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瑪雅預言的搜尋結果,共05

  • 瑪雅文明一夜滅亡 只留下這五大預言

    瑪雅文明一夜滅亡 只留下這五大預言

    有傳言瑪雅人是火星人的後代,瑪雅文明在前四個文明世紀一夜之間遭受滅亡,留下了五大預言,究竟瑪雅文明是怎麼滅亡的?瑪雅人的五大預言又是什麼呢?帶有神秘色彩的瑪雅人起源於何地,至今仍是一個謎。關於起源眾說紛紜,至今難定論。有如下幾種說法:某個國家的移民。或者是「失落的部族」後裔,甚至是外星人的後代。這種說法令人費解,譬如國家的原體從何而來,外星移民的相貌問題等,都成為考古歷史上的謎團。 \n \n消失的瑪雅古國有五大預言: \n \n1、瑪雅文明的終結。 \n2、汽車,飛機,火箭的出現時期。 \n3、預言了我們這一代要出一個希特勒這樣的人,並且預測了他的出生與死亡日期。 \n4、毀滅性戰爭的爆發時期,指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 \n5、2012年,世界末日。 \n \n有人說瑪雅人的五大預言有四個都已經實現了只有最後一個沒有實現,大部分人可能都會認為,只要那個末日預言沒有應驗,時間點過去了,就說明這個末日傳說是假的,預言根本不可信,可是並非這樣簡單,預言​​為什麼會流傳?依照現代人對任何事情的懷疑眼光,過去的人一樣也不會輕信任何子虛烏有的編造,那麼如果一部預言不能夠在後世的歷史演進中使人類折服,這個預言根本就不會流傳下來,早就被當垃圾扔掉了。 \n \n嚴格的說,那種毀滅一切的末日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對敗壞生命的那個大淘汰並沒有過去。不是過去的預言不准,是因為有更高層的生命參與了救度,原來的安排被改變了。很簡單的推理,能夠預言,就說明有安排,當過去的安排被更高層的生命改變了的時候,原來的安排就被更改了,預言也就不準了。 \n \n【瑪雅人滅絕了嗎?】 \n \n瑪雅人沒有滅絕。滅絕的是瑪雅人創造的古文明被歐洲殖民者滅亡,而瑪雅作為一個族群,並沒有被徹底滅亡。

  • 瑪雅傳說的末日星球終於發現 種種跡象在暗示中保護地球

    瑪雅傳說的末日星球終於發現 種種跡象在暗示中保護地球

    美國加州理工的天文學家近日取得了一個驚人發現,在海王星軌道之外,數十公里的軌道上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天體,這顆星球繞太陽運行一圈竟然要1萬多年。2012年的事件許多人知道,瑪雅文明的傳說預言了世界末日,現在看來瑪雅人好像不是在開玩笑,他們猜到了一半。在瑪雅文明的傳說中提到了一個行星X,瑪雅人認為這顆星球上的人會來拯救我們,週期為3600年。 \n瑪雅人傳說中的行星X被認為是一顆太陽系的邊緣星球,3600年的軌道周期意味著其公轉半徑很大,加州理工的天文學家近日的發現,與這個線索非常接近,由於目前還不確定這顆神秘的星球軌道半徑到底多少,給出的公轉週期還不確定。 \n行星天文學的羅森博格教授將使用夏威夷的望遠鏡對其進行觀測,確定行星X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以及軌道半徑是多少。最新的觀測表明,這顆位於太陽系邊緣的行星有一個巨大的橢圓軌道,如果確定它存在,將會徹底修改教科書。 \n為什麼太陽系邊緣如此之遠的軌道上還有大質量行星存在,一種說法是它在誕生是位於太陽系內,之後被其他行星的引力踢到了系統邊緣。還有科學家認為地球所處的太陽系似乎被人設定好了,一切都有利於地球生命的發展,在地球軌道附近沒有巨型氣態行星存在,給了地球安逸的軌道環境。

  • 艾桑慧星要來了 科博館特展揭秘

    艾桑慧星要來了 科博館特展揭秘

     「世紀彗星」出現,預言厄運降臨?從去年底的瑪雅預言世界末日,下月將出現用肉眼就可觀賞到的「世紀彗星」ISON艾桑星,為培養民眾正確的彗星觀念,欣賞艾桑星的壯觀風采,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即日起舉辦《世界大彗星特展》,帶領民眾探索宇宙訪客的奧秘。 \n 科博館館長孫維新表示,彗星常伴隨著不吉利的傳說,與厄運連結在一起,讓民眾形成根深蒂固的印象,隨著ISON逐漸接近地球,與其讓名嘴危言聳聽「末日說」,不如從科學的角度主動認識它,就是民眾熟知的哈雷彗星,其實「它從沒走遠」,相隔76年就會與大家見1次面,下回它出現會在2061年。 \n 科博館展示組陳輝燁博士指出,為了讓民眾更瞭解ISON,在特展中從根本解說彗星的結構與成分、歷史上的大彗星及太陽系演化的關連等,並介紹流星、流星雨的精彩秀及與彗星的關連。 \n 陳輝燁說,ISON的最大特點就是非常亮,甚至比月亮還亮,到了下月時因為它十分靠近太陽,所以約從11月中旬起用肉眼就可以看得到,但最明顯是在11月28到30日最亮,而最好的觀星時間就是在日出前、太陽下山後。

  • 時論─悲觀主義與世界末日預言

     媒體與網路炒作出來的瑪雅世界末日預言沒有應驗,人類又安渡另一次「末日危機」。事實上,這件事就是一場鬧劇。瑪雅曆法連自己滅亡於西班牙帝國都不能預測,怎會有能力預言世界末日? \n 在哥白尼沒有打破地球中心說、哥倫布沒有發現新大陸前,人類都活在有限的小世界中,世界末日不過是小世界的末日而已。與以往傳播世界末日的主角多為宗教人士不同,這次瑪雅預言的傳播者主要是網路及媒體,驚悚度也更大,以致連美國NASA都不得不公開闢謠,台灣天文學者也集體加以駁斥。 \n 世界末日說由來久矣。如同巴斯卡說的「人像脆弱的蘆葦,卻是會思想的蘆葦」,人類做為一種對宇宙力量既恐懼又無助的生命,毀滅及末日無時不在腦海中。樂觀的人看到進步、永生,悲觀的人看到衰敗、毀滅。宗教是末日說最有力的提倡者,預言末日的不可避免,但也提供救贖的途徑:「天國近了,你要悔改」,地上的天國將誕生於大毀滅大審判之後。把最悲慘的人類末日轉化為最幸福的千禧年,這是宗教空前偉大的辯證發明。 \n 宗教末日說似乎都來自同一源頭,基督教、回教上溯到猶太教,猶太教又上溯到波斯拜火教。瑣羅亞斯德(即尼采推崇的查拉圖斯特拉)的神魔二元、善惡兩種力量最後對決、世界末日、最後審判、天堂與地獄等思想,皆為各種宗教承襲。 \n 非宗教末日說同樣預言末日來到前,出現異象、亂象(天災、地變、人禍),繼之是可怕的毀滅,但救贖不在宗教,而在人類自己,如上天會降生聖人、超人,拯救將毀滅的世界、重建已毀滅的世界。這種非宗教末日說大都把人類最美好的黃金時代設定在上古,如中國三皇五帝的大同世界,如古希臘金銀銅鐵時代分期,人類是處境愈來愈差,最後趨於衰敗毀滅。 \n 而面臨毀滅的人類,最佳境況是「由剝而復」,展開世界另一波循環。循環論也是非宗教界的偉大辯證發明,仿效四時日夜的循環。例如中國鄒衍的五德(行)終始說,金木水火土依序生剋;希臘柏拉圖的城邦周期演進說,政體按君主、僭主、貴族、寡頭、民主、暴民、君主而循環,周而復始。 \n 與末日說或循環說截然不同的是十七世紀的文明進步說,強調科學、理性、樂觀。到十六世紀為止,救贖須在大毀滅後開始,暴力是舊終點及新起點的命定手段。十七世紀起卻相信科學及理性可扭轉這種毀滅及循環,人類可進入另一種向上途徑。可惜從馬克斯資本主義及西方民主必亡論到尼采、史賓格勒的西方文明沒落論,又重新喚醒了人類對宇宙力量或歷史力量的恐懼與無助。悲觀主義再度蔓延,而且是廿世紀到廿一世紀大合奏的主旋律。 \n 在悲觀主義者看來,壞事是壞事,好事也是壞事,全球暖化、生態災難、氣候失常、民主失衡、經濟衰退、人心不古,都是末日徵象,一切顯示現代社會正走向自我毀滅。連美國前副總統高爾的《瀕危的地球》、《不願面對的真相》,都預言文明毀滅,更別說整個廿世紀後半期,以「危機」為名的著作無不大賣特賣了。 \n 世界末日預言隨悲觀主義盛行,雖然讓人害怕沮喪,但包括這次瑪雅曆法鬧劇,都可視同《聖經》中先知的預言,或風暴來臨前風雨燕的鳴叫,其效用在促成人類永恆的警醒,有如卡繆《瘟疫》一書在全城倖脫末日劫難後的警語:威脅人類歡樂的東西始終存在,鼠疫桿菌永不死滅。 \n (作者為專欄作家)

  • 文化研究所-簡體瑪雅預言熱賣

     大陸今年有本《2012瑪雅末日預言》不經意間打敗丹布朗《失落的祕符》,成了超級暢銷書。這本書的台灣版本早在去年10月,在好萊塢電影《2012》上映前一個月就已經上市,在1、20本瑪雅末日圖書中並不耀眼奪目。 \n 簡體本何以成了暢銷書?網民戲稱,放眼當今世界美國金融海嘯、中國地震、豬流感,全球天災不斷,余秋雨被冊封為大師了,這都是異常現象。出版簡體本的萬榕書業事前覺得這本書版稅較低,電影《2012》餘熱未退,不妨一試。事後總結成功經驗,則是封面出色,開本醒目,別人都是32開,這本是16開。 \n 主事者路金波在推銷此書的時候,信口言及,末日預言流傳,是人潛意識需要它,如果世界只剩2年,人就不能不考慮生活的意義。這似乎是目前最合理的解釋。《鏡花緣》中有不死國,人可死而復生,因此人生沒有了意義。現在衣食足,倉廩實,有末日意識,反而正可需要思考生活的意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