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瑪麗安娜的搜尋結果,共04

  • 陸廣告商辦假選秀 洋模吐心酸

     深目高鼻的外籍女模特兒,在中國大陸不只可以走秀,還有「職業選美」的額外打工機會。一名美籍模特兒就曾表示,她在大陸靠假扮「美國小姐」四處作秀賺錢,同行的烏克蘭等國模特兒,則一個月之內假扮數國佳麗。 \n 這篇美國《大西洋周刊》的文章,出自一名美國女大學生,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全職工作,2011年到大陸當模特兒,誤打誤撞成了「美國小姐」,受各地方政府和房地產商之邀,走遍大陸許多城市。17歲巴西姑娘安娜和她同宿,第二天要上台唱歌、跳舞,還有才藝比賽,這些活動都有電視台轉播。 \n 但這回她們參加的是一場假選美比賽。北京的模特兒公司誑稱是時裝秀,直到大家到秀場,才知道實情。安娜是巴西人,為配合劇情必須扮成「智利小姐」。 \n 早在2011年9月,敦煌的綠洲舉辦國際葡萄節。邀請40名模特兒,在T台上為2000多名當地觀眾表演選美比賽。之後,「各國佳麗」騎在駱駝背上,穿過戈壁中的沙丘。有的佳麗未經預告有這行程,上身只穿胸罩就進沙漠。 \n 在大連,仿凡爾賽宮的房地產要販售,於是舉辦為期3天的「世界小姐」選美活動;這些華麗的場面都是配合城市的宣傳手法,活動往往是由房地產開發商贊助。活動的照片和影像可以當做宣傳材料,使用很多年。敦煌至今還在播放當年的「沙漠佳麗騎駱駝」。 \n 不過,「美國小姐」後來才知自己少見多怪,她遇過一名俄羅斯籍少女,曾扮為「阿根廷小姐」,乘坐巴士在大陸的農村奔波10天,參加各種演出。大多數外籍模特兒來自俄羅斯、東歐和拉美,在敦煌那次表演中,巴西的安娜成了智利的「安娜貝拉」,美國小姐通常叫做「瑪麗‧安娜」。不過,外籍模特兒不懂中文,看不懂自己披掛的綬帶上寫什麼名字。 \n 「我曾假扮過巴西小姐、波蘭小姐和美國小姐,但卻從未扮過加拿大小姐」。來自加拿大多倫多的模特兒羅拉說,「但有些波蘭女孩兒卻假扮過加拿大小姐。」

  • 俄14歲少女 一舉舉起140公斤

    十四歲的俄羅斯少女「瑪麗安娜.諾莫娃」,創下了一項個人新紀錄,就是躺著舉起一百四十公斤重的槓鈴。 \n據報導,瑪麗安娜熱衷健美運動,她一向以招牌的「雙馬尾」髮型,參加比賽,亮麗中不失童稚的外型,相當引人注目。 \n瑪麗安娜今年年初才在「二○一三年阿諾杯經典賽」中,創下「臥舉一百零九公斤」的紀錄;而現在,她一舉舉起一百四十公斤,又創下了新紀錄。 \n(圖:清純可愛俄國少女大力士瑪麗安娜)

  • 編織的女子

    編織的女子

     那些和瑪麗安娜持相同愛情觀的才女,也許會反過來追問我們這些俗人:你們心中可曾持久燃燒過那把溫暖靈魂的火苗,可曾開放過不依賴外人而獨自編織出來的香花? \n 歐洲大寒。一位女友幽幽地對我說,她仍然掛念那個已分手的男子:下雪了,不知那人是否會多穿一點衣服?是否記得開車小心?面對這位才女的癡情,我只有歎氣:「問蒼天情是何物?」 \n 人間永恒的感情悲劇是,愛之火苗可能同時點燃,卻不會同時熄滅。常有一方先絕情而去,留下冰冷的灰燼,令仍然燃燒著溫暖情意的另一方,面對命運的突變束手無策。 \n 於是在中國悠長的文學長河中,出現了不少「棄婦詩詞」。那是一類淒美的哀歌,往往催人淚下。往昔的歡愛「還似一夢中」,如今的孤苦「脈脈同誰語」。當變心的良人離去,心懷怨意抑鬱終生,似乎是這些女性唯一的選擇。 \n 只有極少數有膽識的古代女子,展示了一種勇敢而瀟灑的姿態:「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然而這種決絕的選擇,是要人為地扼殺心中的愛苗,斬斷自己的激情,似乎有點違背人的自然天性。那麼,為情而生的女子,還能在抑鬱終生與決絕離開之外選擇嗎? \n 〉〉去愛比被愛更有價值 \n 「對我而言,我強烈的感情本身比你更有意義。」「它(指愛情)再也不取決於你是如何對待我。」三個多世紀前,一位叫瑪麗安娜的葡萄牙修女在致負心情人的信中,發出了這樣前無古人的宣言。這率真的告白振聾發聵,顛覆了傳統的愛之定義。 \n 人們習慣於把「愛」定義為人與人之間的某種情感依賴,具有親密、情欲和承諾的屬性。然而瑪麗安娜卻堅持認為,她的後續愛情,不再需要對方的承諾和參與。這樣,就突破了愛存在於兩個相愛的男女之間的傳統觀念,揭示了一種更奇妙的愛的本質:愛情竟然可以成為一個人的事情,去愛,比被愛更有價值。 \n 瑪麗安娜這種超凡脫俗的愛情見解,源於她獨特的人生經歷。出身富裕家庭的她十歲時就被送進修道院,受到良好的教育。她知識廣博,氣質非凡,精通多種語言並能歌善舞。1666年春天,二十六歲的她邂逅前來葡萄牙作戰的法國軍官夏密伊,她就背叛上帝吃了禁果,陷入放縱的激情。 \n 風度翩翩的法國騎士回國後一去不復返,戰場上的廝殺使他冷卻了曾有過的熱情。一封封寄出的情書得不到回音,心碎的瑪麗安娜枯守修道院,在巨大的失落與虛空之中飽受折磨。她終於悟出了愛情的另一真諦:即使對方退避,她仍然可以憑著自己的心願,保留心中的愛情不致消亡。 \n 〉〉獨自懷抱熱切的愛 \n 瑪麗安娜留下激情澎湃而又文采斐然的五封情書,被奧地利詩人里爾克稱為「一種無與倫比的愛情成果」。里爾克形容說:「就像在一幅古老的花邊裏一樣,各種痛苦和孤獨的線,不可理喻地交織其中,形成香花,紛繁的香花之路。」 \n 能在自己的心中編織出芬芳的香花,瑪麗安娜不把自己視為可憐兮兮的棄婦,而是獨自懷抱那熱切的愛。再也回不到過去的平靜之中去了,她只有繼續鍥而不捨地去愛,去用無邊的款款深情填滿她的人生。這執著的情感反映了自我靈魂的力量,因此具有不朽的特質。 \n 我因此想,我們是否有資格去憐憫那些被棄後依然癡情的女子?那些和瑪麗安娜持相同愛情觀的才女,也許會反過來追問我們這些俗人:你們心中可曾持久燃燒過那把溫暖靈魂的火苗,可曾開放過不依賴外人而獨自編織出來的香花?

  • 談愛寫愛 獨立獨行 一生創作

    在廿世紀的法國文壇,莒哈絲的名字就有如「傳奇」的代名詞。她童年的東方經歷、出身底層因而對邊緣世界的關注,以及她作品中不斷書寫的荒蕪、瘋魔與愛,為她型塑了一個打破界限且特立獨行的女性形象。 \n莒哈絲一九一四年生於當時法屬殖民地越南,四歲時父親去世,十八歲才回到法國,一九九六年逝世於巴黎。一生追求愛情的她曾結婚後離婚,六十多歲時與一名法國年輕男子的戀情尤為人津津樂道。 \n她一生創作不斷,著有四十多部小說和十多部劇本,在七十歲高齡寫成的自傳小說《情人》更轟動一時。她在一九六○至七○年代創作的《勞兒之劫》、《副領事》、《愛》、《恆河女子》以及其中唯一的劇本《印度之歌》,則構成了著名的「印度系列」。 \n「印度系列」圍繞著勞兒、她的未婚夫麥克‧理查遜、安娜-瑪麗與副領事之間的愛情故事,以各種實驗性的敘事反覆書寫同一主題。 \n《勞兒之劫》描寫一個謎樣的黑衣女子安娜-瑪麗在一場舞會中,將勞兒的未婚夫懾去了魂魄,留下勞兒巨大的無助與痛苦;《印度之歌》場景設定在印度的雨季,舞台上交錯著四個人物的複聲敘述,在破碎的夢囈或嘶吼中,呈現愛欲的絕望與荒涼。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