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田頭的搜尋結果,共12

  • 網友「有夠酸」朝聖公視梗圖 台語教學這句成話題 

    網友「有夠酸」朝聖公視梗圖 台語教學這句成話題 

    公視台語台臉書粉絲頁這兩天獲網友熱烈分享討論「超級有梗圖」,是一則教導單字「食果子拜樹頭;食米飯拜田頭」,華語係指「人要懂得感恩,飲水思源,不可忘本」。網友看圖點出「羊陪案、飯尾鰭、Ss、五顆星」,嗆說「公視這張梗圖實在太強大了」,紛紛留言來朝聖要收藏,但也有網友說「有夠酸」。

  • 高溫影響出苗率 滬上綠葉菜田頭收購價普漲一倍

    高溫影響出苗率 滬上綠葉菜田頭收購價普漲一倍

    連日高溫對蔬菜生長也產生了不小的影響,地產蔬菜的出苗率降低,生長延緩。眼下綠葉菜的田頭收購價已經比上個月翻了一番。 \n \n記者從市區一家標準化菜場瞭解到,颱風過後加持續高溫,這幾天綠葉菜價格都不便宜。青菜、雞毛菜等葉菜,每斤的價格都漲到了5元以上。攤主說:菜早上收回來,下午馬上就黃掉了。品質外觀都受影響,稍微賣相好點的,自然價格就高了。 \n \n在閔行區浦江鎮聯民村的設施菜田,因為溫度太高,大棚裡種出來的生菜都稀稀拉拉。閔行區航育基地場長唐國來介紹:像這樣連續高溫的天氣,只有連棟大棚等設施配備較高的菜田,才能保證綠葉菜的畝產量達到兩千斤。即便是這樣,也只能達到氣溫正常時的一半產量。通過外遮陽、內遮陽來降溫,同時加大噴灌力度。 \n \n據瞭解,目前田頭已經設立了設施農業氣象觀測點,隨時監控。目前,青菜等田頭收購價在每斤1.2元,雞毛菜達到了2.5元,價格比上個月同期上漲了一倍。 \n \n(看看新聞Knews記者:梁蔚浩 實習編輯:韋舒佳) \n \n

  • 創新模式-田頭創客少蕉慮

     目前,該合作社自主籌辦了養殖專家團隊。其中包括由香蕉種植首席專家黃秉智研究員擔任技術指導。 \n 與過去農戶分散種養不同,這種以「企業+基地+合作社+農戶」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減少了種養戶的風險。「過去農戶以十餘畝種養面積為主,現在社員基本是50畝以上規模化種養,最多的社員達到600畝。」余廣標介紹,農戶成為社員,投入與風險很多都由企業、合作社承擔,社員只需提高產值,最後按比例分享成果。 \n 還有不少年輕的大學生也投身到田間地頭當起了「創客」。目前,已有華南農業大學、仲愷農業工程學院的大學生到這裡實訓或創業。「基地提供地方住,免費提供10畝以下的種植面積,讓大學生們作試驗田,他們懂技術,只要種好就行了,市場不用他們擔心。」

  • 地方掃描-田頭社區成立守望相助隊

    雲林:在斗南鎮田頭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李國峰等人積極奔走下,該社區太興守望相助隊終於成立,縣警局長黃明昭強調,警力有限、民力無窮,縣內警力缺乏,急需運用民間組織力量協助強維護治安,希望該巡守隊與警充分配合,提升社區治安成效。

  • 蒜你狠再現 蒜商田頭包地炒蒜

    陸媒報導,今年三、四月,大宗商品市場遭到爆炒,期貨市場的炒作氛圍和投機風潮也影響了偏僻的農村。 \n \n在中國大蒜主產地—山東省金鄉縣,今年3月中下旬蒜價達到每斤6.7元(人民幣,下同)左右,已超過2010年6.4元每斤的歷史最高值,這一年是「蒜你狠」轟動中國的年份。 \n \n日前大陸統計局資訊顯示,4月份CPI年成長2.3%,豬肉上漲28.4%、鮮菜價格漲35.8%,個別市場的大蒜價格高達每斤10元。 \n \n《中國經濟週刊》報導,包括在山東蘭陵縣和金鄉縣、河南通許縣和杞縣,以及江蘇邳州市等大蒜主產地,再過十幾天,就是大量鮮蒜收穫上市的時候,一些蒜商為了炒蒜謀利,已提前包下蒜田地塊。

  • 田頭國小送餐小天使 陪獨居嬤圍爐

    田頭國小送餐小天使 陪獨居嬤圍爐

    彰化竹塘鄉田頭國小三年級9名小朋友,連續3年為獨居阿嬤謝陳綢送餐,感情好到像親祖孫,學期結束前,孩子們今天中午特別準備豐盛的火鍋與年菜,陪伴圍爐享受天倫,讓阿嬤感動到直呼很幸福。 \n \n 77歲的謝陳綢獨居,每天拖著幾乎站不穩的身體到廟口打零工「撿蔥」,賺取微薄的200元養活自己,孤伶伶1個人,什麼都簡單,經常幾片餅乾就是1餐飯,處遇令人鼻酸,2013年,成了華山創世基金會的服務個案。 \n \n 田頭國小校長李隆吉3年前從華山創世基金會站長陳燕珠口中得知阿嬤的故事,決定每天為阿嬤多準備1份營養午餐,並且委由當時才1年級的小朋友輪流送餐。謝陳綢不捨這群「小天使」送餐要跨越馬路有危險,要求說「你們準備好,我自己來拿就可以」。 \n \n 謝陳綢與小朋友成了1家人,過年快到了,孩子們日前2度主動到阿嬤家整理環境,今天更親手料理年菜,陪伴圍爐,謝陳綢開心說,孩子玩得起勁,有時候「連屋頂都差點翻開 」,就像是自家的孫子一般,很可愛。 \n \n 謝陳綢還稱讚,班長陳怡秀等9個孩子都很乖,送餐時知道飯菜裡有魚,都會特別醒「阿嬤,你要注意魚刺喔!」真的窩心。

  • 傳承經驗 新農拜田頭開訓

    傳承經驗 新農拜田頭開訓

     眼見農業勞動人口出現斷層,宜蘭縣政府與宜蘭社區大學合作開辦「綠色工作種子培育暨宣導計畫」,由老農傳承農藝經驗,新農學習傳統農耕技法(見圖,簡榮輝攝),共同打造友善農耕環境,昨課程開訓,由7旬老農帶領學員們一起拜田頭。 \n 縣府勞工處長陳長偉指出,近年來,許多小農到宜蘭種田耕作,但是毫無務農經驗,一昧埋頭苦幹,總有事倍功半之憾,而經驗老到的老農逐漸稀少,農業人口出現斷層,使得農業知識無法有效傳承。 \n 陳長偉說,縣府樂見仍有人願意投入農業勞動,因此與農業處一起構思「綠色工作種子培育暨宣導計畫」,委由宜蘭社區大學執行,並且在內城地區釋出8分多地的公有農地,結合金車企業與私人地主無償提供的田地,共1.2公頃讓老農一展身手,教導新農各項農耕技法。 \n 「綠色工作種子培育暨宣導計畫」去年首辦後,獲得各界好評,今年接續開辦,令許多有志新農趨之若鶩,30個錄取名額吸引了58人報名爭取,昨天由老農帶領學員祭拜田頭後,大家一同捲起衣袖,彎腰下田挑石造田埂。 \n 這30名綠色工作種子學員將利用周末時間,在內城國小舊校區進行6小時室內課,之後,便要實際下田實作68小時,半年培訓課程共96小時,透過縣府、學術單位,讓地方小農團體等綠色工作種子在宜蘭落地、發芽,計畫成為宜蘭縣友善耕作農夫學校的雛型,提供新農進入宜蘭綠色農業的管道。

  • 雲南彝良山崩 活埋田頭小學18學童

    雲南彝良山崩 活埋田頭小學18學童

     大陸雲南省彝良縣昨日上午爆發一起嚴重山崩,突如其來的大量土石流,瞬間將附近田頭小學的教學樓及多家農戶掩埋,共造成十八名小學生在內廿多人被活埋。官方初步統計,目前至少五人失蹤、十六名小學生證實死亡、一人重傷,失蹤者生還機率渺茫。共計八百多人受災。大陸中央氣象台持續對災區發布陰雨預報,並建議仍需嚴防新一波土石流發生。 \n 昨日上午八時許,雲南省昭通市彝良縣龍海鄉發生大規模山崩意外,約十六萬立方米的塌方山體瞬間將周圍建築掩埋,包括田頭小學的教學樓及附近多家農戶住房被全部掩埋,官方初查,至少有十八名小學生被埋在垮塌的教學樓內,一農戶一人被埋,目前已找到十具學生遺體,另有一村民被土石砸成重傷。 \n 當地政府部門、武警等上千名人員已趕赴現場救援,雲南省長李紀恆也親自坐鎮指揮。此外,山崩滑落的大量山泥,還阻塞了河道形成堰塞湖,為防止堰塞湖潰堤造成更大傷亡,官方已緊急對堰塞湖進行疏通,並將下游八百多名群眾全部疏散轉移。 \n 有網友質疑,為何還有學生在十一黃金周假期上課?彝良縣教育局解釋,當地學校曾在九七地震後停課二○多天,二十五日才陸續復課,為了不耽誤課程,才讓學生在十一假期繼續上課。 \n 雖然官方尚未公布山崩原因,但有分析認為,這起災害可能與九月七日的地震有關,當日彝良縣先後發生五‧七和五‧六級地震,並從十一日起,震區陷入暴雨天氣,至今已發生多起土石流災害,這次山崩災情最為慘重。大陸中央氣象台預估,陰雨天氣未來還將持續三天,需嚴加防範新一波山崩、土石流發生。

  • 春耕拜田頭 為綠博暖身

    春耕拜田頭 為綠博暖身

     宜蘭縣長林聰賢十七日率廿五名縣內學生,及穀東俱樂部負責人賴青松等人,藉由春耕拜田頭祈福的傳統儀式,種下首批秧苗,象徵蘭陽稻米產業世代傳承的文化特色,也為今年的宜蘭綠色博覽會揭開序幕、先行暖身。 \n 二○一一年宜蘭綠色博覽會將於三月廿六日登場,呼應今年活動主題「回到自然」,大會精心規畫以「稻米」為素材,創作一幅約七千平方公尺,藉此代表宜蘭特色的巨型地景意象圖。 \n 林聰賢進一步指出,今年的「綠博」,民眾將有機會欣賞難得一見「稻米入畫創作蘭陽」的重頭戲,屆時民眾來到宜蘭綠色博覽會園區,既可登高觀賞巨幅稻米創作畫,同時還能走入畫中,享受最貼近土地的田園樂趣。 \n 林聰賢也預告,今年宜蘭綠色博覽會將是最寓教於樂、最適合學童及親子全家出遊的春天盛會。 \n 事實上,除了「稻藝有道─米的生活大體驗區」之外,也將會配合國中小學領域課程設計,提倡學童種稻,引入農業生產活動,水田生態體驗,其他展區也將同步呈現給民眾「遊、賞、玩、學、嘗」全方位回到自然的新鮮體驗,屆時歡迎大家來綠色博覽會共襄盛舉。

  • 學童下田 期待種出畢旅錢

    學童下田 期待種出畢旅錢

     「要豐收喔!」美濃區龍肚國小學生十六日體驗農民辛苦,祭拜田頭伯公後,捲起褲管到田裡,彎下腰插秧,雖然手腳都沾滿泥巴,但看到農地滿滿秧苗,小朋友一點也不覺得辛苦,更期待未來可以吃到自己種的米,把米拿去販賣做為部分畢業旅行基金。 \n 昨天上午陽光普照,龍肚國小四、五年級學生準備插秧工作,老師先在廣場上指導如何插秧,隨後小朋友戴上頭巾,脫掉鞋子、捲起褲管,一個個學生全變成小農夫。 \n 循著客家人傳統,師生到農田旁的田頭伯公廟祭拜,祈求風調雨順、豐收,感謝上倉賜給大家糧食;接著,老師將耕田四物有鋤頭、斗笠、鐮刀和農業書籍送給學生後,開始下田插秧,不少第一次插秧的學生踩在爛泥巴裡,當場大叫出來,笑聲不斷。

  • 民國99台灣久久-田頭田尾土地公 無所不在的守護

    民國99台灣久久-田頭田尾土地公 無所不在的守護

     自古人們和土地的感情水乳交融,「土地公」是最貼近人心的守護神,默默守護著土地的每個角落。俗諺所謂「田頭田尾土地公」,表達土地公庇佑的無所不在,也和家家戶戶的生活緊密相連。台灣人敬奉土地公,是求福求財的信仰,也是對土地敬虔的態度。 \n 酬謝土地公 頭牙尾牙打牙祭 \n 民間習俗所謂「做牙」就是酬謝祭拜土地公,農曆二月初二是一年的第一次「做牙」,稱為「頭牙」。每個月的初二或十六都要祭拜土地公,祭拜後貢品犒賞員工,則稱為「打牙祭」,所以,到了十二月十六日就是大家熟悉的「尾牙」,原本是酬謝土地公,目前許多公司行號都會舉辦「尾牙宴」,犒賞感謝員工辛勞。 \n 土地公的信仰幾乎遍及全台各地,不僅是福佬人敬奉,客家人對「伯公」也很崇敬。「許多人到客家庄看到伯公壇,會誤為村民把墳墓安置在居住地,其實就是祭拜土地公。」研究客家文史的麟洛國小退休老師林竹貞說,墳頭式伯公有蝙蝠造形,後方種植大樹,碑牌塑有葫蘆形,有福氣的意義,香座上插有客家人拜神專用的金花,神桌塑虎腳形,有四平八穩之意,這些特點跟墳墓造型並不一樣。 \n 客家庄「伯公壇」墳頭式造型 \n 屏東客家六堆的「伯公壇」,剛開始是客家移民到當地開墾,就在大樹下立碑祭拜,保佑開基順利。雖然沒有廟宇建築,也沒有廟公,墳頭式的伯公壇卻是當地人的信仰中心。六堆居民表示,六堆伯公壇的墳頭用石頭鋪成,有延續百子千孫的意味,在墳頭上跳來跳去玩耍,是很多客家子弟的童年回憶,伯公壇始終庇護居民出入平安。 \n 全澎湖寺廟超過一百八十座,依村落密度比例高居全台第一,尤其是大大小小土地公廟佔居比例甚高,可是實際立案者只有三座。位於馬公市的福德祠歷史最悠久,創建於清乾隆五十六年(西元一七九一年),迄今兩百多年。 \n 三百餘年福安宮 雕飾金碧輝煌 \n 在台灣本島,知名的土地公廟也相當多,包括北部中和烘爐地的南山福德宮、中部南投的紫南宮與南部車城的福安宮,號稱「三大土地公廟」,其中福安宮已有三百餘年歷史,分靈的土地公計有二萬多尊,分布海內外。福安宮內雕飾金碧輝煌,假日時香客絡繹不絕,在土地公生日那一周,粗估一天可以燒掉三噸的金紙,還有高達四層樓的金紙火爐,規模之大超乎想像。 \n 「土地公最富有草根性!」宗教學者董芳苑說,庄頭庄尾、果園魚池、墓地荒郊、商家住宅,土地公都不會缺席。陽宅房屋的土地公,又稱為「地基主」,陰宅墳墓的守護者又稱「后土」,至於保生大帝或玄天上帝等皇帝位格的主神身旁也配祀土地公,身著文官服帶判官帽,甚至擔任「境主公」職務,類似民間的警察局局長。「各行各業的守護,祂都有分,就像漢方的甘草一味非常雜摻。」 \n 深具草根性 求財求福保平安 \n 除了祭祀土地公,北部土地公廟也常見陪祀土地婆,包括三峽、鶯歌、樹林和桃園一帶,就連宜蘭醫院內,也有一間供奉「院公、院婆」的小廟。 \n 從庇護住家平安,五穀豐收,到各行各業求財,以至村落的守護神,土地公的神力包山包海,主管項目五花八門。祂的身影早已深入人心,並且和這片維繫生命與孕育文化的土地緊緊相連。

  • 父親的樹

    只是想,父親終於在生前死後都沒了他的樹,和人心中最終沒了旗一樣。只是想,父親墳前的老樁在春醒之後一定會有新芽的,但不知那芽幾時才可長成樹;成了樹又有幾年可以安穩無礙的豎在墳頭和田野上。 \n記得的,有段年代的1978年,是這個時代中印記最深的,如同冬後的春來乍到時,萬物恍恍惚惚甦醒了,人世的天空也藍得唐突和猛烈,讓人以為天藍是染雜了一些假──忽然的,農民分地了。政府都又把地分還給了農民們,宛同把固若金湯的城牆砸碎替農民作製成了吃飯的碗,讓人不敢相信著。讓人以為這是政策翻燒餅、做遊戲中新一次的躲貓貓和捉迷藏。農民們也就一邊站在田頭燦爛的笑;另一邊,有人就把分到自家田地中的樹木都給砍掉了。 \n田是我的了,物隨地走,那樹自然也該是我家的財產和私有。於是間,就都砍,大的和小的,泡桐或楊樹。先把樹伐掉,抬到家裏去,有一天政策變了臉,又把田地收回到政府的冊賬和手裏,只少家裏還留有一棵、幾棵樹。這樣兒,人心學習,相互比攀,幾天間,田野裏、山坡上的那些稍大的可檁可梁的樹木就都不在了。 \n乍然消失的箭楊樹 \n我家的地是分在村外路邊的一塊平壤間,和別家田頭都有樹一樣,也有一棵越過碗粗的箭楊樹,筆直著,在春天,楊葉的掌聲嘩脆脆的響。當別家田頭的樹都只有溜地的白茬樹樁時,那棵楊樹還孤零零的立著像一個單位廣場上的旗杆樣。為砍不砍那棵樹,一家人是有過爭論的。父親也是有過思忖的。他曾經用手和目光幾次去打量樹的粗細和身高,知道把樹伐下來,蓋房做檁是絕好的材料和支援,就是把它賣了去,也可以賣上幾十近百元。 \n幾十近百元,是那年代裏很壯的一筆錢。 \n可最終,父親沒有砍那樹。 \n鄰居說:「不砍呀?」 \n父親在田頭笑著回人家:「讓它再長長。」 \n路人說:「不砍呀?」 \n父親說:「它還沒真正長成呢。」 \n就沒砍。就讓那原是路邊田頭長長一排中的一棵箭楊樹,孤傲挺拔地豎在路邊上、田野間,彷彿是豎著的鄉村人心的一杆旗。小盆一樣粗,兩長多的高,有許多「楊眼」嫵媚明快的閃在樹身上,望著這世界;讀著世界的變幻和人心。然在三年後,鄉村的土地政策果不其然變化了。各家與各家的土地需要調整和更換,還有一部分政府要重新收回去,分給那些新出生的孩子們。於是間,我家的地就冷猛是了別家田地了,那棵已經遠比盆粗的楊樹也成了人家的樹。 \n成了人家的地,也成了人家的樹。可在成了人家後的第三天,父親、母親和二姐們從那田頭上過,忽然發現那遠比盆粗的樹已經不在了,路邊只還有緊隨地面白著的茬樹樁。樹樁的白,如在雲黑的天空下白著的一片雪。一家人立在那樹樁邊,彷彿忽然立在了懸崖旁,面面相覷著,不知二姐和母親說了啥,懊悔、抱怨了父親一些什麼話。父親沒接話,只看了一會那樹樁,就領著母親、二姐朝遠處我家新分的田地鋤去了。 \n父親墳前的彎柳 \n到後來,父親離開人世後,我念念想到他人生中的許多事,也總是念念想起那棵屬於父親的樹。再後來,父親入土為安了,他的墳頭因為幡枝生成,又長起了一棵樹。不是箭楊樹,而是一棵並不成材的彎柳樹。柳樹由芽到枝,由胳膊的粗細,到了碗的狀。山坡地,不似平壤的土肥與水足,那棵柳樹竟也能在歲月中堅韌的長,卓絕地與風雨相處和廝守。天旱了,它把柳葉卷起來;天澇了,它把滿樹的枝葉蓬成傘。在酷夏,烈日如火時,那樹罩著父親的墳,也涼爽著我們一家人的心。因為至今鄉村的人多還有迷信,以為幡枝發芽長成材,皆是很好很好的一樁事。那是因為人生在世有許多厚德時,上天和大地才讓你的荒野墳前長起一棵樹,寂時伴你說話和私語,鬧時你可躲在樹下尋出一片兒寂。以此說,那墳前的柳樹也正是父親生前做人的延續和回報。也正是上天和大地對人生因果的理解寫照和詮釋。我為父親墳頭有那棵樹感到安慰和自足。每年上墳時,哥哥、姐姐也都會把那彎樹修整一下枝,讓它雖然彎,但卻一樣可以在山野荒寂中,把枝葉升旗一樣揚起來。雖然寂,卻更能寂出鄉村的因果道理來。就這麼,過了二十幾年後,那樹竟然原來弓彎的腰身也被天空和生長拉得直起來,竟然也有一丈多的高,和二十多年前我家田頭的楊樹一樣粗,完全可以成材使用對人支援了。 \n只剩下無言與沉默 \n我家祖墳上有許多樹,而屬於父親的那一顆,卻是最大最粗的。這大約一是因為父親下世早,那樹生長的年頭多;二是因為鄉村倫理中的人行與德品,原是可以在因果中對墳地和樹木給以給養的。我相信了這一點。我敬仰那屬於父親樹。可是今年正月十五間,我八十歲的三叔下世時,我們一片雪白的把他送往墳地時,忽然看見父親墳前的樹沒了。被人砍去了。樹樁呈著歲月的灰黑色,顯出無盡的沈默和蔑視。再看別的墳頭的樹,大的和小的,也都一律不在了,被人伐光了。再看遠處、更遠處別家墳地的樹,原來都是一片林似的密和綠,現在也都蕩蕩無存、光光禿禿了。想到今天鄉村世界的繁華和鬧亂;想到今天各村村頭都有晝夜不息的電鋸轟鳴聲,與公路邊上的幾家木材加工廠和木器製造廠的經營和發達;想到那每天都往城市輸運的大車小車的三合板、五合板和膠合板;想到路邊一年四季都赫然豎著的大量收購各樣木材的文明華麗的廣告牌;想到我幾年前回家就看到村頭路邊早已沒了樹木的蕩蕩潔淨和富有,也就豁然明白了父親和他人墳頭被人砍樹的緣委和因果,也就只有了沈默和沈默,無言和無言。 \n只是默默念念地想,時代與人心從田頭伐起最終就砍到了墳頭上。 \n只是想,父親終於在生前死後都沒了他的樹,和人心中最終沒了旗一樣。 \n只是想,父親墳前的老樁在春醒之後一定會有新芽的,但不知那芽幾時才可長成樹;成了樹又有幾年可以安穩無礙的豎在墳頭和田野上。 \n(本文作者為「21世紀世界華文文學高峰會議」與會作家之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