶攻亞洲市場,快速崛起的大陸禮贈品、蒐藏市場又是主戰場,不僅得面對130家以上各式琉璃廠的競爭,琉園自6月起也放大行銷力度,訴諸華人琉璃藝術創作的「開創者」,預料將跟琉璃工房掀起新行銷戰。

  • 嘉定廠加持 琉園大陸營收將過半

     上海世博中心的貴賓廳永久館藏琉園tittot23件作品,高佔該館三分之一以上,是全球被收藏之冠!「這是看不到的祕密。」琉園(9949)執行長王永山說,除了元首等重量級貴賓之外可以入內參觀外,一般民眾大概要等到半年後,為世博量身訂製的復刻版現身市場才能看到。

  • 玻璃心、琉璃情 蘊含多少文創精髓

    玻璃心、琉璃情 蘊含多少文創精髓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玻璃似乎是西方人的專利,事實上,根據新竹市玻璃工藝博物館資料顯示,中國早在西元前5世紀的戰國時代,就已出現玻璃製品。此時的玻璃製品,是一種小顆粒的彩色玻璃珠,具有美麗的圖案,玻璃珠的表面,飾有七星圖案,或同心圓即所謂的「蜻蜓珠」(蜻蜓眼),此種「蜻蜓珠」因為是戰國時代的產物,所以又被稱為「戰國珠」。

  • 走訪文化街-北京琉璃廠 品味京城氣氛

    琉璃廠是我認為最有意思的歷史文化街區,即使不買東西,也是品味京城氣氛的好地方。

  • 北京琉璃廠 品味京城氣氛

    (文接B3版)

  • 老街尋寶趣 小物琳瑯滿目

    去琉璃廠把玩工藝品、去榮寶齋買雅緻便箋,或是去瓷器口大啖麻花、去寬窄巷子飲茶,為文化街之旅畫下完美句點!

  • 當鐵鳥在空中飛翔

    現代物質世界的象徵之一:飛機,在西藏很早以前的經典中被喻為「鐵鳥」(有這樣一個始於公元8世紀的預言:當鐵鳥在空中飛翔,鐵馬在地上奔馳,西藏人將如螻蟻般星散各地,而佛法將傳向紅人的領域……據說這是藏密祖師蓮花生大士所作的預言。而「紅人」,有說是生物學意義的西方人,有說是意識形態含義的中國人),它扇動著龐大的金屬翅膀,反射著理性的銀色之光,以一種恆定的姿勢穿行在湧動的氣流和時聚時散的雲朵之間;從這裡到那裡,到更遠的那裡,沒有什麼比它更加物化,它似鳥非鳥,顯然奪走了真正的百鳥的天空,儘管它載負著一批又一批鮮活的生命,大大地縮短了他們與種種希望或失望或絕望的距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