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生死辯的搜尋結果,共58

  • 新官上任 吳燦辯生死 量刑標準獲贊同

    新官上任 吳燦辯生死 量刑標準獲贊同

     獲蔡英文總統提拔、破天荒由最高法院庭長直升院長的吳燦,除是刑法權威,8年前他承審殺人案,創下最高法院首例開庭「辯生死」,對判生或死訂下「量刑標準」,不僅獲法界贊同,也讓量刑標準成為司改重點。 \n 吳燦,67歲台大法律系畢業、法訓所23期結業,歷任台北地院法官、福建金門地院法官、宜蘭地院庭長及高院法官,他調最高法院辦事法官後,審判品質優異獲留任,之後升庭長,目前是襄閱庭長。 \n 2012年吳在最高法院承審一起殺女友案,創下最高法院先例,除開庭審理,並在法庭表示,有關「量刑辯論」法無明文規定,法院對此沒有進行言詞辯論就作出判決,雖未違法,但不妥當。 \n 吳表示,量刑不是法院中的「例稿」,也不是填充題,更不是作文比賽,寫一大堆判決理由,唯有量刑辯論,讓檢辯雙方對是否判死辯論,訂出最妥適量刑原則,才能彰顯對生命權的尊重。之後,提升量刑的妥適、透明、公平及可預測性,確立未來量刑法制的政策方向,成司改重點。司法院日前也邀專家開會,關於量刑推動委員會召集人,與會者多認為應由最高法院院長充任。 \n 因量刑召集人須為院長兼刑事法官,吳對於量刑辯論的裁判及見解,深獲層峰肯定。直升院長接下司改重任,未來將持續推動廢除限量分案,與大法庭及量刑等相關改革。

  • 沈文賓殺前妻2友人6度判死 「生死辯」最高院今判死刑定讞

    沈文賓殺前妻2友人6度判死 「生死辯」最高院今判死刑定讞

    2012年新北市三峽恩主公醫院停車場棄屍案,凶手沈文賓與弟弟沈文夏將前妻2有人押走,逼問前妻下落未遂,竟聯手淹死棄屍,歷經纏訟近8年及18位法官已6度判沈文賓死刑,本月初高院「生死辯」之後,31日最高法院宣判,沈文賓判處死刑,沈文夏19年,全案定讞。 \n \n6年前冷血溺殺奪2命的凶手沈文賓,一審到更四審共18位法官將他判死,最高法院今(6)日要開辯論庭,請台大醫師吳建昌到庭釐清沈有無教化可能,再決定判生或判死,成為法律審精神鑑定調查首例。本案纏訟近8年、6度判死仍未定讞,更是罕見的司法案件。 \n \n \n2012年12月10日沈文賓夥同胞弟沈文夏,持槍到宜蘭冬山鄉一處檳榔攤,押走可能知道妻子下落的檳榔攤老板潘孟瑤及其友人呂俊偉,他殘暴地將2人扔進路旁水溝,溺斃後載到三峽恩主公醫院停車場棄屍。 \n \n法院審理時,檢方痛斥沈男犯行殘忍,讓死者家屬「淚已乾、夜不能眠」應判死,沈文賓則是向法官表示他知道錯了,想到監獄工廠工作贖罪。 \n

  • 三峽雙屍命案 6度判死 沈文賓今生死辯

    三峽雙屍命案 6度判死 沈文賓今生死辯

     6年前冷血溺殺奪2命的凶手沈文賓,一審到更四審共18位法官將他判死,最高法院今(6)日要開辯論庭,請台大醫師吳建昌到庭釐清沈有無教化可能,再決定判生或判死,成為法律審精神鑑定調查首例。本案纏訟近8年、6度判死仍未定讞,更是罕見的司法案件。 \n 2012年12月10日沈文賓夥同胞弟沈文夏,持槍到宜蘭冬山鄉一處檳榔攤,押走可能知道妻子下落的檳榔攤老板潘孟瑤及其友人呂俊偉,他殘暴地將2人扔進路旁水溝,溺斃後載到三峽恩主公醫院停車場棄屍。 \n 法院審理時,檢方痛斥沈男犯行殘忍,讓死者家屬「淚已乾、夜不能眠」應判死,沈文賓則是向法官表示他知道錯了,想到監獄工廠工作贖罪。 \n 本案從一審到高院更四審都認定,沈文賓犯行重大、教化可能性低,將他判處死刑,案經上訴後,最高法院決定今(6)日召開生死辯時,請負責鑑定的醫師到庭,讓檢辯進行交互詰問。這是法律審進行精神鑑定調查的第一起案例。 \n 法界人士指出,由於本案爭訟近8年攸關被告羈押期間及減刑與否的問題,且經4次撤銷死刑發回更審,這次最高法院當庭進行教化可能的鑑定後,恐將「自為判決」作成無期徒刑或死刑定讞的判決,不再將案件丟回高院,讓案件懸而未定。

  • 冷血溺殺奪2命6度判死 最高法院明生死辯

    冷血溺殺奪2命6度判死 最高法院明生死辯

    6年前冷血溺殺奪2命的凶手沈文賓,從一審到更三審共15位法官將他判處死刑,不料,最高法院屢次撤銷死刑,更四審又判死後,最高法院決定創首例請台大醫師吳建昌到庭,調查沈文賓有無教化可能,再做出終局判決。6度判死仍未定讞是近年罕見的司法案例。 \n \n2012年12月10日沈文賓夥同胞弟沈文夏,持槍到宜蘭冬山鄉一處檳榔攤,押走可能知道妻子下落的檳榔攤老板潘孟瑤及其友人呂俊偉,他殘暴地將2人扔進路旁水溝,溺斃後載到三峽恩主公醫院停車場棄屍。 \n \n高院審結後提訊沈文賓,他得知遭判死後,情緒相當激動,還押途中看到一旁守候的媒體,突然鞠躬道歉說「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上訴後最高法院開庭,沈的80多歲阿嬤苦求法官不要判死,留孫子一條生路,合議庭審理後撤銷死刑判決、發回更審。 \n \n但更一審到更三審仍將沈文賓判死,案經上訴後,最高法院開生死辯時,檢方痛斥沈男犯行殘忍,讓死者家屬「淚已乾、夜不能眠」應判死,但承審法官林立華仍以原判決有四項程序瑕疵為由,4度撤銷沈文賓的死刑。 \n \n更四審認定沈文賓犯行重大、教化可能性低,將他判處死刑,沈文賓似乎希望死刑被撤銷,連連向法官表示他知道錯了,想到監獄工廠工作贖罪。案經上訴後,因法官林立華升任審判長,改由她的庭員楊真明任受命法官。 \n \n最高法院準備庭時,考量歷審採用台大鑑定報告認定沈文賓教化可能低因此判死,且沈的律師質疑鑑定報告的證據力,最高法院決定在3月6日生死辯時,請台大醫師到庭讓檢辯進行交互詰問。這是法律審精神鑑定調查的首例。 \n \n法界人士指出,由於本案爭訟近8年、4次撤銷死刑發回更審,此次最高法院當庭進行教化可能的鑑定後,恐將「自為判決」作成無期徒刑或死刑定讞的判決,不再將案件丟回高院,讓案件懸而未定。 \n \n

  • 生死辯首例 沈文賓案法官傳鑑定人釐清教化可能

    生死辯首例 沈文賓案法官傳鑑定人釐清教化可能

    冷血溺殺2命的凶手沈文賓,歷審採用台大鑑定報告認定他教化可能低,6度判處死刑,由於沈的律師質疑鑑定報告的證據力,最高法院將在3月6日上午生死辯時,請台大醫師到庭讓檢辯進行交互詰問。這是法律審精神鑑定調查的首例。 \n \n2012年12月10日沈文賓夥同胞弟沈文夏,持槍到宜蘭冬山鄉一處檳榔攤,押走可能知道妻子下落的檳榔攤老板潘孟瑤及其友人呂俊偉,他殘暴地將2人扔進路旁水溝,溺斃後載到三峽恩主公醫院停車場棄屍,一審到高院更四審均判他死刑。 \n \n法院開庭時,檢方痛斥沈男犯行殘忍,讓死者家屬「淚 已乾、夜不能眠」應判死;沈的律師辯稱,沈男不小心殺死2名被害人後,緊急送往醫院想要救治,並非最嚴重的犯行,沈遭收押在看守所後為死者立牌位,每天唸經迴向給死者,並非沒有悔意。 \n \n歷審將凶手沈文賓判死,最高法院4度撤銷沈文賓的死刑,連同其弟沈文夏被判無期徒刑部分發回更審,去年底高院更四審判決沈文賓判處死刑、沈文夏改依幫助殺人判刑19年。沈文賓6度判死,案經上訴,最高法院今召開準備庭。

  • 最高法院生死辯後 二次判死定讞都是他

    最高法院生死辯後 二次判死定讞都是他

    將燒死6名親友的翁仁賢判死定讞的最高法院法官謝靜恒,2013年承審陳昱安殘忍刺殺父親111刀致死案時,經召開生死辯後,謝靜恒法官審結認定陳昱安罪無可逭且毫無悔意,判處死刑定讞,不過陳昱安今年初已在獄中自殺死亡。 \n \n陳昱安弒父,一、二審都認為陳男預謀殺人,手段凶殘、泯滅天良 ,儘管陳昱安審理中曾稱:「我知道錯了,我很後悔」、「覺得『有 點』後悔」等語,但仍無法認為其確有後悔之意等理由而維持死刑。 \n \n最高法院法官謝靜恒召開生死辯後,2013年1月審結認為陳昱安以極殘忍毒辣的手段逆倫弒親,罪無可逭,他犯後毫無悔意,判死是合議庭的「痛苦決定」,這是最高法院審首次經「生死辯」判處死刑定讞的案件。

  • 翁仁賢生死辯 家屬促快槍決

     男子翁仁賢縱火害死6至親,歷審均判死。最高法院昨進行生死辯,翁拒絕出庭,由律師代 為辯護;法官詢問翁男行為是否為情節最嚴重犯行、判死是否適當,律師均未明確答覆,反指歷審判決均未審酌翁的家庭背景、成長過程,讓他獨自承擔責任,家屬則要求判死,給翁一個教訓。 \n 承審法官指出,翁仁賢具狀請求不到庭,儘管法律未要求一定要到庭,但此案攸關生命權,所以合議庭仍通知他,翁不到庭,法院會依法判決。 \n 昨天生死辯的重點在於翁的犯行是否符合兩公約最嚴重的犯行,翁的律師面對審判長提問,卻不斷跳針式回答,指責高院更一審法官曾德水違背正當法律程序,判決違反公正、中立,最高法院應撤銷。 \n 蒞庭檢察官蔡瑞宗認為,翁仁賢除情緒不滿之外,並沒有心神喪失,「若法院要就被告聲請的部分全數調查,判決可寫成一部小說」。 \n 蔡瑞宗指出,翁故意放火燒死包括親生父母等6人,令人心痛,他的犯行若不是情節最重大犯罪,不知何為最嚴重之犯行? \n 家屬昨也到庭表示意見,強調對他們而言,每次開庭都是傷害,請求法官維持死刑判決,並盡快槍決伏法。

  • 揹2無辜命沈文賓殺人生死辯 檢拿虐殺照片請求判死

    沈文賓為找尋前妻押走2名無辜者溺死,歷審5次判死,最高法院16日生死辯,檢察官當庭放映2名死者遭虐後塞入小貨車內的照片,痛斥沈男犯行殘忍,讓死者家屬「淚已乾、夜不能眠」應判死,律師辯稱沈男唸佛懺悔不應處死刑。庭末審判長諭知下月7日宣判。 \n \n沈男為找尋離家出走的前妻,2012年他夥同胞弟沈文夏,持槍到宜蘭冬山鄉一處檳榔攤,押走可能知道妻子下落的檳榔攤老板潘孟瑤及其友人呂俊偉,他殘暴地將2人扔進路旁水溝,溺斃後載到三峽恩主公醫院停車場棄屍,一審到高院更三審共15位法官判他死刑。 \n \n最高法院公開審理進行辯論,沈的律師辯稱,沈男不小心殺死2名被害人後,緊急送往醫院想要救治,並非最嚴重的犯行,沈遭收押在看守所後為死者立牌位,每天唸經迴向給死者,並非沒有悔意,請求法官撤銷死刑發回更審。 \n \n蒞庭檢察官朱富美為反駁律師的說法,當庭將刑案現場的照片透過投影機在法庭播放,她指出沈男溺死潘女跟呂男後,將2人交叉式堆疊在小貨車的後車廂內,死者衣物凌亂、死狀淒厲,且他殺人後1小時才將小貨車開到恩主公醫院,只是為了要棄屍。 \n \n朱富美檢察官表示,潘女與呂男跟沈文賓完全不認識,2人被從宜蘭押到桃園用行刑式壓水溝溺死,死前承受極大的痛苦,2名死者何其無辜遭受到如此虐殺?沈的犯行符合2公約規定的最嚴重的犯行,應該判處死刑。 \n \n朱富美也感性地說,死亡當時才27歲的潘女不幸遭殺害命喪異鄉,她在宜蘭的父親曾寫信給檢察官表示「多希望女兒能回來,跟太太每次想到愛女都抱頭痛哭」;另一名死者呂男的父親也說,呂是家中長子非常孝順,每次開庭都像兒子又被殺了一次,非常痛苦。 \n \n檢方表示,死者家屬這幾年的身心折磨,淚已乾、夜不能眠,都希望沈男遭判死定讞,為了符合刑罰相當及社會期待的司法正義,請求法官駁回上訴、判處死刑確定。2小時的生死辯結束後,審判長林勤純諭知,全案於12月7日上午10點宣判。

  • 狂男放火燒死6人稱非故意 最高法院召開生死辯

    狂男放火燒死6人稱非故意 最高法院召開生死辯

    新北市男子湯景華前年到翁姓男子家騎樓縱火害死6命,歷審將他判死,案經上訴後,他透過律師否認殺人並辯稱不是故意的,最高法院20日上午提訊湯男進行生死辯,決定最後將他判生或判死。 \n \n2014年湯男到新北市三重餐廳用餐,和在店內用餐的翁男發生爭執,他對翁等人提出傷害等告訴,但法院判決翁等人無罪確定,引發湯男不滿,前年3月間,湯到翁住處樓下,以在機車上點火後離開,大火造成翁的父母及親人共6人被燒死,一、二審都將他判死。 \n \n最高法院1年未進行生死辯,此次承審法官洪于智與合議庭決定開庭公開審理,洪于智擔任高院審判長時,曾將八里雙屍命案審判長,將凶手謝依涵判死;湯男由李念祖律師等人任辯護人,檢方則由最高檢察署檢察官陳時提蒞庭。

  • 殺前妻擄女奪2命 李宏基生死辯28日宣判

    曾因家暴入獄的男子李宏基,出獄後竟變本加厲,對前妻及女兒糾纏不清,李前年在幼稚園前刺死前妻,並趁亂抱走6歲大女兒,逃往山區燒炭自殺;結果他急救脫險,幼女不幸身亡,來不及長大,二審將李判處死刑,最高法院今(14)日召開生死辯。李的律師認為李犯案後說情緒用語,是想「司法自殺」求死,未達不能教化,不該判死。檢察官則認為「虎毒不食子」,李踐踏生命權,請求維持原死刑判決。 \n李宏基一審被判無期徒刑,案經上訴高院二審及更一審,都以他李沒有痛改前非之心,犯後毫無悔意,判他死刑。最高法院今日上午召開言詞辯論庭,全案已辯結,定本月28日上午10點宣判。 \n殺妻害女的38歲男子李宏基,與陳姓前妻育有6歲及4歲女兒,但因李無法吃苦且多次家暴,導致夫妻離婚,李並因違反保護令入監服刑8個月。前年4月間,李出獄後趁前妻送2名女兒到高雄市林園區一家幼稚園時,因強行抱走女兒,遭陳姓前妻阻止,兩人當場發生爭吵,不料,李突然持尖刀刺死前妻,還在混亂中抱走大女兒。 \n老家在桃園的李男,因熟悉桃竹一帶山區地形,一路開車北上到新竹尖石鄉,點燃木炭後,邊開車往山區邊燒炭,想要與大女兒共赴黃泉,後來因吸入過多一氧化碳昏迷,車輛擦撞到路邊護欄停下,經新竹尖石新樂派出所警員巡邏時意外發現,將兩人送醫,李獲救但女兒不治。

  • 李宏基死刑生死辯 法官:平常心辦案

    最高法院今天召開李宏基家暴殺人上訴案「生死辯」。辯方問該案的開庭公告,為何未對李的名字做遮掩處理?法官說,慎重處理此案件,沒必要造假,會以平常心來辦案。 \n 李宏基於民國103年4月,在2名幼女就讀的幼兒園前持刀殺死前妻,並擄走其中一名幼女,在車上燒炭自殺;李宏基送醫後救回一命,幼女不幸身亡。 \n 這起案件在一審法院審理時,李宏基被判處無期徒刑;二審法院及其更一審,均判李宏基死刑。案經上訴,最高法院今天開庭進行言詞辯論。 \n 開庭前,李宏基的辯護律師有打電話詢問最高法院,為何在開庭公告上,未對李宏基的名字做遮掩處理? \n 審判長洪昌宏解釋,最高法院是法律審,不同於事實審,本件合議庭也都了解過案情、看過卷,辯方好像就事實部分沒有爭議,因此,「把名字中間畫一個圈圈,我們覺得很造假、沒有意義,最高法院很慎重處理這件事情,沒有必要這樣做,我們照平常心來辦案」。1051214 \n

  • 李宏基家暴殺人生死辯 28日宣判

    最高法院今天舉行李宏基家暴殺人案「生死辯」。李宏基辯護律師說,李宏基不是惡行最大之人,希望法院審酌死刑判決。被害家屬則說,判死刑符合罪刑相當原則,盼獲得公道。 \n 庭末法官諭知,此案訂於28日上午10時宣判。 \n 判決書指出,李男在民國103年4月某日早上,趁陳姓前妻送2名女兒到幼兒園,為想把女兒抱走,與陳女發生拉扯,竟在眾目睽睽下,於幼兒園門口持刀殺死前妻。 \n 李男擄走年僅6歲女兒後,隔天凌晨於新竹山區,被人發現在車內燒炭自殺;李男急救後存活下來,但李的幼女治療後不幸身亡。 \n 一審高雄地方法院認為李宏基有教化可能,對於殺害妻子部分,判處有期徒刑15年,殺女兒則是無期徒刑,應執行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n 二審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及其更一審,均改判李宏基殺妻處無期徒刑、殺女處死刑,應執行死刑。 \n 最高法院今天開庭審理此案,審判長洪昌宏指出,今天的重點不在於事實的認定,而是在於李宏基分別被判處無期徒刑、死刑,是否符合相關人權公約等;洪昌宏也對在場人士說,有詢問李宏基是否要接受視訊辯論,但李表示不願意。 \n 李宏基的辯護律師主張,李宏基應不是原審認定的惡行最大之人,他在犯案前無殺人意圖,李宏基的最主要目的是要帶走女兒,他在高院審理時講那些「讓人討厭的話語」,是為了要忘掉過去那些錯誤的行為,讓司法判他死刑,至於法院量處死刑這部分有待斟酌。 \n 陳女的父親與委任律師則說,被告迄今尚未向他們說抱歉,而且李男在醫院醒來後,也沒問過自己的女兒有無怎樣,法院一再給李男教化的機會,但他就是要復仇、不屑遵循司法,判處死刑是符合罪刑相當原則,請求駁回辯護人上訴。 \n 蒞庭檢察官說,台灣是有死刑的國家,這也不違憲,本件犯罪事實,李男不否認,他的所作所為跟一般自然人大相逕庭,李男對自己前妻因怨恨做出這種行為也罷,但害死幼女的行為不能理解、諒解,甚至是令人痛恨,大家強調生命權的重要,但是否更要重視這兩位失去生命的重要,「1不可能大於2」,請法官駁回上訴。1051214 \n

  • 鄭捷生死辯未傳家屬 兒童權益團體最高院前抗議

    鄭捷生死辯未傳家屬 兒童權益團體最高院前抗議

    最高法院昨天破例提訊死刑案被告,犯下臺北捷運隨機殺人案的鄭捷在生死辯中陳述三點聲明,受到關注,但是另一方面,被害人及被害人家屬未收到傳喚,沒有正面發言的空間也引起家屬不滿。 \n \n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王薇君今日上午至最高法院抗議,表示司法一直都未給家屬一個平等的位置和友善的對待,這次的北捷案,最高法院破例在開庭時讓鄭捷有發言的空間,為何家屬沒有?

  • 破例提訊被告出庭生死辯 鄭捷道歉:想早點槍斃

    破例提訊被告出庭生死辯 鄭捷道歉:想早點槍斃

     最高法院遷台67年以來,昨首次破例提訊北捷殺人案被告鄭捷,經3小時生死辯後,鄭捷在最後陳述時向死者家屬再度道歉,但他說原本就想早點被判死槍斃,是因配合律師策略才到庭;他還怒斥矯正署把受刑人變成「人形廢棄物」,希望可以檢討改進。審判長諭知4月22日宣判。 \n 批矯正署 製造人形廢物 \n 最高法院昨如臨大敵,特別由高院支援法警,搭配中正一分局約50名警力從台北看守所一路戒備,北所並出動大批管理員以人肉盾牌擋住媒體拍攝鄭捷的角度。鄭捷似乎感受到不尋常的氣氛,一進法庭內東張西望,感覺十分新鮮。 \n 這場世紀審判開始,審判長陳世淙先解釋為何提訊鄭捷的理由,他說,為踐行正當法律程序,因為這是公開審理庭,被告有權利到庭最後陳述,最高法院提訊鄭捷與判決結果沒有直接關係,判生或判死會由合議庭5名法官共同評議,包括他及受命法官黃瑞華和陪席法官吳三龍、王敏慧、陳宏卿。 \n 未獲通知 被害家屬不平 \n 昨生死辯吸引不少人旁聽,但被害家屬沒有出庭,他們痛批「根本沒收到法院通知」,更質疑最高法院寧可讓過去開庭時總「愛講不講」的鄭捷發言,也不願讓家屬有詰問鄭捷的機會,根本是「不對等待遇」,無法接受。 \n 庭訊一開始,檢辯雙方就針對此次生死辯的議題,包括高院將鄭捷判死有無違法?鄭捷有沒有減輕刑責的事由?判死有無違憲?共3項爭點進行辯論,雙方你來我往、針鋒相對,鄭捷律師不斷質疑檢審違反法定程序,作成死刑判決不只違憲,也違反兩公約。 \n 鎖定3項爭點 檢辯交鋒 \n 鄭的律師黃致豪說,殺人魔鄭捷與商人魏應充,都應該受到法律的保障,擁有正當法律程序的保障,他認為台大心理鑑定程序違法,不應該據此將鄭判死。 \n 檢察官朱朝亮則痛斥鄭捷殺人犯行,並且把死者張正翰母親泣血訴求的書信交給法官。張母說,每次開庭就像千刀萬剮,她希望司法可以早日還給社會跟她一個公道。 \n 最後,鄭捷拿出一張紙作出3點陳述,表示即使家屬不會原諒他,但他的道歉或許能讓他們心安,所以要再說一次,「對不起」。只是這樣的道歉早已無法讓家屬接受,鄭捷是否成為去年迄今首位被判死刑定讞的被告,全民都在看。 \n 

  • 鄭捷生死辯 2分57秒殺26人 該死 判死 違反兩人權公約

    鄭捷生死辯 2分57秒殺26人 該死 判死 違反兩人權公約

     最高法院召開北捷殺人案生死辯,律師團火力全開,屢屢搬出兩公約及死刑違憲為鄭捷求生;蒞庭檢察官朱朝亮則反擊痛斥鄭捷,選在北捷最長的站距殺人,短短2分57秒殺了26人,平均6.8秒就殺1個人,質疑「這樣的犯行難道不算凶殘,不應該判死?」 \n 偵訊程序正義 掀攻防戰 \n 鄭捷律師團由林俊宏、梁家贏、黃致豪3名律師組成,他們對檢警偵訊過程挑毛病,指當初警方偵訊鄭捷時,沒有讓律師全程陪同,違反程序正義,還說鄭捷雖簽下同意搜索書,但東海大學主祕沒有權利讓警方進入宿舍搜索。 \n 就連鄭捷被逮同意夜間偵訊,律師也說,當時媒體在外守候,鄭捷有外在的壓力,所以被迫同意在夜間偵訊,質疑警訊是疲勞偵訊,根本沒有證據力;此外,台大醫院在未經鄭捷同意,為他注射藥物進行心理鑑定,也是違法鑑定。 \n 台大醫院鑑定 沒公信力? \n 面對律師團企圖用毒樹果實理論推翻證詞,檢察官朱朝亮完全不退讓,他主張這些抗辯在歷審都已在判決理由中交待,沒有違法之處,律師講法是誇大其詞。 \n 朱朝亮更反問,台大醫院的鑑定是國內首屈一指,如果沒有公信力與證據力,「請問律師該相信誰的鑑定報告?」 \n 接著,他感性地說,自己是一個佛教徒,對於死刑議題也謹慎看待,他舉美、日等國的司法判決為例,認為鄭捷殺人的情況已符合兩公約「最嚴重的犯行」,這樣的罪行難道不該判死嗎?如果不判死,符合罪刑相當原則嗎? \n 「我錯了」 代表會悔改? \n 朱朝亮並當庭反問鄭捷及他的律師,有無教化可能應該要舉證,讓法官相信有事證可以讓鄭捷逃過死刑的制裁,但鄭捷從案發至今2年,有讓社會感受到他的悔改嗎?看到他的羞恥心?這不是鄭捷一句「我錯了」就可以輕鬆帶過。 \n 他並且舉日本《與絕望奮鬥》一書為例,說明死刑的意義在於讓一個犯了殺人罪的犯人,誠實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如果鄭捷不能真正面對自己的錯,那只有接受死刑的國法制裁,才能符合我國刑罰罪刑相當原則。

  • 北捷殺人案生死辯 提訊人犯創司法首例

    北捷殺人案生死辯 提訊人犯創司法首例

    北捷殺人案最高法院今天上午9點進行生死辯,合議庭首度為鄭捷破例,提訊他到庭聽審及陳述意見,創下我國司法史紀錄。由於這是終審法院首次提訊人犯,高院也支援法警對鄭捷進行必要的安全戒護,今日生死辯後,最高法院將擇日宣判,決定鄭捷判死確定或撤銷發回暫逃一死。 \n \n北捷殺人案最高法院7日上午9時召開生死辯,最高法院首次提訊被告鄭捷,被害人家屬也會到庭,由於這是最高法院首次提訊,引起外界關注。 \n \n鄭捷一早由高院法警從看守所戒護到最高法院,囚車將從看守所直接下最高法院地下室後坐電梯直接到侯審室。

  • 鄭捷生死辯 檢察官痛斥:6.8秒殺一人不兇殘嗎

    鄭捷生死辯 檢察官痛斥:6.8秒殺一人不兇殘嗎

    最高法院為鄭捷召開生死辯,蒞庭的最高檢察署檢察官朱朝亮痛斥鄭捷,特別選在北捷最長的站距殺人,短短2分57秒共殺了26人,平均6.8秒就殺一個人,這樣的犯行難道不算凶殘,不應該判死。

  • 鄭捷案生死辯 最高院警力戒備

    鄭捷在台北捷運揮刀砍人,造成4死22傷,最高法院今天上午9時開庭生死辯,破例首度提訊鄭捷。截至開庭,未見被害人家屬到場旁聽;最高院周圍也部署近50名警力,防範未然。 \n 鄭捷在民國103年於北捷揮刀砍人,造成4死22傷慘案,最高法院今天上午9時開庭生死辯,並提訊鄭捷,開放民眾旁聽,由於以往最高法院未曾提訊被告,此舉創下首例。 \n 截至上午9時止,並未見被害人家屬到場旁聽。 \n 另外,由於近期社會重大事件頻傳,日前內湖女童被砍頭案發生時,有大批激憤民眾上前痛毆嫌犯,警方今天為防止衝突發生,於最高法院大門、側門及車道周圍層層戒備。1050407 \n

  • 鄭捷生死辯 律師:最高法院尊重生命權

    最高法院今審理鄭捷台北捷運殺人案,首度破例提訊死刑案被告,檢辯雙方激辯。律師則稱讚,法官提訊鄭捷是對生命權的尊重。 \n 由於最高法院是法律審,過去生死辯從未提訊被告。本案受命法官黃瑞華根據兩公約等,認為應給被告到場聽審和陳述意見權利,因此打破慣例提訊鄭捷,創下最高法院首例。 \n 一大清早,鄭捷由大批法警層層戒護出庭,有權開口答辯,吸引不少民眾到場旁聽。但被害人及家屬不滿未被法官傳喚到庭,死者潘碧珠的丈夫邱木森接受電話訪問時直批不受尊重,這形同「黑箱作業」。 \n 本案爭議點包括,原審認為台大醫院精神鑑定報告有證據能力,有無違法、鄭捷在偵查中沒有律師協助,是否違法、原審判處死刑是否違法或不當等。 \n 最高法院上午開庭辯論,鄭捷面無表情。他的辯護律師稱讚最高法院提訊被告,是對生命權的尊重及保障正當法律程序。他們批評原審訴訟程序、證據能力有瑕疵,判處死刑是違法。檢察官則一一反駁。1050407 \n

  • 北捷殺人案生死辯  鄭捷說對不起 但希望判死被槍斃

    北捷殺人案生死辯 鄭捷說對不起 但希望判死被槍斃

    鄭捷今日在最高法院辯論庭表示,他向死者家屬及被害人說對不起,但他也說原本就希望被判死早點槍斃,他是因為覺得律師很認真才配合策略,前來最高法院就訊,他希望法官們可以多聽聽律師的意見。最後,鄭捷突然怒斥矯正署,直指矯正署把受刑人變成人型廢棄物,希望可以好好檢討改進。庭訊後審判長諭知,全案訂於4月22日上午10點宣判。 \n \n 日前,最高法院開生死辯之準備庭時,鄭捷的律師除了聲請被告鄭捷到庭陳述外,還要求停止審理及釋憲,當時法官表示有無必要會再審酌;檢辯爭論2小時後,由法官整理出爭點,包括原審有無侵犯鄭的訴訟權、鄭的精神狀況可否減刑、判死有無違法等3項爭點,在這次辯論庭由檢辯進行法律攻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