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瓶中美人的搜尋結果,共02

  • 普拉絲逝世50周年 遺稿詩作《精靈》中譯出版

    普拉絲逝世50周年 遺稿詩作《精靈》中譯出版

     以《瓶中美人》聞名的美國詩人雪維亞‧普拉絲(Sylvia Plath)憂鬱症纏身,31歲開瓦斯自殺,此生成為傳奇。今年是普拉絲逝世50周年,美國出版社推出各種版本的普拉絲傳記,台灣也推出紀念版《瓶中美人》以及詩人陳黎、學者張芬齡合譯的普拉絲詩集《精靈》完整中譯本。 \n 普拉絲生前僅出版過一部詩集《巨神像》,《精靈》是她留下的遺稿,收錄她死前幾個月處於密集創作狀態的巔峰之作。在她過世後,遺稿由她的丈夫泰德‧休斯(Ted Hughes)編選出版,但他抽換掉其中10多首詩,理由是詩中不乏對他們親友的惡毒影射,恐怕得罪他們。 \n 作品充滿女性自覺 \n 2004年普拉絲的女兒弗利達‧休斯(Frieda Hughes)重新出版母親生前編排版本的《精靈》,共有41首詩作,台灣版即譯自此版本,加上弗利達的前言與訪談等。 \n 普拉絲1956年在英國牛津大學就讀時結識英國詩人休斯,3個多月後閃電結婚。 \n 原為詩壇金童玉女,1962年因休斯外遇而破裂,普拉絲帶著兩名幼子與丈夫分居。她自述每天清晨4點,「公雞啼叫之前、嬰孩啼哭之前,送牛奶人尚未置放瓶罐發出玻璃音樂之前」,那靜止、清藍的時刻,就是她創作詩的時間。 \n 極端的痛苦,滿溢的情緒,集成《精靈》這部代表作,豐富多樣的意象自剖,著墨親子、夫妻以及她與父母的情感,也充滿1960年代女性的自覺。 \n 如她寫女兒初生,既有喜悅「愛使你走動像一只肥胖的金錶」,也充滿隔閡「我不是你的母親/一如烏雲撒下一面鏡子映照自己緩緩/消逝於風的擺佈。」她也以「補兔器」中拉緊的鐵絲,暗喻夫妻對峙關係:「這一束緊,把我也殺死了。」 \n 對父親愛恨交織 \n 她對早逝父親的愛恨交織,呈現在《爹地》一詩:「每一個女人都崇拜法西斯主義者/長靴印在臉上,畜生/如你,獸性獸性的心。」她曾解釋這首詩作的說話者心態,「她把父親當作神,但他卻死了。她父親是納粹黨員,而母親可能具猶太血統,這使女兒的心情更形複雜。」 \n 弗利達對外界神化母親之死嗤之以鼻,她希望大家頌揚母親的「生」:「她曾經竭盡所能地生活……她在工作時獨特非凡,在與糾纏其一生的憂鬱症奮戰時是勇敢的。」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 8歲喪父 終生留陰影 才華洋溢 早逝悲劇成傳奇

     普拉絲以自殺早逝的才女形象傳世,她的丈夫休斯因外遇招致罵名,加上他曾以不想讓孩子讀到為由,銷毀普拉絲死前3個月的日記而受爭議,一輩子活在外界的責難中。 \n 普拉絲1932年生於美國波士頓,年輕時便顯露寫作才華,父親在她8歲時過世成為她終生的陰影,20歲曾吞藥自殺未遂,接受精神治療。史密斯學院畢業後,取得牛津大學獎學金赴英留學,與休斯結婚。 \n 婚後,普拉絲發現休斯與加拿大詩人朋友威維爾(David Wevill)的妻子阿西亞‧格特曼(Assia Guttman)外遇。1963年普拉絲自殺,6年後,阿西亞也步上普拉絲後塵,帶著她與休斯的4歲女兒開瓦斯自殺。 \n 休斯後來與一名護士結婚,1998年逝世。過世前休斯出版詩集《生日信函》,收錄他自普拉絲逝世後,每逢普拉絲生日寫給她的88封信,深刻沉痛。 \n 普拉絲與休斯育有1女1子,女兒弗利達後來成為詩人與畫家,因怕受影響,35歲後才閱讀父母的詩作;兒子尼可拉斯‧休斯是海洋科學教授,47歲自殺身亡。 \n 在完整版《精靈》序中,弗利達極力捍衛父親休斯,表示父親很尊重母親的作品,他之前刪節出版是「希望賦予此書更寬廣的視野,讓讀者較能接受。」還提到母親過世前,父親每天都來探望,兩人朝復合的方向努力。 \n 她自述成長過程享有父親的慈愛,父親讓她對母親保有鮮明記憶,直到10多歲,她都把母親想成是天使,「他努力承擔起父與母的雙重使命……有他這樣的父親,我何其幸運。」 \n 後來她才知道相較於溫和樂觀的父親,母親脾氣暴烈、生性好妒,「但一個女人,有優點也有缺點,才華洋溢也情感受挫……我母親和她本質中的負面部分對抗,即便她最終輸掉了戰役,但她以之為材料寫成了詩歌。」 \n 她因不滿外界消費母親的死亡,拒絕授權母親的詩給籌拍普拉絲傳記電影《瓶中美人》的BBC公司,並發表詩作〈我的母親〉痛批:「他們又在殺她了。」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