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甘蔗田的搜尋結果,共29

  • 左化鵬》追憶台灣甘蔗興衰往事 

    左化鵬》追憶台灣甘蔗興衰往事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2017年1月19日和內人偕親家方曙夫婦,到宜蘭三星訪友。臨行,友人孫實安和陳麗雪賢伉儷,送我們幾根自宅院中種植的紅皮和白皮有機甘蔗。 \n    一早,我就聽到廚房中,傳來乒乒乓乓的異響。原來內人正忙著削蔗皮,刴甘蔗。白甘蔗,她準備燉雞湯。紅甘蔗,她正據案大嚼。她擔心我牙口不好,已貼心的幫我切成了好幾小塊,要和我一起分享。 \n    「少年不識甜滋味」,記得,小時候,沒有餅乾糖果,沒有巧克力,一輛輛運載甘蔗的牛車,就成了我們甜食的來源。 \n    幾名頑童,如蠅附蛆,緊跟在牛尾巴後頭,趁車伕一不留神,偷拽一兩根就跑,在喝斥聲中,我們邊啃甘蔗,邊吐殘渣。那蔗汁甜蜜的滋味,從齒頰流至心窩裡。至今「沒齒難忘」。 \n    我想起老丈人,他服務玉井糖廠幾十年。也許,年輕時,就啃甘蔗,練就了一口鐵齒鋼牙。 \n    老人家九十多歲時,猶能卡茲卡茲啃甘蔗。他一面吐著蔗渣,一面說,台灣有三憨,第一憨,「種甘蔗給會社磅」,第二憨「吃菸噴風害健康」,第三憨「飲酒醉來吐光光」。 \n    第一憨,指的是日據時代,台灣蔗農將收成後的甘蔗,送到臺糖株式會社磅重量,被偷斤減兩剝削的情況,第二憨,老人家是機會教育,勸我戒菸。如今,他老人家已經作古,每思及往事,就令我心中憮然。 \n    八年前,小兒成婚,媳婦娘家在嫁妝中,依台灣婚嫁習俗,送來兩根甘蔗,起先,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n    忽然想起「世說新語」中,「顧長康噉甘蔗,先食尾,問所以,云「漸至佳境」。送甘蔗,或許就是祝福新人,婚姻要有如倒吃甘蔗,漸入佳境,愈來愈甜蜜,愈來愈幸福吧。 \n    以住,台灣南部,每年歲末寒冬,至來年的春天,觸目所見,到處都是甘蔗田,台灣儼然成了甘蔗王國,至於台灣何時有甘蔗,元朝汪大淵所著「島夷誌略」中,曾提到夷民「煮海為鹽,釀蔗為酒」。是不是當時已有甘蔗,史料不多,已不可考。 \n    一般咸信,四百多年前大航海時代,尼德蘭人(荷蘭)遠渡重洋,來到福爾摩沙臺灣,他們發現此地土壤肥沃,適宜種植製糖的甘蔗,於是從印尼引來水牛,在福建沿海招募農民來臺墾荒,在台灣南部大量種植甘蔗,製作砂糖,運往歐洲。自此之後,台灣中南部各地遍植甘蔗,開始有了製糖業。 \n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歐洲烽火遍地,農田受損,甜菊欠收,造成台灣蔗糖外銷的全盛時期。 \n    之後,台灣一直是世界的糖業王國。直到二十多年前,因有了人工代糖,以及種植甘蔗的人工成本太貴,台灣的甘蔗,才漸漸的沒落。 \n    近年來,台糖已改行養豬和種蘭花。台糖在台北的大樓也租給民間經營大飯店。 \n    也曾見他興,也曾見他衰。小時候,農田的甘蔗開花,猶歷歷在目。那年,在小岡山服兵役時,也曾眼見一排排甘蔗被推土機推倒,一畦畦農田被填平,闢建成中山高速公路。 \n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兒時追逐牛車,已成遙遠的往事,「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n  \n \n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n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n●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n●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 7旬石藝家 開發蔗桶飯

    7旬石藝家 開發蔗桶飯

     人生70才開始!出身嘉義縣六腳鄉三義村的石雕藝術家陳明卿,過去幾乎在外地創作,近年選擇返鄉定居,盼助老化社區創新風貌。已屆古稀之年的他,創意發想動力依舊源源不絕,憑藉自身經驗,活化休耕田種甘蔗,近來更研發全台獨一無二「蔗桶飯」,堪稱「最狂斜槓樂齡族」。 \n 陳明卿胞弟陳明洲是今年甫獲「台灣工藝之家」的木雕工藝師,兄弟倆近年返鄉開工作室,結合石雕和木雕藝術,希望吸引民眾駐足停留。因家中早期務農種甘蔗,陳明卿的創作經常可見「甘蔗」元素,也因為對甘蔗情有獨鍾,還曾辦過甘蔗畫展。 \n 為打造理想中的甘蔗休閒農場,陳明卿在老家旁田地以無毒、不施農藥方式,種植約3分地甘蔗,並以田園風造景,設計「蔗亭廣場」、「甘蔗隧道」,將甘蔗田轉型成休閒產業。近來更運用甘蔗製作「蔗桶飯」,包覆在蔗桶內的米飯燒熟後,帶有天然甜甜的蔗香味,他自豪說「全台應該只有『蔗』1家。」 \n 陳明卿說,台灣甘蔗製糖產業曾輝煌一時,至今只剩民間削甘蔗榨汁零售,有次吃著竹筒飯,靈機一動想到開發「蔗桶飯」,他心想,竹子是空心的,甘蔗也能挖成空心,嘗試木雕工具鑿孔,順利完成第1個蔗桶成品,未來將開賣。

  • 小象自以為很瘦 躲電線杆後方 背著地主偷吃甘蔗

    小象自以為很瘦 躲電線杆後方 背著地主偷吃甘蔗

    「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泰國清邁一隻天真小象,自以為自己很瘦,為了躲避甘蔗管理員的巡視,直接藏在一根電線杆後頭,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打算等地主離開後,繼續偷吃甘蔗,殊不知這點小心思全被自己的體型給出賣了,畫面曝光網友全笑翻! \n知名臉書粉絲團《泰國清邁象》昨(16日)PO出清邁柴迪龍寺一名比丘日前分享的一張有趣照片,只見一隻天真無邪的小象,大半夜出沒在一處甘蔗園,打算等甘蔗田的管理人員離開後偷吃甘蔗,甚至為了躲避管理人員的巡查,自以為自己很瘦的牠,直接「隱身」在電線杆身後,一動也不敢動,就怕洩漏了行蹤。 \n殊不知瘦長的電線杆根本無法將小象的體型給完全遮蔽,牠大半個身體更是完全暴露在燈光下,讓人看了又好氣又好笑。 \n畫面曝光後網友全笑翻了,紛紛留言直呼「像小孩子在玩躲貓貓,太可愛了」、「鴕鳥心態原來在大象群裡也有」、「很聰明的小象,但是電線桿擋不住啊」、「完美詮釋了掩耳盜鈴的真義」、「牠可能不知道電燈桿應該遮不住牠了!」、「牠以為自己很苗條,結果那個粗粗的手,胖胖的腳都露在外面」、「小象表示: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 官田區有機農業規模 躍升為台南市之冠

    官田區有機農業規模 躍升為台南市之冠

    台南市官田區有機農業規模突破100公頃達130公頃,躍升全市規模最大之有機聚落,官田農會超市、全聯超市等也提供在地農友銷售管道,讓民眾就近可購買到「食在地、饗時令」的有機食材。 \n \n台南市農業局簡任技正周志勳指出,官田區有機農業栽種面積占台南栽種總面積654公頃之20%,其中以台糖公司種植有機甘蔗71公頃及有機蔬果6公頃為最多。 \n \n台南市長黃偉哲特別感謝台糖公司帶頭轉型發展有機農業,讓環境及生態永續,並能兼顧生產自然安全農產品,也協助台南小農銷售有機食材,讓台南有機農業持續推展。 \n \n除了大規模有機甘蔗,官田區有機農業主要栽培短期葉菜類、瓜果類、水稻、水果,主要通路為直銷有機商店、學童午餐及團膳等。 \n \n台南市農業局也力邀在地的官田國中、官田、隆田、渡拔國小等,以及公所、農會響應「在地生產、在地消費」的理念,採用在地生產之有機農產品作為團膳食材,照顧學童及員工之食安與健康。

  • 糖業文化節 400人齊聚曾文農場焢窯烤甘蔗

    糖業文化節 400人齊聚曾文農場焢窯烤甘蔗

    鄰近台南善化糖廠的曾文農場甘蔗田,4日湧入約400位民眾近距離觀賞機械採收甘蔗,並下田親手種下蔗苗,更仿效早期農人在田間搭土窯、烤甘蔗,體驗蔗農的生活文化。 \n \n台灣糖業公司糖業文化節4日、5日熱鬧登場,今年推出「一起窯滾吧!蔗田尚青PARTY」,把活動拉到蔗田現場舉行,讓民眾體驗傳統的蔗農生活,機器收割甘蔗時成群鳥兒飛舞,壯觀畫面讓民眾驚呼。 \n \n台糖表示,全台唯二仍在運轉的虎尾糖廠及善化糖廠已陸續於上月開工製糖,善化糖廠自西元1905年開工壓蔗至今已運轉超過114年,為讓民眾了解完整的製糖過程,善化糖廠5日也將限額開放民眾入廠參觀製糖流程。 \n \n台糖也將帶領民眾參觀有機蔬菜園區,瞭解台糖如何將蔗渣及糖蜜等製糖副產品製成有機肥,轉而栽種有機蔬菜,民眾還能體驗拔蘿蔔的樂趣,並將農作物帶回家品嘗。

  • 少女遭5男灌酒、拉進甘蔗田「失身」 男友竟也在場

    少女遭5男灌酒、拉進甘蔗田「失身」 男友竟也在場

    1名16歲少女被5名男子強灌酒後,開車載到附近的甘蔗田輪姦,當中她不斷大叫,一度逃脫,但還是被抓回來慘遭毒手,然而,這些施暴男子當中,有1名竟然是他的男友。 \n \n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此案件發生在去年底,澳洲這名少女遭到包括男友等5人強灌酒後,開車將她載甘蔗田輪姦。期間少女不斷大喊求救,一度拿起衣物逃脫,無奈又被抓回去繼續性侵;5男逞慾後,開車將少女丟包在市中心。 \n \n警方調查後,將5男全數逮捕歸案,其中1名32歲嫌犯在開庭時否認犯罪,他的辯護律師指出,當事人當時的確跟少女待在一起,不過是因為少女喝得太醉「斷片」,事實上並未發生強姦一事。不過法官認為,此案件情節十分重大,不能讓所有嫌犯申請保釋,若嫌犯交保,恐會威脅受害少女,最後法院只准許其中1人在嚴格管制下獲得交保,將於日後出庭受審。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種原料甘蔗比種稻收入多國內缺糖正是種植好時機

    種原料甘蔗比種稻收入多國內缺糖正是種植好時機

    為因應國內缺糖,虎尾糖廠今年提早開工榨糖,然而原料甘蔗依舊供不應求,導致每年全國消費50公噸糖中,幾乎9成要進口,農糧署與台糖公司因而鼓勵農民多種原料甘蔗,保價收購加上獎勵補助,又較不受風災影響,年收入比種稻好。 \n \n 農民謝萬來指出,現行慣行農法種植水稻1年兩收,扣除翻土、農藥化肥及相關人工成本等,每公頃加總約可收入30萬元,不過,若遇颱風或豪大雨侵襲,可能就沒那麼多。 \n \n 台糖雲嘉管理處經理暨虎尾糖廠廠長賴坤發表示,和其他作物相比,一般農民認為種水稻較不費工,播種和採收都有機械代勞,生長期間只需噴灑2、3次農藥和肥料,注意田水灌溉,田間管理單純,其實,原料甘蔗的田間管理更簡單。 \n \n 虎尾糖廠管理師陳榮豐說明,原料甘蔗抗旱抗風,耗水量低,土壤亦毋需太多肥分,不必噴農藥,農機種植和收成,就算遇到颱風,受損程度也不會像其他作物那麼嚴重,所以有「鐵五穀」之稱。 \n \n 台糖雲嘉管理處副經理林榮四指出,種植原料甘蔗每公頃平均約生產150公噸,100公噸可產出約8.1公噸糖,該公司保價收購每公斤24.878元,加上農糧署獎勵每期3萬元,因此農民至少有33萬元收入,若市場行情高,便以市價收購,農民收入會更多。 \n \n 林榮四表示,虎尾糖廠收蔗區域今年原料甘蔗增產了6萬公噸,共達30.8萬公噸,依8.1%產糖率計,約可產出2.5萬公噸糖,仍無法因應國內糖的需求,因為許多食品加工業者都指定採用在台灣種植的原料甘蔗產製的糖,所以希望農民多種。

  • 剖甘蔗、坐牛車 萬丹采風甘蔗祭重現農村生活

    剖甘蔗、坐牛車 萬丹采風甘蔗祭重現農村生活

    屏東萬丹采風社舉辦「萬丹采風甘蔗祭」,今年已是20周年,除了舉辦紀念音樂會懷念活動創辦人李明進,現場也有稻草人藝術造型展、炊粿米食文化,並讓民眾體驗坐牛車、削甘蔗等活動,重現古早農村時光,讓大家回到以前農業社會生活。 \n \n萬丹甘蔗育種場是全台唯一,也曾是東南亞規模最大的育種場,育種場占地1公頃,至今仍保存了1000多株種源,主要做雜交、栽培用途,周邊也種了13公頃甘蔗,是屏東縣內現今僅存大面積甘蔗田。 \n \n早期甘蔗可說是地方重要經濟基礎,是許多家庭經濟命脈,不過隨著時代演進,糖業逐漸沒落。萬丹采風社從20年前積極推動甘蔗文化,每年固定在育種場舉辦活動,希望重現古早農村純樸樣貌,讓老一輩回味、年輕一輩認識。 \n \n活動現場民眾能體驗傳統剖甘蔗比賽、坐牛車遊甘蔗園、稻草人射箭等活動,也有炊粿米食、製作黑糖等。攤位也都非常復古,像是吹糖人、捏麵人、龍鬚糖等,許多小朋友沒有接觸過,非常好奇。 \n \n王姓居民第一次帶著2個小孩來逛,他說他沒體驗過農村生活,更不用說小孩,逛了一圈覺得處處充滿新奇和趣味,尤其坐牛車時小孩都興奮大叫。

  • 重現農村往日風華 萬丹將辦甘蔗文化祭

    重現農村往日風華 萬丹將辦甘蔗文化祭

    曾是東南亞規模最大的萬丹甘蔗育種場,隨著產業沒落逐漸被人淡忘,萬丹采風社將於2、3兩日,藉由「甘蔗祭」活動,配合台糖罕見開放育種場供民眾參觀,加上音樂會、糖業及稻米文化展示,期盼一一重現往日台灣糖業興盛的榮景。 \n \n 「很少人知道萬丹有全台甘蔗唯一的育種場」,屏縣議員許展維指出,農村時代甘蔗產業猶如現在的「台積電」,是撐起台灣5、60年的經濟基礎,同時養活不少家庭,日本人走訪各地,最後選擇萬丹作育種場,至今仍有1000多株種源保存在內,相當有看頭。 \n \n 台糖甘蔗育種場場長胡金勝說,全台糖業興盛時期,甘蔗種植面積超過15萬公頃,如今僅剩虎尾及善化等地糖廠仍持續製糖,延伸周圍的雲嘉南則是甘蔗主要產區,但面積已縮減至約1萬公頃。 \n \n 雖然甘蔗種植面積少了,但育種場仍堅守崗位,每年都培育近50種雜交新種,以因應氣候變化等因素,維持甘蔗品質,目前育種場占地1公頃,主要做雜交、栽培用途,另周邊13公頃的蔗田則嘗試種植,是屏縣內僅存的大面積甘蔗田。 \n \n 萬丹采風社長林瓊琳表示,甘蔗祭將重現傳統剖甘蔗比賽,還能體驗坐牛車遊甘蔗園及稻草人等農村生活,更有炊粿米食文化,期盼重現古早農村純樸樣貌。

  • 捨不得花錢買飲料 男砍甘蔗解渴遭警逮正著

    黃姓男子因手腳有肢體障礙,領有身障手冊,在一家漁產加工廠工作的他,8日下班後,騎機車到台南鹽水磨工作用的剪刀,回到住家的六腳鄉已晚上9點多,因口渴捨不得花錢買飲料,見路邊有甘蔗田,想說砍個2根甘蔗解解渴,卻被巡邏員警逮個正著。 \n \n到派出所,黃姓男子說他離婚單親,要養母親和有自閉症的兒子,經濟負擔沈重,偷砍甘蔗是口渴才臨時起意,沒想到會被抓,「這是窮人的宿命」,至於被害蔗農接獲通知到派出所,得知黃男處境,也表示不願意追究,但因竊盜屬公訴罪,黃男今仍被依法移送嘉義地檢署。

  • 神秘怪病蔓延尼加拉瓜 大量年輕男子腎臟病亡

    台灣在中美洲的邦交國尼加拉瓜在近20年來受到一種原因未知的神秘腎病影響,令無數家庭失去年輕力壯的家庭支柱,部分地區也因此成為「寡婦村」。自從90年代開始,尼加拉瓜已經至少有兩萬人死於這個神秘疾病,而當中大多數是年輕的甘蔗田農工,當地醫學界至今仍無法能找出這種病的成因。 \n \n根據英國《衛報》報導,尼加拉瓜有75%年輕及中年男性死者死這種神祕疾病,一直以來都沒有人知道這種病的起因在哪裡。來自澳洲的攝影師麥克唐納(Josh Mcdonald)近日以一張訴說尼加拉瓜悲慘現實的照片獲獎,照片中兩名男孩的叔叔和表兄弟都死於神秘腎病,而他們的母親也在甘蔗田工作,這對兄弟沒有任何翻身的機會,長大後也只能到甘蔗田工作。 \n \n倫敦大學的腎臟專家卡普林(Ben Caplin)表示,在英國等國家,慢性腎病影響大約只有5%至10%的人,而且大多數患者都是老年人或糖尿病者。卡普林說,在英國30歲以下的人群中,只有少於1%患有該病;相比之下,尼加拉瓜部分地區同一年齡層中,有20%至30%患病,情況相當不尋常。 \n \n卡普林相信,職業是一個導致疾病的主要因素:「甘蔗工人必須於超過攝氏40度的高溫下工作,同時他們沒有足夠保護去對抗田間使用的毒劑和農藥」,卡普林認為長期曝露在毒物下,及承受暑熱的壓力,應是導致這種疾病的原因。 \n \n但卡普林也說,即使知道疾病成因,尼加拉瓜人也根本不可能負擔龐大的治療費用,加上疾病成因仍然未明,因此對抗疾病更是難上加難。事實上,除了尼加拉瓜以外,中美洲其他國家如哥斯大黎加,以及一些南亞地區,也都開始出現類似的情況,狀況相當令醫界擔憂。

  • 40公頃白甘蔗田倒30公頃未符補助標準?農糧署決定覆勘

    40公頃白甘蔗田倒30公頃未符補助標準?農糧署決定覆勘

    台南市安南區南興里40公頃的白甘蔗田在這次莫蘭蒂颱風受損30公頃,安南區公所上報災情,農業局勘查小組現勘後卻認定未符合補助標準,立委陳亭妃24日帶著農業局與農糧署官員到現場查看,見蔗農叫苦連天,當場決定覆勘補救。 \n \n 台南市14日下午歷經莫蘭蒂強颱侵襲,安南區南興里北興段附近種植白甘蔗田傳出折損大半,安南區公所將實際情形向上呈報,農業局農損勘災小組前往查看,卻認定甘蔗田只是折損而非倒伏,仍可收成,未符標準。 \n \n 陳亭妃24日帶著農業局農務科長邱季芳與農糧署南區分署長姚志旺現場查看一片白甘蔗田,蔗農表示甘蔗已接近12月收成期,折損的甘蔗雖沒死,但需重新種植,起碼需1年半時間,之前的辛勞等於白做工。 \n \n 黃姓蔗農表示,風災折損的甘蔗根部都已乾裂,縱然會發新芽,卻來不及在12月採收期長成,屆時整批甘蔗田皆以機械一併採收,未成熟的甘蔗也只能一併收割,但採收後會遭視為劣質品淘汰,這筆損失也算在辛苦栽種的農民頭上。 \n \n 安南區南興里北興段種植白甘蔗田約40公頃,其中30公頃都出現折損情形,受損面積比例已符合20%的農業天然災害補助標準,卻被認定未倒伏而不補助,蔗農望天興嘆。 \n \n 陳亭妃認為農業局勘查標準沒有一致性,對蔗農不公平,應改採事實認定,姚志旺當場表示,將再派人覆勘來補救,若符合標準,每公頃將補助3萬6000元。

  • 台糖甘蔗田起火 濃煙阻交通

    台糖甘蔗田起火 濃煙阻交通

    台18線高鐵大道太保麻魚寮段台糖甘蔗田12日下午2點31分通報火警,因火災延燒範圍極大,加上強風助長火勢,大量濃煙持續往高鐵大道飄,來往汽車機車仿佛陷入雲霧中,前方視線幾乎剩不到1公尺, 相當危險,甚至有機車騎士寧可繞遠路,也不敢冒然駛進濃煙當中。 \n \n嘉義縣消防局獲報後,立即派出太保和祥和分隊消防車前往,並通知警方進行交通管制疏導,但因火場面積實在太大,消防水車只能在旁警戒,目前由台糖救護車接手處理,至下午4點半,火勢仍未完全熄滅。

  • 蔗田變商圈地標 每坪14元→上百萬

     60年前,位於南市中華東路與東寧路口的台南紡織台灣總部用地,一甲(折合2,934坪)土地只有4萬元,平均一坪價格不到14元;如今,該區域的臨路地段市價已飆到每坪上百萬。台南紡織董事長鄭高輝在南紡夢時代開幕式提及這段往事,大家才發現,原來這才是最佳的投資術。 \n 今年正巧是南紡創業一甲子,鄭高輝表示,他人生的一半歲月都投入在南紡,今年剛好是六十周年慶,南紡夢時代購物中心也全新出發;這塊基地經過重劃捐40%用地給南市府,才完成重劃程序,一年光是地價稅即高達上千萬。 \n 鄭高輝說,60年前這裡是一大片甘蔗田,南紡以一甲4萬元(每坪約13.7元)取得12甲建廠用地,直到19年前隨著廠房遷至越南,並歷經14年重劃,4年規劃建設,才有今日的南紡夢時代。 \n 此外,南紡台南總公司大變身首部曲也正式登場,目前除南紡夢時代之外,其他樓層作為南紡集團辦公大樓,以及台南「老爺行旅」所在地;另二、三期開發案,則有五星級飯店、高級住宅等都將持續開發。 \n 從甘蔗田到工廠,再蛻變為南紡夢時代購物中心全新登場,成為東區商圈新地標。而早在其進入實質開發到目前一期開發正式營運,帶動周邊房地產一波波上漲。

  • 找回佳里過往榮景 姚志峰重建復古糖廍期待重現蔗海 種回甘蔗 復興百年糖鄉

    糖業曾為台灣帶來大量外匯,也在嘉南平原一帶塑造出一望無際的蔗田景觀。自明鄭時期便有製糖業的台南市佳里區,曾因糖而富貴繁華,如今卻也和一般農村一樣,面臨人口老化、田地無作的危機,為了讓地方重生,延平社區發出「回復百年糖鄉」的願景,希望將甘蔗種回來。 \n佳里位在台南濱海鹽份地帶中樞。此區因土壤貧瘠,多以鹽田、魚塭等農漁業為主,佳里因過去盛產蔗糖、又有製糖業,吸引許多人前來打工,「每年冬天固定來做糖,久而久之就就定居下來。」延平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姚志峰在中國時報和正聲廣播電台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中表示,因為多人移居、聚落壯大,佳里甚至比交通運輸重地後港還富庶。 \n糖業發展 始於明鄭時期 \n「過去,一戶人家只要能收成一甲甘蔗,就可買到十分地。」他回憶當時酒家、球間等消費娛樂性質的店家此起彼落,繁榮景象與今日之凋零不可同日而語。 \n1953年次的姚志峰童年便常在蔗園裡穿梭遊戲,總見著兩頭牛拖著甘蔗到糖廠,也常看著護糖的保安隨行。「國民政府來台後,糖是管制品,凡收成的甘蔗都要交到台糖。」他進一步表示,二次大戰後,國際能源不足,蔗糖除了食用外,還可提煉成酒精作為能源,世界糖價高漲,收入便豐。1950-60年代初是糖業黃金時期,國民政府收購的蔗糖皆外銷爭取外匯,於是,「一根甘蔗都偷不得。」 \n中國時報執行副總編輯、主持人張瑞昌好奇:「真的沒人偷嗎?」姚志峰直說不敢偷,「但在甘蔗園裡就吃飽了。」 \n蔗糖和佳里生活經濟千絲萬縷的關係,於荷據之前就開始。佳里是西拉雅文化發源地之一,是蕭壠社的聚居地,遠在14世紀元朝文獻中,便有著平埔族「釀蔗漿為酒」的記載;17世紀荷蘭人也在史料中寫著「蕭壠產甘蔗」。但真正發展糖業,卻是從明鄭時期開始。 \n製糖技術 日治時期斷絕 \n1661年,鄭成功率領大軍登陸台灣,發現台灣糧食生產不足,便加速開墾,發展屯田制,佳里亦是鄭氏設鎮屯田之所,舊稱下營。與此同時,鄭氏領軍麾下諮議參軍陳永華從福建引進竹蔗和製糖方法,並設置「糖廍」作為製糖之所。而佳里便擁有兩個糖廍,足見此地糖業之盛。 \n其中一個糖廍位在延平社區,名之頂廍,故延平社區也沿襲舊名,又稱頂廍里。居民一直以來以植蔗、製糖為業。日治時期,糖業生產到達顛峰,卻是由株式會社統一收購蔗糖,「糖廍被清掉了。」姚志峰表示,彼時民間製糖技術幾乎斷絕,至國民政府時期更是失傳。 \n振興產業 吸引青年回鄉 \n1970年代,糖的替代品出現,加上台灣產業轉型,種糖的人少了,蔗田景象也日漸消失,90年代開始幾乎無人種甘蔗。2006年,姚志峰決意回復兩百年製糖文化,於是挖掘製糖的石硨,並重建國內第一座復古糖廍,「我希望打造以糖為元素的產業,讓這裡成為做糖的故鄉。」 \n首先,他們先找到曾在台糖工作過的技術人員,了解製糖方法和技術,再透過曾在外地學習冬瓜露、芝麻糖和花生糖作法的當地人,習得製作各類糖製品的祕方,近期更嘗試研發手工黑糖,甚至是鳳梨酥。 \n「如果能夠成為一個產業,就能吸引年輕人回鄉工作。」姚志峰表示,說到底,農村人口外流,讓地方失去生氣,是每個社區都要面對的危機,因此,非得轉型。 \n善用農地 自己種原物料 \n在轉型過程中,他們除了確保製糖技術、開發新產品外,還打算讓原物料也能自己提供,於是撥出一塊公有地,種植冬瓜好製造冬瓜露外,也打算透過契作,提昇甘蔗產量。 \n「土地必須全面被利用。」姚志峰感嘆,許多農地因休耕而失去作用或荒廢,不如拿來發展經濟作物。 \n於是社區發展協會挪出6分地中甘蔗,今年增至3甲,而明年計畫增至20至30甲,「如此一來,農村景相便會被改變,地貌也會不同。」社區會因為一片蔗海,而增添特色。那麼,糖鄉也就不遠了。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 警追毒犯 嫌躲玉米田4小時仍被逮

    警追毒犯 嫌躲玉米田4小時仍被逮

    台南市新營警分局24日上午追查毒品案,方姓嫌犯正巧在新營住處對面寺廟拜拜,瞥見大批員警上門,拔腿狂奔200公尺突然消失無蹤,員警鎖定附近甘蔗田及玉米田搜索,方嫌躺在玉米田4小時,最後仍被眼尖員警揪出,被帶回警局偵訊後移送法辦。

  • 手作農情-採自然農法 黑糖蜜自然甜

    手作農情-採自然農法 黑糖蜜自然甜

     不健康的糖,會帶來肥胖與負擔,自然農法甘蔗榨出的好糖,只要一點點,就能帶來甜蜜與幸福香氣。 \n 南澳「阿聰自然田」出產的手工黑糖蜜,最讓人訝異的是它的香氣,打開瓶蓋,一股自然原野香氣充斥鼻間,讓人有種想拿披肩在草原奔跑的幸福感;但闔上瓶蓋,問了價錢後,手就趕緊縮回來。 \n 這會不會太誇張?不過是糖嘛,小小一罐600公克要賣500元,人家台糖1公斤砂糖包得美美,到大賣場買只要39元,怎麼號稱有良心的健康糖卻賣這種黑心價?只是等採訪完,看過它的生產流程後,雖然還是覺得貴,但卻貴得有道理。 \n ■科技人當農夫 引領有機 \n 阿聰自然田是近年在網路紅到發燙的景點,民國55年次出生的農田主人黃仕聰,年輕時因反核開始關心環境,並曾於主婦聯盟工作,數年前因身體發出警訊,開始學習自然農法,並於三年多前放棄內湖科學園區工作,與同為科技人的朋友「阿江」陳昌江,兩家人一起來到自然純淨的南澳租地,改行當農夫。 \n 兩個科技人、兩個新手農夫,有一個保護環境的共同目標,再加上當地有理想的張興仁牧師與上百位有心的老農,就此帶動南澳有機事業,短短3年,「牧師米」、「南澳自然田」、「阿聰自然田」、「代耕」、「打工換宿」等品牌與風潮,讓原本寧靜的南澳小鎮,每年約可吸引四千多名遊客專程前來體驗農耕。 \n 阿聰自然田以稻米種植為主,也兼種黃豆、黑豆等作物,但因釀醋卻苦無好糖,因此開始自種白甘蔗,並均以「秀明自然農法」加以經營。 \n ■自然農法作物 新鮮安全 \n 所謂自然農法,指的是不使用農藥與肥料,並針對自身土壤土質且順應大自然節令,種植最適合當地與當季的作物,手動除蟲、除草,只用枯草與落葉堆肥滋養微生物,讓土地回歸最原始健康的狀態。 \n 自然農法其實就是最古老的農耕方式,比有機更有機,在1930年代分別由日本岡田茂吉與福岡正信提出,逐漸演變成宗教、哲學、藝術與農業合一的生活理念,在台灣頗為知名的日本滋賀縣Miho美術館所有者「神慈秀明會」,本身也是自然農法的一支。 \n 自然農法最困難的就是堅持,常常辛苦了一整年作物,只要兩天就被鳥蟲吃光光,遇到病害也只能淚往肚裡吞,然而如此自然產出的作物,除了更添鮮美與安全,保存期限也大幅提昇,例如蔬菜放冰箱中可保存3、4個禮拜不成問題,著名的「蘋果爺爺」木村秋則,其在日本青森以自然農法種植出的蘋果,甚至可保存兩三年都不變質。 \n ■10斤甘蔗 只能熬1斤糖蜜 \n 黃仕聰的自然田,狀況也相同,每年出產的白米黃豆甘蔗,總有一大半進了鳥蟲與田鼠肚子中,剩下的才輪到人吃,種植成本高昂。以此農法產出的白甘蔗,香氣濃郁,平均10斤甘蔗才能熬出1斤糖蜜,用來取代日常用糖,煮紅豆湯、拌咖啡或抹土司,香氣四溢,用來料理或烘焙更可著色保溼,還保留了最原始自然的多樣礦物質,也容易新陳代謝,不像砂糖只有甜,堆積體內變脂肪。 \n 這一天,我跟著阿聰下田,看他除草、砍甘蔗、榨甘蔗汁、熬糖,在汗水中舀起剛榨好的甘蔗汁,再喝著溫水調勻的濃郁糖蜜,一股幸福感從胃中升起。這口甜蜜真的很貴,但是,真香啊。 \n ■南澳手工黑糖蜜 \n ★阿聰自然田/宜蘭縣蘇澳鎮大通路2號/0963387507/可於FB搜尋「阿聰自然田」/手工黑糖蜜600克500元,另有250ml與140ml小罐裝,宅配2000元免運費/另有自然農法白米、黃豆與醋等產品,但多為代耕且銷售火熱,請先詢問是否有貨

  • 外籍生吃炒糖 滿臉甜蜜蜜

    外籍生吃炒糖 滿臉甜蜜蜜

     「好甜好香好好吃!」花蓮縣光復鄉大富社區飄出「甜蜜蜜」的蔗糖香,一群來自東華大學的交換學生前來體驗昔日農村炒糖的樂趣,大夥爭先恐後用甘蔗沾取糖漿食用(見圖,楊漢聲攝),現場「甜得化不開」。 \n 光復鄉自古就是花蓮種植甘蔗主要產區,蔗糖業在當時盛經輝煌一時,但現光復糖廠已轉型休閒園區,荒廢蔗田由花蓮林管處承接管理,栽種人造林。 \n 「環頸雉的家永續發展協會」有鑑於糖業沒落,希望能讓後人了解及保存糖業的文化,於是藉由炒糖活動結合社區觀光產業,邀請了東華大學駐村團隊前來體驗農村一日遊,除了到大農大富平地森林園區看花海,也到田間烤地瓜,其中最特別是「炒糖體驗」。 \n 外籍生搶著用甘蔗捲起黏稠的糖漿來吃,吃得一臉「甜蜜」。來自印尼的吳彩龍表示,第一次親眼見到炒糖,也是第一次吃熱騰騰的糖;來自德國的林滿如表示,德國沒有甘蔗只有用甜菜製作的糖,兩者味道差別甚大。

  • 旅遊的滋味-微醺 憶起旅途的美好

     自從發現大部分的旅行紀念品都是「中國製造」,我就很少買伴手禮,出門的行李跟回來的行李差不多重,若有多出一兩公斤,往往是帶了兩瓶酒回家。 \n 帶酒回家似乎已經成了我的旅行儀式之一,每當轉開用一堆衣服包了又包、空運回台的酒瓶,屬於那段旅行的記憶也一起旋開,旅行的情景與味道因為酒精又延長了記憶的壽命,旅程又久了一點。 \n ■啤酒 當下暢飲就好 \n 既然要讓旅行的記憶延續久一點,帶回台的飲料絕對不能是啤酒,因為啤酒一飲而盡、暢快到一下子就消失了,旅行的記憶也跟著氣泡的消失只剩不得不告別的苦澀。我曾經帶了幾罐波蘭Zywiec啤酒回家,但少了波蘭香腸、水餃搭配,老覺得啤酒少一味,它非但沒喚起回憶倒是喚醒失落。 \n 自此以後,我發現啤酒就是把握今宵的飲料,在哪個國家就喝那個國家的啤酒、好好享受那一刻的歡愉,當下的暢快是無法複製與空運回台的,就像愛爾蘭的Guinness,在台灣喝總覺得少了一味。至於三兩下就喝完的紅酒也不是我會搬回台灣的標的,我會收進行囊裡的多半是酒精濃度偏高的飲品,只因為可以花比較長的時間慢慢品味。 \n ■Pisco Sour 幻想重返祕魯 \n 跟著行囊回台的酒都不是揚名國際或是價格高貴的酒款,他們多半是在地人的日常飲品,價格常常是台幣一百到三百之間。既然是國民飲品,就是旅行期間我天天看得到它、甚至每天都會來一杯的飲料。 \n 像在祕魯和智利旅行,幾乎天天都可以喝到Pisco Sour,佐餐的飲料是它、旅店的迎賓飲料是它、甚至青年旅舍的Happy Hour都免費提供。為了召喚祕魯的記憶,我扛了一瓶用葡萄釀造的Pisco回家,想念安地斯山的時候,就倒出一盎司的Pisco、滴幾滴檸檬、放入冰塊,再加入打發的蛋白,幻想自己重回馬丘比丘。 \n ■蘭姆酒 記憶熱情哈瓦那 \n 這幾年行旅中南美洲,打開了蘭姆酒大門,尤其在古巴,蘭姆酒應該是血液組成分子之一。古巴盛產甘蔗所以用甘蔗製糖、也用甘蔗製蘭姆酒,在古巴喝的調酒多半以蘭姆酒當基酒,蘭姆酒加上可樂就成了自由古巴,蘭姆酒加檸檬汁與薄荷就是街頭巷尾處處可見的Mojito。連我到菸田裡採訪的時候,蘭姆酒也被供在雪茄工作桌旁。 \n 菸農一見我來,立刻把甘蔗壓成汁,我還以為是要喝甘蔗汁消暑,沒想到他豪邁的把蘭姆酒加進甘蔗汁裡,然後拿起桌邊的鳳梨切片,很Man的徒手抓起一把鳳梨、用力一捏,鳳梨汁就大量的噴流進甘蔗蘭姆酒裡,稍微攪拌後很興奮的捧著一大杯要給我品嘗,菸農指著太陽說:「Cool down, tropical juice!」。在菸田喝著有熱帶風味的調酒,把古巴的熱情都一併吞進身體裡。 \n 鳳梨和甘蔗自此成了象徵古巴狂熱的圖騰,尤其是此刻正值鳳梨的產季,就會莫名的想起加勒比海古巴,每每到市場會情不自禁的買鳳梨、甘蔗汁,在餐桌上倒進Havana Club,重現那抹燦爛菸田的金黃色澤。 \n ■酒 封存在地的滋味 \n 酒,是時間的產物,他封存了一個地方的物產、氣候和釀酒師的期待,是最有地方特色的飲品。去年在美國愛達荷州旅行時造訪的Koenig’s酒莊主人Greg,最近來到台北推廣登台的葡萄酒,他說:「19世紀末祖先從奧地利移民到美國時,第一件事情就是釀酒。」釀酒代表了想在一個地方安身立命的決心,旅人也在不同的佳釀裡看見了旅途中的風景、重溫旅行的滋味。 \n ★更多黃麗如的旅遊報導請上http://blog.chinatimes.com/nomad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